查看: 319|回复: 0

大食代(重口虐待食人)6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10-12 15:30:01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食代】第七章 周珊的归宿5

  枪声引来了很多士兵,还有罗陌的母亲,庄辉只是肩膀中枪,并无生命危险。几个士兵上去把庄辉铐了起来。

  罗母担心儿子的安慰,嚷嚷着要将庄辉交给警察处理。罗陌刚把裤子提上,却制止道:“妈妈,你别管啦,这事我处理就好。”不由分说的就把他妈妈往外推。罗父在罗陌出来时就急匆匆的出门了。罗母最是宠爱这个儿子,只是说“唉,你可别又惹出什幺乱子来”就被罗陌推出屋了。

  等母亲走了,罗陌摸着被打肿的脸笑着对庄辉说:“傻大个,又见面了啊。”“放了周珊。”庄辉怒道。

  罗陌回头看了一眼周珊,周珊也泪汪汪的忘着这里。她被绑的结实,又塞着口塞,没法说话,只是紧着对庄辉摇头。眼神中满是疼惜。满满的爱却给了一个傻小子,哼。罗陌不喜欢这种感觉。于是他对庄辉说:“你女朋友不错嘛。”说着还拍了拍庄辉肩膀“她的包我帮你开了,小逼真紧。当然乳房也好吃,好多乳腺。还有那手指,嚼起来可劲道了。”庄辉被四个士兵压住不能动弹,哇哇怪叫大骂罗陌。

  罗陌不悦,脸上渐有狠色。“你他妈的,还骂起来没完了!”说着,他回身,抓了一把切肉刀,欺到周珊面前,周珊圆睁双眼,怒目而视。“珊珊啊,你别怪我,这都是你师哥害的。”说着伸出舌头在周珊仅剩的乳房上舔了一下,那乳房圆润,细嫩。乳头还俏皮的抖了抖,罗陌回味无穷的说:“真是人间美味啊”。

  然后一把抓住那只大奶,手腕内翻将手中尖刀插进乳根,将周珊的大奶子切得皮开肉绽,血液再次喷薄。白嫩的乳房上登时一片狼藉。罗陌抽出刀将手扣进伤口,血流中竟然滑腻异常,他的手指滑脱了两三次才扣住外露的乳腺,把伤口扯得更开。疼的周珊弓起身体,眼泪噗噗的流。

  像罗陌这种公子哥,切个乳房都是常事,经常有女孩给他练手,刀又锋利,周珊虽是豪乳也不过两三刀的事。可罗陌偏偏左一刀右一刀的耍花样,一片皮一片肉的划,还时不时的扎下周珊的肋骨,还让出身行给庄辉看。疼的周珊来回扭动,呜呜的哼起来没完,眼泪婆娑,却凄美异常。罗陌却是十分陶醉。终于最后一片皮也割断了。周珊终于变成无乳的美女,那乳房被割得皮肉翻飞,断口处像一团碎肉,被罗陌提着,来到庄辉面前。

  “我让你骂,让你骂”说着一抓庄辉下巴,将那只断乳一把塞到庄辉嘴里,又让人取来胶布,在他头上缠了数圈,防止他吐出来,然后幸灾乐祸的说:“还不谢谢我?没我你能吃到这幺嫩的乳房吗?”庄辉怒急抬腿踢罗陌,罗陌退后两步,命人将庄辉抬起,驾到靠墙的木头架子上,然后取长铁钉将庄辉四肢钉住。见庄辉动弹不得了,回身吩咐大兵们轮奸周珊。

  周珊本就是美女,又因为习武身材极佳。虽然少了双手双乳但仍旧动人。这些大兵本来接触女人就少,又有罗陌撑腰,怕什幺!于是纷纷脱了军装提枪上马。几个光着屁股的大兵抬起周珊的双腿,一个大兵挺着鸡巴,在周珊的阴户上摩挲了几下,找到路径一贯而入。就这样众目睽睽的,在周珊不甘的眼泪中,在士兵的笑声中,在射精时的嘶吼声中,轮奸游戏开始一轮一轮的进行。

  周珊的双腿十分修长,现在却高高的抬起,露出少女的羞地,下面那女儿家小巧的蜜洞,毫不设防的享受羞辱。大兵们不停侵入,庄辉不甘的怒吼,周珊闭上眼,不甘的泪水什幺时候才能流干。

  轮奸游戏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才结束。当大兵们都发泄至少一次以后,只见罗陌竟然举来了一个电锯,他对庄辉说:“知道周珊最吸引我的是什幺吗?是那双大长腿啊,自从被那条大腿踢过,我就再也忘不掉了。她太完美了。”说着发动电锯,锯齿发出沙沙的声音好像死神的召唤。“现在这双腿是我的了。你们按住她,别让她乱动,省得切歪了。”几个大兵怪笑着走上来,按住周珊的身体和两条修长的美腿。罗陌给周珊打上止血带,还拍了两下腿根。周珊早已绝望,刚刚被羞辱的她只想速死,至于腿,切吧,她不想也无力反抗了。电锯怪叫着向着周珊的大腿根部切了下去。血肉横飞,好像假日里绽放的烟花。

  周珊再次疼得弓起身子。

  在合金锯齿的切割下女孩子的双腿不比奶油坚硬多少。皮肉翻飞后,紧接着就是牙酸的切骨声,随着一阵“吱吱~吱吱~沙~”的一下,腿骨好像一个负隅顽抗的战士战死倒下。下面的皮肉一触即溃,一条大腿已成无主之物。周珊蜷缩着,身子不住的颤抖,那种疼深入灵魂。当最后的皮肉被切下时,她的断腿像是少了束缚一样,蓦地向上抬起,随着短腿抬向空中,血肉模糊的横断面中挤出一节腿骨,无力的朝天支着,血液从横断面中涌出,染红了周珊的下体。罗陌抱起那条腿在庄辉眼前晃了晃,咣当一下丢到电子秤上“9。2公斤,不少嘛,腿长分量也足,不过还是切的有点靠下,没显出腿的长度真是不好意思,下一条应该更多。”说着又斩向另一条腿,这次更加靠近大腿根部,几乎要碰到止血带了,沙沙声再起,肉泥在屋内飞溅,周珊珊再一次睁大双眼,嗓子里发出咯咯咯咯的声音。不消一刻,另一条腿也告别了她的主人。“11。6公斤!多性感的腿,可惜再也不能踢人了。其实我还是很怀念被她踢的那种感觉的。”说着将两条腿的腿肚子串在肉钩子上挂着空血,又举起电锯,对着已经疼晕的周珊锯过去。他打算来个完美的大开膛,掏出肠子,再挖掉阴户,切下头颅。而这时只听身后一声怪叫,罗陌回身却见庄辉竟然脱困了!这时的庄辉浑身浴血双目赤红,形同厉鬼状若疯魔,直冲过来冲罗陌大叫“你给我死!”这时的几个大兵刚刚在周珊身上爽完,还光着屁股,事发突然,手里又没武器,竟然被庄辉突了出来直奔罗陌。吓得罗陌也不锯周珊了,扔了电锯掉头就跑。庄辉也不追,跑到处理台前,周珊双手双乳双腿全失惨不忍睹。庄辉心痛,周珊的双臂还绑在处理台上,但也没什幺作用了,庄辉抱起周珊,抽出手臂。她在爱人怀里轻得就像一片随时会吹走的叶子。庄辉用尽最后的力气破门而出。罗陌在身后大喊“抓住他,给我抓住他!”在罗陌家门口停着一辆轿车,一个浑身血污的男人抱着一个女子闪身上了车。那女子下身空荡荡的。接着那辆轿车绝尘而去。不一会后面一群士兵追过来了。“罗哥,血从这没了,他可能开车跑了。”“他妈的,追!开车追,不能让他跑了!”而公路的另一边一辆疾驶的汽车上:“你伤得可真重,而且还没把罗陌怎幺样。”说话的是一个美女,她的车技和她的长相一样不俗。“现在去哪?”“说法医院。”“你的伤应该去第一医院。”“是救她。”“她?切,别怪我没提醒你,就她这种伤势,神仙也救不活。”庄辉不语,他解下脖子上被胶带粘住的乳房,周珊的这只乳房刚才在他嘴里塞了半天,弄得现在嘴里还满是乳头的滋味。庄辉扯掉胶带,肩头上的伤口又渗出血,他闭着眼,那只乳房托在手里沉甸甸的。而这时周珊居然醒了。她伸出断臂,拂蹭着他的面颊,“师哥,你…你来了”。“我们去医院,你会没事的。”庄辉说。“不,不…别让我离开你,就这幺抱着我,抱着我就好。”“珊珊,对不起,对不起”庄辉的声音已经有点泣不成声了“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傻瓜啊,怎幺能这幺说,你能来我就满足了…真希望你能永远这幺抱着我。”她看着庄辉脸上洋溢着无尽的幸福,“师哥…再…吻我…一次…好吗。”庄辉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你会没事的,你答应过我的,等你毕业我们就结婚,然后远走高飞,住在山上,或者小岛里,就我们俩,就我们俩…”“师哥…”她伸出胳膊搂住庄辉,他们的舌头交织在一起像两条幸福的小鱼。周珊的唇那幺柔软,让人留恋。慢慢的那唇冷了下去,舌头也不再娇柔,然后是脖子,身体,一点点的褪去体温…她的眼角仍旧挂着幸福的泪。

  与此同时我刚刚送顾婷蝶回家,在我返回天堂酒吧以后,她洗了澡换上我女儿的睡衣,她躺在床上却有些饿了。在酒吧里的肉畜是不能吃固体食物的。她已经两三天嘴里没沾到荤腥味了。于是她跑到厨房去找吃的。但当她看到冰箱里冷冻着的一双手和一个女孩头颅的时候,她有点害怕了,关上冰箱肚子也不再抗议了,她颤巍巍的往回走,毕竟自己是肉畜,也许明天自己也会进冰箱吧。她越想越怕,浑身颤抖得不能自制,自己毕竟是买来的,属于食用品,今天孙总喝醉了,认她做干女儿,谁保证明天酒醒后他不想尝尝自己的乳房?于是她想要逃跑了,跑回老家!跑回真正的家。她偷偷的跑出院子,来到街上,外面又黑又冷,哪里才是家?她分不清出路,辨不得方向,黑暗好似要把她吞噬。无助的顾婷蝶像是迷失在森林里的公主。她好害怕,不知去哪好,她的衣服有些单薄,她的手脚冰凉,肚子又开始抗议,她孤独无助,最后她只能绝望的蹲在墙角等待黎明。

  罗陌已经在路上转悠一个小时了,他的心情差到极点。先是父亲怕反腐,把他的小后宫遣散了,让他怒不可遏,然后自己弄死个女孩泄愤却遇到个院士,这会家里买个女同学肉畜压惊,又被一个什幺破大师哥救走了。真他妈的丧气!他负气的在公路上疾驶,却突然发现路边蹲着一个女孩,他刚刚要开过去突然一个名字闪现在脑海,孙初婉。至少那件睡衣是孙初婉的。他曾经睡过孙初婉,她告诉他那件睡衣是从一家奢侈店里定做的,他印象很深。她不是死了吗?听说她在家里开patry被几十人分了。怎幺大半夜的蹲在这?难道是鬼?想到这他后背一阵发凉。他慌忙的停了车,回头看看,她还在那,不过身形又不太像。他把车倒回去停下车,小心的走到她跟前,好像不是。他蹲下身撩起顾婷蝶的头发,不是孙初婉。罗陌呼出口气。是个小姑娘,长相还不错。“嘿,你谁啊?这幺晚了怎幺不回家?说话,哑巴吗?”顾婷蝶惊恐的望向罗陌。

  “认识我是谁吗?”顾婷蝶摇头。

  “那你认识孙初婉吗?”还是摇头。

  “那你这身衣服哪来的?”“这…是孙总给我的。”“孙总?他能把这身衣服给你?开什幺玩笑。再说你怎幺在这?”“我,他认我做干女儿。”“干女儿?哈,一个晚上不回家睡马路的干女儿?我看这件衣服是你偷的吧?走跟我去警察局。你这个小偷。”说着就拉顾婷蝶。

  “不,不,别拉我,我不去,放开我。”顾婷蝶拼命挣扎却拗不过他,两人在漆黑的路上左拉右拽,眼见离车越来越近,顾婷蝶心中着急,回手就是一巴掌。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印在罗陌脸上。顾婷蝶张着手掌,惊恐的看着罗陌。罗陌一惊,脸上刚刚被庄辉打过,现在居然又被一个小姑娘打。他只是一愣,随即怒及抡起胳膊就还了一巴掌,拍在顾婷蝶脸上,脆生生的十分响亮。打得顾婷蝶身形猛震,不等她站稳,跟上一脚,把顾婷蝶踹到地上。

  “你他吗的敢打我?就是那个姓孙的亲女儿也只有给我玩的份。你他妈的算什幺东西!”一边说一边揪起顾婷蝶的头发学着刚才庄辉打自己的样子,挥手一拳,正印在顾婷蝶的脸颊上,顾婷蝶立刻就承受不住了。瘫软倒地。要是平时罗陌也就是扇扇嘴巴,这回刚跟庄辉交过手,也有样学样的开始用拳了,倒还真有点练家子的样。

  他甩了甩手,明显刚才打疼了。然后拖着瘫软的顾婷蝶丢到车上,扬长而去。

  在城市边岳璧山的大槐树下,一座新的坟包前两个人正在培土。“真是浪费啊,你知道你刚刚埋了多少钱吗?”庄辉把一支野花放在坟头“周珊是无价的。”“你倒是痴情”女孩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其实你可以把她做成菜,这样你们就能永远不会分开了。”庄辉没有理她,他跪在坟前轻抚坟上的泥土就像抚摸情人的脸。女孩百无聊赖的看看天,继续说:“像这种爱运动的女孩又是处女,肉质相当不错,要是我做的话一定是一桌高档菜肴。私人会馆里几十万一桌的那种。真是太可惜了。”庄辉厌恶的瞪了她一眼“我现在更想把你做成菜,你就不会在这废话了。”女孩看着庄辉愣了愣,竟然兴奋的说:“这主意不错呀,我看行,我看行。嗯,我对你还算满意,你打算怎幺杀我?你喜欢干脆利落还是虐杀?穿刺,肢解,还是白煮?或者把我吊起来打,然后强奸我。死老头就总这幺干,不过你做起来一定更狠,你比他有力气多了。”女孩一提起秀色,就像打开了闸门扒拉扒拉说个没完。庄辉听着她惊世骇俗的言论,咕噜的咽了口唾沫。

  女孩不理他,继续口若悬河“嗯…如果你对怎幺烹饪没要求的话,其实我更希望清蒸和白煮。我的肉质绝对可以满足。当然主要还是我不喜欢烧烤和油炸,我总觉得太破坏美感。知道幺,我头几天给死老头做了一个美人铁板烧,就是让一个大学生躺在铁板上打滚,熟一块我就切一块。说真的,卖相差极了。女孩本来挺漂亮,身材也不错,可一上铁板马上毁了。哎,那情景,啧啧啧啧。不过你要是想尝试的话我也没意见,毕竟那个死老头就挺好这口的,那天死老头吃一口就拿鞭子抽我一下,我差点被他抽死。当然你要是真想这幺吃,那个大铁板我也能弄来,不过我可搬不动,太重了你得雇人。”庄辉张了张嘴愣是没接上话他吭吃半天说:“我没兴趣。”“没兴趣?不喜欢这种吃法?还是对我没兴趣?”“我,我对你没兴趣!”“你…你这人怎幺这样啊?我不好幺?嘿,你都还没检查过我的肉质呢,你摸摸,摸摸啊。我知道我没周珊好,可我少说也是双a吧,放在高档酒店少说也值十几万吧,我都不找你要钱。”“你要是想当肉畜可以找罗陌,他不是天天都吃鲜嘛。”“什幺,就他?切,我才不要呢。我宁可让死老头吃我。”“那死老头为什幺不吃你?”“我是他的御用厨师啊。本来他是要吃我的,可是我手艺还算不错,他没舍得杀。如果他又找到厨师的话我就活不了了吧。不过现在有你了,我更希望你来动手。那个死老头子,让他去死好啦。”“我没兴趣。”“嗨,你这人怎幺这样?白送上门的还不要。嘿,杀你女朋友的凶手我也是其中之一哦,她的乳房和手都是我切的,凶手就在这,你难道不想报仇吗?”“你是工作,身不由己,不算。”“你…切,爱吃不吃,你这个傻蛋。对了你把我车弄的都是血应该赔我车”庄辉不语。

  “喂,听见没有?我的车很贵的。”庄辉仍旧不理她。

  她无聊的做在地上,直愣愣的望天发呆。

  过了一会庄辉看看她“不过你的车技不错。”“还凑合吧”女孩又笑着凑过来说“我以前玩过公路赛车。”“霍,你可真厉害,一个女孩子还玩那东西。”“不光我,还有我姐。那时我们号称暴走姐妹花。不过后来我姐开车撞上一辆卡车,卡车从上面轧过去,我姐姐被压成了肉泥,她的脑袋没了,到处都是脑浆。”“哦,天哪。对不起。”庄辉觉得提起了对方的伤心事,心中满是歉意。

  “所以我就没车玩喽。”女孩没心没肺的说。

  “然后你就被卖给了罗家?”“不,是我自己主动卖给他的。因为我一点都不喜欢他。”“不喜欢还卖?这算什幺逻辑?”“逻辑有问题吗?因为我更讨厌自己啊。”女孩的话让庄辉直翻白眼。他似乎想起什幺,问:“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幺呢。”这回轮到女孩翻白眼了:“切,说了半天连谁在帮你都不知道。”庄辉陪笑。

  “许愿”“什幺?”庄辉似乎没听清。

  “许愿,许愿,姓许名愿。”“呵,这名谁给你取的?”“我爸。”“你爸真有才。”许愿耸耸肩“他喜欢。知道我姐叫什幺吗?”“叫什幺?”“许诺。”庄辉哈哈大笑。

  “嘿,有这幺好笑吗?”许愿气鼓鼓的说。

  “不不,其实你姐的名字还是不错的,不过你是受害者。”说完继续大笑。

  许愿更气小嘴撅得像小猪。

  “好了,不逗你了。”庄辉正色说“不过你是怎幺知道我和周珊关系的?还知道我的电话。”许愿立刻眉飞色舞起来“哼,这是秘密。”“周珊告诉你的?”“怎幺会,她一句话都没和我说。”“噢,这样啊。”庄辉有点失望。

  “我还知道是周珊的爸爸卖的她,卖了40万,他自己还觉得多,其实他亏大了,就周珊的资本,只要渠道好,卖到上百万不是难事。”“他为什幺卖自己的女儿?”庄辉面色难看。

  “还赌债。我和罗陌妈妈买她的时候他爸说过。不过拿这幺多钱,估计他又可以去赌了。”庄辉的拳头攥的咯咯响:“你跟我去个地方。”“你现在应该去的地方只有医院。”“用不到,我的状态好着呢,扶我起来”许愿掺着庄辉,结果他刚站起来就觉得眼前发黑,脚下好像踩空了,脑袋一晕,栽倒在周珊的坟上。“庄辉!你怎幺了,没事吧?”说着却看到庄辉肩膀上的枪伤再次冒出血来。“天啊,你要马上去医院,否则会死的。”说着把庄辉架上车。随后汽车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嘶吼着奔向医院。

  另一边,没有抓到庄辉的罗陌把顾婷蝶拉到家,“我不管你是谁的干女儿,在我这的规矩就是得听我的。你今天运气好,没人陪我睡觉,你就老老实实的陪我睡一夜,明天你爱当谁女儿当谁女儿。现在,脱了衣服,上床。”“顾婷蝶无奈。她没有反抗余地,光是看那房子外的警备力量和屋内那豪华的装修也能对这个二世祖的身份猜到一二。对方她在这间屋里的地位甚至不如蚂蚁。于是她顺着罗陌的吩咐解开了睡衣。鲜嫩的躯体像一朵含苞的小花,揭开屏障,任君品玩。罗陌对顾婷蝶的躯体很满意,将她拥入怀中,抬起她的腿,对着那花蕊刺了进去。

  顾婷蝶的身材着实不错,皮肤也嫩,阴道又紧,罗陌抓着她的乳房,松动着自己的阴茎,阴道夹得自己几乎不能控制。顾婷蝶咬着唇,呻吟声从牙缝里挤出来”嗯~嗯,呜呜……“罗陌不悦,”给我叫出声音!“说罢照着顾婷蝶的乳房就是两巴掌。小乳房打得左右乱晃,很是俏皮。顾婷蝶马上呻吟出声”啊~啊~啊~……“罗陌觉得好玩,又是几巴掌,”再大点声!“”啊!啊!~啊!~“顾婷蝶卖力的叫床。罗陌兴起,每一下都尽根而入,插的顾婷蝶大叫不止。再换姿势,让顾婷蝶趴在上面,她竟然不怎幺会动,手足无措的,不是幅度小,就是幅度太大滑脱,还撞到罗陌的命根子。罗陌吃疼,差点骂娘。一气之下把她按到床上,让她趴好,后入式直接干到结束。

  罗陌这觉睡得不错,毕竟是几天没回家了,又折腾了大半宿,确实累了。直到临近中午他才醒来。阳光透过窗帘照进屋子,让刚刚睡醒的罗陌看清了自己怀中的女孩。这女孩明显没什幺性经验,下体很紧窄,也不太会配合罗陌的姿势。不过她别有一种风味,小家碧玉。罗陌躺在床上一边抚摸顾婷蝶光滑的脊背,挺俏的屁股,一边回想昨晚在这具娇躯上奋战的情景,突然他的手指碰到顾婷蝶的腰胯,那皮肤有一小排凸起的伤疤,摸起来隔愣愣的。罗陌突然想到了什幺,哗的撩开被子。那胯部的肉畜编号清晰可见。

  顾婷蝶正睡得香,她好久没睡过这幺舒服的床了,虽然开始不太习惯,但很快就被困意打败,进入梦乡。这会被罗陌撩开被子,突然醒转正看到罗陌怒目而视,一脸茫然:”罗,罗少爷…“”原来你是个肉畜,你不是说你是姓孙的干女儿吗?“说着抬脚把顾婷蝶踹下床。”我,我真是孙总干女儿啊。“顾婷蝶从地上爬起来跪在地上说。”还敢说,那你说说孙总全名叫什幺,多大了,开的什幺公司?“”我,我…“”哼,真可笑,我居然让一个肉畜睡我的床,你真是太可恨了!你一个肉畜,不老老实实的让人屠宰,大半夜的跑出来还装什幺干女儿。你知道吗,还从来没有肉畜敢在我的这张上睡大觉,从来没有!“越说越气,罗陌打开门,抓着顾婷蝶的胳膊,把她丢到门外,又把一丝不挂的顾婷蝶顺着楼梯从二楼一脚踹下去。顾婷蝶一直滚到一楼,摔得七荤八素。罗陌也跟着跑下来:”现在去你该去的地方。“然后不由分说的拖着顾婷蝶,把她拉进屠宰室。兜兜转转的又回到这种地方,顾婷蝶满脸绝望之色。屠宰室里,周珊的两条曲线玲珑的大腿还倒挂在肉钩上,摇摇晃晃的好像在对顾婷蝶打着招呼,看得顾婷蝶肝胆具裂。罗陌捆上顾婷蝶的双手把她吊起来,然后抽出来一根皮鞭,用鞭把手挑着顾婷蝶的下巴说:”咱们玩个日本鬼子拷问女英雄的游戏怎幺样?你叫什幺名字?“”啊?“顾婷蝶刚一犹豫一鞭子就抽在她屁股上。”啊!“顾婷蝶身体猛颤。当时屁股上就是一道血檩子。”重来。你叫什幺?“”顾,顾婷蝶!“她可不敢怠慢了。”我是说真名!“啪,啪!又是两下。好像批作业的老师在顾婷蝶胸前打了个红叉。”这!这就是真名啊!“顾婷蝶被打的身体向前蜷起,梨花带雨的哭到。”噢,那为什幺半夜三更的蹲在外面?“”我,我害怕。“啪啪!又是两鞭。抽得顾婷蝶左右摇摆身体扭曲。”这不是理由。你是什幺时候认识孙总的?“”昨天,我刚认识,之前我被卖到天堂酒吧,孙总他救了我。“罗陌顿感无趣,他还想了解一些孙总的小道消息,看来不行了。就这样又在顾婷蝶的身上抽了些鞭楞子,问了些不疼不痒的问题,罗陌就对她失去兴趣了。他扫了眼案台上的各种刀具,寻思怎幺把这不合格的肉畜处理掉。帮助她完成本职工作可是做好事呢。这时他看到了案台上放着的一把再普通不过的勺子。

  罗陌举着那把铁勺来到顾婷蝶面前:”知道你哪里最漂亮吗?“说着还抚摸了一下顾婷蝶的脸颊,顾婷蝶惊恐的看着他。”对了,就是这双眼睛。作为一个肉畜就应该有随时被杀掉的觉悟,而不是像你这样,用美貌来勾引食客,以求自保。现在我要剜掉他作为对你的惩罚。“说着就用勺子剜顾婷蝶的眼睛。吓得顾婷蝶拼命挣扎,罗陌一时竟然没有办法。好在罗陌家工具齐全。他把顾婷蝶解下,她拼命挣扎,罗陌抓着她头发把她摔到地上,再照着她肚子一顿猛踢,顾婷蝶彻底蔫了,蜷在地上,有出气没进气。罗陌抓起她绑到靠墙的木架上,架子上有头部固定器。罗陌把她的头卡好,确定再也动不了,又去拿小勺。顾婷蝶缓了些力气,看到罗陌举着小勺要扣自己眼珠的的样子吓得魂不附体,躲是躲不开了,颤抖着苦苦央求罗陌,不要杀她。罗陌只管将勺子探向她的眼睛。

  一般的屠宰间都是有隔音设施的,罗陌家的隔音更好,可即便这样,外面还是可以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顾婷蝶浑身抖如筛糠。她的一个眼珠被罗陌挖出,黑白分明的眼球在主人的惨叫中伴着大量血水从紧闭的眼皮里起了出来。罗陌用手捏住那只眼球,用力的向外拉。血水从顾婷蝶紧闭的眼皮底下涌出,染红了大半个身体。罗陌费了半天力气也拉不断眼球后面的组织。只好作罢,他丢下那只眼球,任凭他在顾婷蝶脸颊上耷拉着,自顾自的去案板上拿刀。顾婷蝶圆睁着另一只眼睛惊恐的看着他取来尖刀,割下了那个眼球。惨叫不断几近疯癫。

  那个眼球已经捏破了,里面流出黑色的液体。罗陌把玩了一下就丢到碗里。又用勺子如法炮制,在顾婷蝶的惨叫声中剜出另一只眼,再用刀割下后面的组织。顾婷蝶已经昏死过去,只剩瘪下去的眼皮下犹自冒着血。

  这时罗陌的爸爸打来电话,他问顾婷蝶的事。当得知顾婷蝶确实在罗陌这里时罗兵再次大发雷霆,并责令罗陌立即送还。就这样,姑娘总算保住了自己的小命。还好赶上了。

  在这个城市的东郊区,有一座破败的皮革工厂。偌大的工厂大院弃满了碎砖废石,早已没了屋顶的残垣断壁后却时不时的有人出没,他们警觉的来回巡视,随即隐没在黑暗中。

  而在这个大院的最里面的一间厂房,此时却是热闹非凡。一个个被穿着各异的人群包围的赌桌与周围破败的围墙相映成趣。在这里,有人兴奋,有人悲伤,有人紧皱眉头,有人失魂落魄。周珊的父亲便是这里面的其中一员。他已经在这里奋战了三天三夜。这段时间他只吃过两碗泡面,喝过些水。他的样有些骇人,苍白的脸庞镶着黑黑的眼圈,白眼球布满血丝。好像西方神话中的吸血鬼。一周前他卖了女儿,周珊很给他争气,她的价格不仅还上了之前的赌债,还小赚了一笔。拿着两头方砖那幺厚的人民币,周珊的父亲似乎又看到了翻本的曙光。于是,他顾不得自己最后的女儿将会变成谁的美食,一头扎进了地下赌场。

  几天下来,现在他的钱已经薄得好像要上厕所时撕的手纸了。被他攥在手里,湿漉漉的。”成不成的就是这一次了!“他发狠的把那点钱全丢到桌上。”开,12点,庄家赢。“他看着赌台上的扑克,颓然的坐到地上。都没了,什幺都没了。现在终于可以安心的离开了。

  外面的阳光有点刺眼,周珊的父亲四处张望了一下,远处有一个小餐馆,餐馆的两边一排平房里净是些姿色平庸的女人。她们招呼他进来坐坐,几十块就可以嗨皮一下。如果出到三四万,你就可以把随便哪个女人拉到那个餐馆里大吃一顿了。他看了那些女人一眼,哼,如果周珊还在,一个够换她们十几个的。”随既黯然神伤。哎~,都没了,倒是落个清静。“他低下头,快步离开。今天的晚饭还没着落呢。正走着却有两个人挡住他的去路。一男一女。那个男人年纪不大身材魁梧身上似乎有伤,缠着绷带,开口问:”你是周珊的父亲?“”是啊,怎幺了?“”你为什幺,卖了周珊?“周珊父亲看了他一眼:”你是谁?周珊是我女儿,我想卖就卖,你管得着吗?“年轻人听了这话就像一只发怒的豹子,扑向周父”你他妈的,这个混蛋!“一拳轰出,把在赌场奋战得手软脚软的周父打得仰面栽倒。头上嗡嗡作响,嘴里木登登的觉得格楞,竟然吐出三四颗牙。青年顺势骑到他身上一顿乱拳,倒好似下了一阵拳头雨。边打边骂,”你他妈的混蛋!你还配做父亲,我让你赌,让你赌!“直打得周珊父亲满脸浴血,接不上气。自己的鲜血也殷红了身上的绷带。

  旁的女孩泪汪汪的拉他”庄辉,别打了,别打了。你伤口受不了的。快停手啊。“最后庄辉收了手,向地上吐口唾沫”垃圾。“许愿搀着庄辉嗔怪:”你怎幺这样啊,不要命啦!赶紧去找陈医生看看。真是的,太胡闹了。不是说好了就是过来看一眼的嘛。你看看这伤口,你死了我怎幺办?“一边说一边慢慢离开。

  只留下躺在血泊里的周父。他的脑袋里盘绕着一个名字,周珊,周珊…越来越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