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3|回复: 0

厨房戏凤 (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从两人有过亲密接触过之后,秦可晴已经渐渐喜欢上了这样年纪不大,却老实可靠的小叔子,从她老公死去后,一直都处在噩梦之中的她终于在林天龙的情愫摆脱了困扰,哪怕是心情再痛苦,只要林天龙的一通电话,她就能安下心来睡觉。

一阵热辣的拥抱与亲吻后,气喘吁吁的秦可晴这才举起无力的粉臂试图推开林天龙,红彤彤的脸蛋抹过一层红晕,幸福的微笑挂在脸上。

“天龙,嫂嫂……还在煮着饭……”

被林天龙亲吻着雪颈的秦可晴浑身瘫软,带着一丝羞意喃喃自语着。

“嗯。”

林天龙胡乱地应承了一声,手一拽,拉下秦可晴上衣里的一颗扣子,舌头舔舐进了那粉嫩的上,香喷喷甜腻腻的女人香,让他几欲发狂。

“天龙,不……不要……啊!饭,饭……饭焦了……”

一股东西烧糊的味道远远传来,意乱情迷中的秦可晴立刻紧紧夹住一双修长浑圆,雪白滑腻的美腿,抗拒着林天龙那已然袭进自己丰满挺翘,肥美雪白的玉臀的灵巧手指的纠缠,那条深邃敏感的股沟臀缝里传来一阵阵摩擦带来的舒爽快感,让她情不自禁的轻声呻吟起来。

正埋头苦干,努力用手指头勾下秦可晴性感蕾丝的林天龙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紧接着就试图用舌头舔开那包裹着丰满娇乳的蕾丝胸罩,根本没时间理会饭焦不焦的问题,应该是他压根就没将饭烧焦了和自己现在做的事情联系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米饭烧焦的味越来越浓,空气中蔓延中淡淡的焦味,而紧紧拥抱在一起的男人和女人的也越来越浓。

秦可晴外衣的纽扣早已全部解开,衬衣也不知何时纽扣解开了三颗,丰满高耸,雪嫩滑腻的挤出黑色的蕾丝乳罩,一抹娇艳欲滴,凸硬坚挺的嫣红正被林天龙含在嘴里,磨蹭细啄,吮吸舔咬,另一边浑圆雪腻,硕挺鼓胀的玉乳也在他散发着灼热气息的大手中,揉搓挤捏,变换成各种诱人的形状。

薄纱短裙里的性感蕾丝死已经被林天龙粗鲁地拉到了雪白浑圆,肥美硕挺的翘臀之下,在那条深深的股沟臀缝里,他修长的手指正轻轻摩擦着那细嫩娇柔的圆滑,顺势抹过那滴滴润珠,擦在她的两腿之间。

林天龙呼吸急促,鼻息粗沉,粗大的火热巨物也硬硬地顶在秦可晴起伏收缩的光润小腹上,歇斯底里地摩擦着。

“铃……铃……铃……”

就在这个时候,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惊醒了沉迷深陷在汪洋之中的男女那迷糊混乱,情难自禁的思绪。

俏脸仿佛天边的火烧云一般的秦可晴羞涩地娇呼一声,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挣扎地推开了气恼万分的林天龙。

秦可晴站起身来,顾不上整理凌乱不整的衣衫,急忙奔向电话,丰满高耸,浑圆挺翘,雪白柔软,肉感十足的上下晃动,荡漾出诱惑无限的乳波肉浪。

可是这才踏出两三步,粉膝突然一软,酥软乏力的雪腻娇躯差点就瘫在了地毯上,明显是先前激情澎湃,欲望高涨,情动如潮的后遗症,让她双腿无力,连步行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林天龙眼明手快,闪电般伸手抱着秦可晴就要跌倒的柔美娇躯,将满脸羞色的成熟少妇扶到沙发上,打开皮包,拿起响个不停的手机,心中却在暗自嘀咕这该死的电话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搅和,真是来的不是时候。

“哦,姐,你打我的手机没有人接……”

秦可晴接起电话,用力深呼吸了几下,平稳了自己的心跳,连声道歉,“是啊,今天可是忙坏了,你也知道了,还不是天龙的电疗膏药创造的奇迹吗?”

秦可晴轻轻扭动滑腻肥美的硕挺香臀,和电话里的姐姐秦玟晓聊天,却差点没让林天龙喷射当场。

要知道,她现在可是腻在林天龙的怀中,那浑圆雪白,丰满翘挺的美臀不断摩擦着他还没偃旗息鼓的粗大火龙。

林天龙暗自着恼,这简直是世间最难受的煎熬,当男人真是不容易。

“哎呀,不好,我的饭焦了,不说了,不说了,姐,我挂了……”

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的饭还在炉子上,恐怕现在水早已煮干,饭都烧成锅巴了,秦可晴娇呼一声,急忙挂断了电话。

秦可晴紧咬粉唇,挣扎着从林天龙的大腿上站起身来,然后在他微微有些失望的眼神中,三步并作两步,急急忙忙跑进了已经冒出阵阵黑烟的厨房。

娇嗲的抱怨、埋怨、唉叹声和手忙脚乱发出的“乒乒乓乓”的声音不断从厨房中传出,林天龙脸上不禁浮出阳光的笑颜,站起身来,快步走向厨房。

“嫂嫂,让我来帮你。”

林天龙伸手接过秦可晴手中煮饭的铝锅,却被她不依地推开。

“天龙,这是女人该做的事,你一个大男人到厨房里来干什么,你还是在外面等着吧!”

娇音萦绕耳边,“唔啊”秦可晴重重在林天龙脸颊亲了一口,娇笑着将他推出了厨房。

秦可晴推着林天龙坐到沙发上,又急忙去给她泡了一杯茶,白嫩柔软的纤手在他的脸上幸福地揉了一下,才在他唇上飞快啄了一下,送上一记香吻,娇笑两声,哼着刚才那首充满幸福欢快语调的小曲,蹦跳着回到了厨房,哪里像成熟风韵的,反而像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子。

哎,这才是真正的女人,林天龙心中作为男人的征服感得到了大大的满意,秦可晴的贤惠和小女人让他清晰的感受到了她内心的变化。

还记得两年前见秦可晴的时候,她美则美矣,但是眉间却又一丝愁苦。

林天龙大咧咧地靠在软绵绵的沙发上,端起茶杯,心里美滋滋地喝了一口,拿起遥控器,顺手按下电视按钮。

画面一闪,炎都市孟庄煤矿漏水事故,数十名矿工受伤严重,正在医院抢救。

矿工是拿自己的生命在挣血汗钱,而不处理不流汗养尊处优喝茶看报的煤电公司领导们的年薪却是矿工们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一道道精美的小菜端上来,闻着这扑鼻的菜香,林天龙不来不是很饿的肚子都开始在美食的诱惑下,提出抗议了。

“一个人吃得了这么多菜?”

看着几乎快摆满大半桌的菜,林天龙拈了一块肉片放在嘴里,咀嚼起来,心中暗赞味道不错的同时,嘴里含糊不清地喊道:“嫂嫂,好了没有,我肚子都快饿扁了。”

“马上就好了,炒好最后一道菜,再烧个番茄蛋花汤就全部搞定了。”

秦可晴甜美娇嗲的声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

嗯,去把碗筷拿出来,林天龙顺手拈起一块脆香的糖醋里脊塞进嘴里,舔了舔手上的汤汁,起身走进了厨房。

林天龙站在厨房门口,刚要开口说话,可是抬头一看,眼睛蓦地睁圆,脑中轰地一下,迅速地发生了生理反应……

娇声软语哼着欢快小调的秦可晴一脸幸福地掌着锅铲,来回翻炒土豆丝,丰满雪白,浑圆高耸的翘臀随着她欢愉的心情,轻轻扭动的腰身,而舞动跌荡,摇晃起伏。

如今经过了雨露浇灌滋润的秦可晴特别亮丽娇美,如画的眉毛,秀挺的鼻子,性感的红唇,娇美圆润的脸蛋儿,全身肌肤白嫩细腻如滑,身段匀称修长,细细的腰肢,浑圆的屁股,高耸的酥胸,可以说女人的美丽和花信少妇的风韵她全有了。

而且人逢喜事精神爽,放开了心中包袱,重新享受久违的男女之情,现在的她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美丽动人。

秦可晴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真丝纱质紧身短裙,被阳光照射之后变得几乎变得透明,胸前那一对诱人的尖挺高耸,在白色的内衬薄纱衣的掩盖下,朦胧的只看到两块黑色且几近透明的胸罩紧紧的包住她那丰满的,在衣上顶出两小个点。

黑色半罩式胸罩似乎还不能完全掩盖丰乳,淡红色的从蕾丝刺绣的高级乳罩罩杯边缘微露,露出一条很深的乳沟,稍一扭动腰肢,白嫩的即半露出来。

肉色透明水晶丝袜紧紧包住她圆翘的臀部和修长细致的玉腿,半透明粉红色的真丝纱质紧身短裙领口开得颇低,露出胸口一大片雪白娇嫩的肌肤与深邃诱人的乳沟,衬托得一付美艳绝伦的面孔,柳眉凤目,瑶鼻桃腮,红红的嘴唇略微宽厚,却更添性感。

丰满高耸的酥胸,把裙子撑的鼓鼓腾腾,深深的乳沟惹人遐思,纤细的腰肢,丰腴的美臀,凸凹有致,花信少妇成性的迷人身材让林天龙看得口干舌燥,不禁想起昨晚情挑美嫂嫂的激情。

现在正在专心致志炒菜的秦可晴背对林天龙,剪裁适当的衣服紧紧地包裹住她玲珑曼妙,丰满惹火的劲爆身材,薄薄的黑色短裙里影起一道淡淡的三角形凸印,想必是刚才经过林天龙魔手的侵袭后,她随意地拉上蕾丝造成的。

似乎是菜已经炒完了,放下手中锅铲,哼着娇嗲的小曲的秦可晴为了关火,撅起雪白丰满,硕挺浑圆的翘臀,弯身蹲下,毫不遮掩地露出了黑色短裙下那条被性感蕾丝紧紧包裹住的雪腻美臀。
还没有整理的性感蕾丝夹在两腿之间的娇嫩软肉,痒痒的,让秦可晴感觉很不舒服,娇嗔一声,嘟哝着伸出玉手,撩开短裙将,一根玉指滑入边缘,向下微微拉伸,轻轻摇晃一下雪白滑腻,柔软硕挺的两瓣臀肉,素手在下身轻轻抹了一把,这才轻扭着纤腰将卷起的黑色短裙慢慢放下。

在这一瞬间,林天龙突然感觉脑中发热,心脏不争气的狠狠跳了几下,眼前一片白花花,细嫩嫩,滑腻腻的肉色荡漾开来。

当秦可晴娇嗔地抹掉性感蕾丝里那亮晶晶,粘稠稠的花汁蜜液,手指上沾满那女性特有液体,不知该怎么收拾的时候,林天龙感觉一股热血疯狂地涌到了……

刺激、香艳、热辣、喷火、挑逗、欲望,充满了无尽的诱惑,那白花花,细嫩嫩,滑腻腻的雪白翘臀轻轻晃动,似乎是在乞怜、哀求、渴望着自己用力,使劲,粗暴,而那浑圆修长,丰腴玉润的美腿上凌乱的性感丝袜更是不断挑引着他心中高涨的欲望和刺激着血液中沸腾的兽性。

“呼”地一声,喘着粗沉鼻息林天龙身体猛地箭步前冲,伸出双手,从后面将惊叫一声的秦可晴紧紧搂在怀中。

喘息粗重,鼻息灼热,伴随着一股浓烈大男孩身体特有的味道传到了秦可晴秀气娇挺的瑶鼻中,爱欲的味道,意乱情迷的成熟少妇脑中如是想。

秦可晴芳心又羞又涩,娇美书光润的俏脸腾地一下子整个胀红,霞飞双颊,娇艳无双,她知道,自己刚刚那羞人的动作肯定被林天龙全部看见了。

呼吸渐渐急促起来,林天龙全身阳气鼓胀,感觉自己的即将被撑裂一般地涨痛,他顾不得更多,双手急色地脱下纽扣,伸进了秦可晴的衣服里,隔着性感的蕾丝胸罩,用力搓揉着那两团浑圆鼓胀的柔腻粉嫩,享受着她娇嗔与春情泛滥的不满呻吟。

林天龙哪里还忍受得住这般令人喷血的诱惑,大手一掀,将黑色短裙朝上翻起,伸手欲将秦可晴刚刚整理好的性感蕾丝拉下来。

“啊!不……不要……”

秦可晴轻轻挣扎抗拒,还想尽力阻拦林天龙的动作,可是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却酥软无力,就连移动半步都不行。

身处厨房这样一个封闭空间里,又是在大白天,担心惊动了前面诊所的苏怜卿,娇羞不已的秦可晴与林天龙一样感受着这偷情一样的刺激和亢奋。

林天龙的唇紧紧吻着她柔软湿润的樱桃小嘴,秦可晴最初还半推半就,扭扭捏捏,可是被他灵动的舌头启开贝齿,滑入香润的口腔中,缠卷翻腾,吮吸吞咽,很快就情动如潮,不能自已地紧紧搂着他充满爆发力的虎躯,激烈地回吻。

正值欲望旺盛时期的妙龄少妇食髓知味,一旦动情起来,立刻就象沉睡的火山复苏般,蠢蠢欲动,随时都可能“轰”地爆发一样,秦可晴热烈狂野地吮吸着林天龙灵动的舌头,唇舌纠缠,津液横生。

林天龙的右手隔着黑色的裙子抚摩、揉搓、捏挤着秦可晴胸前高耸的酥胸玉乳,薄薄的性感蕾丝胸罩根本遮掩不了她胸前浑圆鼓胀,丰满尖挺,弹性十足。

秦可晴俏脸绯红,媚眼如丝,娇喘吁吁,呻吟连连,她清晰的感觉到林天龙散发着灼热气息的色手正慢慢向下转移,撩起她黑色的短裙,探入她浑圆修长的玉腿之间,抚摩着她的雪白柔腻的大腿内侧,然后隔着薄如蝉翼的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径直揉捏爱抚着她私密之处,春水涌涌的沟壑幽谷。

“啊!不要,天龙……”

秦可晴再次抓住林天龙的色手,制止了他的进一步行动,娇声恳求道:“好天龙,我们还是先吃饭吧!我还要先给怜卿嫂子盛两碗饭菜送过去呢!”

林天龙邪邪一笑,眼中闪过挑逗之色,将秦可晴柔美的成熟娇躯紧紧抱在怀中,低头凑到她玲珑秀气的耳边,轻声说道:“嘿嘿,嫂嫂,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吃,我只想喝牛奶。”

秦可晴闻言一怔,美眸中满是疑惑之色,当她看见林天龙色咪咪的眼光肆无忌惮地盯着自己高耸丰满的酥胸时,终于知晓他的醉翁之意,早晨在阳台上就被他如此戏耍一把,如今又来胡闹,轻碎了一口,却故意装作不明白他的意思,问道:“牛奶冰箱里有,你要喝多少都有。”

她说话的时候,耳朵感受到林天龙灼热的呼吸,一阵阵喷在自己粉嫩的耳垂,洁白的玉颈,更加心慌意乱,娇羞乏力。

“好嫂嫂,我不要喝冻过的牛奶。”

林天龙结实有力左臂紧紧环拥着秦可晴柔若无骨的娇躯,右手轻轻抚摸着她柔顺丝滑的乌黑秀发,炽热的嘴唇咬着她的白嫩柔软的耳垂,戏谑道:“我要喝新鲜的,喝嫂嫂的奶。”

秦可晴虽然知道他的意思,可是听他如此直白的说出来,却又是另外一回事,顿时羞了个大红脸,芙蓉玉面颈绯红,娇嗔道:“天龙,你真是个小坏蛋大色狼,大白天……就会欺负嫂嫂……”

她的身体被林天龙紧紧搂在怀里,被他浓烈阳刚的男人气息熏的心神迷醉,心乱如麻,却并不想推开这个心思坏透了的大尾巴狼,何况他的尾巴真是太粗大太强悍了,此时此刻那根硬邦邦的大尾巴正顶在她丰满浑圆的美臀后面。

“好嫂嫂,你就答应我吧!”

林天龙轻轻咬啮着秦可晴柔软细腻的晶莹耳垂,右手用力抚摸着她丰腴肉感,肥美雪白的美臀。

秦可晴娇躯阵阵颤抖,檀口连连呻吟,耳垂是她身体敏感的兴奋点之一,如今被林天龙这般肆无忌惮的吮吸舔咬,立刻浑身酥软,玉体乏力,香唇轻启,正待不甘示弱的说些什么。

“唔唔……嗯……”

话语还没来得及出口,秦可晴再次被林天龙极富技巧的咬啮吮吸柔软的耳垂的动作,逗得玉体瘫软,娇躯无力,整个腻在他怀里,连说话的力气也几乎没有了。

秦可晴舒爽惬意地羞闭着美眸,香润檀口微张轻启,享受着林天龙对自己柔嫩耳垂的侵袭所带来的阵阵强烈快感。

当她感觉林天龙松开了红透了的滚烫耳垂时,秦可晴刚刚睁开美眸,就看见他的脸气势汹汹的向自己逼迫过来。

热烈的亲吻,炽热的舌头,香甜的津液,滑腻的口腔。

唇舌相交,吮吸咬啮,抵死缠绵,前所未有的火热湿吻让秦可晴的不是很坚决,更倾向于勾引诱惑的挣扎抗拒显得那么软弱无力,她一双纤纤玉手轻轻按在林天龙结实有力的胸口,想要将他推开少许,可是不知不觉却变成慢慢伸到他的背后,搂住他的虎背熊腰,动情的四处游走起来。

久旷的美艳胴体,孤独的寂寞芳心,自从昨晚突破禁忌之后,一切都在这个激烈缠绵的湿吻中爆发出来。

秦可晴开始情不自禁地热烈回吻着林天龙,狂热地吮吸着他灵动湿滑的舌头,一双纤纤玉手紧紧搂着蕴藏性力量的虎背熊腰,情动如潮地用自己美艳惹火的身体抚摩着他的身体。

妙龄少妇秦可晴清晰感觉到林天龙坚硬的欲望紧紧顶在自己光润平坦的小腹上,感觉到他的气息醉人的嘴唇不断向下亲吻,滑过她洁白修长的粉颈,亲吻着她高耸雪白的丰满胸脯,居然用牙咬开衬衣的纽扣。

林天龙的左手紧紧箍着秦可晴盈盈不堪一握的柳腰,右手隔着性感丝袜,抚摩揉搓着她丰满浑圆,修长雪白的美腿。

秦可晴不堪忍受如此要命的挑逗,娇喘吁吁,媚哼连连,檀口微分,娇声呢喃道:“好天龙,你饶了嫂嫂吧!大白天啊……啊啊……”

高耸丰满,雪白滑腻的玉乳整个裸露出来,被林天龙张口含入温润的口腔,吮吸舔咬,她立刻娇躯情难自禁的颤动起来,喘息渐粗,不能自已。

林天龙狂野地亲吻着秦可晴丰满高耸的玉乳,吮吸吞吐着玉峰顶端那颗娇艳欲滴的紫色羞挺,毕竟是生育过的女人,她的双乳是林天龙认识的女人中最丰满的一个。就如同两个完美的半球凸现在身体之上,和都是粉红色的,非常漂亮。上没有母乳斑和小疙瘩。而且现在也已经翘起来了,如同两颗鲜红樱桃一样的水灵。

甘甜、顺滑、温热还有点厚重,带着阵阵乳香,全面的冲击着林天龙的口腔。太棒了,高品质的母乳。

天龙大力的吸奶,使秦可晴也感受到被这样吮吸的畅快,处传来的阵阵强烈快感一波波的涌向,昨晚刚被小叔子天龙勾引出轨过的可晴嫂嫂春情荡漾,下面也是泛滥成灾了。林天龙此时又换了一只在吸,同样是卖力得紧。一股股香甜浓厚的顺着他的喉头咽了下去,回味绵长,犹如品尝美酒一样,越吸越感觉到全身舒爽。而同时。可晴嫂嫂也被吸得不断呻吟,“啊!呀!”

的叫个不停。浑圆丰腴,雪白柔腻的双峰在林天龙唇舌的吞吐吮吸之下,被刺激得膨胀了起来,竟整整大了一圈,两颗紫色樱桃慢慢充血勃起,凸硬坚挺,由嫩樱桃变成了紫葡萄。

林天龙左手固定着秦可晴的娇躯,右手下探,直捣黄龙,径直深入她玉腿之间的美妙,隔着性感丝袜用力柔捏着她的神秘诱惑的神圣之地,手指撕裂了丝袜,更加直接,更加粗暴,更加有力地抚摩着性感的蕾丝包裹下,春水泉涌的幽沟密壑。

秦可晴浑身酥软的向后靠在橱台上,一双纤纤玉手软弱无力地抚摩着林天龙的头发,娇喘连连,不断呻吟颤声道:“啊!不要……好天龙,我们先吃东西吧!不然……啊……菜都要凉了……啊……你,你饶了嫂嫂吧!啊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