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查看: 96|回复: 0

哥哥缩小在妹妹脚下完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4-3 09:27:44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视角:前段时间以前,我曾经缩小过一个人,放到我的帆布鞋里,我的这双鞋有点大,或者说我还小,脚只有哥哥的手差不多大,在帆布鞋靠前的空间里被我的脚趾头顶着,从那天开始我穿这只帆布鞋就不再穿袜子了
小人就这样被我放进鞋里不管,白天踩着这双鞋到处跑,晚上用另一只脚上湿透了的袜子塞住鞋口
起初我脚的气味就像我熟悉的,-股淡淡的奶香,有点酸味,有时运动量大的时候有一-些臭臭的,但是闻起来还是很可爱的感觉
后来有了这个小人,我就不让哥哥给我洗袜子了,也不让哥哥洗鞋子了,哥哥问到的时候我也只是一-句“ 里面有小人呢,嫌麻烦”这样子过了2天,我就开始笑嘻嘻的和哥哥讲那个小人总是舔我的脚丫,哥哥心想不这样的话他早就渴死了,我心里也是知道的。
大概是五、六天吧,我记不清了,有一次脱鞋的时候靠近看了看,那股味道,浓郁的女孩脚汗味,白色的帆布鞋的里侧都被踩黑了,汗垢踩出了五个脚趾头的轮廓,那种娇小的还没有发育成熟的女孩脚的形状。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我把哥哥叫到客厅,说这一天我的脚下都没有动静,想要和哥哥看看小人,哥哥蹲在我的脚边,然后我把白亮泛着粉色的小脚从精致的鞋子里抽出,我白净的肌肤,导致脚.上的汗很多哥哥突然感觉一股刺鼻的味道感觉扑面而来,哥哥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但是熏人的湿热的气味从吸进鼻子- -路吸进肺,哥哥离我的脚不到30厘米啊!哥哥真想捂住鼻子,但是在我的脚边我不敢这样做。然而哥哥的余光看到我捂住了半边脸,而且一脸不高兴的感觉。(因为看到小人没有自己出来)
过了大概半分钟吧,鞋子里面没动静,我用力的斜踢下了哥哥的右额头,哥哥才意识到自己应该动起来,双手捧起我的帆布鞋,轻轻倒出里面的小.....
他就像是断了线的木偶,滚落到脚跟的位置,哥哥忍着严重的脚臭把他拿出来,给我看,我摇着头,一幅觉得恶心的表情
“放地。上吧”
妹妹把脚踩回鞋子里,然后站起来哥哥蹲在我的脚边,看着这个浑身被脚汗浸泡了一个星期,五脏六腑都被脚汗侵蚀,最后死在我脚下的人,哥哥不知道这么可怕的味道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会是多么可怕,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的这七天。。
我看见哥哥想伸出手,想给这个我脚下的牺牲者好好的安葬
生气了,直接脚下去
“砰!!!”
天蓝色的帆布鞋砸在侧躺着的小人的身上,鞋子跺脚的声音和骨头碎裂了的声音同时发出,喷溅出仍带着脚味的残躯
“咯吱...咯吱"扭动着 脚腕的脚在小人的身体_上碾来碾去,最后只剩一-滩血红。
“哈哈,把我的鞋好好洗干净!”把鞋子甩到哥哥面前,踩着拖鞋大踏步的走了我从哥哥的钱包里拿出一张照片,然后往脚.上狠狠的揉搓了好几下,摔在哥哥面前,完全褶皱,沾上汗渍的照片上,是哥哥和另一个女生
后面哥哥的精神就有点混乱了,因为我说的话很难懂,但总之就是没有我的同意,哥哥不能和其他女孩走的“这么近”(因为人家是病娇阿拉)
哥哥说:那张合影只是朋友间的合照。。
但是我依然很生气,我用脚粗暴的扒光哥哥,然后脚趾头用力的夹着哥哥
生气的说:“这就是你乱交朋友的惩罚”
这是哥哥听到的我的最后一-句话
哥哥视角:然后是一片模糊的蓝色,从高处滚落,仿佛从山坡上滚下去的感觉
我必须振作起来
摇晃着站起来,但是有些不稳
几层楼高的对称的十几个露光的洞然后
D00o00o0o000om !哥哥在我鞋子里,我的脚汗把哥哥身上湿透了。
妹妹。。
妹妹啊。
哥哥想起以前这双鞋里的那个“居民”,最后也会被蹂躏成那样的结局吗......两天后,妹妹鞋里
哥哥已经被困在我鞋尖里两天了,在暗无天日的鞋子里,哥哥早已经不清楚现在是上午还是中午还是下午,刚刚一阵激烈的走动现在终于停止,潮湿而且难闻的让人难以呼吸的空气越发让哥哥痛苦(但是我依然觉得不够)
哥哥仰望着我的脚趾,想着脖子要抬得有些痛,才能看到她的脚趾甲,我现在究竟有多小呢?
我的身高只是到哥哥的胸口,而且我娇小的身体不只不高,还很纤细,浑身上下没有哥哥不喜欢的地方(我也知道哥哥是关心我的,但是哥哥的行为,实在是太可恶了,哥哥只能属于我,我要人哥哥明白)我的身体给哥哥一种很可爱的感觉,我那纤细的胳膊,平滑的双腿,幼小身躯上若隐若现的隆起..从哪里看都小小的,而我的脚,和本该和哥哥的手差不多大。(哈哈哈,但是哥哥被我缩小了)
当时哥哥双手托着我的脚时,哥哥看到我的脚丫还没有发育完全,小小的,泛着可爱的稚气,软软的,粉色的脚非常的细嫩,仿佛可以挤出水来,嫩的晶莹,亮丽。脚趾甲透明洁净,脚趾肚圆滑,可爱,脚底泛着淡红色的红晕,在脚底的纹路间熠熠生辉
可是现在昔日看来如此精致的脚趾,现在哥哥只能靠仰视才能看清全貌,哥哥比起对我的喜爱,现在在我脚趾头的面前,哥哥感到的更多是我脚趾对哥哥所产生恐怖
哥哥的身子猛的- -哆嗦(我感受到了,但是还是和平常一样)
面对我巨大的脚趾,绵延无际的脚背,几乎看不到脚踝,可怕的压迫感布满哥哥全身我的视角:我用脚趾死死的压住哥哥,让哥哥感受到动弹不得的痛苦,被我每一颗脚趾轮番蹂躏的惨痛
哥哥视角:我还在妹妹的脚下,不知道还会面对什么。
身体在止不住的颤抖着,我控制不住自己。
两天来我--直期盼着妹妹能原谅我,能够赶快放我出来,但是我现在就像被妹妹遗忘了一样,不,妹妹还是经常有意识的用脚推挤我。
好饿。。好渴
2天来---直没有得到任何食物和水,我一直在苦苦忍耐着,希望可以赶快得到妹妹的原谅
我的视角:啊,今天要去和闺蜜一起去跑步噢,哼哼,让哥哥更好的闻我脚的臭味,好好接受惩罚
哥哥视角:我的周围还是非常的湿热,妹妹的脚丫子汗味挥之不去而且一天比一-天浓烈,之前淡淡的奶味几乎感觉不到,更多的被浓烈的汗臭所代替,体香的感觉更是荡然无存。妹妹的脚趾.上满是汗珠,鞋垫也黏黏的,和脚散发出同样的气味哥哥的鼻子一直感到阵阵的刺痛,五颗脚趾以及整个鞋子内部都散发着恐怖的脚味,甚至哥哥的身上也被我脚上这种气味浸诱
深入哥哥的皮肤。而且即使背对我的脚趾也毫无好转,反而容易被我的脚趾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很痛,所以哥哥只有在我穿上鞋子的那一刻起就仰望着比哥哥还要高出一些我的五颗脚趾。
哥哥感觉饥饿,干渴,一直担惊受怕,被我的脚下,浑身被浸湿,浸泡在我这个小女孩子的脚汗里,就像是泡澡过久身上皮肤都开始变的很不舒服那样,但要严重很多。哥哥身上哪怕一个小小的伤口的被我恶臭的脚汗填满,浓重的盐分都会翻倍哥哥痛苦。
我的一个抬脚,哥哥就要超重一般的被黏在鞋垫上,然后再飞到空中,最后撞到我的脚趾头上,但是我毫不在意,我的每次走动都迫使哥哥在鞋子里面翻滚,无情的摔打着哥哥的身躯
两天多以来一一直不洗的脚,一直不洗的鞋,一直不洗的袜子,熏的哥哥头晕目眩,但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晕过去,我就像上次在鞋子里放小人一样不洗鞋子,但是没有哥哥给我洗袜子,所以我鞋子袜子都没有换,白天哥哥在我的脚下挣扎着求生,夜晚我休息的时候哥哥却要在彻底湿透了的袜子的过滤下呼吸着,我一只脚不穿袜子,一只脚穿了一整天甚至好几天的袜子要在晚上堵着鞋口,不给哥哥留下一丝一缕新鲜的空气,24小时闻着我的脚臭味哥哥可是给我洗了八年袜子,加起来都没有我鞋子里面这么臭!
哥哥视角:好渴,真希望妹妹能快点原谅我,我愿意为妹妹洗袜子,刷鞋,给她洗脚,可是妹妹一点点原谅我的迹象都没有
我的视角:两天来,我时不时的用脚我的脚趾头向前伸过来,按着揉着哥哥,挤压着哥哥本来就不多的空间,更把哥哥的身上一次又一次淋上更多的脚汗,用大脚趾和二脚趾夹着哥哥的身体甚至是哥哥的脸,然后我用力的搓,不论是我屈从还是反抗都没有任何区别,我现在觉得哥哥就像一只虫子一样毫无反抗之力,打不过小女孩子的脚趾头,甚至连给脚趾造成一点点的痛感的力量都没有。(但是这个就是惩罚,我能怎么办)哥哥视角:两天了,我一直滴水未进,我在妹妹的脚下就像是一只可怜的虫子,被妹妹的脚趾玩弄,被妹妹脚下的气味羞辱,被妹妹的脚顶住动弹不得,在妹妹的鞋尖里的渺小空间求生,每天仰视着比自己还要高上许多的五颗脚趾头。
我疼爱了妹妹十年,换来的就是无情的凌辱和践踏
我的视角:我就是故意用这样恶毒的气味来凌辱哥哥,不断的用最污秽的脚部,最渺小的脚趾头玩弄着哥哥,让哥哥明白没有我的同意随便,乱交朋友的后果就是这样现在这种时间,哥哥就是我脚下的可怜虫,一只只能被玩弄的可怜虫,一只毫无反抗之力的可怜虫,一只被困在女孩臭鞋里被臭脚顶着的可怜虫,一只只能呼吸小女生脚下气味来苟活的可怜虫,一只只能靠被玩弄来换取生存的可怜虫,- -只不如玩具的可怜虫,一只鞋子的主人睡觉身为自己却只能在我(妹妹)鞋子里面挣扎生存的可怜虫。
这个时候哥哥在我眼里已经不是哥哥了
我记得在新年的时候,哥哥给我买了一套玩具,我很高兴的拿来一直把玩,但是我一下正眼都不看哥哥,因为我觉得这是应该的哥哥不仅仅属于我,还是我的东西
哥哥视角:从妹妹出生至今,我最多接触到的妹妹的部位不是头,不是身躯,不是手,而是脚。
虽然哥哥是亲的,但是哥哥想要碰我其他部位的时候,我都有些许厌恶哥哥
我总用脚丫子对着哥哥,踩过哥哥的手,踩过哥哥的头,搓过哥哥的脸,用脚把东西踢给哥哥,用脚指着哥哥,因为我觉得哥哥只是一个物品
现在,我把哥哥塞进鞋里,就是因为他教了不该交的朋友,哥哥的女性朋友只有我一个,所以我很生气,我现在要这几天让哥哥的世界只剩下我的脚趾以及我的脚臭味我的视角:现在已经关哥哥几天时间了,哼,在惩罚几天看他知道自己的错误了没
哥哥视角:说不清为什么,但是真的不想喝妹妹的臭脚汗
但是。。好渴
还是喝吧。。要不然我可能就看不到妹妹了
我脚源源不断的可怕气味提醒哥哥要做什么。终于饥渴战胜了理智,哥哥向前凑过去,舔了一下。
好苦,好咸,好重的脚味。
可怕的味道从口腔一路燃烧到胃部,被呛进肺里,简直是一场噩梦,好渴
哥哥实在忍不住的喝下了我脚缝一-大口脚汗,好痛苦,难以名状的恐怖
我在上面感觉到哥哥的活动,想着:喝吧喝吧,只有喝妹妹臭臭的脚汗才能活下去噢,所以哥哥加油吧,然后就去忙自己的事了
哥哥也感到严重的前所未有的屈辱感
哥哥泪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和脸上沾满的汗液混在了一起
哥哥站不稳了
跪倒在我的脚趾前面
哥哥视角:眼泪怎么就突然流了?我的眼睛被泪水浸透,视野模糊了七天时间过去了,我觉得要放哥哥出来了,也不知道他反省得怎么样了,我还是要玩弄哥哥一下
我怕哥哥还不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期待(˙ー˙))
于是,我用脚趾把哥哥抓了起来,然后拧了又拧,脚趾又松开,哥哥就掉到了鞋垫上
哥哥视角:我感到一阵脱力,被黏在鞋垫上动弹不得。脚趾压下来把我碾在脚底肆无忌惮的搓来搓去,身体,五官,都在脚趾和鞋垫之间翻
我的心里一阵酸楚。。意识开始模糊了唔。。好重。。这是什么东西?
上半身都被非常重的重量压迫着,还在动。
我的视角:心想"就用脚趾把哥哥压住,让他感受到我脚与他身体的差别,以及让他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我蹦蹦跳跳的回家了
哥哥视角:哥哥睁开眼后,才想起自己之前昏倒在了妹妹的鞋子里。
我觉得哥哥现在真是耻辱。明明他比我要年长许多,却被这样虐待。真的是太弱小了,我应该用脚趾头就可以把哥哥压得动弹不得
哥哥视角:身体没有力气。。可恶
强行推着脚趾头,却纹丝不动。
顾不上浓郁的恶臭,也没有了推动的力量
我轻微的感受到哥哥用手推我脚趾的感觉,就微微用力地不动了,让哥哥推不动,更让他觉得自己的是有多么的弱我用脚把哥哥夹了出来
我毫无表情的脸,俯视着哥哥,眼睛里透露着冰冷
我对哥哥说:(反省的怎么样了? ]
(哼,如果哥哥还不知道自己的错误,那惩罚还是不够呢)
我发出的可爱的声音,可怕的话语。刺激着哥哥的耳朵
哥哥说“反省? "我不明白。
听到这句话,有点生气了,我惩罚了哥哥这么久,居然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然后说[看来,惩罚得还不够。]
哥哥听完就对我说“为什么,为什么惩罚我”
哥哥仰视着巨大而且咄咄逼人的我,居然还有勇气说这样的话,我的表情丝毫没有动容。
然后冷不丁丁的说:[因为你和女生走的太近,所以需要惩罚。]
哥哥就回说了一句话“你有什么权利”
我听到你哥哥说我有什么权力的时候,更生气了,我可是他妹妹啊,怎么就没有权利了,然后说:[你对我变得不够关心了]
我看见哥哥沉默了一下,然后对我吼:“就因为这,把我塞进鞋里踩踏我,用臭脚丫子重我,不给我食物和水。”哥哥说“我每天都想着你,有什么能为你做的我都做了,我要怎样你才满足?”
哥哥你说完了吗?,我告诉你像你这样的哥哥,我不需要对我不关心的哥哥,给你惩罚是想让哥哥明白妹妹心,看来是没有必要了
我从身后的桌子.上拿下几个小笼子,然后我用缩小器放大到半米高的小人们集体跑去端了少半盆水来低头歪着脑袋看着我,我又露出仿佛一阵天真无邪的笑容
对了,哥哥作为我的脚部用品,没有资格碰到脚踝以上的部位呢,因为你这种哥哥不配噢,这次为了哥哥欣赏到我洗脚,就破格一次吧!看吧就算是哥哥对我不关心了,我还是会破格几次噢,哥哥
我用拇指和小指夹着哥哥,就要把哥哥放到了膝盖上,哥哥也应该看到了吧,这个当然还是哥哥的脸盆哦,但是只配我洗脚
小声得说[唔,算了,哥哥还真是恶心]
用手把哥哥放回地.上,又把两只脚放进盆里。使劲用力的搓动着,撩起那很低的水位,洗搓着脚面。眼伸交流,小人就懂了,与此同时小人们又拿着哥哥吃饭的碗装了水走过来。
我拿手用同样的方式把哥哥提起来,反进进了那个碗中。我的手指粗暴的翻弄着哥哥的身体
轻蔑的说:[哥哥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我却在给垃圾洗澡,哥哥已经不配做哥哥了呢,从现在开始,哥哥等于虫子! ]我把带着水珠的脚从盆里缓缓抬出,用卫生纸擦干后,踩进了拖鞋里。(小虫子给你洗澡是你的福气噢)让你好好看看我洗脚水是怎么样的
哥哥视角:从碗的边缘,看到那盆洗脚水,水面上飘着许多许多絮状物,浑浊的水几乎看不到那4厘米下的水底,水底全都是沉淀着的死皮脚垢。。
又是十分轻蔑的说:[看够了没有呀?虫~子? ]
我特意把“虫子”这个新称呼加重了语气,让哥哥知道这个新称呼怎么样,羞辱着哥哥
我突然拿出了一捆绳子,缩小到了和哥哥差不多的比例,我想我哥哥应该会猜到接下来我干什么了吧?(期待)我拿着绳子把我哥哥圈圈捆起来,打了个死结。哥哥手脚都被绑住,动不了
哼哼,我攥着哥哥的手被放到了我的嘴边,哥哥仰视着我可爱但巨大的脸,我的嘴巴离哥哥身体只有几厘米远,但是比哥哥大上好多倍的,(想着哼哼,这样的哥哥才是虫子,本仙女真的是天才呢(自信ing))
然后对哥哥说:[虫子就要有虫子的样子,在地上像只蛆一样蠕动最适合你了!]你说是不是呢(对着嘲笑的意味说出来)
[哥哥你不是说你没有水喝吗?妹妹为哥哥大人准备了一盆热气腾腾的汤哦!嘻嘻~]
我咧开嘴肆无忌惮的笑着,我把那盆洗脚水为缩小到和哥哥一样的大小
用手一丢,"啪
哥哥从半个身为高的地方掉下来,然后看着眼前的一盆洗脚水
三四天不洗脚,恶臭的脚洗下来的臭洗脚水,哥哥看了看,大声叫到“不!”
然后我听到以后就有点生气了[给你脸了,你不要,贱虫子]不要逼我,知道嘛,臭虫子我用手攥着哥哥的身体,拿起水盆就往哥哥嘴里灌,看见哥哥没有喝下去洗脚水从还嘴边流到身上一些更生气了,然后说:[对付不听话的虫子,我最有办法了,哼,看你喝不喝,不要给脸不要脸,贱虫子
我把盆放在地上,我把哥哥头朝下的塞到水盆里[喝!不喝就憋死你!]
呼噜一-大口洗脚水灌进哥哥的嘴里,(听到微微的咕噜声,我就放心了,对哥哥说哼哼,一定要我这样你才愿意嘛,自己喝就没有这么多事了噢,小~虫~子)一半直接进到食道,一半被呛进气管。哥哥现在为了不被呛死和不被憋死!只有大口的喝着。
我觉得哥哥现在应该觉得自己特别屈辱!
我清楚我自己脚的味道,所以哥哥应该明白吧,咸味苦味和臭味充斥着哥哥的神经,哥哥为了生存而大口大口吞咽着,(哥哥在不喝得让我满意的话哥哥就一直喝吧)看你这么努力的喝,是不是觉得被妹妹的洗脚水淹死很不甘心啊,那小虫子就努力吧,就算喝饱了,我也不会现在放开你的噢水面上带着脚味的气体让哥哥终于呼吸到了空气!
但是我有人依然还是很生气用轻蔑看着哥哥,对哥哥说:[哼,不懂得服从的贱虫子,真是没什么价值的垃圾呢!没把你淹死算是便宜你了! ]
哥哥听到我真的想要淹死他的时候,哥哥落泪了忍不住的抽泣着,带着哭声对我大喊着“这十几年来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事,为什么换来的是你这样的对待我?”
看着哥哥哭了,虽然还是生气,但是至少减少了富有嘲笑的语气
对哥哥说:[哈哈,**虫子在哭呢!来,我来帮你擦擦! ]
我满带笑容的把脚趾头伸来,对着哥哥的脸肆意搓动着,不要哭噢,小虫子
我无时无刻不在羞辱着我,我真的在她眼里只是脚部用品吗?为她付出这么多,最后只配碰到她的脚?
[就像今天白天那样,虫子们也能做到所谓'哥哥'的工作哦,像**一样自以为是的哥哥,真是自作多情的恶心呢],我都看不下去了
这两个词冲击者哥哥的心,他低下了头哥哥视角:无言以对的我,甚至不敢抬头看巨大的妹妹,是耻辱,还是恐惧,还是别的感受,我一时无法清楚自己的心情
完全的脱力感,令我倒在了地上,身体被捆绑着,真的就像一只蠕动的虫子,但我已经连动一下的想法都没有了。
被抓着扔到了一个地方,一直脸朝下的我也根本不想睁眼看到底是哪里了
(我看着哥哥倒下了,哼还没有玩够呢,怎么就倒下了,算了丢到鞋子里去吧)
哥哥视角:我又闻到了,一阵我绝不会忘记的臭味。妹妹的脚的臭味。不行了,眼睛睁不开的疲惫感,睡吧,深夜
仿佛是因为自己终于从妹妹恐怖的鞋里出来了的原因,或者是。。。啊,(各种sm资源加扣1941720593)想来就好耻辱,这么多天除了脚汗外第- -次喝到的水竟然是妹妹的洗脚水,那双恶毒的嫩脚全部的臭味都被灌进了我的胃里,耻辱感令我的脸一阵发烫。
但终归久违的安稳的睡了一觉,也终于补充了水分。哥哥视角:手脚还被捆绑着,但我能勉强坐起来。环视四周,借着昏暗的光线让我看出自己是在一个笼子里,但为何会有一股脚臭味?左边,就是妹妹穿了许多天的帆布鞋想必右边也是果然!就像明白了妹妹的行为模式,她永远都在一-刻不停的羞辱我,而且基本都是用她的脚脚。。为什么总要是脚
第二天
清晨的鸟鸣让哥哥从无梦的久眠中苏醒(也让我醒来了,说着:啊~早上了嘛,哼哼,改去看哥哥了,然后开始今天对小虫子的惩罚),哥哥视角:但被束缚的身躯和冰冷的铁笼让我回想起自己的处境被妹妹绑成"虫子”,关在铁笼里。想着妹妹清纯可爱的笑脸,我却在因为恐惧发抖着。我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是这样
两只鞋阻碍了我的视线,眼前只有一-面白色的墙壁,几滴小人的血迹已经发黄,见证着我的妹妹的残忍。
我正在走到哥哥所在的地方
传出咚咚咚。。。我的脚步声,也不知道小虫子(哥哥)闻着我穿着好几天的帆布鞋味道睡得怎么样我走进了房间我的腰部先出现在哥哥面前,然后哥哥抬头看着我巨大的脸
我皱着眉头低着头看着哥哥说[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 ](如果哥哥直接承认自己的错误我就直接放哥哥了吖,哥哥怎么就不明白呢)
哥哥对我说:错误?为了你一直尽心尽力,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后果?究竟是什么错误?“我真的不知道。。'
听到这种话我的火气直接又上来了(居然敢说自己不知道有什么错误,气死我了,看起来还是要惩罚呢)
我提起笼子拿进卧室,我把哥哥倒出来倒在地上。
我粉色的脚从鞋里抽出,悬在的头顶[不懂得服从和不关心我的虫子,就应该接受惩罚,懂吗? ]
我用脚趾头扣着哥哥的身体,不断用力的下压,把哥哥的身体压的不断作响,脚底向前用力着,把哥哥的身体碾动着,在我的脚底板下滚来滚去。(哼哼,这样的惩罚应该很好吧,被亲爱的妹妹这样,可是你好几辈子的福气噢)
哥哥在重压和不断的动中越发头晕脑胀的被蹂躏着,我现在感觉脚底的哥哥就像一个烟头,越发的被我踩的扁平我感觉这样踩得没有之前踩的爽然后失望的说:[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然后我把哥哥从3厘米的大小慢慢变的更大,大到周围的家具久违的看起来不那么高耸的时候,哥哥才停止了放大
哥哥一看到自己变回来就想随便动,这又引起我的不满,算了还是试一试是不是很合脚
(哥哥侧倒在地.上的迫不及待的把身子转正,想要迎接这终于来到的自由!)
然后哥哥就看到一片肉红色,带着我脚底的纹路
我开心的说:[呵呵,这样,很合脚了呢~]
我踏下来的脚底,重重的碾压着哥哥的脸
小虫子你不会以为我把你变回来是原谅你了吧,搞笑,在你没有认错之前,你永远都是我的脚下用品,呵呵
哥哥感到原来刚才是错觉,我不过是为了”合脚”才被变得大了些而已!把我的脸变得和她的脚一样宽!
哥哥你也好好想一想我之前说的话:(哥哥身为脚部用.......
我用脚后跟蹭在哥哥后面的锁骨,哥哥的脸被一只脚整个遮盖,还有在哥哥头顶的脚趾头,脚的味道,我的一股脚汗味又涌进哥哥的鼻子里。(是不是感觉很爽呢)我还是带着嘲笑的语气对哥哥说:[虽然你不理我,我很生气,不过呢,我发现,还是哥哥的脸最适合给我当鞋垫呢!长着哥哥的脸的虫子!哈哈! ]
调皮的笑着用两只脚丫子比着我的脸,最后又把笑容收回去说着
[这个大小应该不会被一条小腿压碎了吧?那么,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 ](因为人家之前做了几次实验,缩小了几个人来试试,都用力,脚下小人会被踩扁)
我缓慢抬起的脚,自由落体一-般的砸在的哥哥的脸上!
心想:哥哥应该会觉得痛吧,但是不会让哥哥死的,哥哥下意识的想捂住脸,却被绑住没办法动弹
我又一次抬起的脚底,脚趾头搓动着,可爱的笑声隐隐约约的传进哥哥的耳朵。哥哥一向以为天籁的笑声,站在让哥哥的头脑就像放电一样的紧张。
感觉到哥哥身体在发抖
哥哥大脚了一声啊! !
(因为人家要特别快的踩了噢,反正是不会让哥哥死去的)
我快的看不清的向下跺下来的脚狠狠踩着哥哥的脸,剧烈的疼痛让哥哥的身体蠕动着,被我踩在脚下的脸让哥哥只能呜呜的发着声音
看见哥哥动了一下,我生气的大叫一声:[不许动!]
我的另一只巨脚踩在哥哥的胸口,让哥哥只能艰难呼吸我踩在哥哥脸上的脚又一次抬起,砰!(但是人家开始轻轻地,哥哥是不会有事得吧)
哥哥视角:啊啊啊啊啊!头就像要被踩碎一样的冲击着,身体却被捆着,被踩住。
然后我就冷漠的问:[愿意认错了吗? ]
剧烈的疼痛根本不允许哥哥思考,哥哥只想这一切赶快结束!
(但是我看了哥哥不马上说,我的脚就又踩下去了)
我....
哥哥刚刚说了一个字,我的脚底又踩了下来砰!砰!
我剧烈的不停的跺踩着哥哥的脸,恐怖的痛觉充斥着哥哥的神经,我不停的踩踏着哥哥的脸,直到剧烈的痛苦让哥哥分不清踩了具体多少下
继续说着:[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不然的话,我就干脆把你踩死好了。]
说着就已经站起来把脚停在哥哥的头顶的我,令哥哥感到我简直是无法违抗的存在
哥哥说“求求你。。”“我错了”
为了活下来而被迫认错,哥哥被迫认错我又特别生气的说[哼!再不认错,就把你踩成---摊naojiang了! ]
哥哥因为这种为了从无情的践踏下生存的屈服,这种无可反抗的力量对比,好痛苦哥哥感觉这还是那个我疼爱的孩子吗?我感到的不再是可爱,而是恐怖。
听到哥哥认错我心情好了一点
说:[懂得认错就好,要学会做一只乖虫子哦~]
我从口袋里掏出剪刀,麻利的剪断了绳子。
哥哥对我说“啊。。谢谢!”
面无表情的对哥哥说:[记住,这是你听话的奖励,如果有一点点不服从的样子,我随时收回你行走的资格,听懂了吗?]
哥哥说“听懂了。”
感觉哥哥回答好敷衍,说着[哎, 还是不懂的样子呢, 慢慢来吧,....白ci! ]
我的眼睛罕见的乱转了两下的,(因为开心吖,哥哥总算认错惹,但是感觉有点敷衍)我站起来走开了,我把哥哥留下了在我的房间里
哥哥视角:仰望着白色的天花板,脑海里又浮现出可怕的脚底的样子,闭上眼睛,还是挥之不去,脸上的脚味也在时刻提醒着我的处境第二天
哥哥视角:早上,没有人,妹妹和小人都不在,获得行走自由的我正在客厅行走着,巨大的客厅成了全新陌生的世界。
6天没有吃饭的我,在客厅寻找些有没有食物没有任何收获只有去找妹妹了。
哥哥想到我,恐惧感几乎下意识的爆发着,不住的发抖。
但是还是要去
(这个时候,我正在准备整理房间)
听到敲门后我就知道哥哥来了,等到开门后我就看到了哥哥说[进来]
我坐在床边,翘起二郎腿,把一只脚底对着哥哥说吧[找我什么事? ]哥哥说:[我想求你给我吃的。。]
冷漠的说:[跪下,让我考虑考虑]
哥哥为了食物,只有跪着仰视我的脚底板
生气地说着[昨天还是没有吸取教训呢。。你已经无可救药了,连虫子都不配做了呢]
哥哥一听,吓了一跳,赶忙对我说“求您息怒!求您息怒!‘
我听到这局话的时候,想着哥哥说好的知道错了呢,然后说[还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哥哥说“求求您,教导我吧”
好啊,那我就说出来吧:[对妹妹变得越来越冷漠,还在外面和女生交朋友]哥哥视角哥哥听到我的话以后感觉到了和被践踏相比,这是另一种屈辱感qiangbao了我的嘴的,只是妹妹最小的脚趾头再这样下去,我迟早会被这双脚的主人玩死
头发沉发晕的不再支撑,我跪在妹妹的脚下把头贴在了地上说着“求求您,放我一-条生路”
看着哥哥这样跪着毫不在意得说:[不行哦~你是我的私有物品,而且是脚底下的用品哦~你必须为我的脚奉献到死才是你唯-的价值]我的脚在哥哥面前一 晃一晃的,我的声音就像广播一样从高空传来到哥哥耳朵里面
然后听到哥哥又哭出来,语无伦次的对我说着乞求活命的话:“求求您,我只想活下去。。求求您。。呜。。”我笑着说:[求我没有用,求我的脚吧]
我又用脚压住了哥哥上半身
哥哥抬起头,却看到我的脚底又压住了他的.上半身
继续卑微地说着“求求。。您的脚。。我只想在您的脚下。。活下去”
听到哥哥这个话,心情平和地说:[不想被我踩死?也不是不行,你愿意一辈子活在你的主人的臭脚丫子底下嘛)
哥哥说,那只是普通的同学啊哥哥继续卑微小声得说:愿意.. .. ."
我听着,冷漠的说:[愿意什么?如果你错了一个字,就直接踩死你好了]
哥哥说“我愿意。。一辈子。。活在。。我的主人的。。臭脚丫子。。底下。。”
听到这局话我满意了:[恩,把这句话说一-百倍吧,每说一-次都要对着你的主人磕头才算数]
然后哥哥就开始了:“我愿意一辈子活在我的主人的臭脚丫子底...
咚!(磕头)
“我愿意一辈子活在我的主人的臭脚丫子底下...
咚!(磕头)
我开心得笑了起来
哥哥抬起头看着我抬起头看到我得意的笑脸,磕头下去的时候看到我两只巨大的脚就在哥哥的面前脑子里一片空白,哥哥现在心里只有这样的话重复着,
“我愿意一-辈子活在我的主人的臭脚丫子想着看哥哥一直这样一百遍也太无聊了,然后我就拿起一本书放在双腿上看书,开始无视着哥哥的膜拜
哥哥依然在继续地说“我愿意一辈子活在我的主人的臭脚丫子底...
咚!
哥哥视角:疲惫不堪的磕头,不敢停下,也不敢对这句话有所停顿的不停说着直到我磕头下去后,(想着哥哥这样应该可以了,毕竟还是亲哥哥,今天的惩罚就这样了吧)我把脚踩在了哥哥的后背上说着:[够了,从房间里出去]
听到这句话的哥哥默默转身,在地上爬行着,朝着房间的门缝爬去
我站了起来,帮哥哥把门打开,哥哥继续的爬行着
(看着哥哥爬得有点慢,有点不耐烦了,就踢了一脚,把哥哥踢出去了,然后就把门关了起来)
哥哥视角:啊啊啊啊!屁股被重重的击中,我被踢飞着滚动着出了房间砰!身后一声巨响,忍着痛回头,房间却已经完全的关闭了我不知道改做什么为了活命,为了活命,我失去了一切哥哥视角:为了活命,仅仅是为了活命,我甚至失去了一切刚刚不断说着那样重复的话,说的我甚至忘了她是妹妹,真的把她当成了主人巨大的简直恐怖,而且这么多天我看到的都是巨大到可怕的脚,明明只是连我一只手都能攥住的脚,现在却比一-间卧室还要巨大,甚至比一董房子巨大!从此,我就真的要像我祈求的那样,一-辈子被人踩在脚底下了吗?而且是被自己的妹妹。
“我愿意一辈子活在我的主人的臭脚丫子底下”
臭脚丫子。。底下。。
被踩踏,被气味熏着,被凌辱,被玩弄,这就是我的一生?而且还是我自己的选择。
我自己自愿的要被妹妹踩在脚下了吗?为什么。。我为什么要这样说。。我迷茫了
甚至于爬行着走路的我,才开始站起来走浴着阳光
(现在来找哥哥吧,哼哼)我去哥哥哪里把门开了哥哥视角:开门的声音响起,让我一-阵冷颤
随着脚步声震动的地面。我把门打开了一步步朝哥哥的笼子走来,哥哥刚刚享受几分钟晒太阳的幸福,我用巨大的双腿让阴影把哥哥笼罩
我站在哥哥的眼前,我穿着粉红色凉拖的脚,在哥哥眼里巨大但,无比精致,(看见哥哥在看着我的脚,有点生气了)我突然猛的抬起又跺在地上!生气得说着:[抬头!这么喜欢看我的脚吗?]我发出让哥哥感到震耳欲聋的声音,我强烈加重了语气的“脚”字
哥哥抬头望着我巨大的脸
对着哥哥说:[我要用你了,自己爬出来爬到我鞋.上]哥哥不敢不做,而且也没有话说,马上就看到哥哥开始行动了(心理还是有点安慰的)哥哥抓紧我的拖鞋,像宇航员加速一样上天落地,(我装备了一个脸盆,但是现在是我的脚盆了,因为是哥哥的)最后一个脸盆就是哥哥最后的目的地
我不管哥哥,自己开始洗脚,我一眼都不看哥哥,我想认真洗一下所以自己泡个不停。
哥哥视角:这个时候我只能默默躺在这粉红色的拖鞋里,只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给妹妹添麻烦我的脚洗完了,把哥哥身体放大到大概40厘米,我用手粗暴的抓着哥哥头提了起来,我得把哥哥笔直撞在我的脚底板上
哥哥的整张脸都被我埋进脚底,我把哥哥死死的按在脚心里,然后我用手把哥哥的整张脸往脚往上搓着,我强大的力量搓着哥哥的脸,拉扯的哥哥的脸皮就像要掉下来一样,我用哥哥从脚心被搓到了脚后跟,然后我把哥哥拉到五米远的距离,然后猛的把哥哥撞在我的后脚掌上!我把往上搓,(哥哥视角:又痛又麻的还在不停的被脚底搓来搓去!五颗晶莹剔透带着水珠的脚趾头死死扣住我的脸,又无情的顶!撞!挤!)
我用手拿开了我的脚边,我换了一只脚,在哥哥的眼前挥动着,我扭动着脚趾头,又把哥哥的脸挤在脚心里拧!我无情的搓着哥哥,(因为之前有小人实验过了,这样弄哥哥是不会死的)所以不管哥哥被我折磨的痛苦!是他自找的,然后面无表情得说[恩,你的脸以后就是我的搓脚石了,也算给你找了点价值。](哥哥视角:自己身为哥哥的尊严毫无残留,曾经抚摸妹妹头顶的过去仿佛就像是幻觉,自己面对的只有妹妹一双脚,除了左脚就是右脚!搓脚石!被脚底搓烂了就被扔掉的搓脚石!被小孩用脚搓死为止的搓脚石!)我把哥哥用过后没了用处一样,我就把哥哥扔在地上,我巨大的脚跟着过来,把脚底板对着哥哥的头顶,一点点的往下压!
哥哥chiluo的身体被我热气腾腾的脚接近着,这脚带着小女孩的可爱,精致无暇的肌肤,粉嫩的肤色泛着娇柔的红晕,在洗脚后散发着小女孩可爱的微香...
我的脚底压下来,悬在头顶蹭着哥哥的鼻子,可爱的小女孩青春活力的脚的味道灌进哥哥的鼻子里
哥哥视角:下面开始萌动着。。但。。千万不能。
(我看着哥哥下面感觉要有反应了)说着[哥~哥~]娇声娇气嗲的甜透了的小女孩的声音,让哥哥的下面再也忍不住的挺了起来!
哥哥把双手害羞的挡着下面,看着哥哥
[你在挡什么呢? ]我发出可爱的拧出糖水的声音
生气的说:[把你的爪子拿开! ]震耳欲聋不可违背的声音
我脚踩下来压着哥哥的上半身,但哥哥下面却仍然站起来了。。
[知道为什么会ying成这样吗? ]巨大的脚往后顶着哥哥的下面,哥哥现在眼前只有我脚底的纹路,但是哥哥下面还在ying着
嘲笑地说:[被妹妹踩在脚底下才会兴奋,这就是你为什么这么贱!喜欢被妹妹踩在脚底下,被妹妹的臭脚丫子熏着才会高兴,我说的有错吗?
哥哥说“没错。。'
还是那种语气地说:[你,天生就是贱,活该被踩在脚底下,你不是哥哥,因为你不配!你只是一只臭虫子,只配被我踩在脚底下,喝我的洗脚水会高兴,被踩着会兴奋,唯一的价值就是给我做搓脚石。]
哥哥回答"您说的对。
听到哥哥这样说,我更有兴趣了,说着[从我小时候开始,你就在我面前卑躬屈膝的,比一条狗还听话,你以为我看不出你有多贱? ]
哥哥无话可说“我。”
嘲讽着哥哥[你以为你能和女生交朋友?你以为你能搞到女朋友吗?你不过是我脚底下的一条汪!用你那可笑的面子自己欺骗着自己,还要找尽借口把脸往我脚上贴,现在你真以为能抬头做人了?你再怎么抬头也别想走出我的脚底!你这个贱革鞋垫永远都别想从我的脚底下站起来!知道嘛我说着这样的话,抬起遮蔽着哥哥头顶的脚底,把哥哥放回到正常大小,然后我双脚站在哥哥的脸上,(想着给哥哥一次翻身的机会吧)哥哥双耳传来我的话
[你的尊严呢?你的面子呢?你的面子就在我的脚底下给我垫脚呢!你也算是哥哥吗?给你一个做人的机会,把我从脸上弄下来,你敢吗? ]
(我感受到哥哥双手的颤抖,如果哥哥不敢那就是真的想被我永远cai在脚吗)
哥哥的双手颤抖着握住我纤细的脚踝,感觉不敢使.上一-丝力量
看着哥哥手还是松了开,顺着脚踝向下移动,摸着我踩在他的脸上的脚的娇嫩温暖的脚背
既然看到这样的结果,那就没有办法了,说:[是你自己选择的,你自己愿意做我的鞋垫,你自愿做我的搓脚石,你只想永远被我踩在脚下!永不翻身! ]
哥哥听到以后他的手脱力的从我的脚上散落在地,身体也跟着脱力,下面也开始倒下。
哥哥视角:我就是jian,永远被妹妹踩在脚下。。这样的话在脑海里回响着。
脚步声.. .. 身体被缩小的摩擦感。。哥哥视角: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笼子里,裹着女孩脚臭味的袜子勉强御寒,在鞋架下面的寒风里颤抖着度过了这个饥饿寒冷的夜晚,已经七天没有吃饭了
第二天
哥哥视角:醒来后就是艳阳高照,屋子里面满是阳光,但我醒来后在妹妹脚的气味的笼罩下还闻到了另一种气味!食物!连滚带爬的顺着食物气味的源头跑出去,口水满嘴都是了!好香的味道!
(肚子好饿吖,今天买了一只烧鸡,好香的味道,让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吃了呢)
大厅里,我正在吃着烧鸡,美味的香味充斥着房间,娇小玲珑的我吃着鸡肉,两只可爱的小脚丫抽出鞋子兴奋的晃动着(好香啊,太好吃了吧)
哥哥视角:但是,巨大的妹妹,恐怖,残忍,无情的脚就在我的眼前,永远走不出的脚底。。
可望不可及的食物,我能做的只有祈求,为了食物而舍弃尊严
说着“求主人赠送我食物”(我没有理哥哥,因为真的实在是太香了)哥哥视角:在仅仅一只脚就像一辆大货车一样巨大的妹妹面前跪着称她为主人
我现在只是自顾自的吃着,完全无视着哥哥(但是我听到了哥哥磕头和叫声)“主人,求您了!主人!求求您!”不住的磕头使我转身对着哥哥说:[这么想吃人吃的食物?你有这个资格吗?]
我不屑的看了看哥哥,又转回身继续吃饭
哥哥卑微地对我说“我是您脚下的虫子!我不配!主人求您了!我只想填一下肚子。。”
哥哥视角:这样尊严丧尽的话,从自己口中说出来毕竟是七天没有吃东西,我又喜欢被妹妹踩在脚下,但眼泪让我无法无视自己的屈辱感,这样的跪下祈求着,却什么都得不到
(看着哥哥这样求我,感觉哥哥是有所改变,就心情平和地对哥哥说:[这么需要我来可怜你吗?]
哥哥大声且卑微地说'需要。。我求求您!可怜可怜我吧!求求我美丽的主人大发慈悲!”
(然后我就知道羞辱哥哥的办法了)对哥哥说:[这么想吃东西?从我的脚底下爬过去,我也许会考虑一下。。]
哥哥大叫“我愿意!我愿意!’哥哥哭泣着爬向我巨大的脚,然后我把脚从拖鞋里抽出,踩在哥哥的眼前
冷漠地说:[我要你一步一磕 头的从我的脚心里爬过去,这样的话,说不定我会可怜一下你呢]
(哥哥,感受到新的羞辱吧嘻嘻)
哥哥默默的爬过来,我的脚悬到空中对哥哥说:[不懂得谢恩的虫子,连踩死都是脏了我的脚]
哥哥视角:“求主人恕罪!谢谢主人!求主人原谅我!谢谢主人!我再也不敢了!”“谢谢主人让我爬过您的脚底!求求主人可怜我!让我有机会从您的脚底下爬过去!”幼嫩的脚再一-次踩在我的面前,我对着巨大的脚磕头“谢谢主人!”左边是巨大的脚后跟,右边是每颗都和我一样大,却远比我强大的脚趾,我向前一-步一磕头的爬向自己的亲生妹妹,但又是我的主人的脚的脚弓,脚心的红晕越是靠近,就越是强烈的屈辱感,每一步都要在妹妹的脚下磕头,每一步都爬行的毫无尊严把头塞进脚底,用身体撑起都不能行动一步哥哥对我说“求主人开恩!求主人开恩!
(听到这些话我有点满意了,就减少了力量)哥哥视角脚微微放开力量,勉强在她脚下爬行,磕头,爬行,磕....即使钻胯的羞辱都没有在脚心里爬行磕头来的屈辱,这样想到的自己泪如雨下,却被身.上的脚底踩在脚下,踩在脚下。脚底下的气味充斥我的心胸,践踏的不止是我的身体,更踩在了我的灵魂上!
(对对,就是这样,哥哥只能由我来保护,其实女生是不可能的)我看着从脚底下朝圣一样的哥哥爬出头,磕头再爬出身体,然后我就满意地对哥哥说[面朝我跪好,准备接受我给你的施舍吧
哥哥转身看着巨大的我从椅子上下来,我满面笑容的看着哥哥
(虽然是这样,但是我还是觉得不行,哼哼,我要咬下来给哥哥吃)
哥哥视角说"谢谢主人!”想必自己就像满脸泪水的叫花子,蓬松着头发跪求着生存,但无论如何,舍弃了尊严,终于得到了回报。
哥哥满怀期待的望着我!我拿起一只鸡翅尖,放在手里。哥哥看到了心想:这样的美味我就算几天都享用不完!
(哥哥不会以为把整个都给哥哥吧,想太多了)
但是听到哥哥说“谢谢主人”听到哥哥这样的话,我就更放心了
[嗯。。]我把翅尖最顶部部位的一小块塞进嘴里,咬了下来,放在嘴里咀嚼着,然后把脸贴近跪在地_上的哥哥
呸!呸呸!
(哥哥只配吃我剩下的,哼哼)
哥哥视角:被吃光了肉,只剩下骨头的一块碎骨,被唾液包裹着吐在了我的正前方,长长的口水连成一条线。从妹妹的口中脱落
从没有想过,自己如此的行动,换来的只是一块剩嘴,一块被女孩子吃过当做垃圾吐在我的面前的碎骨这就是我苦苦哀求得到的施舍脚的阴影,又一次凌驾在我的头顶,“哥哥,你觉得我给***肉,怎么样啊,是不是很喜欢,快点来感谢我”
哥哥说“谢谢主人的恩赐。。唔。。哇。。”
哥哥视角:在妹妹面前,妹妹的脚下,泪水决堤一-样的冲出眼眶,仿佛压制了几天的屈辱都在锤击着我的心灵!爬行着看着这满是口水的碎骨,毫无希望的寻找着哪怕一点点残渣一点点。。真的哪怕只有一点点! !被口水浸泡透了的一块,拳头大的肉沫,被黏糊的口水包裹着,我忍着再哭出来的痛苦,把嘴靠近,喝着这粘糊糊的口水充斥着我的口腔哥哥视角:只为最后只有唾液味道的一块被嚼的碎掉的肉渣。连用手碰触的胆量都没有,跪在这块碎骨面前,挪动着膝盖,小心翼翼的舔食着来之不易的食物。
(看着哥哥,这样低jian,感觉太好笑了,现在的哥哥只配吃我的剩下的东西,以及口水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哥哥视角头顶上传来一阵天籁,是天使般美好的笑声,纯美可爱,天真无邪的笑声这样,妹妹才会高兴我心爱的妹妹会高兴可爱的妹妹的唾液,多么的神圣,如此卑贱的我,能有机会喝到这样的剩嘴,多么幸福!大口的吞咽着主人恩赐我的肉渣,大口吞咽着妹妹神圣的唾液!好幸福!喝到胃里满涨着主人恩赐给我的食物,以及主人神圣的唾液!好幸福!好幸福啊心甘情愿的跪倒在妹妹的脚边,不住的磕头“谢谢主人的恩赐!谢谢主人的恩赐!我愿意把我的一-切都奉献给您!我愿意为您献出我的一生!我愿意永远做您最坚贞不渝的奴隶!
听到这样的话以后更开心的笑了,哥哥现在应该离不开我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哥哥视角:头顶上美丽宏伟的主人放生大笑着,仰视着她的笑容,我相信这是我一生见过最美的一刻!巨大的脚底又一次笼罩我的头顶,在主人的脚下,我就像一粒粉笔一样滚来滚去,主人的脚下,就是我永远的归宿![我是你的妹妹,你要做一个把一切都献给我的哥哥,我是你的主人,你要做一一个绝对服从我的奴隶,永远,永远]在妹妹的脚下侧身被碾压着,身上是宽大的脚底,身下是宽大的地面,妹妹的声音传进我的脑海,我大声说出自己的心声是!我永远都把一切都献给您!永远做您最忠诚的奴隶!我愿意!我愿意!妹妹万岁!主人万岁!”脚从我的身上抬开,我爬行着到妹妹脚边,趴在妹妹稚气可爱的脚趾上,仰望我伟大的主人
“主人,我再也不会对您有一-丝懈怠了!您是我生命的全部!您是我活着唯- -的价值!我是您随意使用随意对待的物品!
我看见哥哥突然爬到我的脚上,我用脚踢开哥哥的身体好远,哥哥滚落到好远的地面
有点生气地对哥哥说:“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碰我身上的任何部位”哥哥来我房间一下,哥哥起身站起走入房间,我从房间里拿出一双袜子扔在我的面前
带羞辱是语气对哥哥说[这是我穿了一天的臭袜子,哥哥,你要随时都把它们贴在鼻子.上,从此以后不许再呼吸一丝新鲜的空气,要一辈子靠我脚下的味道生存,好吗? ]
哥哥说“好!当然好!一辈子在您袜子的陪伴下生活是我永远的幸福!”
(看着哥哥这种兴奋感,想着,哥哥现在怎么这么jian啊)对哥哥说[呵呵,已经特意为你缩小到合适的尺寸了呢,快贴在鼻子上吧]
哥哥视角:激动的跪着呼吸着这样的味道,曾经以为是羞辱的臭味,现在却毫无厌恶的感觉,我就像一条水中的鱼,大口的呼吸着新的空气!谢谢主人!新的生活,开始了。
今天是哥哥新生活的第一天,今天我要出门和朋友去玩,我让哥哥在家为我忙碌一天的工作,为我整理房间,为我做饭,为我洗衣服,为我做任何杂事,而且现在哥哥整天都戴着我恩赐他的袜子。
我临走前的吩咐,哥哥要在在门口跪地磕头等着我回来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