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4|回复: 0

屈辱的海上漂流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0:09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秋日的加勒比,湛蓝的苍穹笼罩着深绿的海面。从迈阿密出发的豪华游轮在这片汪洋大海中沿徐徐前行。最近,随着境外组团游的兴起,许多人都会选择在豪华游轮上度假。
而在美国,一般只有中年夫妇,或者是已经退了休的老头老太才会选择乘坐休闲游轮来度假。不要说新婚夫妇了,就是连年轻人都很少会选择这种方式。所以在美国人眼中,一群年轻女性在甲板上吹着海风,嘻嘻哈哈地闲聊,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场景。
在这群人之中有对新婚夫妇。男的叫王定宇,身材矮胖,戴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样子。女的叫陈婷,身材纤细苗条,1米70的她比丈夫还要高出几分。他们没有去大多数华人常去的夏威夷和美国西海岸,而是选择这艘豪华游轮来作为他们的蜜月之旅,就是为了享受二人世界。而当他们在游轮上发现同胞时,除了欣喜之外,更多的是一种被打扰到的惆怅感。然而这种感觉在当晚的拼桌聚餐上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他乡遇故知本就是件幸事,更何况还是同一年龄段的人,自是有不少共同话题。这个自游团,是国内著名远洋运输集团ocean blue中部分单身女性们自发组织的一次旅游。领头的名叫郑丽文,就职于一流名企的她,不但能力出众,颜值也是相当能打,1米78的身高,模特般的身材,在念博士生的时候就引起过不少星探的注意。可正因为起点太高,迟迟找不到对象,都年过三十了仍就单身。
单从长像上来说,王定宇的新婚妻子陈婷也毫不逊色。她曾在当地的泳装选美大赛中夺冠,亦是个标准的美人。在职场上相识的王定宇经过三年的猛烈追求,终于成功地得到了她的点头。而他俩所属的ever green集团正巧是ocean blue最大的竞争对手。为了避嫌,自是心照不宣地没有说。
蜜月旅行虽然甜蜜,但却并不能算得上性福。陈婷自上飞机开始就大姨妈不断,至今未停。因为两人虽已有夫妻之名,但还未有夫妻之实。对于从小就是雪霸的王定宇来说,陈婷其实是他的初恋。还是处男的他也从未想到过要和对方去开房。
当聚餐后回到房间,看着婷婷换睡衣露出的丰满臀部时,常年欲求不满的定宇嘴角边不但流出了口水,手也不自觉地伸进了裤裆……
早晨还算平稳的海面,到了后半夜便波涛汹涌了起来。游轮在航行到珊瑚礁海域时又碰上了热带特有的暴风雨。被激烈摇摆所惊醒的二人,不安地透过窗户向外张望着。近乎漆黑一片的视野中,只有巨浪打在甲板上溅的白色水花显得格外醒目。
突然,一阵强烈的撞击感传来,把两人直接从床上给掀了下来。船内警铃响起,断断续续的汽笛告知着异常事态的发生。电灯突然熄灭,然后又再次亮起,一串急促的英语广播开始滚动播放。
王定宇完全不知到是怎么回事,但陈婷曾在美国留学数年,是名副其实的海归。侧耳听了一阵后,脸上的颜色开始变了。
“老公,不好,船撞上暗礁,很可能要沉了,船员们正在指挥旅客搭乘救生艇。但救生艇的数量有限,只能让妇女,孩子以及头等舱的人优先乘坐。至于其他的男性则只能穿上救生衣在甲板上等待救援。”
“什么?那乘坐经济舱的我们该怎么办?”说话的时候,定宇脑海里闪过的都是电影《泰坦尼克号》中船难时的悲惨画面。女人和孩子坐着救生艇,一边祈祷,一边看着男人们和大船一起缓缓沉默。一想到这样的事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把他吓的一阵哆嗦。
“我是女的,自然有资格乘坐,可一想到要和你分开,就,就……”陈婷话说了一半便开始哽咽起来,她知道丈夫是爱自己的,一定会说:只要你能得救,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快上救生艇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可害怕过了头的丈夫不但没了往日的英雄气概,反而说出了让她惊掉下巴的话。
“这个怎么样?我穿上女装和你一起乘坐救生艇,这样的话两个人就都能得救了。”
“可……可,要是被人发现了的话……”
定宇没有理会妻子的犹豫,转身便找出了她的丝袜和连衣裙七首八脚地穿了起来。不但把陈婷的高跟鞋套到了脚上,还穿上了女式的毛衣,甚至在外面披上了红色的雨衣。头上再用红帽子遮住,脸上则慌慌张张地涂上了口红和眼影。虽然弄的手忙脚乱,粗看之下还真有几分像女的。
装扮完毕后,二人便急急忙忙地穿过走廊来到甲板上,混入人群之中。〔各种sm视频(女女sp第一视角等等) 各种sm资源小说漫画游戏写真音频套图gts  5元黑铁礼包(含视频漫画动漫音频图片) 20元白银礼包  加q2506272078〕
幸亏此时风雨略有收势,海浪也比刚才小了不少。船员们趁着这风平浪静的时刻将女人和孩子每12人为一组,乘坐上橡胶救生艇,缓缓降入海中。
“有没有两人乘坐的救生艇?”王定宇不知死活地用蹩脚的英语问道。
看到船员怒目圆睁的表情后,他只能穿着不习惯的高跟鞋,迈着小碎步,一点点走上前,服从分配。
无巧不成书,和他们分配到一组的,正好是之前遇到过的10个女同胞。他不敢发声,只得在众人怀疑的目光下默默地躲到陈婷的背后。好在船员们都忙着疏导人群,放下救生艇没空和他们说话。王定宇直到坐上救生艇之后,一颗心才算安定下来。
橡胶救生艇是一个直径5米的圆盘,待全员乘上之后,正中央铝合金支架上帆布便被撑开,变成帐篷的样子。周围船员们快速地说着什么,将舷梯旁边坐满人的救生艇一个个地推出后,这些救生艇便随着一个个起伏的波浪飘向远处。
“他们说,船上人手不足,抽不出为我们掌舵的,只能让我们在这里等待救援。”
陈婷将船员的话翻译之后,女人们顿时一片哗然。
“居然没有船员和我们一起?是要不管我们了么?这也太没责任心了吧。”
“就是,啊啊,不好。船越漂越远了?怎么办?”透过帆布上透明塑胶材料制的窗户向外仰望的女人们说着说着,眼泪便留了出来。
“这里有个按钮。”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中央支架上一个枣子般大小的灯泡顿时亮了起来。
灯光真的是个很神奇的东西,看到它之后,人们的心便会逐渐安稳下来。看着对方的脸庞,听着她们的声音,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便逐渐缓和了下来。而就在这时,一个缩在边角的女人突然高声叫了起来。
“啊,有男人。大家快来看,这里有个男人!”适应了昏暗灯光的女人们,很快便识破了王定宇的伪装。
“对不住,实在对不住,是我丈夫,昨天晚上在餐厅还和大家一起吃过饭的。”陈婷的声音越说越轻,最后几个字几乎连她自己都听不见。
“话虽然如此,但这怎么说都是作弊吧。”
“对啊,这也太过分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能够无耻到这个程度。”
责难的声音开始接连不断地传来。
“对,真对不起。我实在是无法和妻子分开。”王定宇在道歉的同时辩解道。
“别吹牛了,是怕丢了自己的小命吧。”有人一针见血地戳穿道。
“怕死很正常,”眼见事情即将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领头的郑丽文发话了,“但是,这样欺骗大家也实在相当过分。不过话说回来,都到这个份儿上了,再让人下去也不现实。我看这样吧,可以让他留下,但必须接受相应的惩罚。”
“惩罚?什么惩罚?”
“这个的话,接下来大家一起来考虑吧。不过还有更要紧的事,船上应该有存放水和食物,当务之急先得找到这个。”郑丽文在blue ocean刚刚晋身为宣传部的主任,说实话她这种杀伐果断的作风也确实配得上这个位置。不一会儿,存放干粮和淡水的箱子便被找了出来。她将这些食用物资放在救生艇的中央,逐一确认过后道:“这里一共有12个人,就算一天只吃两顿,这些干粮也只够撑10天,水的话就更不用说了,估计一周都撑不到。”
“也就是说如果一周或者十天内没有获救的话我们就死定了是吧……”有人这么嘟囔了一句之后,所有人都静了下来。
“我看过一本杂志,上面说有些遭遇船难的人实在没水喝了,就只能喝自己的尿了。”
“啊,好恶心!我宁愿死都不喝。”
“……人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刻什么东西都能吃下……别说是尿了,就是屎都能吃下……贝爷不是在荒野求生中吃过么,据说营养还不错呢。”
“啊呀呀,太恶心了。不要再说了……”
刚刚安静了没几分钟的女人们又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了起来。而就在这时,一个侧浪打来,救生艇顿时开始摇晃了起来。等到一切都稳定后,现场再一次回到了死一般的寂静。
“大家快看,我们的船要沉了。”
透过窗户向外眺望的一个女人突然高声叫道。
只见远处灯火通明的游轮正船头朝天慢慢沉入茫茫的大海之中。亲眼看见如此残酷的现实,女人们的脸上都表现出了对死亡的畏惧。
“大家听到我刚才说的话了么?这是现在实际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不是跟大家开玩笑,如果水和干粮都耗尽的话,那么大家能吃的真的就只有自己的排泄物了。”郑丽文声色俱厉地说道。
语毕,刚才还有说有笑的乐观氛围顿时被吹到了九霄云外。
“为了不让最坏的事态发生,大家必须尽可能地节约水和干粮,多撑一天是一天。”
“丽文姐说的对,到时候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我提议,为了尽可能地节约粮食,同时也作为惩戒,这个男扮女装的卑鄙小人将分不到任何的食物和淡水。”
“同意,最好现在就能把他从这艘救生艇上赶下去。”
女人们话语中的杀意开始逐渐涌现。
一直躲在妻子背后的王定宇听到这些后不禁吓的直冒冷汗。但她们也不过就是逞个口舌之快而已,真正能拍板的,还是领头的郑丽文。
“我看要么这样吧。首先对于这个作弊的卑鄙小人,我们不给他任何食物和水。其次,最为惩罚,在船上的时候只能吃我们的排泄物为生……如果不服的话,现在就可以下船。”
语毕,全员先是沉默了一会儿,在领会了丽文姐的意思之后,突然哇的一下全体笑了出来。而反过来再看王定宇,脸都被这一阵爆笑声给吓白了。
“你,你们这也太过分,太残忍了吧。”
“一点也不哦。按照你的所做作为来看,只是略施惩戒而已。而且我们其他人早晚也会面临相同的情况,不过先拿你的身子来做做实验而已。这样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也能下定决心吃自己的排泄物。”丽文姐冷静地回答道。
“可,可这样未必也太,太过分了,你说是吧,婷婷。”王定宇看向妻子,脸上满是求助的表情。
“老公,我知道你很可怜,但这次我也救不了你了。是你主动提出的要男扮女装,我还在担心这样行不行。是你非要一条道走到黑,我也没办法。”
男女之间只有当水乳交融之后,才会产生真正的爱情。陈婷虽然经不住王定宇热烈的追求,颔首燕儿,和他步入婚姻的殿堂。但两人毕竟只有夫妻之名,而没有夫妻之实。遇到这种大难临头的情况,出于本能,陈婷肯定是首先想办法保护自己,这也怨不得她。〔各种sm视频(女女sp第一视角等等) 各种sm资源小说漫画游戏写真音频套图gts  5元黑铁礼包(含视频漫画动漫音频图片) 20元白银礼包  加q2506272078〕
“我想尿尿了。”
“这么一说的话……我也有感觉了……”
“等等……我也是。”
人在紧张过后的第一反应都是上厕所,经历变故的时候当然没空想这些,可等安定下来后,被遗忘的尿意自然都涌了出来,于是报名撒尿的女性一个接着一个地举起了手。
“那么,王定宇。就请你做好准备吧,我们要开始咯。都到这个份上了,还躲什么呢?死心吧,你既是躲不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更躲不过我们的屁股……”郑丽文不光只是说说,在站起来转过身,当着他的面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屁股。
听到这番话,把王定宇给吓得整个人都趴到了地上,用手捂住脸,浑身上下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快点,像个男人一样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赎罪吧……喂,说你呢,听到没有……畜生……”
匐在地上的王定宇就像条蛆一样把自己的身体蜷成一团丝毫不敢动弹。
郑丽文其实也有了些尿意,思考了片刻道:“你是不是对其他人有抵触?我看这样吧,先从喝你太太的尿开始怎么样?一回生,二回熟嘛,”丽文姐说着将目光转向陈婷,“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你也算是共犯。所以请务必配合我们。”
话音刚落,一众女人们便把王定宇仰面朝天地按倒在地上。
在郑丽文的强烈催促下,陈婷只得站起身,双脚岔开,站在王定宇脑袋了两侧低头看着他道:
“老公,实在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但为了我们两个,就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
语毕,她撩起裙子,褪下白色的内裤,将圆润的屁股缓缓蹲到王定宇的面前。她蹲得很慢,雪白的臀部就像剥了壳的熟鸡蛋那样吹弹可破。中间的黑色丛林散发着异样的味道,一点一点地贴近定宇的脸庞。
“还在大姨妈期间,不光臭,味道也有点浓,你忍一下吧。”
陈婷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老公的脸庞,将下身缓缓贴上他的嘴巴,同时屁股前后微微扭动,用力挤开对方双唇。
“呜呜。”在下面呻吟的王定宇无法忍受这突如其来的臀压,不自觉地张大了嘴。
“好,我要尿了哦!”
陈婷话音刚落,王定宇便感到阴唇一阵抽动,先是一滴咸咸的液体落到了舌尖之上,然后是两滴,三滴。分散的尿滴逐渐形成水线,变成奔流。
污水夹带着难以忍受的咸骚和苦涩冲击着他的喉咙。集中精力吞咽的男人耳中听到的却是女人们的欢乐的嘲笑声。
“你看,他真的在喝诶。哇……好脏!”
“居然被自己的老婆在嘴里撒尿……真是下贱!”
“谁让他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活该。”
听着女人们的嘲笑,定宇的眼角不自觉地流出了泪水。
“没有纸呢,这可怎么办呢?”陈婷自言自语道。
“那还不容易,让你老公帮忙吸干净就是咯。”周围有人回答道。王定宇只得依言照做,吮吸的时候发出滋滋的声音又引得现场一阵爆笑。
“下一个是我,先到先得嘛。”陈婷刚刚站起身,在一旁休息的女人便迫不及待地脱下裤子,把屁股压到了王定宇的脸上。她应该是有一阵子没洗澡了,散发着恶臭的阴唇像吸盘一样贴上他的脸庞。然后,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便将一大股新鲜的污水注入口中。
在第三个女人如厕完毕后,王定宇被允许将头伸到帐篷外将胃中的污水吐出。
接下来是第四个,女人们中的领袖-郑丽文。修长的双腿蹲下,在王定宇的口中灌入大量的污水后,身子前倾,将菊花贴上他的嘴唇。
“噗呲”一声轻响,一阵凉飕飕的气体被放进口中,与此同时菊花张开一个块状的固体落到了他的舌头之上。
“哇。”周围的女人们不约而同地高声尖叫道。
羞愧,极度的羞愧让王定宇满面通红,他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变故,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而接连不断被排进他口中的固体散发出的苦涩和恶臭的味道更是完全干扰了正常思维,让其无法思考。当大脑无法正常运转的时候,人就只能靠本能来保护自己了。于是在下一瞬间,郑丽文屁股底下的王定宇突然向只虾一样把整个身子都蜷了起来,看样子他真的是很难受。但现场的女人们可不管这些,蜂拥而上,将他的身体放平,四肢牢牢压住。
连最后的本能防御权也被剥夺了,他的心理虽充满了悔恨,但身子却只能屈从于现实,将口中的排泄物一点一点地咽入肚中。再加之又是第一次处于这种极限的情况下,神经已然崩溃,意识也已模糊,此刻的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听从上面的指令,将嘴里的东西吃下去,全部吃下去……
周遭的女人们看着丽文姐屁股下的男人居然吞咽的如此认真,不自觉地爆发出了海水般的嘲笑。
“看他这个卑微的样子,连女人的排泄物都吃,恶心!”
救生艇上的时间虽不长,但已面临了好几轮的生死考验,女人们的心理也逐渐发生了变化。周围没有船只,远处看不见陆地。伦理道德的标准也在一次次的失望中降低。暴风雨虽已过去,但加勒比还特有的巨浪还是会时不时地来骚扰。她们无计可施,只能在滔滔的海水中随波逐流……
在帐篷下的尺寸之地,王定宇算是真真正正地体验到了什么叫人间地狱。对他而言,女人们的尿液已经成了他缓解口干舌燥的必需品。但是作为一个男人,被女人蹲在头上,用嘴给她们当夜壶的这份屈辱感,
无论在什么环境下都是难以忍受的。更何况其中还有已经结婚但尚未结发的妻子,每次喝她的尿液时都会羞愧的无以复加。
对于陈婷来说,最初虽然是在大家的强迫下,一边道歉一边往他嘴里撒尿。然而当她看到自己的丈夫接二连三地被坐在女人屁股底下给她们接尿的怂样时,心中的蔑视也愈发地增加。当自己用过也第二次,第三此之后,对他的态度更是有了直观的改变。
“你可真是无可救药了呢……说说,给自己老婆当马桶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好,我尿完了,接下来帮我舔干净吧……要认真舔哦……对,对就是这样……看你这个没出息的样子……像条狗一样……快,把舌头神进去,哈哈哈!”
陈婷说着,略微抬起腰看着屁股底下的丈夫正伸出舌头在自己胯下龙飞凤舞的样子,脸上不禁露出了轻蔑的表情。
阴道里出来的污水虽不怎么好受,但和肛门里出来的东西相比,也可以算的上是甘露了。要知道,如果是大便的话,所要忍受的可不只是精神上的屈辱,还有实实在在的那种令人闻之欲呕的恶臭,和尝之欲吐的苦涩。可能是身处茫茫大海每个人的精神都高度紧张的缘故,除了郑丽文之外,其余人都没什么便意,但这不过才第一天而已……
很快,他便迎来了第二次的体验。这种感觉就像是个即将被处决的罪人。而处决他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妻子陈婷。她在王定宇的嘴里撒完第四泡尿之后,并没有立刻起身,而是调整了角度将菊花贴上了他的嘴唇。
“我知道你很不容易,但我有感觉了……你可要接好了哦。”
最害怕的事情终于来了,定宇顿时给吓的全身的血液都像是凝固了一般,紧紧闭住双唇,死活不肯张开。
“怎么?又不是第一次了……快把嘴张开……不然的话可就拉到你脸上了……你想这样么?”
一瞬间,王定宇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脸上满是粪便的场景,嘴巴也在不自觉间有所松动。
感知到这一细节的陈婷当机立断,将屁股用力压向他的下颚。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嘴巴便被撑到了最大。接着就感到有一段鼻涕虫一样东西钻进了口中。
“啊……啊……呜……”
惨叫声刚从喉咙里发出便被什么东西压了回去,变成了低低呻吟在他的胸腔里回荡。他的身体死命地挣扎想要逃离这一切,但周围的女人们迅速上前将其牢牢摁住。
郑丽文那会儿,没有任何前兆,而且他是在精神半崩溃的情况下糊里糊涂地吃了下去。
而现在则是在完全清醒的时候,被妻子亲口告知后才吞下了她的粪便,这种屈辱感和之前的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他的眼睛已经急到充血,泪水扑簌簌地往外流淌。而陈婷的屁股则依旧紧紧压住丈夫张开的大口,没有丝毫的怜悯,没有丝毫的动摇。继续将一块块包裹着粘稠分泌物的粪块接连不断地排入。辛辣的苦涩感在他的口中扩散开来,配合着呼吸将其中的恶臭通过鼻梁,直送大脑。
“他真的在吃诶……看的我都想吐了。”
“现在的他已经不能算是个人了吧……你看他眼泪流了那么多,嘴里可是一点没停呢。”
周围女人们的嘲笑声格外地刺耳,而这一笑也彻底成了她们转换心情的契机。
郑丽文第一次把污物排泄进他的嘴里时,周围的女人们大多皱着眉头。而现在,虽然仍旧觉得似乎有些残忍,但并不妨碍她们依次体验人体马桶的快感。
很快,王定宇的肚子涨了起来,很明显是来不及消化造成的,但这又能怨谁呢……
〔各种sm视频(女女sp第一视角等等) 各种sm资源小说漫画游戏写真音频套图gts  5元黑铁礼包(含视频漫画动漫音频图片) 20元白银礼包  加q2506272078〕
当第二个夜晚来临的时候,王定宇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公共厕所了。
黑暗再次降临,和昨天不同,女人们都露出了疲态,相互依靠在一起,盖着毛毯沉沉睡去。
“过来,嘘,动作轻一点,快,把头伸过来。”
听见妻子的呼唤后,定宇依言照做。突然,一双腿缠上了脑袋,接着大腿收紧,将他的面孔牢牢地夹在了胯下。
“我睡不着,快用舌头让我爽爽。”陈婷用近乎命令的口气说道,话语中早已没了对丈夫的尊敬。这种傲慢的说话方式,往往只有优越感爆棚,喜欢将男人折磨的体无完肤的女S才说的出来。与此相对,王定宇也早已没了作为一个男人的精气神。只能卑微地待在她的胯下,飞舞着舌头来满足妻子的淫欲。
“给我舔一整晚,到了明天早上我要第一个在你嘴里方便。”冰冷的话语之后,陈婷双手薅住他的头发,又往裤裆里塞了一些。
对他而言,这是一个极端残酷的命令。别的男人都是把妻子搂在怀里,而他则是脑袋被妻子夹进裤裆,被强制用舌头来单方面地满足她的欲望。更讽刺的是,这还是他第一次切切实实地接触到妻子的私处。
法律上他还是陈婷的丈夫,但他嘴唇的所能触碰到的不是妻子的嘴唇,而是她那肮脏的排泄孔,还是生理中的排泄孔,更要命的是得按照她的意愿舌头去舔,这真是件欲哭无泪的事。为了能让对方享受到快感,他必须舔舐一整晚,而且在第二天旭日东升后,还得继续变回马桶,用自己的口腔来承包所有女人的排泄物。
他用舌头顶开阴唇,在阴蒂上疯狂游走着,两行浊泪从他的眼角涓涓流出。头上的陈婷可不会在乎这些,依旧双手抓住胯下的头发,骑马般地来回摩擦,享受被侍奉的快感。王定宇的脸上沾满了阴道里的分泌物和经血,粘乎乎的,流进口中更是有一种苦涩而又腥辣感觉,刺激着他的咽喉。
爽完之后,她并没有马上起身,而是继续轻轻摩擦着紧贴下体的面孔,享受高潮后的余韵。等余韵也消失后,才从容不迫地直起膝盖,对准下面的胖脸一屁股坐了下去。
“接下来是后面,快,给我舔,让我感受到你的舌头。”说罢,肛门直接杵上了嘴唇。
舌尖插进菊花的那一刻,陈婷的大腿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呵呵,你还真是老实啊。告诉你吧,这话我对前男友也说过,他当场就开骂,舔女人的屁眼,这么屈辱的事怎么可能做的出来。看看人家是多么有男子气概啊,而你呢?”陈婷越说越兴奋声音不自觉地高了起来,但一转眼发现周围的人都还在熟睡,只得压低声音继续道,“最初被用来接尿的时候就没有丝毫的反抗,现在已经变成了整条船上的公共厕所,沦落到这个地步,你觉得自己还有做人的资格么,从这一刻起,你给我牢牢记住自己的身份。”
冷酷的话语伴随着海浪的声音传到了正在拼命吮吸菊花的男人的耳中,让他进一步理解了自己的处境。万般绝望的他心中更是涌起了揪心的悔恨。
后门舔爽了之后,她再次用双腿重新夹住脑门,把阴唇贴上去享受返场的愉悦。来回数次之后,摩擦逐渐停了下来,头上的陈婷也响起了鼾声,王定宇更是眼皮沉重,在妻子的胯下进入了梦乡。
“醒醒,醒醒,已经是早上了,该干活了!”
在女人们的呼喝下,看到陈婷已经蹲上头来,私处也已对准了自己的嘴巴。
又是地狱般一天的开始。在一众女人的环视之下,意识清醒的他和昨天一样继续他的工作,喝尿并吞咽下随之而来的粪便。陈婷方便完后,周围的女人也依次将屁股蹲了上来。
眼前的场景和昨晚陈婷所描述的一模一样,名副其实的公共厕所。等到第三个人方便完后,他再也忍不住,将头伸出帐篷外将胃里的污物一股脑儿吐进了大海里。接着继续躺下,面对更多女人的屁股。
因为缺水,大家的尿都不多,而且很浓,而且大便也比正常时候要硬了不少。
等到全员都方便完之后,定宇这才气喘吁吁地躺角落,眼巴巴地看着女人们食用面包和清水。
“昨天晚上的对话我听到了……”
“对,我也是……也想借他的舌头来爽一把。”
救生艇已经漫无目的地漂流了三天,明天会怎么样谁都无法保证,大家的心情有多沉重可想而知,如果能有一种愉悦能让她们暂时忘记眼前的现实,哪怕只有一刹那,也是好的。就当前的情况而言,王定宇的舌头无疑是最合适的道具。在得到了陈婷的许可后,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把屁股坐到他脸上,贪婪地享受这短暂的快乐。
舌头只要动的稍微慢一点,头上的骂声便会源源不断地飞来。
“想偷懒是吧!听不懂人话是吧!蠢货,听不懂的话干脆就别呼吸了,闷死算了,区区一个马桶而已。”
舌头再有韧性,舔舐的时间一长也会发麻,变肿,王定宇便只能改用舌尖和嘴唇来刺激她们的阴蒂。一个女人爽完后,另一个便迫不及待地坐上来,胯下流出的粘液沾满了整个脸庞。
“对,这里,这里,把舌头伸进去。”依言把舌头钻进阴道后,对方压抑依旧的情欲猛然爆发,大量的淫水顺势流入口中。他来不及反应只能将其喝进肚中,但因为水量实在太大太粘,喝的时候不免发出了“滋滋”的声音,引来周围女人们的阵阵狂笑。
“啊哈哈哈哈哈哈,他连里面的水都喝,真是贱到了极点。”侮辱的话语连珠炮似地轰进了耳中,让他原本已接近麻痹的羞耻心再度复苏。在反思自己这些恬不知耻的行为的同时,原本已经有些淡忘的屈辱感顿时又涌了回来……

救生艇在海上漂流了一周,众人绝望的脸色也愈发沉重。帐篷外面,暴风雨的影子早已消失不见,放眼望去,都是一望无际的晴空万里,碧海蓝天。瞧不见船,也看不见岛。干粮耗尽,淡水水也所剩无几。对于只靠女人们的排泄物来维持生命的王定宇来说也是不小的打击,他也不知道最后能够流进自己嘴里的水分到底还有多少。起初极度嫌弃的固态排泄物,现在也成了他最为珍贵的营养来源。此刻他倒是真心诚意地期待有女人肯把屁股坐到他脸上。在吮吸肛门的时候他也格外地卖力,甚至不等对方吩咐就主动把舌头什进去,希望能从里面勾到点什么,为此女人们对他的蔑视也已经达到了顶点。随着口舌伺候的需求增加,在作为马桶被使用的时间之外,王定宇几乎是一直被坐在女人屁股底下。而在淡水耗尽后的第二天,女人们再也耐不住口渴,终于是要到将原本赐予王定宇的尿液留给自己的时候了。

就在此刻,海平面的远方浮现出一刻黑点,然后逐渐变大,大到能看得清是一艘船。惊喜交集的女人们拆下帐篷,把帆布绑到柱子上,像旗帜一般死命挥舞。所幸当天艳阳高照,视野足够开阔,让对面船上的领航员及时发现了他们,一切的努力都没有没有白费,所有人都平安获救了。
上岸后,迈阿密领事馆立刻安排将所有人送往市医院接受检查,在经过了一周的静养之后所有人都被平安送回了国。

王定宇和陈婷夫妇终于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下一起搬进了新居。人前如胶似漆的二人一旦到了人后,关系便降到冰点。在医院接受检查的时候,因男女有别,两人几乎没有见面的机会。之后在回国的飞机上,陈婷也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当然,救生艇上的事也两人也十分默契地没有向任何人提及。郑丽文作为这一行人的领导,也只是对媒体说了些冠冕堂皇的话而已。救生艇上发生的一切不管对王定宇还是其他人来说,都永远只能是默默埋藏在心中的秘密。那将近地狱般的十天,是陈婷和王定宇永远的噩梦,在他们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伤口。
婚后,陈婷最初只是不把他当丈夫看,当着对方的面表现出自己的蔑视,到后来索性都不把他当人来看了。而王定宇则过于殷切地希望自己的诚意能够感动妻子,让她忘掉过去的一切,以至于不管对方提什么要求他都无条件地照做,绕了一大圈又回到救生艇上时那卑躬屈膝的面孔。
回到新居,二人独处的时候。靠在沙发上的陈婷忽然想到了什么,命令定宇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坐下,然后挑明了一切。
“首先我要说清楚……救生艇上我说过的话都还记得吧……你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失去了作为一个人的资格……当然也包括作为我丈夫的资格……但为了在亲朋好友面前照顾你的面子,我们一年后才离婚……在此期间房子你还可以住,不过你要搞清楚,在我们俩独处的时候,你并不能算是一个人。”
“不,不,不是人……那……那……我……”
“这么恶心的事你都做了,难不成还觉得自己可以回到从前吗?从现在开始你必须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哼哼哼,我的私-人-马-桶!”〔各种sm视频(女女sp第一视角等等) 各种sm资源小说漫画游戏写真音频套图gts  5元黑铁礼包(含视频漫画动漫音频图片) 20元白银礼包  加q2506272078〕
说完,陈婷笑着一脚将王定宇踹翻,接着迅速起身上前,把他的脸给坐在了屁股底下。
救生艇上的噩梦再现,女人毫无顾忌地将自己的私处贴上了他的嘴唇。
“呵呵呵,这个体位熟悉吧,是不是找回了当初沦为马桶时的感觉……你给我记住,一朝为马桶,永远是马桶,这辈子都没有抬头的机会了!”
屁股下的王定宇就好像被催眠了一般,条件反射地张开嘴巴,将女人下体流出的污水给咕嘟咕嘟地喝了下去,两行屈辱的泪水从他的眼角流出。
“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和那个时候一样,每天晚上为我口交……当然,夫妻间的事你就别指望了……好了,我尿完了,给我舔干净吧。对,对,就是这样……接下来是后面。”陈婷说着,挪动了下屁股,将菊花贴上他的嘴唇。
“好了,开始吧……这应该已经是第10次了吧?连其他女人的份也算上的话都超过100次了吧……呵呵呵,应该早就习惯了吧。现在一口气能吃多少呢……从现在开始,我每天都要用你来方便。有趣的还不止这些哦,从明天开始我会把前男友也叫来,然后当着他的面把你当马桶用……哈哈哈……这种羞辱手段,想想就刺激。然后呢,我还要在你脸上和他啪啪啪……对,你想的没错,事后的清理工作呢,自然是交给你那张臭嘴咯。而且我保证这种事每天都会发生 !”
陈婷在说话的同时,大量的排泄物也已灌入丈夫的嘴里。王定宇的心中充满了绝望,想像着妻子口中描述的即将发生的屈辱场景,浑身不自觉地开始颤抖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