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0|回复: 0

弗兰克(转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叫做弗兰克,弗兰克·卡尔·威尔考克斯。有时候人们都叫我爱忘事的弗兰克。但是现在,我被叫[zuo_ai]忘事的弗兰琪。现在的我和原来的弗兰克一点也不一样了。而且直到旅行结束回家以前,我都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今天海滩上下雨,所以妈妈让我用她的电脑把我的故事记下来。她希望我能把它保存下来,使我能够记住爱忘事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上周周五,我们开始了爸爸去世3年以后的第一个长假。我说的“我们”,包括我的妈妈——在大学里教人类学的安娜·威尔考克斯博士、和我两个讨厌的姐妹——12岁的凯米和与我同岁的凯莉。简单的说,我就是一个外表普通的普通男孩。我闪亮的红色头发可能是我唯一能够在人群里被认出来的标志了,所以妈妈喜欢让我把头发留的长长的。当我想要看书的时候,我会戴上一副银色镜框的眼镜。老师们经常对妈妈说我是班级里最聪明的学生。我很友好,善于与人合作,开朗,就是有点爱忘事。我的成绩很不错,但是老师们对妈妈说,如果我能够记住交作业的话,分数会更高的。
  不管怎样,从爸爸去世后已经3年了,这是我们第一次摆脱了沉重的债务,一起休长假。我们为旅行攒了一点钱。妈妈害怕再收到更多的账单了,所以我们的预算紧巴巴的。
  妈妈是个超级组织者,知道怎样安排应对郊游、考古活动,和假期安排。我们的计划看起来丰富而有趣。
  上个星期五,我们计划开车去看望住在科罗拉多州的姨妈。然后我们穿过山区,前往新墨西哥,最后要去德克萨斯州加勒比海的海滩上。当我们驶上州际公路时,我完全沉浸在哈利波特的世界里了。我听见妈妈问我们有没有什么忘记带的,但是我没有想太多。“是的,没什么。”然后继续陪伴着哈利一起去冒险。我知道我的背包里装着书,洗漱用品放在旁边,也搬来了我的旅行箱。
  走过几百英里之后,我们到达了堪萨斯州的西部,突然我想起来,我曾经把旅行箱搬回卧室,又塞了点东西。它好像还在卧室里。我赶快打开车后座的行李舱,翻找我的旅行箱。很不幸,我的确实不再这里。“噢,妈妈!”
  “弗兰克林!”当她听到我说忘了带旅行箱时,她的脸一下子就白了,手指紧紧的抓着方向盘。她说,“你让我们准备了3年的旅行泡汤了。我们就在这里过夜,就像计划的一样,然后明天就回家。然后一直呆在家里。取消预订的房间会让我们损失不少的钱,而且这样时间也不够了,我还要回到学校去。”凯米一直瞪着我,凯莉不停的大吵大叫。
  “噢,妈妈,不能给我买几件新衣服吗?我可以自己洗。”
  “不可能,除非我们不去主题公园,省下钱来给你买衣服。”妈妈解释说,“你知道我们没钱去买多余的东西。我们要为你的错误买单。”
  “没门,爱忘事的弗兰克。”凯米嘟囔着,凯莉一直叫嚷着,她不想放弃这次旅行。
  “妈妈,让我做什么都行,我真的知道错了。”
  我们把车开到了草原上。我发现坐在前座的凯米一直在冲着我坏笑。她用一种天真无邪的眼神看着妈妈,那种样子就像一个小天使。她说:“妈妈。既然他没有带衣服来,那么他可以穿我们的。”
  凯莉上蹿下跳的笑了起来,“是的,妈妈。我们有足够的衣服,他穿我那件黄色的太阳裙一定很漂亮。”
  “不!”我叫了起来,“我是个男孩,我才不穿女孩的衣服。人们会笑死我的。”
  妈妈微笑着说:“你说过你会做任何事的。好了,大家安静,让我想一想。”时间过得真慢,好像几个小时一样,我的命运悬在空中。最终,妈妈说:“这或许可以。弗兰克,人们不会笑话你的,因为他们就会把你当成一个女孩。而且在接下来的两周半时间里做一个女孩可以让你好好记住这个教训。”
  凯米和凯莉爆笑了起来,“弗兰克是个女孩,弗兰克是个女孩。”
  “等一下!”妈妈说,“我们做这些是为了能够有一个好的旅行,而不是为了让你们的兄弟难堪。最重要的是,你们永远永远永远都不许告诉别人这件事。弗兰克必须勇敢的面对,但是如果你们取笑她,或者让她的朋友知道这件事,她以后就没办法做个女孩了。”(女孩,以后?我没听错吧!)“如果你们做了出格的事,那么回到家以后,我就把你们剃成光头,让你们穿男孩的衣服过两个星期,让你们所有的朋友都看见。”
  “噢,不!”她们一起惊呼着,他们都有着一头柔软漂亮的棕色长发。沉默一会后,凯米说:“妈妈,我们保证不会嘲笑弗兰克,直到我们回到家,弗兰克就是我们的姐妹。我们保证不告诉任何人。但是,弗兰克要好好学习怎么做一个女孩。”
  “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弗兰克。”妈妈同意的说道。是的,我可以被外星人拐走解剖,被装上三头六臂八条腿,而妈妈只会说这是个好的学习机会。“这给你一个做女孩的经验。女孩子们保证了,我会监督她们,你怎么想?”
  “你真的不能给我买几件男孩的衣服吗,我会还的。”
  “这样你会学着不再忘事。做个女孩一起度假,还是做个男孩,和你生气的姐妹们一起回家去,你自己选。”
  “啊,好吧,我……同意。”我嘟囔着,“我试着去做。”
  “很好。”妈妈笑着说,“晚饭后我们就开始。但是记住我们说过的话,在别人面前要叫她弗兰茜,你们的姐妹,不是兄弟。呃……好的,我知道有些女孩叫做弗兰茜,但是还是叫你弗兰琪吧,这样更好听。其实我们原本就打算如果生了个女孩就叫你弗兰琪的。孩子们,见见你们的新姐妹。”
  女孩们咯咯的笑着,凯莉说:“你好弗兰琪,我很高兴你能和我们一起来。”我命运真是很悲惨。
  妈妈要求女孩们(其他的女孩们)保证不要在晚餐以前再提这件事。我的胃搅在一起,一点也吃不下。我搅和着食物,希望把那必然到来的时刻尽可能的向后托。但是却没成功。
  “女孩们。”走进房间后,妈妈说,“让我们开一个睡衣晚会吧。我们换掉脏衣服,穿上睡衣放松放松。”
  我的姐妹们看着我咧开嘴笑了起来,“听起来很不错,妈妈!”凯米说。
  妈妈一边打开旅行箱,一件一件翻着衣服,一边对我说,“弗兰琪,我知道你很害怕被人发现你是个穿着女孩衣服的男孩,怕别人会笑话你。但是我们为你打扮好以后,你就会知道,没人会把你看成一个男孩。你会成为一个漂亮的11岁的小姑娘,除非你自己不想。”
  “那道格姨夫和克丽丝姨妈怎么办?还有表姐莉萨?”我抗议着,“他们肯定知道。”妈妈一边从凯莉的旅行箱里拿出一件粉色的[nei_ku]和一件印着花的睡裙,一边听我说。她让凯莉挑出她想要穿的,这使我感觉,好像她们早有预谋让我穿成一个女孩子。
  “道格姨夫并不在那里,他出差去了。”妈妈把睡裙和[nei_ku]交给我,“是的,你姨妈和表姐会知道,我会打电话告诉他们事情的经过,她们不会告诉别人这件事,不会让你难堪。而且,你知道你姨妈是个美容师,而你表姐只比你大两岁。我相信她们会很乐意帮助你更好的适应女孩子的生活。好了,现在去洗个澡,然后把它们换上。我们待会儿会帮你挑选明天穿的衣服。别忘了好好洗你的头发,睡前梳理头发也是女孩子们的一项乐趣。”
  “乐趣”?好吧,她说是就是吧。我不情愿的接过[nei_ku]和睡裙,妈妈把手放在我的肩上,温柔的把我转到浴室的方向,推着我走过去。凯米和凯莉一直忍着笑。当我脱下我的牛仔裤,T恤衫和运动袜时,我听见妈妈在给表姐家打电话。
  我花了很长时间洗澡,对将要发生的事情相当的恐惧。最后妈妈叫我赶快洗完,来换衣服。擦干身体以后,我匆匆忙忙的穿上了那件[nei_ku]。穿上它的确感到很奇怪,但是这种紧紧包裹着身体的感觉还不错。睡裙也很舒适。但是我是个男孩,穿着女式[nei_ku]和睡裙的样子一定会很傻的,我一边往外走,一边想。
  她们也都穿着睡裙。凯莉在看着书,凯米在整理着她的头发。她们看见穿着裙子的我时,一起笑了起来。妈妈把我带到了梳妆台边,开始为我梳头发。她试着把我的头发梳向一边,但是很快又放弃了。她把我的头发从额头上垂下来,几乎到了我的鼻子上。“妈妈,这样我就看不见了。”我说。
  “你会的。”然后她拿起剪刀为我修剪头发。
  “妈妈,我两个星期以后就会变回男孩的,你不能把我的头发剪成女孩的样子。”
  “没关系的,等我们会去以后,我就会为你剪一个帅气的短发。那种你一直想要的。你看起来会很漂亮的。”最近我看见了杂志上明星们帅气的短发造型,一直也想剪一个相同样式的。妈妈用扎头发的橡皮筋为我梳了两个小辫子。其他的女孩子们——噢,我居然开始把自己当成女孩子了——已经把头发梳成我这个样子了。她们一边笑着,一边说我很可爱。“可爱”?这可不是我想要的。
  “现在我们来涂指甲。”平时妈妈并不喜欢涂指甲,但是她的指甲一直保持的很漂亮,透明的指甲油使她的指甲看起来非常的光滑。她开始修剪我的指甲,然后取出了一瓶红色的指甲油。“很漂亮吧?我在化妆精品店里挑了好久的。”女孩子们叫唤着要先涂,我则坐在一边看着她们把指甲油涂在手指甲上。然后她们把瓶子递给我。我试着模仿她们,从指甲的根部向上,一点一点的把指甲油涂均匀。我稍微弄脏了一点,在指甲油干了以前,妈妈用力的把它擦掉了,所以,看起来还算不错。我是说那种红色,在男孩子的指甲上。
  “那弗兰琪的眼镜怎么办?”凯米问
  妈妈看着我,“它看起来还不错。边框很漂亮,是男女通用的样式,很合适。”
  “我知道。”凯米说,“这幅眼镜看起来很可爱,但是你不认为银色的首饰和她的眼镜很相配吗?是不是应该为她穿一对耳洞?”
  “求你了,妈妈!”凯莉叫了起来,“让我们一起穿耳洞吧!”两个月前,妈妈对凯莉保证过,把带她穿耳洞作为她的生日礼物。事实上,我们班里有两个男孩都在左耳上戴了一个耳钉。我也想穿一个耳洞,但是却不敢说出来。于是我决定什么也不说,这样她们就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不。”妈妈说,“这是还有点早。但是我会记住的,如果他再忘了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把穿耳洞作为对她的惩罚。”我微笑起来。凯米和凯莉以为我是因为不用穿耳朵而高兴,但是我却在想明天早上可以忘记些什么。
  那晚上没有再发生什么别的事情。我们坐在边一起看电视边吃饼干。我试着想还可能有什么事情会让我难堪,但是很快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起床了,宝贝。”妈妈摇着我的肩膀把我叫醒。“你的姐妹们在洗澡呢,你昨晚已经洗过了。我们现在就开始为你打扮吧。”我在汽车旅馆的折叠床倒下来以前爬了起来——这是个好兆头。妈妈帮我脱下了睡裙,递给我一件新的黄色的女式[nei_ku]——感谢上帝,没有太多的蕾丝花边,然后……居然是胸罩!昨晚,这就像是一个游戏,我没有想太多。但现在我明白了,这就是我将要面对的。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里,我每一分钟都要像一个女孩一样生活。整个州的人都会看见我这个样子的。我一下子哭了起来。
  为我穿上胸罩以后,妈妈把我抱在怀里,“好了,没事的,弗兰琪。我保证我们会让你过一个快乐的假期的。相信我,好么?”我点点头,但是嘴唇还是在发抖。知道我看见了为我准备的衣服时,依然没有完全恢复。妈妈为我挑选了一件黄色花朵图案的短裙,一双白色的塑料凉鞋。妈妈帮助我换上了这些衣服时,我的身体一直在抖,一半是因为空调下面有点冷,一半是因为即将走出去的紧张。过了一会女孩子们穿着内衣走了出来。凯米换上了一条牛仔裤和一件条纹T恤衫,凯莉换了一套蓝色的衣裤。我是我们中间看起来最有女孩子气的了,这一定不是巧合。
  “今天你看起来真的很漂亮,弗兰琪。”凯米的声音就像布谷鸟一样好听。
  “是的。很迷人。”凯莉银铃一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在我的头发边,用手作出了剪刀剪头发的样子。这把她们吓得不轻。如果她们再敢取笑我,我就这样吓唬她们。
  我们在餐馆吃过了早餐。我想把吃的拿进车里悄悄的吃,但是妈妈想保持车厢的卫生。所以我不得不和她们在一起。其他的客人们微笑的看着我们这几个漂亮的女孩。我的脸红红的。店里的老板过来拍了拍我的头,我吓得差点把嘴唇咬破了。直到我们回到车里,我依然吓得不轻。
  “今天想坐到前座来吗,弗兰琪?”妈妈问我。平时这个座位都是我和凯米抢的。
  “不,人们会看见我的。我还是和凯莉一起藏在后边吧。”我们上了车,系好安全带。开车以后,我接着捡起了哈利波特。安心的看书真的很难,我开始对着我红色的指甲胡思乱想。最后,我决定把书扔下。我一直很喜欢看着窗外的美景,看那些大平原和山,想象这自己就是牛仔、大盗,想象着自己就是驾着大篷车的冒险者。想着想着,眼泪又流了下来。即便我正低着头看着我的膝盖,我也知道妈妈正在从后视镜里看着我。看的出来,她真的很关心我。或许这会让她改变主意。
  我们驶进个高速公路的服务区。妈妈说:“三件事,弗兰琪。当我们去女卫生间时,不要太紧张、不要盯着别人看,安安静静的坐在马桶上。好么?”之后我们坐在餐桌旁边吃起了饼干。“弗兰琪,今天你看起来真的很不快乐。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你的想象力是我见过的孩子里最棒的。但是现在它成了你的敌人,你一直都在想象那些根本不会发生的可怕的事情,不是么?”
  “是的,我想。”
  “让人担心的事情,大部分根本就不会发生。好的,让你的想象力重新变成你的朋友。你要做几个星期的女孩呢,不要做一个悲伤的女孩。快快乐乐的度过这个假期好么?”
  “好的,我会的。”
  克丽丝姨妈是一个很风趣的人。当她和妈妈在一起时,事情就会变得相当的疯狂。她的女儿,我的表姐莉萨是一个整洁漂亮的姑娘。她们都有着一头漂亮的红色头发,就和我一样。
  克丽丝姨妈在她的家门口迎接我们,“你们好,凯米和凯莉,快进来。还有你弗兰琪,我真高兴你能来。我非常的想你。你看起来真是很漂亮。知道么?明天下午等你离开时,我会让你变得更漂亮的。”噢,真倒霉。结婚以前,克丽丝姨妈是一个美容师,现在她也时不时的在一些美容院里做兼职。“你知道吗,前几天我正在整理一些莉萨的旧衣服,准备洗好送给慈善机构。现在我们可以从里面挑出一些来给你穿,这样你就不用和你的姐妹们抢了。”是的,她的确整理出来很多莉萨以前的衣服。她看见了我那个又大又难看的运动手表后,说:“这个手表真的很难看,弗兰琪。莉萨有一块已经不戴了的女士手表,我想它可能还能走。”她找出来那块手表帮我换上,妈妈把我的就手表收进了包里。
  姨妈把我带进了她工作的美容院,让我做在了椅子上。我感觉就像是坐在电椅上一样。“红色的指甲油的确很漂亮,但是和你的头发稍微有一些不相配,我们换一种颜色。”姨妈把一种闻起来有点像油漆的液体倒在了棉花上,然后教我如何擦掉手上的指甲油。现在我的手指甲已经不是以前那种红灯一样的颜色了。然后,她拿出了一瓶绿色的指甲油,“年轻的小姑娘们一般都喜欢这种颜色,弗兰琪。”她解释道,“这种青橙子一样的颜色和你的头发非常的相配。”我顺从的接过这瓶指甲油,开始仔细的涂抹。现在我的手指甲变成又了绿灯,还是不怎么样。而我的姨妈正在为我的指甲上涂上一个个的小图案,花朵、星星、彩虹等等。甚至她还为我的脚趾甲涂上了一层透明的指甲油。我的指甲现在变得非常的光滑,看起来更加的女孩子气了。
  然后姨妈开始为我梳理头发,就像昨天晚上妈妈做的一样。她用一些发卷把我的头发卷了起来,然后在我的头发上喷了一种很香的液体。
  “这是什么?”
  “定型水。我们来给你的头发烫成波浪形,相信我,你会变得很漂亮的。”
  “噢,妈妈,这不会是永久的吧?”
  “这是的,”妈妈解释着,“但是等到回家以后,我们就会把它剪短的。”
  “不用紧张,弗兰琪。”姨妈说,“事实上,剪成短发后留下的头发卷也会让你变得很帅的。”
  她把我送到了头发烘干机下面。在这里我可以读一会书了。凯米一直在冲我笑,而凯莉则在问妈妈她是否也可以烫成卷发。
  我看着镜子里,姨妈取下我头发上的发卷。我的头上多了很多漂亮的卷发。姨妈稍微梳理了一下,使它们看起来更加的柔顺。还是很奇怪,但是比以前好多了。就在姨妈为我梳头发的时候,莉萨冲了进来。她把她红色的直发绑在脑后,梳成了一个马尾辫。她穿着一件牛仔裤和T恤衫,脸上的雀斑比以前更多了。莉萨一直都是以超音速的速度走路说话的。
  “Hi,妈妈,Hi,安娜姨妈,Hi,凯米,Hi,凯莉,Hi,弗兰…,噢,天哪,真的是你吗?你现在叫什么?弗兰琪!你真的很漂亮。我都不敢相信。以前我们是姐弟,现在我们是姐妹了。看看你的头发,还有漂亮的指甲。”她拉起我的手,“你现在就缺一副耳环。所有像你这么大的女孩子们都会戴耳环的。但是夹的那种很不好看的。我那里有很多耳环可以给你戴,还有发卡和手镯。妈妈,你能给弗兰琪穿耳洞吗?”
  “是的,妈妈!”凯莉又叫了起来,“我也想穿。”
  “我们昨天晚上谈过这件事。”妈妈说,“我不想强迫弗兰琪穿耳洞。我们可以给她戴夹的。当然,如果弗兰琪自己想穿的话。”
  现在我成了焦点。凯莉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盼着我能点头。“呃,我知道,我们班上有几个男孩也穿了耳洞,那看起来很酷。如果我穿了耳洞的话,我做回男孩以后,也可以戴一个耳钉吗?”
  “当然可以,”妈妈笑着同意说,“但是如果你想戴耳环的话,就必须两只耳朵都戴。”
  “但是戴两个耳环看起来就像一个女孩子似的。”
  我的姨妈仔细的看着我的耳朵,“弗兰琪,你耳朵的形状看起来非常的漂亮,最好每个耳垂上穿两个耳洞。电视上很多帅气的明星也喜欢戴很多耳饰的。而且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你就可以不戴,过一段时间耳洞就会自己愈合的。”
  “那好吧。就这样吧。”我说。
  姨妈在我的耳垂上涂上了一点消毒液,拿出来一把看起来很可笑的耳钉枪,为我每边穿了两个耳洞。穿第一对的时候很疼,我缩了一下,穿第二对的时候耳垂已经疼的麻木了,疼痛感到似乎轻了不少。姨妈为我换上了两对银耳钉,看起来很酷。凯米迫不及待的把我赶下来,自己激动的坐上了椅子。穿耳朵的时候,她大叫了一声,但是当克丽丝姨妈为她换上银耳钉以后,她还是白痴一样的笑了起来。
  克丽丝姨妈在一个高级餐厅为我们准备了晚餐。凯米和凯莉每个人都只有一套为这种正式场合准备的套装,所以我们回到了姨妈家里,打算从我表姐的衣服里为我挑选一件。她们找到了一件漂亮的蓝色短裙,配上一件带有华丽蓝色花边的白色女衬衣和一双肉色的透明长丝袜。为了挑选一双与这些相配的鞋子,她们花了很长的时间。最后她们为我选择了一双带有细跟的红色高跟鞋。姨妈说,一般的女孩子都很适应这样的鞋子。但是对我而言,它们已经很高了。紧紧的包裹住双腿的丝袜使我感到相当的舒适,或许,做回男孩子以后,我也可以在把它们穿在牛仔裤下面、继续享受它们带来的凉爽与丝滑。是的,这是个好主意。当我穿上她们为我挑选的衣服,走到大家面前以后,每个人都说我看起来真的很棒。我既感到有点害羞,又有点喜欢她们的称赞。然后我们又回到了姨妈的美容院。她为我和凯莉稍微化了一点妆,因为我们还小,所以妈妈不同意我们化很浓的晚妆。但是她答应我们可以稍微使用一点口红和眼影。即便是这样,当看到镜子里的我,涂着粉色口红和淡蓝色眼影的样子时,我还是感到很惊讶。
  我的姐妹们没有给我太多的难堪,只是当凯莉第一眼看到穿着短裙的我时,说我漂亮的红头发和戴着银色眼镜的样子就像电影Dennis the Menace里的玛格丽特。“我才没有学她。”我回敬道,“不像你。”
  晚餐真的很不错,我甚至没有洒出一点汁水。我没有想太多做男孩或是做女孩的事情。很多人都时不时的看着我们,但那只是因为我们很漂亮。六位漂亮的女士让这件餐厅增色不少。这个假期看起来好像没那么差劲。
  保持衣服整洁真是件好事,因为第二天我就要去教堂了。除了依然出差中的姨夫,我们大家都去了,占了整整一条长凳。在回家的路上,我们路过了一个首饰精品店。姨妈为我挑选了一对精美的银耳环,和一对镶着绿宝石的耳钉。我很喜欢这对绿宝石耳钉,我想等我变回男孩子以后,我也可以戴着它们。她还送给我一条带着闪亮的绿色三叶草吊坠的项链,它有一种爱尔兰风格。还有几个淡绿色的发卡和饰带,似乎克丽丝姨妈非常喜欢让我佩戴绿色的饰品。她甚至为我买了一个绿色的女式小包,这样我就可以把这些饰品都装起来。
  午饭后,我们就要离开了。我从姨妈那里带走了一个装满表姐衣服的旅行箱。“谢谢你们,我会好好保管它们的。”我说。
  “好的。”我的表姐说,“那些衣服已经小了。等你回来时我们就会把它们捐给慈善机构。”
  克丽丝姨妈笑着说:“其实你可以自己留着的,如果你想要的话,弗兰琪。你穿着裙子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很漂亮。或许你会选择以后一直做个女孩子。”
  我拍了一下脑门,叫道:“不可能。”
  “即便以后不做女孩子,偶尔穿穿裙子也不错啊!”她向我建议。我心里叹了一口气,这倒是很有可能。
  她们为我照了几张照片。“记住,”我说,“如果你们把这些照片给别人看了,我就离家出走。让你们永远也见不着我,永远!”
  我穿了一件印着黄色花朵的淡绿色的罩衫,和一条黄白相间的短裙。罩衫的领口开得很低,把我的项链露在外面。现在,穿女孩子的衣服让我感到很惬意,甚至我又开始和凯米争抢前面的座位了——当然,我是为了能看到更好的风景,可不是为了让别人看到漂亮的我。
  接下来的一天里,我们一直都在山路上奔驰。当我们到达科罗拉多州南部的一座出租小屋的时候,我们已经向南行驶了好几天了。
  我们的小屋建在一条河的岸边。看着平静的河水,我想起了爸爸。他很喜欢带着我们去钓鱼。妈妈和姐妹们一起出去买一些生活用品,我则独自坐在河岸边,看着河水拍打着岩石。一点也没有发现后面走来了一个男孩。
  “Hi!”他说。让我吓了一大跳。“抱歉,我不是有意的。我叫做兰迪,就住在附近。这里的房子就是我们家的。我爸爸也叫兰迪,如果你一眼就你能认出他来的。”我的确见过兰迪的爸爸,他有一头浓密的棕发,面前的这个兰迪年纪和我差不多大,长得比我高一点(也不是很多)。他长着一头黑色的卷发,一对蓝色的眼睛,脸上的笑容又紧张又僵硬。
  “坐吧,兰迪。我叫做弗兰琪。我的名字源自我的祖父,事实上他的名字叫做弗兰克,所以我的父母也想叫我弗兰克——如果我是个男孩的话,可惜我不是。我的名字叫做弗兰西斯,但是每个人都叫我弗兰琪。”是的,的确是每个人。
  “他们没有叫你弗兰克真是太好了。”他笑着说,“你一点也不像男孩子。”
  “什么意思啊?”这个自作聪明的家伙。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怒意。
  “我不是惹你生气。你看起来真的很可爱,我是说。”兰迪相当的紧张,“我很喜欢你这件豹纹的T恤衫,还有你古怪的绿指甲,你的这些雀斑看起来也很有趣。弗兰琪,你的确不应该叫弗兰克。”
  取笑我是吧,我也会。“喜欢我的指甲是么?我也为你涂上怎么样,兰迪?而且我也很喜欢你这件小猪衬衫,搭配上一条裙子一定很不错。”
  他看起来紧张到了极点,说:“不,还是算了吧,我还是做个男孩子吧。但是夏天在这里度假真的很不错,我可以一直和你一起玩吗?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好的。我和我的妈妈还有姐妹们一起来度假。我们刚刚看望了我的姨妈和表姐——她也有一头红头发,脸上的雀斑比我多十倍。所以,自从离开家以后,我还没有和男孩子一起玩过呢。”这是事实。我很高兴能够再一次和一个男孩一起玩。但是我可不想被他当成一条小狗耍。“但是我们不要再谈我有多可爱这个话题了。你会让我很紧张的。”于是我们谈起了我们喜欢的书。他也很喜欢哈利波特,他还有一个我很喜欢的电脑游戏。我开始希望我可以去他家里玩了。
  妈妈和女孩子们从商店回来了。兰迪和我帮着她们搬东西。为了感谢兰迪的帮忙,妈妈请他进来坐了会。到了准备晚饭的时候,凯莉开始古怪的唱了起来,“弗兰琪有男朋友了,弗兰琪有男朋友了!”
  “妈妈!”我叫了起来,“她说过不笑话我的!”
  “事实上,女孩们没有因为你穿的像个女孩子而取笑你。”她说,“但是凯莉,你也不能因为他的男朋友而嘲笑他。即便是他真的很可爱。”
  “妈妈!”我大声的喊道,“他不是我的男朋友!我和他就像和我的其他朋友们一样。”
  妈妈向我道歉,但是却还是在笑。我们一起为晚餐而忙碌着,妈妈说,既然我决定在假期里穿上裙子做个女孩,那么就应该和姐妹们一起帮忙做家务,这也是做女孩子的一种经历。
  之后的几天里,我们好好的放松了一下。我们和兰迪一起去野餐。我穿一件斜纹布的无袖长裙,而我的姐妹们一直傻瓜一样的向兰迪笑,试图引起他的注意。剩下的时间里,我会和兰迪单独在一起。我们一起散步,一起玩电脑游戏,一起开心的笑。就在我们最后一次晚餐前,他对我说;“弗兰琪,你真是个好姑娘。你很漂亮,但你却并不是整天只想着打扮——就像我认识的很多女孩子那样。我们有很多共同的爱好,这真的是很难以置信,我真的希望你不要走。”我所能做的只是微笑着说谢谢。
  在我们将要离开的那个早上,我穿了一双莉萨给我的黑白相间的格子纹帆布鞋,一条蓝色的运动短裤,和一条带有花边装饰的白色紧身短上衣。这件短上衣刚刚到我的胃,肩膀和小肚脐还露在外面。我早早的穿好了衣服,这样就有时间和兰迪告别。我们沿着河岸边的一条旧铁路一直向前走,不时的停下来用石头在水面上打出一连串水花。我们在河岸边的石滩上小心的走着,他揽着我帮我保持平衡。但是当我们走上岸堤时,他依然没有放开我。这让我感到非常的紧张。
  “弗兰琪,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以前从来没有和一个女孩子玩的这么开心。我真的希望你能留下来,和我在一起。可以给我写信吗?”
  “当然,兰迪。小屋的传单上有这里的地址。或许我能在德克萨斯州给你寄张明信片。”
  “太棒了,我等着你。”
  然后他一下子把我拉进他的怀抱里,亲吻着我的双唇。我惊讶的僵在那里。或许有一个我想要马上逃走,但是另一个我却想要感受被他亲吻的感觉。
  “对不起,”他紧张的说,“我不是有意的,但是它就那么发生了。原谅我,弗兰琪。”
  当我的呼吸平静下来,我告诉他没有关系。但是我却不想再这样了。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但是却不应该成为男女朋友。
  “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弗兰琪。”当我们开始往回走时,他说,“除了我妈妈,你是我第一个亲吻的女孩。”
  “你也是我第一个亲吻的男孩。”我说,毫无疑问。希望也是最后一个。
  “抓紧时间,弗兰琪。”当我们走回到小屋时,她们说:“你确定没有落下什么东西么?”
  “是的,没有。”他们看着我,我才意识到我依然被兰迪揽在怀里。噢,我一定会因为这个而难堪一段时间的。我转身吻了吻他的脸颊,他紧紧地拥抱了我一下,然后跑回了他的家。装扮成一个女孩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难。这是一种有趣的经历。
  当然,凯米和凯莉没有放过这个嘲笑我的好机会,她们一边大吵大嚷,一边不停的作出接吻的声音。凯米早早抢了前排的位置,但是妈妈说:“凯米,可以到后面和凯莉坐一起吗?我有些话想和弗兰琪说。”
  我们换了位置。我看见兰迪一直站在他家的门口,不停的挥手。“你刚才的行为让我感到有点惊讶,弗兰琪。你认为这样做妥当吗?”
  “什么?你是说她吻了兰迪吗?”女孩子们又开始咯咯的笑了起来。她们把头凑到前面来,听我们的谈话。
  “妈妈,你希望我做得像一个女孩,所以我就像一个女孩子一样,做女孩子做的事情。而且,既然女孩子们看见他揽着我,那么她们肯定会给我难堪的。那索性就表演给她们看看。”
  “弗兰琪,我相信你只是天真的想要开个玩笑。但是你想过兰迪的感受吗?看的出来,他非常的高兴。他会以为你们之间会有一段浪漫的故事。”
  “你们在河边是不是已经接吻过了?还是说刚才那只是第一次?”妈妈接着说。她看起来真的有一点担心,我向她保证,我并被有什么别的意思,而且也不会再亲吻别的男孩了。
  当然,这成了女孩子们的一大话题。尽管她们不停的嘲笑我,但是我并没有感到窘迫或是罪恶感。我想,很快她们也就不再拿这个取笑我了。我向妈妈保证,以后旅行中再也不会交男朋友了。
  “另一件事让我很不安,弗兰琪。我们很喜欢那里,不是么?”我点头同意。
  “我也很想再去那里度假,或许一两年以后。但是,如果我们会去了。而兰迪还记得我们,那么当他看见一个叫做弗兰琪的女孩变成了叫做弗兰克的男孩,他会怎么想?”
  我从没有想过这件事,凯米倒是建议我再做回弗兰琪,不过这可不是个好主意。事情越来越混乱了。
  当我们驶向新墨西哥时,妈妈说:“弗兰琪,以前你说过,想要当一个作家吗?”
  “是的,除非我做不成间谍或者宇航员。”
  “好的,或许有一天你会写到一个女孩子的初吻,这次的经历肯定会对你有很大的帮助。”妈妈的话给了我启发。这也是为什么我决定把这几天的经历写下来。这样,我可以记得这段作为一个女孩子生活的经历,即便只是几个星期的时光。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一直在新墨西哥的印第安遗址区里玩。乱石遍布的遗址区对孩子们而言还是比较危险的,所以这几天妈妈很难得的为我换上了牛仔裤,这似乎让我稍微正常了一点。唯一还有些别扭的是,为了耳洞能够愈合的更好,妈妈不让我摘下那两对银耳钉。即便这样,旅行似乎也变得有意思多了。我很喜欢户外的蓝天阳关,还有那围绕着我们的红色的山峦。看着这美丽的景色,我几乎都忘记了自己特殊的状况。但是当我们回到旅馆,洗过澡以后,我还是要换回那件印着花的裙子去吃晚餐。凯米和凯莉每次都要为我戴上那个愚蠢的蝴蝶发卡,或是别的什么东西。而且因为爬山把指甲弄花了的原因,我每天晚上都要重新补涂指甲。有时候,我会因为穿得比我的姐妹们更加女孩子气而烦躁不已,但是当她们说起是谁把旅行箱忘在家里时,我就没有话可说了。
  “凯米和凯莉以后会有很多机会穿上漂亮的衣服,但是,这却可能是你唯一的一次。而且这是因为你的表姐喜欢这样带着女孩子气的漂亮衣服,你只是借你表姐的穿。”妈妈也在帮着她们说话。
  就拿那一天为例,我们来到了新墨西哥东部的一个小镇,正赶上这个小镇纪念当年淘金热的狂欢节。我的姨妈给了我两件旧式的礼服长裙,妈妈说,这两条裙子就想当年她的外祖母婚礼时穿的那件一样。它们都有带着华丽花边的领口和长袖子,裙摆一直垂到脚踝上。我的表姐曾经穿着它,在一个以淘金时代为背景的舞台剧上演出过。因为我们只有两条,于是凯米决定穿牛仔裤和T恤衫,把衣服让给年纪小的我们。那天,穿着长裙的我和凯莉,看起来非常的可爱,让周围的人们赞叹不已。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坐在四轮马车里走向大草原的拓荒者。这真的很有趣。
  我们跟在妈妈后面走过人行道时,两个人走过来向妈妈作介绍。其中的男人穿的像是牛仔电影里的赌场老板,那个女人的穿着和我们的很相像,而且把头发紧紧的梳成一个发髻,看起来向一个学校的教授。我并没有注意他们说了些什么,直到妈妈说到,“听起来很有意思,但是我要先问问她们。”
  “什么事,妈妈?”我问。
  那个男人弯下腰微笑着对我说,“抱歉,年轻的女士。我们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做约拿·韦根,在阿尔布开克经营一家电影公司。正在拍摄一部以这座小镇为场景的电影。但是剧中有两个演员因为档期的关系已经离开了,所以我们希望能够请你们两个帮助我们拍几个镜头。你这一头漂亮的红头发和其中的一个小姑娘很像,另一个我们可以准备一定假发。你们两个看起来真的很适合饰演这两个角色。这会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的,而且电影拍好后,我们会为你们寄过去一份拷贝的。”
  “好的!”凯莉和我满心欢喜的答应了下来。凯米看起来则是一副很恼怒的样子。他们只要两个女孩,谁让她今天早上让我穿的像个傻瓜一样,所以面对她,我一点也不感到内疚。
  他们邀请我们与剧组成员一起吃午餐,虽然只是简单的汉堡和沙拉,但是气氛却相当的愉快。韦根先生对我们说,下午还要拍一些其他的镜头,之后要带领我们练习一下,明天早上再正式进行拍摄。于是,午饭后,我们就在剧组里看着他们忙忙碌碌的进行拍摄录音的工作。他们在拍一个马车行驶的镜头,摄像师就坐在旁边的卡车上拍摄。原来电影是这样拍摄的啊。他们甚至让我和凯莉驾驶了一次马车!下午4点,我们开始为了第二天的拍摄而练习。那位看着像教授一样的女士将要饰演我们的妈妈,而汉森先生将要饰演我们的爸爸。他是一个强壮的中年男性,脸上几条皱纹使他看上去亲切而和善。为了几分钟的镜头,我们练习了两个小时,那位饰演我妈妈的女士在每一个细节上都指导我们,还给了我们的妈妈一份分镜头的副本。回到了旅馆后,妈妈让我和凯莉摘下了耳钉,因为当年那些开拓者的女孩子们是不会戴耳饰的。这几天我一直没有碰它们,看起来我的耳洞愈合的还不错。我想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感受一下戴耳环的感觉了。我们还要用那种有油漆味道的清洁水擦洗指甲。洗掉指甲上的图案我一点也不难过,即便兰迪很喜欢它们。这给我提了个醒,我跑到超市里,买了一张印着四轮马车的明信片,想要告诉兰迪,拍电影是多么的有意思。等到我找到邮票的时候,我发现凯米在明信片上写满了OOXX,还吻了一个唇印。我要简直疯了!有这样的姐妹真是不幸。无论怎样,我还是决定把它寄出去。
  那晚我们睡的很香,直到第二天早上闹钟把我们唤醒。虽然天还没有完全亮,我们还是早早的赶到了拍摄场地。他们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忙碌了。助理导演用一个深深的拥抱作为对我们的问候,“谢谢你们准时到来!你们一定会表演的很不错的。我为你们漂亮的指甲感到遗憾,姑娘们,但是结束以后,我们的化妆师会为重新为你们涂上漂亮的指甲油的。”
  “没关系的,女士”我说,“我已经厌倦了那种颜色了。”她给了我们两件坠满流苏的老式麻布裙子让我们换上。
  化妆师把一些尘土洒在我们的鞋子上,又在我们的脸上擦了一些,这样我们就更像当年那些拓荒者的女孩子们了。擦的时候凯莉叫喊了一声,我却认为这非常的有趣。拍摄时,我牵着凯莉的手,带着她走到镜头前,“妈妈,爸爸!这真是个不错的地方,我们就在这里定居怎么样?”凯莉点点头,就在这时,导演喊停了。
  “我认为她们应该更加欢呼雀跃一点。”我们的“爸爸”对导演说,“这样效果会更好,我想。”
  于是,我们临时修改了一下,又拍摄了一遍,我感觉自己就像傻子一样的咧着嘴笑。导演又一次喊了停。“我们又有什么地方没做好么?”我有些担心的问。
  “不,非常的棒。你们就像是专业的演员一样。”韦根先生笑着对我们说,“效果非常的不错,真的很难想象你们只练习了几个小时,而且只用了两遍就完成了。”
  结束后,我们的“妈妈”带着我们到了化妆间,让我们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化妆师稍微为我们梳理了头发,重新为我们修剪了指甲,涂上了一层漂亮的珊瑚色的指甲油,上面还画了几颗亮晶晶的小星星。
  就在我们将要离开片场以前,刚才那位助理导演给我们带来了3个小盒子,凯米、凯莉和我每个人一个。“因为你们做的实在是太棒了,我们打算送你们每人一件礼物。”我们打开了盒子,每只盒子里都装着一对带着水滴形蓝水晶吊坠的银色耳环。我们高兴极了。这是那种更适合成年女性佩戴着的华丽的耳环,所以我们以前都没有。我真的非常的高兴,我想,它们和那对绿宝石的耳钉一起,在我红色的发丝间闪着光的样子,一定会让男孩子们着迷不已的。但是,很快我就意识到,当假期结束回到家里后,我就没办法再戴这样漂亮的吊坠耳环了。真的很遗憾。或许我可以把它们收藏起来,等到我独自一人的时候在戴上它们好好的欣赏自己。那位助理导演让凯莉拼写出她的名字,以便在演员表上打出来。“然后是你,弗兰琪。就打弗兰琪呢,还是打上弗兰西斯·威尔考克斯?”
  我稍微想了想,或许有人会从弗兰琪上联想到弗兰克,于是我笑着说,“就叫我弗兰西斯可吧,算是我的艺名。”听到我的话,妈妈无奈的捂着脑门。凯米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凯莉却已经咯咯的笑了起来。
  从新墨西哥到达拉斯花了两天的时间。这真是段很长的旅途。我坐在前座上看完了我的哈利波特。之后我就做到后座上和凯莉一起玩。这次旅行中,我和凯米成了朋友。我想,恐怕以后在家里,我都会她被当成小妹妹了。想起当时她们是想起来让我穿上女孩子的衣服的时候,我怎么居然没有选择回家去。当我第一次穿上凯莉的太阳裙时,我窘的想要钻到座位底下去,凯莉却在一旁咯咯的笑。而现在我再一次穿上这条裙子,坐在前座上的时候,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凯米没有说什么,而凯莉只是说我穿裙子的样子很可爱,并且在我的头发上用一条黄色的缎带系了一个蝴蝶结。
  只是有一件事很怪异。我们在服务区停车,打算买一些柠檬水。当我们走出休息区的时候,一个有些秃顶的男人一直盯着我们看。看起来我们并不认识他。他用一种贪婪的眼神看着我们这些女孩子。他不是那种穿的破破烂烂的家伙,但是那种眼神实在是让我们害怕。我们急急忙忙的离开了那里。
  我们来到达拉斯的最大的目的,就是我们已经梦想多年的伊甸园公园,那是我们见过的最大的主题公园。虽然我们提前了很早就到了公园门口,但是那里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了。我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和一条蓝色的网球裙,戴着姨妈送给我的可爱的绿宝石耳钉和那对蓝水晶耳坠。一瞬间,我突然在想,如果兰迪看到我现在的打扮,他会惊讶成什么样子。虽然天气相当的热,但是我们玩的非常开心。激流勇进那里排队花了很长的时间,却很值得,清凉的水花拍打在身上的感觉实在是清爽的很。
  中午我们一起吃了饭,之后凯米带着凯莉,我则跟随着妈妈。我想要坐离心机,而妈妈却想要休息一下,于是我们决定去看表演。演员们在台上又唱又跳,而我的心思却始终在游乐场里。妈妈只好带着我到湖边找凯米和凯莉。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凯米哭着跑过来,凯莉却不见了。“不要哭了,宝贝。你已经努力了。凯莉可能只是迷路了,我们去找找。”妈妈一边安慰着凯米,一边对我说:“弗兰琪,和凯米一起去找公园的保安,请他们帮助我们一起找凯莉。如果你看见了凯莉,就把她带回到这里,如果没看见,也要在2点半以前回来。”
  我们找到了公园的保安办公室,和保安们一起找遍了公园里的厕所和人群聚集的地方,但是哪都没有凯莉的影子。我最后守在一个出口旁边,希望能碰碰运气。突然,我看见了那个在高速公路服务区里见过的男人。他的头发一点都没有变。他的手上牵着一个小女孩,虽然离得还很远,虽然她被换了一件衣服,但我一眼就认了出来,那就是凯莉。
  “她在那!”我指着那个男人大声的喊起来,和保安们一起冲向他。人群阻拦着我们,我没有哈利波特的魔法,仅仅靠着一双运动鞋。但是我相信我可以抓住他的,我想我可以做些什么。我听到了凯米对我喊,让我等一等,但是没有时间了。如果不追上他的话,我恐怕就再也见不到凯莉了。当我在人群中跑过时,我听到了周围人说我是个讨厌的家伙,但是和凯莉比起来,这又有什么关系。因为背对着我,所以那个男人并没有注意到我跑向他。凯莉回头看了一眼,眼中流露出难以言表的恐惧。或许听到了脚步声,那个男人也回过头看了一眼,我正好从地上抄起把碎石子向他的眼睛扔去。
  “他妈的。”他不由得用手捂住脸,松开了抓着凯莉的手。凯莉借机会从他手里挣脱开来,跑到我身边,抱着我的胳膊,我张开胳膊把她揽在身后。看见有人注意到他,那个男人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揉着眼睛跑向另一个出口。
  “抓住他。”我大声的喊起来。
  被人群阻挡住的保安终于赶了过来,三四个人围上了他,把他按倒在地。凯莉紧紧的抱着我不停的哭,“我刚刚走回来就被他抓到了。他说如果我出一点声音就会把我杀了,还会把你和凯米也杀了。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害怕极了。”我和凯米揽着她的腰安慰着她,“好了,都过去了,那个坏蛋已经被抓住了。”
  保安们把我们带到了办公室,向我们保证妈妈一会就会到。在那间办公室里,[jing]察向我们询问了事情的经过。那个坏蛋狡辩说他想要帮住迷路的凯莉找妈妈,于是我把在高速公路服务区里见过他的事情告诉了[jing]察,他一定有绑架我们的计划,这绝对不是什么突发的事件。
  我们都为凯莉安全归来而高兴。“你救了我,弗兰琪!”凯莉不停的对我说,“你救我时的样子真是太帅气了。”但是事后想起来时,我的腿都软了,真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鼓起那么大的勇气的。即便是现在,在这间空调强劲的房间里,我的汗水还是不停的流过脸颊。耳坠粘满汗水贴在脖子上很不舒服,我的胳膊抖得连擦一下汗的力气都没有了。凯莉一只手紧紧的抱着我的胳膊不肯松手,另一只手取出纸巾细心的为我擦去脸上的汗水。
  [jing]察把那个坏蛋带走以后,我们还是抱在一起抖成一团。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抓走凯莉,但是我想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我们或许再也见不到凯莉了。另外几个[jing]察对我们说,明天要到[jing]察局做个笔录。每个人都说我是个非常勇敢的小姑娘,我想,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我不能让他把凯莉带走。如果他不是转身逃走的话,我不知道我会怎样,他比我大很多,我会被他一脚踢飞的。
  妈妈和一个公园的工作人员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他穿着西装、系着领带,非常的和善,看起来是一个重要的人物。他一直对我们说他是多么的抱歉,并且邀请我们明天免费在公园里游览。
  “我们实在是太震惊了。”妈妈说,“我们原本打算玩两天的,但是我想我们明天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那个男人不仅退还了我们今天的门票钱,还给了我们一些补偿金和4张免费游览的门票。只是希望我们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新闻媒体。
  晚上,我们回到旅馆以后,凯米和凯莉坐在旁边,妈妈让我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弗兰克。”她很正式的对我说,这是她从那以后第一次叫我弗兰克,“我为你感到非常的骄傲。我简直不敢想象如果那个恶魔把凯莉带走了会发生什么。你真的又机智又勇敢。因为你今天的勇敢,我想给你一个奖励。你知道我们的预算一直不多,但是那个公园的经理退还了我们的门票钱,又给了我们一些赔偿金。那么这样,我明天就可以为你买一些男孩子的衣服了。可以为你剪一个你一直想要的短发。你可以早五六天做回弗兰克。”
  “噢,妈妈,很不错。”我说。出乎意料的是,我心里似乎并没有多么的高兴。
  “或者我们可以去你一直想要去的电子娱乐中心去玩。”
  我似乎还很留恋穿着裙子、戴着耳环的感觉,还有些不想这么早就换回原来的装扮,而且那座电子娱乐中心是我一直想要去的地方。于是我红着脸说:“如果,我选择去电子娱乐中心,你们会不会认为我是个怪物或者是个娘娘腔?”
  妈妈笑着对我说:“不会的,我们都认为你是我们的聪明勇敢的小英雄。”
  第二天早上,我告诉妈妈,我决定穿着我的绿色的太阳裙和白色的凉鞋。凯莉也穿着一件绿裙子。我擦掉了原来珊瑚色的指甲油,用为它们在昨天已经弄花了。我涂上了姨妈给我们的绿色指甲油,这和我们的衣服比较相配。T恤衫和长裤也暂时用不着了,我可以继续做几天的弗兰琪,而且我们还可以去电子娱乐中心玩。
  我们走到了[jing]察局,做了笔录。[jing]察说,那个男人将会因为诱拐儿童而遭到起诉,估计会在监狱里呆上一段时间了。
  我们在一间很酷的墨西哥餐馆吃了午饭。然后看了一场音乐电影,剩下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在旅店旁边的游泳池里玩。第二天早上,我们开始前往北帕德尔岛。这花了我们几乎一天的时间。德克萨斯州真是个很大的州啊,我想。
  在去往帕德尔岛的路上,我们一直在说话。凯莉一直说着能够和我一起玩她有多么的高兴,说的凯米都有一点嫉妒了。然后凯米说了一句让我有些吃惊的话,她说:“你们注意到了么?自从变成女孩以后,弗兰琪再也没有忘记过什么事情。”
  “是的,的确。”妈妈看着我们笑着说,“她的确再也没有忘记过什么事情,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她害怕如果再忘记什么事情的话,她就得一直做弗兰琪了。”凯莉说。
  “不会的,她知道这只会持续到旅行结束。”妈妈说。
  “那可真遗憾。”凯莉有点沮丧的说,“我还是喜欢她做弗兰琪。”
  “你是一个勇敢聪明的孩子,不管是作为弗兰克还是弗兰琪,我都喜欢你。你知道为什么你变得不再爱忘事了么,弗兰琪?”妈妈说。
  “呃,我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当我做为一个女孩子的时候,我会更加注意周围……”我缩在座位里,把胳膊支在腿上,一边用手指轻轻的拨弄戴在耳垂上的坠子,一边想着,“这样,我就会离不必要的麻烦远一点,我猜。”
  妈妈点点头,“或许是这样的。但是我还有其他的看法。当你是我们家里唯一的男孩子时,我想你感觉自己并没有融入家庭的生活里。于是你就会胡思乱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是,现在你们三个经常在一起玩,在一起说话。于是或许你就不会再感到与大家格格不入了。”我想妈妈是对的。“所以,”妈妈说,“我们都应该一起努力,让我们的家庭变得更亲密,好么?”
  “等我们回到家以后,弗兰克可不可以一直做弗兰琪?”凯莉又把头探过来问。
  “这要看弗兰琪怎么想,如果她愿意的话。”妈妈说。
  “你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弗兰琪。”凯米从前座转过来对我说,“你刚才抚弄耳环的样子真是太有女人味了,不做女孩子真的很可惜。”
  “但愿你是在夸我。”我嘟囔着,
  “你都脸红了,弗兰琪!”凯莉说。我微微笑了一下。
  “弗兰琪,虽然没有必要今后始终以一个女孩的身份生活,但是如果你在家里偶尔打扮成女孩子的话,我想我们的家庭变得更加的幸福的。”妈妈说,“你的姐妹们也会很愿意和弗兰琪在一起,不是么?”
  “我……我不知道。或许……好的。”我想和凯莉一起玩也不是什么坏事,而且在我们玩得时候能够偶尔穿穿裙子也很不错,“只要不让别人看见。”
  “我们会为你多准备一些漂亮的衣服的,我想你的衣柜也应该换一个大一点的了。”妈妈说。
  我们在一栋建在沙滩边的公寓里享受了一段悠闲的时光,打开窗子,我们就可以看见风景优美的墨西哥湾。妈妈的院长这个夏天要前往海外,于是妈妈就从他那里租下了这间公寓。昨天,我们在海边玩的很开心。唯一让我有些尴尬的是,凯米和凯莉又给我介绍了一个男孩,这样我就有两个男朋友了。天哪,她们已经厌倦了把我当成一个英雄,又开始打算拿我寻开心了。至少我是这么想的。凯米告诉尼克,我是怎样打败了那个坏蛋,我想,她还是很为我感到骄傲的。
  昨晚,一场大暴雨袭击了这里。早上,海面依然波涛汹涌,于是我就坐在妈妈的-笔记本电脑旁边,写下这两周的经历。明天我们就要回家了,妈妈答应我可以为我理一个帅气的短发,这样我就可以穿上男孩子的衣服回到学校里。不过妈妈还说,她要带上凯米和凯莉,为我挑选几件漂亮的裙子,让我在放学后和度假时好好的享受做女孩子的快乐。
  不过现在已经是我换下裙子,穿上那件带着褶皱短裙的连身泳衣的时候了。太阳出来了,我们就要到沙滩上去感受雨过天晴的大海。我们是一家人,我们愿意生活在一起。就这样,再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