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3|回复: 0

[近亲] 成家大院(申精)3.4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三章 联姻戏前缘
虽说成家村离汉州城有百十来里,但由于成家家大业大,汉州城的达官贵人都不敢怠慢成豪鱼这个大富豪。财政局局长柳积雄女儿柳曼如二十岁生日,还派人专程上成家发了请贴。
柳曼如生日那天,成豪鱼备了一份厚礼亲自来到柳家。柳局长在生日宴结束后,丢下其他客人,专门在会客厅陪豪鱼喝茶聊天。
“曼如,来给成伯伯上茶。”两人刚坐下,柳老爷就吆喝开了。
“爹,我就来了。”随着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一个身材高佻的姑娘端着一盏茶轻盈盈地走进客厅。
“哦,这位就是令爱。”看到曼如的倩影,成豪鱼眼睛都直了:只见姑娘一袭贴体的西装雪白飘逸,下身却是瘦管长裤,把一条腿箍得修长如锥,充满弹性的步伐一走一跃,长卷发也就随之一扑一扑飘动。
“成伯伯,您喝茶。”姑娘笑吟吟地走到成豪雨身边把茶盘递到他面前,一股少女特有的芳香也直往豪鱼鼻孔里钻。
“好,好,我喝。”成豪鱼连忙坐正身子,一边接过茶,一边说。
“柳局长啊,你家千金可是国色天香啊!”豪鱼客气地夸着曼如。那双在曼如酥胸上不停转动的眼睛也收了回来转向柳局长,初次来局长家里,他不得不顾及自己的身份。
“给您老做儿媳够不够格啊。”早就窥视成家产业的柳局长就汤下面,试探了一句。
“我那大儿子能高攀局座这样的豪门那是他的福分。”豪鱼嘴上说着客套话,心里却一阵窃喜,有这样如花似玉的美人进得家门,迟早得被我骑到胯下。
“爹地,你说什么呀!”两个人的对白,把个站在一旁的曼如羞得一脸通红。原来在学校柳曼如尽管一直是众多男生追捧的对象,但她却暗恋着英俊潇洒的成思怀,只因为成思怀与同学校又一美人秦越如胶似漆,她才至今没有机会追求自己心仪的人。
“乖孩子,思怀能娶到你是他的福气啊。”机会难得,未来的公爹看出曼如的心思,连忙拉住她的一只玉手,边抚摩边说。还趁机在曼如的小手上捏了一下。
“好嫩的小手啊!”老色鬼心里嘀咕,胯下就有了反映。
未来的公爹拉着手,曼如再传统也不好说什么,加之对思怀的眷念,一时竟让老色鬼得了好一阵便宜。
公爹松开手,曼如连忙喜滋滋地退出了客厅。
成豪鱼由客厅出来时,刚好一位女佣躲在墙角摇着雪白的玉手,似乎在跟他招手,成豪鱼仔细一看这不是以前成家的女佣傅秀芳吗?
这时成豪鱼才注意傅秀芳的穿着,她上身是一件大背心,背心里面是个小的吊带背心,以前没有胸罩,妇女一般里面都是这个,下身是一个浅蓝色的平口裤衩,里面三角裤的轮廓很明显。傅秀芳看成豪鱼打量她,她也就笑吟吟的打量成豪鱼,反使成豪鱼很不自在。
成豪鱼也才意识到,自己虽穿了一条长裤,因为刚刚看到曼如那样美丽,下体早就撑起帐篷,里面的肉棒蠢蠢欲动了。成豪鱼打量傅秀芳时身体的反应,也就被傅秀芳完全看在眼里了。成豪鱼连忙向傅秀芳告辞。
“秀芳,成老爷先回去了。”
“不忙,不忙,成老爷,秀芳要你帮个忙。”
“什么忙?秀芳说一声就是了。”
“秀芳要你,秀芳要你……”
“秀芳跟成老爷您别见外,要成老爷干什么活您言语就是了。”
突然,傅秀芳伸手过来一把握住成豪鱼的命根子,眼睛里流露出强烈的欲望。
“成老爷,你知道成老爷们已经的事,秀芳,秀芳,唉……你难道不想……”
“秀芳要成老爷,你要……再跟成老爷续前缘吗?”
“成老爷,秀芳要你……跟成老爷……”傅秀芳说完就直接拉着成豪鱼往她的房屋走去。
成豪鱼对男女的事情也有所了解了,所以,成豪鱼立刻抱住傅秀芳,把脸贴在她的两个大乳房上,傅秀芳的乳房真是没的说了,到现在为止也只遇到这一个,既很大,又很挺,一点下垂都没有,乳晕和乳头也很大,这是后话。成豪鱼抬头看看傅秀芳的表情,好象她对成豪鱼这样很满意,但是并不满足。
成豪鱼尽情的享受着傅秀芳柔软的手指在成豪鱼的肌肤上游弋,眼睛也不安分地打量傅秀芳的身体。傅秀芳穿着一件宽松的低胸连身睡裙,没有戴乳罩,由于她躬着身子,所以成豪鱼透过宽大的领口缝隙可以轻易的看到傅秀芳完整的乳房。傅秀芳的乳房是那样雪白丰满,两个乳房之间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两颗乳头是紫褐色的,就象两粒熟透的葡萄一样漂亮。
洗完正面手臂和胸口以后,傅秀芳开始替成豪鱼擦洗背部。因为够不着,她不得不把成豪鱼拉到她的胸前,成豪鱼的头便顺势靠在傅秀芳丰满的乳房上,并开始有意无意地在她的乳房上磨擦起来。
傅秀芳顿了一下,但马上继续为成豪鱼擦背。但几分钟之后,随着成豪鱼磨擦地越来越用力,傅秀芳大概感到很舒服,于是她停止动作,双手用力地将成豪鱼的头按在她的双乳上,嘴里发出喃喃的声音。
傅秀芳的动作给了成豪鱼莫大的鼓励,成豪鱼顺势找到她硕大的乳头,隔着睡衣开始吮吸起来。傅秀芳没有制止,只是将成老爷的头抱得更紧,呼吸声也越来越重。成老爷嘴里吮吸着傅秀芳的乳头,右手也开始得寸进尺地按在她的另一边乳房上抚摸起来。
突然傅秀芳推开成老爷的头,带着奇怪的眼神看了成老爷半晌,对成老爷说道:“老爷,你还想像小时侯一样吃傅秀芳的奶奶吗?”因为成老爷从傅秀芳那刚守寡的时候,就接纳她在成家当女佣,所以傅秀芳喜欢亲昵地叫成老爷“老爷”。
当然,成老爷用力地点点头。
傅秀芳便脱去了睡裙,两个又大又圆又白又软的乳房弹出来,颤悠悠地裸露在成老爷的面前。成老爷愣了一下,马上伸出稚嫩的手臂抱住傅秀芳,张口便咬住了她硬硬的左边乳头,拼命地吮吸、舔弄起来。傅秀芳再次抱住成老爷的头,一只手在成老爷的背上抚摩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呻吟。
将傅秀芳的乳房恣意地玩弄了一阵以后,成老爷推开傅秀芳,仔细地开始打量着傅秀芳美丽的裸体。傅秀芳身上此刻只剩下一条碎花紧身内裤,倒三角形地包裹着她肥硕的屁股和鼓鼓的阴户,由于阴毛太多而内裤太小,不少阴毛已经按捺不住,悄悄地从内裤边缘的缝隙里跑出来,在灯下闪烁着乌黑发亮的光。成老爷不禁伸出手去抚摸那些偷跑出来的阴毛,发出沙沙的声音。
“傅秀芳脱掉内裤,和你一起洗澡好不好?”傅秀芳被成老爷看得有些不自在,于是要求和成老爷一起洗澡。
成老爷马上除掉了傅秀芳的内裤,傅秀芳浓密的阴毛一直长到了小腹上,井然有序地顺着迷人的三角地带往两腿之间蔓延。成老爷继续抚摸傅秀芳浓密的阴毛,那种刺刺的毛茸茸的感觉,使得成老爷不由地将脸也贴上了傅秀芳微微隆起的小腹,用脸庞在那片浓密的黑森林上摩挲,同时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伸进傅秀芳的两腿之间,按住两片肥厚温热的大阴唇上飞快地摩挲,并不时地用大拇指摸弄几下阴道口顶端的那颗小豆豆,傅秀芳的阴户不久便被搞得淫水泛滥,将成老爷的两根手指吞进阴唇中间那条深深的壕沟里。
傅秀芳情不自禁地大声呻吟起来:“老爷停下来,秀芳受不了了。”
成老爷赶紧停止了动作,傅秀芳将手指从她的阴道里拿出来,“扑通”一声跳进木桶里来。虽然她的身体胖胖的,但因为木桶直径足有一米五以上,所以一点也不显得拥挤。
傅秀芳的右手在水里准确地抓住了成老爷的鸡巴,一边握住成老爷的鸡巴套弄包皮,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小鸡巴终于长成大鸡巴了,想死傅秀芳了。”
成老爷感到成老爷的鸡巴开始变得越来越硬,并且向上翘起来。傅秀芳不停地套弄成老爷的包皮,突然猛地一用力,便将成老爷的龟头翻了出来,成老爷顿时感到火烧般的痛楚,不禁大叫道:“痛啊。”
傅秀芳的手马上停了下来,怜惜的说:“哦,对不起,秀芳弄痛了你,老爷站起来,秀芳用嘴巴来帮你止痛。”
成老爷听话地站起身,傅秀芳二话不说便抓起成老爷的鸡巴送进她温柔的嘴里,一进一出地套弄起来,不时用柔软的舌头舔弄成老爷细嫩的龟头和马眼,说来也怪,成老爷的龟头马上便不痛了,而且越来越舒服,鸡巴也越来越硬了。成老爷一边享受傅秀芳关怀备至的服务,一边在傅秀芳丰腴的身体上乱摸,不时地在肥美的乳房狠狠地抓两把。
只过了几分钟,成老爷便感到鸡巴涨得难受,虽然成老爷自己经常打手枪,但在傅秀芳温暖柔软的嘴巴里,成老爷很快便精关一松,来不及从傅秀芳嘴里抽出来就一泄如注了,傅秀芳愉快地将成老爷的童子精一滴不剩地吞下去。
傅秀芳吞下成老爷的童子精之后,并没有将成老爷渐渐软小的鸡巴从她嘴里拿出来,继续用舌头舔吮成老爷的龟头,一只手温柔地玩弄成老爷那两颗小小的卵蛋,另一只手则绕到背后按摩成老爷的肛门。
年轻力盛的成老爷在傅秀芳的美嘴加双手三管齐下的进攻下,大鸡巴很快又骄傲地昂起头来,傅秀芳吐出了成老爷的鸡巴,用风骚而快活的语气说道:“啊,大鸡巴终于又抬起头了,成老爷的老爷,快把大鸡巴插进来吧,傅秀芳的小穴早就想给你干了。”说完便转身趴在桶壁上,高高地翘起肥硕的屁股,将淫水泛滥的阴户朝向成老爷,两片肥厚的阴唇一翻一翻的,仿佛在召唤成老爷的大鸡巴进入。
原来正值虎狼之年的傅秀芳,在寡居了多年之后,早就将满腔的欲火寄托在成老爷这个最亲爱的侄儿身上了。
成老爷毫不犹豫地提枪便刺,却欲速则不达,鸡巴在傅秀芳的屁股上和阴道口滑来滑去,就是无法插入。
“老爷,不要着急,慢慢来。”傅秀芳感觉到成老爷的窘态,一边安慰成老爷,一边用左手反手握住成老爷的鸡巴递到阴道口,并用右手撑开阴户说道:“好了,现在可以用力前进了。”
成老爷按住傅秀芳的大屁股,将自己的屁股向前一送,成老爷的鸡巴便“扑哧”一声,顺利地滑进了傅秀芳温热柔软而紧凑的阴道,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从龟头上很快地传遍了全身。
傅秀芳的阴道又小又紧,即使是成老爷当时的鸡巴还没有现在这么大,插进去也必须用很大的力气才行,大概是因为她的阴户除了手指之外,很久没有被鸡巴插入的缘故。好在里面已经淫水泛滥,所以成老爷的鸡巴抽插起来还是非常地顺利,不过傅秀芳那两片肥厚的大阴唇就象一扇门一样,紧紧套住成老爷的龟头不让它滑出来。
“啊!成老爷!好舒服……好畅快……用力……对……再用力!秀芳……要了!啊!美死了!喔……”
傅秀芳被成老爷插得大声浪叫起来,伸手从下面揉搓自己的阴核,不时地又摸摸成老爷的小卵蛋。
成老爷看见傅秀芳两个雪白多肉的大奶子不停地摇晃,于是抓住傅秀芳的奶子把玩,使劲地揉搓那两团肉球,不时地捏弄几下乳头。
“啊!老爷!别捏我的乳头,轻点!好痛哟!……哎呀!老爷!叫你轻点捏,你……你反而捏得那……那么重!会被你捏!捏破了……哎唷!你……你……你……真坏死了……喔!……”
“哎唷!老爷!我里面好痒!快……用力捅秀芳的……骚穴!对……对……啊!好舒服!我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小心肝……啊……真美死了!啊……我要泄了……”
傅秀芳很快便高潮了,她身子抖了几下,从阴道深处喷出一股滚烫的液体洒在成老爷的龟头上,烫得成老爷的龟头痒痒的,就象放在温开水中浸泡着一样。
第一次高潮过了之后,傅秀芳仿佛虚脱了一般向后倒下来,双眼紧闭地瘫倒在成老爷身上。成老爷的鸡巴仍然硬硬地插在她的阴户里,就这样抱着她在木桶里坐下来,龟头便顶住了傅秀芳的子宫。
等傅秀芳休息了一阵之后,成老爷又将鸡巴开始在傅秀芳的小穴里活动起来,用龟头在婶的花芯上研磨。
傅秀芳慢慢醒转过来,她发现成老爷的鸡巴依然象铁棒似的插在她窄小的阴户里,龟头紧紧顶着她的子宫,她知道今天如果不让成老爷插个够,成老爷的鸡巴是不会甘休的。
“好老爷,抱我去床上吧,秀芳今天给你玩个够。”
于是成老爷们胡乱抹干身上的水,成老爷抱起傅秀芳扔在里间的床上,掰开她两条粗壮的腿就想再次插入。
傅秀芳却握住成老爷的鸡巴不让成老爷进入,温柔地说:“好老爷,用嘴舔一舔傅秀芳的身体吧。”
成老爷听话地低头开始吸吮她酱红色的大乳头,一手抚摸另一颗丰满肥大的乳房和乳头;一手伸入阴户上,抚摸她那浓密寸余长短的阴毛,然后用食姆二指揉捏那粒阴蒂,中指插入阴道内扣挖着。
傅秀芳的阴户里早已被插得淫水四溅,此时更是大股的淫水源源不断地流出来,在成老爷的左手五根指头的轮番抠挖下,“喷喷呱呱”地响起来。
成老爷将傅秀芳的两个大奶子都舔吮够了以后,便顺着胸口一路吻下去,不久嘴唇就贴到她肥嫩的湿漉漉的阴户上,伸出舌头舔吮肥厚的阴纯,吸咬着那粒大阴核;两只手则转而用力地揉捏她肥大的奶子。
傅秀芳刚才被成老爷插得骚水泛滥,紧接着又被成老爷一阵扣挖,淫水不仅没有消退,反而
越来越多。此刻再被成老爷卖力地吸吮、舔咬着阴核和肉洞,玩弄奶子,她的性欲再次被激起,口中呻吟的叫道:“哎唷!亲老爷!我……我……被你舔……得真受不了啦!快……。插我……。啊……”
成老爷于是跳下床,抓住她的双腿把她的肥臀拖到床边,双手挽住她肥润的大腿向两边分开,自己站在她的双腿中间,挺起一直昂然而立的鸡巴对准她紫红色的肉洞,腰部一用力,“滋!”的一声,整条鸡巴齐根没入,大龟头直顶到她的子宫口。
“啊!我的亲老爷,你的越来越大了……秀芳……秀芳吃不消了……”
成老爷低头看看自巳的鸡巴,果然比刚才又大了许多,在傅秀芳的阴户里进进出出的抽插时,她那两片多毛的肥厚大阴唇,及紫红色的两片小阴唇,随着大鸡巴的抽插,翻出缩入的,真是过瘾极了。再看她粉脸含春、目射欲,那骚媚淫汤的模样,实在不敢相信她就是自己最最亲爱的傅秀芳,从小把自己带大的傅秀芳。
“老爷!你怎么突然厉害,傅秀芳要死在你的手里,你还没射精呀!真吓死人了!成老爷这五六年没被干的小穴,要被你干坏了,成老爷好爱你啊!你干得成老爷好舒服!你真是傅秀芳的心肝实贝肉!成老爷真爱死你了……小乖乖……”
“亲秀芳……亲秀芳……啊……好爽啊……你那小肥穴里面……的花心……磨擦得我好爽……快……快加重一点……好美呀……我的秀芳……”
“好老爷……来……来躺到床上来,让秀芳来……帮你……弄出来吧……啊……啊……快……快点……”
成老爷抽出鸡巴躺倒在床上,傅秀芳很快的爬起身来,跨坐在成老爷的腹下,握着大鸡巴对准自己的大肥穴,肥臀使劲往下沉了几下才使得大鸡巴整根尽入到底,使她的小穴被胀得满满的,毫无一点空隙,才嘘了一口大气,嘴里娇声叫道:“哎呀……真大……越来越大了……真胀……喔……”
她伏下娇躯,用一对大肥乳在成老爷的胸膛上揉擦着,双手抱紧成老爷,把她的红唇像雨点似的吻着成老爷的嘴和眼、鼻、面颊,肥大的屁股上下套动、左右摇摆、前后磨擦,每次都使成老爷的大龟头,碰擦着她的花心,成老爷也不禁被她的花心吸吮研磨得大声呻吟起来。
傅秀芳抬起身来,用双手撑在床上,肥臀越套越快,越磨越急,心急娇喘,满身香汗好似大雨下个不停,一双肥乳上下左右的摇晃、抖动,好看极了。
成老爷看得双眼冒火,双手向上一伸,紧紧抓住揉捏抚摸起来。
傅秀芳的大肥乳及大乳头,再被成老爷一揉捏,剌激地她更是欲火亢奋,死命的套动着、摇摆着娇躯,又颤又抖,娇喘喘的。
“哎……我的亲老爷……秀芳……受不了啦……亲乖乖……秀芳……的小穴要烂了……。又要给大鸡巴的……亲老爷顶烂了……啊……啊……好老爷……。快点射给我吧……”
“不要……我不要这么快射……秀芳的肥穴……夹得我好舒服……。我还要使劲地顶秀芳……的小穴……”成老爷虽然此时也快到高潮了,但害怕今天过后就没机会玩傅秀芳的小穴了,加上刚刚已经射过一次了,所以还可以禁闭精关不射精。
“哎呀……亲丈夫……亲老爷……秀芳……再也受不了……啦……你快射……给我……我们一起到高潮吧……我真吃不消了……求求你……老爷……秀芳的小穴要……要让你……破……穿了……我真……真受不了啦……秀芳以后随时给你……插穴就是了……今天真的……真的不行了……”
成老爷得到傅秀芳的许诺,这才放开精关拼命地干傅秀芳:“好秀芳……动快一点呀……我要就要射给你了……快……啊……”
傅秀芳感觉大肥穴里的大鸡巴头在猛胀,她知道成老爷也要达到高潮了,赶紧拼尽全力的扭摆着肥臀,并用力使大肥穴里一挟一挟的,吮吸成老爷的龟头好让成老爷尽快射精。
“啊……亲秀芳……亲秀芳……我……我射了……”
成老爷感到一刹那之间,全身好似爆炸了一样,粉身碎骨不知飘向何方。
傅秀芳更是气若游丝魂飘魄渺,她已经达到热情的极限,性欲的顶点,软软地把她的一身肥肉放在成老爷身上,全身还在不停的颤抖。
过了好一阵子,傅秀芳才长长的吹口气说道:“成老爷,你好厉害!傅秀芳差点死在你的手里……不过,从明天起……只要你想把鸡巴放进秀芳的骚穴里来……秀芳随时都会给你插……”
第四章 兔子也吃窝边草

        冬去春来,一眨眼,离成柳两家大婚的日子说话间就到了。成柳两家各取所需,成家即将得到一个汉州城里数得着的大美女,柳家得到一笔丰厚的嫁妆:大洋十万。思怀到底没有坳过父亲不得不与同样是美女的秦越挥泪告别,曼如却天天扳着指头等着成家上门接亲的花轿。至于成豪鱼更加乐得喜颠颠的,一想起曼如那含羞带娇的俏模样,心里就痒痒的,恨不得马上就把美人,哦,以后得叫媳妇搂在怀里,好好弄一弄!
        民国35年五月,柳家千金小姐嫁到成家大院,成思怀面对如此美色,也只好把对秦越的思念埋在心灵深处,和柳曼如堕入了甜甜的蜜月。
婚后两个月,盛豪鱼吩咐儿子去各村各户去收取一年各家渔户的租金,来来去去少说也得一两个月。夫妻俩相互说了一阵悄悄话思怀就出发了。
浙东一带的夏天特别热,八月了,儿子刚好走了一个月时间,他托人带信来,再有一个月时间,租金就可以收齐了。
“老爷,石柱家的婆娘要见你。”这天,成豪鱼刚刚吃过早饭,在客厅歇息,管家便进来通报。
“让她进来。”豪鱼头也不抬地吩咐。
“老爷,给您请安了。”一声细细地但翠生生的女声传来,老爷抬头一看,一个穿着虽然破旧,但还显得整洁的女子在给他道万福。
“什么事啊,我没有见过你的。多大了。”老爷边说边在女子全身梭溜:只见她乌黑的头发盘在头顶,一身青布衫,右手臂上带着黑袖章,左下角一个补丁,但五官仍然显得清秀俊俏,年龄大概是在三十左右。
“老爷,民女戚秀容,今年二十九岁,我老公石柱是您的租户,他命不好,刚刚病故了,丢下我孤儿寡母怎么活啊!”秀容边说边轻轻哭起来。
“哦,是石柱家的,他还欠了我的租金,正好你今天来把这笔账清了。”老爷边说边吩咐管家拿来了帐簿。
管家拨拉了一会算盘,大声说:“石柱家的,你家欠租金共五十一块大洋,这里有账可查。”
“老爷,您就看在我们孤儿寡母可怜的份上,饶过我们吧。”秀容一介文盲,账也看不懂,只希望老爷减免她家的账务。
“怎么这么说话呢,自古欠账还钱,怎么叫饶过你们呢?要不你说说怎么减免吧。”老爷双眼在秀容胸前那微突的双峰上留连往返。这少妇越看还越有些韵味:稍微上翘的小嘴,大大的眼睛,白嫩嫩的肌肤,眉宇间透着一股妖媚劲,老爷渐渐对她感兴趣了。
“您就收留我做女佣吧,什么苦我都能吃的。不过,我得带上我那两岁的女儿。”
秀容如此一说,老爷起得身来,围着秀容周围转了一圈,思索片刻,便朝着管家说,看她模样也还周正,人也显得干净,就留下她在厨房打杂好了。
“不过,你这三年没有薪水拿,就算替石柱抵押租金。三年后才能拿薪水的,你可听好了。”老爷转身又对秀容说。
“一切全凭老爷作主,秀容谢谢您的大恩大德。”听说让她带女儿住进成家,秀容连忙给老爷作揖。
老爷吩咐管家给她买两件干净的衣服,就转身去了卧房。
刚才盯着秀容看了好一阵,老爷突然想起一个人来:曼如。这个儿媳娶进门来,除了吃饭跟公公见见面,基本上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害得老爷心痒痒的,一个大美人每天住在一个屋檐下,就是不能一亲芳泽。哦,有了,儿子不是出去一个多月了吧,难道她就一点不想,正好前两天朋友带给他一种上好的迷幻药,据说,不论男女,吃了就会难受得不得了,非要行房事方能解除痛苦。
有主意了,老爷在吃中饭前就作好了安排。
吃午饭的时候,柳曼如按时来到饭厅,照例给公公问好以后,才落座吃饭。老爷今天特地注意了曼如的神色,只见她面如满月,含羞带露的瓜子脸埋在胸前,虽说对外人没有流露任何情绪,可老爷这个老色鬼还是看出媳妇的眉宇间隐隐露出一丝忧愁。谁说不是呢?刚刚和丈夫亲热两个月,丈夫这一去就是一个月,曼如又正当青春年少,整天又一个人住着,哪个少妇不怀春呢。想到这里,公公又使劲盯着媳妇那突翘的双乳和颈项下的一片白嫩,心里在暗暗地对媳妇说:乖媳妇啊,难为你了,公公今天一定会给你好好解解谗的。
“曼如啊,吃完饭你来书房,公公有话跟你说。”下人在场,媳妇能够理解公公的用意,她想也许思怀会提前回来了,心里竟莫名其妙的高兴起来。
吃过中饭,下人们搞完卫生,难得的一点午休时间,大家都抓紧时间睡觉去了,整个成家大院,显得冷清清、空落落的。老爷吃过饭,稍稍准备了一下就来到书房。
刚刚在书房坐定,媳妇就迈着轻盈的步子跟了进来。
“爸,您的茶。”媳妇殷勤地献上一杯茶,可能公公是自家人的缘故,媳妇没有用茶盘,直接用双手将茶递到公公面前。
“曼如,你坐啊。”老爷没有放过与媳妇可能接触的任何机会,趁着接茶,故意在曼如的嫩手上捏了一把,把个久旷的少妇弄得一脸绯红,又不便说什么。
“曼如啊,让思怀出去这么久,难为你了。这次回来,让他好好陪陪你,不再派他出去了。”
公公的话这么直率的说出来,虽说是公媳之间,毕竟男女有别,但话又说得体体面面,弄得媳妇更加不好意思起来。
“爸,您别这么说啊!”媳妇娇羞地低着头。
“刚才思怀托人带了一瓶国外进口的蜂蜜给你,嘱咐要我交给你,说是大补,一定要我看着你喝,就一小瓶,很贵的,你现在就喝了吧。”公公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明天我要大管家先去周村替思怀一下,让他后天回来歇息几天,一是陪陪你,二来我有事和他商量。”
听到夫君即将回来的喜信,曼如想也不想,接过公公手里的小瓶子,就将那一瓶“蜂蜜”一口喝光。
老爷看到媳妇把“蜂蜜”一口喝光,双眼立刻象锥子似的钻到媳妇颈项下的那一片白嫩,心想:“乖媳妇啊,爷爷就要来好好地疼疼你了。”
不过五分钟光景,媳妇双手抓住领口,嘴里不断地唠叨:“爸,我好热好热的。”
“曼如,怎么啦?哪不舒服?”说完老爷立刻走到媳妇跟前,紧紧搂住她的腰。
“爹,我要回房间。”也可能是想到在公公面前,媳妇觉得有所便。身边又没有下人,只好要求公公了。
“好,好。”老爷知道药效发挥作用了,一阵窃喜,毫不犹豫地搂紧媳妇,一手搂着曼如那性感的臀部,一手抚在她前胸上揉戳搓,借着扶她,手掌都抓到乳尖上了。一阵酥软的感觉传来,公公的下体自然就顶到了媳妇的翘臀上了。
“爹,爹,你放手。”媳妇虽然奇痒难耐,但神志十分清醒,不由得发出轻微的抵抗。
老爷只好松开双手,结果媳妇一下重重地跌到在地上,大腿碰在桌子角上,看来摔的不轻。
这下老爷顾不上了,连忙上前整个抱住媳妇直往书房后面的卧室走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