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5|回复: 0

重生之母调教48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求求你操我!我的骚屄都痒透了,快来操我吧!你个坏家伙!」
  「来了,这就给你!」
  我翻身上了床,将硬挺的鸡巴对准了老师的肉屄,「姐姐,睁开眼,好好看我怎么爱你的!」
  听到小情郎的要求,老师勉强将眼睛睁开,低头看去。只见硕大狰狞的龟头正在自己湿透的小屄口出晃动,不禁将屁股动了动,拿阴唇去摩擦龟头。
  我也忍的差不多了,看到老师放浪的样子,淫笑一声,「好姐姐,我可进来了!」
  腰身一挺,鸡巴如同蛇儿一般钻进了老师的蜜屄。
  「好涨!」
  陈玉娟感到小屄壁被小情郎龟头上的棱肉刮的生疼,炙热的鸡巴摩擦着肉腔,直插到了自己的子宫,舒爽的呻吟起来。
  自己的那里怎么这么的敏感?今天晚上陈玉娟感觉到身体的异样。仿佛是吃了春药般的亢奋,下体搔痒的不行。此刻终于被小情郎的鸡巴给插进来了,陈玉娟感到整个身体都在战栗,每个细胞都在欢呼,迎接着男人的爱抚。
  「重点,嗯,好哥哥,好孩子,再快些啊!姐姐好爽」陈玉娟的手紧紧抓住我的后背,小屄里面一阵阵的蠕动,仿佛要将我的鸡巴生生吞吃了一般。
  「骚姐姐,烂逼妈,你的小屄要吃人了!我的鸡巴要化了啊!好爽!我操,我操你妈的烂逼!我操死你!」
  嘴里的话没经过大脑,怎么淫荡怎么来,骂的陈玉娟更加兴奋,双腿夹的更紧。
  「大鸡巴儿子!竟敢操你妈的烂逼!还插的这么深!哎呦,哎呦,真是个孝顺的好儿子!我不行了……啊」陈玉娟敏感的身体不经操弄,没几分钟竟然就高潮了。
  「妈,儿子的鸡巴操的你爽吧!我的鸡巴还是硬的,可还没爽呢。」
  「坏家伙还这么硬!咱们再来!」
  陈玉娟浑身开始冒热气了,紧紧的抱住我的身子。
  我的精力却是旺盛的很,抱住老师的屁股狠狠的插了起来,搞得老师叫声不断,连续高潮了好几次。
  「不行了!好孩子,饶了姐姐吧!」
  陈玉娟感到全身瘫软,连小拇指头动弹的力气都没了,小屄的肌肉仿佛被火烧过一般作痛,低头看去,阴唇似乎肿了起来。可身上的男孩还没有泄过一次身子呢,只能低头告饶。
  老师全身的衣服已经被我扒了个精光,雪白的身子仿佛都被染成了粉红色,眼里春情荡漾,肌肤嫩的能捏出水来。下体也是一片水泽,我的阳液和老师的阴液汇聚在一起,黑黑的鸡巴和粉红的阴唇贴在一起,分为的诱人。
  我的下巴顶住老师的乳峰,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暂时停止了腰部的动作。
  我的鸡巴还硬邦邦的留在老师的体内,琢磨着怎么逗弄这个被我征服的女人。
  陈玉娟却以为我生气了,怎么呆着脸呢?
  「好弟弟,生气了?姐姐的身子真是不行了。」
  「那我这个可怎么办呢?你看看」我将鸡巴轻轻的动了下,搞得老师一阵喘息。
  「别动,可要了我的命了。要不,我给你含含?」
  「算了吧,好姐姐,看你全身都是汗,先歇歇。咱俩说说话」「好弟弟,还是你怜惜姐姐。」
  「小华,毕竟是年轻啊,身体真棒!」
  陈玉娟用手轻轻抚摸着我腰部的紧绷绷的肌肉,被我充满阳刚之气的体现所吸引。
  「姐姐老了,配不上你啊。」
  陈玉娟突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是残花败柳了,还没怎么着呢都承受不住了,不禁有些沮丧。
  「姐姐,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漂亮的!」
  觉察到老师的失落,我急忙奉承。
  「小华,再过十年,姐可就快五十了,年老色衰,而你却正是二十六七岁,你还能喜欢我吗?」
  「……」
  我沉默了一会儿,「姐,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呢?」
  「首先,姐姐你即使到了五十,肯定也是很漂亮的;即便丑了些,我可是把你当妈看待的,只要你愿意,还是会好好孝顺你的……用这个宝贝」陈玉娟感到小情郎的鸡巴又轻轻动了一下,不堪伐鞑的小屄跟着颤抖起来。
  「别来了……小坏蛋,那有这样孝顺你妈的!」
  「姐姐,我说真的啊。我现在啊,感觉你既像我的情人,又像我的妈妈;既想占有你,不想让你伤心。我也不知道对你的爱情多一些,还是亲情多一些?你放心,不管我有多少个女人,我这个宝贝肯定会先照顾你的」虽然没听到男人的甜言蜜语,陈玉娟却深切感受到男人的真挚,还能强求些什么呢?想到小情郎对自己是亦妻亦母的感情,羞臊过后,心里也是一阵甜蜜。自己的岁数在那搁着呢,哪能独占着自己儿子辈的一个男孩?
  「我呸!你还敢有多少个女人呢!我警告你啊,如果你敢让梅梅伤心,我不活吃了你!」
  「嘿嘿,那哪能呢?」
  我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将梅梅也将成为我的性奴隶的事告诉娟姐呢?还是等等再说?
  「哎呦,你的头!」
  陈玉娟的手突然离开了我的脑袋,上面红红的,显然是血。刚刚不知是谁碰到我的脑袋上的伤口。
  「没事了。」
  陈玉娟仔细的检查我的伤口,发现血已经止住了,才放心了。
  心里突然想到,梅梅和自己都在男孩身上留下了伤疤。今天妹妹下手可是不轻,在小情郎的脑袋上估计也会留下了一道伤疤,难道……
  「姐,我还没过瘾呢,要不让你妹子进来替替你呢?」
  「不行!」
  陈玉娟听到妹子两个字,全身一震,脸上刚刚平息的晕红又升了上来,「不许你欺负她!」
  「哦?你看看,她可是在门口站了半天了,可怜兮兮的,等着挨操呢!」
  我的鸡巴却被小屄壁夹的阵阵酥麻,暗笑老师的口是心非。
  陈玉娟身子一僵,缓缓扭动脑袋朝门口望去,果然,门口俏生生的站了一个女人,一手捧胸,一手探于胯下,一个标准的女性自慰姿势。
    第25章
  对于张天来夫妇来说,陈明华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们两个的心情可谓是冰火两重天。张天来是先苦后甜,而刘颖则是先甜后苦。
  先来说说张天来。自从陈明华请假后,聂倩那个小贱人也跟着消失了。张天来也不敢追着问。是不是自己跑官的事出了什么意外,陈明华躲出去了?
  等他见到刘颖穿的贞洁带,更是火冒三丈。却也不敢发火,更不敢在刘颖身上撒气,只能是把白洁和朱玲玲两个女人搞的叫苦连天。
  这天,张天来正在办公室里面生闷气,突然门开了。
  「谁怎么没礼貌?」
  张天来的气腾一下上来了,刚想开口,话到嘴边被吓的咽了回去。
  「你好,请问是张天来同志吗?」
  和他说话的是一位英武漂亮的女警官,乌黑的头发随意的挽在脑海,一身合体的黑色警服,身姿挺拔。
  「是是,我就是。」
  自己犯事了吗?张天来想到自己干的缺德事,整个精神都绷紧了。
  「我是公安局刑侦科的白燕妮,这是我的同事李丽霞。这是我的警官证。」
  「坐坐,我给二位倒茶。」
  张天来的腿都开始哆嗦了,黑皮狗上门肯定没好事!
  「不用客气了。张天来同志,我们这次来,是想了解一下你们学校里面的一些情况。」
  白燕妮大刺刺的坐下,翘着二郎腿,黑色的丝袜顶端,白色的蕾丝内裤若隐若现。她的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随便的翻阅着上面的内容。
  「你们想了解什么情况呢?」
  张天来的声音开始颤抖。
  「嗯,有人反映啊,贵校有些老师借着职位之便侵犯女老师,更严重的是,有部分女学生也涉及其中。这些,你都了解吗?」
  「啊?我,我不知道啊……」
  「张天来同志,希望你能实事求是,不要怕得罪人。我们既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是,是,这个我知道的,让我想想」张天来装作冥思苦想了一会儿,还是摇头。
  「张天来同志,我们既然来了,就说明是掌握了一些情况的。你是贵校的副校长,能不知道这些情况吗?还是想和光同尘,包庇某些人?」
  「这个,冤枉啊,白警官,我真的不知道!」
  张天来的额头有些见汗了。
  「呵呵,要不我给你点提示吧?贵校有个学生叫朱玲玲,你认识吗?」
  「啊!我不认识!不,不,我认识。不不不,我只是从学生名册上知道这个名字的,没打过交道啊。」
  幸亏宽大的老板桌挡住了两位警官的视线,要不她们肯定会惊讶的发现张天来的裤子和椅子湿了。
  看着张天来语无伦次的样子,白燕妮和李丽霞对视一眼,在本子上记录了什么。
  张天来看在眼里,更是害怕。正好教务主任周运庆请示工作,两位警官站了起来,彬彬有礼和张天来道别。
  「张天来同志,不耽误你工作了。这是我的名片,想起什么来了给我打电话。你不用送了。」
  白燕妮意味深长的盯着张天来,说出了最后一句话,「记住,我们还会来的!」
  周运庆走后,张天来瘫倒在桌子上。他虽然狡诈,但和国家机器打交道,他可是没有一点经验。他喘息了半天,然后抱着电话打了起来。
  电话打了一圈,却是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更别说给予帮助了。最后,他咬咬牙,给那个小混蛋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对方静静的听着,最后嗯了一声,直接把电话挂了。
  「操你妈的!老子的女儿和老婆都给你玩了,关键时候就这样对我?」
  中午张天来喝的酩酊大醉,昏昏沉沉的睡到了第二天上午。
  一进办公室,张天来刚刚清醒的脑袋嗡的一下又大了起来。只见昨天的那个白燕妮警官,已经坐在沙发上等他了。
  「你来了。」
  张天来的腿肚子转筋了,走路的姿势都有些怪异。
  「哎呦,张哥,你可来了。」
  和昨天的严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白燕妮今天的态度是和颜悦色,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
  白燕妮笑着贴过身来,搀着了张天来的胳膊,「张哥你怎么了,是不是酒喝多了。」
  女警官软乎乎的胸脯顶住张天来的胳膊,让他感到一阵疑惑,今个是怎么了?
  「张哥,昨天啊,对不住您了。我不知道你是陈少的朋友,您呢,也不早说,害的小妹出丑。今天我是向你赔礼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