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02|回复: 1

继母残虐女儿(女虐女重口味)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 21:11:28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吴敏今年16岁,母亲突然去世,父亲又娶了一个漂亮的老师,继母带来两个
姐姐,也是16岁,叫作白绫和白丽,一家五口其乐融融,相安无事,继母和姐姐
也都对吴敏关心照顾,直到父亲不幸发生空难……

                 一

  正值寒冬腊月,父亲独自再外发展,亲友寥寥无几,继母操持完葬礼,吴敏
正在收拾书包,准备明天回校上课,突然,两个姐姐冲了进来,不由分说把她按
倒再地,先拿出手铐将她的两只手拷在两只脚上,然后又用胶带将腿缠紧,吴敏
不断的挣扎,「姐姐,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继母笑呵呵的走了进来,
「白洁!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吴敏嘶喊道,「哎吆,你爸刚刚去世,你就
变得这么没礼貌了,居然敢直呼妈妈的名字,我得管教管教你!」白洁说罢,把
手伸进自己的内裤里,掏出带血的卫生巾,「今天正好大姨妈刚来呢,绫儿,给
我捏住她的嘴!」白绫用力捏住吴敏的小嘴,卫生巾狠狠的塞了进去,「好像还
有点少啊,你们两个把袜子也塞进去,给这个小烂逼尝尝!」白洁笑着看着吴敏
的嘴被塞的鼓起来,然后拿出胶带,在她嘴上缠了几圈,附在耳边悄悄说道:
「乖女儿,知道刚才妈妈为什么喊你小烂逼吗?因为你的下面马上就要被操烂了
哦~ 哈哈哈!……咯咯咯````咯咯````` 」白洁纤手捂着粉唇笑的前仰后合。

  白洁转身坐到吴敏的腿间试了试位置说「绫儿,丽丽,帮我把小烂货的逼掰
开。」

  白绫配合著白丽,抓住吴敏粉嫩可爱的阴唇用力扯向两边。几乎连手指都无
法插入的细缝变成了分开的肉洞。被塞住嘴的吴敏鼻子里发出一阵阵痛哼。

  白洁让自己的肛门对准肉洞坐了上去,双手抓住吴敏的大腿紧紧的贴合在一
起。

  「看好了哦。我为这只烂货准备的专用破处方式,憋了三天呢。」

  接着肛门一松,直肠里的大便往吴敏的肉洞里涌去。阴道里的充实感让吴敏
明白了后妈的想法。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自己娇嫩的处女膜竟然会被继母的
大便夺去吗。

  白洁感到了排泄的阻力,应该是到了处女膜了。肚子里不停的用力往外挤,
这次大便可真不轻松啊。用力几次,终于在白绫和白丽的加油声中。阻碍被突破
了,剩余的污秽物往身下女儿最隐私的部位灌了进去。

  阴道里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女人最纯洁的贞操给了别人最污秽的排泄物,这
算什么事啊?吴敏的泪水忍不住流了出来。

  「小烂逼,你猜你是不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被大便破处的美女呢?对妈妈给
你准备的破处方式满意吗?」白洁轻蔑的嘲笑着身下的女儿。

  白洁抓住头发把吴敏拖到卫生间。指着废纸篓说「小烂逼该你做正事了,下
面既然也装了屎就是垃圾桶了。把垃圾塞进去。」

  吴敏麻木的看了下废纸篓。里面全是继母和姐姐们用过的厕纸和血淋淋的卫
生巾。

  满满的都往外溢出来。白绫带上手套拿起一片被经血弄脏的卫生巾,塞进了
吴敏的阴道。

  纸篓里女性的污秽丢弃物,慢慢进入了吴敏的体内。她的思想现在处于麻木
状态,嘴被塞住,眼睁睁的看着姐姐残虐自己,直到她实在塞不进去才停止。

  「妈妈,光厕所里的都塞不下,怎么当垃圾桶用啊。」白绫抱怨的说道。

  「烂逼刚刚还是处女呢,以后训练好了容量就够了。等子宫都能装东西了就
算成功了。」

  「女人的子宫也能装东西?」

  「经过训练和一定的方法是可以的。有点要求,但也不难。」白洁肯定的说。

  白丽踢了踢吴敏道「继续塞啊,还有好几个垃圾桶呢。」

  白绫撕掉了吴敏嘴上的胶带,「塞不进去了,里面好涨,痛的难受。」吴敏
苦苦哀求道。

  白绫并没有放过吴敏,拿起通下水道的抽子。把剩下的卫生巾和厕纸往吴敏
的阴道内用力拥去。不顾她的惨叫,又把她拽到客厅,客厅的垃圾桶里面是一些
零食的包装袋,然后是卧室,下水道抽子狠狠的往里捣,三个人轮流往里捣,玩
的不亦乐乎,吴敏惨叫着晕了过去,白洁点了一支烟,猛吸一口狠狠把烟头按到
吴敏的阴蒂上,吴敏鲤鱼打挺一般的醒了过来,呜呜惨叫,「小烂货,工作还没
完成呢!」白洁又把她拽到厨房,垃圾桶里的烂菜叶,剩菜剩饭,还有一大碗剩
了几天的肉汤,全部塞了进去,直到实在是塞不动才停手。这时的吴敏已经是一
副被玩坏的样子,全是是汗,脸色苍白,鼻涕和眼泪弄的美丽的脸也变的乱七八
糟,神色扭曲痛苦。

  继母还不放过吴敏,到房间里拿了烟灰缸出来,「为了弄烂你的贱逼,我这
几天连烟灰缸都没倒,妈妈也算是用心良苦了呢~ 」说罢将里面的烟灰全都倒了
进去,然后白丽和白绫用胶布在她胯间缠了十几圈弄的密密实实。里面的东西完
全不会掉出来了。吴敏的肚子像是怀胎五个多月大小,又疼的晕了过去,「小烂
逼,里面的东西一个月不准拿出来!明天就这么去上课吧,明天我给你上课,你
姐姐会跟大家解释你是怎么怀孕的,哈哈。还有,我警告你不要妄想求救,现在
你是我女儿,你的两个姐姐会一直在你身边,你要是敢告诉别人,回家我就给你
再塞进去十倍的垃圾,让你的烂逼彻底爆掉!」

                 二

  第二天去上课的时候,在白绫白丽两姐妹的努力下,全校师生都知道吴敏在
外面当妓女而且还怀孕了,一路上大家对吴敏指指点点,吴敏挺着个大肚子,双
手被姐姐拽着,百口莫辩,俏脸羞得通红,眼里噙满泪水。

  吴敏和姐姐们在一个班,班主任就是自己的继母白洁,上课铃响了,白洁让
几个同学端来一大盆水,放到吴敏课桌上,然后对大家说:「我女儿的事情大家
也都知道了,这个小贱货在外面勾三搭四,弄大了肚子,今天我要教训她,同学
们愿意帮老师的忙吗?」吴敏在班里算是班花,女同学都对她嫉妒不已,也是男
同学的意淫对象,所以大家一致叫好,白洁掏出几盒烟,分发给同学们。

  「咳咳,真够劲,我还从来吸过这么呛的烟呢!」有个男同学点上烟吸了一
口道。

  「这是专门为了教训我女儿去买的烈性烟,大家注意不要吸进去了!」白洁
笑道。

  其他人也都点上了烟,吴敏心中惊疑不定,她们究竟要做什么?只见白丽猛
吸了一口,上前掐住吴敏小巧的琼鼻,吻住她的嘴唇一口吐了过去,白绫上前将
浓烟吐在吴敏嘴里,两人掐住妹妹的琼鼻不放,每次吐完还捂着她的小嘴,用了
仅仅几十秒便纷纷将一支烟吐完,班里三十多个学生轮流效仿,很快便吐完了十
盒烟,白绫不顾吴敏憋得泪流满面,脸颊血红的凄惨模样,硬生生将她的头部按
在旁边早已准备好的水盆中,直没至颈部,随后,一股股带着烟味的水泡涌出,
白洁探头看去,吴敏被按在水缸中的小嘴做着咳嗽的动作,却吸进大口大口的清
水。

  「贱女儿,给我喝,把这盆水都给我喝光,还有更好喝的东西等着你呢,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白洁笑道。

  白绫又去外面买来了二锅头,然后将吴敏从水里拽起头来,掐住她的小琼鼻,
提起白酒对着她的小嘴倒起来,吴敏努力地大口吞咽着,尽管喉咙里一直响着咕
噜咕噜的呛水声,她的小嘴仍然没有一丝闭合,白绫毫不停息,一瓶紧接着一瓶,
一分钟后,白绫拿起了第四瓶白酒,长时间窒息的吴敏再也忍不住,她颤抖的樱
口中不断泛起大股的气泡,心知从现在开始,酒水不止流进她胃里,还会有很多
灌进她的肺中,又是一分钟,白绫倒完了第八瓶白酒,吴敏已经到了极限,她两
手死死掐住桌面,小腹鼓起,面色惨白,脸部的肌肉抽动着,喉咙剧烈起伏,口
中的酒水不住吞吐著,美目翻白,小嘴和精致的鼻孔中不断倒涌着酒水,吴敏抽
搐着吐了五分钟才缓过气来,白洁摇了摇头道:「浪费了这么多酒,没办法,我
要好好惩罚一下你。」白洁呵呵的笑着从包中拿出一瓶透亮的液体道:「你要把
这个喝下去,我就让你姐姐先送你回家,今天就放过你!」

  一名神经大条的同学最先回过神,他拿起酒瓶,好奇的问道:「老师,这什
么酒啊,我能尝尝么?」白洁笑道:「这是高纯度的工业酒精,我专门为了教训
女儿准备的。」

  白丽接过酒瓶,捏住吴敏的嘴,猛灌了一口,吴敏接着便瘫在地上剧烈的咳
嗽起来,她饱满的粉嫩樱唇高高肿起,更加诱人。白丽看她瘫在地上不起来,不
顾她的挣扎,再次将她压在桌上,掐着她的小嘴倒了进去,这一下方水柔的小脸
瞬间变得血红,呼吸停滞,美目大张,双腿绷直,眼泪鼻水不受控制的流着,直
到姐姐倒完,吴敏才浑身一震,诈尸般跳起,剧烈的咳嗽着,她的嗓子在刚才的
灌酒中伤到了,竟然咳出点点血丝。

  「好了,你们两个先把她送回家休息吧,好好照顾着!」白洁对白绫和白丽
笑道,「吴敏请长假去打胎,同学们就不用管她了,现在开始上课。」

                 三

  晚上回到家里,白洁看到凄惨的吴敏笑道:「我喜欢你哭的样子,不过别哭
的太早,刺激的还没开始,来,看看这个拉链,有没有觉得它的形状有点奇怪?」
吴敏跟着继母的话,看着那拉链,确实有些奇怪,跟一般的不一样。「是……。
是不一样……」「知道为什么不一样么???」白洁继续戏耍着她。「不。……
不知道……」因为……「白洁故意拉长了声音」它就是你的贞操带!哈哈哈哈
哈哈哈」

  吴敏被震惊了,这个拉链是贞操带,这怎么会是贞操带呢,再仔细看这拉链
的形状,突然感觉她跟下体的形状有点相似,突然,一个让她极为恐惧的想法在
脑海中产生,难道!!!!还没等她开口,白绫就把缠住她下体的胶带撕了下来
塞进她嘴里。白洁眼睛泛着邪恶的光彩,盯着她用挑逗的声音说道「看来你反应
过来了,没错,我会把这个拉链缝到你的下体上,然后用强力胶黏住,你骚逼里
一滴水都透不出来!!这会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贞操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洁发出了邪恶的狂笑。而吴敏,瞳孔收缩,全身分离的挣扎着,嘴里发出
呜呜的声音,显得极为恐惧。

  「哈哈哈哈哈,忘了告诉你了,我不会给你打麻药,好好的享受戴上贞操带
的过程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着,白洁让白丽把拉链放到吴敏下体的合适
位置上,自己拿起针线,笑盈盈的在女儿面前晃了晃,然后毫不留情的扎到了拉
链的缝制部分进入到阴户周围的肉里。这一扎,吴敏的身躯就是一震,嘴里发出
呜的一声。「哈哈,动吧动吧,越动你就越会受苦!!!」在肉里一挑,白洁将
线挑了出来。然后又是一针,晓琳又是一震。如此反复了30多下,吴敏再也受不
了痛苦,晕了过去。但她一晕,白绫就拿冷水把她给浇醒。突然白洁又想到了一
个好主意,停下了手中的活,对白丽说,喂她吃点药。白丽自然知道妈妈指的是
春药,捂着嘴一笑「妈妈你这是要玩死她啊。」「哈,玩不死的,她这贱逼可是
很喜欢这个的。」白丽拿出了一个水杯大小的药瓶,从里面倒出了一粒药,放到
吴敏嘴里,喂她一口水喝了下去。

  「这烂货骚着呢,都给她吃下去!」白洁笑道,白丽拿出妹妹嘴里的胶带。

  打开瓶子,把瓶口塞进吴敏的小嘴,不停的摇晃,一整瓶春药全都下了肚,
不一会,药效就显现了出来,吴敏感到自己兴奋了起来,浑身燥热,嘴里发出贱
贱的呻吟声。

  白洁看着拍了拍她的脸蛋「爽么贱逼,好好的在兴奋和痛苦中徘徊吧,你会
越来越喜欢我的虐待的。」说着又拿起手中的针线,一针一针的缝制了起来。每
一针下去,吴敏都会身体一震,呻吟一声, 45 分钟过去了,白洁终于完成了最
后一针,然后把整根针狠狠的插进了吴敏的阴蒂里。「好了,你们两个给她上胶!」
白绫和白丽拿出厌氧胶,仔细的涂抹,然后拉死拉链,将妹妹的下体彻底封死。

  封好后,白洁慢慢把手插进了女儿的尿道里。「恩、不错~ 这里马上就能伺
候臭男人了!」继母残忍的说。白洁拿出一个大塑料袋,里面黑黑的不知道是什
么。「这些是楼下洗头房公用电动剃须刀里面的臭男人的胡子茬!」「我可是为
了乖女儿收集了好久呢!乖女儿喜欢吗?」母亲残忍的笑着说!

  楼下的洗头房有的时候会有男人包夜,第二天早上就会用洗头房白洁特意准
备的电动剃须刀刮胡子。每过一段时间,她都会打开剃须刀把里面细细而又硬硬
的碎茬收集起来……

  「这个可是会很痒的哦~ 不过乖女儿你这么骚一定会喜欢的!」说着白洁拿
出一个吸管,把袋子里面的细胡子茬放到吸管里……然后慢慢的分开女儿幼嫩的
尿道,把吸管小心的插入……插入到女儿重来都没有接受过外物的尿道中……

  白洁很小心,当感觉差不多插入到最里面了,把嘴凑到了吸管上用了一吹。

  把民工的、老头的、丑陋光棍的硬胡子茬,吹到了自己女儿细嫩的尿道中…


  「呀……不要啊……妈……我求你不要……啊……好痒啊~ 妈我求你赶紧弄
出去,「吴敏哭叫着……」

  「乖女儿,拿不出去了,胡子茬会慢慢的扎到尿道的肉里,再也取不出来了」

  「喜欢吗」说着又把另一管吹入……也不管女儿的哭叫……

  白洁越吹越兴奋,把一大袋全部吹到女儿的尿道里!「你那里不是痒吗,想
勾引男人了吧,我就叫你痒、叫你痒、舒服吗」说着又开始捶打女儿的会阴和耻
骨,好叫硬胡茬更快的扎入女儿的阴肉里……

  女儿已经把嗓子都喊哑了,发出了类似野兽的嘶鸣,可是在白洁耳中这是最
动听的声音。

  「乖女儿,痒把、这才刚开始,等扎的深了久了会更痒……不过这只是刚开
始」白洁的声音兴奋的有点颤抖。「想被插入吗,想被臭男人解痒吗,可惜
你没有那个机会了!我要让你永远的刺痒但是永远也不会被插入……」

                 四

  自从吴敏破处已经过了一个月,白洁还算信守承诺,今天终于允许她把阴道
和子宫里的东西掏出来,吴敏艰难的把手插进去,一点一点往外掏着折磨了自己
一个月的排泄物和垃圾,下体已经被泡烂了,完全的溃烂化脓,继母和两个姐姐
在旁边边看边笑,指指点点,根本没有要给她治疗的意思。

  吴敏掏了半个多小时,鼓了一个月的小腹终于瘪了下去,「今天我可是打算
让你真的怀孕哦,贱女儿,不知道你那完全烂掉的子宫还有没有这个功能呢,哈
哈哈哈!」白洁残忍的笑道,白绫和白丽抬出两个饮水机上的大水桶,里面混合
着白色黄色的粘稠液体,白洁也拿出来一个类似水泵的小机器和橡胶管、漏斗、
注射器等东西。

  两个姐姐过来把吴敏绑在一个凳子上,双手绑好,腰部固定,双腿绑在了凳
子腿上!!!

  一个手里拿着一个漏斗!一个拽着老婆的头发,往下拽!让妹妹的脸部朝上,
嘴和喉咙成为一条直线,白洁将透明管子插入老婆的阴道和肛门!并且往乳房的
乳孔里也插入了,并且扎好,而两个姐姐没有那么着急「骚货!这次的量有点多,
我真怕把你撑爆了那!!!!」

  说完还嘿嘿的笑了两声!白洁笑道「没事,往骚货的膀胱里也灌点,骚货的
膀胱还没有被灌过那!!给她的胡子茬冲冲」

  白洁说着还狠狠的抽了吴敏乳房一巴掌,「这桶里本来是只有精液的,我怕
你不够爽,把中午吃剩的鸡骨头全都倒进去了呢,也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尖端进入
你这个烂逼的子宫或者尿道是什么感觉,会痛死么???绫儿,记得要把那有骨
头的精液注入骚货的乳孔里一部分哦!!!」

  正说着,两个姐姐有点等不及了,猛地将漏斗插入妹妹的嘴里,长长的漏斗
插入喉咙,满满的精液开始往吴敏的喉咙里灌,刚开始,吴敏呛了几下不少的精
液溷合物!从嘴角和鼻孔里呛了出来,而白丽狠狠的捏着妹妹的嘴唇裹紧了漏斗,
吴敏睁大双眼,喉咙上下运动!不停的往下吞咽!「咕咚!咕咚」的吞咽声不绝
于耳。

  这时候,白洁猛地拍下机器开关!机器就开始嗡嗡的轰鸣起来!!!透过透
明管子,发现无数的精液溷合物开始往女儿的阴道,子宫,直肠,尿道里窜去!
吴敏的体内几乎所有能容纳的地方都充满了精液!

  慢慢的,吴敏的小腹涨的很大!!!痛苦的全身颤抖,白洁看到吴敏是在灌
不下了,而且剩下的几乎都是一些坚硬的碎小骨头!便停下了机器!这时候吴敏
四肢无力的倒在椅子上!大口的喘着粗气,随着她每次的呼吸,都有无数的精液
碎末从鼻孔和嘴里窜出!!「小烂逼!!还剩下一大杯的精液没有灌进去
哦!!!你要是灌不进去的话,我们可是要罚你的哦!」

  说完,白洁冲着吴敏晃了晃手里的精液,那些掺杂着小碎骨头和尿垢的黄色
物体!!!

  白绫和白丽拿出乳孔扩张器,对着妹妹丰满的乳头狠狠插了进去,一直扩到
管子那么粗才罢休,继母将管子捅进乳孔里,打开泵机,碎骨头渣伴随着腥臭的
精液,涌进了女儿的乳腺里,整整一杯全都灌了进去。

  「哎呀,小烂货你现在乳房一大一小,不平衡了哦,妈妈给你想想办法!」

  白洁说着把注射器插进吴敏比较小的那个乳房里,抽了一大管脂肪和腺体的
混合物,然后又注入了大的那边,两个姐姐看着好玩,也抽了两管,注射进去,
「好像不平衡的更严重了呢,你不会怪妈妈和姐姐吧,哈哈哈哈!!」三个人放
肆的笑着,看着躺在地上抽搐着晕过去,乳房完全被破坏掉的吴敏。

  白洁用高跟鞋狠狠的踩在吴敏的脸上:「烂逼,醒醒!」「哼哼!你可是没
完成你的工作,还剩点渣没灌进去呢,贱货!」白洁晃了晃杯子里精液的残渣,
阴冷的质问,玉足不住的用力碾压,把吴敏的脸践踏的扭曲不成人形。「唔……
求……求……唔……」「咯咯,那你用什么来换呢,烂逼,恩?」白洁戏谑的折
磨着女儿,「那就用你的手来换吧,贱货!哼哼哼……」白洁一字一句的冷冷说
道,高跟鞋的鞋跟不由分说狠狠的踩在女儿脆弱的手指关节上。「嗷嗷!!!」
坚硬锋利的金属鞋跟狠狠的刺在脆弱的手指关节上,屋内立刻传来吴敏细心裂肺
的惨叫声……「哼哼……」白洁翘着足尖,玉足残忍而优美的扭动着,吴敏的惨
叫声在继母和姐姐听来仿佛是美妙的音符,让她伴而起舞「嘎巴……咔嚓。……」
在吴敏惨叫声掩盖下,几乎听不清楚的骨裂声音,在金属鞋跟下,一根根手指被
生生折断,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吴敏的双乳和双手,完全的被继母和姐姐玩废
了。

                 五

  今天白洁心情不好,越看吴敏越不顺眼,「好痛……妈妈我真的好疼。好疼
……」原来吴敏胸前被美人蹬在脚下的部位有大面积的严重烧伤,那不过是白洁
在偶尔取乐时将打火机煤油倾泻在女儿怀中点燃;导致吴敏胸前大面积灼伤、事
后非但没有送她去医治,反而时常不顾吴敏的苦苦哀求残忍踩在她胸前伤口上跳
舞耍乐!甚至在某次朋友的生日聚会上,白洁到卫生间洗手,无意间瞧见地面上
布满了这帮贱男荡女酒后那各种呕吐物;低头瞥了眼临出门时被吴敏舔舐地一尘
不染的高跟长靴、粉唇冷冷一笑毫不在意女儿为自己舔靴时地辛苦;径直走到那
层厚厚的呕吐物上随意踩踏````不一会靴底与靴边上就沾满了那些令人作呕地污
秽;最后意犹未尽的美人更是抬起丝袜倩腿将靓靴蹬进厕所的纸篓里!……

  夜晚,吴敏机械的舔舐着继母在聚会上「不小心」弄脏的靴子;残忍的是在
女儿舔地过程中白洁竟用那支还粘着厕纸的高跟白靴在吴敏胸前伤口上不住蹍蹭
她一大一小的两个乳房,大量的细菌滋生导致伤口严重感染、溃烂而且得不到任
何治疗,她只能默默忍受。

  白洁突然玉手猛然攥起吴敏的头发;用红通通的香烟狠狠烫在吴敏右脸上!

  啊!!!!````````凄惨的嚎叫从吴敏嗓子中传出``` 烂逼!是不是很爽呀?
看到你这张脸我就想起你妈,我今天要毁了你这张脸!咯咯咯````` 白洁虽然调
笑着痛苦地吴敏,可玉指间掐着的滚烫香烟依旧狠毒地向下烫着!美人儿根本没
有抬起手的意思!

  啊````啊``````` 吴敏被后妈烫的浑身发抖!可她不敢挣扎!

  ` 贱货你躺这儿来!妈妈让你舒服个够。说完白洁松开了吴敏的头发、玉手
向下指了指美胯间的位置````

  吴敏会意;怯怯地转身躺了下去!此时白洁舒适地坐在沙发上;而吴敏则躺
坐在沙发前头部后仰;正好倒在白绫叉开的黑丝倩腿间。

 等吴敏躺好后;美人抬起穿着高跟白靴的莲足、分别踏在吴敏放在身体两侧

  的手背上……蕾丝玉腿紧紧夹着吴敏的脖颈````咯咯````这次妈妈一定让你
爽死,你可不许挣扎哟````哈哈哈`` `` 说完白洁再次点燃一根香烟轻轻吸了一
口、粉颈微低吐在吴敏脸上……随后``````````````

  啊!!!!啊!``` 啊!!!!白洁纤手掐着香烟在吴敏脸上慢慢烫着一个
又一个血淋淋的烟疤。

  ````` 咯咯``` 咯咯咯``` 啊!!!!啊!!!!``````此刻安静的屋子不
断被惨叫与媚笑声所充斥``````白洁一手导演着吴敏的痛苦``` 白靴的丝足依旧
紧紧踏着吴敏早就被踩碎的双手!

  啊!!!!!啊!!!!啊!!!````` 哈哈哈!````啊``````咯咯```````

  呃`````呃`````呃````慢慢地吴敏从惨叫变成了沙哑的呻吟````只能靠被白
洁踩在靴低下的手指猛抠地面,来减轻脸部的痛苦;终于、、白洁在吴敏微弱地
呻吟中站起身来……

  呃````呃``````吴敏嘴中又传出痛苦地哀嚎;哈哈哈哈``````白洁虽然享受
着吴敏痛苦笑的花枝招展,可美足上的力道丝毫不减;仿佛脚下踩的是一条狗的
爪子而已````

  十指连心!吴敏却只能在后妈那双漂亮的黑丝玉腿「运动」下````忍受!````
忍受````` 呼````````白洁在一声如释重负地叹息下,抬起玉腿从新坐回到沙发
上……而吴敏像烂泥一样瘫在美人脚下``````来;贱人!把妈妈靴底舔干净```
说完美人翘起一只漂亮的白靴踏在吴敏因为剧痛微张开的嘴唇上慢慢碾着……

  吴敏虽然痛苦难当、却依旧伸出舌头舔着后妈血迹斑斑的靴底……此时的她
凄惨无比本就碎裂的手指又被蕾丝白靴碾踏的皮开肉绽````脸上被继母密密麻麻
烫了足足几十个血淋淋的烟疤……

  你闭上眼睛```妈妈最后再让你舒服下今天就不折磨你了```听完后妈的话吴
敏顺服的闭上了双眼```

  白洁踏着娇艳猫步走到不远处拿起热水壶,转身回到双眼紧闭地吴敏身边`
` 美人白靴踩着吴敏嘴唇``` 黑丝玉腿用力向下一蹬!站到了柔软的沙发上。

  看着吴敏脸上密密麻麻的烟疤,白洁淡粉色的薄薄芳唇微微翘起……

  噗!````````美人玉手轻扬,竟将壶中开水全部洒在了吴敏血淋淋的脸上!

  啊!!!``````` !!!!!啊!!````!!!啊````` !!!!!!!啊 !
``````啊!!!``` 吴敏在沙发下痛苦地翻滚着``;双手在脸上不停地乱抓`````

  哈哈哈!……咯咯咯````咯咯````` 白洁站在沙发上;纤手捂着粉唇笑的前
仰后合````

  啊!!!``````` 啊??????啊?????????!!!!吴敏疼的
在地上乱滚,口中不停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

  哈哈哈````哈`````````哈哈```咯咯咯````````

  啊!!!``!``!!!!!啊……!……!啊!……

  ……咯咯咯``````咯咯``````啊!……哈哈……


  过了好长时间````吴敏一直滚到墙角后才渐渐停下身体……她的双手依旧颤
抖地贴在脸上````哒!````哒````哒````` 哒````` 细细长长的靴跟有节奏地敲
打着地面```向墙角的吴敏走去```

  吴敏听到后妈的脚步声后,颤颤抖抖拿开捂着面部的双手````一张满是血泡、
烟疤``` 凄惨无比的脸呈现在白洁面前……

  「妈妈,这是我拿来的,嘻嘻~ 我们玩的这么开心,妹妹也累了,让她吃点
饭吧,吃不了的话抹在脸上也可以哦~ 」白丽拿出一桶扑鼻刺眼的【烈性辣椒油
】。白洁看去,会心一笑,吩咐两个女儿,「快去给你们的贱妹妹抹上,摸匀哦
~ 给她调调味~ 」

  说罢,白洁也掩口笑起,笑声如山泉般清甜。

  两个姐姐给吴敏用刷子在脸上来回涂抹,过了半个多小时,「妈妈,刷得差
不多」入味了「,还剩小半桶。」白丽阴笑着报告。「那就都给她灌进去吧。」
白洁一脸平静地说,似乎她们只是在做一道菜,忽然眼前一亮,「从鼻子灌!」
「咯咯咯,眼睛里也要灌!」白洁又补充道,然后就听到了吴敏撕心裂肺的惨叫
声。

  咯咯咯,你的脸好吓人哟``` 妈妈想踩一会好吗?不许碰我的靴子!继母玉
手扶着墙壁、在吴敏惊恐的眼神中抬起了穿着黑色蕾丝长袜与高跟白靴的玉腿!

  呃!!!!呃!!!!!!~```` 随着吴敏两声沙哑地呻吟``` 白洁两只洁
白的美靴先后踏在了吴敏的脸颊上```呃`````呃```咳咳````呃``````咯咯````
咯咯```````享受靴底下传来吴敏痛苦地低吟与颤抖```佳人不时扭动着水蛇般妖
娆的蛮腰……呃````呃```咯咯咯``````

  因为吴敏的脸上被烫了密密麻麻的烟疤;又经开水烫过好变得特别滑!而继
母白靴玉足正双双踏在吴敏的左右脸颊上,靴跟正对着吴敏的眼眶!

  突然!白洁没有站稳靴底打滑,黑丝美腿忽地向下一沉……

  哎呀!……噗嗤!````````` 噗嗤!``````高跟白靴细长的靴跟同时滑进吴
敏的双眼中;靴跟立刻就陷下去一半````黑白相间的粘稠液体瞬间溅在美人雪白
的靴底上!!啊!

  啊!!!吴敏喉咙中发出非人的惨叫````双手用力抓挠着地面……双腿向下
胡乱蹬着````` 咯咯咯````` 你别叫了!妈妈又不是故意的,你看看靴子都被你
弄脏了,说完白洁黑丝玉腿使劲的一抬!将其中一只靴跟从吴敏的眼眶中拔了出
来!可白洁不抬还好,抬起后另一只黑丝玉腿承受了白洁的全部体重,高跟白靴
猛的向下一沉……

  噗嗤!靴跟竟然全部陷进吴敏的眼睛里!

  啊!吴敏的叫声更加惨烈!!!!!!!!

  咕哧!``````美人从吴敏眼睛中拔出另一只高跟白靴……

  啊!吴敏疼的浑身发抖、双腿抽搐````白绫并没用理会凄惨不堪的吴敏……
玉腿微弯;美眸淡淡看了一眼靴跟与靴底黑白相间的黏液!转身走回沙发边坐下。

  吴敏的脸上除了眼睛,大部分是烫伤并没有流多少血``` 所以还不致死`!

  妈妈在这的呢!你快爬过来呀````` 咯咯``咯咯``` 白洁调侃着自己不小心
「制造」出的瞎子。「妈妈和姐姐正好缺个痰盂呢,小烂货你躺好不要动!」白
洁娇笑着又走到吴敏身边,呸!一口黄白相间的浓痰正好吐进了吴敏的眼眶里,
两个姐姐也开始往里面吐痰,吐了几口之后白丽笑道:「妹妹啊,这可是我们赏
你的琼浆哦,让你的贱眼眶好好吸收!」说罢拿出针线,把吴敏的眼睛缝了起来,
肮脏的痰液都留在了里面,白绫怕痰液渗出来,还用胶带缠了十几层!

  想不想我放过你啊?要不你求求妈妈???给妈妈和姐姐磕几个头??咯咯
````咯咯咯咯````咚!???咚!???咚!???咚!……随着白洁戏言的落
下……吴敏脑袋不停向地下磕去````

  唉……你怎么连磕头都不会?来……让本宫教你应该怎么磕头!说完美人左
脚的高跟白靴依旧踩着吴敏右手;而另一只白靴则悄悄移到她正狠磕着地头部上
方;随着继母一声娇喝!漂亮的高跟白靴顺着吴敏头部下磕方向猛地踹了下去。

  咕咚!吴敏脑袋重重磕在地上,头上的塑料发卡被白绫蹬地裂开,额头的鲜
血溅的了一地!

  小烂逼!现在知道应该怎么给妈妈磕头了吗?

  知````还没等吴敏说出口~后妈的高跟白靴冲着她的头颅再次狠狠一蹬


  噗嗤!````白洁感觉靴下一滑````再看吴敏凌乱地头发中被金属靴根划出一
条近十厘米长的伤口;雪白的肉向外翻翻着```鲜血不停从伤口中渗出```````可
美人根本不在乎脚下吴敏地死活```穿着白靴的丝足依旧冲着吴敏后脑狠狠蹬去。

    咕哧````咕哧``````咕哧```伴随白洁脚下丝足靓靴的狠蹬猛

  踹``一条条深浅不一地伤口在吴敏头顶上浮现而出``鲜血甚至都溅射到旁边
沙发的边沿上``

  白洁的卧室中还多出一道木门;推开门后一个四面封闭的方形房间呈现在美
人面前……屋子的正中间赫然是一个精致的陶瓷座便器;可不同的是这个座便器
下面并没有正常的排污管道……却有一个只够人头伸入的方孔……而正对面不远
处还有个圆洞;这个圆洞直通鞋厂的下水管道……

  瞎了双眼的吴敏怎么知道屋子里到底有什么在等待着自己……

  白绫将吴敏牵到座便器前;然后在坐便器下面短短的排污管一圈都涂上了粘
鞋用的强力胶水……更混合了很多502 速干胶!最后引导着吴敏将头挤进座便下
面的小洞中``````

  哟贱女儿……妈妈要请你吃饭!你怎么钻到座便下面去了??呀!``` 你不
会有那种嗜好吧?``` 咯咯咯``` 哟!……狗喜欢吃屎;看来贱女儿你也喜欢吃
了?哎````看在你这么贱的份儿上妈妈就勉为其难成全你吧!还不快点把管子吃
下去!!````` ` 哈哈哈````仔细思量这句话用心何其狠毒!如果吴敏顺从的话
````那恐怕她下半生永远都要躺在这座精致便池的下面……除非有人把她的嘴从
排污管上割下来,否则她就算死也要含着这根粗管子死!

  答案很快在白洁轻蔑的调笑中揭晓了!听到后妈命令的吴敏不停的挣扎,白
丽急忙把那足有成人手腕粗的排污管狠狠塞进妹妹口中``这种特别制作地排污管
虽然很粗;可却只有不到两厘米长,等吴敏把排污管全部含进去之后``她的嘴与
便池也就完全衔接到了一起!````` 涂满了强力胶的管口充满强烈刺鼻的胶水味
儿``小烂逼!从今以后呢你就做我们三个的私人厕所吧!时间嘛就马马虎虎到你
死为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 23:45:03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南浏阳的狗。34岁,169厘米,65公斤。从小就崇拜女性。幻想做女同学的狗,也幻想喝女老师的尿。崇拜女性下体。喜欢被羞辱,不能接受重度刑罚。希望能够找一位附近的长期的女主或夫妻主。196311639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