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查看: 208|回复: 0

爱若丝柔(全文完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叫鸾丝柔,身材纤瘦高挑,165的身高和45公斤的体重,却不是一根瘦“旗杆”,C罩杯的胸部虽不算大,但也算是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现如今,我26岁,是W市的一名白领。标致的长相和身材,不错的工作和薪资,却依然“单身”。虽然平日也被家中安排数次相亲,同时也不乏追求者,但我却无心步入所谓的婚姻殿堂,对家人亲朋的催促也是视若无睹。而这一切的因由,都是她……
        她是林爱若,我的大学室友,如今是W市一家大公司也是她自家公司的高管。爱若身材与我相仿,相貌比我更出众,加之富家千金的光环,从学生时代起就被冠以“女神”名号。虽然我也不乏追求者,但与她相较,真是小巫见大巫,并且追求她的人,不乏校草、总裁等各类帅哥精英。但她却从未正眼看过那些人,而这一切的因由,都是我……
        平日里,我们都是正常出入在高档写字楼的OL,对众多的追求者并不感冒,而私底下,她才是我的恋人,也是,我的主人;而我,既是她的恋人,也是,她的奴……我们的关系保持到现如今,已经7年了。我们都没有对家人朋友透露我们的恋情,毕竟世俗不接受蕾丝,我们承诺过彼此,将来不论会承受什么样的压力,也要坚持一直这么保持下去,直到中国的蕾丝婚姻合法。
        “实在不行,我们就移民到美国的某些州去,结为夫妇!”我在心中默许着,不觉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回家就能见到她了”,念及此处,我的心中一阵荡漾,她是我的港湾和依靠,对她来说,我也是。我收拾了自己的桌面,关上电脑,从自己柜子最下层抽屉拿出自己的皮包,皮包是早上出门时爱若给的,临行前叮嘱我要到下班后打开,用上里边的东西再回家,并且一脸神秘地笑着说今晚有惊喜。我有些迫不及待地起身离开。
        “下班啦,鸾姐?”
         是对面工位的小张,比我晚入职两年的小弟弟,也是我的追求者之一,收到他的情书后,我以年龄不合适和禁止办公室恋情的理由拒绝了他,但一直以来,他也没有死心,对我的一举一动格外关注。
        “嗯,今天有些事情要处理,准点走,拜拜啦~”
        是的,今天是我与她第一次签订主奴契约七周年纪念,虽然我们之间已经不需要那一纸契约,却保留了每年的今天都会疯狂一次的传统。我来到公司的洗手间,确定每个隔间都没人后,挑了最里面的一间进去反锁了门。“不知道今天她说的惊喜是什么”我心中一阵悸动,打开了手中的皮包。里面有两个密封袋,一个口罩,一根假阳具,一条带着猫尾巴的肛塞,一捆绳子和两片电极贴片,附带一个纸条。打开纸条,传来的是熟悉的爱若娟秀的字迹:“不得开车打车,回家还包,仅纳小奴儿内衣裤。”短短几个字,却看得我面红耳赤:主人的意思,是要我脱去内衣内裤,然后把包里的东西全部穿戴在身上,再把内衣内裤装进包里,搭地铁或者坐公交车回家……好羞耻,却让我一阵兴奋……我打量了会包里的物件,旋即按主人的命令行动起来。
        因为被命令不能穿内衣裤,所以电极贴片是用来代替乳贴的。我旋即脱光了上衣和乳罩,贴上贴片,然后穿上雪纺衬衫和小西装外套。低头瞧了瞧,雪纺衬衫有一些透,仔细看隐约能看出贴的是电极贴片(毕竟形状和厚度是跟乳贴不一样的,况且下面还连着电线),想着我要这样子去坐地铁,万一胸部被人盯着看(毕竟我还是有一些回头率的),岂不是羞死了!两袋密封袋里分别是主人的短棉袜和短丝袜,足尖部分有些泛黄,是主人前几天一直穿没有换的,馋了我好几天,原来一直在为今天做准备。我拿出棉袜,闻了闻主人的气息,比以往要酸臭多了,主人的脚没有那么臭,因为每天都会换袜子(恋足的我每天都要拿主人的袜子或捂鼻或塞嘴或摩擦阴部)和洗脚(当然是用我的嘴),所以一直以来都只有淡淡的汗味和微微的酸,更多的是体香和沐浴液的余香。我拿起一只棉袜塞进我的樱桃小嘴里,瞬间整个嘴腔和鼻腔充满了主人捂了好几天的脚味,我仿佛久旱逢甘霖一般被这强烈的气味刺激着,下体已不觉湿漉一片……主人选择这双短棉袜一定是慎重考虑过,一只袜子刚好能让我含在嘴里,两只的话略微有些塞不下,所以另一只是用来捂住鼻子嘴巴,然后带上口罩的,这样我既能闻到又能尝到主人的味道。接下来,我掀起一步裙,脱下湿漉的内裤,放进皮包,然后把自己丝袜的淫穴和菊花部位撕开一个小口(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是把丝袜穿在内裤里面,因为这样更舒服)把主人的一双短丝袜分别套在肛塞和假阳具上面,再分别拿起肛塞和假阳具,用自己小穴外的淫水润湿润滑。当肛塞和假阳具隔着主人的丝袜摩挲我的小穴时,我仿佛觉得是主人捂了几天的臭脚踩在我的阴部一般,又舒服又兴奋,不自觉流出更多淫水……充分润滑后,我把肛塞和阳具分别塞进下体的两个洞里,再用包里最后的道具——绳子,编织了绳内裤绑在自己的阴部固定了假阳具和肛塞,然后把紧身裙捋了下去。我扭头弯腰看了看,肛塞连接的尾巴尖尖刚好漏出了紧身裙的下摆……                                                                           
现在的我,乍一眼看上去是一副OL装扮,实际上却是淫荡无比——乳头贴着电极;下体穿的绳子内裤,顶住了电动假阳具和猫尾肛塞,从撕开的丝袜中间深深插进我的两个小穴里,而假阳具和肛塞上都还套着一只臭丝袜;嘴里含着一只臭棉袜,另一只藏在口罩内部,捂着我的口鼻……我打开电极和假阳具开关,瞬间觉得乳头一阵抽蓄,假阳具也隔着主人的臭丝袜疯狂旋转震动摩挲着我的阴道,而因为肛门直肠塞了肛塞,假阳具的刺激更加强烈,尤其是阴道靠近后庭的那一边。乳头和下体的刺激让我止不住要深呼吸,臭棉袜堵嘴捂鼻让我呼吸不顺,只能拼命地将主人的骚臭袜子味道深深吸进肺里,而这又加剧了对我的性刺激,骚穴更加奇痒难耐,去感受假阳具和肛塞的摩擦,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我在厕所隔间里浑身发抖,没过多久便不争气地泄了身子,淫水和淫精被假阳具上套着的臭丝袜吸收了一些,剩下的从我丝袜的破洞处,顺着我的大腿内侧流下来。才刚刚穿上主人给的“装备”就泄了身子,然而主人的要求是我必须就这样回家,还必须乘坐公共交通,天知道这一路上我会经历多少次高潮,哪里还顾得上乳贴猫尾和腿内侧的淫液会不会被路人发现……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心想主人的任务看似简单实则困难,难就难在要穿戴这身行头,在下班的晚高峰,走人流量大的地方。要知道,这里可是我上班生活的地方而不是一个陌生的城市,要是被发现了我可就毁了……我定了定神,开始了这段漫漫回家路。
        我出了厕所,迈着小步子走到打卡机边伸出手。“滴,鸾丝柔,5:33打卡下班”。打卡机的女声响起,突然身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柔姐,怎么现在才打卡,你不是五点一到就走了吗?”我回头发现是小张,他也收拾好了正准备出门。好尴尬,我刚想出个理由准备回他,猛然意识到嘴里堵着臭棉袜,只好用手指了指厕所方向。“噢噢”,他显然也略显尴尬,毕竟他是我的追求者而我是他心中的女神上司。“既然这么巧,那一起下电梯吧,柔姐你下班有事要去哪,我可以送你。”坏了,虽然我知道小张平时总是喜欢抓住一切机会向我献殷勤,我也是常常拒绝,但他一只不死心不放弃,偏偏在这个时候……嘴里堵着臭棉袜的我无法回答他,只能摇头加摆手以示拒绝。他略显失望,表情里又透出一些奇怪,毕竟我一个字都没回他,很反常。“好吧,那我去按电梯,先走了,拜拜柔姐!”好在他没在纠缠,我在心里默默松了口气。不过我注意到,他跟我对话时一直色眯眯地打量我,特别是胸部和丝袜腿。我知道我今天穿的是有些“靓丽”,毕竟是七周年纪念日。我穿着白色雪纺衬衫,略微有些透肉,外面是一套粉色的小西服和包臀裙套装,和粉色的高跟鞋。本来这也还算是正常的OL装扮,但我今天别出心裁地配了条粉色的丝袜,在我白皙修长的双腿映衬下定能勾起人的欲望。不过平日每天上班时我也都有注意到,对桌的小张总喜欢有意无意地低头往桌下偷瞄我的丝袜美腿,只是我没有说破。这个平日里对我恭恭敬敬,把我当高高在上的女神看待的其貌不扬的下属,在心里肯定已经视奸了我无数回了,男人嘛,都一个样,还是我的爱若好。不过好在他应该是没有看出什么破绽,出门去按了电梯。
        我迈着小步走出门,犹豫了一会,还是觉得这个电梯我不能进。要知道,我的小穴里插着电动假阳具,虽是在我身体内部,仔细点还是能听见电动马达的嗡嗡声。毕竟下班高峰期,在电梯这么个安静狭小拥挤的空间,我的小秘密难保不会被发现。更何况对我贼心不死的小张也在电梯里,这一路上一定会被他盯着视奸,万一被他发现我的包臀裙低漏出的猫尾尖尖,或是我的乳贴电极,我的形象可就崩了……念及此处,我只好从包里翻出手机,准备假装打电话溜进步梯间。结果因为我有些慌乱,竟忘了包里还装着我退下的内衣裤,掏出手机时,不慎带出了乳罩的一根带子,挂在了包包外边。我急忙用手拿着手机的手遮住,抬头看了眼小张,幸好他这时没在看我……我把包包翻了个面,把掉出来的乳罩带子夹在包包和身体中间,然后拿起手机随意划了划,然后放到耳边,慢慢向步梯口走去。快进步梯间时我回头看了眼小张,发现他正盯着我的屁股和小腿扫视,发现我回头后愣了一下。我冲他点了点头示意我有事,他笑了笑冲我挥手再见,我就这么有惊无险的来到了步梯间。
        才刚出公司门就遇见这么个意外情况,惊得我一身冷汗,然而好戏才刚刚开始。我迈着小步子,从13楼一步步下楼梯,步梯间空无一人,只有我的高跟鞋哒哒的回想。我带着口罩,里面包着爱若的臭棉袜,每一口呼吸都是酸骚的气息,加上嘴里堵着的臭棉袜传来的咸骚味道,又一次勾起了我的欲火。乳头的电极贴片有规律的变换着电击节奏,小穴里的假阳具不停地震动旋转,由于套着臭丝袜,摩擦力更是加大,与后庭的肛塞夹着我的阴道后壁与直肠壁,刺激着我娇嫩的淫穴。为了插入假阳具和连着猫尾的肛塞,我的粉色丝袜裆部被我撕了小口,股绳随着我的步伐勒紧着我的外阴,摩擦着我的阴蒂,由于在卫生间已经泄过一次,略有濡湿的绳内裤更具摩擦力,刺激性也更强烈。我的绳内裤绑的有些紧,我的阴阜也被绳子隔着粉色丝袜摩擦刺激,由于我的阴毛早已褪尽,娇嫩的肌肤直接被绳子勒紧摩擦着。我的整个下体都受着强烈的刺激,加之乳头的电击刺激和口鼻足臭的推波助澜,淫欲如同海浪一般袭来,势不可挡。我每下一步阶梯就仿佛是被肏干一次,打我在步梯间性起,下了五六楼后,就如同被抽插肏干了一百多回,再也忍受不住,不自觉地抓紧了栏杆蹲下了身子,跨部不由控制的颤抖着迎来了一波强烈的高潮,我也终于没有像卫生间那次一样控制住自己,失声喊出了淫叫。幸好有臭棉袜堵嘴,加之棉袜口罩捂鼻,浪叫变成了并不大的呜呜声,在空荡荡步梯间回响,并淹没在步梯间外每层楼吵杂的下班声音中……
        不知过了多久,高潮终于渐渐退去,我也恢复了神志,起了身子。套在假阳具上的臭丝袜在我的阴道里已经完全湿透了,再也吸收不了一点淫液,我蹲过的地上留下一小摊高潮后的淫水淫精。我从包里拿出仅有可以用来擦拭的内裤,擦净了地上的粘液,然后继续下楼。这该死的电极片和假阳具,一刻也不消停地仍然在刺激我的乳头翻搅着我的淫穴,虽然高潮后清醒了很多,却仍然是举步维艰。
        我终于出了写字楼,挟着这一身的“装备”。经历了两次高潮,我大腿内侧的丝袜已被濡湿了一大片,好在濡湿的部位刚好能被包臀裙遮住。我走到楼外马路边的步道上,距离地铁站还有三四百米的距离。时值下班晚高峰,路边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和街上的车水马龙无不彰显着这条金融街的繁华。接下来的路途,将与之前大不相同,毕竟刚才只是在楼里,我还能挑没人的地方下楼,而现在我处在拥挤的人流中,若是再来一次高潮,不被注意到是不可能的。“外表靓丽内里淫荡的女人啊,你能坚持多久呢?”我在内心问自己。虽然之前爱若主人调教我时,也有过紧缚插穴堵嘴后着衣外出的经历,但那是在傍晚人少的公园,或是陌生的城市。而现在我处在自己生活的地方,并且是在自己公司的楼下,心态大不相同,万一暴露了我淫荡的一面,难免会被熟人看见或是传进熟人的耳朵,教我将来怎么立足……
        我踩着粉色的高跟鞋,一小步一小步往地铁口方向走着,假阳具肛塞乳贴仍在刺激着我的两个淫穴和乳头,股间濡湿的绳子仍然摩擦着我娇嫩的阴蒂和无毛的阴阜,嘴里和鼻前的臭棉袜仍然不停地灌入咸骚的气味和味道,真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因为我走的比较慢,不时有人从我身旁经过,多数男的在走到我前面之后,还回头假装看路瞟我两眼(各种sm资源的加扣3587165401)。估计他们是看见前方穿着粉色套装和粉色丝袜身材苗条的美女后,想一睹芳容而故意超车的吧,可惜我因堵嘴捂鼻要戴口罩,他们看不见我的全脸,只能悻悻地从正面再次打量我一番,再定睛在我粉色的丝袜美腿或是胸部上注视一番,才不甘心的回过头去。而与我对向迎面走来的男人们,则是从看见我那一刻起,眼睛就没离开过我身上,大多数都最终低眼注视着我的粉色丝袜美腿,直到与我擦肩而过,还要低头多看一下才不甘心的走开,不知他们走到我身后之后,还会不会回头再品味一番,跟那些从我身边同向超过我的人一样。
        我这身穿着,在我熟悉的繁华街道上,被来往的人群像看一件艺术展品一般的扫视着。许是因为我心虚,总觉得他们炽热的目光能看穿我的外衣和包臀裙,直视到我最里面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也让我紧张无比,这些感觉比以往的束缚外出来的更为猛烈,加之身体和味道上一刻不停的刺激,深陷羞耻和紧张中的我,竟感到一股股性欲冲动袭来。爱若说的没错,我真的是个极品小淫娃,竟会越羞耻越兴奋……
        “鸾丝柔,不可以,不可以在这里兴奋高潮,会出事的,真的会出事的”我在心里不停的默念,提醒自己不能高潮,可不知为何,我越是提醒自己不要,自己的身体却仿佛得到心理暗示一般奔着那个方向去了。我想把注意力从四周来往人群的目光中移走,却不慎将注意力陷入到自身身体上的刺激。“怎么办,小穴好痒,按摩棒越磨越痒,怎么办?”我终于低头站在原地,再也迈不开一步。“完了,我陷进去了,我受不了了,好羞耻,好兴奋,好……舒服,主人的棉袜,味道好骚好棒,主人的短丝袜,套着按摩棒插在里面,好舒服……啊……主人的……袜子……啊……在肏我……不行了,要来了,不行……完了……不可以……”我的心里剧烈挣扎着,尽最大的努力,用残存的清醒意识克制着身体上涌上的快感。我已经迈不开步子,只能渐渐蹲下身子,尽量让屁股贴近脚后跟以免连着后庭肛塞的猫尾暴露在外,然后用力克制着自己。
        “柔姐,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一句大声的问候震的我一激灵,涌起的性欲被吓退了一大半。怎么又是他,小张,他不是早坐电梯下来了吗,怎么这么阴魂不散!我在心里问候了一遍小张全家,尽力平复心情让自己不慌乱,仍保持蹲着抬头看向他。他在我面前弯着腰看着我,然后又升高了几个分贝说到“不舒服的话我送你回家吧,柔姐。”他边说,边环视四周,迎接着往来陌生人的目光,脸上流露出自豪的神情,仿佛像是在向周遭炫耀“瞧,我认识这位身材窈窕的美女,还挺熟,还能送她回家,你们这群屌丝,只能悄悄看两眼然后回到家回味今天路上见的这位粉丝袜美女,然后手冲……”我看着他这幅神情,心里生出无限的反感,旋即向他摇头摆手示意不用,毕竟我的嘴里堵着臭棉袜,有口不能言。“那我扶你起来吧……”他伸出一只手到我面前,我这才注意到他另一只手上拧着一个便利店的袋子垂在膝盖处,近在我的眼前,难怪这么早下来还与我碰上,原来是去购物了。透过塑料袋,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了里面赫然躺着两盒杜蕾斯安全套以及几瓶杜蕾斯润滑液。刚从接近高潮清醒了一些的我,哪里能见这些相关的东西!这两样物件对我来说,如同往刚有些消退的火焰里添进了一把火药,撩的我要上天!只一瞬,羞耻、紧张、尴尬,绳子、按摩棒、电极贴,臭丝袜、臭棉袜,安全套、润滑液……这些或直接或间接的刺激,加上心理的暗示,我又要丢了……可是,我不可以,特别是,在他面前……我咬紧牙关忍受着来袭的快意,用力地深呼吸调整自己,没曾想,因为嘴里的臭棉袜从塞进去到现在,已经堵了一个多小时了,早已被我的口水浸透,我这么一咬牙,把在棉袜里的口水全都挤了出来,在浸透棉袜的口水中,融化了爱若主人捂了三天的脚汗还有脚垢,为了不让这些口水流出来,我只能把满嘴的咸骚咕嘟咕嘟尽数吞下。而伴着我的深呼吸,含着雾霾的都市空气,经过外层口罩滤净后,又穿过爱若主人的另一只棉袜掌部,裹挟着发酵了三天的汗味臭味骚味,尽数灌进我的鼻腔和肺里。我终究没能抵挡这波刺激,下身一阵酥痒感爆裂开来,虽然我极力抗拒,却还是在小张面前,来了一波不大不小的高潮。
        我不知该称之为幸运或是不幸,不幸的是,我在公司楼下的街上,在对我有意而我瞧不上的男下属面前居然高潮了,真是羞耻至极!幸运的是,这波高潮在我的意识的全力阻挠下,来的并不猛烈,不像楼梯间那次浑身抽蓄失声浪叫一般,所以在他的视角里,我只是蹲的时间久了一些,并无其他异常。可我终究还是高潮了,低头透过膝盖之间的缝隙,还能见到一小摊淫液滴在了地上。该死,小穴里的臭短丝袜早已湿透,一点水分也吸收不了,淫水淫精就这么漫出来了,大腿内侧的丝袜也湿透了,还能感觉到淫液在丝袜上流淌……怎么办,不能被他看见!我扶着小张的手慢慢起身,起身之时有意地挪了挪脚,踩在了那一小摊淫液上,索幸这次没有楼梯间那次流的多,我一只高跟鞋前脚掌能够勉强盖住。我仍略弯着腰,用一只手扶着膝盖。小张没有看出异常,追问道“真没事吗柔姐,看你挺不舒服的样子,我很……”我知道他想说心疼,但因为我已经拒绝了他多次的表白,他最终还是将这二字咽了回去。我没有回答他,也没办法回答他,嘴里堵着的臭棉袜被我咬干后,又吸收了些口水,渐渐膨胀起来。我感受到小穴流出的淫液,随着我的起身,正在大腿内侧往下流。“该死,粉丝袜已经湿透了,吸收不了,要从裙底流出来了,不行不能被看见!”我把手从他手上抽回,对他摆了摆示意没事,然后站直了一些,顺便更加并拢了双腿,小心翼翼掏出手机解锁,准备给林爱若发微信。小张见我起身后冲他摆手,也没有看他一眼,只是低头掏手机,也是不敢再纠缠,毕竟我是他的女上司和明恋女神,万一纠缠到我发恼,那就是事业爱情双失败……于是悻悻道“那柔姐你慢点,有事打电话,随叫随到!”然后一步三回头地走开了。
        我见他终于走开,松了一口气,在微信找到了“小主若若”这个ID,键入消息“若若主人,小奴柔柔……可能……回不来了……完成不了主人的任务,柔柔无能”。这里距离地铁口还有一百多米,平日从公司下来到地铁站也就十来分钟,今天这都接近一个半小时了,我还没到地铁口,并且高潮了三次,还有一次是当街!幸好动静不大,没引起人驻足围观。就这样的状态,要坚持到上地铁坐地铁转地铁出地铁回家,简直是天方夜谭!……发完消息后,我松了一口气。许是因为臭棉袜加口罩捂的我有些缺氧,许是因为我蹲太久起来大脑供血不足,许是因为三次高潮耗尽了我的精力,一口气刚松下来,便觉得天旋地转眼前发黑,整个人摇摇欲坠要摔倒。“完了,任务完不成,秘密也要被暴露了”那一刻,我羞耻又绝望。羞耻于秘密被暴露被发现,更羞耻于自己是个一无是处的荡妇淫娃,给点刺激就来性高潮,连主人吩咐的这么小的任务都完成不了。“鸾丝柔,你这个除了性高潮一无所用的骚母狗废物!”我在心里骂着自己,终究没能坚持住,眼前一黑腿一软,倒了下去。倒下的一瞬,我的脑海闪现出明天的微博贴吧首页新闻:“妙龄美女着艳丽衣衫当街晕厥抽蓄,裙底漏出猫尾,地上现不明液体疑似失禁”,继而又闪现出爱若主人的训斥:“除了潮喷还会什么,废物荡货母狗,滚吧,你不配做我的奴!”声名扫地被主人遗弃,或许这就是我应得的结局吧……
        然而,我最终没有倒下去,似乎靠进了谁的臂弯里,脸颊所触是一团温暖柔软。熟悉的香水味穿过口罩棉袜,裹挟在足臭中传入鼻腔。我的眼前渐渐能感觉到光明,视线逐渐由黑暗转向模糊,印入了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轮廓,耳畔也响起我熟知的温柔低语:“小柔狗狗,没事了……”是她,我的若若,我的主人,她来了。随着我的视线逐渐恢复,爱若主人清秀的脸庞渐渐清晰起来,映衬在金黄色的夕阳下,仿佛从天堂落下来拯救我的天使,这情形,一如七年前那个清晨,令我心生萌动。我仍然站着,只是向后靠在了她的臂弯,脸颊贴着她的酥胸。她垂头看着我,挂着那熟悉的微笑,一丝一毫也没有责备我,眼底尽是温柔。她化着精致的淡妆,密黑的直眉,深邃的眼眸,修长的睫毛,挺拔娟秀的鼻子和红润的双唇,在夕阳的余晖里微笑着,真的好美。虽然我也自诩美女一枚,但是在她面前,真的是顿失光芒。我放松的微笑,虽然有棉袜和口罩捂嘴,但从我向下弯曲的眼眸中,她一定能感受到我在微笑,那是幸福的微笑。
        “我家柔柔最近减肥,现在有些低血糖发晕了,来,别怕,姐姐送你回家!”爱若用略高于正常的音量说着,我知道,她是说给周围若干驻足观看的人听的。她搀着我准备走动,我还在担心着我丝袜腿间的淫水会暴露,却发现身上不知何时披了一件长及小腿的针织披风。我的若若,她总是这么细致,照顾着我的点点滴滴,跟她一起我总是那么有安全感。我终于放胆,在她的搀扶下迈开腿,转向马路,才发现她把她的奥迪Q7大SUV停在了路最边上打着双闪。“我知道这是你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一早就在你楼下停着等你。见你出来慢慢走着,我就开着车在马路上默默地尾随着你,见你坚持不住了蹲下来,便下车跟在你身后以防不备”爱若一边走一边讲着。原来如此,我从下楼到现在,一直沉浸在紧张感羞耻感和快感中,未曾注意到街边的车辆,回想起来,难怪今天一直以来路边的司机格外急躁,不停地按喇叭,原来是小主为了我堵路了。“那个小张,对你真的是很有心啊……”爱若突然调侃道,脸上也流露出复杂的神情。我一下子慌了神,像个出轨的小媳妇被抓奸了一般,忙想解释,结果忘记了嘴里还堵着臭棉袜,只发出来几声“呜呜”声。“好啦,逗你呢,别着急呀,小点声仔细叫人听了去~怎么样,姐姐捂了三天短棉丝袜加棉袜,味道不错吧!这五月的天气,三天不换袜子,我的脚捂的都发痒了,就为了你爽这么一次呀……”我忙不迭地用力快速点着头,确实,刚刚经历的三次高潮,有一次算一次,爱若的这两双袜子都起了关键作用,从勾起我的情欲,一直到我高潮,一直都在推波助澜,要不是因为这嘴里和鼻子上的棉袜,我也不至于当街在小张面前忍不住地高潮……不过,想到主人之前天天换袜子,保护的那么好的娇嫩小脚为了我捂了三天,我心里满是感激和愧疚,心里想着回家后一定用我的骚舌头好好为她解解乏,为她舐去这三天的疲惫。爱若仿佛从我眼中看透了我的心思,说道“也没事啦,又不是连着捂三天,只是没换袜子没换鞋子而已,再说,每晚你不是都帮我按摩舔舐过了么,瞧你舔的那个带劲,跟内什么,狗舔屎一样!”这一句话,说的我又羞又恼,脸颊耳根一阵滚烫,红到了脖子根。羞是当然的,因为爱若主人第一次用这样的词汇形容我舔她的脚,恼则是因为,我是骚母狗不假,可我的爱若主人神圣的嫩足,怎么能比喻成那个呢!我再也不顾及嘴里堵着的棉袜,呜呜呜地争辩着,也不知道爱若能不能明白我的意思。“好啦好啦,逗逗你,别急眼呀,每次一羞就脸红,真可爱~你是小母狗,就爱舔我神圣的脚丫好不好~”爱若哄我道“一会回去就让你舔让你吸,也让我好好舒服放松一下好不好~”爱若说着,调皮地隔着风衣和包臀裙,从我的屁股后面抓住了我的绳内裤,往上提了一下。我的林爱若,我的主人,她总是这么懂我,总是仿佛能知晓我内心的想法一般。我在她面前犹如赤身裸体,只能跪拜。她的几句话,化解了我的羞恼,也再一次勾起了我的欲火,让我在兴奋中期待不已。而她又在我欲火刚起时,恰逢时机的拉了一把我的股绳,让我下体从未间断过的刺激又水落石出般的明晰起来。我知道,再这么下去,我又得高潮一次了。不过所幸,几句话的时间我们已经来到车边,爱若体贴地打开车后门,一手扶着我,一手推着我的屁股,将我送进了高大的SUV里。
        终于,安全了……上到车里精疲力竭的我,在历经一个半小时三次高潮后,终于可以卸下一身的紧张和防备。一进到车里,不等爱若主人关上车门,便一屁股瘫坐在宽敞的车后座。没想到,由于我的彻底放松,这一屁股扎扎实实地陷在车后座的沙发,全然忘记了我的下体是插着假阳具和肛塞的。随着我的瘫坐,下体套着臭丝袜的假阳具顿时又往身体内部插进去一大截。粗长的假阳具,包裹着已经被我淫水浸透的臭短丝袜,粗暴地摩擦着我的阴道内壁,径直向花蕊深处顶了进去。假阳具的顶端,包裹着略厚一些的臭短丝袜足尖部位,重重地顶在我的花蕊上,肆意的旋转震动摩擦着。假阳具的中间部分,也包裹着浸透的臭短丝袜,无情地摧残着我娇嫩的阴道内壁,感觉像是爱若主人把整只丝袜骚脚插进了我的小穴一般。本来在街边的那次高潮,就是被我强行压下去不得尽兴,上车途中又被爱若主人一番撩拨,我的欲火已经熊熊燃起,下体也是酥痒难耐,这坐下去的一瞬间刺激,哪里是火上浇油,简直就是引爆了一颗炸弹!一瞬间,我仿佛被雷劈一般,整个人一激灵,本能地用力夹紧了下体。而我的骚穴,本就处于发情状态,如今更像是一头喂不饱的狮子,要吃掉吞下进去里面的一切物件,这一夹,又把套着臭丝袜的假阳具给吞进去几分……我再次下意识地咬紧牙关深呼吸,结果又如同街上一样,吞了一口臭棉袜浸出的骚口水,猛吸了一大口爱若主人的骚棉袜,再也无法保持清醒的意识,放声浪叫……
        “唔……唔……唔哦哦……嗯嗯……嗯唔……哦……哦……哦……唔哦……”嘴里堵着臭棉袜,嘴外唔着臭棉袜加口罩,我的肆意浪叫变成了令人淫心肆起勾人心魄的唔哦声,伴随着沉重的喘息声……楼梯间的那次浪叫,只是我无法自制发出的短短几声,毕竟我还有所顾忌不敢放肆。而现在,在爱若主人隔音超好的高档SUV里,在我心爱的爱若主人面前,我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淫叫了。“唔唔………噢噢……噢!!!……”我倒下横躺在宽敞的车后座,一只脚踏在车座上,另一只搭在了后座的靠背顶上,双腿大开,我的包臀裙不知何时已被我搂起,漏出了下体被撕破的粉丝袜外边捆绑的绳内裤,还有粉色丝袜破洞处插在我两个淫穴里裹着短丝袜的假阳具及猫尾肛塞,以及粉色丝袜下我已经剃光阴毛的阴阜。一个娇小的红色“奴”字,在我的白虎阴阜上,在粉色丝袜的覆盖下若隐若现。我的屁股向上顶起,整个跨部被我撑在半空,我尽情享受着骚穴里的假阳具和臭丝袜的挠搔,一只手拉着绳内裤往胸部拽,勒紧我的下体,另一只手隔着雪纺衬衫捏紧我的胸部,享受着乳头的电击,嘴里肆意浪叫着,肆意喘息着带有足骚的空气,恨不能把捂鼻的臭棉袜直接吸到肺里。我再次败给这多重的性刺激,来了,彻彻底底的来了,高潮……我大脑已经一片空白,只感到下体除了穴内汨汨的淫水淫精,还有什么东西从我的尿孔,喷射而出,在假阳具和绳内裤的阻隔下,爆射四溅开来,如同水面上引爆了炸弹一般……我,在历经三次紧张的高潮后,在爱若主人的车里肆无忌惮地潮吹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呼吸渐渐平静,大脑也开始恢复意识,待我眼能视物,首先看见的便是自己高抬的腰胯,股绳已经湿透了,粉色丝袜破洞处,假阳具的外端还在有节奏地画着圆,紧贴在假阳具外侧的短丝袜袜口也早已如同水泡过一样。我的粉色丝袜也是一片狼藉,阴阜和大腿内侧已经完全湿透,屁股部分虽然看不见,但我能感觉到透湿,沿着腿内侧还有几条水痕直到小腿,那是我走路时三次高潮的产物,小腿的丝袜现在也遍布斑驳的水迹,那是我最后一次潮吹喷上去的。浸湿的粉丝袜颜色更深,干湿的对比远比肉丝袜明显,所以我穿着粉色丝袜的整个下身看起来触目惊心……而爱若主人的车里,后椅靠背,前椅靠背,车顶,特别是小穴正对的车门车窗,全是水渍……“若若,我……弄脏你的车了……”我在心里想着,毕竟嘴里还堵着袜子,我说不出话来……我收回搭在靠背的一只脚,发现我的高跟鞋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蹭掉了,露出包裹着粉色丝袜的脚背和穿着粉色船袜的脚,任由跨部自由落体般摔回车座。“小骚蹄子,还真是从里到外一身粉色呀,你就不怕被人尾随强奸?”我偏头,发现若若主人不知何时已经停了车,正从驾驶座翻过身来看着我,手里还拿着手机在录像……她见我高潮结束了之后收回的粉色船袜加丝袜脚,有感而发。我和若若约定了,我们都要保养好自己的脚。我们都喜欢穿丝袜,但薄薄的丝袜直接穿在硬高跟鞋很容易磨伤或起茧,所以我们一直都是丝袜加棉袜的穿法,不论冬夏。
        我望了眼窗外,发现我们仍然停在原地,根本未曾移动过,疑惑地看向若若。“小骚货,一上车就开始嗯哼唔噢,紧接着就开始发浪,我怎能错过呢,这不,刚给你关上门便一路小跑过来,拿手机给你记录下来啦~全部哦~不用谢~”我看着若若,心中充满了感激,却不是因为录像。若若的车贴膜极好,所以,即便我的淫穴口正对车窗,向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喷射潮吹,从外面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形。而唯一能瞧见的,就是前挡风玻璃。若若了解我,从我上车那会的状态就知道我要来一波激烈的高潮,所以急忙跑到驾座,一边录像,一边用自己瘦弱娇小的身躯,死死挡住了两个前座椅靠背中间没有遮拦的部分,为我营造了绝对的私密空间。我的好若若,她总是这么贴心细心,“做你的奴真的好幸福”,我在心中感激着,慢慢坐起了身子,说到“对不起,小奴弄脏你的车了。”当然,话出口后变成了只有调子的“呜呜呜呜”声。若若居然从跑调的声调和呜呜声听明白了我的意思,笑到“又不是第一次车震,有什么关系呢~那要不,我现在把船袜脱下来,擦掉你的淫水再塞到你嘴里,替换掉现在那只已经被你含了一个多小时的?”若若调皮地反问我,我羞的脸一红,心里一阵悸动和期待,不过现在嘴里这只袜子,可是若若主人穿了三天的,我可不甘心这么快就吐出来,于是作出心动娇羞状,却最终把头摇得跟波楞鼓似的。“好好好,就知道你舍不得那只,以后每个节日纪念日,我都提前为你捂袜子,谁叫你是我最爱的柔柔呢~不过,这都一个多小时了,还有味道吗?”若若的袜子已经被我的口水浸透又咬干两回了,她问到这儿,我又抿了抿嘴,从臭袜子中挤出一点口水,细细品了品,微微的咸涩,伴着嘴腔的足骚气息,虽然在反复浸透咬干两次后是淡了不少,但仍然是我最爱的味道,若若脚的味道,于是我拼命点头,示意她还有味道而且我很喜欢,生怕她给我夺了去。“嗯嗯嗯,小柔柔真可爱,跟小狗狗舍不得骨头似的,含着吧含着吧,至于我脚上这双嘛……”她一边说着,一边把身子侧了一些,并且把不知何时脱掉高跟鞋的脚抬到了车的挂档杆处,修长的脚趾调皮的上下曲直摆动“……也不着急,反正迟早都是你的哦~”若若今天穿的是肤色连裤丝袜,透过肉色丝袜只能朦胧看见柔柔一部分脚背的细嫩肌肤,脚跟和另一部分脚背连同脚趾,都包裹在洁白的薄棉船袜里,船袜在足背的部分还有一些镂空的花纹,紧紧包裹着她35码半的小脚,又可爱又性感,勾的我心底直痒痒。我连忙一边用下巴朝着方向盘点点,一边“呜呜呜”的示意她赶紧开车回家,要不然的话,我的淫欲又要被彻底勾起了,毕竟小穴里的假阳具还在臭丝袜的包裹下一刻不停地搅弄着,并发出有节奏的“嗡呜……嗡呜……”声音。
        若若明白了我的意思,拿起高跟鞋边穿边说到“好啦好啦,不撩你了,要不然你非得用淫水给我洗个车不可,留着点吧,嘻嘻……我家柔柔为奴七周年大餐前菜上齐,吃正餐去喽!”然后转过身去,发动了车子。在历经三次性高潮及一次伴潮吹的大高潮后,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继续插着套了丝袜的假阳具和肛塞,伴随着乳头的电击,还有堵在嘴里和捂在鼻前的棉袜——瘫坐在若若的车后座,在已近7点傍晚的W市金融街,任由她带着我驶向未知,去迎接我的若若主人为我准备的“正餐”,心中充满兴奋和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