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查看: 79|回复: 0

被大姐缩小的我成为她们的脚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4-3 09:34:35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约翰!让我进去!”,达芙妮在她的弟弟房门外大喊著。 达芙妮今年25岁,她的身材高挑但十分苗条,个性却不像她的身材一般,反而十分强势。 约翰知道他最好听姐姐的话,最好不要让她更生气。  “当然,姐姐。”,约翰回答著并打开他卧室的门。另一个不要惹他姐姐生气的原因是:达芙妮是一个魔女。事实上,他的家人除了他之外都是魔女,他是他的母亲在外偶然和凡人寻欢的结果。是普通凡人和魔女的混血。他没有自己的魔力,但能像她的母亲和姐姐们一样长生不老。  “我问你一个问题,约翰,我要你老实回答我。” 达芙妮在闯入他的房间后说著。她站在那儿,一双美丽的蓝色大眼紧盯著她的弟弟。  “当然,姐姐。”约翰微笑著试图打破紧张的气氛。  “你有某种迷恋癖好对吧?” 达芙妮狠狠的盯著他的脸向他问道,并看看他的反应。  “什麽?你是什麽意思?”,约翰对这个问题感到很不舒服。他已经15岁了,他知道一些性癖好和其他性有关的话题,但达芙妮是的姐姐。他不觉得他们之间可以谈这个。  “至少你有一个性癖好。我以前都不知道,你喜欢女人的脚对吧?“,达芙妮扬了扬她美丽的眉毛,严肃的问著。  “我喜欢女人的脚?噢!这真令人噁心!“,约翰震惊且厌恶的说。  “我们走著瞧吧。”他的姐姐说著并走向他的床。弯下身看著床底。约翰看糊涂了,为什麽他的姐姐要看他的床底?他已经说了实话,那麽,姐姐要看什麽?  “啊哈~找到了!所以你说你没有恋足癖?那这个你要怎麽解释?“,达芙妮质问到,她从床底拿出一双帆布鞋。她拿著它在约翰面前晃著,就像是找到了证据。  “我......”,约翰对现在的局面感到一团混乱。他以前从来没有看过这双鞋,更不道这双鞋如何证明他有恋足癖。  “所以?这双鞋是13号半。你穿的鞋是9号。所以这双鞋不是你的鞋子。那麽,是谁穿13号半的鞋? 哦~是我。这双在我上个星期参加舞会后消失的帆布鞋,最后出现在你的床底,这不能说明什麽?“达芙妮一手撑著臀部、一手吊著鞋质问到。  “我没有偷你的鞋!我怎麽会!而且你怎麽知道你的鞋在那裡?除非……你早就知道它在那裡吗?“,少年辩解著试图证明他的清白。  “不要耍你愚蠢的小聪明了我可爱的弟弟!你的二姐莫尼卡昨天亲眼看到你从床底拿出我的鞋忘情的闻著。她看到你在享受我脚的气味。身为你的姐姐,我必须惩罚你!“,她严厉的说,接著她伸出她的手指向约翰。约翰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了什麽事,她会用她的魔法惩罚他!  “莫妮卡?大姐,她在说谎!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她是想要报….“,约翰正要解释,但很快的被达芙妮愤怒的巴掌打断。  “你竟敢质疑你的二姐!你想说她把我的鞋放在你的床底陷害你吗?你的谎言将使你处罚更加严重!你的二姐她只是关心你,她只是想让我知道你的问题!“达芙妮气愤地告诉他。  “大姐,我不喜欢你的脚!二姐她想要陷害我!上个星期我向她借了她最喜欢的笔,但我弄坏它了,她说她会狠狠教训我!“,约翰哭著扶著他的脸颊。  “闭上你的嘴!”,达芙妮厉声吼著并用手指朝著约翰点去,一道蓝光从她的指尖射出。约翰感到不可思议,他的整个身体被缩小了!约翰惊恐的看著他的姐姐耸立在他面前。十几秒后缩小终于停止,他被缩小到只剩4英吋,他恐惧的全身僵硬,他从来没有想到会被缩小当作惩罚。  “现在我想我最好抓住你。”,达芙妮咯咯地笑著捏起她的弟弟。她带著他走下楼来到厨房。整个路程约翰都被紧紧捏在达芙妮的手心,最后他被装进了一个玻璃罐裡。  “明天之前你都得呆在这裡。明天,我保证,你那噁心的小癖好就会消失。明天一整天我会把你装进我的鞋裡并穿上它,你将黏在我巨大且流满脚汗的臭脚底上,或是滑进我积满脚垢的趾缝。待在我的脚底一整天后我想我们就能成功戒掉你的恋足癖了。我知道你现在一定觉得我的脚很美,觉得和我巨大的臭脚一起待在我的鞋裡听起来很棒,放心吧!我亲爱的弟弟,我会帮助你戒掉它的。“达芙妮温柔的对著约翰说出她恐怖的计画。  她放下手中的小罐子,将约翰留在那裡过夜。约翰坐在冰冷的玻璃地板上哭了。他恨透了达芙妮的脚和她恶毒的打算:将他紧紧塞在她巨大发臭的脚底一整天,这听起来就像待在地狱!这个想法差点就让他吐了……  那天晚上,这可怜的小少年无法入睡,他仍旧不断的哭著想达芙妮的计划。 然而在他终于睡著后不久,他很快的就被一个响亮的撞击声吵醒。然而这仅仅是有人拍了一下玻璃罐子。  是他的二姐莫妮卡,22岁的她几乎和达芙妮一样高挑美丽,但她亮丽的外表下却藏著一颗恶毒的心。她巨大而美丽的脸透过玻璃看起来扭曲的奇形怪状,嘴角漾著恶毒的微笑。约翰向后退了几步,看到他的二姐是多麽庞大,突然想起他为什麽会在这裡:是她害他被困在玻璃罐裡。是她诬陷他犯下他没有的罪行!  “早安~小男孩~”,莫尼卡靠著玻璃罐笑著逗弄这个小小少年。  “二姐你陷害我!请告诉大姐真相吧!对不起我弄坏了你的笔,但我会买一支新的给你,请你停止这一切吧!“,约翰哭著求他巨大的二姐。  “哈!不仅仅是笔的事,我可爱的弟弟,你一直以来都我痛苦的源头。你总是一再的弄坏我的东西,就在去年你和朋友在院子裡打球毁了我的鲜花!我等这一刻已经等很久了,我很高兴我能成为你的恶梦的一部份~“,莫尼卡透过玻璃冷笑著说。  “我感到非常抱歉,但请放了我吧!大姐打算把我丢进她的鞋裡并穿上它,我将会紧紧黏在她巨大的臭脚上!”,约翰再次哀求著。  “我知道。她现在正在晨跑,等她回来后………..哈哈哈哈~!!“莫尼卡兴奋的嘲笑她的小弟弟。  “达芙妮将会强迫你仔细的闻她的汗湿臭脚。你敬爱的大姐将强迫你闻她的脚,并将你困在她湿黏的臭汗脚底下。噢!这完全勾起我的性欲了~我几乎能看到你深吸一口达芙妮脚上的浓烈酸臭,被迫承认你也感到兴奋的画面了~“,莫尼卡用著诱惑的语气残忍的嘲笑他。  “不!我不会!这真令人噁心!“,听到莫尼卡情色的口气,约翰惊恐的否定这种病态的想法。  “很好~。你越是痛苦,我就越是享受!“,一想起约翰痛苦的脸,莫尼卡邪恶地笑了。这将是纯粹的折磨,但有莫尼卡在结果只会比想像的更痛苦。约翰哭著蜷缩成一团,绝望的等著达芙妮的到来……..Part 2  经过一段时间的慢跑,达芙妮终于回到家了。她慢慢地走向厨房。慢慢的走是希望弟弟能有心裡淮备,她希望她的弟弟能确实了解自己的想法。只有用激烈的手段才能让他恢复正常,并完全根治他的性癖好。  “我们的小囚犯过的如何?”,达芙妮看著在玻璃瓶裡的约翰向她的妹妹问到。  “非常好,我想他完全不明白这是一个惩罚。他告诉我他是多麽激动,期待你的脚将他完全覆盖。“,莫尼卡看著玻璃瓶小少年,对著达芙妮说谎。她不得不忍住心裡真实的想法:她对这种情况享受极了!  “约翰,你现在可能会很兴奋,但不会持续太久。我敢打赌我脚上浓重的脚汗臭味会终结你的幻想。“,达芙妮开著噁心的玩笑,她开始享受自己的想法给她的感觉。她抓起瓶子,将约翰带往客厅。  “我希望你知道我们是为你好,亲爱的,你必须了解你对我的鞋所做的事是错的。我希望你知道,我并没有因为你喜欢我的脚而感到开心。噢,好吧,也许是有一点。“,她咯咯地笑著坐在沙发上,并把罐子放在她的脚旁。她俯下身,慢慢的解开她的运动鞋。  “不!大姐!不要这样!”,约翰敲打著玻璃哀求著。他向达芙妮的身旁看去,莫妮卡正看著他邪恶地笑著。当他回过神来,他看到达芙妮的巨脚正滑出她闷热的运动鞋。她散发著湿热蒸气的赤脚看起来汗水淋漓,上面充满著酸臭脚汗,儘管有玻璃罐阻隔,浓重的气味仍猛烈的灌进了约翰的鼻腔。  “噢!从这裡我就能闻到你的脚臭味了,姐姐。“,莫尼卡不忘随时说些话刺激约翰。虽然她自己不喜欢她的姐姐的脚,但姐姐强迫自己的弟弟闻自己的脚这个点子还是让她兴奋不已,这也让她充满期待的看著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达芙妮的把手伸进罐子,将约翰拿出他的监狱。她慢慢地将他拿到她正散发著热气的运动鞋口上方,让他悬挂在她的指尖上。约翰低下头,他可以清楚的看到下面的破旧鞋垫。他非常希望他的姐姐只是在开个不好笑的玩笑,希望她不会真的这麽作,但这个想法很快的就随著达芙妮将他丢进鞋裡的动作烟消云散。现在约翰只能看见这巨大的球鞋内部,灰黄潮湿的棉絮和黏在鞋底四周的灰黑脚垢充满了他的视野。  “现在,我要看到你好好的躺在鞋底。”,达芙妮在上面无情的指挥著。鞋裡的一切都让这个少年吓坏了,但他还是遵照他姐姐的命令躺下。鞋垫上十分柔软舒适,但背后的湿黏感还是淮确的传到他的脑海中,这就像躺在潮湿的沙发上。 更不用说虽然那巨大的脚已经离开,但还是充斥著整个鞋裡的、属于他的大姐的浓烈脚臭了。  “他服从的相当快,你不觉得吗?我想他仍旧乐在其中。“,莫尼卡不忘适时的挑拨著。  “放心,经过了今天这一切之后,他就会恢复正常了。噢,约翰,我得提醒你闭上你的嘴。现在我的脚相当潮湿,你不会想吃下我脚底上又黏又臭的脚汗的。“,他的大姐一边提醒他、一边将她巨大的赤脚穿回球鞋裡,并迅速的将鞋带重新绑紧。  约翰完全被困在鞋垫和脚底之间。他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几乎要被压扁,但没有不舒服的感觉:达芙妮的球鞋鞋底十分柔软。然而强烈的气味才是现在的他应该面对的问题。这是脚汗酸味、发酵的脚垢味和微微的香水味混合成的浓烈恶臭。这个可怜的男孩只能被迫不断嗅闻他姐姐巨大浓烈的脚臭。他企图扭动身体到达芙妮的脚趾下,好让身体有更多空间,但他的行动都是徒劳的。  “你的挣扎毫无意义。现在你属于我的脚,小男孩。“,达芙妮说著,感受著她巨大脚底下的小小扭动。她抬起她的脚,砰的一声用力踩下。随著她的踩踏,鞋子裡的污浊空气从四周压向约翰,迫使他深吸了一口四周的浓厚臭气,这几乎让他昏了过去。  “噢!我用力踩住他,他反而更努力的闻我的脚?“,达芙妮有些惊讶,但又对她的新发现感到有点高兴。她将她的脚一遍又一遍的踩下。随著她的脚不断用力,约翰每次的呼吸也越来越深,现在他就像是待在无处可逃的脚味地狱裡。  “哈哈哈~!看来你也很享受这一切吧?”,莫尼卡笑著看著她的姊姊。  “你明白的,我只是在帮助他讨厌我的脚。”,达芙妮仍强硬的辩解著,微微泛红的脸已经透露出她内心的兴奋,事实上约翰的每下深嗅都让她感觉棒极了!他的每个动作都刺激著她脚底敏感的神经,达芙妮想像著她的弟弟被她塞在她闷热出汗的巨大臭脚下,飢渴的嗅闻她脚底的样子,这不禁让她兴奋的微微颤抖!  约翰仍旧被困在她的脚底,身下的鞋垫和身上的巨大脚板仍紧紧的包围著他。他的姐姐说的对,他的扭动毫无意义。随著她的脚的动作,他的体力不断的被消耗。随著鞋子裡越来越闷热,达芙妮的脚汗慢慢的从她的脚底渗出,并慢慢的流向他的脸,接著慢慢的流满他全身,将他身上沾满浓烈的脚汗酸味。  达芙妮不安份的搓动她的脚趾,似乎这样能让她的脚舒服一些,但她的动作使得她的弟弟处境变得更糟!莫妮卡可以清楚看到运动鞋脚趾部分的运动,她知道她的姐姐无意间的动作将会带给约翰什麽。(各种sm资源加扣1941720593)莫妮卡只能紧咬她的嘴唇,强迫自己不要大笑出来。她可以想像约翰哭著嗅闻脚臭味的样子,这让她感到既滑稽又让人忍不住性兴奋!  “你想看部电影吗?”,达芙妮向她的妹妹问到。  “当然,回到未来三部曲如何?”,莫尼卡要求,她希望能让她的弟弟待的越久越好。  “绿野仙踪如何?接著我要去洗个澡。“,达芙妮回答,现在她感到全身是汗,毕竟她才刚慢跑完。  “当你洗澡时,我们的「脚男孩」该怎麽办?”,莫尼卡向她的姐姐问到。她希望她的姐姐不要轻易的放了她的弟弟。  “当我洗过澡之后,我的脚就乾净了,这样没办法进行接下来的惩罚。所以我在想我可以把他交给你几个小时。“,达芙妮提议到。听到这个点子,莫妮卡的眼睛亮了起来!她等这一刻很久了!这几个小时她的脚将拥有一个微小的脚玩具,前一天晚上她的姐姐就告诉她,为以防万一可以代替她“矫正“约翰,所以她的脚从昨天起就完全没洗,她打算带给她的弟弟一个“惊喜”!  “什麽!?”,待在达芙妮脚下这可怕的臭脚汗湿监狱裡,约翰隐隐约约听到她们的谈论。把交给他的二姐这个想法让他不寒而慄!就是这个女人造成这一切!待在她的脚下只会受到更严重恐怖的羞辱!  “我想我可以带著他,但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莫尼卡说著,她尽量不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太期待。  “哦?”,达芙妮扬了扬眉,疑惑的问。  “噢~这个建议有助于他的惩罚。你的脚现在是多麽的汗湿,我们不能浪费这个机会,所以我想你可以让约翰来清理你的大脚──用他可爱的小舌头!“,莫尼卡兴奋的提议到,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让约翰的处境更糟的机会。  “好主意!这一定能帮助他戒掉他的癖好。“达芙妮认真的说著,但她的声音却透露一丝兴奋和喜悦。听著她们讨论的越来越热切,约翰完全吓坏了!他明白,接下来达芙妮将会强迫他品尝她和莫尼卡肮脏且满是臭汗的大脚,用他小小的舌头舔掉她们巨大双脚上累积的脚汗和脚垢,这真是活生生的地狱!
Part 3  达芙妮脱下球鞋,摇晃鞋子将约翰倒出来,就像是她的弟弟是某颗掉进她球鞋裡的小石头一般。约翰被倒在桌子上。他全身湿淋淋的,流满了达芙妮运动后的酸臭脚汗。他不断的深呼吸,藉此机会尽可能的吸进久违的清新空气。  “现在我要你舔掉我脚上的每一滴汗珠,小男孩。”,达芙妮一边说著残酷的话,一边将她巨大的汗湿脚掌放在桌子上,放在她缩小的弟弟面前。  “不,拜託不要!不要让我这麽做!“,约翰哭喊著,看著达芙妮一脸期待的将散发著可怕气味的脚推到他面前。浓厚的臭味不断的折磨他,让他脑中一片混乱。 “这有什麽问题吗?或许我该提醒你,首先是’你’先开始偷闻我的鞋,是’你’对我美丽的脚有了些肮脏的小幻想!我只不过是给了你想要的。所以,我要你不断的舔我的脚直到你的舌头受伤为止!现在开始吧!“,达芙妮一边说著一边搓弄她的脚趾,细碎的乌黑脚垢不停的撒落在约翰的头上。  约翰慢慢地向前靠进姊姊的脚。他伸出舌头,强忍著噁心,开始舔他美丽的姐姐巨大肮脏的足底。刺激性的苦咸酸味衝击著约翰的味蕾,他觉得他就快吐了,但他可以猜到当他拒绝时他的姐姐会有多生气。现在她都能决定将他塞在脚下一整天只为了'惩罚'他,更不用说她真的生气的时候了。  “好孩子。”,达芙妮笑著看著她微小的弟弟用他的小舌头仔细的舔著她的脚底每一吋肌肤,在她看来,约翰一定是乐在其中的。但约翰如此积极的舔不过是希望能尽量满足她,希望能减轻处罚。  “这看起来真有趣!我也该让他尝尝我的脚!”,莫尼卡笑了起来,她享受著每一刻她微小的弟弟受到的痛苦。欺骗她的姐姐使她缩小约翰,并让她将约翰当作一个足部玩具般不断折磨他,这个点子实在是棒极了!  约翰几乎随时都有可能呕吐。但他还是只能继续舔著巨大的脚。更糟糕的是他的姐姐的脚比他大多了,所以他只好整个人紧贴著达芙妮的脚底一点一点的爬上去舔。但她的脚底充满了湿漉漉的臭脚汗,所以使约翰的工作变得更加困难。 他发现他的巨大的姐姐们正在他上方愉快的聊天,几乎完全忽视他的存在,仿彿他真的只是个足部清洁用具。  “我爱你,大姐。”,约翰说著并停止继续舔,希望藉由这句话提醒他的姐姐们:他是她们的弟弟,不是她们的足部玩具。  “噢~我们都知道你爱你的大姐,这也能解释为什麽你是此迷恋她的脚,虽然你坚持不大方的承认你乐在其中。但如果你不喜欢这样,当你的姐姐命令你舔她的脚直到你的舌头舔伤为止时,你就会拒绝了。但你没有,你仔细的舔了她脚底上的每一滴臭汗。“,莫尼卡轻轻地说。约翰明白,她不断的使自己的处境变得更糟。  达芙妮笑著,满足的看著挂在她脚底上的约翰:“她说的对……我必须承认,听到你迷恋我的脚让我有点生气,没想到我的弟弟是个小变态。但现在我明白了,在你眼裡,我,你美丽的大姐,是一个女神!迷恋我的脚是你崇拜我的方式。噢……甜心~这种感觉真棒!“。  “不!姐姐!请听我...”,约翰试图辩解,但达芙妮听不进去。  “安静的听我说,原本我们今天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你。但现在我开始享受有你在我脚下清理我的脚了~你就像一个完美的美脚小精灵!所以我决定让你永远保持这个大小!甜心~不管你承不承认你喜欢它们,接下来你都要学会如何好好护理清洁我美丽巨大的脚,现在我要去洗澡了,莫妮卡,现在他是你的。“,达芙妮微笑著从她脚下捏起约翰,将他交给莫妮卡后走向了浴室。  “你听见了吗?你永远不会恢复正常。哈哈哈哈哈!我想大姐只说错了一件事:就是你过去从来没有迷恋她的脚~!“,莫尼卡疯狂的笑著,兴奋的捏起约翰。约翰被达芙妮的决定震惊的呆住了!他简直不敢相信他听到什麽!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麽办,只能任由莫尼卡将他抓起,最后哭倒在她的手心裡。  “那麽~大姐运动后的潮湿汗脚味道不错吧?”,莫尼卡笑著看著她的弟弟跌坐在她的掌中。  “二姐,拜託你!请告诉大姐实话,也许她会改变主意!”,约翰不放弃最后一丝希望,他垦求著。  莫尼卡笑著的坐在达芙妮刚刚坐的位置,故意慢慢地脱著她的鞋,挑逗这年轻的男孩,强迫他看著自己的大脚从鞋子裡拔出。“我为什麽要告诉她实话?我们终于找到你该待的地方了:在我们肮脏、噁心、长著老茧死皮的脏臭脚底下~“。  “现在该轮到我开心一下了!”,莫尼卡轻轻的把他放在桌上。慢慢地、用撩人的姿态脱下另一隻鞋,接著将她巨大的双脚推向约翰面前。  “嗯~~我想现在你该好好亲吻我的脚,求我让你舔我脚上的臭汗!”,莫尼卡笑著说。约翰绝望的发现等著他的是赤裸裸的羞辱,但他知道拒绝二姐的命令结果只会更糟。他慢慢地走到莫尼卡巨大的脚底前,看著耸立在他面前的巨大汗湿脚底,上面散发出带有酸臭味的热气直扑他的脸颊。他缓缓的前倾身子,挣扎著将嘴吻在那潮湿黏腻的表面。随著莫尼卡得意的笑声,他被迫尝了些脚底的细碎污垢,味道和他的大姐有些许不同,但同样令人厌恶。  “求求你,二姐,让我舔你脚上的汗水。”,约翰悲哀的垦求著并继续吻她的脚。  “噢,我不相信你是真的想这麽作,听起来你好像不怎麽喜欢我美丽的大脚,你的垦求是如此平淡无味。我要你发自内心的求我,说服我!没有什麽事比用舌头清裡我:你的女神的脚更重要了!忘掉你的朋友,忘掉那些你喜欢的女孩,忘掉一切你所喜爱的!我的脚才是你的最爱!你最想作的事就是哀求我让你舔脚底上湿黏的脚垢!“,莫尼卡从上面兴奋的指挥著。她决定尽可能进一步的羞辱他。  “求您了,莫妮卡女神。我知道我不配这崇高的工作,但请你让我为您服务,怜悯我,让我舔您那美丽完美的脚底,让我享受您脚上的美妙滋味。我要品嚐它们,我不能再忍了!“,约翰再次痛苦的垦求,他知道什麽是他恶毒的二姐想听到的。  “我的脚是美的,不是吗?“,莫尼卡得意的说著。“但我似乎记得有一次全家出游的时候,你发现我完美的双脚踩在你脸上时,你的反应不是这样?你大叫著说我的脚又臭又噁心,这是为什麽呢~?“。看著莫尼卡戏谑的表情,约翰回想起了那次西班牙度假,那时的约翰还十分年幼。所以那天晚上他和姐姐们睡在同一间房间:姐姐们睡床,他打地铺。原本这一切都十分正常,直到早上醒来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莫尼卡正用她的脚不停的搓揉著他的脸!     “等等......”,约翰觉得这一切都太疯狂了,他想起当时的情景,莫尼卡的大脚紧紧的贴在他的脸上,毫不在意的搓著他的脸,他只能透过脚趾缝之间的空隙勉强看见他的二姐:她正神色自若的看著小说,似乎以为脚下踩的只不过是块地垫。当时约翰认为这只是一次不好笑的恶作剧,但现在他想,也许莫尼卡当时就已经想著今天的一切:用她的脚玩弄她的弟弟,让他在自己的脚底和趾间挣扎、蠕动……        

    “唉……我只是想隐瞒……事实上……我享受著您美丽的脚踩在我的脸上。它们是如此的完美、性感,但我不敢承认我爱它们……“,约翰再次痛苦的说,他知道莫尼卡就是想听他这麽说。  “说的好~!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允许你用你的小舌头清理我性感完美的脚,开始吧!“,她用脚趾轻轻夹著她的弟弟。感受著他小小的舌头在趾缝间舔拭著指缝深处的污垢,满足的笑了。约翰只能再次吞食著骚臭的脚垢,尽可能满足莫卡邪恶的欲望,即使他觉得噁心,但也只能屈辱的舔著姐姐的脚。她是造成这一切的原凶,但他却无法反抗!  “仔细的舔,每个脚趾缝深处都要舔乾净!哈哈哈~你一定会是我和大姐最棒的性玩具,不得不承认,你的小身体是最棒的脚底按器,噢!这一切实在太令人兴奋了!“,莫尼卡淫荡的笑著,她的淫穴因为性兴奋不断流淌著黏稠的淫水,她慢慢地将手伸进内裤裡,忘情的搓揉著她鼓胀充血的阴蒂,双脚下意识的用力搓揉著约翰,仿彿要将约翰紧紧黏进她的趾缝深处,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纾缓她庞大的性欲。约翰只能痛苦的继续他的工作,忍受著莫尼卡的脚越来越激烈的搓动,耳中不断的听著莫尼卡伴随著性欲越来越高昂的淫叫,绝望的张开嘴,一点一点的吃著她脚上的酸臭脚垢,身体不由自主的被巨大的脚搓揉著,全身上下包围著浓厚的脚臭味,任由莫尼卡宣洩她邪恶的淫欲,静静的等待这一切结束…… Part 4  约翰持续地舔著莫妮卡巨大湿热的闷臭汗脚。他的嘴裡充满了咸酸的脚汗味,厚重的脚臭味灌满了他的鼻腔。他的二姐仍放肆的淫叫著,享受著脚下的小玩具带给她的快感,愉快的回想著她所做的一切。她让达芙妮缩小约翰,让约翰痛苦的舔拭按摩大姐的脚,让他受到难以想像的羞辱,更让她兴奋的是,现在她还能亲自享受她可怜弟弟的服务,享受著他小小的身体无力的扭动,刺激著她巨大的脚底敏感的神经,想到这,她不禁得意的搓了搓困在她脚底间的约翰,这几乎让约翰喘不过气来。  “嗯~~,现在,我的小男孩。老实告诉我,你觉得你的二姐长了老茧、死皮、散发浓烈酸臭味的大脚尝起来如何? “,莫尼卡得意的笑著问,她相信约翰会给她令她满意的答案。  约翰依然保持沉默,麻木的舔著莫尼卡大脚趾翰二脚趾间的污垢,忍受著周围恶臭的脚趾不断挤压。他爬进另一个脚趾缝裡,莫尼卡已经张开趾缝等著他,在他移动的过程中,他的二姐仍不断的用另一隻脚的脚趾磨擦他的身体,用她灵活的脚趾玩弄著她的弟弟。约翰只能选择忽视这一切,一口一口吃著灰黑的脚垢、喝著酸黏的脚汗。  “我知道你听到我说什麽了。现在,回答我。“,莫尼卡狠狠的说。  “我......。亲爱的女神莫妮卡。我是多麽幸运,能触摸和舔你那完美的、漂亮的大脚。“,约翰痛苦的说著,他知道这个答案是最好的。如果他说她的脚又脏又臭,等著他的将会是更恐怖的惩罚。  “你学得很快,小奴隶~。”,莫尼卡嘲笑著约翰。忽然她将头偏了偏,似乎听到了什麽。  “噢,听起来像是大姐已经洗好了。”,她笑著对她的弟弟说,他们都听到了从楼上房间裡的浴室走出来的脚步声,达芙妮已经淋浴完了。在约翰持续的舔著莫尼卡的脚的同时,可以很明显的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  “啊~,现在我觉得舒服多了。”,达芙妮说著,她走进了房间。看见她的妹妹正享受著脚下的服务,她微笑著舔了舔嘴唇。她想,这或许是她们姐弟之间相处最愉快的方式了吧。  “现在我们的弟弟情况如何?”,她向她的妹妹问到。  “好极了。我想他真的很享受这一切。“,莫尼卡得意的看著约翰,愉快的向达芙妮说著。  “很好。那麽约翰,今天你将会有一个特别任务。接下来我会将你放进我的旧短靴裡,那双鞋太旧了,裡面沾黏了太多污垢,所以我希望你能为我清理靴子裡的所有污垢,让它穿起来像新的一样。噢!你不需要这麽感动,别哭了,你知道我一直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姐姐,我会满足你的愿望,让你永远能服侍我的大脚。为我清理脚上的汗垢,我甚至能让你住在我的脚趾缝裡,和我趾缝裡的脚垢住在一起,这听起来不错吧?“,达芙妮温柔的向她的弟弟说著,并将他从莫妮卡的脚趾缝裡捏起。  “但......!!……是的…我的女神。“,约翰绝望的说著,跪在他的大姐的手心裡。达芙妮微笑著接受了女神的称呼,不得不承认,这听起来多麽令人满足。  “噢~,但他还没有清理完我的脚。”,莫尼卡撅著嘴对她的姐姐说。  “不用担心,接下来的日子,他永远会是我们的小玩具。你会有大量的机会使用他、享受他,毕竟,你是第一个发现我们的弟弟可爱的性癖的。“,达芙妮一边说著,一边将约翰放进她的旧短靴裡。  约翰又到了黑暗的鞋子裡、站在破旧的鞋垫上。这个鞋垫显然已经穿了很久,它从来没有清洗过。此刻它正散发著比他姐姐的脚更浓烈的恶臭味,这是长时间累积的脚汗垢味和密封的皮靴闷出的酸味混合而成的剧烈臭气,它几乎储存了从达芙妮第1天开始穿这双鞋至今所有的脚臭。约翰知道他该怎麽做,他跪下来,开始舔他脚下柔软潮湿的地面。  “好孩子。在脚趾的趾节部分要特别注意,因为你的大姐脚趾缝很容易出汗,那裡一定累积了很多汗垢。“,达芙妮笑著说,莫妮卡也跟著笑了,在约翰舔著汗湿粘糊鞋垫的同时,他同时能听到他的姐姐们巨大的笑声……  接下来的日子,约翰完全被当成一个微小的奴隶。刚开始时,他只被姐姐们放用来清洁服侍她们的脚,但接著她们开始让他住进阴穴、屁眼哩,甚至她们身上的任何地方。例如他的大姐会将它吞进肚子裡,等著两天后约翰到达她的直肠,藉著从内部按摩肠道来舒缓自己的便秘。或是将他放进耳朵、鼻子、肚脐等容易藏污纳垢的地方,利用他对身体做深层清洁。她们利用他解决生理上的许多问题,随著她们的创意越来越丰富,他的处境也越来越悲惨。  当然,每次使用他的时候,莫妮卡都会告诉达芙妮他是多麽的乐在其中,多麽享受待在姐姐们身上的任何一个角落,所以达芙妮一直很高兴,认为约翰她们都享受著喜悦。她想,这真是最棒的姐弟相处方式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