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4|回复: 0

和女友恩熙的乡下行(2)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5 13:16:49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和女友恩熙的乡下行·2(重口慎入)2020年6月15日作者:小橙子有大唧唧第二天,早饭过后在大姑家闲来无事,我询问女友教学情况,女友红着脸说教学很顺利。

同学们也很听话,说着说着,一辆破旧的捷达车开进了院子里来,紧接着张叔从车上走了进来,对我说今天需要去镇子里采购一些教学用品,让女友陪着他一起去正好在选购的过程中可以商量买些什么,我则是不放心女友,提出和他们一起去,这时女友在一边说他们两个就可以啦,不要让我去添乱,因为我平时的学习成绩简直和女友没法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见女友态度这么坚决,而且张叔在一旁笑着说,一定会好好照顾女友,买完用品就送女友回来,我也只好作罢,并切叮嘱女友一定要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情就要给我打电话,女友答应着说好,然后便进屋里换衣服准备和张叔去采购教学用品了。

只见女友穿了一件白色的卡通宽松T恤,下身穿着一件粉色的长裙子,大腿包裹着一条肉白色丝袜。

脚下穿着一双黑色的帆布鞋,脸上化着澹妆,清纯的宛如一个明星。

女友露出了那一排雪白的牙齿,眯着眼睛朝我笑了笑,而张叔则是在一旁用特别猥琐的眼神盯着女友看,女友偷偷的瞟了一眼张叔,马上俏脸绯红,飞快的和我打了声招呼就坐着张叔的小车出发了。

我目送着张叔和女友远去,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车上,女友面色绯红的坐在副驾驶上,一边的张叔猥琐的对女友说道“小骚货,快帮张叔舔舔大鸡巴,妈的,光是看到你就硬了!”

女友这时红着脸,用涂着黑色指甲油的白嫩小手脱下了张叔的裤子,扒下了内裤,露出了张叔那根布满了污垢臭烘烘的大肉棒,然后用自己白嫩的小手握着张叔的大肉棒,俯身用自己湿润的小嘴含住了张叔那根臭烘烘的大肉棒,开始吞吐了起来。

只见女友潮红着脸,不停的上吞吐着张叔那根臭烘烘的肉棒,发出了淫靡的滋滋的声音。

“没!想到你不仅会玩,还这么会舔,快,小骚货,给老子把鸡巴清理干净,”

女友听完嘴里小声的哼哼着回复着张叔,小脑袋更加卖力的上下活动着,吞吐着张叔的大鸡巴,吃了一会,女友将大鸡巴吐了出来,伸出了自己粉嫩的小舌头,舔着张叔包皮里面的那些污垢,只见女友把包皮里的污垢舔出来后吃到了嘴里,然后咽了下去,如此反复吃的津津有味,彷佛在吃美食。

张叔则是一边开着车,一边一脸满足的享受着女友的服务,就这样车子不大一会便开到了镇子里,张叔对着正在吃着自己大鸡巴的女友说道“骚货,别吃了,咱们到镇子里了,下车,我让你今天变成烂货”

女友听完依依不舍的吐出了嘴里的已经被清理干净沾满自己口水的大鸡巴,然后红着脸冲着张叔吐了吐舌头。

下车之后,张叔带着女友来到了镇上的一个偏僻的地方,这里商户基本都是那种小平房,只见张叔带着女友左拐右拐,走到了一家外表很是破旧的纹身店门前,张叔冲着里面喊道“老杨!老李!!在不在家啊”

不大一会,便走出了两个人,叫老李的是一个身材肥胖的中年人,浑身散发着一股许久没洗澡的汗臭味,另一个叫老杨的则是一个独眼龙,穿的破破烂烂操着一口大黄牙对张叔说道“哎呀,这不是老张吗?怎么有空来看我们两个了,咦?这位是?”

老杨一脸猥琐的看着女友,眼中彷佛要把女友脱光了一样。

女友这时则是红着脸,小声的说道“两位叔叔好,我叫李恩熙,来自韩国。

你们叫我恩熙就好啦”

张叔在一旁说道“这是我们学校新来的生理老师,是暑假过来我们村子里的,人家可是韩国来的啊,咱们快进去吧,正好今天让恩熙老师给你们上上课,嘿嘿嘿”

而其余两人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女友,然后转变成猥琐的面孔,然后便带着面色绯红的女友,四个人走进了纹身馆中。

纹身馆里,女友坐在了一张破破烂烂的床上不知所措,张叔三个人则是在一旁小声的商量着什么事,不大一会,三个人便走到了女友面前,张叔这时说道“恩熙啊,你杨叔李叔很喜欢你呢,想要玩你,你看,,”

说完,三个人便猥琐的看着女友,女友这时突然脱下了T恤,露出了一对雪白下垂的大奶子,然后撕下了贴在上面的乳贴,一对黑黑的乳头便露了出来,乳白色的奶水从女友黑色的大乳头中间的乳孔不停的流淌出来。

女友这时绯红着脸淫荡的对着三人说道“恩熙是随便上的婊子,三位叔叔快来玩我吧,我的小骚逼从刚才就不停的流水了”

说完便掀开了粉色长裙,分开了一双穿着肉白色丝袜的大腿,露出了裙子下面的黑色蕾丝内裤,只见女友的骚穴在内裤下面不停的流淌着骚臭淫水,将蕾丝内裤中间渗透的发亮。

张叔三个人见状犹如野兽一般冲到了女友的身边开始上下其手,老李和老杨一人抓着女友一边的乳房,对着女友黑黑的乳头开始吸舔了起来。

老李这时说道“这小骚货的奶水可真甜啊,韩国小女孩的皮肤就是好,又白又嫩,就是这奶子他妈的跟生育之后的奶子一样,不过这奶水真甜”

张叔这时则是把女友的黑色蕾丝内裤脱了下来,露出了穿着阴环,穴口大开着的黝黑的骚臭淫穴。

这时一边吸舔着女友乳房的两人见到女友的骚逼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对着女友说道“你的这个骚逼怎么还穿着环?看来老张说的没错啊,怎么玩你都可以了,反正你的逼已经这么烂了”

女友这时则是满脸潮红,淫荡的说道“对,你们怎么玩都可以,人家是不要钱的婊子,随便玩,谁都可以上的婊子,叔叔们快来操我吧”

三人听完女友的话,纷纷脱下了裤子,露出了大鸡巴,三人中属老李的鸡巴最大,足足有30厘米长,粗细和女友小胳膊一样,不过因为长时间没有清洗,鸡巴上都是污垢,又骚又臭。

一边老杨也露出了他的大鸡巴,只见鸡巴上都是凹凸不平的球球,原来是入了珠的,不过单比长短是老李的鸡巴长一些,但是粗细却是老杨的更粗一点,宛如一个成年人拳头的大小。

这时张叔则是命令女友分开双腿,然后示意着老李,只见老李用他那根又脏又臭的大鸡巴对着女友敞开着的淫逼插了进去,开始飞快的抽插了起来。

伴随着老李飞快的抽插,女友的小肚子上时不时的出现一个小隆起,穿着阴环的大阴唇则是因为抽插不停来回甩着,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女友的骚逼中不停的流淌着又骚又臭混杂着老李大鸡巴上污垢的淫水,女友的小脸粉扑扑的,嘴里则是不停地淫叫着,“哦哦哦,好爽,不行了,快,李叔叔,好老公,操死我吧……哦哦……对,插到人家的子宫里,,,全部射在里面,,嗯,,嗯,,让人家给你们生孩子……哦哦哦,不行了,人家要爽死了……啊啊”

一边的张叔突然示意老李抱起女友,然后让老杨走到了女友的身后,手中扶着入珠的大鸡巴对着女

友的菊花插了进去,开始飞快的抽送了起来。

女友这时则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刺激的不清,嘴里淫叫的更加厉害,娇喘也更加的紧凑,更加淫荡。

老杨的每次抽插都会把女友肛门中的肠肉带出来一些。

这时一边得老杨将女友的两只穿在脚上的黑色帆布鞋脱了下来,露出了一双酸臭的涂着黑色指甲油的肉白色丝袜脚,女友的小脚丫因为他们的抽插而舒服的蜷缩了起来,老杨抓起了一只丝袜脚用鼻子闻着上面酸臭的味道,然后将丝袜脚放到了嘴里开始不停的吸允起来,老杨舌头不停的在女友白嫩的臭丝袜脚的脚指缝里舔着,然后放进嘴里吮吸一会,品尝着女友酸臭的肉白色丝袜脚。

“小骚货,你的脚可真他妈臭,又骚又臭的婊子”

伴随着三人的抽插和玩弄,夹在中间的女友则是享受着这一切,嘴里发出了愉悦的呻吟声,“啊啊啊,不行了,要被插死了,子宫要被插烂了啊……哦哦哦,不行,菊花,,,快要裂开了,,用力……快,叔叔们用力操我,,吃我的骚臭臭脚,,好痒,,,嗯嗯嗯……人家的脚臭不臭呀???今天在车上可是捂了大半天呢……哦哦哦,,不行了,,,快要爽死了,,,,用力操我,,,把,,把人家的骚逼,子宫还有菊花全都插烂,,,嗯嗯,,嗯,,啊啊啊,,”

女友一边不停地淫叫着,小脑袋一边因为刺激不停的摇晃着,骚逼中流淌的骚臭淫水流了一地,女友的屁眼伴随着老杨那根入珠的大鸡巴的抽插流淌着透明的肠液。

就这样三人足足玩弄了女友2个小时后,老李和老杨各自射在了女友的子宫和肛门中。

随着老李和老杨抽出大鸡巴,女友的子宫和肠子都被带了出来。

只见女友的猩红的直肠中不停地流淌着黄稠腥臭的精液,女友的子宫宛如一个盛开的花朵,子宫口大大的张开着,从子宫深处的两个输卵管中不停的流淌着精液,子宫口流出了混杂着女友白带还有淫水和老杨鸡巴上的污垢与黄稠精液的骚臭液体,女友这时满脸潮红的躺在了床上,嘴里不停的喘息着,一双包裹着肉白色丝袜的大腿大字型分开着,涂着黑色指甲油的臭丝袜脚因为女友的高潮可爱的蜷缩着,这时,张叔看着女友这幅淫荡的模样,对着其余两人说道“你们还有没有什么花样,随便玩这个烂货。”

两人想了想,突然老杨走向了一边的工作屋中,拿出了刺青用的机器与染料,还有打洞用的工具与几个比女友大阴唇上耷拉着的阴环小了两圈的铁环,老杨看着张叔与老李说道“你们过来帮我抓着这骚逼的大腿,我去给她的骚逼加工一下”

说完三人便走到了女友的身边,张叔和老李抓着女友的大腿,老杨先是用刺青的机器开始在女友的骚逼上不停的纹着,而女友则是因为疼痛不停的叫喊着,却又因为被抓住了双腿而动弹不得。

不大一会,老杨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嘴里说道“完成了,小骚逼,我拿镜子你看一下,等一下,我先把你子宫塞进去”

说完便用一双粗糙的脏手抓着女友的子宫对着骚逼插了进去。

然后拿了一小块镜子照着女友的黝黑的骚穴,女友则是因为疼痛粉红的脸颊上布满了香汗。

这时,张叔和老李在一旁小声嘀咕着什么,然后一起走到了女友面前,一只手抓住了女友那对下垂的雪白大奶子,另一只手扶着各自的大鸡吧说道“小母狗,我们两个看你太辛苦,正好玩个新花样,让你好好爽一爽,省的你疼”

女友害羞的点了点头。

只见张叔和老李用各自的大鸡吧对着女友黝黑的大乳头中间的乳孔,一点一点的将宛如鸡蛋大小的龟头贴了上去。

这时女友终于明白他们要做什么了,但是女友也没有阻止他们,心里想着“我的乳孔这么小,虽然插过中性笔,但是中性笔和他们的大鸡吧比起来小太多了呀,不可能插进去吧……嗯,,让他们试一试,插不进去他们就会放弃了。嗯,没错!”

女友这么想着,波澜不惊的让他们做着插乳头的这件事。

张叔和老李蹭了好久,可能也是发现了插不进去,索性就将小拇指对着女友的乳头插了进去,就这样,随着小拇指的插入,女友面色潮红的娇喘起来,张叔和老李先是用小拇指在女友的乳房里上下左右的疯狂搅动着,然后他们又慢慢的伸进去了两根,三根,到最后,女友的乳头终于被他们扩张到4根手指都可以插进去的程度了,不过女友的奶水已经不受控制的疯狂向外流淌着,这时,女友也面色潮红,并且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乳孔被他们扩张到夸张的程度,张叔和老李看差不多了,就扶着大鸡吧对着女友的乳孔慢慢的插了进去。

随着他们两个的大鸡吧慢慢的没入女友的雪白的大奶子里,女友终于憋不住娇喘了起来。

只见老李和张叔分别扶着女友的一个大奶子,疯狂抽送起来,而女友那对黝黑的大奶头则被大鸡巴撑的宛如薄薄的一层黑肉附着在大鸡巴上。

女友则被插的意乱情迷,嘴里一边娇喘一遍说道“哦……老公们,你们太会玩了,,骚逼的大奶子要被你们插烂了,哦哦哦,,,好爽,,嗯……好舒服,,,快,插烂人家的骚奶子……好爽,,嗯嗯”

随着张叔和老李的每次抽插,女友乳房里的奶水不停的被带出来,流淌到了地上,慢慢的,地上就形成了一个奶水和精液混杂在一起的小水滩。

再看女友黝黑光滑的无毛骚逼上一边纹了一个蝴蝶的翅膀,中间敞开的骚逼犹如蝴蝶的身子,不过这只蝴蝶可能有些胖,因为女友骚逼敞开的太大了。

女友这时一边被张叔和老李插大奶子,一边看了一下,看着镜子里自己被刺上蝴蝶翅膀的骚逼又显得更加淫荡了,心里不禁有些开心,小脸开心的笑着对老杨说道“好美~谢谢杨老公哦~~”

说完还对着老杨那张满嘴黄牙而且牙时,张叔看着女友这幅淫荡的模样,对着其余两人说道“你们还有没有什么花样,随便玩这个烂货。”

两人想了想,突然老杨走向了一边的工作屋中,拿出了刺青用的机器与染料,还有打洞用的工具与几个比女友大阴唇上耷拉着的阴环小了两圈的铁环,老杨看着张叔与老李说道“你们过来帮我抓着这骚逼的大腿,我去给她的骚逼加工一下”

说完三人便走到了女友的身边,张叔和老李抓着女友的大腿,老杨先是用刺青的机器开始在女友的骚逼上不停的纹着,而女友则是因为疼痛不停的叫喊着,却又因为被抓住了双腿而动弹不得。

不大一会,老杨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嘴里说道“完成了,小骚逼,我拿镜子你看一下,等一下,我先把你子宫塞进去”

说完便用一双粗糙的脏手抓着女友的子宫对着骚逼插了进去。

然后拿了一小块镜子照着女友的黝黑的骚穴,女友则是因为疼痛粉红的脸颊上布满了香汗。

这时,张叔和老李在一旁小声嘀咕着什么,然后一起走到了女友面前,一只手抓住了女友那对下垂的雪白大奶子,另一只手扶着各自的大鸡吧说道“小母狗,我们两个看你太辛

苦,正好玩个新花样,让你好好爽一爽,省的你疼”

女友害羞的点了点头。

只见张叔和老李用各自的大鸡吧对着女友黝黑的大乳头中间的乳孔,一点一点的将宛如鸡蛋大小的龟头贴了上去。

这时女友终于明白他们要做什么了,但是女友也没有阻止他们,心里想着“我的乳孔这么小,虽然插过中性笔,但是中性笔和他们的大鸡吧比起来小太多了呀,不可能插进去吧……嗯,,让他们试一试,插不进去他们就会放弃了。嗯,没错!”

女友这么想着,波澜不惊的让他们做着插乳头的这件事。

张叔和老李蹭了好久,可能也是发现了插不进去,索性就将小拇指对着女友的乳头插了进去,就这样,随着小拇指的插入,女友面色潮红的娇喘起来,张叔和老李先是用小拇指在女友的乳房里上下左右的疯狂搅动着,然后他们又慢慢的伸进去了两根,三根,到最后,女友的乳头终于被他们扩张到4根手指都可以插进去的程度了,不过女友的奶水已经不受控制的疯狂向外流淌着,这时,女友也面色潮红,并且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乳孔被他们扩张到夸张的程度,张叔和老李看差不多了,就扶着大鸡吧对着女友的乳孔慢慢的插了进去。

随着他们两个的大鸡吧慢慢的没入女友的雪白的大奶子里,女友终于憋不住娇喘了起来。

只见老李和张叔分别扶着女友的一个大奶子,疯狂抽送起来,而女友那对黝黑的大奶头则被大鸡巴撑的宛如薄薄的一层黑肉附着在大鸡巴上。

女友则被插的意乱情迷,嘴里一边娇喘一遍说道“哦……老公们,你们太会玩了,,骚逼的大奶子要被你们插烂了,哦哦哦,,,好爽,,嗯……好舒服,,,快,插烂人家的骚奶子……好爽,,嗯嗯”

随着张叔和老李的每次抽插,女友乳房里的奶水不停的被带出来,流淌到了地上,慢慢的,地上就形成了一个奶水和精液混杂在一起的小水滩。

再看女友黝黑光滑的无毛骚逼上一边纹了一个蝴蝶的翅膀,中间敞开的骚逼犹如蝴蝶的身子,不过这只蝴蝶可能有些胖,因为女友骚逼敞开的太大了。

女友这时一边被张叔和老李插大奶子,一边看了一下,看着镜子里自己被刺上蝴蝶翅膀的骚逼又显得更加淫荡了,心里不禁有些开心,小脸开心的笑着对老杨说道“好美~谢谢杨老公哦~~”

说完还对着老杨那张满嘴黄牙而且牙齿上还有牙垢的臭嘴开始亲吻了起来,女友还主动将自己粉嫩的香舌伸到了老杨的嘴里,开始舌吻了起来,两人不停的交换着口水,女友还用舌头来回舔着老杨的牙齿与舌头,这时老杨看着女友被张叔老李操着大奶子,对着女友说道“你可真他妈骚啊,这样我也给你个礼物好了”

说完就将大手握成拳头对着女友的骚逼插了进去,然后把女友的子宫再一次的拽了出来,女友这时还是忘情的和老杨舌吻着,彷佛子宫被抽出来已经是无关痛痒的一件事。

只见这时老杨一边和女友忘情的舌吻着。

一边拿起一边打孔用的机器,对着女友子宫口打了下去,女友这时则是脱离了老杨的嘴突然叫了出来,双腿刚要合上则是被张叔抓住了一只臭丝袜脚开始吸舔了起来。

这时老杨又对着女友的子宫打了一下,女友苦于想合上腿奈何张叔还在抱着她的丝袜脚允吸着,而女友这时干脆放弃了,选择接着与老杨那张臭嘴舌吻来转转注意力。

只见女友的小嘴边不停的流着两人混杂在一起的唾液,唾液里还有老杨的牙垢,有的则是直接被女友吃到嘴里咽了下去,老李在一边则是接着依次又打了两个洞,只见女友的子宫口上被打了四个小洞,老李又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不锈钢小金属环套了上去。

一切完毕后,女友停下了舌吻,看着自己被上环的子宫口,心里不禁冒出了一个淫荡的想法,面色潮红的对老李娇羞的说道“杨叔,可不可以给我拿两根绳子呀,就是细的那种。”

老杨疑惑的点了点头,拿了两根细的麻绳,女友拿到后对着自己刚穿好的子宫环穿了进去,看了一下还在吃自己臭丝袜脚的张叔,咯咯笑了两声说道“哎呀,张叔,别吃人家的臭丝袜脚了嘛,你要想吃以后我每天换着袜子穿让你吃,你先等一等,快点射在人家的骚奶子里,我要给你们好好服侍一下”

张叔听完依依不舍的吐出了女友被舔的发亮的臭丝袜脚,然后和老李飞快的插着女友的大奶子,不一会,就射了进去。

他们缓缓的将大鸡巴从女友那对雪白的大奶子里抽了出来,只见女友的乳孔被扩张的宛如鸡蛋大小,甚至能看到乳房里面的乳肉,而乳孔中间则是不停的流淌着混杂着张叔和老李的精液的奶水。

这时女友将两个下垂的大奶子握在了手里,将乳头送进了嘴里不停的吮吸着里面的奶水和精液,一边吮吸一边吞咽着。

不一会,女友就吃的差不多了,不过还是有遗留在女友的奶子里的液体流淌出来。

只见女友又将绳子绑在了脚指头上,然后两条肉白色丝袜大腿朝着两边大大的分开着,绑着绳子的子宫伴随着女友分开的大腿也大大的张开,这时可以轻松的看到女友子宫深处的两个输卵管的小洞洞。

女友淫贱的对三人说道“三个好老公,今天操我辛苦你们了哈,站了那么久,不如我用子宫给你们洗洗脚吧”

三人听了愣了一下,随即飞快的脱下鞋和袜子,露出了一双双又脏又臭到极致的又有脚气的大脚,三人的脚上都布满了死皮,只见女友将下半身向前动了一下,彷佛在欢迎着臭脚的到来。

这时张叔说道“我先来,咱们排队”

说完就把大臭脚对着女友的子宫插了进去,开始不停的抽插着。

女友的子宫口因为大脚的进入,被扯的彷佛透明一样,伴随着张叔大脚的来回抽插,女友不停的淫叫着,小脸因为刺激变得潮红,女友子宫中不停的流淌着混杂着女友白带与淫水还有张叔脚上的死皮与污垢的骚臭液体,老杨这时突然拿出了一个大碗放到了女友的子宫下面,接着这些液体。

“哦,,插死我了……嗯嗯,,好爽,,哦,,插烂我的子宫,,插死我吧,好老公,,嗯嗯,,人家快要爽,爽死了,嗯嗯嗯,,啊,,不行了,,嗯嗯,”

女友一边淫叫着,一边用力的分开着自己的大腿,强忍着大臭脚给她子宫带来的刺激感,一双涂着黑色指甲油的小丝袜脚蜷缩着。

就这样张叔插完老杨和老李依次的朝着女友敞开的子宫插入了自己又臭又脏的脚气脚。

就这样过了一个小时,三人的脚因为女友的淫水清洗而变得白白亮亮,污垢死皮也被清洗的差不多了,反观女友,因为强烈的刺激女友的大腿已经合上了,子宫在裹着丝袜的大腿中间不停的流淌着混杂女友淫水与白带还有他们臭脚上的污垢与死皮的骚臭液体。

女友则是飞快的娇喘着,因为刺激小脸显得红彤彤的。

这时,张叔淫笑着朝着女友走了过去,手里拿着先前放在女友子宫下面的接着骚臭液体的小碗,拿到了女友面

前说道“贱母狗,看你也累了,把这个喝下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女友的眼睛微微张开着,长长的睫毛下的眼睛盯着张叔手里一碗骚臭液体,伸出了涂着黑色指甲油的白嫩小手接了过去,朱唇微张喝了下去。

看的出来女友也十分渴了,喝的很快,喝完之后女友似乎意犹未尽的揸把揸把嘴,还伸出舌头把嘴边沾着的污垢与死皮舔进了嘴里又吃了下去。

三人见状淫笑了起来,老杨问道“好不好吃啊??贱母狗”

女友红着脸害羞的点了点头,小声说道“好好吃,人家还想吃呢”

三人猥琐的笑着说“哈哈哈,这次没有了,你的骚逼给我们都洗干净了,等下次再给你吃”

女友一听没有了,脸上还有一丝丝的失落,只好点了点头。

这时,三人突然把地上散落的各自又脏又臭甚至穿的发亮的袜子拿了起来,对着女友的子宫塞了进去。

“贱母狗,不许拿出来!我们都有脚气,让你的烂逼也变成脚气逼,对了,留两个给你的烂奶子,让你的奶子也感染脚气,你这个骚母狗!”

女友听完,红着脸点了点头,张叔和老杨各自拿了一个臭袜子对着女友的乳孔塞了进去,女友看着自己被臭袜子填满的子宫,女友又脱下了自己的臭丝袜,卷成一团,也塞了进去,然后又低头看了看露出了一点点臭袜子的大黑乳头,可爱的对着张叔三人吐了吐舌头。

女友彷佛突然想到了什么,四周看了看,找到了先前的绳子把子宫绑了起来。

三人见状淫笑着看着女友,女友则是害羞的小声说道“这样,这样你们的还有我的臭袜子就不会跑出啦了……”

三人淫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张叔看着女友拖出骚逼外的子宫说道“恩熙,用不用我们帮你把子宫塞进去呀”

女友害羞着点了点头,然后配合着分开了双腿。

只见他们三个依次的给我女友做着拳交,到最后甚至三个人的胳膊一起插了进去,来回抽插着。

就这样,一直等到了下午要回家的时候,女友的骚逼敞开的宛如一个足球大小。

骚逼中流淌着混杂着自己白带,三人臭袜子还有自己臭丝袜味道与污垢的骚臭液体,女友无力的躺在破烂的床上。

张叔与老杨老李三人则是一脸满足的欣赏着女友的酮体,时不时的拿着女友白嫩的涂着黑色指甲油的臭淫脚吸舔着。

休息了一阵过后,女友和张叔便告别了老李与老杨两人去随意买了点教学工具,开车朝着村子里返了回去。

路上女友的骚逼里面淫水不停的流着,不过因为臭袜子的关系,都被袜子吸收了进去,黝黑的乳孔里也不停的渗出臭脚丫子味的奶水,女友的黑穴和乳房染发着一股奇怪的骚臭味道。

而且女友感觉自己的乳房和子宫里十分的痒,可能真的感染脚气了。

女友的手握成拳头不停的抽插着自己的骚逼,而女友的头则是趴在了张叔的裤裆中间,不停的给张叔吸舔着肉棒。

就这样一路回到了村子里。

女友则是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偷偷拿出了在子宫和乳房里的臭袜子,女友的那感染脚气的乳房和骚穴散发出一阵阵奇痒难耐的感觉,女友将白嫩得小手握成了拳头,不停的对着自己敞开的大黑骚穴和两对大奶子进行着拳交,慢慢的各种骚臭液体从女友的乳孔中间,敞开着的骚穴中间流淌出来。

女友就这样插了一会后,就跑到了村头的小药店买了治疗脚气的药膏,涂在了自己的奶子还有骚穴里面,然后朝我大姑家走了回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