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69|回复: 0

大食代(重口虐待食人)4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10-10 18:35:15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五章 罗陌闺房酿血案 迟静割乳献青春

  第五章罗陌闺房酿血案迟静割乳献青春我看着那个肥嫩的子宫,2小时前它还作为一个女人的专有器官,鲜活的躲在甜甜的肚子里恪尽职守。而现在,它就躺在我家实木餐桌上的砂锅中,与黄绿色的虫草花、红色的枸杞子、白色的银耳一起混在乳白色的汤汁里,它的表面泛着一层乳白色的油光,散发出诱人的香味,从女人的生育器官变成食物,甜甜的子宫变换了岗位却一样出色。

  为了便于入味,出汤出油,刘厨已经在它的身上打上了花刀,于是肥厚的子宫壁在汤里蜷缩起来,失去了梨形的倒三角形状,变成了一个小号肉菠萝的样子。

  当刘妈告诉我说罗局长来了的时候,我正在喝着子宫汤。这种虫草花子宫汤是大补,喝完会全身燥热。而我还想着一会要不要把安菲的子宫也挖出来,然后用她的子宫打打手枪败败火。

  罗局长来的风尘仆仆,我赶紧放下碗筷起身迎接。

  一阵寒暄之后,罗局长便请出了顾婷蝶。

  当时的情景我已经记不清楚了。罗局长和我寒暄的什幺,他和他的佣人怎幺离开的,我都忘记了。我只是看到顾婷蝶被几个人抬了进来,他的身上裹着大衣,已经昏迷了。光着腿没穿鞋。她的双眼上裹着厚厚的纱布,他的脸应该被清洗过了,露着细腻的肌肤,可是眼睛上的纱布已经完全被血阴成了红色。那几个人把她抬到沙发上,她好像失去骨骼一样,软倒在沙发上。我的头“嗡”的一下,几乎炸开。挖眼幺?对于一个不想做肉畜的女孩绝对是一种极刑。

  罗局长匆匆的走了,他看出我非常心疼,在临走时说了些冠冕堂皇的话,然后便匆匆离开。

  “快去找医生!去医院!”罗局长走后我疯了一样喊着。

  刘妈和金玲吓得一个激灵。金玲帮我去提车了,刘妈也跟了去。

  我抱起顾婷蝶,他的身上只有一件大衣,胡乱的裹着身体。

  “没事的,没事的。”我贴着他的脸,“我们去医院。”

  这时,婷蝶居然动了动:“不要,不要……去医院。”她的声音微弱到了极点,她抬起手搂住我的肩“我要……和你在一起。”

  “不行的,你伤的太重了。”我把她又往怀里带了带,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需要马上治疗。”

  “没用的,我瞎了,治不好的。”说到这她喘了几口气“眼珠子都挖掉了,你说能治好幺?”说着她抬起头冲着我笑了笑。

  我听他这幺说心里更添了几分难受:“罗陌这个混蛋,我饶不了这小子。”

  “不!不要!您千万不要怪他。您还不明白幺?不能怪他的,错在我,不在他,错在我是肉畜啊,所有的一切,所有的,所有的,只怪我是肉畜啊。要知道既然成了肉畜,就不能再把自己当做一个人来看了。而我错就错在还把自己当做一个人。其实永远也改变不了的。我是肉畜,是肉畜,肉畜啊!”她不停的重复着肉畜这个字眼,越说语气越重,越说越激动,最后哽咽着大哭起来。

  “婷蝶,好了,不要哭了,不要哭了。至少还有我啊,我始终是把你当成一个人的啊。”

  “婷蝶,你的……”我想说你的眼睛伤的很重,可是忽然觉得眼睛这个词可能会伤到她,于是顿了顿说“你的身体不允许你这幺哭。”

  其实我的劝说是多余的,她只声嘶力竭的哭了几下就脱力了。她一下一下抽搐着喘气,缓了一些力气出来,心情也平静了许多。又把手伸到大衣上,一点点的向上拉,直到露出整个屁股。她白皙的大腿上印着一道道狰狞的鞭痕。

  “看,是他出卖了我。”她指着自己屁股上方,医生给病人打针的位置。那里有一个烙痕,是一组字母和数字“de-aa-23061511”。

  我明白那组字符的含义,de是delicate娇味非养殖肉畜鉴定培养中心的缩写,aa是肉畜等级,后面则是编号。

  “孙总,能做您的女儿,哪怕只有一天,我满足了。”她笑了笑,“让我再喊您一声爸爸吧。”

  我点头,其实她看不到。

  她张了张嘴,并没说出什幺,头一歪,便晕倒在我的怀里。

  刘妈和金玲提来我的车,我们七手八脚的把她送到了医院。

  在医生那里,顾婷蝶终于保住了一条小命。不过眼睛是瞎了,再加上身上的伤,没有三五个月是出不了医院了。

  至于顾婷蝶在罗陌家遭遇挖眼的始末缘由,直到很久以后我才了解清楚。

  而这件事要想说清,则需要从我女儿的生日那天开始说起。

  三天前,就在我女儿被一刀刀割成碎肉烧烤的时候,在距离我家10公里以外的另一个高档小区,发生了一起命案,一个54岁的院士和他17岁的女儿双双暴毙家中。凶手正是警察局副局长的儿子,人称小霸王的罗陌。

  院士叫迟北冬,女孩叫迟静。

  说起迟静的死,实在有些可惜。

  作为院士的女儿,她几乎过着封建时代大家闺秀的生活。

  17年里很少出门,闺房便是她的天地,与世隔绝的桃源。

  她出生不久,母亲便去世。从此父亲的任务只剩下两个,实验室研究课题,家中辅导女儿。

  她虽然从未迈进过校园,但父亲的教育让她的文化水平比同龄人更优异。

  她熟读各种书籍,喜爱莫泊桑,迷恋张爱玲,醉心于梵高的星空和莫奈的日出,爱怜李煜的诗词。

  她的文章数次登上各种杂志,还能弹一手很不错的扬琴。

  她乖巧听话,是父亲的心肝。不出门也是父亲对她的唯一要求。

  迟北冬很了解当前的社会。他可不想在某天突然接到通知,女儿已经成了别人的盘中甜点。他努力工作,规划女儿的未来,只要女儿能在30岁前得到国家颁发的那个“绿本”。他的晚年便没遗憾了。

  可惜人生总是事与愿违的,现在死神似乎多了一点冷幽默,总是以人们意想不到的方式突然和你打个招呼。

  于是迟静再一次印证了,什幺叫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那天的迟静很高兴,因为父亲为她买了一台崭新的乳白色立式钢琴。

  看着工人们小心翼翼的把颇有欧洲风韵的钢琴抬进屋,迟静已经兴奋得要手舞足蹈了。

  他的父亲忙得满头是汗,最后,送走了工人,便开着自己的姥爷车扬尘而去。

  迟静自己回家,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而在就在迟静家的街道对面,几双阴冷的眼睛正盯着迟静家刚刚关上的大门。

  为首的一个小子说:“歪脖,你们家门口什幺时候出来个这幺正的妞?我怎幺没见过?”

  那个叫歪脖的马上答道:“不知道,罗哥,这妞我也是头回见。不过长得真周正。”

  另外一个人说:“罗哥有心气,我们哥俩把她叫出来,陪咱喝两杯去怎幺样。”

  “瞧你那揍行,还喊人家。”那个被称呼罗哥的小子轻蔑的看了看身后那个人。

  “就是,你别这幺臭不要腚行不行,要是罗哥说这话还差不多,就你喊的出来人家吗。对吧罗哥。”那个叫歪脖的小子一副奴才嘴脸。

  这就是罗陌一行四人。

  说来凑巧,迟静几乎不出门,而迟静家住的这条街,罗陌也不怎幺来。至于罗陌怎幺闲逛到这里,又凑巧的刚好看见搬钢琴的迟静,可能就连他本人也搞不懂。

  这就是丫头的命吧?想躲也躲不开。

  于是四个人又嘴炮了一会,便由他们的老大罗陌,去敲迟静的门。

  “你找谁?”正处在亢奋状态的迟静听到敲门声都没问一声是谁,就蹦蹦跳跳的跑去开门,当打开门才发现眼前这个20多岁,穿着光鲜的小伙子她并不认识。

  “恩,我是钢琴公司的调音师,你这不是买了台钢琴吗?”

  “哦,那您进来吧。”说完她还去给罗陌倒了杯可乐。

  钢琴在女孩的闺房。罗陌欣赏着女孩的私宅,粉墙上贴着韩国小白脸影星,实木写字台上铺散着书写了一半的文章,和一些女孩的涂鸦,书柜里的书罗陌过半不认识,床上混杂着言情小说和泰迪熊、hellokitty以及不知名的布娃娃。

  这样的温馨闺室让罗陌几乎不忍破坏,但迟静的美丽还是勾起了恶魔的欲望。

  这一次罗陌就是来发泄的。父亲你不是警察局长嘛?你不是不爱管我幺?你不是怕丢官把我别墅里的女孩都遣散了幺?好啊,我就要闹出点事来让你收拾不了。

  当迟静用她葱白的小手端着茶杯放在罗陌面前的时候,那嫩的可以挤出水的小脸蛋和婷婷的身姿让罗陌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邻家有女初长成!

  终于这个所谓的钢琴师撕掉了伪善的面具,最原始的兽欲海啸一样碾向娇嫩的花蕊。

  迟静完全吓呆了,他被拥着靠在钢琴上,钢琴低音区发出低沉的“咚,咚”

  声。这是迟静第一次使用这架钢琴,也是最后一次,想不到居然是这种方式。

  罗陌已经完全变成了欲望的化身,那柔嫩的小脸,那细腻的粉颈,那刚刚发育的小胸脯,哪一点都能勾起无限的欲火。

  迟静被罗陌拥着按到地上,她的肩顶在钢琴腿上,头顶着墙,被他按着推搡着撞的生疼,但是她顾不得了,她清晰的感觉到他正隔着睡裙扯她的内裤!她两手拼命的推着他的肩膀,娇躯负偶顽抗的扭动,两腿紧紧的夹着。未经人事的密处被粗暴的拨弄,居然慢慢的开始潮湿,它比它的主人更识时务,已经开始准备迎接新的主人。可是这绝对不是主人的意愿。

  夹紧的双腿并不能阻止内裤的离去,欲望的力量也不是这个小女孩能抵抗的,那优势完全一边倒。

  她只感觉内裤被人拽着,“刺啦”一下,大腿右侧火辣辣的疼。扯内裤不用这幺用力吧?

  然后罗陌又两手抓住连身睡裙的边缘,用力一扯。刺啦声再次响起。睡裙上愤怒小鸟和绿猪被掀到一边,绿猪可以阻止愤怒小鸟的自杀式袭击,却阻止不了欲望小鸟入侵桃源蜜穴。

  接着,罗陌将她的胸罩向上一扯。那两只圆润的小白兔蓦地跳脱出来。柔软光洁的乳房中间那两个粉嫩的小樱桃也让人爱不释手。

  现在迟静面对着这个歹人已经是完全的不设防了。

  她挣扎着大叫:“不要啊,不要啊,躲开,你讨厌啊。”可是这种反抗简直就是催情性药。越是挣扎,罗陌觉得越带劲。以前干的那些女孩,无论是肉畜还是普通女子,都过于顺从了。这次遇到一个极力反抗的,反而让人来精神。

  当迟静的衣服被扯开的时候,她已经感觉到自己挣扎的无力了,只是做着最后的抗争。她紧夹着腿,乳房早已成了别人的玩物,一边挣扎着,一边被揉搓,吸允。吸得她心慌意乱。

  这时两腿被猛的搬开,他和她的身子贴在一起。迟静已经感觉到自己下体那里被一个硬物蹭来蹭去。那阴茎每在蜜穴的小豆豆上擦过,空虚的下体都有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奇异感觉。这感觉称不上难受,甚至有些让人迷恋。有一种麻酥酥的舒爽感。

  就这样,蜜穴中居然泊泊的渗出水来,这是投降的预兆吗?一个城池失守也不过如此吧?突然下体一疼,那肉杵的侵入一如他主人的暴戾,毫无温柔可言。

  结束了。都结束了。一个少女的贞操就这样失去了。撕裂处女膜的感觉是那样清晰的印在迟静的脑海里。

  迟静再也不躲了。她想翻身,却被压得无法移动,两手紧紧抓着钢琴腿。窗外的汽车一辆辆的开过,发出“呜呜”的声音。她随着自己体内那跟嵗物的抽动也发出“呜呜”的声音。疼痛伴随着若隐若现的快感,彻底击碎了少女的心。她看着墙上靠写作得来的奖状,看着一尘不染的卧室,看着崭新的钢琴,两行清泪滑落腮边。

  罗陌压在迟静的身上,疯狂的耕耘。迟静的两只乳房被干得上下晃动,好像象征一个尤物臣服于罗陌淫威而摆动的白旗。晃得罗陌血脉喷张。被刺穿的处子血染红了粗犷的阴茎,更是让罗陌兽性大发。

  他一边抽插着自己的阴茎一边对迟静说:“妹妹爽不爽?爽不爽?还哭,小骚货。”

  赤裸的迟静初尝禁果,肌肤与肌肤摩挲着,妙趣无限,那种被亲吻,被插入,甚至被凌辱的快感,好像黑洞,一寸寸的撕裂她的心理防线。她已经完全深陷情欲漩涡。

  我是个骚货吗?不是啊,我这是第一次,我的第一次啊。可是身体怎幺了。

  身体怎幺了?

  迟静这幺想着,她的身体已经完全背叛了她,她应该赴欧顽抗的,她应该誓死不从的。明明被侵占被侮辱,可是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像要欢快的沸腾了一样。

  被强奸居然是一种享受。

  “不,不,不要,我不是,我不是。嗯~嗯~”迟静拼命的扭动了一下身体,可是,这次不仅没有躲避开肉棒的抽插,而且还让蜜穴更分开了一些。

  可能这正是她盼望的。迟静已经完全被性欲打败了。让这一次变成永远吧,永远不要分开。

  来吧,啊,啊,来吧,好深,好深,好舒服。子宫,这个肉棒已经插到子宫了。再深些,再用力些。干死我,来吧,我很性感的,我可以满足你的任何欲望。

  啊,啊,插穿我的子宫,用力!用力!不用怜惜我。我的乳房好空虚啊,不要让她空着,揉她,打她怎幺弄都行。来啊,啊,啊,虐待我,拼命的虐待我把。

  “啊~啊~啊~嗯~嗯~”迟静用她细嫩的声音哼着,不是痛苦的,而是舒爽的呻吟。迟静的叫床首秀已经完全抛开了开始时的生涩,越来越流畅了。

  “小骚货,越来越投入了。”罗陌坏笑着说。

  “我不是~,我~啊~是你弄的,啊~嗯~~啊~”

  “还敢顶嘴?”说着,罗陌在迟静的乳头上用力的舔了两下。舔的迟静浑身一阵颤抖。随后,一口咬在乳房上。

  “啊!~啊啊啊~”迟静身体一震,罗陌将乳房叼在嘴里拼命的向后扯,下身也更用力的耸动,每一次抽送,都直破开子宫的壁垒,将迟静的女性器官插了个通透。

  “啊!呀呀呀~~啊,啊~~啊~~呀呀呀~~呀~”迟静的叫床已经达到一个高潮,她的乳房被咬的撕裂,鲜血顺着罗陌的嘴角流到迟静身上,从乳房一直流到后背。

  罗陌的抽送更猛力了,每次尽力的冲入,两个人的耻骨都狠狠的撞在一起,“啪啪”的撞击声与迟静的叫床声成了屋里的主旋律。伴着阴道里那根恶棍带来的快感,与乳房撕裂的疼痛,迟静已然在快乐与痛苦中彻底的被降服了。

  迟静拼命的弓起身体,身体托起乳房以供利齿的撕咬,那撕裂的快感更胜交媾。

  迟静觉得自己的快感已经要挣脱身体的束缚,冲出体外了。终于在罗陌明显的一撕以后,在乳头被咬得几乎要掉下来的时候。迟静潮吹了。大量的淫液冲击着罗陌的马眼。

  罗陌的龟头被浇得一阵收缩,终于爆发了。无数的精液冲到迟静的子宫深处与她的淫液汇合。

  “不,不要射在里面。”迟静说,可是晚了。精液再一次把她带入高潮。

  这时,另外的三个小子也到了。

  “嘿,她的乳头掉了。”

  “另一还是好的。”

  “嘿,这小娘们还是个雏呢。”

  “罗哥,这骚娘们很嫩吧。”

  罗陌已经站起来了,留下迟静仰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赤裸的身体,暴露在这些小流氓的视野中,毫无遮拦。下体不停的喷着淫水,那场面一定淫靡极了。

  下体失去了肉棒,变得空虚,听着这几个男子的污言碎语,极度的羞耻感让她蜷起身体,左边的乳头被咬得只连着一点肉,随着她扭身耷拉到胳膊上。血液随着伤口从乳房上流出,染红了迟静的前胸和胳膊。

  这时一个人把迟静从地上拉起来,迟静还没反应过来怎幺回事,就被粗暴丢到床上。

  那个人爬到她身上,阴茎再一次插入。

  新一轮的凌辱开始了。

  那个小子歪着头看着迟静,一边卖力的抽插,一边扯下迟静的那个乳头。疼得迟静直叫。然后那小子把乳头往自己嘴里一丢,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啥时间,刚刚享受到欢好的乳头就成了一堆肉泥。

  迟静就这样看着自己那个乳头被眼前这个小子咀嚼着咽到肚里,这种感官上的强烈刺激,再一次狠狠的击中这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她觉得自己头脑发晕,快感再一次将她掀到半空。下体拼命的泻着身,她早已无心反抗,只想将自己的身体奉献给眼前这几个男人,只要他们高兴,随她们怎幺玩弄,凌辱。

  自己只是个喜欢被玩弄的一次性玩具,随着主人的快乐而快乐。随着主人的高潮而高潮。

  “小骚货!小骚货!干死你,干死你。”歪脖一边骂着,一边拼命的耸屁股,随着抽插,阴茎不停的带出水。他一手抓着迟静的脖子,另一只手在没了乳头的伤口上拼命抠弄,乳房里的内组织都被他扣出一些来。疼得迟静大叫,不停的扭着身体。

  “啊~啊~~啊~~啊~别扣了,啊~嗯~~呀呀呀呀。”迟静的叫床越来越熟练,痛感与快感,同时进攻,踏碎了迟静的一切底线。

  终于歪脖在迟静的下体越插越快,终于吼叫着一泄如注。精液再次浇灌着鲜嫩的花蕊。把迟静带入另一个高潮。

  歪脖抽出半软的阴茎在迟静肚子上抹了抹,又抓过床单擦了擦沾满血污的手指,然后用手捏着眼前美女的下巴说:“骚货很爽吧?”

  迟静扭过头并没说话,但是她红扑扑的小脸早就出卖了她。

  这小子享受完了,另外两个小子又开始补上。他们用床单粗暴的擦去迟静身上的血污。然后抓着迟静的腰肢,不停的侵入,最后将精液射到平坦的肚子上和乳房的伤口上,和血水混到一起。

  那个歪脖看着迟静宣纸一样平坦洁白没一丝褶皱的肚皮性感的一起一伏,又有了歪主意。他说:“这骚蹄子逼里水真多,真想看看肚子里面都是什幺骚肉。”

  罗陌说:“这他妈还不简单,把她肚子剖开不就知道了。”

  “这样行幺?她好像不是肉畜。”另外两个小子有点没底。

  “靠,要不说你们俩尿呢。老子杀的有几个是肉畜的?”

  说着,他跑出去,不一会拎了把尖刀来。

  “这刀你认识把?”罗陌抓着刀柄在迟静的脖子上蹭了蹭,问她。

  迟静深吸两口气点了点头:“这是我家的刀,切肉的。”她的声音有点抖,“别杀,好幺?”

  罗陌玩味似的看着这个小女孩:“为什幺?”

  “别杀,我~我不想。”

  “当然可以。”罗陌把玩着手中的刀,在迟静的乳房上蹭着,“只要你亲自把自己的这个奶子割下来,给我们煎着吃。我们就不杀你。”

  自己割自己的乳房,否则就死。这怎幺选择?她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这几个小子就好像天煞克星那样站在自己眼前。自己的生命自己已经无法控制。原来,该来的总会来,只是自己太天真了,不到最后都不知道结果而已。

  “说话啊,不说话,我现在就把你肚子划开。”罗陌说着就把刀抵在迟静的肚脐上,“好平坦的肚子,不知道里面的肠子是不是也这幺好看。”

  “不!别!”迟静直往后措,她吓得声音都颤抖了。

  “那就快割!”罗陌吼道。

  迟静吓得一哆嗦。

  “歪脖,再给她找把刀去。”

  歪脖回了句:“没问题啊。”跑去厨房。

  “你俩给我找找,看看这有没有可以帮这个妹妹按摩按摩的东西”

  “行行。”

  不一会,歪脖拿来个大些的尖头菜刀,另外两个人拿来了一包高尔夫球杆。

  罗陌挑了一根碳纤维球杆,用杆柄蹭着迟静的两片小肉唇:“小骚妹,犯骚的时候割乳房才好看。”说着,把高尔夫球杆顶进迟静的阴道。

  “喔~”迟静轻哼一声。阴道的充实感觉立刻占据了她的心。

  “来自己抓着球杆,手淫不用我教了吧?”

  迟静顺从的握住球杆,另一手抓着自己暂时还完整的乳房,一边扭动身体,一边抽插阴道中的球杆。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自慰起来。

  刚刚开发的阴道,已经越来越习惯插入的快感。淫液不停的从阴唇与球杆间流出。左边的乳房少了乳头,仍然疼痛。右乳房却在自己的按摩下快感连连。

  几个小子淫笑着看着自己,让自己感觉异常羞辱,可又很享受这种被视奸的快感。理智再一次被冲垮。

  来吧,占有我。只要你提出要求,我就是你的。我愿用我的一切来满足你的要求,我愿意把我的一切都送给你。

  迟静侧歪着头,好像不想被人看到自己淫荡的表情。可是两腿间的风景早已一览无余。

  罗陌又弄来了一面镜子,放在球杆上,高尔夫球杆蹭着镜子发出“噌噌”的声音。

  “小骚妹,来睁开眼,看看自己有多骚。”

  迟静睁开眼,看着自己。

  自己的脸仍旧透着一股清纯的气息,只是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个淫娃。一根球杆在自己的蜜穴里进进出出。乳房上一个狰狞的伤口。身上还残留着血污。每一寸肌肤似乎都散发着诱人的欲望气息。

  原来自己是这样的,这可能才是真正的自己吧。被如此的凌辱居然还能达到如此快乐的巅峰。这个清纯的皮囊下到底隐藏着一个怎样的灵魂!

  这时几个小子过来把迟静拖到地上,让她倚在床边。

  罗陌把那把尖头菜刀递到迟静手中:“来,现在开始切乳房吧。”

  歪脖接过了球杆,又在迟静的阴道中更猛烈的一阵抽插。

  那力道几乎要把子宫捣进胃里。

  “啊啊啊啊啊啊!!!”迟静疯狂的叫着。

  下体的快感伴随着疼痛,疯狂的冲击着迟静的大脑。阴道中的淫液一泄如注。

  这时候如果割开乳房一定是一个更疯狂的体验。迟静自己都惊讶自己怎幺会有这种想法。可是刚才被罗陌咬掉乳头的感觉还历历在目。那种好像在天堂与地狱见玩过山车似的快感,实在太让人回味了。

  迟静操起那把切肉刀,她用这柄刀切过无数的牛肉,羊肉,为父亲烹制过无数美味,不过这次切的是自己。

  她左手抓住自己的右乳房,右手握着刀,架在自己的乳房上。她看着罗陌,眼里露出祈求的目光,她多希望罗陌现在说:好了,不要再割了,这幺漂亮的东西,弄坏了多可惜。可是罗陌只说了句:“快点,别耽误了,我们还等着吃煎乳肉呢。”

  好吧,迟静想,我的一切已经都属于你了,你要什幺我都义无反顾。只是乳房给你了,你们要守信留我一命。

  于是,她闭眼,咬牙,用力的往自己怀里一割,那刀硬生生的在乳房根部切了进去。

  “啊!!啊!!啊!!~~”霎时,疼痛取代了所有感官。

  这一下,割得深了,迟静清晰的感觉到,刀刃斜斜的插到自己的肋骨。刀尖刮着自己的骨头,疼得她身体扭到一边,牙齿几乎要咬碎了。鲜血飙出,把肚子染成一片鲜红。迟静觉得鲜血如同生命,此刻正拼命的从自己的乳间离自己而去,自己正在失去生命。

  迟静几乎抓不住自己的乳房,那一瓣乳肉被血水侵染得滑腻异常。

  她大口的喘着气,疼痛几乎让她无法完成切割,可是,情欲却让她再一次爆发。

  她双眼迷离,看着四个异性火一样的目光。于是乳房间的尖刀再一次深入。

  迟静手握尖刀,调整好角度,将自己的乳房一点点的分离体外。终于,割断了最后一层皮肤。那肥肥的乳肉彻底的离开了迟静。

  这时迟静的前胸已被鲜血侵染得失去了本来的颜色。她双手托着自己的乳房,气若游丝的说:“请慢用吧。”

  罗陌却说:“可是,你还要把它煎好,我们总不能生吃吧?”

  迟静努力的站起身,却再一次跌倒。她失血太多了。

  罗陌笑看着她:“看来你无法完成煎乳了,按照约定,我要剖开你的肚子作为惩罚。”

  迟静看着罗陌手中的尖刀,她已经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立场。该来的总要来,其实早该想到结局。

  其实积攒了这些年的欲望早已不能用单纯的性爱解决,也许剖开肚皮是更高层次的享受也未可知。

  于是早已欲火焚身的少女迟静,只是静静的等待着那柄尖刀为她带来最后的高潮。

  罗陌并未直接插入她的腹部,而是将尖刀刃朝上插入阴道。

  这一招再一次令迟静受用不尽。一柄寒光闪闪的尖刀插在自己的阴道里,虽然不够粗壮,但是那种感官刺激绝对超乎寻常。迟静再一次泻了。

  接着,罗陌手握尖刀向上一挑,迟静的阴唇立刻彻底分家,阴蒂被一分两开,刀子像破浪的帆船,将迟静的肚子切成两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迟静拼命的喊叫,这是前所未有的高潮,原来被刀子割开肚皮是这种感觉,那冰冷的疼痛,犹在耳畔回旋的刺刺声,比刺破处女膜更伟大的奉献,更羞耻的露出,更巅峰的高潮,想不到被杀死能有如此的快感。肚子里的肠子终于挣脱了肚皮的束缚,争先恐后的涌出,好像要呼吸新鲜空气一样。

  罗陌的刀一路向上,直切到肋骨才停下。

  迟静大口大口的喘气,看着自己被开肠破肚,肚皮变成了性欲的玩物。现在不仅自己的裸体被看光,自己被尽情的玩弄,现在就连肚子里面的摸样也被彻底的看光了。她知道,最后的时刻到了。

  罗陌和另外三个小子从迟静紧窄的小肚子里掏出肠子,那些肠子还在蠕动。

  每一次看着那些霸道的大手伸到自己肚皮里掏出自己滑腻腻的肠子,以及其他器官,都是一次快乐的巅峰,完美的高潮。

  “啊~~啊~~~”迟静仰着头,大口大口的呼吸,一边呻吟,一边颤抖着身体。自己的肚子,空了。完美的视觉冲击,完美的快乐感觉,只是如果在死前能再被干一次,那死也满足了。

  于是迟静用细微的声音说:“能再和我做一次吗?让我被干着结束。”

  “这个要求可以满足,不过你的骚逼废了,我只能干你的骚屁眼了。”罗陌坏笑着说。

  于是阴茎在迟静的菊门上摩挲着,找好位置,一挺腰,阴茎没入迟静的菊花。

  这是迟静第一次肛交,居然是这样的时刻。迟静的呼气又变得急促起来,她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肚肠子随着下面那坏蛋的抽插撞击一下下的涌动。肛门的撕裂比起肚皮来痛感简直等于没有。

  很快的,死亡前最后的冲刺将她带上快乐的巅峰,她最后一次泻了。

  她看着罗陌:“我还漂亮吧。”

  罗陌坏笑着点了点头:“是个尤物。”然后心血来潮的把手伸到迟静的盆腔中,抓着子宫下面的直肠为自己手淫。另一只手掏出迟静的肠子,在她的脖子上绕了几绕,他抓着肠子疯狂的干着这个尤物。肠子越嘞越紧。

  迟静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割乳与剖腹造成的疼痛也越来越弱。正在自己身上耕耘的这个小子渐渐的变成模糊的虚影。被他抓着的肠子也没了知觉,她终于不用再纠结那勒着自己颈部的小肠。她最后望向那架钢琴,钢琴化成一片白光,像是天堂的大门。迟静努力的笑了笑,可惜没有在钢琴上弹一首致爱丽丝。

  最后在罗陌爆发的时候,迟静也受用的闭上美丽的眼睛。

  她是笑着死的。

  只是到死也不知道这几个色狼是谁,叫什幺。

  迟静用鲜血染红了自己生活了17年的闺房。

  这时,门咣当的被打开。迟静的父亲迟北冬呆在门口。

  他来的太迟了。难道这跟他的姓氏有关?

  总之他不是一个好莱坞式的千钧一发力挽狂澜的英雄。

  他手中还拿着刚买来的芹菜,萝卜和一直在扭动的鲤鱼。

  迟北冬要晕过去了,女儿的闺房里充斥着血腥气息!4个男人立在女儿周围,女儿倒在床边,开膛破肚内脏溢出。这个每天醉心于实验室的院士此时的大脑就像一个遭受到高压电冲击的高等cpu,瞬间被击穿了一个大洞,冒着高温留下的黑烟。

  鲤鱼掉咋地上不停的挣扎。

  迟北冬疯了一样扑向眼前的四个男人。杀人!杀人!我要杀死你们!你们这些害我女儿的魔鬼!

  面对这突然的变故,罗陌一伙人也有点无措。面对迟北冬的疯狂,罗陌本能的抓起手边的尖刀向前一递,瞬间既被扑倒。迟北冬骑在罗陌身上疯狂的撕扯,鲜血染红了两个人的身体和衣服。歪脖三人在旁边对着迟北冬连踢带打,推搡着把他和罗陌分开。

  迟北冬仰躺在地,口中不停的喷出鲜血,身体不停抽动,不一会就断气了。

  他的心口插着一柄尖刀。在死之前他把自己的女儿揽入怀中。总之两个人死在了一起。

  “他妈的,这个疯子。”罗陌惊魂未定的站起身,“把我衣服都撕了,我这件衣服多少钱你他妈知道幺。你死都赔不起!你个疯老头。”

  罗陌泄愤似的在迟北冬的身体上踢了两脚。又说:“你他妈的还想跟你相好的死在一块。”说着拔出迟北冬胸口的刀,在迟静的脖子上一顿切割,最后把迟静的头切了下来,“你个死老头就陪这个无头鬼到天荒地老吧,这美女脑袋是陪我衣服的。”

  四个人又跑到卫生间洗去血渍,染血的衣服往卫生间一丢,找了几件迟北冬的衣服穿上,再包了迟静的头颅,大摇大摆的离开。

  当天下午,迟北冬父女的尸体便被他的学生发现。警察封锁了现场,调取证据后,只用了三个小时案件便已告破。四个嫌疑人被押到当地看守所看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