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31|回复: 0

沉沦的女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1 08:2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牟燕,23岁,大学本科毕业,毕业后来到一家外贸公司当秘书,牟燕是标准的美人,100斤的体重配上172的身高,显得高挑而美丽,一头秀丽的长发让她看上去清纯而有活力,在大学时代她就是班里的班花,追求者不计其数。
牟燕的工作就是帮助老板处理一些工作上的问题,这里要说一下她的老板,牟燕的老板姓王,是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大胖子,平时就爱对公司里漂亮女员工眉来眼去,时不时还要乘机揩油,公司女员工敢怒不敢言,当然,还有一些想上位的就顺水推舟半推半就的上了老板的床。从牟燕第一天进公司来面试,王老板就被牟燕的青春美丽打动了,二话不说直接让她第二天来上班,职位就是自己的秘书。王老板心里琢磨,早晚要把这小妮子搞到手。所以平时工作时动不动就和牟燕开黄色玩笑,抛抛媚眼,抑或是乘机摸一摸牟燕的小手啊,“不小心碰一碰她的小屁股啊”,牟燕苦于这是自己第一份工作,王老板又是自己的上司,每次牟燕都是轻巧的避开,可是越是这样,王老板心里就是越痒痒,他恨不得扑上去把牟燕扒个精光,双腿扛在肩膀上狠狠地操一顿,但王老板知道,对付这样的女孩得慢慢来,急不得,得让她死心塌地的让自己操。
机会总是眷顾愿意等待的人,这天下午,正在工作的牟燕接到老总的电话,让她进办公室一趟。牟燕整理了一下小西服款款走进老总的办公室。一进门,牟燕就感觉气氛有点不对,财务科的李总也在,王总一脸的阴沉,桌子上放着一份合同,见牟燕进来,王总阴着脸看着牟燕问道“这是你办的?”牟燕疑惑的看着桌子上的那份合同紧张的点了点头。
“蠢货,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让公司损失了多少钱。”王老板呼的将合同砸向牟燕。
牟燕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那份合同是自己前两天签的,因为老板不在,客户又急着要,牟燕心想这合同王老板之前看过,也没说什么,牟燕就自己签了字还盖了章,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牟燕委屈的小声抽泣。
“你还好意思哭,你知道不知道,他们把合同金额改了,这样一来我们公司就要损失一大笔钱,谁给你权利签字的。”王老板冲着牟燕大吼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早知道是这样,打死我我也不敢签啊。”牟燕已经哭的梨花带雨了。
“哼!对不起有个屁用,妈的,老李,你算下我们这次具体损失了多少钱。”
“王总,我们这次如果违约,光违约金就要赔300万,这还不包括后续的赔偿,总的算下来我们这次可能要陪1000万左右吧。”
“你自己听到了,1000万,这件事是你自己搞出来的,你自己想办法解决,不然的话就走法律程序。 ,都滚出去。”王老板说着气呼呼的坐回椅子上头也不抬。
李总拉了拉已经吓得懵逼的牟燕,将他带出办公室,牟燕此时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吓得两腿发软,脸色苍白,他知道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的话自己很有可能就会去坐牢,这么大的数目足以判十年以上了。
李总看着吓呆了的牟燕心里一阵好笑,没想到老王用这损招,心里笑归笑面子上还得表现出无奈。
“哎、、、、、小燕啊,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能随便签字呢,哎、、、、这下麻烦大了、、、这几天你先别来上班了,先回家好好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
牟燕 魂不守舍的回到自己位子上,收拾好东西回了家,接下来的几天牟燕都是在恐惧与自责中度过,她害怕坐牢,自己大好青春不能再监狱里度过,想过一走了之,可是又能走到什么地方去呢,想把这事告诉自己的男友,可是男友也是刚毕业,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牟燕整天浑浑噩噩,在家等着警察上门来将自己抓走。
“滴滴滴”一阵电话铃响惊醒了牟燕。
“牟燕吗?我是王总,你下午来趟公司有事和你说。”电话那头是王总,牟燕心想该来的还是会来的,还是勇敢面对吧。
下午牟燕来到公司,王总把她叫进办公室,王总似笑非笑的打量着牟燕,几日不见这小妮子消瘦不少,不过更加清纯可爱了。
“牟燕啊,想好怎么解决这件事了吗”王总发问。
“没、、、没有、、、、王总,对不起,因为我的失误给公司造成这么大的损失,我会赔的,只要不要我去坐牢、、、做什么我都愿意、、、、说着眼泪像珍珠一样滑落。
“嘿嘿,谁要你坐牢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坐牢了多可惜啊,既然你说你什么都愿意做,我也感受到你的悔意了,那好这件事我们就一笔勾销,我不在追究你的责任,那1000万你也不用陪了,不过、、、、
牟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不但不用坐牢,连1000万也不用赔了,今天是走了什么运,不过听王总好像还有什么条件
“王总,不过什么、、、
“嘿嘿,小燕啊,你也知道我对你是一片真心啊,你看这次你闯下这么大的火,我都替你摆平了,你是不是也要表示表示啊。说着一脸淫笑死盯着牟燕的一对椒乳看着。
“王老板真的很感谢你,那晚上我请你吃顿饭吧。牟燕天真的以为一顿饭就能解决。
“嗯、、好、、、晚上一起吃个饭,那吃完饭呢。王老板坏笑着看着牟燕。
“吃完饭、、、、王老板,我不懂你的意思、、、、
“小燕啊,我就直说了吧,只要你答应做我的情人,这笔账我们一笔勾销,不但如此,每个月我还给你一笔钱作为生活费,你看怎么样。
牟燕现在是明白了,原来王总愿意这么帮自己是想让自己做他的情人,牟燕顿时火冒三丈转身就想出去,这种事对于她来说是绝对办不到的。
“哼!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你要是出了这个门以后就是脱光了求我操你老子都不会操,小贱人别给你脸不要脸,好好想想,要是不答应就准备坐牢吧。
牟燕定在原地一动不动,是啊,要是王老板不帮自己,自己肯定是要去坐牢的,可是做情人,怎么去面对家人和男友,牟燕纠结了。
王老板看时机成熟,走上前搂住牟燕的肩膀“这件事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你自己好好想清楚,想清楚了晚上悦来大酒店一起吃个饭.
晚上八点,吃完饭的牟燕被王总带着来到悦来酒店顶层豪华总统客房里。一进门,王总就暴露本性,将牟燕按在墙上想要亲牟燕的小嘴,牟燕虽说早已有了思想准备,可是被王总突然的举动还是吓到了,连忙往外推王总,边推边哀求
“王总,别这样,哎、、等一下、、、求你、、等一下啊、、、、”
“嘿嘿,小骚货,还等什么,来都来了,不就是要和我上床的嘛,”王总边说边隔着衣服摸牟燕的胸部。牟燕晚上来的时候换下职业装,穿了一身碎花连衣裙,一双肉色丝袜搭配一双黑色平底鞋,显得清纯可人,吃饭时王总就已经安耐不住,要不是是在公共场所王总巴不得扑上去就干,现在进房间了也就不用再克制了,扑上去就是一阵乱亲乱摸。
“啊、、、、不要啊、、、、求你、、、等一下啊、、、、、”牟燕一边用力推开王总,一边想用手互助胸部,阻止王总的侵犯。
“妈的、、、、还他妈装什么清纯,老子今晚让你变淫娃荡妇。”说着上下齐手,一只手狂揉牟燕饱满的胸部,一只手伸进牟燕的裙子里隔着内裤抠挖牟燕的私处。
牟燕见自己上下失守,胸部被揉的生疼,私处又被抠挖的奇痒难耐,又急又羞,抬起胳膊“啪”一巴掌打在王总的脸上。王总被打的有点蒙,他没想到牟燕会这么烈,尽然给自己一巴掌,不过他就是喜欢这种良家的烈女子,等会操起来有感觉。
“嘿嘿、、、还挺烈啊、、不过我喜欢、、、、哈哈哈”王总不怒反笑。
“王总、、、、等、、、、等一下、、、、我、、、、我还没有准备好、、、、、、对不起、、、、”牟燕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刚才那一巴掌完全是自己下意识的反应,她现在也害怕,害怕得罪了王总,虽然说已经答应了王总,但是毕竟自己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嘿嘿、、、没事,没事,反正夜还长着呢、、刚才也是我太心急,这样吧,你先去洗个澡吧。”牟燕如获大赦,赶紧一溜烟跑进浴室,躲在浴室里,牟燕思绪万千,想要反悔离开,可是王总能让自己走吗?刚才看王总的反应,今晚自己肯定凶多吉少,想到自己的男友,牟燕又是一阵伤心,从来没有做对不起男友的事今晚却要甘心被别人操。想来想去,牟燕只能叹息一声,她现在只希望赶紧结束这一切,可是他却不知外面的王总早已在房间各个角落暗自布置了摄像头,王总要将今晚的事全部拍下来,日后好威胁牟燕,让她逃不出自己的掌心。
牟燕脱下连衣裙,里面是一件纯白色棉质内衣裤,这是牟燕的男友帮牟燕买的,每次和男友做爱牟燕都会穿上这件内衣裤,男友说这样显得更加清纯。脱下内衣裤,牟燕姣好的身材展露无余,白嫩的皮肤,细长的脖颈,一双圆挺的乳房,虽说不是特别大,但是也算得上是丰满了,平坦的小腹下是迷人的三角地带,阴毛被修整的十分整齐,没有一丝多余的杂毛,阴毛下是粉嫩的阴户,虽然和男友做过爱,但是毕竟次数不多,平时也注重保养,所以阴道还是如同处女般十分紧实,圆润的小屁股下是一双细长白嫩的大长腿,一直以来牟燕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这双大长腿,今晚可能就要成为别人的炮架子了。
牟燕打开淋浴热水淋在身上,在这一刻,牟燕忘记了一切,只想好好的洗个澡,冲去所有的烦恼。忽然浴室门被人推开,王老板赤身裸体的站在门外。
“啊、、、、、你干嘛、、、快出去、、、、”牟燕被吓了一跳,赶忙上下齐手护住重要部位。
“嘿嘿、、、、看你进来这么长时间,我等不及了,我们来个鸳鸯浴吧”说着也不等牟燕同意,径直走进浴室。
“啊、、、不要、、、你快出去啊、、、、我不要洗什么鸳鸯浴、、、你快出去、、、、”牟燕见王老板光着身子走进来,胯下一根硕大无比的阳具随着走动左右摇晃,这阳具估计得有18公分长,龟头硕大,如同鸡蛋一般,牟燕心中就是一紧,这么大的鸡巴,比男友的大太多,这还是没有硬起来,要是硬起来不知道有多大,要是被这东西插进阴道里,我还不被插死。

QQ图片20190326201453.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