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3|回复: 0

[父女] 别问我老公是谁?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01章 为父亲打扮候他来
  我叫丽娜,马来西亚人,从小由外婆抚养长大。
  都是听外婆说的,爸爸为了做生意,常常出门。妈妈受不住寂寞,与别的男人搞上了,给爸爸发现。於是,他们离婚,那一年我才五岁。
  不久,妈妈改嫁,离开家乡,少有音讯。爸爸没有再娶,忙着做他的生意。
  把我交给外婆带大。对我来说,外婆就好像我妈妈一样。
  爸爸长年住在吉隆坡做生意,我和外婆住在家乡,爸爸偶尔回来看我们,每次都带着个女人。照我所知,他身边从不乏女人,但一直都没结婚。
  我觉得爸爸不要再婚,可能是婚姻失败过。我不知道爸爸恨不恨妈妈,但我知道爸爸他很疼我,不想我有个后母。我的生活很简单,我记得常常都问外婆,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她总是说:很快就回来了,如果我听话的话,他会快一点回来。但总是要等很久很久才见到他。
  我一天一天长大,有一次,爸爸用奇异的眼光盯着我,从头到脚看了再看,发了呆。
  他对外婆说,丽娜长得愈来愈像她妈妈。妈妈的印象很馍糊,但是我有她的照片。拿她的照片看一看,真的,一模一样,只欠了胸口还没有鼓起来。
  升上高中,等爸爸回家依然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事。爸爸没有固定的时间回来,总是要人等。我只能等。我常问外婆,爸爸会回来吗?她说,她也不知道。不过,你打扮一下,穿得漂亮一点,可能会见到他。果然,他相隔不久就回来。我经意的打扮,在他面前走过,他眼睛明亮,追着我的身影。外婆说的应验了,爸爸回来的次数越来越频密,差不多每个周末都见到他,他身边的女人却不见了。
  一直以来,爸爸不和我面对面说话,他好像老师一样高高在上,一脸严肃。
  他对青少年人谈恋爱的事很认真,常常问外婆,丽娜她有没有交男朋友。有一天,他单独的和我说话,说,丽娜你长大了,有没有男孩子追求你?我说,还没有。
  他说,少年人学业为重,不要谈恋爱。
  他要我答应他,不在求学时期谈恋爱。
  他每次见我都关心有没有男朋友。我明白他重视我的学业。为了这个缘故,我一直不敢让男生追求我。
  中学毕业,考大上大学,乡间的工作机会不多。爸爸说,每个礼拜来回看我,舟车劳顿。要把我接去吉隆坡,在他的公司帮点忙,跟他学做生意。
  於是,我提了个行李箱,随父亲去吉隆坡。
  他说,常会带女友回家过夜,不便与我同住,把我安顿在公司的宿舍。我能明白爸爸的处境,他的女友我见过很多,换了别的男人早己再婚了,他没有结婚,如果连女人也没有,是不可想像。


  第02章 日夕相处渐生情愫
  我憧憬着与爸爸常在一起,就是我的快乐。大城市的生活,令我大开眼界,我才十六岁,面上稚气未除,来自乡间,自觉土气甚重,学人赶时髦,穿上上,班服,当爸爸的小秘书,摇身一变,成为个OL。每天换上新装,薄施脂粉,进入爸爸的办公室,都能令他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我便相信我这份工作我做得来。
  我对爸爸的生意没有太大兴趣,我只对他有兴趣。替他办事,让我了解他多了一点,他是个事业为重的人,精明能干,全副精神放在生意之上,生活一点情趣也没有,简直是工作狂。
  我是个怀春少女,感情生活却一片空白,从未谈过恋爱。公司里年轻的男同事不少,可能我是老板的女儿的身份,没有一个敢和我接近。在吉隆坡没有朋,爸爸就是我生活的中心。替他工作的方便,和他朝夕相处,日子久了,对他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感觉……
  他的业务遍及国内外,常常出门,有时一去就一个多月。
  他一要出门,我就讨厌,因为我会很寂寞。我开始同情妈妈红杏出墙,因为我能代入了她当年空帏寂寞的心情。我不喜悦的心情,竟敢在他面前表露出来。
  我对他说,把我带来吉隆坡,你自己却常常往外跑,把我丢在一旁不理会,有什么意思?
  爸爸做了一件令我意外的事,从国外回来,他叫我进他的办公室,把一件礼物送给我。
  礼物包装得很精致,这是爸爸第一次送礼物给我,拿着它,说了声谢谢,不懂得应否在他面前打开来看。
  他看见我犹疑,告诉我为什么不打开来看看。
  我深深吸了口气,用颤动的手打开,是一串明亮的珍珠项链。
  他问,你喜欢吗?
  我点点头。
  他说,既然喜欢,何不现在就戴上?
  他绕到我背后,亲手替我挂在颈子上,扣上扣子。
  他的手轻轻的搁在我的胳膊上,对我说,很好看啊。
  他温热的鼻息喷在我裸露的颈背上。我的心慌乱如麻,自问做了什么好事,值得这贵重的礼物?发了个脾气就拿到一串颈链。
  我再说一声谢谢,对他说,我从没收过他的礼物。
  他说,对不起,我这个做爸爸的没心肝,连一个洋娃娃也没有买过给女儿。
  那天下班,他叫我陪他吃晚饭和消遣,那简直是个恩宠。十六、七岁的乡村姑娘,跟着爸爸到豪华的会所,两个人在一个包厅里,吃一顿烛光晚餐。
  他整个晚上都看着我颈子上亮晶晶的珍珠项练,我不敢深呼吸,害怕他看见我胸前的起伏。那个时刻开始,他就用不同的眼光看我,他打量我的时候,会令我脸红耳赤。
  以后,他依旧常常出门,但每次都买贵重的礼物给我,像首饰、手袋,甚至时装。
  他从老远的地方会挂电话回来,问我喜欢不喜欢那个品牌,款式的时装,每次都再问清楚三围尺码。,我和爸爸的关系改变了,觉得他有心讨好我,并且花更多时间在我身上。
  他会推掉一些应酬,和我一起吃晚饭,不过,我敢向他说的,都是公司里的人和事。
  不过,纵使再珍奇名贵的礼物不能叫我满足,愈来愈讨厌他出门,他教我想念他。我爱写诗,想念他时,就寄情诗句,把少女的心事写下来。
  他发现我会写诗,向我讨些来看。让爸爸看我的诗会教我脸红,因为写的简直就是情诗。
  我诚惶诚恐的把一些从前写的给他看,特别说明当时所怀念人,不是别的男生,是他。因为我答应过不会结交男生。
  爸爸读过了,赞赏一番,他说,不好文学,却欣赏我诗中意境,奖励我多写。
  他和我做了一个交易,他每送我一件礼物,我送他一首诗。


  第03章 再拉近一点便是情侣
  於是,每个礼拜我们都交换礼物,我并不缺少灵感,因为我的心神都落在他身上。
  他出门或没空理会我时,我就失魂落魄,心绪不宁。我不晓得他是不是有时故意的冷落我在一旁,来测试我的忍耐,剌激我的创作。
  他忙过之后,和我约会的时候,我们每每就会给一种吸力拉近一点。
  这一段日子,我留意到爸爸微妙的转变。
  他不会为对我亲热的态度道歉。
  有意无意之间,他会碰触我的身体,借故拉住我的手不放或搭着我的肩膀。言谈之间,有弦外之音,在在都叫这个十六岁少女春心荡漾。但一切都很含蓄,却充满暗示。在我心目心,他从高高在上的爸爸的神坛之上步下来,成为一个想和我亲近的男人。我不再害怕他,并且恃着女儿向父亲撒娇的特权,给他亲近我的机会,爸爸都不放过,把我们之间的身体距离拉近,到一个极为敏感的地步。
  一线之差!不能再比这更接近了,再近一点就是情侣的表现了。
  有一次,他出门公干,邀我同行。我是他的小秘书,照他的意思安排行程。
  我们将会有很多时间在一起,酒店住宿他依旧只订一个房间。我特别问他一句要怎样的房间。
  他说,跟以前一样就是。但是我们两父女同去,即是说,他预算我们两个人同睡一个房间,同一张床上。我预感有事会发生,心情好像踹在铁线之上。
  第一次陪爸爸出差。白天的工事,他自行处理,把我留在酒店。晚上会发生什么事,我不敢预测。我在酒店的房间,穿上性感的吊带睡袍,戴上他送我的珍珠项链,焦灼地等他。睡袍是我特别为这次旅程买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买,也不能解释会为爸爸穿上。
  他启门进来的时候,见我坐在床沿,裙摆下露上一大截玉腿,就成为他目光的焦点。我的心卜卜地跳,垂下眼,把膝盖合起来。
  他走到我身边,坐在下,张开胳臂,一手搭着我的肩膊,我就向他的胸膛靠过去。
  他说,我回来晚了,等我等了很久,是吗?
  我不敢抬头。双手放上大腿上,我像要掩遮它的赤露。
  他说,害怕和爸爸单独在一起吗?我说不,我不害怕。
  他说,他想我告诉他,我爱不爱他。我垂下眼,含羞地,悄声地对他说,我当然爱他。
  他说,爸爸也爱你,就扬起我的头,看我羞红了的脸。
  他说,我的丽娜长大了。然后,他的嘴唇就压过来,和我嘴对嘴的,像情人般,接了一个吻。
  在诗句中,我渴望爱我的男人亲我吻我,而一切都只有在幻想中。当我的嘴唇给吻过而湿润温热的时候,我害怕了。我知道,爸爸己决定和我做些更亲密的事,他要看见我的裸体,并爱抚我。我的心在跳,我不会不懂得,我们坐在房间唯一的床上,他吻了我,预备和我睡在一起,做男人和女人会做的那些事。
  而爸爸把我诗中的恋慕和浪漫,演绎起为一个不放开的吻,一直噙住我。
  我任由他,拥抱着,吻着。慌张,却不敢逃,疑惑,无从发问。
  他把睡袍的肩带拨下来,解开胸前的蝴蝶结,露出我的乳房。
  他的手放在我裸露的乳房上,我不敢看爸爸的手如何轻捏抚弄我,而他的手在我细嫩的肌肤的抚触是那般温柔。
  他把两颗豆豆轮流的逗弄,和轻吻。
  他己清楚地表示心意,他没把我当做女儿。此刻,他把我的衣服剥开,要我变成她的女人。我全身就颤抖起来。
  他说:「丽娜,不要怕,这是爱。让你知道我爱你。」
  他搂住我,把我拥抱着,吻我,由轻啄变为吸吮。我初而犹豫、闪避,躲不开,就顺着他意思,接住了他的热吻,让他的舌头在我嘴里找寻它要的东西。
  很快,有一波电流,从给挑逗而亢奋的乳头触发,通遍全身,把我尴尬的感觉掩盖了。我紧闭眼眼,不敢看他。
  他的手在我睡袍里面,上下游移,抚摸乳房、大腿和大腿之间我的私处。我不敢动,我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和不该做些什么,只任由他摆布。
  他是个熟练的情人,懂得令一个女孩子的身体听他指挥。
  他待我的气息变得粗而急时,把我的睡袍翻起,脱掉。我仍不敢看。
  他的手离开了我身体,他站起来,站远一点,观看我全身的形状。我屏息着,等待着他的手再在我身上落下来,在突出来陷下去的位置探索。我听到他赞叹我身段优美。
  他说,丽娜,你懂得珍珠项链和你发育完美的身体,是个完美的配搭。
  他的手指头在我的乳尖上轻轻的拨弄,对我说,我没看错,你比你妈妈的身材更好。
  他把我的大腿分开,扭开润滑膏的盖,挤了一挤,用指头醮了许多,打开阴唇的摺儿,涂在我的小屄里。把两个手指头探进探处,轻轻的磨擦,那个动作令我打了个寒噪。爸爸在我耳畔啍唧,说,丽娜,放心,不会痛的。爸爸懂懂得怎样叫你开心。然后,把我摆放在床上,性器官缓缓的放进我里面。
  我不敢看,他又粗又大的东西会把我吓死了。
  他身体如一堵巨墙压下来。
  他以手承托着我的屁股,让我纤细的身体和他贴合着。
  他细心地指点我,要放轻松点,不用害怕,把自己交给他,随他起伏,如此这般就会享受到性交的快乐。我顺从他,接受他温柔地作爱。於是,在这里,在那里,各个敏感的部位,爸爸点燃了慾火,把我焚烧,变成他的女人。
  我想,那不是痛楚,而是快感。
  他说的,不会痛的。
  床单染上我的落红,告诉爸爸他是我第一个男人。我不知道为什么做完爱会哭,思绪交杂,不知如何自处。爸爸很满意和我的交合,其实是他得到我的过程,以轻轻的爱抚和亲吻安慰我,鼓励我,温柔地对我说,爸爸是个幸运儿,能亲自和我的小公主过她的初夜。谢谢你把童贞留给我。我以为你年纪太小了,这个时候就要了,有点担心是不是太着急了,没料到和你做爱的感觉可以这样的美妙……
  旅程上每个晚上,他都做爱。我是只驯服的小羔羊,爸爸是匹饥饿的狼。
  他对性的需要是那么强烈,令我摄服,尝试去迎合他,战竞地做,不知道能不能满足他的需要。每一晚的交欢他都有刻意安排,营造浪漫的气氛,使和他上床变得容易,和理想当然的,留下了美丽的回忆。我若仍有的一点疑虑和惶惑的话,在回程前的一个晚上他都给我消除了。
  作过一个令我开始觉得有点享受的爱后,他把一颗钻石戒指套在我指头上,问我说,明天我们回吉隆坡了。
  他己厌倦那些不知是真情或假意的女人。
  如果我不讨厌和他一起睡觉,他打算以后和我一起生活。即是说,要我搬去和他同住。这个建议,我没法拒绝。兴奋得不敢相信,那是我到城里去的原因。
  但是,我明白,我必须要把我对所渴望的和爸爸在一起的家庭生活调整一下。我们将会有性生活,我从来没估计过,和爸爸作爱,会成为我们的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份。


  第04章 怀了爸爸的孩子
  初到吉隆坡而被安排住宿舍,让我有点被骗了的感觉。但这一次,他没骗我,一切都在他计划之中。
  他把女伴赶走,接我过去,和他同居。
  他牵住我手,踏入家门,我有几份做了归家妇人的心情。
  我们开始过夫妻般的生活,我从少女变成少妇人。十六岁的我,长得标致,姣美。十三、四已完全发育,开始了性生活,爸爸的赞美令我的乳房更有自信心地挺立。小屄懂得自我润滑,不必借助KY,自信能配得上爸爸,令他快乐。
  我们像恋人般双双对对,一起上班下班,是一对羡煞旁人的亲爱父女。自小梦寐以求的,和爸爸在一起的家庭生活,以这一个形式实现了。我的角色改换了,不当女儿当妻子。有爸爸睡在我身边,我似乎得到了所想所求的。性生活是美满的,在我世故未深的脸上,常常露出女人的满足感。
  我把我们的爱情故事构想得太简单了。爸爸和我天天见面,夜夜同床、爱我如掌上明珠。我做妻子的本份,为爸爸建立家庭,生儿育女,理当是个爱情故事的美满结局。我们有恒常的性行为,但没有避孕的措施。我太无知,不提防和爸爸活跃的性爱生活会令我怀孕,其实我未准备好做母亲。
  我们同床几个月后,我就有喜了。应该是件喜事,是我们都期待的好消息。
  把妊娠的生理反应,和他快要做爸爸的消息告诉爸爸,满以为他会为了我腹中有了他的骨肉而兴奋。可是,他脸色一沉,不作声,我就知道不妙了。过了几天,他送我去医院,打掉胎儿。
  「为什么要拿掉我们的孩子?」少不更事的我,不会理解爸爸的心理压力。
  他不能面对乱伦的罪名。我含着泪做了人工流产,把我的孩子杀了。
  十六岁的女孩子,人生也刚开始。爱情、性生活,和与一个男人亲密地生活,一切都是新鲜的,甜蜜的,每天都有新的体会。爸爸要我做一个怎样的妻子,我尚在摸索,突然要面对堕胎的波折,怎会应付得来。我们爱情的结晶被视为妨碍,要拿掉他。承受不了失去孩子的哀痛,而手术对我心理和身体都做成创伤,情绪极为低落。
  爸爸明白我的委屈,多方的解释,让我晓得他不是不爱我。我身体调养好后,恢复房事。
  他亢奋的性器官再次进入我的小屄,令我觉得我的生活是充实的。子宫里给夺走的东西,爸爸不会让它空虚。我在性爱的高潮中,我原谅了爸爸。
  一切如常,爸爸除了出门,每晚都行房,这是他向我证明他宠爱我的方式。
  我奇怪他每日工作那么繁忙,做爱的精力从那里来。我也学到怎样去令自己的男人快乐,他除了要与你性交,从中得到性快感之外,也需要自已的女人在床上发骚,动情来肯定他的性能力。闺房之乐免不了叫床的娇呼,和淫词妄语。
  我最淫荡的言词,是做爱的时候,把爸爸叫做老公。
  自从第一次害喜,我就不上班。我专心做爸爸家里的女人。闲来,继续为我的爸爸情人写情诗,打发闺房的日子。但会想念外婆,她一手把我带大,像妈妈一样,比妈妈的地位更尚高。离开她近一年,想起要回去看望她。爸爸抽个空,我们就一起回乡。


  第05章 外婆早就把我们看成一对
  外婆看见我们,十分开心。自我到吉隆坡后,她独自一人生活。我和爸爸结合的事,觉得不应该向她隐瞒,与爸爸商量,他竟不反对。我就把我和爸爸同床共枕快一年的事,但略去怀孕堕胎的细节,告诉她老人家,请求她谅解。
  外婆的反应出乎我意料,他并没有惊异和责备。她和颜悦色的对我说:
  「丽娜啊,我早料到会有一天。」
  我不敢相信她会如此说。她说:
  「你们既已到了这个地步,不妨从头说起。你可能当时太年轻,不懂事,没留意自从你升上中学,你爸爸就常常来看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实在不懂。
  「你爸爸吩咐我,要严严的看管你,不要让男生接近你,是为了什么?」
  「我的学业?」
  「不是,他看中了你。不想男孩子把你抢走。
  他盯住你的那神情,谁都看得出,他对你有意思。」
  「他对我有什么意思?」
  「一个男人在女人身上的打量。
  他关心你生活的细节,可以说是父爱,却己超过父女的界限。
  他不再带女人同来,有空就回来看你,我就预料到他有心把你留给他自己。早晚,你会成为他的人。」
  「那些我才十一、二岁。怎可能发生这些事?」
  「你发育得早,十一、二岁就会惹起男人的遐思。那个时候,你爸爸就看中了你,或者说,爱上了你。你长大了一点,他就爱你多一点。到了一个地步,他不能忍受男生碰你一碰。你爸爸提出要接你到吉隆坡时,他心里有什么打算,我看得一清二楚的。
  他带你踏出这个门口时,我就把你们看成一对了。」
  「外婆啊,有这样的事,当时你为什么不说?」
  「我说了,你不会明白,反而误了你们的好事。我把你交托真主,一切听由真主安排,要是真主要你们走在一起,我说尽你爸爸坏话不能拆散你们。若不是真主旨意,我也没办法把你们撮合。像当年你妈妈和爸爸一样,他们都不肯听我劝告,天意啊!」
  「你是不是说,你不反对我和爸爸在一起……」
  「丽娜,如果是对你好的,我会替你高兴。我只会向真主替你们作福。」
  「但是,他是你的女婿,我的爸爸。你能接受我们在一起吗?」
  「你妈妈跑到不知哪里去,以为找到个更好的男人,境况坎坷不敢回家跟我说。你是我的孙女儿,把你一手带大,把你当做自己的女儿一样。我希望你有个好归宿。你爸爸是个好男人,好女婿。和你妈妈离婚后,仍当我做岳母尊敬和奉养。丽娜啊,最要紧是有个好男人爱我的孙女儿。只要你们幸福,真主接我归天也放心了。」
  「不要说不吉利的话。外婆你老当益壮。你不会死的。」
  「对,我老糊涂了。你回来看我,把你们的好事告诉我,我倒说要死了。
  来,凑近我一点,让我昏花的老眼把你看个清楚。」
  我捱近外婆,对她说,你太好了。我以为你听见会骂我。眼泪夺眶而出。
  外婆把我从头到脚看了一看,说:
  「看你的气色,就知道他没有亏待我的乖孙女儿。我有句心里话倒要说,你爸爸虽然精壮,年纪却不轻了,你既跟定了他,要趁他还有心有力,快点要个宝宝,让我抱个曾孙儿啊。」
  「你又来取笑人家了。不怕人家会害羞。」
  「傻孩子,我跟你说的是人伦大事,那对夫妇不谈生育?不用害羞,告诉我,你们有想过要孩子吗?什么时候会生?」
  「爸爸对我很好,十分疼我,生活过得很好。不过,他事业为重,尚未有生孩子的想法。」我避重就轻的把我和爸爸的问题带过。
  「你爸爸是个难得的好人,对你又疼爱,你要为自己和他着想一下,你们己经一起同床睡了一年了,他己经是你的老公了,对吗?他并不是没有女人,一直不结婚,到现在把你收起来,是他喜欢你,想有个家。你明白吗?」
  「我明白。
  他从前的女人多着呢。但是,自从和我同居之后,把他的女朋友打发走了,再没有找别的女人了。你不用为我们着急,我们才同居了一年,时候还多着呢。」
  「你既然把和爸爸的儿女私情都给我说了,我才多事,多说几句。你要记着,做女人的要着紧自己的男人,光是我爱你你爱我不能长久。
  他是个爱孩子的人,早些为他生个孩子,用儿女把他缚住。男人到了他的年纪,事业有成,就会想到有个儿子承继父业。你不为他生孩子,他会找别的女人替他生,那就麻烦了。丽娜,你十七岁了,要懂得怎样讨好自己的老公。」
  外婆能如此为我着想,能不叫我感动。
  他说到生孩子的事,我没把真相说明,却令我感触良多,热泪盈眶。我对她说,你的话听懂了,明白了。慈祥的外婆,见我哭了,不住的鼓励我,安慰我。她把爸爸带到我的面前,亲口叮嘱他,要好好照顾她的孙女儿。爸爸答应她。她释然了,叫我不要哭,这是喜事嘛,亲上加亲,应该笑才对, 然后喜孜孜的为我们做了一顿丰富的晚饭,晚后,亲手预备我们房间的舖盖。
  在我生於兹长於兹的老家,外婆安排我和爸爸同房睡觉。家里一切,我们睡的床,被舖和房间的摆设和从前一样,只是爸爸和我的关系改变了。我们回来,睡在爸爸的床,从前他和妈妈,和他的女友睡的同一张床。自从我和爸爸发生了关系,除了他出外公干,没有一天不同床共枕的。如果外婆不作这样安排,或她不赞成我们的关系,晚上我也会跑到爸爸房里,爬上他的床上,和他作爱。
  在爸爸妈妈曾同睡过的大床上,爸爸来和我亲近。我把自己赤裸的献呈给他。
  他用多年的心血,藉养育之恩和性爱的启迪,诱导我成为他的女人。这个曾令他伤心的地方,因着我的成长,和与他的相爱,再一次成为爸爸留恋之地。
  我能感受得到,他的亲吻和每一下力度不同的抽插,都把一个爱的信息送给我。


  第06章 三度怀孕的抉择
  乡间那几天的恩爱缠绵,额外兴奋。我们耽溺在床上肉体的欢娱,甚至不愿起床吃早饭。晚饭后,热毒的大阳稍为收歛,我挽住爸爸的手,在河边的林荫小径漫步。
  他告诉我,他在这里长大的。在河里我们的倒影,我看见爸爸妈妈当年相恋偎倚在树下。我彷佛超越了时空,和少年时代,青梅竹马的爸爸,在同一棵树下,凭倚着树干约会。
  他忽然把我搂住,要和我接吻。
  他的手按住我的乳房,轻轻的揉搓,浅吻我的肩窝,然后捧住我的脸,吻下来,像少年情人的初吻。
  在宁静的乡间故居,我忘记了是他的女儿,也失去了打掉胎儿的记忆,尽情地,和我己认定是我爱的男人,在肉体上和精神上,进入了比从前更深一层的亲密。
  享乐过后,苦恼随来。回到吉隆坡不久,发现自己再度怀孕,明白爸爸的立场,不动声色,自行打掉,才让他知道。
  他不能不知道,身体需要调养,需要再次剥夺他房事的权利。
  禁慾的时光,可能害得我们都很惨。爸爸如常的和我在床上亲热,可以摸可以看但不可以作爱,我为他的命根子无处安顿而歉意。我看见他如此需要我的身体却不想我有他的骨肉,令我胡思乱想,开始怀疑爸爸是否真心爱我。那个结打不开而且愈缠愈乱。一连串的问题,系在那个结上:在他心里我有什么地位。
  他当我是谁?有没有把我当做他的妻子看待?谁会叫妻子每次怀孕都打掉了?他只管做爱,却从不关心生育或节育。到底是什么一回事。我觉得作为他的妻子,有责任把这个问题提出来讨论。
  他教我失望了,他总是逃避,不肯讨论。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到我不能推搪的时候,他又作爱了。每次他从我小屄里退出来,我都会给他应得的快感。但我却在性爱的领域里,退到一个阴暗的角落里。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爱照作,生活如常。但外婆的叮咛和我心里的疑问,驱使我冒一个险-存心第三次受孕,於是在那些不安全的日子,我主动起来,要求作爱。为的是要看看他对我第三度怀孕的反应。
  我伤心透了,因为他只是对我责骂,怪罪我不小心,那么容易就避孕了。
  我愤然的作第三次人工流产。医生很慎重的提醒我,堕胎会有性命的危险。每堕一次胎,风险就大一点。而且会做惯性流产和不育。
  我把避孕丸和安全套买回去,请爸爸作个选择。我说:
  「你让我怀孕三次,打掉三胎,每次都冒会死了的危险。医生说,不能再堕胎了。你不关心么?你不要我怀孕,你戴套子,或是要我吃丸子。告诉你,我再次受孕的机会己很低很低了。医生说,我以后可能不能怀你的孩子,你不要孩子吗?我十五岁就跟了你,你把我当做你的妻子吗?你真的不想你的妻子替你生孩子?还是要找别的女人替你生?你这个人哪,只顾自己的面子和做生意,会顾念我的感受吗?你把我从乡下带了出来,除开你,我什么也没有。我整个都属於你。你说爱我,但是,除了那些我不需要的礼物之外,你又为我,和我们的家,做过些什么?」我一口气的把积压在心里的怨气,都向他发泄了。
  爸爸楞住了,没话可说。
  他张开膀子,把我拥着,哭了。
  他说,他是个惧怕婚姻的人,曾立誓不再结婚,偏偏爱上了女儿,和她形同夫妻般生活。乱伦的爱给他无比的剌激和快乐,又怕负上乱伦的罪名。与女儿同居五年,要她堕三次胎,是不负责任的表现。但是,分开即是把女儿抛弃,身为父亲的做不到,兼任丈夫的他更舍不得。使妻子怀孕,是丈夫的责任。但生下自己的孩子的后果,承担不了。叫我怎么办?


  第07章 除非我变了心
  我对他说,想和我分手?只要说一声,我就会远远的离开你。
  他说,不是,我不能够离弃你,除非是你变了心,否则不会让你走。我说,或者我会变心,像妈妈一样。但是你必须要让我的心死了,因为我太爱你了,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分离一刻都不愿意。
  爸爸听了我这一番话,听到我说我怎样爱他,我第一次看见他在我面前流泪。我们抱头痛哭。我们如果是赤诚相爱,却爱得那么痛苦,但愿真主此时用电殛打死我们,就得到大解脱了。
  我们没能解决问题。我吃避孕丸,还是爸爸戴帽子是表面的问题。我们必须要问:我们的乱伦拥抱,不不要别人来审判?或者,自己己判决了,把自已赶进地狱里。
  爸爸不能对我承诺什么。我不强迫他。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这次人工流产后,身体特别虚弱。我独自一人回乡,安心休养。乡间空气清新,蔬果新鲜,有外婆适心照顾和体谅,而我年轻的身体还经得起这些磨练,渐渐复完。
  和爸爸分别了三个月。试验一下,没有他的日子可以怎样过。正如我在诗中向他吐露的,不但不能忘记他,反而每天更牵挂。我想念的不是个爸爸,而是个心之所牵的情人。在廿一岁生日那天,把一首诗想念他的诗寄给他,周末,我的情人就来了。
  三个月是我们相好以来,最长一次的分离,一见到他踏进大门,我己扑向他怀抱。
  他紧抱着我,拨开我散乱的头发找到我的脸儿对我说,丽娜,你的诗句。我说,我的诗句怎样了?他说,我的女儿,我亏待了你。终日想念的只有你。别的女人纵使多性感妖娆,都不能引起我的兴趣。作爱已失去了乐趣,除非和你,我的女儿,我的女人。
  我们互绕相缠,连连热吻,彼此爱抚,别后胜新婚的动人场面。外婆没有跑开,见证了我们是如何相爱着的情境。她老人家,感触了,摇头感叹,为我们掉下泪水。
  我好像藤罗,与爸爸相依为命,和他越缠越深了。我对爸爸说,为了爱他,愿意承担一切后果。我己成年,明白到不能任性地毁了他的事业和名声。二十年来,他一手的裁培和养育,我必须报答,把他视为珍贵的我的贞肏交给他。
  我对爸爸说,你不能撇下我。你要爱护我,没有你,我还有些什么?什么也没有了,只求你能把我当做妻子,是的,你的妻子一样的爱我。
  爸爸说,丽娜,你的爱叫我惭愧。十五岁的时候,我己等不及,把你带到我的床上。你从来就是我的妻子,妻子的责任你都尽上了。爸爸的责任,我尽了,欠你的,是做你丈夫的责任,请你原谅爸爸。
  他说着,以强壮的胳臂,把我娇小的身躯抱起,带进我们的睡房,他的床上。我知道他会和我做了一整天的爱。
  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脱光衣服,赤裸相见。
  他的命根子如旗杆矗立,并以赞叹和渴望的眼光扫视我横陈床上的裸体。我全身血液沸腾,双峰坚挻,胀至饱满,如高高举起的触角迎向他,探视他。在他广阔的胸膛和坚定的膀臂里,我如初次向她赤裸般全身颤抖,不是惊惶,而是亢奋,他不用说话,我己肯定我在他心中的地位,我是他唯一的女人。
  我每一寸肌肤都怀念他,期待着他的吻和抚触,小屄里有种催迫,要我把腿打开,将他的鸡巴迎进来。我用自己的手,抚摸大腿内侧,把两腿分开,将小屄湿淋淋地向他开放。这是我对他能摆出最淫荡的体态。
  他迫近,眼睛闪亮着爱慾,俯身亲吻了那个敏感的地方。
  他的舌头将一波又一波美妙的感觉,由那里传遍我全身,然后,他压下来,命根子全根没入我里面,与我相连交接,注入我生命的营养,却吸吮我的灵魂,带我登上如痴和醉的境界。
  他循着气息的节奏,一抽一插,牵引我身体律动,并一波又一波的兴奋。强劲的射精,不再是个烦恼,因为我会把每一颗精子都留住,祈愿其中一颗抵垒,使我能为我的丈夫再次怀孕。
  我牢牢的抓住我的男人,以吻留住他,直至他软下来,退出来。爸爸逞了强,露过威风,把我牢固地再次占有之后,把头枕住我对他忠实而裸露的胸脯,对我说,不容许再与我分离。只有不朽的爱情,能令女儿为他三次怀孕和堕胎,仍不抱怨。世界上还有谁值得他爱?有什么可以阻碍我们相爱呢?
  我对他说,我没吃丸子,你没戴套子,如果真主准许,我就会为你第四度怀孕。老公,假如我真的再怀孕,且不要烦恼,外婆愿意为我们把曾孙儿当做她的儿女带大。只要真主保佑她健康,我们生几多个她都答应做褓姆。


  第08章 别问我老公是谁?
  我们为了传宗接代,不停的做爱,为了增加受孕的机会,尝试在指定的日子,和用不同的体位交合。父亲公牛般的性能力我不置疑,但我的子宫曾三次遭强力的吸盘塞进去,把胎儿拉出来,能不能吸住受了精的卵子,不让掉下来呢?经过一百八十日倾力做爱,我们的努力有了成绩。我又有了妊娠的生理迹象。爸爸察觉了,对我说,丽娜,你是不是怀孕了?我说,是的,你预备再为人父了。
  他说,一定要留住他,把他生下来。爸爸以热吻来鼓励我,并且把我带上床,做了一场恩爱缠绵的爱,庆祝这个好消息。
  在还容许做爱的怀孕的日子里,他争取时间做爱。平时,我们的性生活不会因为我月经来潮而阻碍,他想要我,就要。但为了我们的孩子,必须在性生活上有节制。我肚皮隆起增强了爸爸做爱的兴致,直至我怕他的大鸡巴插得太深,会把胎儿抠出来,我才不让他和我同床。到必须穿孕妇服的日子,我叫爸爸送我回乡。依依不舍的和老公暂别几个月,等候产期。
  我怀孕六个月了,爸爸有空就来看我。怀孕的代价是不能做爱,他只能看和摸。
  他会把我关在房里,他把我脱光,要我穿上她在外地搜购的性感内裤,观赏我肚皮鼓胀的美态。
  他用体贴的说话安慰我,用温柔的手爱抚我腹中的胎儿,并吸吮用来乳养他孩子的乳房。
  此刻,我亲爱的老公正在外公干,不知道他身在何方。我愈来愈挂念他了,所有妻子都会像我这样牵挂着她的老公。没见一个月了,如隔三秋。自从我怀了孕之后,我不能再叫他做爸爸了,应该叫他做老公。我放胆的就在他面前这样叫他。
  他开始有点不习惯,他看着我,看看我的肚皮,便会意了。
  然后,与心爱的人离别。离愁能令人成为诗人,写诗的灵感如泉涌,倾诉着离情别绪。这些浪漫的诗句,当我和老公死后,会结成诗集,将一个非凡的爱情故事,流於后世。
  同乡有些人对谁把我的肚皮弄大了,诸多猜测。有人怀疑是爸爸经手,因为他亲自把我送回来,并且常常回来看我。有好事的传说见过我们如情人般亲密举止,甚至房里的春色。由他们传说和编做故事吧。对一切善意的问候或不甚善意的诘问,我只报以微笑。
  谁是我的老公?只有我知道。只要他爱我,我就有能力把他的孩子带大。
  嘴巴长在别人嘴上的,我不能管,也不介意他们对我和爸爸的关系说三道四。
  我日渐鼓起来的肚皮,就是我的安慰和支时。我热切等待我们的孩子呱呱堕地,我就能回到爸爸的身边,尽我做他妻子的责任,服侍他。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