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8|回复: 0

重生之母调教53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9-15 11: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颖赶紧表白,「为了主人,我乐意当小姐。」
  「看看刘姨,多乖!」
  我得意的捏起刘颖的下巴,淫笑起来,「我就赐你个艺名吧。小珍,珍珠的珍,怎么样?好听吧?我的鸡巴可是没爽透呢,小珍珍,陪你大爷我爽爽!」
  「娟姐,你先休息,等一会儿再上场。」
  我让老师成熟的肉体半坐在床头,张开双脚自己抱住,打开成了一个M字型。
  「好丢人,你干什么啊?」
  陈玉娟感到自己的下体完全暴露在灯光下面,眼前两个男女的眼睛盯着看呢,而黑暗处仿佛有更多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的私处,不禁害羞起来。
  老师的阴毛反射着亮光,小屄口虽然清洗过,但还是有新的汁液流淌出来,黑红色的阴唇依然有些发肿。双腿打开,让阴唇上方的小豆豆也裸露出来,在空气中傲然挺立。
  「老师,我是好心啊,让你休息休息。如果你不累,那咱俩先玩玩?」
  我故意将正在充血的鸡巴朝老师一摆,吓得她急忙摇头,老老实实的将手脚抱紧。
  屋里三个人的身上都是一丝不挂,我示意刘颖站到我面前,面对着床。我从背后,搂住刘颖,一手抚摸上她的胸部的巨乳,一手在她胯下摩挲着。
  「小珍珍,想怎么玩呢?」
  「大爷你说了算。」
  「刘姨,你们刚结婚时,住的是绿云小区吧?当时,你家和娟姐家是邻居吗?你们两个是不是很出风头啊,被人称为大小玉女?」
  是,就是绿云小区,陈玉娟的眼神一阵迷离,十多年前的回忆突然涌上了心头……
  「娟姐,你看,我的这件裙子漂亮吗?」
  「哎呀,真漂亮!小颖,你的身材配这件衣服,可太棒了。不过,裙角是不是短了些?都快露出膝盖了」「娟姐,你老土了吧?这个啊,可是现在最流行的连衣裙呢。娟姐,怎么样,你也弄件穿穿?你的身材比我还棒呢,还不得把你家老李给迷死?」
  「去去去,你那张小嘴啊,甜死个人不偿命哦。对了,这个多少钱一件?」
  「不贵,128块一件。」
  「啊?抵得上我半月的工资了,这还叫不贵?」
  「哎呀呀,娟姐,就这都快抢没了。我跟供销社的那个王姐关系好,才给咱俩留的。你要是不要啊,我可跟她回了啊。」
  「好,我定一件!」
  那件事,两家的男人都是很不乐意,但对外人说起来却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显示他们的慷慨大度和对妻子的关心。
陈玉娟和刘颖则偷偷乐了好久。
  当时,身穿同样连衣裙的两个女人经常一起出现在小区里,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们是两个亲姐妹呢。而那些好色的男人称她们为玉女姐妹,知道她们都已经是少妇后,很多男人都万分惋惜,都说是鲜花插到了牛粪上……
  「哈哈,娟姐,那些人给你们的外号,还有另外的意思呢。玉女是没错,不过那个玉是欲望的欲啊!那些臭男人,可是都把你们当成了自己梦中情人,手淫的对象啊!」
  「你个坏蛋!」
  陈玉娟被拉回到了现实中,脸上发红。眼前的男孩是在羞辱自己,让陈玉娟感到深深的屈辱感,身体却出现了一些异常的反应。
  「啊,现在你们两个玉女的样子,那里够得上清纯二字?大骚货,看你的腿张得那么大,阴毛长得那么旺,是不是在等着主人的大鸡巴日弄啊?小贱人,你的奶头这么硬挺,月经来了骚水还怎么多,你是不是也正像野猫般发情呢?我看啊,你们两个玉女简直是比荡妇都浪,比婊子都贱!」
  「我说的对不对啊?刘姨?」
  「对,对极了,我就是个发骚情的贱屄,等着您操呢!」
  刘颖被骂的心头火气,大腿用力夹住男孩的手,扭动起来。
  「呸!我才不骚呢!你个小流氓」陈玉娟嘴上硬挺着,身体却出卖了她。
  「好好好,你不骚。
陈老师,放心,今天我不动你。看看我怎么玩这个贱货吧!」
  不知怎么搞的,我心里那个暴虐的念头越来越强,想用最暴虐的手段去惩罚怀里的这个贱妇。我想了想箱子里的工具,就拿起了那根黑黝黝的鞭子。
  「啪」的一声,鞭子在空中虚抽了一下,吓得两个女人浑身都是一哆嗦。
  不行,不能再让小恶棍打了。刘颖终于鼓足勇气,哀求起来,「主人,别打我了,我,我有孩子了!」
  「什么?」
  我和陈玉娟同时问道。
  「我肚里有了。求求你,别打我了,等我生下来你怎么玩都行。」
  「啧啧,你可真他妈的骚性啊。是谁的种?嗯,我知道了,是狼哥的!我操,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动作真他妈的快啊!」
  「哈哈哈」我突然狂笑起来,「刘姨,你是不是也盼着张天来死啊?日了,枉费我半天口舌。刚才你表演的可真像啊!连我都给骗过了!」
  陈玉娟看着刘颖那平坦的小腹,想到有一个小生命正在里面孕育成长,偷偷看了一眼自己的肚皮,若有所思。
  「不可能,你怀孕了怎么还能来月经呢?」
  陈玉娟突然想到一件事,怀疑的问道。
  「我这个是激经,很少见的。」
  刘颖向陈玉娟解释道,又冲我扭头,「主人,我给你舔鸡巴,插我的屁眼,什么都成,别再打我了。」
  「那咱们换个玩法吧。我从小到大,还没玩过孕妇呢。」
  刘颖躺在陈玉娟的面前,嘴巴对着陈玉娟的大腿。刘颖的身体呈现一根弓形,陈玉娟的膝盖正好对住刘颖的小腹。
  「娟姐,你的腿好白!」
  不用我吩咐,刘颖就乖巧的拿舌头舔了起来。
陈玉娟觉得大腿被舔到的部分痒痒的,忍不住将身躯扭动起来,使得她的膝盖也在刘颖的阴阜处摩擦起来。
  两个女人嘴里发出醉人的哼哼声,两条美女蛇在床上缠到了一处。
  我点着了一根红蜡烛,在陈玉娟面前晃了晃。
  「不!」
  陈玉娟看着蜡烛不停跳动的火焰,红红的蜡油正朝自己滴来,大叫起来。
  「啊!」
  发出痛苦喊叫的却是刘颖,她雪白的屁股蛋子上绽开了一朵红色的小花。刘颖被陈玉娟的膝盖摩擦的正在发骚,淫水潺潺,猛然感到屁股处一阵异样,扭头一看,发现上面出了一滴血,不禁哭喊起来。
  「不要啊,放过我吧!」
  刘颖以为是小恶棍拿针扎自己,心里发寒。话还没喊完,屁股处才感到了蜡油的热度,也看到了男孩举着点燃的蜡烛,在自己的屁股处晃动。
  「好烫!啊……」
  刘颖的心放了下来,蜡烛她也玩过,知道对人伤害不大,但她知道,如果不哭喊出声的话,蜡烛的高度可是会越来越低的。
  「操,这么高你还喊啊!」
  我观察着刘颖的表情,慢慢降低了火焰的高度。
  「……啊啊啊!」
  一阵火焰灼烧股的感觉在刘颖肥臀上猛地涌现,让她的喊声更加淫荡。
  「要烫坏了,快住手!」
  我哪里肯停,将蜡烛的倾角弄大,使得溶掉的热蜡好像雨点般落下,在本来纯净无瑕的臀丘上,添加了点点红色的梅花。刘颖本能的左右扭动身体,躲开蜡滴,看起来却像是要在紧紧的夹住陈玉娟的膝盖一般。
  「哈哈,小珍你发骚了,阿雪的那个太粗,可是插不进你的骚屄的哦!你可要小心啊,别只顾自己爽了,把肚子里的孩子给碰坏了哦。」
  「不是,啊,好疼。」
  我继续玩弄着手中的蜡烛,欣赏着刘颖两张肉丘放浪的舞蹈。
陈玉娟两眼迷离,膝盖处热乎乎、湿漉漉的,被刘颖的淫水完全打湿了。而她的肉缝,也被刘颖无意间的鼻子和下巴碰到。看着胯下干妹子淫荡的表演,听着她夸张的呻吟,荡意慢慢涌了上来。
  「娟姐,你也来吧?」
  我注意到老师眼神迷离,鼻翼微颤,心中一动,老师发情了吧?
  「嗯……」
  不经意间,陈玉娟放松了心神,却被我钻了空子。
  「啊!」
  陈玉娟的大腿上绽开了红花,距离高了一些,并不十分痛楚。
  「舒服吧?」
  我用诱惑的语调勾引着老师,「我们继续?」
  「嗯。」
  这次是肯定句。微微发痒后,皮肤并未告警,反而很是舒服。但随着蜡滴的逐渐发热,陈玉娟的声音也带上了颤音,显示着肉体所受的痛苦。
  我将蜡烛在两个女人上面来回摆动,红色的梅花依次绽放,时而在刘颖的臀部,时而在陈玉娟的大腿处。不一会儿,两个女人相应部位已经被一层薄薄的红蜡所覆盖,和周围白腻的皮肤相映成趣。
  蜡终于滴完了,两个女人的呻吟却还没有停止。我的鸡巴早就硬的不行了,我慢慢对准刘颖的菊门,将龟头上的粘液涂抹在上面。
  「不要,不要插!」
  感到菊花处被一根火热和湿滑的东西顶住,刘颖兴奋的浑身颤抖,嘴上却在拒绝。她的双手却主动的探到自己的后面,用纤纤玉指将自己的两半臀瓣掰开,方便我的进入。
  「操你妈的贱屁眼!」
  我嘴里骂着,试探着将自己的龟头对准刘颖的小屄,往里面挤了进去。毕竟是以前进过一次了,这次我的鸡巴轻车熟路的就钻进了女人的直肠。
  刘颖感到屁眼一张,便被一只热烘烘的铁棒强行分开。随即肛门处的括约肌本能的收缩起来,想将异物排泄出去。
  「小珍珍,操你妈的屁眼好紧!爽死我了!比你的骚屄可强多了!」
  「主人爽了就好!那就请主人慢慢享用颖奴的下贱屁眼吧!」
  刘颖轻摇着屁股,适应着体内的鸡巴。随着屁股的摆动,已经冷却的梅花纷纷脱落,顺着臀部的曲线滑落到地上。
  「不嘛,我也要!」
  陈玉娟欲火正旺,看到小色鬼和干妹子搞的有声有色,自觉受了冷落。她撅起自己的大屁股,朝我摇着,「主人,贱奴要你的鸡巴。」
  「你还不是我是性奴呢,怎么叫我主人!」
  「你个坏蛋,故意逗我!快来操我吧!」
  「怎么,你的小屄不疼了?」
  「不疼了,就是痒,痒的很,请主人你给贱奴我止止痒啊,主人,你放心,我的小屄比这个贱货的屁眼可强多了!」
  听到老师吃醋了,求着要我的鸡巴,我快高兴疯了。我摁住刘颖的屁股,不让它乱动,缓缓将鸡巴抽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