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82|回复: 0

[近亲] 成家大院(申精)1.2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成家村因村东头成豪鱼家财大气粗而得名。
据说成家的祖爷爷成子易(成豪鱼的祖父)是因贩鱼而发迹的,当时称得上浙东一带的渔霸。从民国元年起就在成溪河畔盖起了一幢大屋,里外进伸共百余间,祖祖孙孙六十多号人口威威武武在成溪河畔安了家。后来,一些北边逃难来的难民陆陆续续在成溪河畔安了家,租借成家的船只出海打鱼维持生计,成家村因此而人丁兴旺,到上个世纪30年代,这个村有了百来户人家,村民上千号人口。
成家祖业到成豪鱼父亲成永全这一辈受阻,一是战乱连连,浙东一带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二是成永全生性胆小,于是就干脆收起行头,靠一个小钱庄维持着家业,倒也相安无事。
成豪鱼从小就读了几年洋学堂,加之生得身高体壮,自自然然就成了成家的台拄子。打从大学毕业起,成家一应大小事宜成永全都爱找他拿主意,父亲有个三病两痛,成家基本上就是豪鱼当家,豪鱼三兄弟,大哥成家轩早已成家立业,在汉州城开了一家当铺,一家五口人日子过得殷实,不大愿打理父亲的渔业,弟弟家季还在汉州念高中,这样,成家的事全都落在豪鱼头上。成家祖上传下来三百来号船舶,全都用来租赁给成家村及附近四五个村的渔民出海捕鱼,不说是日进斗金,至少是富甲一方。一年下来,成家几十号人口日子不仅过得悠哉游哉,还另外在汉州城里开了三家大餐馆,买了老爷车,成豪鱼父亲年事已高,成豪鱼成了成家说一不二的大东家。
第一章 妻侄女(上)
说话间又到了民国35年,成豪鱼大儿子成思怀娶媳妇了,整个汉州城里的达官贵人都在准备参加这个少见的热闹婚礼。那个时候讲究的是门当户对,成思怀的对像是汉州财政局长的千金柳曼如。据说,思怀年少时就有着自己的梦中情人秦越。父亲给他相的这门亲,与其说是给他相的,不如说是给父亲成豪鱼相的。此话怎讲?列位看官,以成豪鱼的财力和权势,要什么样的娇娘美女没有?老话有“兔子不吃窝边草”一说,然成豪鱼这个老淫棍偏偏有专吃窝边草的这个嗜好。依他看来,女人要玩,小命更要紧,妓院的窑姐儿有几个是干净的,寻花问柳固然潇洒,若寻出个病来丢了小命,那就太不值得了。于是,成豪鱼三妻四妾不算,连带姨太太的姐妹,大太太的亲侄女,凡是他看上的,总要千方百计搞到手才觉得刺激。加之他本人模样风流潇洒,财大气粗,基本上能抱得美人归。
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成豪雨打正式掌管成家祖业后就好上了“偷腥”这一口。成家大门的牌匾上高悬的是“仁德至上”的字样,高高的院墙内却每天上演着男盗女娼的活剧。
这一天午饭吃完,成豪鱼正在大堂的太师椅上闭目养神,老管家来报,大太太的侄女倩兰来了,大太太不在,问老爷见不见?早就听说大太太有个如花似玉的亲侄女倩兰在汉州女中念书,几年不见了,豪鱼早就想一睹芳容,一直没有忙得过来,正好今日送上门来,岂有放过之理。
“书房候客。”老爷发完话就去了卧房。
说起老爷的书房,实际上是他的一个淫乐窝。有趣的是,书房的大门两边还贴着一副充满书卷气的对联:有限空间有限景,无声世界无声诗。横批:知书达理。书房的外间还冠冕堂皇地摆着几个大书架,里间就是一个卧房,还通着自己的单人卧室。
老爷回到卧房,连忙吃下一粒养精丸(相当于现在的“伟哥”),拿上早已备好的上等的迷幻药(朋友从国外带来的),喊来管家如此这般地作了一番交代。做完这一切,成老爷便躺在卧床上闭目养神,得意地哼起了小曲。
“老爷,倩兰小姐到了,在书房候着您呢。”不一会,管家进来通报。
老爷踱着方步来到书房。
“姑父,您好啊!”老爷刚进书房,一声清脆的娇滴滴的声音传来。老爷抬头一望,只觉得眼前一亮,一下就楞住了:只见叫他姑父的姑娘二十岁左右,长的娇小玲珑,大概只有一米六四,圆圆的脸蛋,一笑就出现两个小酒窝,齐肩的中长发带着一点波浪。苗条的腰身一点多于的脂肪也没有,却也不失成年女人的圆润感,一对还在发育中的乳房俏生生的挺在胸前,更要命的是那包裹在窄裙里凸出的翘臀,圆圆的,鼓鼓的,好想在上面尽情的揉弄一番……
“姑父,您干什么呀,也不请我坐?”随着一双白嫩的双臂箍在老爷的颈后,老爷才从意淫中醒过来。
“坐,坐,看来我们的倩兰姑娘是越来越水灵了呀,姑父都不敢认了呢!”说完,一双手就势紧抚着姑娘白嫩的双臂并往身上搂着,胸中突感一阵烘热,原来是倩兰胸前那俏生生的乳房顶到了他的胸口,他的下体一下就顶起了帐篷。
“姑……父!”倩兰俏生生的圆脸一下涨得红彤彤的,越发显得娇嫩可爱。
“哦……哦……你坐……你坐。”老爷一面假装失态,一面依依不舍地放开了到手的猎物。
“姑父,姑妈去哪里了呀,我今天就是来找她的。”
“找她干什么,找姑父不行啊?”
“那行啊,姑父您可不许反悔。”
“怎么说话的呢,姑父还跟你小孩反悔啊。”老爷忍不住又看了倩兰那花枝乱颤的娇躯一眼,心想:小蹄子,等一下到了我的胯下,看是谁反悔!
“去年我十九岁生日,姑妈答应送我一个玉镯,这不我都快二十了,还没见到玉镯。姑父,你给我!给我!”
“给你,给你,全给你。到时还要给你我的‘玉液琼浆’呢!”姑父一阵淫笑,一把拉过倩兰,抚摩着倩兰那双白嫩的玉手,一边说:“是呀,这么白嫩的手应该配一个最好的玉镯啊!不要说是一个小镯子,就是要天上的星星,姑父也给你。”
“真的,姑父答应了。”倩兰喜形如色,一个劲地往姑父身边靠过来撒着娇。
“真的,姑父给钱你自己去买好吗?”姑父趁机一只手在她那翘臀上狠狠地抓了几把,一只手伸到姑娘的酥胸,假装帮她整理衣服,在那尖翘翘的乳头上捏摸了好一阵。一股酥麻的感觉顿时涌向全身,直窜下体。
“姑父,您要给我二百大洋啊。”许是姑娘情笃初开,姑父的一番摸弄使得她俏生生的脸上霎时一片红云,格外惹人疼爱。
“管家,给小姐上茶。”老爷一边吆喝,一边对娇小可爱的倩兰说“姑父给你五百大洋,买最好的玉镯。”
“姑父,您真的太好了。”倩兰高兴得脸又红了。
“等会你就知道我有多好了。”老爷见茶端来了,一边吩咐管家递给倩兰,一边淫邪地说。
“姑父,你说什么?”老爷见说漏了嘴,连忙掩饰道:“没什么,没什么,喝茶,喝茶。”
看着倩兰抿着那薄薄的小嘴喝着茶,老爷就已经想像把身边这个尤物剥得精光是个什么样子?胯下的阳物顶着裤子,好一阵胀痛。
倩兰也许是激动得口渴了,一杯茶不一会就全都喝完了。
老爷其实是拿她做实验,吩咐管家在茶水里放了比平时剂量足足多了一倍的迷幻药,看看这药是不是像说明书上说的那么管用,会让女人失去意志,却不昏迷,对外界的刺激仍会有正常的反应,药效四小时,随后什么也不记得的,只以为睡了一觉。果然,五分钟后,倩兰的眼神变得朦胧起来,甚至有口水从她的小嘴里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倩兰,倩兰,你怎么啦!”看到发挥药效了,老爷连忙扶住就要倒地的尤物,一边用手在她娇嫩的面颊上抚摩。
随便怎么抚弄,小美人躺在成老爷怀里静静地睡着了。老爷乐颠颠地连忙抱起倩兰直往卧房里走去。
第二章 妻侄女(下)
老爷的卧房,一张大床上铺着翠绿色的锦缎被面。窗帘紧闭,仿佛与外界隔绝了一般。
老爷心急如燎地把倩兰抱到床上,手忙脚乱地为她宽衣解带了。一看到这张俏丽的脸,紧闭的双眼,樱桃般的红唇和一身套裙下玲珑剔透的身体,欲望压倒了一切,老爷的老二早就支起帐篷了。
老爷哆嗦着双手,先把倩兰的衣服扣子一个个解开。待到解开衬衫的纽扣,倩兰那乳黄色的文胸便映入老爷眼帘,再轻巧的松开胸罩的暗扣,一对雪白耀眼的乳房赫然跳进老爷的视线。
果然如老爷所料,倩兰的肌肤好象绸缎般,光滑修长的玉颈,挺拔而不松垂的乳房,坚挺而富有弹性,两颗粉红色的乳头大小有如樱桃一般。紧闭的长长的眼睫毛,标致的脸庞,真美!老爷深深的吞了口唾沫,全身差不多都要酥软了。
先从哪儿下手呢?玉体横陈,老爷兴奋得有点把握不住了。还是从那最惹火的乳房下手吧。老爷一低头,就把一张臭烘烘的大嘴埋到倩兰那白嫩柔软的乳沟中贪婪地亲吻起来。
霎时,一阵浓浓的乳香扑鼻而来,让老爷兴奋的如同一只好斗的公鸡。
这时,双目紧闭的倩兰嘴里发出一两声轻微的哼哼的呻吟,把老爷惊了一下。但当老爷的嘴和手一接触到倩兰那柔软白嫩的乳峰时,就什么都顾不上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老爷一边用嘴贪婪地舔咬着倩兰那樱桃一般的乳头,一边用手在左右两个乳峰上反复捏摸,口水都洒在倩兰那奶白色的乳沟里,嘴唇伸出舌头在唇边……围绕着清干净刚刚的乳香。
许是倩兰有些反映,睡梦中嘴里在轻轻地呻吟着,这更刺激了老爷这个采花高手。
那喷火的双眼盯住了倩兰那性感十足的嘴唇,赶忙松开含住乳头的臭嘴,一转头便擒住了倩兰那吐气如兰的小嘴唇。这时姑娘的小嘴还紧闭着,老爷用那臭烘烘的大嘴橇开姑娘的唇齿,硬是把姑娘那嫩生生的小舌头给拨弄出来了。
姑娘可能梦见自己和情人在亲吻吧,不一会竟主动搂住老爷的头,还把舌头伸出来和老爷的舌头缠绕在一起了。吸吮着姑娘那香甜滑腻的小舌头,老爷简直通体酥软,胯下的阳物差不多要把裤子顶破了。
“让它来给我吹吹萧吧!”念头一闪,他连忙把忱头垫在倩兰的头下,把整个人移到床边,让倩兰侧卧头朝外,老爷这才拉开胯下的拉链,站在床边就拔出自己那滚烫烫的阳物来。
这时,阴茎硬得如同铁棍,龟头处已有少量精液溢出,“倩兰,现在姑父全给你了,你也尝尝姑父的‘玉液琼浆’的滋味吧。”
老爷站在倩兰的头前,两手扶着她的头偏过来,正好对着老爷的下身,老爷连忙把直挺挺的阳物抓住竖在她的面前,一手扶头,另一只手抓住阳物在她美丽的俏脸上抹来抹去,在她紧闭的眼帘和脸庞,鼻梁秀发之间擦来擦去,最后,停在她樱桃般的小嘴边。这时,由于极度的兴奋,龟头处溢出的精液随着阳物在面颊上的移动涂满了倩兰一脸。老爷轻轻用手启开她的红唇,再扳开她整齐雪白的小碎牙,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扑哧……”一声,把个滚烫烫的阳物一鼓脑儿插捅了进去。
顿时,从下体传来的刺激让老爷一阵颤栗和酥麻:他立刻感觉到倩兰的小嘴立刻紧紧地包裹着自己的阴茎,一丝缝隙也没有,腮帮随着阳物的抽送起伏,一条柔软而又湿润的香舌搭在滚烫的龟头上,牙齿又轻轻的磨擦着龟头上的马眼。
极度超强的刺激,差点让老爷给提前喷射了。为了好好享受眼前的玉体,老爷只好停止抽插,让高涨的情欲稍稍缓下来。这时,老爷再看着倩兰紧闭的眼睛和小嘴,可能她还在睡梦中梦见吃火腿肠之类的圆柱体吧,不然怎把个鸡巴含得严严实实的呢,就像生怕人家抢走了似的。其实,毫无知觉的倩兰根本不知道现在正在给姑父吹萧呢。老爷想这肯定是她的嘴第一次接触男人的阴茎哦!虽然技巧不够娴熟,但对于她的舌头在他的龟头上无意识的蠕动、缠绕,老爷觉得反而比有意识的吸吮更加兴奋消魂。
美人在怀,千金一刻。
老爷紧接着用双手抱住倩兰的头使劲朝自己的胯下送,阳物也加快频率在她的樱桃小嘴里抽送起来,长长的阴茎直捣到她的咽喉深处,她的口水也随着阴茎的抽送顺着嘴角流了下来。老爷的手也不闲着,轮流揉捏搓压着她的那双乳房和小巧的乳头,感受着那如棉花糖般柔软的感觉。
老爷一边抚摩一边感慨:真的惊叹上帝如此造人,竟然能够把人的身体造得如此柔软、蓬松而富于弹性。就是死在这片柔软里,也不枉为一世人啊!不一会儿,倩兰一对软滑又有弹性的乳房也越摸越大,越揉越挺,乳头的颜色也从粉红逐渐变为艳红,乳头高高的翘起。
阳物抽送了五十多下老爷又忍不住想射了,但他想还是不行,还没到最后关头,于是他停止抽送,让尖挺的阳物含在倩兰温暖湿润的小嘴巴里,阴茎上青色的脉搏在剧烈的跳动,老爷在全力感受着倩兰的小嘴给自己带来的感官上的强刺激。
又休息了片刻,老爷抱住她的头又开始了第三轮的冲击。倩兰的脸蛋随着老爷的运动变得更加红润了。一直抽插了将近三百多下,伴随着全身触电似的抽搐,老爷只觉得精关一松,一股滚烫的热流如千军万马般从老爷的龟头喷涌而出,老爷连忙将阴茎插入了倩兰咽喉的最深处,在那里一古脑的喷射出去,他一边还抬高她的身子,让她头朝后仰,把精液一滴不剩地注入她的体内,“好好地喝上姑父的玉液琼浆,也好做个纪念啊。”老爷淫邪地对着一丝不挂的倩兰说到。可能是由于养精丸的作用吧,刚刚泄了的阴茎还是半挺的呢。
于是,老爷让它在倩兰的小嘴里温存了好一会,才恋恋不舍的把阴茎从她的小嘴里抽了出来。
过足了让美娇娘吹萧的瘾,老爷还是兴趣盈然。
他把倩兰的身子移动了一下,让她的两脚垂地,自己转到正面对着她,蹲下身,轻轻的掀起她的裙衫:啊,雪白修长的大腿映入他的眼帘,倩兰今天穿的是一条紫色丝织的三角内裤,鼓鼓的包裹着她的‘禁地’,老爷急忙褪下了她的内裤,这样,倩兰的下身就坦荡荡的暴露在老爷淫邪的双眼面前了。
修长的美腿尽头,一丛黝黑的嫩草呈倒三角形软绵绵的覆盖着她神秘的‘禁区’。
“如此消魂的小穴,将来不知有多少男人要迷死在这里面啊!”老淫棍不由“啧啧”称叹。嘴上说着,双手却用力在抚摸她的阴毛,黑亮亮的光滑而细腻,象丝缎一般轻柔。
倩兰的阴部就如同她的脸庞身材一样动人,真美!再往下就是令他魂萦梦绕的‘桃源洞口’了!倩兰阴部一道紧密的细缝遮住了神秘的一切。
老爷又一次热血沸腾起来,蹲下身,用力掰开她的两腿,让它以最大限度的叉开,快成“一字”型了。老爷把倩兰的双腿扛在双肩上,现在,这双老淫眼离倩兰美丽的阴部只有五公分距离了,鼻子几乎都可以碰到!
喘着粗气的老爷用双手拨开倩兰的阴唇,阴唇最上面是她的阴蒂,有米粒大小,这是大部分女孩的敏感地带。倩兰的阴唇是粉红色的,两边阴唇紧锁着阴道口,老爷以两根手指轻拉开她的阴唇,露出紧闭的阴道口。这时的阴道很干燥,老爷于是凑过头对着倩兰的阴道口吹气。
她何曾试过如此玩弄,只见倩兰的阴道轻轻颤抖,老爷以舌尖贴着姑娘的阴唇,吸着内里的气味,少女的阴道内传来阵阵的处女气息,他便把她的阴唇作更大的张开,以尾指轻轻逗弄她的阴核,一下一下触电般的感觉传遍倩兰的身心,老爷阅人无数,他不急于一下子夺得她的贞操,因为如此上佳货色一定要好好玩弄,渐渐地他将尾指的一节插进倩兰的阴道内,确保不触及处女膜便轻轻来回抽动,她的阴道渐渐变得热了起来,昏迷中的倩兰慢慢地从阴道深处流出了一些透明状的液体。
天真纯洁的少女啊,身体是最诚实的!见倩兰的阴道流出淫液,老爷兴奋得用尾指沾了一些淫水,舔了舔手指上的透明液体,“嘿,有点腥,不过蛮好吃。嘿嘿!”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弯下身把嘴唇对着姑娘的阴唇,轻轻吸啜,把由她阴道流出的爱液吸吮得干干净净,经过老爷的一番拨弄,即是在昏迷中,倩兰的身体也开始轻轻地扭动起来。姑娘的脸上泛起了一片绯红。潮水般的爱液继续由阴道里涌出来。
“行了,玩弄至今该让老爷我爽爽啦。”拍拍倩兰的白嫩的大腿,老爷开始给倩兰开苞了!只见老爷把姑娘的双脚作最大的分开,怒胀的阴茎直逼蓬门,足足有6寸长。
成老爷双手分抓捏住姑娘的双乳,深吸一口气,便运腰力把阴茎慢慢地刺进少女的体内,虽然已有爱液的滋润,但余波的阴道比想像中更为紧窄,虽经我大力一插,但阴茎仍只能插进一寸许,少女灼热的阴肉紧夹着老爷的阴茎,老爷感到龟头刚刚进入到一个如火的肉壁内,浑身酥了半边。
为着再进一步,老爷把阴茎抽出一半,再狠狠用力一插,阴茎又进去小半截,欲火中烧的老爷发力了,开始用力抽插,加上淫液的润滑,老爷只听见“滋”的一声,龟头抵在一块小薄膜上了。
老淫棍知道已触到少女的处女膜,兴奋无比,连忙将阴茎缓缓抽出,直至停在她的阴道口!然后深吸一口气,双手抓紧她的双乳,腰部一沉,把滚烫的阴茎狠狠插下去,只感觉到龟头一下就冲到一个温暖无比的巢穴里!阻力一下就被雄伟的大炮穿破了。
老爷一插到底赶忙停住。倩兰珍藏了二十年的处女膜被姑父窜穿了。
没有了阻隔,成老爷在姑娘的阴道里大肆抽插起来。老爷的龟头在抽插中不断被阴道壁的肉挤压住,象一张小嘴在轻轻舔咬着他的大龟头,老爷兴奋得脸都变形了,差一点点就泄了。
为了享受终极的快乐,老爷把阴茎插到姑娘的子宫深处停了下来,闭着眼享受着姑娘那灼热阴肉传来的挤压。到这个时候了,他又想起还没有光顾小侄女那性感的翘臀呢,于是便连忙把双手从双乳上拿下来,去捏去掐姑娘那两辨白嫩嫩、肉嘟嘟的屁股,摸上去如绸缎般滑腻、棉花般松软。
龟头上、手上的双重刺激再次使老爷的神经兴奋到极点。
“妈呀,真是爽到死啦!”老爷不由高叫起来。
他再也不想憋了,随着腰背的摆动,他开始快速在阴道里抽插起来,伴随着倩兰轻微的“哼哼”声,老爷又抽插了二百来下,只觉得一股火热的激流涌向下体。
“啊!”随着老爷一声高叫,他感到精关一松,火热的精液立刻从他的马眼喷涌而出,直射姑娘的子宫深处……老爷抽风似的瘫软在倩兰裸露的身体上,淫液从姑娘的阴道口倒流出来,流到床上、地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