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查看: 278|回复: 0

那些年我被调教的事(完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6年,我刚刚考上大学,报道那天,发生了一些事,影响了我整个后半生。那天天气很热,我背着书包,提着一大一小两个编织袋,艰难的从大巴上下来。晕车加轻度中暑,让我难受得想立刻躺下,可是我那会儿脸皮还很薄,只是蹲下来休息了一会儿,硬是顶着烈日和不适,挪到了学校门口。学校内外人很多,全是新生和送新生的家长。我小心翼翼生怕碰到别人,可还是不小心撞到了一位女士,我的行李箱刮破了那位女士的丝袜。我连忙道歉赔罪,边说对不起边鞠躬。“你狗眼瞎了吗?对不起?对不起有个屁用!老娘丝袜都破了,你说怎么赔吧?”我心乱如麻,手足无措。想我一个刚从山沟沟里出来的穷小子,虽然见过也认识丝袜,可我哪里知道这东西要多少钱。况且这位女士一身的打扮,瞎子也能猜到她很有钱。那么有钱人的丝袜又该多贵?我很害怕,我害怕我的努力,因为这么一个小小的失误而付之东流。“这,这个,多少钱?”我颤抖地问道。或许是我颤抖的语气,或许是我寒酸的穿着,那位女士看出了我的窘迫。“你过来,到那边去说,别挡着别人!”她语气很冷,还有一些嫌弃。我只好跟着她,走到一边没人的角落。“抬起头。”她命令般的语气让我鼓不起勇气拒绝,何况我现在理亏。“嗯,长相还算马马虎虎,身材也勉强能看。”她评价着,又用手捏了捏我的胳膊,看我没有反应,又捏开我的嘴。我惊讶极了,不由自主的想摇头摆脱。“别动!”她手上力气大了几分,我终究还是不敢违背她的意思,乖乖任她摆弄。我只希望她捉弄够了,可以放过我。“牙口还不错,把舌头伸长我看看!”我羞耻到了极点,身体却莫名其妙起了反应。“哟,还不小嘛,是个小处男吗?”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去捏我的舌头,把我的舌头拽出来用力拉。“嗯,舌头也不错。”她评价道。这时候,我的脸红到我自己都感觉得到发烫。我害怕旁边有人看到,想回头去看看,去被她强硬的控制住。“别乱动!小家伙,你很幸运,今天遇到的是我,换成别人,你可没这么好受了!“这样吧,看你这幅穷酸样子也赔不起钱,你就给我打工还债吧,做我的助理,我每个月给你两千块工资,怎么样?”什么!我简直要被这个惊喜砸晕了!不要我赔钱,还要给我发工资,还是两千块!我出来时,家里给我订的生活费,每个月也才700块,我一年的学费也才两千块。我被她的豪爽和善良感动到想当场跪下!她看到我傻愣的表情,轻笑了一声,“那就这么说定了,你电话是多少?”我报了电话号码,晕晕乎乎地,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去的,怎么办完了入学手续。

之后的几天,她没打给我,我也开始军训,渐渐的也就放下了这件事。

直到那天,军训结束,正式开始上课。

我在晚自习上突然接到一条好友申请。

是她!

我没来由的忐忑起来。

我希望是她,又害怕不是她。

很快通过了申请。

“几点下课?”她问道。

我如实回答:“9点。”

我们学校要求大一上晚自习,7点到9点两个小时,现在已经8点35了。

“下课以后直接来西门,我在这里等你。”

我再也看不进去书了,满心期待与忐忑地等待下课。

我没有谈过恋爱,但我感觉我好像喜欢上她了。说不清楚是因为什么?因为肌肤之亲?还是因为她对我的态度?不知道!

终于挨到下课,铃声响起的刹那,我急匆匆起身离开。

学校有五个门,北门是大门,也是我报道和遇到她的地方。南门通向小吃街,东门常年不开,西门有两个,西一门和西二门。西一门附近是家属区,西二门紧挨着一栋男生宿舍。我恰好就在这个宿舍楼住着。一般说西门,都是指西二门。

我很快到了地方,她开着车,打了一下双闪,通过微信指导我过去。

车窗降下,“上车!”

我乖乖上了副驾驶,她踩了下油门,直接开车走了起来。

你今天真漂亮!

我很想这么说,但是内向自卑的我又怎么可能说得出来?

我偷偷瞄她,那里又起了反应。真是该死!

她化了妆,穿着挺休闲。看起来大概三十多岁,不是那种很惊艳的美,却让人越看越想看。

很快,车开进了一个地下车库。

“下车,到这边来。”

我下车,走到驾驶室门口。

车门开启,她坐在车上,饶有兴味地看着我。

“跪下吧。”

“啊?”她说什么?跪下?我懵住了。长这么大,除了上山烧纸,我还从来没下跪过。

“跪下!”她又重复了一遍,看我迟迟没有反应,扬手打了我一巴掌。
这一下打得很重,我的脸瞬间红了。

“让你跪下你听不见么?”

我膝盖一软,跪了下去。

这一刻,似乎有什么东西,咔嚓一声裂了。

那或许是我的底线。

换成以前在老家的时候,有人这么对我,我肯定会反抗或者逃跑。

但是现在,我不知道为什么,完全没想到反抗和逃跑,我只想顺从她。

“这才乖嘛。”

听到这一句夸奖,我的心都融化了,我想听她夸我!

她的脚轻轻踢了踢我的jj,我又可耻地硬了。

她一只脚踩着我的jj轻轻用力,同时右手手指伸进了我的嘴里。

我没忍住舔了一下。“起来吧。”

没一会儿,我的幻想就被迫中断。

“跟我来。”

她下车,带着我走。

我们进了电梯,上到8楼。

她打开房门,让我趴下。

“像狗一样趴。”

她则是骑着我,像骑马一样。

这里好像是她的家里。房间很大,有二百多平,门口有一个很大的鞋架,上面放满了各种鞋子。我留意了一下,没发现男人的鞋,这让我一下放心了。

她骑着我换了拖鞋,然后从旁边拿了一根二十厘米长的短胶棒,狠狠抽在我的屁股上。

我疼得低哼一声。

“驾!”

听到命令,我立马向前爬去。

这时候的我还不知道什么是sm,我只以为这是她喜欢的调情方式,恰巧我也很享受这种感觉。

爬到客厅的沙发旁边,她起来坐到沙发上,让我跪在她脚边,用脚踩着我的头玩手机。

她的脚一会儿轻点几下,一会儿又加大力气狠狠碾我的头。

我这会儿的动作很羞耻。

似乎高高撅起来,jj顶起小帐篷,脸贴在地上。

我下意识扭了扭屁股,希望可以取悦她。

“不错,挺有灵性嘛。”她说着,开始用手里的胶棒狠狠抽打我的屁股。

打了一会儿,似乎不尽兴,她扒下了我的裤子。

“不准躲,不准喊,听到了没!”

“听到了。”

“要说:遵命,主人!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狗!明白吗?”

“遵命,主人!”

她用足力气,狠狠地抽我。

我很疼,却不敢喊,只好拼命压抑着,低声痛吟。

没几下,我的屁股就肿了起来。

我快要忍耐不住了,就在这个时候,主人也停手了。我听到主人的喘气声。

她有点累了。

“舔吧。”

主人重新坐会沙发,把脚从拖鞋里抽出来,递到我嘴边。

我一时兴奋到忘记了疼痛,一口含住主人的大脚趾,卖力地吸吮,舌头绕着脚趾头转圈。

主人的脚没什么味道,很干净,很白嫩。小小的,和我的手差不多大。

舔了一会儿大脚趾,我又把舌头移向了脚趾缝,移到了脚背,脚心,和脚后跟。

舔脚心的时间很短,只是随便舔了几下,主人似乎有点怕痒,一脚踹到了我的脸上,这让我急忙放弃了脚心。

舔脚后跟的时候,我先用嘴包着舔,舔湿了再用牙齿轻轻剐。

没什么脚皮,主人平时保养得很好,我竟有点失望。

“你以前做过狗?”

“没有,主人。”

“第一次?”

“是的。”

“谈过恋爱吗?”

“没有。”我羞愧得低下了头。

“牵过女孩子的手吗?”

“没有特意牵过,不小心碰到过。”

“呵呵,还真是个雏儿啊。第一次舔脚就舔这么好,很有天赋啊,真是个天生舔脚的贱货。”

我不知道说什么,但是我发现自己很享受主人的辱骂,这让我心跳加速。

“喜不喜欢舔主人的脚啊,贱货?”

“喜欢。”我声如蚊呐。

“你说什么?大声点!”

“我喜欢舔主人的脚!”我大声道。

啪!主人突然抽了我一耳光,“这么大声干什么?我又不聋!重新说,谁喜欢干什么?”

“贱货喜欢舔主人的玉足!”

“呵呵,还真是有灵性,很不错,以后主人会对你很好的。”

主人说着,摸了摸我的头。过去洗澡,洗干净点儿,门别关。”主人说着,抬手指向浴室的方向。
我爬过去,快速脱光了衣服,站起来开始洗澡。
主人就坐在沙发上看着。
巨大的羞耻感让我的动作畏畏缩缩,洗着洗着甚至忘记了下一步该干嘛。
很快,在享受与煎熬中,我收拾干净了自己。
“别穿衣服,爬出来。”
听到命令,我放下了手里的衣服,乖乖赤裸着身体爬了出去。
主人把我的头踩下去,紧挨着地面,屁股依旧高高翘起。
然后她回到了卧室,取出来一堆道具,一件一件穿戴在我的身上。
口球,眼罩,项圈,鼻勾,乳头夹,最后主人用一捆细麻绳给我绑了个龟甲缚。
我仰面朝天,手抱头绑着,双腿岔开,一柱擎天的jj完全暴露出来。
我不知道主人接下来想干什么,我已经失去了反抗条件,只能配合了。
做好一切准备,主人拿出了最后的工具,也是今晚的重点——润滑油!当然,我并不知道。
主人把润滑油涂抹在我的jj上,冰凉的感觉还挺舒服的。
接下来,一双玉手握住了我的jj,开始套弄起来。
“小骚货,以前自慰过吗?”
“唔唔。”我从没有自慰过,但我说不出话。
这种感觉很奇妙,无法形容!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通畅了。我知道我射精了,没吃过猪肉也听过啥是猪是不,虽然没撸过,但我朦朦胧胧的也能猜到这就是射精了。
“嚯,真多啊,还真是个小处男。”
主人并没有停下来,而是把精液涂抹到我的龟头上,两根手指捏着龟头开始快速摩擦起来。
“唔唔”我难受极了,到我的挣扎毫无作用。
“小骚货,你不喜欢吗?”
“你这种骚货,随便一撸就能射出来,你不就喜欢这种吗?”
“妈妈对你好不好?以后妈妈天天这样玩你好不好啊?”
“妈妈要把你撸成阳痿,让你做一只阳痿处男狗。”
伴随着主人的语言羞辱和手指摩擦的双重攻势,我再也忍受不了,又一次开始喷了。
我感觉喷的时候jj很痛,我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我心里很害怕,我怕我的jj被玩坏了。
但是没用,我被捆起来了,连话都说不了,想求饶都不行。
主人依旧没有停下,我第二次喷后,jj已经完全疲软了。但是主人依旧捏着龟头,用力揉搓摩擦,不时加一点润滑油。
这一晚,我不记得喷了几次,后边喷一次一秒钟就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jj已经彻底没反应了,怎么揉搓摩擦都没感觉。
主人终于停手,然后她拿下我的口塞,问道:“怎么样,小骚货,喜欢吗?喜欢妈妈这样玩你吗?”
“喜欢,我喜欢这样。”
听到这话,主人很开心,她给我喂了个什么东西,又往我嘴里吐了几口口水,让我咽下去。,这时候我还不知道这是伟哥。
没一会儿,我的jj颤颤巍巍的立了起来,只是立起来就很痛。
主人可不管这么多,她见伟哥起效,便开始了新一轮的折磨。
我看不到,我的龟头已经肿了。我只知道很痛苦,早已没有一丁点快感了。那一晚,就在这种折磨中度过,到最后我已经快昏迷了。
主人前后喂了我四五次伟哥,最后伟哥都没作用了,主人这才放过我。
但是这就完了吗?
主人摘下口球,脱下脚上的丝袜,塞进了我的嘴里,塞得满满当当。
幸好我没有鼻炎,不然怕是要憋死了。
主人把我扔在客厅,生意稍微放松了一点,让我不至于充血太严重。
然后,她就去睡了!她去睡了!
我维持着之前的姿势,在客厅躺了一晚上。
很难受,很痛苦,也很后悔,我不该来的。
后悔的情绪并没有维持下去,因为第二天一早,稍微缓和过来的我,被主人一顿鞭子抽醒了。
天可怜见,我才睡了一个多小时。
我脑子还是懵的,主人直接扯下丝袜,坐在我脸上撒尿。
强烈的味道呛得我咳嗽连连。
这是晨尿啊,我之前甚至没喝过尿,一上来就喝晨尿当然受不了。
主人也没管,撒完尿就去洗漱,然后直接出门了。
我躺在主人的尿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的肚子饿得咕咕叫,我想再尝尝地上的尿都没办法转身。
好不容易挨到中午,主人回来了。
我连忙求饶:“妈妈,骚货求求妈妈了,放开骚货吧,真的受不了了。”
我之前就打过腹稿,我还记得昨晚她自称妈妈来着。
这时候叫妈妈,我一点儿负罪感都没有,可能是身体上受得折磨和精神上的刺激,让我暂时忘记了其他事情。
“呵呵,等着,妈妈一会儿就放开你。”
说罢,她起身去了卫生间。
果然,刚过了一会儿,她就回来了,并且真的解开了我身上的绳子,摘下了眼罩。
“别动其他东西,先把地上收拾干净,然后去卫生间吃饭,以后在这里,你只能去卫生间吃饭,知道了吗?”
“遵命,妈妈!”
一晚上的捆绑,昨晚的榨精,空着肚子,我现在浑身难受,头发晕眼发花,手脚麻木。
但是我不敢违抗妈妈的命令。
休息了一小会儿,戴着乳头夹,鼻勾和项圈,爬起身,照着妈妈的指示找来了抹布,跪在地上清理早晨的尿迹。
大概花了十几分钟才擦干净,我连忙爬到卫生间。
马桶旁边地上放着一个塑料盒,里面是盒饭,米饭和两荤两素四个菜,旁边还有一个盛汤的碗。
我爬过去,仔细再看。
米饭上有口水,有鼻涕,菜汤里有一张用过的厕纸,盛汤的碗里则是尿。
而且没有餐具,我只能像狗一样吃。
这真是突破了我的底线,太恶心了。
妈妈直接往我嘴里吐口水还好,但是吐到米饭上再吃,就很恶心了,(各种sm资源加扣3320930394)更何况还有鼻涕。当然,只是对于这一刻的我来说恶心,之后我只会迷恋。
尿我已经可以接受了,不得不佩服我强大的适应能力。
但是这饭嘛。
我很犹豫很纠结,有心想跑,又不敢出去。
主人似乎能猜到我的想法。
她提着鞭子进来,二话不说就是一顿打。
“别打了妈妈,我吃,我吃。”狼吞虎咽的吃完了饭菜,喝光了汤碗里的尿。幸好这次不是晨尿,味道淡淡的,特别好喝。即使从不喝尿的人,也会觉得很好喝。
“你啊,就是欠打,这不吃得挺香的吗?”
是啊,还不到一天,我已经这么贱了。可笑我之前还以为找到了爱情,现在的我哪里配得上主人,只能给她当狗当玩具了。
“自己去收拾一下,滚回去吧。”
那次之后,我连续好几天都没有晨勃,感觉硬度也下降了,撒尿也分叉了。
过了有一个星期,主人终于联系我了。
当时我正在上课,主人让我立刻马上到西门。
我趁老师回头写板书,猫着腰偷偷溜了出去。
跑到西门,看到主人的车,我赶紧过去,上了副驾驶。
主人没有立刻启动,而是把脚伸过来,让我舔。
主人今天没穿袜子,白嫩的脚丫上微微冒汗。
我双手捧着,如获至宝般用力嗅闻香气,舌头也没有歇着,不停在主人脚上舔弄。
脚汗微酸的味道让我着迷,我爱死主人的脚了。
舔了十分钟,主人收回玉足,启动车子。
“今天给你准备了继续哦,待会儿乖乖听话,明早就把礼物给你,听到没?”
“遵命妈妈,谢谢妈妈。”
一路上,我都在幻想主人要送我什么礼物。
很快,车子开回了主人家的地下车库。
我快速下车,到驾驶室门口,讨好的弯腰打开车门,学着电视上的样子,一手护着主人的头顶。
上到八楼,打开房门。
这一次,我主动跪下,用嘴叼来了拖鞋,服侍主人换鞋。
“哟,学的挺快啊。”主人调侃道。
“回妈妈的话,骚货这几天在网上搜了一下,照着做的,让妈妈见笑了。”我回答道。
“不错不错,主动性很强,继续保持。”
受到夸奖,我开心极了,伺候得也更加仔细。
我驮着主人来到客厅,在主人的允许下,褪去衣物,快速洗了个澡。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一次我也从容了很多。
再加上从网上了解了一些sm的事情,我也明白了我的角色定位。
主人骑着我到卧室里取了一个箱子,然后来到浴室。
“今天妈妈要给你开个苞。”说着,主人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眼罩口球乳夹项圈,依次给我戴上。
然后主人踩着我的头,让我把屁股撅起来不准动。
主人拿出一个大号注射器,开始往我菊花里注水。
不知道注了多少,我的肚子都微微鼓起来了,然后主人让我坐马桶上拉出来。
这样来回弄了三遍,我拉出来的水已经很清澈了。
主人又给我注射了灌肠液,继续清洗。
最后,主人给我菊花里注射了很多不知道是啥的液体,又把肛塞塞了进去。
“憋住,不许拉出来。”
“遵命妈妈。”
这会儿我的肚子已经有点难受了。
主人喂我吃了一粒伟哥,拿出润滑油和丝袜,让我平躺着。
伟哥起效很快,我的jj有一次坚硬如铁。
主人把润滑液倒在丝袜上,双手拉着丝袜,在我的马眼上来回摩擦。
这刺激来得比上一次更加强烈,我痛苦得浑身抽动,却不敢反抗。
这一次,主人并没有捆着我,但我却仿佛被无形的绳索捆住了灵魂。我虽然经历过一次龟头责,可是我的龟头依旧敏感。

“妈妈,求求妈妈了,别弄了。”我的声音带着哭腔。

“乖,妈妈的小骚狗,你不喜欢妈妈了吗?”

“喜欢,妈妈。”我艰难地回答。

“小骚狗听话,不要乱动,妈妈会让你舒服的。”

“遵命,妈妈。”

这样的刺激显然不是我现阶段能轻易尝试的,很快我就射精了。

射精并不能让主人停手,反而让她加大了力度。

我有好几次忍不住想躲,想伸手阻止。可是主人时刻注意着我,每一次都及时的用语言,安抚我,转移我的注意力。

射了三次以后,jj彻底疲软,缩小成毛毛虫一样。

主人放下了丝袜,又用口水给我喂了一粒伟哥。

然后用手撸动我的jj。

“喜欢吗?小骚货。”

“妈妈爱死你这个小妖精了。”

“妈妈要把你的jj玩废,让你以后再也硬不起来。”

“你一辈子都是妈妈手里的玩具。”

一次又一次,痛苦普通潮水,一波波向我袭来。

知道我的jj再也没有反应,没有感觉,彻底麻木,伟哥也不再起效,主人终于停手。

我躺在地上,感觉生无可恋。

这世上没什么能再让我的心起一丝波澜。

突然,我感到下体传来冰冰凉凉的感觉,强撑起头一看,才发现主人手里拿着一个小铁笼子,正在往我jj上套。

之前在网上搜过sm,所以我一下就知道了,这是贞操锁。

说实话,这一刻我心中有恐惧,但是不强烈。

我有点想反对,但是又犹豫,我怕挨鞭子。

主人很快就给我戴上了锁,我的jj很酸,没什么感觉,我也没发现这是个小号锁。如果不是之前的榨精和龟责,以我的尺寸,根本戴不上去。主人轻轻抚摸我戴着金属笼子的下体,问道:“喜欢妈妈送你的礼物吗?”

我能说什么呢?再说什么也晚了。

只能说喜欢了。

“真漂亮,妈妈给你取个名字吧,嗯,以后你就叫小鸡巴。”

“小鸡?”我心想,这什么鬼名字。

“是小鸡巴,不是小鸡,你看你的鸡巴,是不是很小啊,以后还会更小,妈妈会让你的鸡巴越来越小,即使打开锁,也没能力做爱。”

她是认真的!

我突然升起巨大的恐惧,我以后不能正常谈恋爱,不能结婚生子了!

我忍着不适,强行站起来,想要夺门而逃。

但是我现在四肢酸软,浑身乏力,一站起来就眼前一黑,差点摔倒。

主人一把把我推倒在地,踩着我的头。

“想跑?我看你是想死!”

主人狠狠一脚踢在我的肋骨上,差点给我踢骨折。

接着,鞭子普通暴风骤雨一般落下。

我痛的满地打滚,哭着求主人别
我虽然经历过一次龟头责,可是我的龟头依旧敏感。
“妈妈,求求妈妈了,别弄了。”我的声音带着哭腔。
“乖,妈妈的小骚狗,你不喜欢妈妈了吗?”
“喜欢,妈妈。”我艰难地回答。
“小骚狗听话,不要乱动,妈妈会让你舒服的。”
“遵命,妈妈。”
这样的刺激显然不是我现阶段能轻易尝试的,很快我就射精了。
射精并不能让主人停手,反而让她加大了力度。
我有好几次忍不住想躲,想伸手阻止。可是主人时刻注意着我,每一次都及时的用语言,安抚我,转移我的注意力。
射了三次以后,jj彻底疲软,缩小成毛毛虫一样。
主人放下了丝袜,又用口水给我喂了一粒伟哥。
然后用手撸动我的jj。
“喜欢吗?小骚货。”
“妈妈爱死你这个小妖精了。”
“妈妈要把你的jj玩废,让你以后再也硬不起来。”
“你一辈子都是妈妈手里的玩具。”
一次又一次,痛苦普通潮水,一波波向我袭来。
知道我的jj再也没有反应,没有感觉,彻底麻木,伟哥也不再起效,主人终于停手。
我躺在地上,感觉生无可恋。
这世上没什么能再让我的心起一丝波澜。
突然,我感到下体传来冰冰凉凉的感觉,强撑起头一看,才发现主人手里拿着一个小铁笼子,正在往我jj上套。
之前在网上搜过sm,所以我一下就知道了,这是贞操锁。
说实话,这一刻我心中有恐惧,但是不强烈。
我有点想反对,但是又犹豫,我怕挨鞭子。
主人很快就给我戴上了锁,我的jj很酸,没什么感觉,我也没发现这是个小号锁。如果不是之前的榨精和龟责,以我的尺寸,根本戴不上去。
主人轻轻抚摸我戴着金属笼子的下体,问道:“喜欢妈妈送你的礼物吗?”
我能说什么呢?再说什么也晚了。
只能说喜欢了。
“真漂亮,妈妈给你取个名字吧,嗯,以后你就叫小鸡巴。”
“小鸡?”我心想,这什么鬼名字。
“是小鸡巴,不是小鸡,你看你的鸡巴,是不是很小啊,以后还会更小,妈妈会让你的鸡巴越来越小,即使打开锁,也没能力做爱。”
她是认真的!
我突然升起巨大的恐惧,我以后不能正常谈恋爱,不能结婚生子了!
我忍着不适,强行站起来,想要夺门而逃。
但是我现在四肢酸软,浑身乏力,一站起来就眼前一黑,差点摔倒。
主人一把把我推倒在地,踩着我的头。
“想跑?我看你是想死!”
主人狠狠一脚踢在我的肋骨上,差点给我踢骨折。
接着,鞭子普通暴风骤雨一般落下。
我痛的满地打滚,哭着求主人别打了。
但是她根本不理我。
直打的主人气喘吁吁,这才插着腰,歇口气。
“你他妈还跑不跑了?”主人厉声问道。
“不敢了,不敢了妈妈。”我连忙磕头。
主人又踢了我几脚,气还是没消。
于是主人拿来绳子口球,把我捆在卫生间的马桶上,头按进马桶里。
我以为这就完了,但是主人马上找来了风油精,滴在我的马眼,龟头和蛋蛋上。
然后关灯走人。这一夜,我过得十分煎熬。
刚开始,被风油精的强烈刺激所折磨。
之后,风油精逐渐挥发,我又感到浑身疼痛。
而且我被绑在低矮的马桶上,这个姿势也非常难受。
我很困,但我睡不着。
我后悔极了,为什么要跑?想脱离的话,完全可以下次不再来啊!
我为我的愚蠢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第二天一早,主人进来上厕所。
也没管我,直接尿在了我的头上。
等到中午,我已经又累又困又饿又痛,快要昏迷了,主人这才回来。
她这次没有给我带饭。
显然我昨晚的举动,让主人气极了。
以后我的待遇估计好不了。
我已经打定主意,这次离开以后,就不再回来了,我要脱离这段关系。
可是主人没有给我机会。
她没有打开贞操锁!
万般无奈,我只好恭恭敬敬跪下,脸贴着地面,求主人帮我打开。
“不行!你滚吧,再敢墨迹,你是又想吃鞭子了吧?”
听到鞭子,我浑身一阵发抖。
“骚货小鸡巴,给主人跪安,小鸡巴先走了。”我磕了三个响头,手忙脚乱穿上衣服,也没顾上清洗一下,就出门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