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查看: 213|回复: 0

巴啦啦小魔仙(小魔仙被羞辱调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4-2 09:12:53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嗯?是吗?”严莉莉又是一脚,狠狠踩在了美琪的肩膀上,鞋尖翘起,以靴跟为轴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用力的碾着。“啊……别过来……”为了不让妹妹感觉到自己的痛苦,美琪强忍着低声呻吟着。“啊……别过来……”为了不让妹妹感觉到自己的痛苦,美琪强忍着低声呻吟着。“你们现在不是什么小魔仙,只不过是我脚下的两条贱狗,我想怎么玩你们,你们都得受着,知道了吗?”严莉莉的恶狠狠的看着她们,冷酷的说着,“贱货!居然敢反抗我!欠教训的小魔仙,呵呵……”“砰砰”严莉莉的脚又一次雨点般踹在了美琪的身上,她不由自的扭动翘臀想要躲避,嘴里再也忍不住哭喊着求饶:“不要打……求你……饶了我吧!”自从被迫给严莉莉舔靴底之后,她的心里似乎已经完全放弃了之前的坚持,变的和普通女孩一样脆弱了。“要叫我黑魔仙大人!你这婊子小魔仙!”严莉莉残忍的不肯停脚,“好好的恳求我!”“黑魔仙大人,求,求你饶了我们!我……再也不敢了!”美琪终于抛开一切,哭喊着乞求罪犯的宽恕。“你呢?”严莉莉抓住爬到了跟前的美雪粉红色的长发,用力把她的身体整个提起来,仔细欣赏对方美丽到极点的脸上那完全放弃尊严的可怜表情“贱狗!知道怎么做了吗?”“是,是的……”美雪嘴唇颤栗着回答,听到姐姐美琪的惨叫,她也不敢轻易的反抗,否则换来的可能是她们更大的痛苦。“在我面前要自称贱婢,你们这两个小魔仙婊子!”女恶魔戏谑的说着,把另一只脚也踩在了美雪的脸上。“我……是贱婢……”“我,我是……贱婢!黑魔仙大人!”“我,我是……贱婢!黑魔仙大人!”两个小魔仙在严莉莉的折磨和威胁下,还是说出了对方想听的单词,一股无边的屈辱夹杂着松口气的解脱感席卷身体,她们两个全身竟也不可思议的一起放松下来。严莉莉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们那饱含屈辱与无奈的眼神,她在心理上得到了更大的满足。“贱婊子,你们不愧是小魔仙,连绝望的样子都是美啊!到这时候才知道自己的贱性吗?哼哼……”“不,不是的……”两姐妹虚脱的哭着呢喃,两个蓝色和粉红色娇小的身影各自哆嗦着。严莉莉放开美雪的头发,让她跌回地上。“别狡辩!在我面前犯贱、服侍好我,这是你们隐藏的本性!你们最基本应该做的,知道了吗?”“不是的……”她们忍不住否认。“还敢反抗你的黑魔仙大人?”严莉莉残忍的抬起脚上的皮靴,踩在美雪的阴部,紫色的高跟短靴在上面用力碾压。“啊……”美雪发出大声的惨叫,再次屈服于对方的淫威“呜呜……求你饶了我!”“不要脸的小魔仙,不好好教训是不行的!”黑魔仙悻悻的收回脚,意外的发现翘起的靴尖有一小片湿痕。严莉莉把靴子伸到美雪眼前,“小贱婢,这是什么?”严莉莉不怀好意的问。“不……不知道!”美雪紧张的要死,她不知道自己是被吓得尿了还是怎么着,红着脸转开头不敢看严莉莉的脸。“你可真是个天生的骚啊!这样都会变湿了。你说小魔仙都会像你们这样有小浪穴儿吗?”严莉莉故意大声感叹。“你可真是个天生的骚啊!这样都会变湿了。你说小魔仙都会像你们这样有小浪穴儿吗?”严莉莉故意大声感叹。“不!没有……”美雪嘴上无力的否认着。然而更奇怪的是,她那敏感的身体,居然因这个黑魔仙嘴里无情的羞辱产生了难抑的颤栗。麻痒感从头皮传导过脊柱直达下体,激起一路的鸡皮疙瘩。阴唇也变的更加湿润了。“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真的是个下贱的女孩?我竟然喜欢被这么的羞辱和虐待?”美雪为自己耻辱的反应而感到苦恼,忍不住这样假设着。经过刚才的折磨,她竟然悲哀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对那些彻底违背自己意志和尊严的行为,反而会产生莫名其妙的强烈性感。她下意识摇摇头,美雪甩开这些不堪的想法。不是的,自己虽然这样了,但仍然是代表美好和正义的小魔仙,现在对邪恶的黑魔仙的暂时屈服,只是为了保存自己采取的策略,妥协是为了快点脱出魔掌,等待小蓝姐姐的到来,好最后战胜她们,维护心中的美好。她反复给自已打气。美琪和美雪心灵相通,她们也相互鼓励着,这样一来更加好受了一些。严莉莉没有打扰思考中的小魔仙,她知道这种情况下对方越是思考,就会越理智的选择屈服。“现在,小魔仙美雪,你的姐姐给我舔了靴子,你愿意舔我的脚趾了吗?”
“莉莉,你别过分了,竟然用黑魔法对付我们的老师!”校园的角落美琪和美雪把严莉莉堵住,大声的说道。“哼!那又怎么样,就凭你们两个人也想阻止我吗?”严莉莉不屑的看着她们,目光里露出了与她的年龄不相衬的杀气,只见她拿出黑魔盒念动魔法:“古娜拉黑暗之神——乌呼拉呼:黑魔变身!”魔法被催动之后,严莉莉全身泛起了黑色的光芒,被一团紫气萦绕,一身学生的校服瞬间变成了黑紫相间的紧身短裙,白皙的双腿被一双黑色渔网袜包裹了起来,脚上穿上了一双紫色的高跟短靴,鞋尖高高的翘起像犀牛角一样。她的嘴唇和头发也在变装之后变成了紫色,戴着一个双耳的发卡看上去既性感又可爱。一把紫色的黑魔提琴迅速被她架在了脖子旁边,准备发动进攻。说时迟,那时快。那边的美琪、美雪相互对视了一眼,默契地同时拿出了自己的魔法棒念动咒语:“巴啦啦能量——沙罗沙罗:小魔仙全身变!”美琪的全身泛起了蓝色的光芒,蓝色的气体萦绕着,一身校服瞬间变成了蓝色的紧身短裙,白皙的美腿被一双白色的丝袜包裹了起来,脚上穿了一双蓝色的坡跟短靴。她的头发也在变装之后变成了蓝色。美琪的全身泛起了蓝色的光芒,蓝色的气体萦绕着,一身校服瞬间变成了蓝色的紧身短裙,白皙的美腿被一双白色的丝袜包裹了起来,脚上穿了一双蓝色的坡跟短靴。她的头发也在变装之后变成了蓝色。而美琪旁边的美雪也在同时换上了一身粉红色的装束,头发在变装之后变成了粉红色,她们把各自的魔法棒守在了自己的胸前,坚定的目光迎接着黑魔仙严莉莉的进攻。“古娜拉黑暗之神——呼卡拉:黑功!!”严莉莉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拉动黑魔提琴,紫色性感的嘴唇念动咒语,黑色的气流向着美琪和美雪攻击而来。“巴拉拉能量——迪卡斯:破!”美琪、美雪跟着念动咒语。她们感到了对方的黑魔法带来的凌厉的杀气与汹涌的攻击力,避其锋芒的发动攻击的同时向旁边躲闪开来。两道魔法相撞在一起,发出“轰隆”的巨响。严莉莉一个飞快的转身,又是一个魔法攻了上去:“古娜拉黑暗之神——汉索拉:狂风!”美琪和美雪两个人刚刚站定,她们的身体就被一阵黑色的狂风像周围的沙石一个袭卷了起来,相互碰撞在一起。“啊,啊……”她们在空中大叫着,风沙让她们睁不开眼睛,“巴啦啦能量——沙鲁鲁:定!”美琪反应很快,念动魔法想把她们的身体定住。而美雪也看好了严莉莉所在的方向一道魔法对她施了上去:“巴啦啦能量——仙多拉:魔仙箭!”无数的带着粉红色光芒的箭向着严莉莉飞去。“古娜拉黑暗之神——他多娜:黑风阵!”严莉莉看着万箭射出,黑色魔法没停,咒语念出后,一道黑色的气罩把美雪罩了起来,那些光箭碰撞在气罩上,化成了一道道粉红色的光点,在黑暗里迅速隐落。“古娜拉黑暗之神——他多娜:黑风阵!”严莉莉看着万箭射出,黑色魔法没停,咒语念出后,一道黑色的气罩把美雪罩了起来,那些光箭碰撞在气罩上,化成了一道道粉红色的光点,在黑暗里迅速隐落。“美雪,美雪……”气罩外,美琪看到妹妹陷入了黑风阵,急得大叫,她稳稳的站在了地上,刚要对着严莉莉再度发起攻击,就听严莉莉又一道黑色魔法施了出来:“古娜拉黑暗之神——嗦哆哆:锁链!”一根紫色的锁链像一条蛇一样向着美琪攻了过来,迅速缠绕在她的脖子上。“啊,啊……”美琪痛苦的挣扎着,想要再施展魔法,却说不出话来。“呵呵!怎么样,我的黑魔法在大幅提升之后,你们是不是再也不是我的对手了?”看着她们姐妹两个人都被自己控制了起来,严莉莉大笑着说道。“姐姐,姐姐,你没事儿吧?”美雪在黑风阵里能清楚的看到外面的美琪,她似乎比自己更危险。“呵呵……你们还真是姐妹情深啊!”严莉莉把黑魔提琴收了起来,一伸手抓住了锁链,把美琪一点一点的向自己脚下拖了过来。美琪眼看着自己被拖着,双手死死的抓着锁链,防止自己被活活勒死,但是身体却使不出力气,还是被向前拖动着。“舒服吗?嗯?”严莉莉把锁链慢慢的收着,开始向她走来,紫色的高跟靴高高的抬起,对着美琪娇小的身体就跺了上去。“啊!啊!”美琪痛哼着,不断的在地上翻滚着,她那嘴角慢慢的渗出了鲜血。“别打了!别打她!”美雪看着姐姐被严莉莉折磨着,不停的在黑风阵里攻击着。黑风阵的气罩不仅没有被攻破,反而越来越小,气罩上流窜着如电流一般的黑色能量,好像把美雪的攻击都吸收了,让她看上去也越来越虚弱。“别打了!别打她!”美雪看着姐姐被严莉莉折磨着,不停的在黑风阵里攻击着。黑风阵的气罩不仅没有被攻破,反而越来越小,气罩上流窜着如电流一般的黑色能量,好像把美雪的攻击都吸收了,让她看上去也越来越虚弱。“美雪……”美琪看着美雪的样子,知道这黑风阵更加的厉害,这样下去有可能直接被困死在里面。“怎么样?看着自己的妹妹死在面前感觉一定很好吧?”严莉莉的脚一下子踩住了美琪的脸,邪恶的笑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酷的问道
以下为隐藏内容
娇嫩的脸颊被严莉莉短靴靴底的纹路隔着生疼,这种被羞辱的感觉让她愤怒却又感觉无助。“你到底想怎么样才肯放开我们?”美琪没想到严莉莉的黑魔法竟然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她只能先妥协下来,争取魔仙小蓝赶来或许能救出她们。严莉莉轻蔑的笑着说道:“想怎么样?比如我的靴底脏了你可以给我舔一舔!”“姐,不要!我们一定有办法的!”黑风阵的美雪还没有放弃,可是她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每一次的魔法攻击所泛起的粉色光芒越来越微弱。“好!你先把美雪放出来,我什么都答应你!”美琪艰难的说着,她也越来越喘不上气来,要不是严莉莉要折磨、羞辱她们,那锁链早就把她的脖子给绞断了。“现在,你好像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给我好好的舔,就从鞋跟开始!呵呵……”严莉莉美丽的大眼睛一瞪,扭动脚腕把她的鞋跟踩进了美琪的嘴里。“呜呜,呜呜……”美琪的嘴里本来还含着鲜血,被鞋跟这一插血流得更多了。“现在,你好像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给我好好的舔,就从鞋跟开始!呵呵……”严莉莉美丽的大眼睛一瞪,扭动脚腕把她的鞋跟踩进了美琪的嘴里。“呜呜,呜呜……”美琪的嘴里本来还含着鲜血,被鞋跟这一插血流得更多了。“能不能舔干净啊?你的血都把我的短靴弄脏了,真是的。”严莉莉满脸嫌弃的羞辱着美琪。“能,能……我可以的……”美琪尽力的把嘴里的鲜血咽了下去,用口水开始在严莉莉的鞋跟上舔舐着,吮吸着,把上面的灰尘都咽到了自己的嘴里。“不——姐姐……”美雪看着美琪因为自己受辱,蜷缩在地上痛哭了起来,她的魔法已经越来越少,开始陷入了绝望。“看到了吗?你的姐姐可真贱,竟然这么喜欢吃我的鞋跟!哈哈……”她大笑着说着,把鞋跟抽了出来,然后又开始让她给自己舔靴底。“呜呜……嗯……”美琪伸长着舌头一点一点的把纹路里积聚的尘土、沙粒都舔了下来,痛苦的吃起了嘴巴里。严莉莉清楚的知道,她们两个小魔仙的内心还没有真正认输,只不过想暂时屈服来等待她们的救兵。不过人的自尊这东西,一旦开始放弃,就会一次比一次容易丢掉,她们的奴性则会越来越成长,再也无法挽回了。这就是人性的弱点,是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古娜拉黑暗之神——嗦哆哆:锁链!”严莉莉对着那边黑风阵的美雪又施展到了黑魔法锁链,锁链轻松的穿透了气罩,像长了眼睛一样缠在了蜷缩在地的美雪的脖子上。“啊,啊……你,你……”美雪浑身的力气感觉都消失了一样,那锁链越拽越紧,她也开始被牵着向严莉莉那边靠近。严莉莉看到美雪终于颤巍巍的睁开眼睛,怯生生的看着自己,眼神里再也看不见之前的坚定、愤怒和倔强。黑魔仙莉莉开始心满意足的开始命令美雪:“爬到我面前来,我美丽的小魔仙!记住!要用爬的哦!”严莉莉看到美雪终于颤巍巍的睁开眼睛,怯生生的看着自己,眼神里再也看不见之前的坚定、愤怒和倔强。黑魔仙莉莉开始心满意足的开始命令美雪:“爬到我面前来,我美丽的小魔仙!记住!要用爬的哦!”美雪低头不语,不想执行对方这个命令,她还想努力维护自己残存无几的骄傲,无法想象自己身为一个小魔仙,居然要在一个邪恶的黑魔仙面前用四肢爬行,象狗一样对对方摇尾乞怜。那实在是太过屈辱了。看见她还在顽抗,严莉莉瞪大眼睛,抬起脚用力的对着脚下的美琪的脸跺了上去,怒道“美雪!你要是还敢不听话,我就踩烂你可爱姐姐美丽的脸蛋!”“啊——”听到美琪的痛叫,美雪身体畏缩了一下,心灵上好像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没办法了!现在只好委屈自己暂时先听命于对方了!无法反抗的无奈感让眼泪从她的美眸里猛的涌了出来。哭泣的小魔仙美雪怀着恐惧挪动自己的身体,慢慢靠肩膀支起上身,让整个人改成跪姿,迟疑着向严莉莉所在的方向跪爬过去。严莉莉得意的看着曾经骄傲的美雪毫无自尊的跪在自己脚下,严莉莉感到自己大脑里产生了一种类似轻微性高潮的刺激与兴奋。一向虚荣的她,终于把两个不断和自己较劲的同学,还是小魔仙踩在了脚下。“漂亮的小魔仙美雪!为了表示你的屈服,用你无耻的舌头舔我的脚趾吧!”她坐到了身旁的台阶上,再次命令道。“不!”美雪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羞辱,忍不住小声抗议。“嗯?是吗?”严莉莉又是一脚,狠狠踩在了美琪的肩膀上,鞋尖翘起,以靴跟为轴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用力的碾着。“啊……别过来……”为了不让妹妹感觉到自己的痛苦,美琪强忍着低声呻吟着。“啊……别过来……”为了不让妹妹感觉到自己的痛苦,美琪强忍着低声呻吟着。“你们现在不是什么小魔仙,只不过是我脚下的两条贱狗,我想怎么玩你们,你们都得受着,知道了吗?”严莉莉的恶狠狠的看着她们,冷酷的说着,“贱货!居然敢反抗我!欠教训的小魔仙,呵呵……”“砰砰”严莉莉的脚又一次雨点般踹在了美琪的身上,她不由自的扭动翘臀想要躲避,嘴里再也忍不住哭喊着求饶:“不要打……求你……饶了我吧!”自从被迫给严莉莉舔靴底之后,她的心里似乎已经完全放弃了之前的坚持,变的和普通女孩一样脆弱了。“要叫我黑魔仙大人!你这婊子小魔仙!”严莉莉残忍的不肯停脚,“好好的恳求我!”“黑魔仙大人,求,求你饶了我们!我……再也不敢了!”美琪终于抛开一切,哭喊着乞求罪犯的宽恕。“你呢?”严莉莉抓住爬到了跟前的美雪粉红色的长发,用力把她的身体整个提起来,仔细欣赏对方美丽到极点的脸上那完全放弃尊严的可怜表情“贱狗!知道怎么做了吗?”“是,是的……”美雪嘴唇颤栗着回答,听到姐姐美琪的惨叫,她也不敢轻易的反抗,否则换来的可能是她们更大的痛苦。“在我面前要自称贱婢,你们这两个小魔仙婊子!”女恶魔戏谑的说着,把另一只脚也踩在了美雪的脸上。“我……是贱婢……”“我,我是……贱婢!黑魔仙大人!”“我,我是……贱婢!黑魔仙大人!”两个小魔仙在严莉莉的折磨和威胁下,还是说出了对方想听的单词,一股无边的屈辱夹杂着松口气的解脱感席卷身体,她们两个全身竟也不可思议的一起放松下来。严莉莉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们那饱含屈辱与无奈的眼神,她在心理上得到了更大的满足。“贱婊子,你们不愧是小魔仙,连绝望的样子都是美啊!到这时候才知道自己的贱性吗?哼哼……”“不,不是的……”两姐妹虚脱的哭着呢喃,两个蓝色和粉红色娇小的身影各自哆嗦着。严莉莉放开美雪的头发,让她跌回地上。“别狡辩!在我面前犯贱、服侍好我,这是你们隐藏的本性!你们最基本应该做的,知道了吗?”“不是的……”她们忍不住否认。“还敢反抗你的黑魔仙大人?”严莉莉残忍的抬起脚上的皮靴,踩在美雪的阴部,紫色的高跟短靴在上面用力碾压。“啊……”美雪发出大声的惨叫,再次屈服于对方的淫威“呜呜……求你饶了我!”“不要脸的小魔仙,不好好教训是不行的!”黑魔仙悻悻的收回脚,意外的发现翘起的靴尖有一小片湿痕。严莉莉把靴子伸到美雪眼前,“小贱婢,这是什么?”严莉莉不怀好意的问。“不……不知道!”美雪紧张的要死,她不知道自己是被吓得尿了还是怎么着,红着脸转开头不敢看严莉莉的脸。“你可真是个天生的骚啊!这样都会变湿了。你说小魔仙都会像你们这样有小浪穴儿吗?”严莉莉故意大声感叹。“你可真是个天生的骚啊!这样都会变湿了。你说小魔仙都会像你们这样有小浪穴儿吗?”严莉莉故意大声感叹。“不!没有……”美雪嘴上无力的否认着。然而更奇怪的是,她那敏感的身体,居然因这个黑魔仙嘴里无情的羞辱产生了难抑的颤栗。麻痒感从头皮传导过脊柱直达下体,激起一路的鸡皮疙瘩。阴唇也变的更加湿润了。“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真的是个下贱的女孩?我竟然喜欢被这么的羞辱和虐待?”美雪为自己耻辱的反应而感到苦恼,忍不住这样假设着。经过刚才的折磨,她竟然悲哀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对那些彻底违背自己意志和尊严的行为,反而会产生莫名其妙的强烈性感。她下意识摇摇头,美雪甩开这些不堪的想法。不是的,自己虽然这样了,但仍然是代表美好和正义的小魔仙,现在对邪恶的黑魔仙的暂时屈服,只是为了保存自己采取的策略,妥协是为了快点脱出魔掌,等待小蓝姐姐的到来,好最后战胜她们,维护心中的美好。她反复给自已打气。美琪和美雪心灵相通,她们也相互鼓励着,这样一来更加好受了一些。严莉莉没有打扰思考中的小魔仙,她知道这种情况下对方越是思考,就会越理智的选择屈服。“现在,小魔仙美雪,你的姐姐给我舔了靴子,你愿意舔我的脚趾了吗?”看到火候差不多了,严莉莉用脚踢了踢美雪的头问道。“嗯,是,是……是的!”美雪认识到反抗没有效果,反而会招致对方更严厉的折磨。“很好!贱婢帮我把短靴脱下来!”严莉莉笑着把腿伸了过去,美雪没有办法脱下右脚的皮靴,把渔网丝袜包裹的美脚伸到美雪眼前继续命令,“给我仔细的舔……”“很好!贱婢帮我把短靴脱下来!”严莉莉笑着把腿伸了过去,美雪没有办法脱下右脚的皮靴,把渔网丝袜包裹的美脚伸到美雪眼前继续命令,“给我仔细的舔……”“是……”美雪按住自己反抗的冲动,听话的伸出小巧的舌头,迟疑着开始在女恶魔的脚趾附近舔动。“呕……”刺鼻的皮革味混着脚汗的味道让美雪几乎呕吐,但对黑魔法的恐惧还是让她勉强的移动舌头在对方脚上舔着。严莉莉在刚刚和她们打斗和折磨她们的时候也出了一身的汗,加上短筒皮靴比较捂脚,她脚上的丝袜此时早已经湿透了。美雪从舔动的舌头上感受到了剧烈的汗酸味,小魔仙忍不住想要后退。“你,你也给我仔细舔,把脚趾含进去舔干净!要敢违抗我的命令,小心你们的小命!”严莉莉恶狠狠的威胁着,同时伸出了另一只脚,也让美琪开始给自己舔脚。美琪抬眼哀怨的看了一眼羞辱自己的严莉莉,知道对方说到做到,只好也忍住疼痛和恶心,认真的开始舔拭对方的玉脚,把涂着黑色指甲油的脚趾一个个含进嘴里吮吸清洁干净,在脚背和脚心用舌头来回爱抚,让自己的唾液和对方的汗液混在一起,把丝袜沾的更湿。严莉莉欣赏着作为正义和美好化身的两个小魔仙,在自己的逼迫下,撅着性感的小屁股乖乖为自己舔脚的刺激画面。严莉莉被这种打破规则的禁忌快感刺激的性欲高涨。“我真应该拿一个手机,把你们现在的丑态全都录下来!”她羞辱的着她们,戏谑的说着。“不要!真的不要!”美雪闻言惊恐的睁大双眼,放弃了舔脚的动作,直起身子哭着哀求,“求求你,不要拍!求求你了,传出去我们可怎么活啊?呜呜……我真的受不了的……我会死的!求求你了……”“不要!真的不要!”美雪闻言惊恐的睁大双眼,放弃了舔脚的动作,直起身子哭着哀求,“求求你,不要拍!求求你了,传出去我们可怎么活啊?呜呜……我真的受不了的……我会死的!求求你了……”“废物!黑魔仙大人的话是你一个小魔仙贱婢能违抗的吗?”严莉莉一脚把美雪踢倒在地,对着她身体踢打了起来,“看来不教训你是不行了,也让你尝一尝被我踢踹的滋味吧!呵呵……”“砰!砰!……啊!饶了我吧?求求你,真的,真的不可以……”美雪被踢打的蜷缩在地上,呜咽着向严莉莉求饶。旁边的美琪看着自己的妹妹被严莉莉折磨的不成人样,她死死的抱住了严莉莉的双腿,乞求着:“饶了美雪吧,求你,求你了!黑魔仙大人……”“饶了她,让黑魔仙大人玩你吗?”严莉莉的眼睛变成了紫红色,看着她,紫色的嘴唇因为泛起紫光变得更加的性感。“不,不……”美琪看着放松了她的双腿,害怕的想向后退去。可是严莉莉念动黑魔法,控制着锁链将美雪拖在了一边,牢牢的绑住,然后俯下身子抓住了美琪蓝色的衣领,猛得一用力,“嘶啦”一声她的衣服被撕开,里面刚刚开始发育的那雪白乳房一下子跳了出来。“啊……不,求你不要!”美琪想用手去遮挡,就听严莉莉念道:“古娜拉黑暗之神——彼拉呼拉:黑魔锁!”一团黑气过后,美琪的四肢被“大”字型固定在地上。严莉莉坐在美琪脚边的地面上,把她脚上的两只蓝色皮靴脱下来“咣当”一声扔的好远。“天……怎么这样啊?”美琪被固定着的两只可爱玉足突然被严莉莉一手一只的握在手里,最惊讶的是她竟然捧着小魔仙那套着白色丝袜的纤细脚丫,凑在自己鼻子上嗅起来。“天……怎么这样啊?”美琪被固定着的两只可爱玉足突然被严莉莉一手一只的握在手里,最惊讶的是她竟然捧着小魔仙那套着白色丝袜的纤细脚丫,凑在自己鼻子上嗅起来。“哎呀!你要做什么?”小魔仙美琪突然感觉自己的脸上烧的厉害,自己的小脚怎么可以给别人闻呢,特别还是那么仔细的闻,自己中午到现在都没有洗过脚,丝袜也穿了大半天了……严莉莉陶醉的吸着美琪小嫩脚上传来的味道,有一种少女特有的温热肉香,混着鞋子的皮革味和不易察觉的轻微汗味,“很不错,是双淫荡的脚丫!”她在心里暗暗评价。美琪漂亮修长的美足更加深了严莉莉的兴趣,她用力把对方腿上残留的连裤白色丝袜和卡通内裤全部扯下来,“不,不……”美琪大叫着,她的下面已经赤裸。严莉莉还是把美琪腿上的束缚解除掉了,然后用锁链把她的双腿摆成仰面朝天大腿分开的姿势,自己伸脚踩在了她的两腿之间。严莉莉此时也已经施虐的欲火如狂,再也不愿意等待了。只见她把穿着网袜的脚趾挤进绝色小魔仙的一双美腿之间,用自己的美脚把美琪的大腿尽量撑开。双手紧抓着她的两只脚踝,把美琪胯下娇嫩的阴唇压向自己柔软的脚底。“呼……小魔仙,现在你可以好好开始欣赏黑魔仙大人是怎么用脚给你开苞的了!呵呵……”严莉莉兴奋的狂笑。“变态……我发誓,将来一定亲手把你抓住的,我发誓……啊……”美琪含泪看着眼前用脚折磨着自己下体的同学,愤怒的扭动腰肢试图甩开对方逼近的玉足。“嘿嘿,你现在不是正在抓我吗?不过用的不是手,是你的小穴抓着我的脚!”严莉莉一脚拨开美美琪花的肉唇,扭动着脚腕,把脚尖推进美琪的小穴口。“嘿嘿,你现在不是正在抓我吗?不过用的不是手,是你的小穴抓着我的脚!”严莉莉一脚拨开美美琪花的肉唇,扭动着脚腕,把脚尖推进美琪的小穴口。“不要……不要啊!呜呜……”美琪大声哭泣着,死命的扭动身子想要挣扎,可还是感觉一个滚烫柔软的脚趾抵在了自己不设防的阴道口上,优美的脚尖已经挤开了花唇的唇瓣,微微挺入自己从未被男人造访的珍贵蜜穴之中。“莉莉……呜呜……放开我!你这混蛋……”美琪绝望的叫喊着,原以为严莉莉只是羞辱一下她们,满足一下虚荣心,没想到竟然成了现在的样子。“真嫩啊!嘿嘿……”严莉莉为脚尖被阴唇含住的奇妙触感所陶醉。闭着怪眼享受了片刻。这才用双手固定住她的腿部,继续把整个的纤细美脚继续的挤进小魔仙的阴道里。美琪的下体近乎撕裂的疼痛让她把嘴唇咬出了血丝,除了全力收紧阴道壁的肌肉,试图把侵入的脚推挤出去之外,再没有什么武器可供她反击的了。“完了,我彻底完了,和所有少女一样,把初夜留给白马王子的梦想彻底崩溃了,身体也即将被邪恶的黑魔仙完全占有了。”美琪的脑子乱成一团。(各种sm资源加扣3320930394)严莉莉看着美琪漂亮的穴口被撑到极限,本来只能容一根手指通过的肉道缓缓被自己的美脚有力的插入。兴奋到极点的严莉莉把俯视着脚下的美琪,紫红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欣赏着美琪那蓄满泪水楚楚可怜的美眸和因被自己凌辱而咬牙忍痛严莉莉看着美琪漂亮的穴口被撑到极限,本来只能容一根手指通过的肉道缓缓被自己的美脚有力的插入。兴奋到极点的严莉莉把俯视着脚下的美琪,紫红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欣赏着美琪那蓄满泪水楚楚可怜的美眸和因被自己凌辱而咬牙忍痛的屈辱表情。“这就是小魔仙的阴道么,果然是不一样啊!”严莉莉刚把脚的前半部分塞进她那无人亵渎过的蜜穴,立刻感受到男人天堂般的极致触感,新鲜的媚肉极富弹性,被脚趾强力破开后会迅速的回弹,紧紧的裹住脚面,那一圈圈滑腻的挤压几乎让她兴奋的叫出声来。“啊!好痛……求求你停下吧!”完全绝望的美琪终于开始求饶了。“极品骚穴啊!”她的脚刚刚插入三分之一,玩性正浓的她开始由衷感叹。“嘶……饶了我吧!脚太大了,要裂开了!”美琪苦苦哀求。“呼……这样才紧啊!你忍耐一下,马上就会爽快的!”觉得时机已到的严莉莉,死死的踩住她的屁股不让她逃避,嘴里大喊一声“骚货,迎接我的美脚吧!”她说着自己猛的一蹬她的美腿,诱人的脚终于强猛的刺破小魔仙那珍贵无比的处女膜,脚尖狠狠的贯穿整个娇嫩的肉道,死命的撞在她火热的阴蒂上。“啊——”美琪发出一声包含着全部哀伤和绝望的惨叫。十几年的童贞终于被黑魔仙用脚无比残忍的强行夺走了,她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蓝色的长发无比的凌乱。“姐姐!”那边的美雪看着姐姐受辱,也跟着痛苦了起来,可是她什么也做不了。严莉莉把脚在美琪的蜜穴里狠狠的抽插着,美琪痛苦的呻吟着,看着她慢慢的昏死了过去,她才从美琪的蜜穴里把脚抽了出来,然后转身向美雪走去。“美雪,看你姐姐被我玩的那么爽,你也一定也想试试吧?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更好的玩具!”严莉莉说着,她撩起了紫色的短裙,紫色的香唇轻启,黑色的烟雾之后,在她的裙下露出了里面的一件性感的黑色皮质三点式内衣,然而更让人惊讶的“美雪,看你姐姐被我玩的那么爽,你也一定也想试试吧?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更好的玩具!”严莉莉说着,她撩起了紫色的短裙,紫色的香唇轻启,黑色的烟雾之后,在她的裙下露出了里面的一件性感的黑色皮质三点式内衣,然而更让人惊讶的是,女恶魔胯下的皮内裤上,安装了一只尺寸惊人的橡胶假阳具,阳具粗长的棒身向上微微弯曲,上面密布大量突起的颗粒,形状完全写实的大龟头上闪着邪恶的黑光。“美雪贱婢,该你和黑魔仙大人乐一乐了!”严莉莉不顾美雪的挣扎和嚎叫,野蛮的撕下了她的内裤,双手握住美雪纤细的腰肢,把她娇墉的身体摆成跪趴的姿势,从后面调整让美雪的阴唇含住假阳具的大龟头。“求求你,放过我吧?”美雪不愿正视自己蜜穴深处的热烈渴望,哭着央求对方不要插入。“骚穴刚才就湿了,还假惺惺给我装什么呢?”严莉莉轻蔑的讽刺,“作为大人的贱婢,被大人宠幸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啊!还不给我好好的侍候着?不然就让你屁股开花!”“我不要,啊!好痛……”美雪刚想拒绝,就被严莉莉一掌用力扇在屁股上,紫色的指甲深深的掐进了她雪白的屁股肉里,她嘴里大声的惨叫呼痛:“不要打!饶了我吧?呜呜……”她又哭了出来。“快说!贱婢欢迎大人的宠幸!”严莉莉又在她的两边的屁股上狠狠拍打了几下。“是,贱婢欢迎,欢迎大人的宠幸!”美雪只能乖乖服从罪犯,哭喊着吐出浪语。“很好,夹紧你淫荡的屁股!”严莉莉用力猛一挺腰,“噗哧”一声,大阳具齐根没入粉红色小魔仙的蜜穴。“很好,夹紧你淫荡的屁股!”严莉莉用力猛一挺腰,“噗哧”一声,大阳具齐根没入粉红色小魔仙的蜜穴。“不要!啊……太大了!”美雪痛的皱眉大叫。“真紧呢!比你姐姐的还要紧!呵呵……”女恶魔感到对方阴道的紧窄,虽然完全被淫水润滑,抽插仍很困难。“贱人!把阴道放松些……”“是……我!可我好痛哦!黑魔仙大人,我……啊……”窄紧的蜜穴被粗大的阳具强行插入,阳具上的颗粒把阴道壁磨的疼痛难忍,美雪禁不住连连娇声呼痛。随着抽插逐渐的激烈,美雪体内的奴性被再次激发,不自觉的开始扭动腰肢。阴道内分泌的爱液越来越多,油润的腔道更方便假阳具的进出。严莉莉也越干越高兴。一边用力拍着美雪的屁股,一边向对方的下体的核心快速挺动“啪啪啪……”“怎么样?美雪小婊子,之前不是还装得很纯吗?”她还从语言上进一步羞辱美雪,“还敢骂我来着!现在看看你淫荡的样子,阴道是不是很饥渴啊?”“不,不是那样!啊……啊啊……”美雪一边极力否认,一边不由自的扭动腰肢。“不准否认!!”黑魔仙强硬的命令伴随着对美雪肉体凶狠的虐待。“呜呜……痛死了!”美雪哀嚎。“回答本大人的问话,贱婊子!”严莉莉更用力的抽送假阳具。“是,是的!啊啊……嗯……”在被邪恶力量强迫的屈辱中,美雪内心的欲望逐渐高涨。“是,是的!啊啊……嗯……”在被邪恶力量强迫的屈辱中,美雪内心的欲望逐渐高涨。“你还是骄傲的小魔仙吗?”严莉莉继续羞辱她。“不,我,我是……贱婢美雪!”精神崩溃的粉红色少女已经临近绝顶。“象你这么美丽高贵的小魔仙,为什么会喜欢被邪恶的黑魔仙随便操穴呢?”严莉莉故意装出诧异的样子发问。“我,我不知道……”美雪嘶喊着回答,阴道开始剧烈抽搐。“骚货!因为你是天生的骚货,所有的小魔仙都是骚货!哈哈……”严莉莉大声吼叫,疯狂的笑着,她开始死死按住美雪的屁股,一下接一下的长程抽插,仿佛要拼命插穿美雪的身体。“啊!死了!”美雪花发出一声长长的迷乱娇呼,在罪犯的猛烈操干之下,她达到了盼望已久的高潮。充满迷茫的美丽大眼睛微闭着,娇媚的俏脸上泪水和汗水混在一起,露出既痛苦又陶醉的痴狂表情。严莉莉也喘着气趴在美雪汗湿的裸背上,把手伸到她胸前玩弄乳房:“这只是刚开始哦!我可爱的小魔仙奴婢!更快乐的还在后面呢!”严莉莉将自己身上的假阳从美美雪的嘴里抽出来,将上面的爱液和淫水都擦在美雪的脸上,这才起身,向那边的美琪走去。美琪还在昏迷着,她的脸蛋红扑扑的,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水,浑身哆嗦着,好像还没有从刚才的痛苦中走出来。“废物!没用的贱婢,还给我装死是吗?”严莉莉用脚踩了踩美琪的粉嫩的小脸蛋,坏笑了一下,又一个坏主意涌了出来。她慢慢把带着假阳的内裤脱了下来,然后分开双腿,让美琪的脑袋放在自己的双腿之间,缓缓蹲了下去。“废物!没用的贱婢,还给我装死是吗?”严莉莉用脚踩了踩美琪的粉嫩的小脸蛋,坏笑了一下,又一个坏主意涌了出来。她慢慢把带着假阳的内裤脱了下来,然后分开双腿,让美琪的脑袋放在自己的双腿之间,缓缓蹲了下去。那边的美雪睁大双眼,呼吸急促起来,“不,不……姐姐……”她轻声呼唤着。她似乎猜到严莉莉要做什么了。果然,一股带着骚味的金黄色液体从的严莉莉的私密处直流而下,打在了姐姐美琪的脸上。“啊,啊……呜呜……”美琪一下子被激醒,扑面而来的骚臭味道还有温热的激流让她还没有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严莉莉控制自己的蜜穴,先是将尿液浇了美琪一脸,连蓝色的头发都打湿了,那些温热的液体,顺着美琪美丽的脸流淌而下,有的停在锁骨处,有的则直接泄流而下,顺着雪白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一直流进了美琪的阴毛。  美琪双眼大睁,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而她本来就哆嗦着的身体,开始抽搐了起来,就好像一下子又要达到高潮。严莉莉停住尿液,轻蔑的看了一眼自己脚下的小魔仙,毫不犹豫的对着她的两腿之间踩了下去,不轻不重的碾压两下。“啊,啊……”美琪痛叫着,她的下面现在异常的敏感,内壁好像被撕裂了一样,别说被踩了,就是自己微微动一下都火辣辣的疼。“怕疼啊?怕疼就给我把嘴巴张大!”严莉莉不屑的看着美琪命令着,看到她刚把嘴张开,就用黑魔法把她的嘴巴定住了。“啊……啊……”美琪惊慌的看着严莉莉对着自己又蹲了下来,她那雪白的屁股被紫光环绕,在她的面前虚空坐了下来。“嗯……黑魔仙大人给你一些好吃的!”她一边说着一边放松自己的菊花,将储存在肛门里的排泄物排出体外。美琪躺在地上,无助的盯着严莉莉粉褐色的肛门在放松,微微露出一个黑色的洞口,然后,露出一点暗黄色的东西,同时,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散发在她的周围。美琪躺在地上,无助的盯着严莉莉粉褐色的肛门在放松,微微露出一个黑色的洞口,然后,露出一点暗黄色的东西,同时,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散发在她的周围。“呕……”美琪本能的干呕着,她深吸一口气,腹部起伏着,被黑魔法控制的身体到底还是没有吐出来。  严莉莉的排泄物气味并不会过于浓郁,但是对于美琪来说,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沉浸在这股味道里了,她头脑昏沉,眼前模糊一片,目光锁定在她的肛口已经探出头的粪便,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了自己和这个东西,她想回避,却动不了连嘴巴也闭不上。她无意识的吞了一下口水,那轻微的“咕嘟”一声像惊雷一下在她耳边炸开。  近了,近了,那截粪便越来越长,晃晃悠悠的就好像下一秒就会被严莉莉的屁眼夹断,掉下来,美琪大睁着眼睛,终于,那根粪便在好惊恐的目光下,掉进她的嘴里。 “开始咀嚼吧?”严莉莉轻声说着,美琪的牙齿被动的咀嚼起来。那截粪便在她嘴里被牙齿咬的支离破碎,糊成乱糟糟的一坨,美琪本能的想吐出来,却还是被魔法强迫着咽下。美琪只顾着嘴巴里的东西,以至于没有注意到严莉莉的第二根粪便已经落下,在她还在痛苦的咽着粪便时,那根比第一下更长的粪便就直接落到她的嘴唇上,并且还没有断,严莉莉的粪便源源不断的从肛门被挤出,堆积在她的嘴唇上。“呜呜……”美琪吓得直抖,她已经感觉到了严莉莉粪便的苦涩味道,还有上面的温度,美琪目光呆滞的张大嘴,让粪便落进自己嘴里,然后一直保持这个动作,等严莉莉排完。这一等就等了10多秒,这一次就排了一大滩出来,不仅将他的口腔“呜呜……”美琪吓得直抖,她已经感觉到了严莉莉粪便的苦涩味道,还有上面的温度,美琪目光呆滞的张大嘴,让粪便落进自己嘴里,然后一直保持这个动作,等严莉莉排完。这一等就等了10多秒,这一次就排了一大滩出来,不仅将他的口腔填满,甚至还堆了出去。美琪看严莉莉的肛门已经微微合拢,知道这一波已经结束,她没有像刚才那样咀嚼,而是感觉那粪便好像有了生命一样向自己的喉咙钻去。“咽啊!咽啊……”严莉莉站了起来,在她胸口上跺了两脚,然后一拉那边美雪,把她拽了起来,对着她的脸坐了上去。这时,严莉莉的屁股微微挪动了一下,突然,严莉莉放了个屁,一股带着她肠道味道的气流直直的吹到美雪的脸上。“啊……”美琪被吹的粉红色的头发都漂动了起来,她紧皱着眉头。“舔!把黑魔仙大人的屁眼舔干净!你现在就是我的一张厕纸!呵呵……”美雪被憋闷得脸通红,没有办法她只能伸出了舌头开始试探着在严莉莉屁眼周围舔舐了起来。那苦涩、浓重的屎臭立即充满了她的口腔,美雪拼命的忍受着,快速的舔着。“嗯,嗯……真舒服……”严莉莉享受着,继续说道,“以后你们就是我脚下的贱奴婢了,好好的侍候大人我!”“呜呜……”严莉莉觉得舔得差不多了,扯着美雪的粉红色长发把她的脑袋按在了美琪面前,美琪的脸上已经被摊满了柔软、恶心、屎黄色的粪便。美雪是既恶心又心疼自己的姐姐,眼泪直接掉在了美琪的脸上。“哟,还哭了啊?心疼姐姐的话,就帮她一起把我的大便吃下去吧!”严莉莉说着把美雪的脸按在了美琪脸上,两个原本漂亮、清纯的脸蛋上布满了淡黄色的粪便,两个人痛苦的相互舔着,艰难的吞咽着,不知道这种折磨什么时候才能停止……“哟,还哭了啊?心疼姐姐的话,就帮她一起把我的大便吃下去吧!”严莉莉说着把美雪的脸按在了美琪脸上,两个原本漂亮、清纯的脸蛋上布满了淡黄色的粪便,两个人痛苦的相互舔着,艰难的吞咽着,不知道这种折磨什么时候才能停止……严莉莉还是把美琪腿上的束缚解除掉了,然后用锁链把她的双腿摆成仰面朝天大腿分开的姿势,自己伸脚踩在了她的两腿之间。严莉莉此时也已经施虐的欲火如狂,再也不愿意等待了。只见她把穿着网袜的脚趾挤进绝色小魔仙的一双美腿之间,用自己的美脚把美琪的大腿尽量撑开。双手紧抓着她的两只脚踝,把美琪胯下娇嫩的阴唇压向自己柔软的脚底。“呼……小魔仙,现在你可以好好开始欣赏黑魔仙大人是怎么用脚给你开苞的了!呵呵……”严莉莉兴奋的狂笑。“变态……我发誓,将来一定亲手把你抓住的,我发誓……啊……”美琪含泪看着眼前用脚折磨着自己下体的同学,愤怒的扭动腰肢试图甩开对方逼近的玉足。“嘿嘿,你现在不是正在抓我吗?不过用的不是手,是你的小穴抓着我的脚!”严莉莉一脚拨开美美琪花的肉唇,扭动着脚腕,把脚尖推进美琪的小穴口。“嘿嘿,你现在不是正在抓我吗?不过用的不是手,是你的小穴抓着我的脚!”严莉莉一脚拨开美美琪花的肉唇,扭动着脚腕,把脚尖推进美琪的小穴口。“不要……不要啊!呜呜……”美琪大声哭泣着,死命的扭动身子想要挣扎,可还是感觉一个滚烫柔软的脚趾抵在了自己不设防的阴道口上,优美的脚尖已经挤开了花唇的唇瓣,微微挺入自己从未被男人造访的珍贵蜜穴之中。“莉莉……呜呜……放开我!你这混蛋……”美琪绝望的叫喊着,原以为严莉莉只是羞辱一下她们,满足一下虚荣心,没想到竟然成了现在的样子。“真嫩啊!嘿嘿……”严莉莉为脚尖被阴唇含住的奇妙触感所陶醉。闭着怪眼享受了片刻。这才用双手固定住她的腿部,继续把整个的纤细美脚继续的挤进小魔仙的阴道里。美琪的下体近乎撕裂的疼痛让她把嘴唇咬出了血丝,除了全力收紧阴道壁的肌肉,试图把侵入的脚推挤出去之外,再没有什么武器可供她反击的了。“完了,我彻底完了,和所有少女一样,把初夜留给白马王子的梦想彻底崩溃了,身体也即将被邪恶的黑魔仙完全占有了。”美琪的脑子乱成一团。严莉莉看着美琪漂亮的穴口被撑到极限,本来只能容一根手指通过的肉道缓缓被自己的美脚有力的插入。兴奋到极点的严莉莉把俯视着脚下的美琪,紫红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欣赏着美琪那蓄满泪水楚楚可怜的美眸和因被自己凌辱而咬牙忍痛的屈辱表情。严莉莉看着美琪漂亮的穴口被撑到极限,本来只能容一根手指通过的肉道缓缓被自己的美脚有力的插入。兴奋到极点的严莉莉把俯视着脚下的美琪,紫红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欣赏着美琪那蓄满泪水楚楚可怜的美眸和因被自己凌辱而咬牙忍痛的屈辱表情。“这就是小魔仙的阴道么,果然是不一样啊!”严莉莉刚把脚的前半部分塞进她那无人亵渎过的蜜穴,立刻感受到男人天堂般的极致触感,新鲜的媚肉极富弹性,被脚趾强力破开后会迅速的回弹,紧紧的裹住脚面,那一圈圈滑腻的挤压几乎让她兴奋的叫出声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