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6|回复: 0

重生之母调教52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9-15 10: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颖说着说着真的入戏了,声泪俱下。
  「哼,就算是真的,原因就这些吗?」
  「还有!」
  要在他人面前吐露自己的心声,尤其是灵魂中暗黑的那部分,刘颖也感到羞愧,「他把钱管的死死的,不像以前那么大方了。我没钱花,当然恨他!」
  「你丈夫还干过什么坏事?」
  「他贪污学校的公款,他和学校一个姓白的关系不一般,还好像强奸了一个女学生。」
  「还有呢?」
  「没了吧!」
  「真的吗?你再好好想想」「没了!」
  刘颖知道男孩想问些什么,还是改了口,「有。」
  「什么呢?」
  「陈明华!我不玩了!你随便惩罚我吧!」
  说完这句话,刘颖像滩泥一般软在地上。
  「哼,你不怕我砍你了吗?」
  「好姐姐,是我老公不对,害了你家成山,但那不关我事啊。你要是不解气,我随便你处置,认打认罚,都成!姐姐,我也是受害者啊,求求你高抬贵手,饶了我吧!我可以帮你们干任何事!」
  刘颖真的害怕了,只能坦白。她说话语无伦次,疯疯癫癫的。
  「好!这可是你说的,别忘了哦!」
  地上女人的哀求好像一副春药,刺激之下我的脑子快爆炸了,只想痛痛快快的射上一发。
  我站到了地上,双手一搂,将刘颖的脑袋固定住,腰部挺动,像操屄一般插着刘颖的嘴巴。一会儿功夫,刘颖就被插的直翻白眼,我也酣畅淋漓的射了出来。
  「你放心,刘颖,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只要你听从小华的安排。」
  看着刘颖被鸡巴噎的喘不过气来,拼命咳嗽,嘴角还淌着男人的精液,一副凄惨的样子。
陈玉娟觉得刘颖是既可怜又可悲,但再可怜,丈夫的仇也是要报的。
    第27章
    刘颖瘫倒在地上,嘴里含着男人腥臭的精液,嘴角下垂的银丝连到胸部,下体暗红色的月经水也尚未干结;脸上、小腹被打过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而痛经引起的下腹坠痛一直存在,整个人看起来狼狈至极。
  刘颖干哕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此刻她感到一阵的轻松,不仅仅是窒息之后重获空气的轻松,还包括了心理上的轻松。因为她知道,折磨自己多年的噩梦终于可以结束了。
  自从李成山被自己丈夫害死以后,刘颖几乎每天都睡的不踏实。她这个人,除了自私一点,贪财一些外,基本算个好人。张天来的手段让她心惊胆战,却又不敢说什么。对于陈玉娟她只有内疚和亏欠,只能躲开陈玉娟的视线。
  现在终于坦白了自己的心事,仿佛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心情也放松了。至于陈玉娟如何对待自己,无所谓,小恶棍应该还会利用自己做一些事,自己还有利用价值的。唯一可担心的,就是男孩的殴打……
  不知刘颖是有心的还是意外,她吃的避孕药失效了。当确认她怀了自己的孩子,狼哥才算是真的将刘颖放到了心里。刘颖犯事后,害怕陈明华的处罚,她也曾暗暗的挑拨过狼哥和陈明华的关系。
  「狼哥,陈明华真的是你老板啊,他岁数那么小。」
  一次云雨过后,刘颖搂着怀里的男人,幽幽的问。
  「宝贝儿,当然,别看老板年纪小,却很会办事。」
  「我觉得,狼哥你的能力也很强啊」「嗯?宝贝儿,我自己的事自己清楚。并且,我算过命的,陈少可是我命中的贵人。」
  狼哥也不笨,自然听出了刘颖话里的含义,「我只想稳稳当当的过日子,老板的后台可硬了,跟着他,这辈子就不用愁钱的事了。你可要对老板尊重些」「算命?是怎么回事呢?」
  「三年前……」
  狼哥就将他算命经历复述了一遍。他自然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半仙是我假扮的,说的不过是我早就知道的剧情,准确的算出他将有血光之灾,还将自己描述成了他的贵人,绝对不可冒犯。当事情一一验证后,狼哥对我完全是死心塌地的了。
  「哎,那个半仙真的灵验的很,可惜后来我再去找他,怎么也找不到了。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
  「狼哥,我怕老板打我。我受罚是应该的,但我怕伤了肚里的孩子……」
  听了狼哥的叙述,刘颖这才死了心,其实她也有点迷信。
  「你放心,我会替你求情的。老板对仇人手狠,对自己人却很好的……」
  狼哥想起了张天来的事,心中一动,「老板现在可是也把你当成仇人了,你要做的,就是……」
  「挑明想和你在一起的事?」
  「对!干掉张天来,咱们才能在一起。你跟老板说,你也想张天来死!」
  「你跟老板说吧,我怎么好意思说想要干掉自己老公?」
  「还是你说有效果。让我当面跟老板说,抢了他的女人,还干大了肚子,我也怕他尅我。」
  很难得的,狼哥的黑脸发红了……
  可是,现在陈明华和陈玉娟在一起,自己怎么好意思说出自己的心事?
  「骚货!赖在地上不起来了?」
  我看刘颖呆呆的躺在地上,抬了抬脚。
  「主人,对不起!别踢我了,我愿意为你们做任何事,赎我的罪。」
  刘颖用言语试探着,弑夫的想法自己最好不要主动提出,「娟姐,帮帮我好吗?」
  「小华……」
  陈玉娟不知道如何和自己昔日亲如姐妹的闺蜜交涉,向我求援。她也看出了刘颖的虚伪,但却没法吐出那些恶毒的语言。
  「好,我不踢你。刘姨,你知道今晚张天来在那里吗?」
  「不知道。吃完饭就走,现在肯定不在家,连着俩月了,每周这个时候他都不在家。」
  刘颖不禁想起张天来那狰狞的嘴脸,自己吃饭时不过是随便问了句他的去向,张天来就大怒,拿饭菜做借口将自己臭骂一通,根本不顾及静静就在眼前。
  天可怜见,这张天来也太难伺候了,很多东西都不吃,或者不爱吃或者是过敏。
  「你看看这些。」
  我将一沓照片扔到她面前,「他有了新情人了。」
  「那又怎么样呢?反正他回来也对我没啥好脸色,还不如让他去折腾别人呢。」
  靠,这个刘颖还真是隐藏的很深啊,我不得不使出绝招了。我又甩给刘颖几张纸片。
  「那你再看看这个!」
  小样,我不信你不发飙。要想干掉张天来,刘颖是避不过的一关。有了狼哥求情,我也不能把她咋的。最好是能勾起刘颖对张天来的愤恨,才好浑水摸鱼。趁着刘颖翻看纸条,我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的录音机。
  我要是知道刘颖怀了狼哥的种,就不用费这么大的事了。
  「什么!x月x号,消费一万三千七百块;x月x号,消费六万八千二百块……」
  刘颖的手仿佛抽筋了,抖个不停,面目扭曲,直接爆了粗口,「妈了个屄的,那些女人的屄难道是镶钻的?这么贵!」
  「天杀的张天来!挨千刀的!我操你个死妈!玩这些女人你他妈的就有钱了?养活我和静静都没钱了?」
  「娟姐啊,我可没法活了,张天来这个老不死的,不给我们娘俩一个子,在外边嫖女人却这么舍得!我,我回去拿刀砍死他!」
  看着账单上一个个天文数字,下面还有张天来的签名,看着熟悉的笔迹,刘颖的心都在滴血,这简直比杀了她父母都要仇大。她当然晓得这是小恶棍的挑拨手段,但还是遏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她脸上的愤怒,倒是有百分之九十真心的。
  「哦,你想和张天来拼命?哎呀,这可不大好,那样不是谋杀亲夫吗?」
  我等了一会儿,看刘颖稍微平静一些,插嘴道。
  「谋杀亲夫又怎么样?我就是想让他死!」
  刘颖还想说些什么,突然看到我手里的录音机,吓了一大跳,「你,你想怎么样?」
  「啪」的一声,我关上了录音机,「呵呵,我不过是想劝劝你罢了,劝和不劝散嘛。毕竟你和老公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了,女儿都那么大了,怎么说也有点感情吧」「……」
  刘颖心里暗暗发凉,这个小恶棍的手段好毒辣,即使今天自己没有杀夫的意思,这种情况下也只能就范了吧?
  「不过呢,过几天你老公万一出了啥事,警察局调查起来,我可是要将今天的事讲讲清楚的。我可是个遵纪守法的好人哦。」
  「你,你陷害我!」
  刘颖一脸的凶相。
  「啪」的又是一声,这是我扇了刘颖另一边的脸蛋,「陷害你又咋的?我告诉你,我这会儿心情好,想做好事啊。你不是想干掉张天来吗,我可要帮你哦。不过你可别想玩什么花样,否则倒霉的肯定是你!」
  「唔……」
  刘颖呜咽了几声,感到戏演的差不多了,就顺水推舟,「好主人,我感谢你,肯帮我的忙。需要我做什么,我肯定会全力配合的。玉娟姐,你也帮我说说话啊,别,可别让我做替罪羊……」
  看着女人终于屈服,苦苦哀求的样子,我终于松了口,心里的石头也落了下来,「明白了就好。起来吧,今晚好好伺候伺候我……我爽了一切都好说!」
  「小华,刘颖的那个来了,身子脏。」
  陈玉娟以为我没看到刘颖的异常,提醒道。
  「还是娟姐心好啊。不过,你做小姐的时候,难道没学过,女人身上有三个洞可以供男人玩的吗?」
  「啊?娟姐当过小姐?」
  刘颖被这种连续不断的信息冲击的有点发晕,「真的吗,娟姐?」
  「……你听这个小色鬼胡说」陈玉娟面红耳赤,却没法否认。看着老师在昔日的闺蜜面前强装的镇定,我突然想让她狠吃一下醋,让她自己撅着屁股让我操,为了一根鸡巴和自己的闺蜜翻脸。
  「胡说?阿雪姐姐,你的老屄可真值钱呢?赚了我多少钱了呢?你算过吗?」
  我的言语逐渐恶毒起来。
  「阿雪?」
  刘颖有点迷糊了。
  「你流氓!」
  虽然知道男孩这是调情呢,但这种靠侮辱别人换取自己快乐的方法陈玉娟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好好,我错了。对了,刘姨,你想不想和你娟姐一样,尝尝当小姐的滋味啊?」
  「小华!」
  陈玉娟有点生气了,眼泪开始在眼眶打转。
  「别,我没事的,娟姐,只要主人高兴,咋弄我都乐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