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42|回复: 0

女装子堕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女装子堕落

(1)我有个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每到放学时间,我就会溜到百货公司的男厕,换下丑丑的学校制服、穿上自己偷偷带着的衣服。

今天是荷叶边薄衬衫搭亚麻色开襟衫、休闲短裤再加上纯白高筒袜。我也喜欢连身裙和小洋装搭漂亮的女用鞋,不过那些是放在假日穿的,平常这身搭配比较方便活动,万一遇上熟面孔也方便拔腿就跑。

毕竟就算这张脸蛋再怎么中性、身材再怎么娇小,对於周遭人们来说都是百分之百的男生。如果被熟人发现我有扮女装的癖好就惨了。

换完衣服,我把藏在书包内压得扁平的假发取出来整理一番,这顶浅栗子色的加厚卷发比全身行头还贵,相对的也不像几百块的便宜货太容易被看穿。发网一套、假发一戴,小镜子里的我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不过这还不够。要想更接近女生,就得在脸上动点工夫。於是来到最后一个步骤:化妆。

把书包平放在大腿上,瓶瓶罐罐小用具一个个摆在上头,小镜子立於卫生纸卷筒盖的上方,我就这么在厕所隔间里化起妆。底妆、眼线到假睫毛已经很得心应手了,而因为打扮的关系,我的眉毛修得很细,修饰起来也不怎么费时;如果是在家里还会处理鼻影的部分或再做点小变化,在外面做个大致就好了。最后是唇膏,在我存够钱买专柜前只能先将就平价品,但说实话日韩系买平价的也不赖就是了,我喜欢的是水润感十足的桃红色和彷彿加了牛奶的丰润橘色,今天挑的是桃红。

一切就绪,再喷个香水──噹噹!美少女高中生完成啰!开玩笑的啦……哈哈。

换装完毕,或许有点自卖自夸,但是我很满意镜中的自己,因为看上去简直就像班上受欢迎的女生那样漂亮。事实上逛街时确实也没有人发现我是男孩子。

现在只要等外头的人离开、抓紧时机走出去就可以尽情逛街了。

每次溜出男厕时心头总有股紧张刺激的微痒感,好担心被人撞见,也有点失望没有被人发现。不管如何我总是能顺利走出男厕,若无其事地以小女生姿态到街上闲晃。

穿着制服的高中生、上班族的大叔、髒兮兮的老乞丐、不正经的金毛男……

各式各样的男生都在人群中注意我,这可是男生打扮时根本不会浮现的魅力呢!

被大家的眼睛注视着……很舒服,非常地舒服。

一旦在逛衣服或搭公车时被人长时间观察、打量,更有一股愉悦的充盈感遍佈全身,将之转化成实际的生理反应。

我会……忍不住勃起的。

就像现在。

离放学时间已经过了快一小时,市区公车照样人满为患,而坐在我隔壁的男生和他座位旁那几个看似同学的男生,从上车起就不断注意这边。眼角余光捕捉到那些人的视线之时,心跳明显加速了,噗通噗通地似乎在将红晕打上我的双颊。

他们在看哪儿呢?大腿,还是上半身?虽然有用除毛膏把双腿清得乾乾净净,果然还是该扑点粉看起来才够白皙吧?上半身也是,胸口整个是平的会不会被看出来是男生?可是我的妆怎么看都是女生才对,顶多被当成贫乳系吧?越想越複杂,心跳也越快,那些男生的目光更是让我愉快到不可自拔……啊,得用书包压好大腿,不然被看到那儿有东西在动就糟了呢……嘻嘻。

我始终保持微笑或轻松的表情看着窗外、偶尔低头滑一下手机,但不能假装三八对着手机惊呼,我担心声音会破功。也因为这样,我不敢主动跟好像对我有意思的男生攀谈,当他们跑来搭讪时通常也会因为我话很少而以为我在趾高气昂,这样有点讨厌。毕竟特地化妆穿得漂漂亮亮就是要给人看嘛,不能跟别人聊天就有股少了点什么的感觉……

可惜归可惜,那群令我有点小鹿乱撞的男生仍然无缘走掉了。我在后两站下车,时间也不早了,打算在这边的公园晃晃就换个衣服回家。

这边有溜滑板场、篮球场、凉亭区和运动步道,除了步道常常有情侣外,其他几个地方几乎都是男生居多,而且类型鲜明。我一边走一边思考该怎么行动才能吸引注意又不会太假惺惺,还没得出结论,就有个男生主动向我搭讪了。

「唷!小美女,在等朋友吗?」

这个人……烫得很没品味的金发、没品味的银饰、没品味的耳环与鼻环,皮肤晒得黑,五官又很小,穿着也很俗气毫无格调,而且浑身菸味不知道在嚼什么东西……讲话没水准又很大声,真是最糟糕的类型了。

「喂喂!一脸嫌弃人的样子喔!」

糟糕,不小心当他的面皱眉。要是一开始就没做出任何反应还比较好,现在这样不开口反而会被当做挑衅吧。真讨厌,我为什么要跟这种小流氓说话啊。算了就表明我没兴趣然后赶快走人吧……

就在我扭扭捏捏地准备开口时,他擅自靠了过来还很没礼貌地搂住我肩膀。

「不要这么警戒人家嘛!喂,我是看你可爱才想邀你唱歌耶!」

鸡皮疙瘩瞬间冲上心头,我吓得低声叫了一下赶紧挣脱──可是他的力气比我大许多,硬是用他充满菸臭味的身体搂紧了我。

「放、放手……!」

发现无法顺利逃脱时我下意识地说道,过了一下才惊觉忘了用假音说话。不过那个混混似乎不在意,他搂着我的肩还把鼻子凑到头发上,继续用他噁心的声音死缠不放:

「你好香喔!喂,你还在念书吧?读哪的?叫什么?」

好烦喔!超烦的这人……我有点想大叫了,这里一喊溜滑板的人和凉亭的老人家都能听到,他就不敢作怪了。可是……

「喂,别不说话啦,害羞?你在害羞吗?好──可爱!」

可是他……

「这么小只又可爱的女生已经很少见了我跟你说!你在学校是不是班花啊?

很会读书吗?「

他对我表现得那么积极,让我有一种……

「说嘛,说嘛!别害羞啊,这里不会有人听到啦!喂,告诉我啦!」

……满足感。

非常强烈的满足感。

浓厚的充盈感充斥着全身,使我一边抗拒这个不入流的混混,一边却又悄悄地享受他对我产生的渴望。

我的魅力得到了如此强烈的回应,这股刺激感超越了路上大叔的视线和车上那群学生的目光,使充盈感化为阵阵带有热度的搔痒,令我全身上下都敏感了起来……被他搂住的肩膀亦然。

我低着头,双眼按捺住欣喜盯着步道上的红砖打转,一次一小步不晓得被带往哪儿去……当我准备好用假音开口时,声音并没有大到像求救的人,而是小小声地宛如在回应身旁的某人。

「蓝……语容。」

「你的名字吗?不错听喔!」

我没有骗他,我的名字真的是这组发音,只是字不一样而已。

「那是下雨的雨还是羽毛的羽啊?」

「呃,语言的语……」

「喔!不错不错,可是我讨厌语言,就叫你小蓝吧!嗯,念起来很顺,而且光听名字就很可爱!」

啊……讨厌,怎么只要被人说可爱就脸红还有点高兴呢?就算是这种讨厌的类型,说起奉承话还是很动听的。

「小蓝啊小蓝,等下陪我去唱歌好不好?」

唱歌?这个当然不行,一定会破功的。而且我也该回家了。

「那个,我要回家了,下次再……」

「啥?骗──鬼喔!」

「咦?」

「你刚刚都嘛在闲晃,哪可能一碰到我就要回家!你是不是讨厌我啊?」

是讨厌没错,不过要回家也是真的。考虑到他的性格应该很冲,我试着委婉地解释:

「没有,我要回家帮忙准备晚餐,所以……」

「骗鬼!小蓝你这样很不够意思喔!」

「是真的啦,我还要转两班车,时间会不够……」

「不管,你这骗鬼!一起唱歌啦,我载你回家也行啊!你就陪我嘛,好不好?」

好烦喔……烦归烦,却也令我心里十分雀跃,因为他对我的渴望竟然强烈到等不下去!这代表我对他真的很有吸引力吧!啊……只要这么想,就有股想继续逗着他玩的冲动呢!况且听他巴结我真的好愉快……哪怕是再露骨、再可笑的话,只要是称讚我,每一句都很能滋润我那一度对他展现出乾枯冷漠的花圃。

「小蓝,拜託嘛!你几点要到家,我一定把你载到!你就陪我去唱个歌、放松一下啦!」

啊啊……再多说一些话,再继续拜託我!

「小──蓝!我跟你保证,真的不会迟到!这样放心了吧?吼,不要一直头低低的考虑啦,时间都被你想光了!」

还要……还要!

「小蓝小蓝小蓝,怎么样?喂,你好像在笑喔?喔,脸好红喔你!哈哈!」

讨厌……继续叫我小蓝呀,继续拜託我陪你呀!这样我的脸就会越来越红…

…心情也会变得很愉快……说不定就会答应你喔!

「你反应真的好可爱喔!两边脸都红了你看。怎样,是不是想跟我去了?嗯?说呀?」

才不想呢……不过答应吧?不要,我又不喜欢这型,混混耶……可是他比别人还积极、还能让我愉快,所以答应吧?不可以不可以,他一定是路上随便把妹的轻浮男啦……呜,既然这样,我也抱着玩玩的心态就可以了吧?反正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跟男生深入交往啊……对,我只是想要吸引别人目光、让大家欣赏这身漂亮的外表,本来就不是为了男生特地打扮的嘛……所以……答应……也没差啰?

脑子从一片混乱中迅速整理出结论,我赤红着脸看向他,和他四目相交随即又别开视线看地板。

「那个……唱歌……」

「喔喔!唱歌怎样?小蓝要陪我去吗?我们快一点还可以多唱几首喔!」

「嗯……可是,六点前……」

「六点是吧,没问题!哈哈!太幸运了,有小蓝陪唱真是超幸运的啦!喔耶──!」

「哈、哈哈……」

做出答覆后我的脑袋又陷入新的混乱,既不安又期待地自个儿争论起来。

有点恍神、却会因为讚美而敏感起来的我,就这样跟着他离开公园到机车停放处。一路上他继续搂着初次见面的我,嘴巴讲个不停,每两句就有一句听得我浑身酥麻且有点兴奋。

第一次被男生载的感觉根本没办法好好体验,因为脑袋还在喋喋不休。干嘛答应这种混混的邀约啊?真是的。我该侧坐吗?跨坐好了。他好臭,不想贴近他可是又没扶手。贴他手也不晓得该放哪儿……才这么想,他就抓我的手抱住他的腰了,有够大男人,真讨厌。他身上的菸味真的好臭,不喜欢,但是鼻子好像慢慢习惯了,身体也……

「出发啰,小蓝!」

似乎没那么排斥这个轻浮的混混了。

「唱歌去──!」

好奇怪,路上他话比较少,我感受到的兴奋却没有随之减少,反而有提升的趋势,为什么啊?总觉得这样子抱一个人还是第一次……是因为这关系吗?明明会因此沾染他身上的臭味,不知怎地连这件事情都让我产生兴奋……必须看看风景、想想烦人的事,不然会勃起得太厉害呢……

讨厌,对男人产生反应什么的……好变态。

「到啰!小蓝下车,等会把你介绍给我朋友!」

「嗯……好。」

戴了几分钟的安全帽幸好假发没歪,我小心翼翼地取下并递还给他,转身看向店面紧贴的老百货公司。髒髒旧旧的,小时候似乎有来过,但这一带环境很髒乱还有黄昏市场,鱼腥味都飘到这儿来了。

「唷!走吧走吧!」

啊,又来了,他又搂了我的肩膀……算了反正也挣脱不了,就给他搂吧。

进到带有香水味和菸味的大厅,我们没有在柜台停留,他直接带我上二楼的某间包厢,还没开门就听得到里面传出轰轰隆隆的音乐声。他对我笑了笑,拥紧我推开门,在吵闹的音乐冲击下不甘示弱地大声吆喝:

「喂喂喂!我来啦!看看这是什么啊!」

比他身上要浓臭百倍的菸味犹似冷雾般从黑漆漆的房间往外窜出,与此同时又夹杂着店里特有的低俗香水味,我头都快晕了,根本无法抬头挺胸摆出笑脸。

他却很习惯这种味道似的,搂着我进了包厢又在某个男生的歌声环绕下叫嚣般大喊:

「介绍一下、介绍一下啦!喂!这位是小蓝,清纯学生妹喔!」

什么清纯学生妹啊!感觉怪色情的……他的三个朋友还不识相地跟着凑热闹向我吹哨,真受不了!

「小蓝妹妹欢迎喔!等这么久终於有女生陪唱,阿良狩猎功力退步了喔!」

「干!你们都在这边吹冷气还敢嫌!小蓝我们不要理那些粗人,过来这边。」

「呃……嗯,好……」

什么狩猎?女孩子吗?为什么要说是狩猎呢?我开始有点不安了。但是他…

…阿良?好像是叫这名字吧……阿良他搂着我的那只手很有力,彷彿在告诉我他会保护我,遏止了不安的扩大。

我们坐在点歌机旁边,他那些朋友好像都在注意我,真是害臊……他自己坐在点歌机那侧,让我坐他身边。东西刚放好,一个很高大的光头男就凑到我旁边,吓得我贴向阿良。

「小蓝妹妹,你还是学生喔?那个书包好像是公立学校喔?」

我有点怕他,谁叫他突然靠这么近,好不舒服喔。阿良看我没有回答就代替我说:

「啊就交流道附近那间啦!素质不错喔,第一次就找到这么可爱的妹妹!」

「是不错啦,不过阿达他马子那间也很好啊,不是说要找那间的?」

「干你很啰唆耶!那些随便的女人满地都是,这种乖宝宝才是抢手货懂不懂啊?对吧,小蓝!」

「咦?嗯,对啊……」

其实我根本不该应声的,只是脑袋因为他们的对话陷入混乱,突然被问到才下意识做出答覆,而且还因为注意力都放在发假音上,导致我连想都没想就说出口了。

「哎唷!自以为抢手唷!小蓝妹妹你在学校很受欢迎喔?」

果然马上就被光头男嘲弄了。

我头低低的摇了摇,在学校里我比较像是班上的边缘人那一群,因为长得很中性又不太会运动,都不受男女生欢迎。不过阿良和光头男误以为我在害羞,用他们的大嗓音动摇着我。

「跟你说啦!小蓝是班花啦!又会念书又会对付男人喔!」

「喔喔!看不出来唷!那小蓝妹妹应该很多男朋友?」

「干,就跟你说她是乖宝宝,不像阿达他女人那个破麻啦!」

「欸干我不说话你们当我哑吧喔!妈的阿良你上个马子才是破麻啦!」

「干你娘老子都没计较你睡我马子,现在你还反过来咬我一口?」

「好了啦好了啦!是怎样,两个都闭嘴啦!想吓跑小蓝妹妹喔?」

光头男这下变成和事佬,中断的歌声只剩下伴奏继续跑,那个叫阿达的男生没好气地丢了麦克风吃起东西,阿良也不理他,转过来好声安抚我。

我只有对他们乾笑……听到他们谈及男女关系时就让我产生了剥离感,彷彿我不应该在这里,我们的世界与观念差太多了。

不过这些差距似乎只要阿良哄一下就缩短,再哄一下、两下、三下……就烟消云散了。

我在他滔滔不绝的奉承与呼唤下重新寻回实感,脸也比较能抬起来给他们看。

「好啦唱歌喔!阿良你先带妹妹。阿达也别气了,你马子很讚啦!啊我跟明哥去装点喝的,小蓝妹妹喝啥?」

「汽水……?」

「收到!」

光头男打趣地做了个敬礼动作,大概是想逗笑我吧,我就顺着他的意笑了下。这时阿良也笑着对动身的两人喊道:

「明哥帮我看好阿强喔!他要是敢把懒趴泡在小蓝的饮料里就揍到他妈认不出来!」

「对啊!干勒!上次害我带的妹喝到你的懒趴水,你他妈的知不知道我那时还跟她喇舌啊!」

「哈哈哈!阿达真他妈衰!我会看着办啦。阿强听到没?」

「干你们真的很机掰,多久以前的事硬要拿出来讲,不要害小蓝对我形象破灭啦!」

「干你娘形象个屌啦!快滚啦!」

啊哈哈……现在是什么情形……泡饮料?懒趴?这真的有够噁……那个叫阿强的光头男噁爆了!就算他和另一个明哥离开包厢还是让我觉得噁!

现在里头只剩我、阿良还有阿达,新歌旋律开始跑了,吵死人的电音曲。看起来大概和我年纪差不多的阿达拿起麦克风,压低了声音配合节奏开始唱。在我犹豫该不该拿起点歌簿的时候,阿良把某个东西送到我嘴边。

「小蓝,试试看!」

是一支点燃的香菸,味道却奇臭无比,不像平常路上闻到的菸味。我摇摇头拒绝他。

「我不抽菸的,你自己抽吧。」

阿良没有退让,坚持要我叼着,开始用他那套哄我吸。

「这跟外面卖的不同喔!吸一口就好,一口就好!」

「不要啦……」

「别这么不赏脸嘛,很不识趣喔!出来玩就是要嗨啊,放开点嘛!」

「抽菸会有味道,回家会挨骂的……」

「骑车吹吹风就散了啦!小蓝,来啦!保证感觉很不一样!你吸一口就知道!」

实在卢不过他,我只好叼住那根菸,打算只吸一口应付了事,结果马上就呛到了。

阿良嘻皮笑脸地看着我咳嗽,过了一会儿才拿杯水给我。我接过玻璃杯将里头的东西喝进肚里的时候,光头男他们才端着饮料回来。呃,那我手中的又是什么呢……?

好烫……又呛又辣……奇怪,我喝了什么……是酒吗?

「来来,再一口再一口!」

阿良作势要我把这杯像酒的东西全喝光,我不太能接受那味道,硬是推开了。他又不死心地把我刚抽一口的香菸递上来,说我不喝光就要抽光,要我二选一。香菸是很臭,可至少不会让喉咙烧烧烫烫地不舒服,两害取其轻的我只好顺他的意继续吸那支菸。

很快的我身体就热了起来,比在路上被人注视还热,比被阿良积极地搭讪还热,甚至比……自慰时的身体还热……

乱糟糟的脑袋也开始变得凡事都迎刃而解,好像再也没有烦恼似地轻快了起来……

阿良再度把刚才那杯酒送上来,这回我看待酒精的眼光没那么严厉了,给他怂恿几句就咕噜咕噜地吞下肚。

热气与热气混合在一起於体内翻搅与沸腾,愉快和刺激遍佈到每吋肌肤上,使得阿良的触摸让我兴奋不已。

那支菸抽到底,我整个人也像被施了魔法般小鸟依人地偎着阿良,静静看着他为我点新的菸,边用他的声音哄着我抽、边温柔地抚摸我的手臂。

嘶──呼……

(2)嘈杂的电音舞曲化为五颜六色的天空,一幕幕伴随我心翱翔。可是每飞一段距离,沉重的身体就会发出恼人的乾渴信号,迫使我从花花绿绿的世界回归既冷又阴暗的包厢。我从阿良大腿上力不从心地几度试着起身都失败,最后在他的笑声下总算摇摇晃晃地坐了起来。

「水……我要喝水……」

我口好渴,喝过酒渴得特别厉害,还一直流汗。包厢内有一种浓浓的烧塑胶味,闻了又头晕,阿良替我倒的水只喝一半就无力地靠向他肩膀了。喉咙重获滋润后,四周再度变成稀奇古怪的轻重力世界──但我还没飞起,就给阿良弄得无法专心。他正让我慢慢侧躺下来,使我趴睡在他大腿上,还用麦克风戳我脸。

「小蓝、小蓝,你点的歌来啰。」

歌?我又没点歌……

「来,嘴巴张开,乖喔!」

嗯嗯,我很乖唷,要喂我吃东西吗?嗯……嗯呜、呜呼……硬硬热热的、好大的东西……这东西害我呼吸只能用鼻子闻室内的臭味,我想吐掉了,可是阿良压着我的头不让我吐,另一只手还跑去摸我胸口。

「小蓝的胸部有够平的,根本是洗衣板嘛!喔?没穿内衣?我好像摸到你的奶头啰!」

又不是女生怎么会穿内衣呢……嘻嘻。好痒喔……啊……啊啊……别这样抠那个地方……阿良好坏。

「啧啧,摸起来没什么手感……阿强要换手吗?」

「好啊!不过你要让她上半身也过来,不然免谈。」

「知道啦!等等喔,再让她习惯一下。」

他们在说什么啊?为什么要换手呢?我不想被别人摸啊……我要跟阿良抗议。可是他仍压紧我的头,嘴里含着的东西似乎还在抖动,弄得我心神不宁,舌头随便动都会撞到那玩意儿。

「对、对……小蓝渐渐掌握诀窍了喔!现在用嘴巴吸一下。」

诀窍又是指什么啊?我不懂,但我照他说的做了。我对嘴里的大东西吸了一下、一下、再一下……阿良就用他独特的粗俗用语称讚我。他的花言巧语听得我好开心,再配合被他捏住并加以搓揉的奶头所回传的刺激感,使我整个人就算不用飞也够愉快了。

「啾……啾嗯……滋噜、啾噜、啾噜……」

阿良一步一步教导我该怎么应付嘴里的大东西,用吸的、用舔的、又吸又舔……每当我做到让他很满意时,他就会边哄边抠我乳头,把我胸口抠得充斥着整片痒痒的热度,再抚摸腹部到胸口解我的痒。

这样很舒服,我很喜欢,所以我更努力吸舔嘴里的东西,只想要阿良多摸我一些。

就在我们渐入佳境的时候,光头男来碍事了。

「喂好了没啊!不是要换手?我等到有够痒的!」

「靠北吵死了,小蓝吸得正顺口啊!我先教好她,你才有得爽嘛是不是?」

「直接来啦!喂!小蓝妹妹,不用怕,不小心咬到也没事的!强哥不像阿良那操俗辣怕被咬断,你过来!」

「干!讲真的你先别烦,就快好了,耐心!耐心喔!」

「去你妈的耐心……」

其实他们的对话已经左耳进右耳出了,我发觉我才不需要听得那么清楚,因为阿良总是会带我的。而且他好像还会魔法,感觉能看穿我的心、知悉我的状况,因为当我们俩以外的缤纷背景开始无趣地淡化时,他就会让我重新嗨起来──用那支烧起来很难闻的香菸。

我慵懒地趴在阿良大腿上吸着他放在我嘴边的菸,奶头和胸口仍反覆传来舒爽感。但是那感觉越来越尖锐,我恍惚了好一会儿才察觉那是阿良连续抠了好久导致的发麻与疼痛,而当我察觉时已经很痛、痛到我忍不住出声挣扎了。

「阿良!好痛!好痛啊!」

「哈哈!你们看,小蓝反抗的样子超可爱的!」

「我说好痛!噫!不要弄了啦!」

「再来再来!再激烈一点啊!」

「不要啦!不要了……呜……呜啊……」

早已痛到承受不住才会这样乱动挣扎的,为什么他就是不懂呢……非得要把我弄哭。

我生气了。

就算他事后才发觉玩过头而赶紧抚摸我也没用了。

我……

「小蓝对不起,亲一个!原谅我喔!」

我还在生气……明明还在生气!可是他却吻了我……不可思议就像变魔法一样,阿良温热带有菸臭味的嘴唇迅速为我失衡的情绪寻到了出口,并唤醒我对於初吻的认知与激情。

我一直以为接吻的感觉会很柔软,阿良的唇压上来却很硬梆梆。他嘴巴的味道一点也不讨喜,但也不是无法接受。触感算是柔和吧……只是很湿,非常湿,他的口水都流进我嘴内了。还有舌头……阿良的舌头在我唇上绕了一圈,就钻进来舔我的舌……这让我舒服到浑然忘我,手中的菸就这样掉下去,把搁在地上的书包背带烧出一个小洞。

这个吻持续了应该有快一分钟,阿良才在他朋友们一片吆喝声中放开我,而我还嫌太短暂了。

我看着他,眼神应该充满了欲求不满的火光吧,看得阿良马上猜知我心事,於是两人的嘴再度相叠。这次体感依然过得很快,可我彻底把握了我们俩深吻的时机,我勃起了,非常舒服地勃起了。或许先前就有勃起,不过这次边吻边扯旗让我格外兴奋。

然后阿良做了个让我瞬间冻结的动作。

他边吻边摸我的胸,逗得我心花怒放,接着却往下探进短裤内……隔着内裤,碰到了我的鸡鸡。

惨了。

被发现了。

阿良会知道我是骗他的……!

不,我不是骗他……我只是没有说出来……因为说出来他就不会这样对待我了嘛!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啦!

我……!

「喔喔!小蓝你这色女孩,阴蒂超──大的啊!」

「咦……?」

「少装清纯啦!你一定常常在自慰对吧!色女人的阴蒂才会这么大啊!哈哈哈!」

不……我的疑惑不是因为他那句听似误会的话,而是……

「色小蓝!你平常都在想啥自慰啊?想我这种帅哥吗?」

……而是他明明就在摸我的鸡鸡!他明明就在摸了,却又说那是阴蒂!再怎么大的阴蒂都不可能跟鸡鸡一样大啊!

「喂喂,看你那色表情,被人摸阴蒂很爽吗?我要亲你啰!边亲边摸,哈哈!」

「等等……呜!呜嗯……嗯呼、啾呼、啾、啾……」

「阿良上喔!抠她穴啦!凭你的技术我赌六十秒她就喷了!」

「拿出你搞阿达他马子的实力啊!大概五十秒就够小蓝妹妹爽了吧!」

「小蓝也加油喔!撑过一分钟就罚阿良三杯!」

我不懂……我不懂呀!

阿良的手确实握住了我的鸡鸡……他在取悦我!可是他又把我当女人……这代表他在帮我隐瞒吗?但是又为什么在知道了真相后还愿意吻我、爱抚我……?

吵吵闹闹的倒数喊叫声中,阿良压低了声音用只有我听得见的音量说道:

「臭小蓝,长这么可爱却骗我,好伤心喔!」

果然还是被发现了……!

怎么办!我要怎么办……!

「喂,别慌慌张张,继续亲。」

「好……啾、啾呜……」

「虽然被骗了,不过小蓝你很可爱,只要你愿意补偿我就原谅你喔!」

「呼呃……对不起,我该怎么做?」

阿良继续吻我,手指也粗鲁地动着,我在他手里彻底勃起了。他舔了我的唇低声说:

「你知道的啊!你不是想当女人才扮成这样?」

「什……什么意思?」

「像个女人一样把身体给我,懂吗?我会操得你比现在更舒服,让你爽歪歪!」

「这、这个……!」

怎么突然就说到那件事上头了……我根本没有这种打算呀!就算很享受被注视、被奉承,有时候也会出现生理反应……应该仅止於此才对,性行为什么的才没有想过呢!

而且跟男生做的话……只有一个地方可以用吧?阿良的鸡鸡只能……只能往我的屁股……屁股……肛交?

阿良想要这么做吗……?

「喂喂,你还要考虑喔,这样不行喔。你骗我就应该要补偿我嘛!不然我就跟大家说你是男孩子喔?」

「拜託不要说……啊……呜!」

倒数十秒了,阿良的动作也变得更加粗暴。他一加速的那瞬间我就感应到射精的冲动,被他用力套弄的爽度超乎我想像……鸡鸡的快感结合下流的舌吻,让我浑身酥麻地迎接快速冲抵的高潮。

「啾、啾、啾呼……呼呜!呜嗯……!到了……要到了!呜欸……!呼欸欸欸……!」

我在阿良手里射了……又多又湿的色色的液体,全部从鸡鸡喷了出来,射在阿良的手上、内裤上……热热滑滑的精液比自慰时还多上许多,阿良的手沾满精液仍持续爱抚我,或揉弄、或搓压、或握住软化的鸡鸡轻轻套弄……啊啊……他对我好温柔、好呵护,令我射精后本该迅速衰退的性欲获得了舒缓,现在还停留在令人心痒难耐的水平,继续使我犹如发春期的猫咪般对他轻声呻吟。

「小蓝,该给答覆了喔!」

「啊……嗯,那就……好好地补偿阿良你……?欸嘿嘿……」

阿良对我的回答报以热情的舌吻,他舌头灵活得我完全跟不上,被舔着、被摸着很快就让我再度勃起了。

可是他却在我仍想被爱抚的此刻收起手。

我愣愣地看着他拿毛巾擦拭双手,擦完后不是回头继续调戏我,而是在一片骚动中拿来桌上的酒瓶。他接着把桌上几个喝过的小纸杯都集中起来,不管里面还有没有饮料就倒了三杯半满的酒,其他人也凑过来拍手齐喊:

「小蓝羞羞脸!罚三杯!罚三杯!」

「愿赌服输,不喝的人是母猪!」

「母猪要给大家行抠穴之刑喔!罚三杯或抠穴!」

什么……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就起袅税。∥摇裁锤裁础傺ㄊ裁吹母静豢赡馨。“⒘肌⒘家苍谀谴杖饶指藕埃髦牢疑硖宀荒鼙槐鹑伺觯岜环⑾值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