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查看: 136|回复: 0

原神心海虐九条(全文完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午十一时,天守阁。周围的士兵已被遣散,一位穿着美丽的女子在门前笑盈盈的等着。

天守阁内,九条半跪在地上对着雷电将军说道:“将军大人,珊瑚宫心海到了”

“让她进来吧。”
“是”
“将军大人好,我是海祈岛现人神巫女,同时也是反抗军的首领,珊瑚宫心海”
“我会继续坚持永恒之路,不过,并不会像之前一样不得民愿了,因此,你们的和约,我可以同意”
“谢谢将军大人同意和约”

“九条,你身为天领奉行的大将军,我一向很是看好你,因此,你要好生照料心海,看见心海,就要像看见我一样服从”

“可是将军大人……”
“无需多言,九条,你先退下吧,我与心海,还有些事情要说。”

“是,将军大人。”九条未能说完话便退下了,尽管心中抱着不想离开将军的想法,但将军的话如同圣旨,她不得不听。

  “偌大的天守阁,在此刻,却只剩下了海祈岛的现人神巫女与一只,小狗狗呢~,我说对吧,将~军~大~人~”心海轻言道,在最后的几个字里似乎是特意加重了声音,一字一言的说道。

“心,心海大人,请,请不要这么大声,荧还在稻妻做委托,如果被她看到的话……”影颤颤巍巍的说着,脸红彤彤的。

“嗯哼?有何不可呢?无非是多一条狗狗罢了,如果旅行者知道你与她互相接吻的樱桃小嘴,其实在无人之时一直放着我的袜子,会这么想呢?~”

  “请,请不要这样”

  “噗,不逗你啦,明明三个月前,你在我心里还如同刚刚的严肃的感觉,不过现在嘛~已经被我驯化成为了一只没有我的袜子就活不下去的阿宅了呢~”

   “给你,我特制的,团子牛奶~,要心怀感激的收下喔,毕竟里面,可是有我穿了半个月的袜子喔~”

   “是,心海主人,我,我很感谢您的团子牛奶,为表感谢,请,请让我……”

    “喔,舔吧~”

  心海坐在了影的背上,双腿自然的绕过了影的头部,映入影眼帘的便是那一双唯美的,被白丝袜所包裹住的小脚,心海轻轻抬起了脚后跟,肉眼可见的是鞋垫已有了心海那只小脚的模样,影伸出舌头,轻轻的贴在心海的鞋子上,开始舔舐了起来,或许是路途遥远,心海的鞋子也有些温度,就在影想要伸回舌头的时候,心海的小脚却快速的踩了下来,踩在了影的舌头上,发出“啪叽啪叽”的声音

  “猪任”被踩着舌头的影没法说出话,只能强撑着从嘴里吐出不流畅的字来。

“呵呵,影,还真是可爱呢,舌头暖暖和和的,真有趣~”心海抬起了脚,让影的舌头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嘴里,而心海,则站起身来,对着影说:

  “好了,让九条等久了可就不好了呢~,我先走了喔,我的,小狗狗~不过你下次再见到你的九条小将军,或许,她也会被我~哼哼~”

“主人再见,能被主人的脚调教,是九条三生有幸,这是令牌,里面注入了我的神力,如果她有不从的话,只需要拿出来就好。”

  心海接过了令牌,反手扔在了地上,用木屐狠狠的跺了几脚,令牌霎时间化为了粉碎。
“你是在担心,她会反抗我吗?放心,越是桀骜不训的小狗狗,驯化的过程,就越会让我,开心喔~就像曾经的你一样~”心海露出的轻蔑的眼神,随后便走出了天守阁,而影,则看着心海的背影,双腿宛若打滑了一样,啪的一声跪在了地上,一抖一抖地,将心海脚底的那已经碎成渣渣的令牌舔食了起来,苦涩,锋利,甚至划破了自己娇嫩的舌头,但影没有停止,心海的语言宛若针扎,她是对的,自己,早已经堕落了,成为了反抗军首领的,一条没有地位的狗……
约莫半日过去了,心海与九条来到了珊瑚宫。

“九条,欢迎你来到珊瑚宫,你可要快点适应喔。”

“心海,我不知道你是怎样与将军大人达成了和谈,但在我眼里,你永远也只是反抗军的首领,你提出和谈,一定是图谋不轨吧。”

  “嗯哼?九条这么说我,我可是很不开心的喔,我与将军大人的和谈,也自然是有利于海祈岛的发展,不然我也不会这样,说起来旅途跋涉,我的腿也很酸呢~九条,过来给我捏捏腿吧?”

  “你在想什么,除了将军大人,没有人能再命令我!”

  “可是我记得,将军大人说过的吧,看见我,就要像看见将军一样,去服~从~我~!如果你不想的话,就算了,不过,我可不能保证,远在天守阁的将军大人会知道,你不服从她的命令这件事呢~”

   “你!……”

   “九条,你也不希望你的将军大人,责怪你吧~所以~来吧,给我捏捏腿而已,又不会少块肉,作为将军最忠实的人(仆从),我想,你也是能分清利弊的,对吧?~如果同意的话,以后对我的称呼,也要改为,心海大人喔~当然,你如果想要叫我心海主人,我也不会不同意的呢~毕竟门外的看门狗,连碰到我的腿的权利,都~没~有~呢~”心海的眼神充满挑逗,可这一句一言却又令九条无法拒绝,是啊,她是无条件服从自己的将军大人的,如果将军大人知道了自己没有听话,会不会……会不会一气之下就不要她了呢?就算答应心海的要求,也无可厚非吧?九条逐渐在内心说服了自己。

    “好,好的,心海大人。”九条脸色潮红,磕磕巴巴的说道。

    “真是一个不坦诚的孩子呢,不过别担心,很快,你很快就会,变得无比坦诚的~”心海心里想着,随后将腿搭在了凳子上,躺在了靠椅上,等待着九条的服侍。

九条弯下了腰,轻轻抬起了心海的一只腿,从小腿开始轻轻的捏了起来,肉嘟嘟却看起来十分有力的小腿充满了涩感,九条仿佛已经代入了角色,已经将眼前的心海看做了将军大人,纤细的手指从光滑的丝袜上划过,“刺啦刺啦”般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时的静电令心海的腿也跟着有些颤抖,紧接着便开始捏起了大腿,时轻时重令心海舒服的眯起了眼,而九条,也在不知不觉中,从弯腰,到鞠躬,再到了如今的双膝跪在地上了。

心海自然看到,她合时宜的说着:‘九条,现在给我揉揉脚吧,当然,是用嘴喔,就像你服侍你的将军大人一样~’

   九条的脸也顿时通红,可她却发现自己早已无法恼怒一分,一切,一切的一切或许早就被珊瑚宫心海这个巫女把控的死死的。

该说是不愧是海祈岛的智囊吗,明明,明明之前还是自己的手下败将,可现在,现在却要去舔舐自己的敌人的脚,甚至是败给了自己武力的人,一阵阵羞辱的感觉涌上心头,心脏不停的跳动。

“我这是怎么了,好奇怪!”九条无力的想着,心海则将这一切收入了眼中,看准了时机,小脚轻轻点在了九条的胸上,踩踏了进去,脚掌缓缓陷进了九条的胸里,来回的踩碾,仿佛一只不安分的小精灵在四处移动。

九条似乎控制不了自己了,她忘情了,似乎听不到了一点来自外界的声音,只有“噗通噗通”的心脏的巨大跳动声,在自己的耳边不断徘徊着,循环着,等自己再醒过来时,却猛地发现,自己的嘴巴,早已经亲在了珊瑚宫心海的脚趾上,眼眶中落下了泪水,可她自己浑然不知,收回嘴唇,那一条如银丝一般的线曝在了空气之中,清晰可见。

“啪嗒”不知道是口水还是眼泪落在了地上,但九条却深深的知道,自己或许逃不出了,将军大人是那么的高大,所以她的话也是如同神圣一样,不容拒绝,自己又怎能不接受呢?

   “哎呀呀,怎么哭了?是终于碰到了我的脚所以不得已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吗?不要这样喔,我会心疼的,毕竟,会弄脏地板的,不是吗~?”心海看起来关心的语言,可到最后一句却话锋一转,字字诛心。
   
  “对,对不起,我,我会弄干净的”明明是被羞辱了的九条,在此刻却丧失了一切,一切的反抗意识。

   心海的白丝脚踏在了地上的眼泪上,紧接着又举起来,在九条的眼角擦拭着,仿佛是在安慰她,这种无限屈辱的感觉更让九条的心脏狂跳。

时间或许很短,但她已把心海看做了和将军大人一样身份的人,于是,在那只白袜脚擦干了泪水正向下划动时,九条张开了她的嘴,将足趾含进了自己的嘴里,刹那间,五味杂陈的感觉如闪电般涌入自己的心头,

酸涩的袜头,带有些灰尘苦涩的袜尖,鼻间轻轻吸气,带有丝丝臭臭的味道与少女的浑然天成的体香涌入了大脑,九条很确定自己的状态,她是那么的沉迷这个味道,她又有多少次想要舔到将军的脚,可没有可能,将军大人是那么的威严,那么的神圣,一尘不染的她又怎会允许一个凡人作出这种事情?

九条在心中早已把心海当做了将军一般神圣的人,她的脑袋不停的移动,嘴巴来回抽插着心海的脚趾,白色的丝袜被口水浸染,变得水灵灵的,似乎能看见包裹在其中的玉足,是那么的美丽啊,是那么的高贵。

  “下面,好痒,好像挠一下啊~”九条心中想着,手已经不知不觉的透过了自己的裙子,扒开了自己的胖次,开始轻轻的抠着,她并不会抠,但这种感觉却让她有些上瘾,她一边舔舐着心海的脚趾,一边抠着自己的两颗小豆豆,痒痒的感觉反而更加强烈,让她更快的扣着,面色也随之变得潮红。

  “呵,看来,是要成功了啊~”心海居高临下,自然是看见了九条那发情的囧样,她踢开了九条正在抠的那只手,用自己的脚,在九条的大腿间来回滑动。

   “嗯哼?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开始自慰了吗?真是有意思啊,不过既然想要的话,该说些什么呢?”

   “我,我想要”

   “想要,什~么~啊~~”

    “请,请用脚抠我的这里,这,这里好痒,好,好想要挠一下。”

         “那你该怎么称呼我啊?~”

          “心海大……主人……”九条说完便低下了自己的头,她的脸更加潮红,没想到自己既然屈服了性欲,但心海可不会给她机会冷静,心海继续踩向了九条的大腿根。
       五根足趾就像连成了线一样的在九条的大腿上来回滑动,时不时经过九条的阴部,就轻轻的踢上一脚“啪叽”一声响彻在脑海里随之继续在大腿上滑动。

心海把自己的脚向着九条的喉咙深处捅了过去,来回的插拔,整的九条有点反胃的感觉。
       “主,主人,我,我要忍不住了,呜!!!!嗷嗷!!”

       “闭嘴!”

      随着心海的一声呵斥,九条强撑着不再说话,心海则一转攻势,那只在九条大腿上滑动的小脚,突然像一条灵活的小鱼一样,一头扎进的九条的阴蒂,脚趾边蹭着九条的两颗小豆豆,可这并没结束,短暂的插拔之后,九条的小穴仿佛已经适应了脚趾的进入,于是心海就加深的向着九条的深处出发。

       “哦?九条原来还是处女吗?那么,被我的脚破处,怎么样啊?”

       “不,不要!,我,我要留给将军大人!”九条强忍着喉咙被脚指甲来回碰的疼痛说出了这句话。  

        “这可由不得你呢~话说,你不要给我这么的自以为是啊,明明只是一条下贱的发情狗而已,乖乖的把我侍奉开心了就好了知道吗?竟然说出了这么让我伤心的话,那,我就更不得不满足你的不情愿了呢~”

        心海的脚左右来回转,深深的朝着处女膜挤了过来,只听见“噗呲”一声,九条的眼泪,便流了下来,下面也泛滥的流出红色的血与淫水,九条,不再是处女了,她的处女身,从现在开始彻底的没了。消失了。

      “切,哭什么?我好像没告诉你吧?你最爱的将军大人,也是被我用这只丝袜脚踩破处女的喔,怎么样?是不是很伤心?但伤心也没有用喔嘻嘻,还是乖乖的,来把我的这只脚也舔的像哪一只一样干净吧~毕竟上面充满了你下面恶心的液体,啧,真的是太脏了啊,恶心的九条~”

听着心海的羞辱,九条的世界观崩溃了,她的信仰,竟然已经是心海的狗了,她崩溃了,要知道她在天领奉行工作了这么久,离将军大人最近的一次也不过是舔过她的木屐鞋底,她深知不配,她甚至不敢在将军大人睡着的时候去舔舐她的脚,而她心心念念的将军大人,却如此轻松地变成了心海大人的狗,多么可笑啊。

      九条的眼神仿佛失去了一切色彩,空空如也,如同没有星星的夜晚一样,她并未多做迟疑,也无法迟疑,只是张开了嘴,慢慢的,慢慢的,含住了那只脚,那只上面还带着自己肮脏体液的脚,慢慢吮吸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无助与迷茫,更多的是逃不出噩梦的,那被踩在脚下的最后一点念想…………

      一段时间过去了

     “嗯呢~舔的真干净,真棒啊,夸夸你喔~”心海将脚放在九条的头上,来回的揉搓着,不一会九条的头发就被揉的乱乱的。

      “所以说,要来做我的狗吗?说不定哪一天我一开心,就让你和你曾~经~最爱的将~军~大~人~一起来服侍我了喔,不对,就算你想做将军大人的奴下奴什么的,我也可能会帮助你的喔~怎么样啊~”
       看似是问,实则是锁,九条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她扪心自问道,这只是要求,而不是所谓请求罢了,是这样的,没错。九条心里如此想到。
      “我答应主人的要求。”随之而来的,九条的嘴再次亲在了心海的足趾上,只不过这一次,少了一丝的桀骜不驯,多了一丝的服从与遵守…………
       “话说,门外的贱狗不要偷偷撸了,进来吧,你不是最喜欢我了吗?那就来舔九条小姐的脚吧~”
     门被推开了,五郎跪着爬了进来,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自己的鸡鸡,短小包茎瞬时让九条也笑了出来。
     “呐,九条,去吧,就像我羞辱你一样的,去羞辱五郎吧~真是有意思啊~”
      九条有模有样伸出了中指,屁股坐在地上,双脚并排的对着五郎……又开始了一个,新的循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