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09|回复: 0

[母子] 淫母欧阳雪,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1:30:14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七)  母子俩人在房间里嬉闹追逐了一会,毕竟欧阳雪穿着高跟鞋,“嘤咛”一声让小伟抱在怀里:“呵呵,小骚货,怎么样,想要儿子怎么玩你?”  “嘻嘻,专妈妈的臭儿子,你要怎么玩还不由得你呀。”欧阳雪紧紧抱住儿子的身体,娇柔的在小伟的耳边浪笑着。  小伟抱着妈妈柔若无骨的娇躯,双手不停的在她的肥臀上摸索着,低头吻着她的樱唇,突然双手一紧,横抱起欧阳雪的身体,往床上一丢,淫笑一声:“骚妈妈,今天儿子要把你玩上天。”说罢,伸手捉住欧阳雪两条玉腿,三把两把将她的高跟鞋脱下,粗暴的撕下黑短袜,然后张开嘴便在欧阳雪那纤秀肥嫩的脚趾上吸吮起来。  “嘻嘻,咯咯…痒…痒…好痒,啊…呀…唔!”欧阳雪浪叫着,十个灵巧的脚趾不住的跳动着,片刻,玉足上便沾满了儿子的口水,那种痕痒的感觉也冲击得嫩穴里阴液直流。  看着妈妈那颤抖着的雪白肉体,小伟已是热血沸腾了,温柔的手段已不能满足彼此的欲望了,于是,用力拉开欧阳雪的两腿,身体向前移动,两掌扣在那对正跳得欢快的巨乳上,使劲抓捏起来,手指几乎全部陷进了洁白的乳肉之中。  “啊,痛,主人,轻点玩,母狗的奶子要被你玩烂啦。”欧阳雪被捏得眼泪直流,双腿紧紧的夹住小伟的腰身,微微张开的粉嫩阴唇里,爱液欲滴,散发出淡淡的芳香,整齐乌黑的阴毛被浸得晶莹闪亮。 玩了一会,小伟便跨坐到妈妈的胸部上,把早已蓄势待发的大肉棒按在山峰之间说:“骚母狗,瞧你这副淫贱的样子,是不是奶子发骚想挨了?”  “嗯嗯嗯,雪儿最爱玩‘骚奶夹棍’咧,主人,快用你的‘打狗棒’烂母狗这对下贱的大奶吧。”说着,玉手拢住双奶,紧紧包住紫红的大鸡巴。  “呵呵,这样夹太干啦,应该加点润滑油起来才舒服啊。”  “是,母狗知道啦。”欧阳雪连忙腾出一只手,伸到小穴边,掏出一汪玉液涂在奶子上。  借助玉液的湿润,小伟巨大的肉棍在欧阳雪的淫乳间快速的穿插着,加上欧阳雪不断用双手挤压,雪白的奶子透出一片红晕,娇嫩的奶头也高高挺立起来,而粗壮的大龟头也进一步充血涨大,时不时的点击着她的红唇。  “妈妈,热热的大香肠都到你嘴边了,不想尝尝味道吗?呵呵。”小伟一边指挥着长矛攻击着妈妈的巨乳,一边用手指捏住那红肿的奶头,使劲的提起来,四下转动着。  欧阳雪看着眼前那君临天下的巨棒,渴望被征服践踏的受虐心理又一次膨胀起来,小淫舌不由伸了出来,轻挑慢舔着,粘稠的口水立时沾满了整条鸡巴,热气直冒。  玩了一会,欧阳雪有些气喘吁吁,动作也慢了下来小伟见妈妈辛苦的样子,便把屁股坐在她的巨乳上,大鸡巴搁在她漂亮的鼻子上,让她歇了一会。  “主人儿子,你这样坐着骚妈妈的奶子,会压爆它的啦。”欧阳雪嗲嗲的浪叫着,便用小手抓着大肉棒在脸上摩擦。小伟舒服的坐在大奶上,屁股四下晃动,嬉笑说道:“哈,坐大奶肉‘凳子’感觉就是爽啊,妈妈,你的奶子好像比以前更大了哦!”  “臭儿子,你天天打它它,人家的奶子当然会肿大啦。”欧阳雪娇笑着,调皮的轻轻在龟头上咬了一下。  “哎呀,骚妈妈,别咬断了儿子的‘打狗棒’哦,不然你的‘莲花狗’就独守空门啦,哈哈!”小伟夸张的站起来,顺势用大鸡巴在欧阳雪的脸蛋上抽打了几下说:“小淫妇,你说主人是先你的骚呢,还是直接干你的浪屁眼?”  欧阳雪凤眼迷离,浪声道:“主人,还是先母狗的淫穴吧。”  “呵呵,那好,小母狗,站到床下去,主人要从后面你的臭骚。”这是小伟最喜欢的一种姿势,不但是可以居高临下的欣赏鸡巴在肥臀里进进出出,还可以欣赏到妈妈屁眼一张一合的蠕动,同时,由于臀部的挤压,阴道收缩,使鸡巴更增快感,同时还能在臀部上又捏又揉,真是绝妙的享受啊。  欧阳雪听话的爬了起来,叉开双腿趴在床上,爱液立刻顺着两条玉柱般的大腿直往下流,她弯下腰,丰满结实的高高翘左摇右晃的,双手支着床沿,全身呈现了一条绝美的曲线。  摸着她的肥臀,小伟手心里有一种被吸吮的感觉:“妈妈,你翘着大屁股的样子真像一只发春的骚母狗啊。”边说边低头在那洁白无暇的背脊上舔吸着。  欧阳雪不禁欢快的扭动着柳腰,颤声娇呼起来:“雪儿就是骚也是骚给你看的呀…噢…主人,请你快点干你的贱母狗吧…哦,大鸡巴儿子。”伟扒开两瓣臀丘,大龟头沾着淫水,轻轻的上下磨擦着两片肿胀的肉唇。不多时,深深的肉沟又是春潮暗涌了,浸得枪头越发光彩闪亮:“骚货,你下边的小浪嘴儿直嘬我鸡巴呢,呵呵,爽。”  “讨厌啦,还不快啊?人家贱好痒好痒啦…啊…大鸡巴老公,麻烦你狠狠的一下小母狗嘛。”欧阳雪快速的摆动着肥臀,乌黑笔直的长发在光滑的玉背上拂来拂去。  乘她撒娇的时候,小伟突然把鸡巴用力的刺进她的体内,欧阳雪尖叫一声,双手紧紧抓住了床沿,随着肉棒的长抽狠送,小淫嘴里也是不住的轻哼满吟的浪叫不止,鲜嫩的大阴唇也跟随着湿淋淋的巨棒翻出卷进的,直如一朵怒放的梅花。  “呵呵,妈妈,你的狗屁股是不是也该扭扭咧?”  “嗯。”欧阳雪听话的再次晃动着宽大的屁股,带动着粗大的鸡巴在紧窄的浪穴里四处搅动:“啊…啊,又捅开人家的子宫了…呜…主人…你要死母狗妈妈啦。”  小伟低头看着那白花花晃动的巨臀,忍不住伸手结结实实打了起来,直打的欧阳雪浑身发酥,娇嫩的后庭菊花也不由自主的张合起来。  “骚妈妈,你把屁股再翘起点,儿子要玩你的后庭花啦。”小伟看着那盛开的菊花蕾,使劲的吞咽着口水,大鸡巴慢慢的从欧阳雪的骚里抽了出来。  欧阳雪闻言,芳心直跳,回头幽幽的看了小伟一眼,上身趴伏在床上,雪白的大屁股往上再翘了翘,小嘴嗲嗲娇叫着:“亲儿子,亲哥哥,亲老公,亲主人,母狗的屁眼还是处女呀,请大鸡巴可怜小屁眼,轻点啊!”  小伟抚摸着让自己打的通红的肥臀,用手握着肉棒轻轻的抵在欧阳雪微张的屁眼上,藉着粘稠的淫汁,微一用力,粗大的龟头便没入了妈妈的后庭里啊…痛!”欧阳雪高叫一声,两条玉腿索索直抖,眼泪直流,阴道一紧,一股尿液激射而出,淋漓在小伟的大腿上:“啊…主人…好痛…哥哥…求求你…拿出来…求你干前面吧…呜呜…痛死小母狗啦…”大声哭叫着,雪股不停的抖动,直肠用力夹紧大龟头。  小伟没想到干妈妈的后庭,会弄得她大哭起来,而且小便失禁,不由心里痛惜万分,就想抽出肉棒,可窄小肠道紧箍住龟头的快感又令他实在不甘就此作罢,于是伏下身来抱住欧阳雪,舔着她的耳垂边柔柔的说道:“书上说第一次都会痛的,过一会就好啦,嘻嘻,想不到,妈妈的屁眼会出尿来,爽!”  欧阳雪见儿子的大鸡巴不再进入,屁眼里撕裂的感觉稍稍减轻,但粗大的龟头卡在菊门口,也还是火辣辣的痛,连带尿道里也充盈了尿液:“呜呜,臭主人,真要了妈妈的小命了,大鸡巴得人家忍不住就要尿尿啦。”  “呵呵,骚妈妈,你的处女屁眼终于让我开苞了,那种紧窄的感觉比你骚还爽。”小伟说着,双手伸到欧阳雪的两腿间,手指按在肿胀的阴蒂上揉动,大鸡巴也不安份的轻轻在她的屁眼里耸动起来。  欧阳雪咬着银牙,忍受着大鸡巴的蹂躏,眼睛里泪水飞溅,渐渐的,感觉儿子粗长的肉棒完全捅进了后庭,随着巨棒的进出,尿道里的尿水一股一股的狂喷着,而浪穴里的淫液也悄然欲滴了。  小伟的手掌沾满了妈妈的尿液和淫水,这是在任何书本和AV片里都看不到的,不禁狂喜万分:“啊,骚货,原来你的屁眼,会让你眼泪、小便、淫水一起喷出来,嘿嘿,我倒要好好欣赏一下美景了。”说着抽出肉棒,轻轻的把欧阳雪的身子翻转过来,拉开一双美腿,大鸡巴重新进入微微张合的后庭里。  只见这时的欧阳雪,满脸泪水,原本殷红的嘴唇弱显苍白,银牙紧咬,娇媚的玉面上抹着一片淡淡的红晕,凄迷的凤目里带着深深的幽怨,隐约透出一丝淫的挑逗,再看下面迷人之处,却是另一番风光:两片肥嫩的大阴唇翻了开来,一片片粉红的莲花肉瓣鼓凸着,红肿的珍珠傲然挺立,珍珠下面的尿道口正涌出一汪汪淡黄色的尿液,而小穴的下端,透明的淫液也缓缓的流到沾满黄色肛液的大肉棍上。  小伟直看的热血澎湃,再也顾不得怜香惜玉了,双手猛的操起欧阳雪的两腿,下腹一挺,粗长的大鸡巴便闪电般的在她的后洞里冲刺起来。  “啊…啊…死了…奸死妈妈了…呜呜…呜呜…大鸡巴儿子…你好狠啊…要烂母狗的小屁眼啦…呜呜!”欧阳雪哭喊着,玉体狂颤,儿子的大鸡巴就像一个开关,抽插的同时,尿液和淫水飞溅而出,喷湿了小伟的下体,也喷满了她的全身。  舌头舔吃着满脸的尿液,欧阳雪心底里受虐的欲望也渐渐的燃烧起来:“天呀,真的要穿啦,嗯嗯…主人…痛…快…再快点…用力死欧阳雪这只母狗吧,呜…狠狠雪儿的臭屁眼…把妈妈上天去…”  “骚货妈妈,喜欢儿子这样你吗?”小伟看着妈妈那淫贱扭曲的肉体,施虐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双手狠狠的抓住欧阳雪那对狂跳的大奶子,拼命的揉捏着,丰满的巨乳在手掌里不停的变换着形状。  欧阳雪双眼迷茫,眼前正大干自己的儿子不时的变幻成爸爸欧阳忠的身影,小淫嘴里的呻吟也更加丰富起来:“儿子,哦,爸爸,你们要死雪儿了,你这坏儿子,大鸡巴臭爸爸,你们糟踏了雪儿,让人家成了淫妇,变成了骚母狗,不过雪儿不怪你们,骚货好喜欢被你们贱,贱屁眼,欧阳雪是你们的性奴隶,你们千万不要嫌人家下贱哦,别的女人能做的,雪儿也一样能做,哪怕就是要雪儿去做妓女做婊子,人家都会听话的…”  欧阳雪似在向小伟倾诉,又似在喃喃自语着,平日里只是在心里幻想的话,此时却轻易的从小嘴里蹦了出来,这隐秘的私语让正干得热火朝天的小伟惊喜万分:“啊,原来妈妈心底里竟是这样的淫乱不堪,看来得进一步调教一下了。”想到这里,小伟继续操控着肉棒,伸手握住欧阳雪的大奶子问道:“骚货,这是什么?”  “这是母狗的大奶子。”  “你这里呢?”小伟又捏住嫣红的乳头问。  欧阳雪玉面绯红,小嘴哼哼叫道:“嘻嘻,这是雪儿的奶头啦。”  小伟用手在她的浪穴上拍了一下说:“那这个正在流臭水的肉洞呢?”  欧阳雪白了儿子一眼,叹息着回答:“这是妈妈的‘莲花骚’。”  “这个骚给谁玩咧?”小伟嬉笑着将沾满淫液和尿水的手指伸到欧阳雪的嘴边问道。  含住儿子的手指,舔吃着自己的体液,欧阳雪嗲声嗲气的说:“当然是给儿子主人小伟玩的啦。”  “那要是我叫你给别的男人玩,可不可以咧?”  欧阳雪一时没有转过神来,跟着就说:“只要你愿意,母狗的骚就随便让男人玩啦,喔喔,不来了啦,你欺负人妈妈,人家又不是妓女,哪能随便给人玩嘛,主人你好坏哦!”  “哈,你就是骚货,妓女,婊子,天生就是让男人玩的。”小伟尽情的羞辱着欧阳雪,准备完全撕下妈妈高贵的面纱,大鸡巴全根捅进了她的屁眼里。  “啊,好涨,好美,是,妈妈是最下贱的妓女,最淫荡的婊子,雪儿生来就是让男人骑的!”浪叫着,欧阳雪翻开的嫩穴里高高喷出一股滚烫的尿液,直接撒落到欧阳雪的小嘴里。  “呵呵,主人正在你什么?”  “主人雄壮的肉棒正在捅母狗的骚屁眼咧!”  “那你的臭屁眼是给谁用呢?”  “欧阳雪的屁眼专给我的儿子主人小伟用。”  小伟坏笑着在欧阳雪的脸上打了一掌说:“不对,小母狗,欠揍的婊子!”  欧阳雪疑惑的看着小伟,看到儿子脸上的坏笑,不由心里明了,便迎合着浪笑道:“除了主人你可以随便用之外,别的男人也可以随便,嘻嘻,婊子雪儿的骚屁眼让别人烂了,大鸡巴主人就没得这样好的屁眼玩啦。”  “我的亲亲骚雪儿,儿子爱死你了。”  “好儿子,雪儿的亲哥哥,雪儿也爱死你的大鸡巴了。”骚妈妈,儿子的鸡巴大不大,你的骚屁眼爽不爽吗?”  “好爽哦,亲老公主人的鸡巴好棒,好厉害,得雪儿骨头都酥了,得人家大小便失禁。”  随着肉棒的抽动,欧阳雪的尿液也渐渐的减少了,小伟抚摸着妈妈满是汗水尿水的身体,继续调教说:“妈妈,你喜欢乱伦吗?”  “喜欢!雪儿就喜欢和亲儿子乱伦!”  “呵呵,是吗?难道你不喜欢爷爷你?”  “嗯,也喜欢,不过,你爷爷还从来没有过骚货的屁眼咧。”  “那以后就让爷爷也你的后洞,还要叫别的男人你的骚嘴巴,骚奶子,骚腋窝,骚脚丫,好不好?”  “喔喔,那么多大鸡巴,都把骚母狗的身子遍了,雪儿会死在你们的大鸡巴下面啦。”欧阳雪仿佛让无数的大鸡巴围着,一条条粗长的肉棒尽情的奸污着自己丰满洁白的肉体,那种淫靡的气氛让她向往不已。  一句句浪言淫语,既刺激着小伟,也刺激着欧阳雪,让俩人都疯狂的堕入了肉欲的深渊中。  看着妈妈玉面的变化,小伟知道妈妈心底里乱交的魔盒已经打开,该要实施最后的一步了,于是紧扣住欧阳雪的大腿,大鸡巴展开了最后的刺杀。  “哦,妈妈,我要死你,烂你的屁眼。”  “就是被你死烂,母狗妈妈也心甘,哎呀…主人儿子…妈…的大鸡巴哥哥…你真会玩女人了…太棒了…你要死母狗啦…哎哟…大鸡巴…呀…”欧阳雪高叫着,尿道里剩余的尿液和浪穴里的淫水争相宣泄。  “叫爸爸,叫大鸡巴爸爸!以后我就是你的亲爹亲爸爸,知道吗,啊,快点,爸爸要射了。”小伟已经感觉肉棒里的热流集中到棒身了,正在向马眼狂奔。  欧阳雪也感觉大鸡巴更加粗壮了,几乎将自己的屁眼完全撑开,硕大的龟头狠狠的刮着娇嫩的肛肉,似要将她的心也掏出:“是…雪儿的亲亲儿子…雪儿的…大鸡巴亲爹…大鸡巴亲爸爸…亲爸爸你得闺女好舒服…啊…骚女儿的屁眼美死了。”“母狗女儿,继续,继续讲骚话,爸爸喜欢听。”小伟这时已是箭在弦上了,大鸡巴深深扎在欧阳雪的屁眼里,一动不动,等待着最后的读秒。  “哦,爸爸,小伟爸爸,女儿是你女儿妈妈生下来的。”欧阳雪知道儿子喜欢边听自己说骚话边发射,于是便说出了连自己也想象不到的淫语。  小伟声音急促的问道:“我外婆是怎样让我的?”  欧阳雪妙目含春,使劲晃动大奶子说:“我妈妈脱光光,像条母狗一样跪在你的面前,张开骚和骚屁眼供你玩,你把精液射在了我母亲的贱里,我妈妈才生下了我,我和我的妈妈这一辈子都是你的母狗、你的性奴。”  听着妈妈的淫话,小伟马眼猛的张开,一股又浓又烫的精液激射而出,“噗噗”的打在欧阳雪的直肠深处。一连喷射了十几下,小伟才拔出湿淋淋的肉棍,身子歪倒在欧阳雪的身边。  “骚女儿,快去搞卫生吧,爸爸想睡觉啦。”小伟见妈妈闭着眼睛享受的样子,赶紧在她的巨乳上赏了一巴掌。  “是,女儿明白。”每次性爱之后的善后工作也是欧阳雪最喜欢的,不但可以近距离的欣赏‘打狗棒’的雄伟,而且可以尽情的享受大肉棒上的美味。乖巧的趴在小伟的腿边,看着那条湿淋淋肉棍,欧阳雪犹豫起来,原来,这根让自己醉生梦死的巨棒棒身上满是自己的尿液,而在滚圆的大龟头上,犹自沾满了黄色的大便和白色的精液,低头闻着微微散发着臭气的大鸡巴,欧阳雪一时竟呆了。  “哈哈,怎么?不想舔干净主人的鸡巴么?”小伟心里暗笑着,知道妈妈一时还放不下高傲的心理,便一步打击道:“臭婊子,主人爸爸的精液尿液你也喝了不少,就连你自己的臭尿你也喝了的,怎么现在就不能吃自己的大便咧?”  “呜呜,爸爸,母狗还不习惯嘛,让人家准备一下啦,一定会为主人爸爸洗干净大鸡巴的啦。”欧阳雪用小手握住肉棒,凑在鼻子下,不停的闻着,那股腥臭的味道慢慢的熏陶着她骨子里的奴性。  小伟趁热打铁的鼓动着:“雪儿,不要犹豫,你骨子里其实充满了淫荡下贱的本性,你生下来就是男人的性奴隶,你最喜爱的食物就是屎和尿,那种腥臭的味道对你来说是最香甜的东西,亲爱的小母狗,爸爸用鸡巴从里屁眼里掏出来的黄金浆,本来就是你自己的,现在你在吃进去也没什么不妥的,来,勇敢点,只要你渡过了这一关,你就是天下第一的骚货、妓女,天下的男人都会为你着迷的,天下男人的大鸡巴都会向你致敬的,快点,臭婊子。”  “喔,欧阳雪是下贱的婊子,淫荡的母狗,我最喜欢吃吃屎喝尿。”欧阳雪头脑一阵纷乱,鼻端下的腥臭也慢慢的变得并不怎么污浊了,反而充满了一种诱人的气息,下意识的用舌头舔了舔龟头上的黄金物:“嗯,有点苦,但味道还不错。”小嘴一张,便吞下了大半根肉棒。  “咕嗤…咕嗤”欧阳雪一口口的清洁着大肉棒上的污物,舌头不停的卷动,和着尿液、大便和精液尽数吞到肚子里。  “骚货妈妈,你果然是个十足的下贱婊子,呵呵,味道怎么样?”  “好吃,爸爸主人,你的母狗女儿好喜欢吃哦。”  “那就将下面蛋蛋也舔干净。”  “是,母狗遵命。”欧阳雪玉首一偏,香舌快速的在小伟的卵蛋上舔吮起来。  一会儿功夫,小伟的整个下体便干干净净了。  欧阳雪呆呆的看着儿子满是口水的大鸡巴,口里回味着又苦又涩的味儿,简直不相信这是自己的杰作,一时心里气苦,美目里泪水直流,不禁伸手在小伟的胸部上捶打起来:“呜呜,臭儿子,把妈妈身上的洞全部了,还这样来作弄人家,骗人家吃自己的大便,呜呜,你真坏。”  小伟见妈妈如雨打梨花的娇样,心里一软,忙抱住妈妈的玉体,小声安抚着说:“妈妈,这些东西本来就是身体里的,再进入体内也没什么关系,何况只要我们母子相亲相爱,做什么也当是游戏罢了。”  “臭儿子,得了便宜就使乖,你是妈妈的克星,妈妈都让你调教成一个比妓女还下贱的婊子了。”欧阳雪软在儿子宽阔的怀里,轻叹着说:“儿子主人,只要你不嫌妈妈淫贱,人家就当你的专用厕所也没什么,只求你不要离开妈妈。”  “我才舍不得离开我这样美丽的骚母狗咧,呵呵,厕所妈妈,儿子要大便了,快来吃啦,哈哈!”小伟在欧阳雪的大奶子上扭了一下,嬉笑着跳到床下。  欧阳雪娇媚的笑骂着也跳下床,突然感觉屁眼一松,似有液体涌了出来:“啊呀,臭爸爸,灌了人家一屁眼的精液。”赶紧向卫生间跑去。  “哈哈,随叫你不但有个‘莲花宝穴’,居然还生了个‘极品屁眼’咧。”小伟微笑着,看着妈妈消失在眼前,心中充满了爱的温馨!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