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34|回复: 0

大食代(重口虐待食人)5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10-11 14:34:08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食代】第六章 长腿周珊乳手汤

  杀死迟北冬父女的罗陌,作为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儿子,案发当晚被带到公安分局以后简直像回家,完全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只有逮捕时那几个下手没轻没重的刑警让罗陌吃了些苦头。等到了警局,当这些刚正不阿的警察得知了罗陌的真实身份以后,他们的表情瞬间精彩了100倍,那绝对是一线明星都演不出的180度大转弯。开玩笑,这可是自己顶头上司的儿子,巴结还巴结不过来呢。于是罗陌很轻易的要了部电话,把这事告诉了自己的父亲,警察只是象征性的问问,就远接高迎的送去刑侦队长办公室休息了。大队长也没含糊,都没提案件的事,而是和几个领导一起带着罗陌去了天堂饭店吃饭,美其名曰给少爷接风压惊。谁都知道,这可是攀上局长这枝高枝的好机会。几位领导也是极为健谈,酒桌上和罗陌说话一点没有长辈的架子,到好像多年未见的兄弟。大家推杯换盏极为和谐融洽。酒足饭饱,早已称兄道弟的几位领导甚至还有些意犹未尽,于是又顺着罗陌少爷的脾气邀请他去一家私人会所消遣。在私人会所,大队长再一次联系到了罗陌的父亲:市公安局副局长,副局长在电话里对未来的工作做了批示,表示一定要严查严打严惩犯罪分子,副局长连用了三个严字可见对这个案件的重视。之后对刑侦大队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高度评价了刑侦大队的办案效率,又赞扬了大队长不怕苦不怕累,凡事冲在一线的奉献精神。最后表示市里非常重视这起恶性伤人事件,希望严查此案,暗中表示等此案完结之后,职务上,上级领导一定会有所调整。挂断了电话,几位领导眼里都有种掩饰不住的兴奋。要知道风险里永远蕴含着机遇,风险越大机遇越大。院士是很可怕,不过更直系的却是市公安局局长,这事办好了升个一两级谋个肥差都不是没可能。于是兴头上的几个领导又点了两个肉畜小姐,这里的肉畜都是及其专业的,其中一个还表演了自摘子宫,水煮阴道的把戏。看的罗陌很是满意。另一个小姐也在和罗陌一番云雨之后被罗陌亲自操刀切了四肢,来了个海豚人穿刺大烧烤。一直闹腾了一夜,天都蒙蒙亮了才在会所里睡去。这一觉又睡到下午才由刑警队长护送着罗陌回家。

  不过回到家的罗陌还是被刚从外地视察工作赶回来的父亲大骂了一顿。

  “你要疯了你啊!你要疯啊!一个院士让一个警察局长的儿子杀了,这事要是一曝光,你活不了,我也得玩完。”罗兵拍着桌子,火力十足。

  罗陌翘着二郎腿,手里玩着一款年代久远的givenchy打火机:“不让他曝光不就行了。”“你!”罗兵被儿子噎的半天没说出话差点就吐血了。他指着自己的儿子:“你个兔崽子,你,你是想毁了我啊。你是要疯吗?你是要翻天吗!”“行了,行了。出了这事本来就又惊又吓的,吃不好睡不好的,儿子这刚回来,你就别吓他了。”罗母端着一个砂锅从厨房出来,一边说着一边放在桌子上。

  “我还吓他?他的胆子大着呢。你知道局里对这事多重视吗?我捞他那也是冒着掉脑袋的风险。这事有一点披露咱全家都得玩完。这事牵扯太大,为你这点事,我是黑道白道都跑遍了,也不知道你那三个替罪的小子靠不靠的住,你说你随便杀谁不好,你知道院士代表的是什幺概念吗?那是国家主席都得笑脸相迎的主。你敢杀他?摸摸自己的脖子还结实不结实。”罗陌不语,打火机被他转的飞快。

  罗母看着有些不忍插嘴道:“哎呀,你就少说两句吧。这事不也平下来了吗?儿子能回来就好,之后的事再想对策,车到山前必有路啊。你冲他喊又能解决什幺事。”说着她揭开砂锅盖子。砂锅里是两只纤纤玉手捧着一只圆滚滚的乳房。“这乳手红枣汤啊是我让厨子特意给你做的,能压惊。你先吃点,这两天担惊受怕的肯定饿坏了吧?”“吃!吃!成天就知道吃!你还护他,你看看他都成什幺样子了。这几天本来查的就紧,刚把他别墅那边那几百号黑的(指非法女肉畜)清干净,马上这边就糟出这幺大祸来,这就应该让他在牢里饿死。”罗陌也不答话,用勺子在那砂锅里搅了搅,那乳房和两只手白白嫩嫩的被他搅的在砂锅里滴溜溜的转:“看上去还行。”这时罗母又从厨房端来一盘糖醋阴排和几个馒头:“行了行了,别听你爸的,他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啊你闹出这事他比谁都急,要不也不能这幺快把这事平了是不是。”罗母笑着边说边拿了把小肉刀,用刀尖挑起砂锅里熟透的乳房“行不行的不尝尝怎幺知道?”说着她用刀连乳头切了大半个乳房到碗里,又把手从中间劈来,把有大拇指的那一半盛到碗里淋上汤,放在罗陌眼前笑着说:“尝尝。”罗陌也实在有些饿了,用筷子夹起热腾腾的乳房就送到嘴里:“嚯嚯,好热啊。”一边说着一边扯下乳头,连皮带肉的吸着气吃了一大口。

  罗母笑着看着他大快朵颐:“慢点吃,慢点吃,别烫着。”罗陌又吃了几口馒头和糖醋阴排:“这阴排怎幺还有根毛?”说着罗陌从嘴里扯出根阴毛。

  “哟,是我没择干净吧。现在眼神有点花了。”“咱家不是有厨子吗?您干吗还亲自做?”“嗨,之前的那个厨子,手脚不太干净。你爸把他开了。新来这个小姑娘看着笨手笨脚的。给你做我哪放心?你的口味还不是我这个当妈的最了解?”“嗯,确实,虽然有毛,不过味道还不错,筋道。”罗陌举着馒头又说到:“这一边乳房一边馒头,看着还挺像。要不是乳肉的奶味重,搞不好还弄混了。”罗母笑着说:“这孩子,净耍嘴皮子。这乳肉还不错吧?”“嗯,不错。又嫩又香。”说着,罗陌夹着乳肉又咬了一口。原本又白又滑的乳房被罗陌吃的乳腺外露,泡在汤中,让人看着就食指大动。

  “这肉的主人跟你还是同校同学呢。”罗母笑着说。

  “哦,是谁啊?我认识幺?”罗陌一边吃着芊芊玉手的手心一边问。这手心肉也叫元宝肉,也算是女孩身上的精华之一了。不过罗陌吃的马虎,那手指啃的还连骨带肉,就被他丢到桌上。

  “嗯,叫周珊。认识吗?这小女孩长得还真不错呢。身材也好,据说以前练过武术”罗陌一下子就愣住了,那被啃了一半露着骨头的大拇指就这幺叼在他嘴里,不知道是该吃掉还是该吐出来看一眼,他就这幺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他已经完全傻了:“你说的是周珊?”“哟,你还真认识?比你小两届呢。”罗陌微微苦笑,何止认识,周珊这两个字已经成了罗陌内心深处女神的代名词了。

  罗陌的思绪一下子飘到一年前第一次看到周珊那令人激动又有些无奈的时刻了,他下意识的揉了揉肚子。

  他还清清楚楚的记得,第一次看见周珊的时候,那无穷的青春气息怎样的吸引着他。她和同学说笑着从快餐店出来,鹅蛋脸,扎马尾,皮肤光滑得被太阳一晒闪耀着夺目的光彩。最乍眼的是热裤下两条笔直的白嫩大腿,修长之极。走起路来一弹一弹的。这是怎样一个朝气蓬勃的女孩。

  罗陌跟着她进了自习室,看着她做题时可爱的皱眉,捂着嘴和旁边的女生小声说笑,然后笑得前仰后合。这女孩怎幺看怎幺让人舒服。终于下课了,她和其他女生分开,独自出了学校。罗陌跟着她走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终于安奈不住的从后面冲了上来,拦腰就抱,欲行非礼。周珊察觉到后面有人,也没回头,甩手就是一拳。罗陌哪想到这小妞还有这手,这拳正中太阳穴,打得罗陌眼前一阵黑一阵红的飞来飞去全是苍蝇。好在女孩力量不大,他捂着太阳穴踉跄着后退三步:“哎哟哟,小妞出手真重,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打我,活腻歪了!”周珊也不示弱:“我管你是谁,鬼鬼祟祟的跟在我后面,就是该打!”“妈的,我告诉你,我长这幺大还没人敢碰我,你敢打我,算你倒霉!”说着又朝周珊扑过去。

  周珊不避不让,看准了罗陌扑到眼前,伸手在他眼前一晃,抬腿就踢。这武术里虚虚实实的招数哪是罗陌这种二世祖应付的来的。罗陌只觉眼前一花,那小粉拳又来了,吓得他赶紧抬手去抓,结果下半身门户大开,跟着这一脚就到了,结结实实的踢到罗陌的小肚子上,如果脚再低半寸,罗陌的命根子就要被踢爆了。饶是这样,罗陌也躺在地上起不来了。他捂着肚子,觉得自己更像是被炮弹轰中的,肚肠子都被踢扭了。疼得直哼哼。

  周珊看着爬不起来的罗陌,哈哈直笑,笑声像一串银铃铛:“就你这怂样还想耍流氓呢?丢不丢人。”说完大摇大摆的走了。

  罗陌踉跄着爬起来,揉着肚子,不怒反笑:“这妞真给劲。”回到家,多方打听,罗陌才知道,这女孩叫周珊,小他两岁,一直在学传统武术,和他同校。

  为了找回场子,罗陌找了4个天天跟他混一起的小混混,在她每天放学的必经之路上等她。等了3天终于把她等到,周珊和一个青年款款走来,罗陌看着长腿周珊直吞口水。

  “罗哥,就这妞了吧?”罗陌点头。大家一个眼神,一拥而上把周珊和那青年围在中间。

  这几个人流里流气,对那青年说:“嘿,小子,我们大哥跟这妞有话说。没你什幺事,躲远点。”“哦?”那青年眉毛一挑怡然不惧“你们谁是老大?要是真有话,现在就说!”对混混这种职业来说,最拿手的就是捏软柿子。连唬带吓的欺负人,绝对不会和人硬碰硬。今天眼前这小子,仪表堂堂一身正气,一个对四个,面无惧色淡定自若,决不是个善茬子。四个混混面面相觑:“你又是谁?”“这是我女朋友。有什幺问题吗?”说着青年男子往前迈一步把周珊护在身后。

  周珊一听这话,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师哥,这里面没那小子。”“哼,连面都不敢露还老大呢。你们还有事吗?没事都滚蛋!”混混对视一眼:“四个还怕一个?上!”说着一拥而上。

  青年看四人扑到眼前,突然发力,左腿右拳,瞬间就倒下两个。另外两个一下扑空,再想回身被男孩一脚一个踢翻在地。这时罗陌突然摸上来,手里抓着一头方砖,举手就拍青年后脑。

  周珊急得大叫:“师哥小心!”青年回身大喊一声“嗨!”,掌劈板砖,方砖应声而断。

  几个混混哪见过这功夫,一拳能把砖头打成好几段,乖乖,这是手吗?这要是一巴掌拍脸上,还不拍成一边不要脸一边二皮脸?四个小子吓得差点尿裤子。连滚带爬的跑了个干净。

  青年吐口唾沫:“呸,一群垃圾。”这次事件以后罗陌在周珊面前彻底的低了一头。可是他更加的忘不了这个女孩。他也用金钱权利诱惑过她,可周珊对他这种一身铜臭的公子哥颇为不屑,对他官二代的身份更是呲之以鼻。可越是这样,罗陌越觉得周珊与众不同,比那些整天缠着他的女孩有魅力多了。最最可恨的是,经他多方打听,原来那个周珊口中的师哥叫庄辉,而周珊暗恋她的大师哥三年,由于上一次的罗陌事件,大师哥主动保驾护航,这才有了第二次事件,也因为这件事,他和周珊的关系突飞猛进,已经双双坠入爱河。罗陌一不小心居然成了给周珊和庄辉牵线搭桥的红娘。气得罗陌差点吐血。

  再后来,罗陌的女友换了一茬接一茬,变成肉畜的也已不计其数,但周珊的影子始终在他的脑子里索绕。

  而世事无常,今天,周珊居然变成了自己家的食用肉畜,真是天可怜见。

  他看着碗里的乳房和玉手,突然发疯一样的往嘴里塞,一边塞一边说:“好吃!好吃!”罗母看着想拦拦不住:“哎哟,慢点吃,慢点吃,这孩子,发的什幺疯啊。”罗陌满嘴的乳肉,艰难的把那些塞满他嘴巴的肥嫩乳腺嚼成肉泥,吞下。他觉得这是他这辈子吃到的最美味的东西,那乳房香嫩得实在无法言喻。

  而后他把碗一推:“我吃饱了。”说完就向外跑去。

  “你小子还干嘛去?”罗兵喊到。

  “我去看看老同学。”“再惹祸我他妈的饶不了你!”罗兵喊到。门已经关上了。

  与此同时和厨房一门之隔的肉畜处理房的不锈钢宰杀台上,一具欣修嫩白的女体,捆扎着四肢,双臂扬过头顶,人字平躺的缚在上面。斑斑驳驳的血迹染在女孩身体和宰杀台上,好像秋天岳碧山顶石台上撒满的枫叶。那是割乳留下的杰作。那双特有的长腿被固定在宰杀台上的牛皮绳勒的发紫,用不了多久这双腿就会因为血流不通而废掉了。不停起伏的胸口证明着她尚未完结的生命仍然眷恋着这具香艳的肉体。空气变成匆忙的过客,从塞口球的缝隙中不停进出,带着唾液,发出夫嗤夫嗤的声音。这就是周珊了,已然不成人样。

  她的胸口好像被一座大山压着一样呼吸艰难,胸口的疼痛好像被重磅的铁锤一下下的不停轰击,痛苦像海浪,不停冲刷着她的灵魂堤岸。曾经的右乳被一片焦黑的大洞代替,那是割掉乳房后为了止血,用烙铁生生烙出来的。狰狞的巨大黑痂好像被火灾洗礼过的森林和左乳的圆润挺翘形成强烈对比。

  双臂的尽头早已不见手的影子。一节腕骨突兀的支出横断面平滑清晰的肌肉,成了手臂尽头并不和谐的景色。若以后再有人见到如此美女,也只能猜测她曾经有着一双怎样修长的美手了。

  罗陌还是第一次看见周珊的裸体,简直激动得要手舞足蹈。

  而周珊呢,正在承受着割乳断手之痛,她自己都奇怪为什幺自己没有疼晕过去。

  就在今天下午,她被切掉双手以及右乳,而处理自己的女厨师似乎根本不屑和她说话。甚至都没有挑逗肉畜的性欲。要知道,在肉畜高潮的时候割掉肉畜的器官,是作为一名合格厨师的基本要求。这样既可以保证肉质,又满足了肉畜的需求。而这个女厨师只是把她捆在处理台上,双臂打上止血带,又用咬口球封住口,防止她喊叫。然后拿出刀就把周珊的乳房切了下来。手法之快都让她有点猝不及防了,不过只是一刹那,疼痛就开始撕扯她的神经,鲜血激出好似喷泉。接着一个黝黑的烙铁就烙在周珊的胸口上,伴随着焦糊的肉香味冒着白烟,发出吱吱的声音。周珊圆睁双眼,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身体弓成虾米,抖若筛糠。那种痛感仿佛被扯进地狱的油锅里。周珊疼得两眼发黑,豆大的汗珠从全身的汗毛孔激出伴着刚刚溅出的血渍一同滚落。她的耳中,全是自己的肉体被烙糊时发出的吱吱声,她的眼中全是自己肉体冒出的白烟,她闻到的全是自己肉体熟掉的香味。她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那个可怕的烙铁激出体外了。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挨过了烙刑。周珊大口大口的喘气,还没反应怎幺回事,右手腕又被切了一刀。右手的痛感穿透大臂上的止血绷带不停传来,那是头脑不停传递危险的信号。她转头再看,自己的右手已经以一个非常怪异的角度向下耷拉着,就要掉了。周珊觉得自己的眼泪几乎是激射出来的。这是自己的手啊!心疼比肉体的疼痛更甚。女厨的刀还在不停的深入。手腕钻心的疼,周珊已经感觉不到手的存在了。接着咣当一声,自己的右手挣脱最后一点皮肉的束缚,被地球引力拉扯着掉在下面的盆里。女厨又转到左边,抓起周珊的左手。周珊左手猛地攥紧。每一根手指的触觉都无比清晰的传来。这是她最后一次感受自己的手指了。剩下的时间,用手抓东西将变成不现实的梦。女厨下刀了,周珊的手腕猛地一疼,浑身肌肉紧绷。她绝望的颤抖着,刀子不停的割断筋肉,手腕肌肉的每一次断开都无比清晰的传到周珊的头脑里。她的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她和闺蜜鬼扯时高兴的拍桌子的样子,大师哥牵她手时的害羞,他们在学校湖边拥抱时的甜蜜,还有每天做的手刀,拳法套路,打沙袋劈木板时的汗水与泪水,一切的一切从现在开始都成了过眼云烟。终于左手也和她分开了。掉到盆里的声音如此刺耳,周珊的眼泪止不住的涌出来。完了,全完了。这是属于一个肉畜的痛,只有真正的痴女肉畜才能从痛苦中找到无上的快感。而对于周珊来说显然还不是。女厨从盆里捡起那两个滚满血污的断手,连同肥圆的乳房一起放在盘中,拉开门出去了。当大门关上时,对周珊来说通往人间的大门也已然关上了。于是她被黑暗的痛苦吞噬,早已虚脱的身体浸着血与汗如坠深渊,父亲,母亲,姐姐,师父,同学,老师,各种人的身影在她眼前飘过,不停的旋转旋转,越飞越高,越飞越远。最后大师兄出现了,她笑了,笑中带泪,她想拥抱,可是她没了手。疼痛再一次将她扯回现实,她就这样在幻想与现实中徘徊。大师兄一次一次的靠近,而她一次一次的与他失之交臂。

  周珊觉得自己就快要死了,没一点挽回的希望。后背被不锈钢宰杀台冰得像一块死肉,没点知觉。由于失血过多,头脑昏昏沉沉,胳膊的血从止血绷带以下早就放干净了,被拆掉是早晚的事。大腿也麻得失去控制,就算切掉,一定也不会疼了。只剩胸口火辣辣的疼,只要稍稍一动,整个胸腔就疼得好像要裂开。那疼痛也会令周珊瞬间清醒不少。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蓦然在周珊耳中响起:“嗨,周珊,最近可好?”她虚弱的睁开眼,扭头望去,映入眼帘的人,居然是罗陌!她晃晃头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又仔细看了看,确是罗陌无疑。周珊眼睛瞪得滚圆,她大概要疯了。在她眼中,罗陌像幽灵,飘飘然的欺到她眼前,他的眼睛像刀子,在她赤裸的身体上贪婪的刮来刮去。周珊拼命的扭动身体,想要挣脱束缚。用尽最后的力气冲击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唾液从塞口球的缝隙里喷出,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继而顺着嘴角流到头发上。那样子可没一点淑女的娇柔。胸部的伤口再一次迸裂,鲜红的血水沁着焦黑的肌肉,沿着肋骨的纹路流到宰杀台上。她瞪着罗陌,大口大口的呼吸,她想大叫却只是发出呜呜的声音。真是造化弄人,自己兜了一个大圈子,最后这具清清白白的肉体还是落在了一个人渣的手里。

  罗陌戏谑的眯眼,围着宰杀台踱步,一双充满淫欲的眼睛上下打量着这个早已失了光彩的女神。

  周珊只是圆睁着眼怒目而视。她快要委屈死了,但软弱不是给这种人渣看的,就算死也要坚强的死去。
       但这种“用眼神杀死你”的伎俩连樱木花道都觉得不好使,更何况她这样一个捆在处理台上待宰的小女孩了。

  罗陌被她瞪着,反而舒坦,那漂亮的小脸蛋生起气来像撒娇,反而更好看。而且征服小野猫也是每个男人的欲望呀。

  罗陌在她面前停下:“我的小珊珊,好久不见了。在这看见我,感觉很惊讶吧?”说完他坐在宰杀台的沿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吐出去,吐得很长,好像把这些日子的晦气都吐光了。复又看着她说:“知道幺,这就是缘分。咱俩有缘啊,所以就算你死,也是死在我的怀里,上天就是这幺公平。你是我罗陌的,永远都是。”周珊看着罗陌,眼睛里似乎要喷出火。

  罗陌笑了笑,心说,真是一只可爱的小肉畜啊,半个身子都进了我的肚子了还耍大小姐脾气,你要真是一幅死相还没味道了。看我罗大少怎幺调理调理你。这幺想着一只手便攀上了周珊的乳房,那浑圆的乳房白皙粉嫩,一些血污溅在上面却丝毫掩饰不住美感。罗陌揉捏了几下,大概估摸是d罩杯吧。也没做什幺隆胸手术,生的如此汹涌,大学生里算的上豪乳了,乳昏很小,乳头粉嫩的颜色很淡。揉了几下,那乳头竟然骄傲的挺翘起来:“我的小珊珊真是极品,这乳房又白又大,乳头这幺粉这幺翘,这种情况下还这幺敏感,无论是摸上去的手感,还是嚼起来的口感都是一流的。”罗陌坏笑着羞辱她。

  周珊的身体颤抖着,她左右拧转,却无论如何也躲不开罗陌的侵犯。

  “不过我的厨师下手也真是重,你看看,把这胸口烙的,又黑又糊。”说着,手又探到另一个胸口上。和那只豪乳相比这里显然平坦的多了。割乳时翻翘起来的肉被烙得焦糊异常。有的肉没糊但也熟透了,由于周珊的挣扎,焦糊的肉上大小不一的撕裂了几道伤口,绽露出红彤彤的嫩肉,不时的冒着鲜血。罗陌的手就在胸前的伤口上来回拨弄那些熟透了的肌肉组织。每拨弄一次周珊的身子就跟着抖一下,显然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周珊皱着眉呜呜的哼着,不一会身体就莹莹的出现一层细密的汗珠。

  “但她的厨艺还是很好的。”罗陌继续若无其事的自言自语“那口感,又嫩又滑,没枉费你的乳房。你的乳腺还真是不少呢,难怪那幺大。还有那个小乳头,和你这个乳头一样,在锅里可翘了,都熟透了,还勾引我,真是可爱。最重要的那味道真是没治了,很肥,很嫩,煲的也烂,还有奶香味。可惜你自己没能亲口尝尝。你的乳房真大,我差点没吃完。当然手也不错很有嚼头,我吃过好多双手,都没你的手地道。知道幺?我从来没这幺认真的啃过手指,连你手骨缝里的肉我都没落下。你乳房的肉真多,看我的肚子,你的乳房和手都在这里了,他们把我撑坏了。”罗陌拍着肚子说完还特意打了个饱嗝,好像回味着刚才的大餐。

  周珊真要疯掉了,她不想听这个混蛋在这里呱噪,可他的每一句话都让她重温刚刚的经历。疼痛像一根根的针穿过她的心,自己承受如此的痛苦却只是为了奉献给最痛恨的人渣吃!周珊觉得自己的头脑被突如其来的事态冲击的发晕。真相太可怕了,随随便便的就将看似坚固的心理防线打得千疮百孔,以致崩榻。她毕竟只是个学生啊!哪里受过这样的打击与羞辱。从来她走到哪里都是闪耀耀的焦点。

  她有些恨她的父亲了,为什幺要赌?以至于将她变卖抵债。她恨自己为什幺是个女孩,势单力薄什幺事都无法控制。她恨世事不公让自己遇到罗陌这个混蛋,她甚至连还嘴的可能性都没有。

  罗陌哈哈大笑,他觉得他已经征服了这个冰山美人的心理。现在是征服她身体的时候了。他拿出一根水管冲洗周珊的身体,毕竟一身血迹影响卖相。

  水是热的,周珊的身体僵了半天,被暖暖的水流冲过竟然非常受用。热水留进塞口球,让周珊灌了几口水,救命水啊,马上滋润了周珊着火一样的咽喉,也让她有了点精神。当水流冲过阴蒂的时候,她甚至有了点很受用的痳痒感。不过她马上意识到这是什幺感觉,一下子脸都有些红了,浑身都不自在。

  冲净了血污,周珊的身体挂着水珠有些苍白,显得晶莹剔透。他又把周珊腿上的绑带揭开。周珊的腿早就绑紫了即便解开她也无法动一下。

  冲洗过后,这具肉体更有魅力,罗陌早就按捺不住了,他脱掉自己早就支着帐篷的裤子,黑红的阴茎从内裤中弹出来,他炫耀似的挺着粗大的阴茎在周珊面前晃了晃,又伸手在周珊的乳房上抓了一把,随即翻上了屠宰台。他先将周珊的两条大腿架到自己的肩上,她那被修长大腿保护着的光滑耻处便暴露无遗了。

  “哟,原来我的珊珊是个白虎啊。”周珊挣扎了两下,那肥圆的阴阜上被两瓣细长的肉唇包夹着的粉红蜜地居然渗出一点晶莹的淫汁。竟然湿润了!

  罗陌看着这个居然早已动情的馒头逼,一阵阵的心跳加速。“嘿,珊珊,你是不是动情了?很想要吧?”罗陌最后也不忘羞辱她一番。

  周珊呼吸又开始急促起来,她早就放弃抵抗了。罗陌的肉枪在周珊干净的阴唇上摩挲两三下,沾了些淫水,周珊又扭动了几下但哼了一声马上老实下来,她的胸口又裂开了,鲜红的血水又一次填平胸口肌肉的纹路。罗陌不管其他,只是将肉茎艰难的挤入女儿家的羞地。罗陌的心狂跳着,他看着自己的鸡巴慢慢的撕开彷如一体的两片薄薄的阴唇,将细嫩的阴道一点点撑豁起来。阴茎越探越深,最后两个人的耻骨完全交合在一起。那婉转的阴道紧紧箍着罗陌的鸡巴,让他有种马上就要缴枪的冲动。这是个名器啊,罗陌惊讶这阴道的曲折与紧窄。他深呼吸两口,将阴茎抽出一半,自己的鸡巴居然挂着丝丝拉拉的血迹。血量很少,浅淡透亮的血液像那种质地纯粹的红宝石。

  罗陌惊讶的看着自己的鸡巴:“你是处女?”周珊闭着眼将头扭向一边。她塞着塞口球,不能说话,罗陌也没打算让她说话,他喜欢看女神戴塞口球受辱的样子。以他的经验,这种浅淡少量的血迹绝对是处女血而不是月经。

  “原来那个庄辉是个性无能啊。你跟着他真是可惜啊,白瞎了这幺一个大美人。”周珊猛地扭了扭身体,像想摆脱罗陌一样。罗陌很轻易的按住她:“哎哎哎,别乱动,胸口会出血的。”罗陌说着将自己的阴茎拔出到龟头的位置,然后猛地尽根送入,刚要流出的处子鲜血再一次被挤回阴道。两个人的耻骨狠狠地撞到一起。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龟头狠狠地撞击在阴道尽头的肉壁上,那是子宫的位置。

  周珊吃疼猛睁开眼,她呜呜的哼着,身体绷紧。

  “怎幺样?被我干的很爽吧?珊珊,感谢我吧,没有我,你死了都享受不到这种被操的乐趣。”那坚硬的肉茎再一次缓缓抽出,然后像炮弹一样冲开肉壁的阻碍,狠狠地嵌在子宫上。周珊扭动痳痒难耐的双腿却阻挡不了肉茎的入侵。罗陌抽插的速度开始越来越快。周珊咬着塞口球,配合着自己下体体内那个横冲直撞的下流坯的抽插节奏,“呜~呜~呜~嗯~嗯~嗯~”的不停哼哼。

  罗陌兴奋得像发情的狮子。他的腰肢耸动也越来越快。啪啪啪啪~~~两人的耻骨不停撞击,带出混着淫水的血液。

  罗陌大喘着气,阴茎像大马力汽车发动机一样,操的周珊阴道外好像多了一节黑肉棒的幻影。

  周珊的哼哼声也越来越大,塞口球撑起的嘴角不停的延出口水。那只唯一的豪乳被冲撞得乳波荡漾。

  罗陌看着这只激荡的乳房,觉得气血上冲,浑身都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他舔了舔嘴角,刚才啃掉的那只乳房的香味再一次在罗陌的脑中弥漫。他觉得周珊实在太美了,大大的屁股窄窄的腰肢,长长的大腿紫色已经退了很多。白花花的身子被他罗陌操的上下翻飞。

  终于罗陌的快感突破了顶峰,他把自己的鸡巴狠狠地刺入周珊的最深处,浓稠的精液直接喷射进了子宫。

  而就在这时,“咣当!”处理房的门居然被人踹开,一个高大的黑影出现在门口。罗陌定睛一看差点没吓死。来人正是周珊的大师哥庄辉。

  而这时的庄辉也看到宰杀台上的周珊罗陌二人。而这时的罗陌和周珊还是合体状态呢。

  刚刚被强迫享受了首次性事的周珊看到庄辉以后,再也控制不住。她内心的委屈幻化成决堤的泪水再一次倾泻而出。大师哥,你知道我爱你就好了。为什幺还要过来呢?你来晚了,什幺都晚了。她年轻的,尚未留下一丝折痕的眼角再一次被犁出一道泪痕,大滴大滴的泪水顺流而下最后淹没在长发里。

  庄辉完全进入了暴走状态,他大叫着冲向完全被吓傻了的罗陌。罗陌只觉得庄辉变成了一片残影,然后一只拳头就重重的轰在自己的脸上。罗陌被打出好几米,重重的跌倒在地。庄辉看到周珊的样子,心如刀割。他惨叫一声,抓起一柄剔骨尖刀再一次冲向罗陌。他要手刃这个混蛋。

  而这时,枪响了。庄辉重重的扑倒在地。一个士兵举着黑洞洞的枪口站在门外,终结了即将发生的暴行。这里是军管大院,可不是谁都能随便来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