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1|回复: 0

重生之母调教45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骚婊子!卖尻的烂货!下贱的母狗!你真他妈的是个大烂逼!把我的鸡巴夹的舒服死了!」
  「我操你妈的!我是个贱逼母狗,你就是发情的大公狗!快插死我吧!」
  听到女子反骂自己,男孩一拉绳子,「操你妈的贱货!回过头来,让我看看你的贱逼样!」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陈美英看到女子缓缓转动过来的面容,大脑里面还是一片空白。姐姐!她在心里大叫,几乎昏了过去。
  平时那个端庄贤淑的姐姐赤身裸体,像狗儿般被男人玩弄,平日里的高雅气质荡然无存,只剩下了淫荡和性感,似乎一心只想做个臣服于男人胯下的荡妇。姐姐的脸上还残留着男人的精液,嘴角边、脸颊上,斑斑点点,猩红的小舌还挑逗的伸出,去舔嘴唇边的精液。
  姐姐的表情似乎有些兴奋,也有几分痛苦和羞愧,令陈美英无比的心痛。
  姐姐肯定是为了凑足我的医疗费才受此折磨的,我真该去死啊!不知道姐姐在这里受了多少折磨,吃了多少的苦啊。
  姐妹两个的眼光相对,时间似乎凝固了。
陈玉娟瞳孔放大,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涌到脑门,身上一片燥热。一股热流从小腹射出。怎么办?这么丢人的事被妹妹看到了,以后可怎么做人呢?
  陈美英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起了姐姐脱下的高跟鞋,梦游般的走到了男人的身后,迷糊间,抡圆了右手,狠狠的朝男人的脑袋砸了下去。臭男人,这么欺负我姐姐,还要拿鞭子抽!你去死吧!
  「不要啊!」
  陈玉娟此刻才反应过来,害怕的大叫起来。
  我却以为是老师害怕鞭子,得意的一笑,「别怕……」
  高跟鞋的鞋底重重的敲在我的后脑勺上,我哼了一声,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倒在了地毯上。
  「你干什么!」
  看到妹妹举起鞋子又要砸,陈玉娟急忙扑了上来,挡住了妹妹。
  「姐姐,你闪开,让我打死这个混蛋!」
  「不是那样的,英子,你误会了!」
  嘴里解释着,陈玉娟低头去看我的情况。只见我的后脑勺出血了,人也晕了过去。她站起来,看到桌子上的创口贴和云南白药,急忙拿着给我包扎起来。然后又给120打了电话。说起来也可笑,这些药本来是我给老师准备的,结果自己先用上了。
  陈美英有些发懵,怎么回事?姐姐居然这么仔细的照顾这个小混蛋?
  「傻站着干什么?帮我把人抬到床上啊!帮我把衣服给他套上啊」陈美英木着脑袋抬起男孩的屁股,努力不去看男孩的胯下的丑东西。
陈玉娟迅速的将男孩的内裤套上,又套了件睡袍。这才盖住了我的被子。
  看到我在床上还是昏迷不醒,但呼吸还算平稳,陈玉娟这才松了口气。精神松懈下来,猛然发现自己还赤身裸体呢,下体也有异样,仔细一看,原来刚才自己紧张过度,在妹妹砸男孩的时候竟然把尿给吓了出来。
  陈玉娟现在的样子狼狈极了。浑身赤裸裸的,脸上和屁股蛋上都是粘液,大腿根部也是一片狼籍,顺腿而下的尿液还没完全干结。乳房上掐拧的伤痕尚未消去,胳膊肘和膝盖处的红斑隐约可见。尤其是脖子上还带着一个狗项圈,绳子耷拉在背上,尾部夹在屁股缝里面。
  「啊!」
  在妹妹面前丢了这么大的丑,陈玉娟觉得无地自容了。她手忙脚乱的去解项圈。
陈美英扭头不忍心看姐姐的惨状,善解人意的将姐姐的衣服递了过来。
  「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这个混蛋欺负你?都是英子不好,得上了病,害的姐姐……」
  陈美英将头埋进了姐姐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陈美英的性格本来有些懦弱,今天见了姐姐的惨状竟然敢打人,她自己也感到后怕。
  「妹妹!」
  其实陈美英的猜测一部分是对的,陈玉娟也有些心酸。两个成熟的女人都失去了自己家庭的顶梁柱,只能同病相怜的抱头痛哭。
  过了好半天,两人才稍微平静下来,止住了哭泣声。
  「姐姐,让你吃苦了!看看你的这里,青了多少块啊」陈美英看到姐姐胸前的紫痕,愤怒的说,「咱们报警吧!让公安局抓他!」
  「英子,你误会了。我……」
  陈玉娟不知道该如何向妹妹解释了。难道说这些都是自愿的,自己也很享受这个过程吗?丢死人了!
  正尴尬呢,急救车到了。
陈玉娟和陈美英陪着我到了医院,又住进了陈玉娟住过的病房。院长亲自出手诊断,说没什么大碍,陈玉娟这才放下了心。
  此时的陈玉娟已经穿戴整齐,恢复了端庄高雅的气质。
陈美英也感到了姐姐的细微变化。自从丈夫死后,陈玉娟的打扮一直是很保守的。今天却穿的有几分时髦,几分性感。
  院长走后,两姊妹冲洗完毕,坐在陪护床上,才有空说些私房话。
  「他就是陈明华?」
  刚才入院单上,陈美英看到了男孩的名字,更增疑惑。
  一路上,陈玉娟已经想好了如何应对。她一边注视着滴滴流淌的输液瓶,一边整理着思绪。
  「英子,是,他就是陈明华,我女儿的对象。」
  「什么?你,你居然和女儿的男朋友……你真是……」
  陈美英想说,犯贱,但想到姐姐这样做也是为了自己,又不忍心说出口,「你们的岁数……」
  「对,我是个贱女人,」
  陈玉娟脸上发烧,嘴上却不停,「我知道这很难让人接受,我是老牛吃嫩草。但我……我喜欢他。」
  「为了给你治病,我豁出去了。
陈明华愿意借我钱,我很感激他。我一直把他当儿子看。他其实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对我也挺好的……」
  「好?刚才他那个样子作践你,根本不把你当人看,还能算好?再说,你们这样可是乱了辈分!姐姐,他是不是在威胁你!」
  陈美英隐约想起了自己丈夫提到过,他的初恋情人嫁了一个虐待狂,整天挨打。当时陈美英哪里相信呢,不愿让他们见面。自己和丈夫日渐生疏,这也算是一个重要因素。
  「我们刚才是在玩呢。」
  陈玉娟脸色更红了,但知道这一关肯定是要过的,声音愈发低了,「我没有受委屈,更没人威胁我。我自己愿意的……」
  「……」
  陈美英根本不相信姐姐的话,却无法反驳,「那梅梅怎么办?她可是喜欢这个男孩的紧啊。难道你准备和女儿抢老公?」
  「我暂时还没跟梅梅说。英子,这丑事你可别跟梅梅说啊,我求你了!」
  陈玉娟哀求着,「等那个啥……我就不再跟他这样了。让他们好好处」看着平时坚强的姐姐身体微微颤抖,眼里含着泪水哀求自己,陈美英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只能默默点头,同时在心里诅咒这个不公的世道,诅咒着自己的病体。姐姐肯定是借了好多钱,只能以自己的身体抵债。
  姐姐为了挽救自己的性命,连自己的肉体都可以出卖,那我能替姐姐做些什么呢?现在姐姐一脸平静,但在那个小混蛋那里受到的伤害哪能轻易的愈合呢?并且看姐姐的样子,这种情况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呢。
  苦了姐姐你了!不行,自己一定要想办法解救姐姐,陈美英暗暗握紧了拳头。她却不知道,她的这个决定不仅没有救出姐姐,反而把自己也搭了进去。
  此刻的她根本想象不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虐待狂,也有受虐狂!等到她尝到被爱虐的滋味后,已经身心俱陷无法自拔了。
  突然,陈玉娟发现床上的男孩动了一下,接着屁股开始微微扭动。她知道男孩想要撒尿了,刚想叫护士,想到值班护士是刘颖,她又停住了。
  「英子,帮忙给小华把把尿。」
  这段时间姐妹两在医院里面呆的时间可不短,耳濡目染之下,对于护理知识也有所了解。
  「叫护士呗。这可是高档病房。花了高价钱,要享受高服务呢。」
  陈美英可不想给这个小混蛋把尿。
  「我不想叫,那个护士我认识。快点了,谁叫你敲那么狠的,害的小华现在都没醒」陈美英没法,只好捏着鼻子上了。
陈玉娟将我的被子掀开,病号服的裤子褪下,露出了内裤。只见男孩的裆部鼓鼓囊囊的一大坨东西,中间有个凸出,有些像女人的乳房。
  陈玉娟红着脸,将我的内裤向上拉起,想不碰到鸡巴将内裤褪下,却极不顺利。我的鸡巴跟着内裤顶了上来,越来越硬。
  「坏蛋!」
  陈玉娟不得不将手伸进内裤,摁住鸡巴,才将内裤扒拉下来。
  陈美英本来闭着的眼睛被姐姐的嘟囔给逗开了,顿时,一根黑黝黝、直挺挺、长条条的鸡巴出现在姐妹两个的眼前。
  陈美英不由暗叫一声,好大的家伙啊。比丈夫的可是长了不少。只见鸡巴摇头晃脑、耀武扬威的一阵抖动,龟头直冲天花板。男孩的胯部毛茸茸的,鸡巴像一根丈八蛇矛的尖端,阴毛就像是枪上的红缨,不过颜色是黑的。
  蛇头上面的青筋暴露,龟头发红,棱角毕露,面目狰狞。
陈美英虽然恨透了这个小混蛋,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孩生殖器的发达。这个家伙插到姐姐的里面,还不得把姐姐给胀死?呸呸呸,我怎么想怎么不要脸的事呢。她脸上一红,马上转开目光。
  陈玉娟看的也是心神一荡,下意思的舔了舔舌头。她马上意识到妹妹还在身边,强行压制住体内的骚动。
  「英子,把床给升起来。」
  陈玉娟发觉顺序搞反了。应该是先升床,让病人坐起来,然后褪下内裤,露出鸡巴,引导着尿液入壶。
  陈美英站到床尾弯下腰去转动摇把。随着床头慢慢升起,男孩的鸡巴变成了直对床尾,陈美英的余光瞟到上面感觉那根鸡巴正冲着自己发威呢,脸红的更厉害了。
  陈美英站在男孩的腿弯部,手里端着尿壶,双眼紧闭,等着男孩撒尿。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陈美英仿佛能够嗅到空气中男孩和姐姐的阴液混合体的淡淡腥臭味。她可是记得很清楚,男孩自从被自己敲晕之后,可是一直没有洗鸡巴呢。
  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听到撒尿的声音。
陈美英睁眼一看,姐姐手里端着男孩的鸡巴,还在傻乎乎的等待呢。
  「姐,你跟他说说话,像哄婴儿撒尿一样。另外可以拿手摸摸他的卵蛋,护士说需要刺激鸡巴……」
  护士确实就是这样说的,陈美英照本宣科,说完了才感到有些羞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