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查看: 439|回复: 0

被女仆发现秘密后的玉足调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4-1 09:27:15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少爷,您确定要这样?”
  
  “是的,容我拒绝!”
  
  面前的美少女有着一头优雅的紫色长发,身穿一件轻薄的白丝睡裙,透过轻纱,雪白的肌肤显得娇嫩诱人,可我丝毫不敢大意,死死地挡在自己房间的门口。
  
  “按照家族规矩,过了今天少爷您就是成年人了,请让我来侍奉。”
  
  少女面无表情,褐色的眼眸紧盯着我,嘴上说着好像理所应当的话,但不知道她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她的名字叫塞西莉亚,是公爵少爷的专属女仆,我的专属女仆。
  
  我,刚穿越到这个奇妙的异世界不过十几天,作为有着魔法才能的阔绰少爷,在闲暇的晚间正准备放松一下,却被这样的不速之客敲开的房门。
  
  “都说了我不想要你做这种事,回去睡觉吧。”
  
  “可是...少爷!”
  
  要看我就要把门关上,塞西莉亚有些着急地上前两步,用身体挡住了门。
  
  突然拉进的距离让我心头一颤,半透明的轻纱之下,塞西莉亚傲人的双乳近在咫尺,连娇小挺立的乳尖都清晰可见,与此同时一股诱人的芳香气息窜入鼻尖,让我有些血脉砰张,我赶紧后退了两步。
  
  “少爷,为什么要拒绝我,是因为我的身体没有魅力吗?”
  
  “不,不是这样的!”
  
  塞西莉亚的身体当然有魅力,可以说是魅力十足。在公爵府上找不出第二个像她那样容貌身材完美得几乎无可挑剔的女仆,从打开门的那刻起我的目光就已经无从安放,粉红的双唇、赤裸的脖颈、睡裙之下隐约可见的完美身形......
  
  我紧绷的神经已经被挑逗到了极限,裤裆都应该被顶起来不少了,但愿她没发现。
  
  “那为什么要拒绝我......”
  
  塞西莉亚紧咬嘴唇,脸色看起来十分阴沉。
  
  我一时陷入了沉默,不知该做什么回答。
  
  数年前,因为家族在斗争中落败,失去贵族大小姐身份的她被卖到了这里,成为了身份低下的女仆。她总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却努力将任何事都做到完美,好像内心的某处藏着一个倔强的小孩,牢牢守护着内心的自尊和骄傲。
  
  这样的她吸引了我,至少这身体原主人的记忆里,是这样看待她的。
  
  也许是那些记忆影响了我,在这穿越后短暂的十几天里,我对塞西莉亚的印象很好,所以我不希望她做侍奉,不想强迫她,作为女仆为主人处理性欲什么的。
  
  好吧,其实上述都是大话,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我绝对不能答应塞西莉亚的侍奉请求,因为一旦同意,当她走进我的房间,就会惊讶地发现她前几天丢失的丝袜和内衣正好端端地摆在我的床头、桌上。
  
  本来只是想在这个悠闲的夜晚用塞西莉亚的丝袜打个胶,还没来得及收拾,唉。要是被那个完美潇洒的女仆小姐发现,我作为异世界少爷的人生就要结束了。
  
  说来惭愧,这确实是最重要的原因。
  
  “塞西莉亚,你听好,做...做爱这种事啊,一定是两情相悦,真心相爱才能做的啊!所以我不需要你的侍奉,明白了吗?”
  
  塞西莉亚微微点了点头,沉默片刻作出了回答。
  
  “如果少爷不想做爱,也可以随意使用我的身体来处理性欲,我不会有怨言。”
  
  不知是察觉到这句话有多么色情,还是想歪到哪里去了,塞西莉亚雪白的小脸有些泛红。
  
  看来她完全误解了!
  
  “不是这个意思,啊,真是的。”
  
  我苦恼着该如何打发塞西莉亚回去,不能让她觉得受伤,更不能让她发现我房间内的秘密。
  
  正思索着,只听见塞西莉亚“啊?”的一声惊叫,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双有着特殊花纹的黑色丝袜正整齐地搭在椅背上,从门口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塞西莉亚又看向了我,四目相对,沉默良久。
  
  “少爷,为什么你的房间内会有我的同款丝袜,正巧前些天我的丝袜还丢失了,还有我的内衣。”
  
  “呃...这个,我记得都收好了的...”
  
  “哎,塞西莉亚。”
  
  “等一下,别擅自进我的房间啊!”
  
  “哎,别翻,啊....这个...你听我解释...”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
  
  塞西莉亚坐在椅子上,面前的地板上摆满她缴获的战利品,被揉弄得一团糟的丝袜和内衣,有些还带有风干僵硬的迹象,可以想象它们被做过什么,这都是我所犯下罪行的证据。
  
  “我还以为屋子里进贼了,没想到竟然是少爷。”
  
  塞西莉亚叹了一口气,冰山般的脸上看不出心情。
  
  “明明有提高警惕,自从第一次被偷我就在留意自己的房间和衣物,可是...”
  
  看着面前数量不算少的衣物,塞西莉亚摇了摇头。
  
  “所以说,这都是少爷您一个人做的,滥用自己的魔法才能,通过隐身魔法多次跑到我的房间偷丝袜和内衣,还时常去洗衣房偷那些脏兮兮的、刚脱下来的丝袜和内衣。”
  
  我羞愧地点点头,事到如今做什么辩解都无济于事。
  
  塞西莉亚见我点头,面色又阴沉了几分。
  
  “少爷,您在偷偷用我的丝袜和内衣来处理性欲,肯定是一边撸,一边幻想我的身体、我的脚,对吧?”
  
  “可今天我愿意用身体侍奉您,您却拒绝了。”
  
  “您在想什么呢?恕我直言,您真是变态。”
  
  连珠炮般的话语骂得我有些抬不起头,她好像真的生气了。
  
  “既然这样,为了防止您再做出这种变态行为,必须得好好做性处理,而且得用变态专用的性处理方式来对待。”
  
  “啊?性处理?”
  
  “那是当然!”
  
  塞西莉亚抬腿,踢掉鞋子,将赤裸的玉足伸了过来。
  
  “少爷,侍奉开始了,请您现在跪在我的面前,让我用脚来好好侍奉您。”
  
  我呆愣在原地,没想到这样的话会从一向温柔的塞西莉亚口中说出。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跪下!”
  
  塞西莉亚面前的地面还放着不少她的丝袜和内衣,刚一靠近一股雌性荷尔蒙混杂着汗液的臭味就涌了上来,毕竟已经在这样的味道中自慰了许多次了,刚闻到这股味道,我的下身像是条件反射般充血起立。
  
  塞西莉亚用脚轻轻踢了踢我的大腿,催促着我赶紧跪下,随着她的动作,那大腿间神秘的花园若隐若现,让我一阵鸡动,可下一秒,她却使坏似的用手遮挡了我的视线。
  
  “看什么看,像少爷您这样的变态,只看脚就足够了吧。”
  
  “好,好吧。”
  
  我缓缓跪在那一堆臭丝袜中间,娇小的玉足几乎要贴到我的脸上,一颗颗珍珠般的圆润脚趾看上去诱人可口,白嫩的肌肤下透着可爱的粉红,一股好闻的沐浴液香气从足尖传来。
  
  幻想过数次的场景变成了现实,我感到口干舌燥,被欲火灼烧的身体诚实地起了反应。
  
  “看够了吗?现在一边舔脚,一边用地上的丝袜自慰吧,让我好好看看少爷平时是怎么用我的丝袜自慰的。”
  
  白嫩的足底轻踩在我的脸上,紧绷的理智终于崩塌,我将口鼻深埋进去,一边吸着我幻想过数次的足底汗香,一边伸出舌头肆意舔弄。
  
  “prprpr~”
  
  “啊......真是的,像一条小狗狗一样,有这么喜欢我的脚底吗?可别忘了撸哦。”
  
  我伸出颤抖的手,拾起地面上的脏丝袜,褪下裤子,将丝袜套在早已勃起的小鸡鸡上。
  
  “噗...少爷您真的成年了吗?怎么说呢,好像小得有些可怜。”
  
  无情的嘲弄声从头顶传来,手中紧握的鸡鸡又跳了跳,变得更硬了几分。如塞西莉亚所言,我的鸡鸡确实有些小,即使勃起成现在这副样子,用一只手也能轻松握住。
  
  “不过请少爷别灰心,您才刚成年,或许以后还会长大的。”
  
  明明是安慰人的话,言语中的笑意却压制不住。
  
  被塞西莉亚这样羞辱着,我兴奋得快要发狂,撸动起被丝袜包裹的小鸡鸡。平时都是用这些丝袜做着意淫,今天却在塞西莉亚的面前,在她的注视下,一边舔着她的足底一边撸鸡巴。
  
  “一边撸鸡鸡一边又舔得这么认真,真是只可爱的乖狗狗......你以为我会这样觉得吗?真恶心!”
  
  “一脸痴态地做出这种变态的行为,您真是无可救药了,蠢猪,来跟着我的声音,撸啊撸啊~撸啊撸啊~”
  
  塞西莉亚用哄小孩的声调打着节拍,简直是把我当成了笨蛋,可我却沉沦在这样的声音里,顺着她的指示撸着鸡鸡。
  
  “撸啊撸啊~上下上下~”
  
  大脑舒服得像是要融化,不知不觉地成为了快感的奴隶,一边将脸深埋在她的脚底,一边一刻不停地重复手上的动作,或许我真的是个笨蛋吧。
  
  一股射精的冲动从小腹传来,才过去不到一分钟,一定是因为今天的刺激太过强烈了。
  
  “塞西莉亚,我不行了,要射了!”
  
  “可以哦,请射在丝袜里面吧,射吧,射吧,快~快~”
  
  再也忍受不了了,大脑一阵空白,在她充满嘲弄的催促声中,我一股脑地将腥臭的精液射进由臭丝袜围成的鸡巴套子里。
  
  “少爷?少爷?啊,口水都流出来了...”
  
  一股又一股的精液被我挤出,大脑里只剩下射精和快感,手上的动作停不下来,一下又一下,直到最后的一滴精液被榨出......
  
  ......
  
  终于冷静了下来,我松开手,臭丝袜从疲软的鸡鸡上滑落,粘稠的精液在空气中拉出几缕下流的细丝。
  
  塞西莉亚的身体近在咫尺,今晚我本可以尽情享受,却以这样羞耻的姿态泄出了精子。羞耻?后悔?那些感受在变态的快感面前不值一提,一想到刚才的射精,我的身体就舒服得一阵颤抖。
  
  真是太爽了。
  
  抬起头,却发现塞西莉亚皱着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塞西莉亚?”
  
  “少爷,对不起。”
  
  突然的道歉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次的侍奉您满意吗?虽然察觉到少爷是有点m的男孩子,我也在努力扮演s型的角色,但好像有些过火,说了很多冒犯您的话...是我太得意忘形了。”
  
  塞西莉亚的脸上带着歉意,好像在担心我责罚她。
  
  “塞西莉亚,你刚才一直在‘扮演’吗?”
  
  “嗯。”
  
  “也就是说刚才的生气都是装出来的?”
  
  “嗯...我只是想用最合适的方式帮您做性欲处理...如果您不满足的话,我还可以换别的方式...”
  
  无法怀疑她这番话语的真诚,可一想到刚才那个强势的塞西莉亚只是演出来的,我的内心莫名的有些失落。
  
  随意使用她的身体吗?看着她妙曼诱人的身躯,我有些想入非非,可刚射完精的小鸡鸡已经瘫软成不足一指长的小肉虫,一时半会是硬不起来了。
  
  “塞西莉亚,其实吧......你做得很好,我很满足。”
  
  “诶?真的吗?”
  
  “真的。”
  
  “原来...少爷很中意我刚才的表现吗?”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塞西莉亚的嘴角似乎翘起了一个邪恶的弧度。
  
  “看来少爷的m中毒程度比我想的要深呢,已经彻底迷上了我的袜子和脚,期待我的羞辱和玩弄。如果我继续像刚才那样对你,你一定会感到高兴吧。”
  
  塞西莉亚一脸微笑,在我用沉默作答之后,她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少爷,啊不,小~狗~狗~,我以后可以这样叫你吗?”
  
  “可以...”
  
  “今后请放心让我来处理你的变态性欲吧,我一定会好好负起责任,当好你这只抖m小狗的女主人。”

 “咚咚咚~”
  
  清脆的敲门声宛如恶魔的宣告,让我期待已久的内心开始砰砰加速。
  
  “进来!”
  
  房门被推开,有着华丽紫发的女仆优雅地走了进来,她转身关上门,干脆利落地给门上好锁,随后一脸微笑地看过来。
  
  “塞西莉亚...”
  
  “又到夜间侍奉的时间了,主人就这样什么也不干地坐在床上,是一直在等我吗?”
  
  塞西莉亚一边说一边向我走来,脸上的笑意愈发浓郁,仿佛已将我看透。
  
  “啊~一股精子的臭味,裤子里应该流了不少先走液了吧。有那么期待吗?鄙视你~”
  
  无法反驳,我的内裤里早已湿成一片。自从第一次侍奉过后,每次侍奉她都变得越发得寸进尺,今天是第五次。
  
  “脱掉衣服。”
  
  “好...”
  
  塞西莉亚理所当然地对我下命令,因为早在之前我们就约定好了,在侍奉中,她是女主人而我是奴隶。每一次侍奉,不如说是塞西莉亚对我的调教,都让我们的关系变得越来越扭曲。
  
  我将身上的衣服缓缓脱掉,然后...
  
  “哈哈哈哈,你真的穿了?真是笨蛋。”
  
  无情的嘲笑声让我有些眩晕,兴奋和羞耻感蔓延了我的全身。我那瘦弱如同女孩子的身体穿着可爱的女式内衣裤,轻薄的白色小裤裤上还别着装饰的粉色小蝴蝶结,异样的凸起顶着被精水浸湿的布料,真丢脸。
  
  “像女孩子一样色情的身体,你的廉耻心到哪去了?少~爷~”
  
  “是你的命令,是你让我这样穿的......”
  
  “我就随便说说,你怎么像笨蛋一样真的做了?你那么听我的话?”
  
  塞西莉亚一脸鄙视地看着我,让我的身体又兴奋得一阵颤抖。上次侍奉结束后,塞西莉亚给我下了命令:每天都要穿着她的内衣,每次自慰时都要吸着她的丝袜,要牢牢记住她的味道。
  
  我可是一直遵守着这些变态的命令。
  
  “小狗狗,既然你那么听我的话,今天的游戏一定可以顺利完成。”
  
  她从怀中摸出了一个项圈,皮质的项圈挂着爪子形状的狗牌,这就是她今天准备的游戏。
  
  “从今天起,你要成为真正的小狗,我会好好训练和调教你。成为我的宠物狗就能趴在我的脚边,像小狗一样嗅着我的脚发情,开心吧?”
  
  塞西莉亚坐到椅子上,半透明的黑色丝袜紧贴她修长的双腿,让我期待起那光滑的触感。她脱掉鞋子,将项圈挂在纤细的脚踝上,翘起腿,调皮地晃动娇小的玉足,弥散在空气中的汗香让我有些迷醉。
  
  “今天工作了一天,这双丝袜也穿了一天,现在就给你些奖励吧。一边吸着我的脚,一边将项圈自己戴上,戴上就不能反悔了哦。”
  
  我跪在她的面前,黑丝袜脚显得诱惑满满,美丽的足弓,脚背的曲线,可爱完美的脚踝宛如一件珍贵的艺术品。温暖的足臭味让我的小鸡鸡在女式内裤中条件反射地勃起,这狼狈的样子被塞西莉亚尽收眼底,一定会遭到她的嘲笑和羞辱。
  
  “呵...”
  
  塞西莉亚果然在笑着,我将项圈从她的玉足拿下,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先说好,戴上狗项圈你就是我的宠物狗,成为我的宠物小狗,要听我的命令,像宠物一样被我控制和调教,可能还会有很过分的惩罚,真的没问题吗?”
  
  塞西莉亚将玉足踩在我的脸上,这样的询问分明是挑逗。
  
  “男人的尊严,人类的尊严,全部都要放弃,成为我的宠物小狗,就是满足我欲望的玩具。”
  
  柔软的足底让我舒服得一阵恍惚,光滑的丝袜脚在我的脸上来回揉搓,此刻我的脸已经成为了塞西莉亚的脚垫子。
  
  “不过我知道你会答应的,你会尽情享受这种被羞辱和虐待的感觉,我的小少爷,或者说...小~狗~狗~”
  
  我深吸着浓厚的足底汗香,甚至伸出舌头舔舐起黑丝上的汗渍,被羞辱的变态快感让早泄敏感的小鸡鸡一阵酥麻,不小心又流出了一股精水。我将项圈牢牢戴在自己的脖子上。
  
  “恭喜~你这个变态足控受虐狂终于成为了女仆的宠物小狗,开心到快要射精了吗?不行,不许射精!”
  
  “唔啊!”
  
  一阵钻心的疼痛从下身传来,我痛苦地叫了出来,刚刚蓄积的快感被塞西莉亚的黑丝足尖无情踢散。虽然只是轻轻一踢,对敏感的睾丸已经能造成足够的疼痛。
  
  “真是不成体统的软弱鸡鸡,这就要射了?”
  
  塞西莉亚的声音变得十分严厉,像真的在训斥小狗一样。
  
  “非常抱歉,我...”
  
  “现在,牢记你是一只宠物小狗,小狗是不会说话的,用‘汪’来回复我。”
  
  塞西莉亚盯着我,等待着我的回复。
  
  “......汪!”
  
  我学着狗叫了出来,真是羞耻,看着塞西莉亚得意的样子我开始有些后悔了。
  
  “乖狗狗,你要知道作为我的宠物小狗,你的射精权已经被我剥夺了。”
  
  “是....汪!”
  
  “为了防止你一不小心射出来,从现在起,禁止你触碰自己的早泄小鸡鸡。”
  
  “...汪!”
  
  “成为小狗就是得做这样屈辱的事,之后还有更多更屈辱和痛苦的事在等着你,你明白了吗?”
  
  “......汪!”
  
  “现在趴下,我要放松一下我的脚。”
  
  我像小狗一样趴在地上,兴奋的精水将内裤弄得一片粘稠,塞西莉亚的双脚踩在我的后背,柔软舒适的丝袜脚不停摩擦着我。
  
  我享受着背部的触感,余光扫到一旁塞西莉亚脱掉的鞋子。光滑得仿佛一尘不染的黑色小皮鞋,此刻就在塞西莉亚坐着的椅子底下,如果偷偷闻一闻的话......
  
  我悄悄伸出手,将小皮鞋拿到面前,将脸凑近,一股混杂着皮革气味的脚臭从鞋里涌出,这味道算不上好闻,但自虐的快感让我不由自主地将脸深埋下去。
  
  “噗...”
  
  轻声的嗤笑从头顶传来,鞋内浓郁的脚臭已经让我无法思考。
  
  “真是毫无自尊的软弱废物,作为一个男人真是完蛋了,但作为一只小狗嘛,呵呵。”
  
  头上突如其来的柔软压迫让我抬不起头,我能想象到塞西莉亚完美的玉足正踩着我的头,将我的口鼻牢牢按在这双酸臭小皮鞋内。温暖闷热的汗气、足臭以及塞西莉亚的独特的体香混杂在一起,随着我呼吸渗透了我的全身,狭窄的鞋内空间让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然而那双高贵的黑丝玉足仍踩在我的头上,势必要将惩罚进行到底。
  
  “好闻吗?蠢狗。”
  
  我尝试抬头,但头顶的玉足向我继续施压,拒绝将我从这充满足臭的空间里释放。我大口呼吸,在浓郁的足臭中拼命汲取氧气,十秒、三十秒、一分钟......这样下去要坏掉了,我的身体将永远染上塞西莉亚的气味。
  
  “记住这气味了吗?小狗狗~”
  
  头顶的压迫消失,灵巧的足尖勾住我的下巴,将我昏沉的脑袋抬了起来。
  
  “......汪...”
  
  我虚弱地叫着,塞西莉亚的脸上绽放出开心的笑容。
  
  “呵呵,乖狗狗,现在给你奖励吧。”
  
  塞西莉亚坐到我的身旁,出乎我意料地伸出一只手,灵巧温暖的手指包裹住我的小鸡鸡,将它从女式内裤里掏了出来。
  
  “啊...啊...”
  
  “五~四~三~二~一~”
  
  敏感的包茎小鸡鸡被塞西莉亚单手握住,随着她嘴上的倒数被缓慢撸动起来。快感像海浪般冲刷着我弱小的身体,我舒服得像小虾米一样弓起身子,但鸡鸡仍被她牢牢抓着。
  
  柔软又灵活的手指像玩玩具一样轻松地玩弄着我的鸡鸡,无比高超的手交技巧让我连连呻吟,连冠状沟都在被她的手指不停刺激,积攒许久的性欲被她在掌心肆意玩弄。
  
  短短的五秒手交结束,我已经舒服得说不出话,颤抖的身体蒙上一层密密的细汗。
  
  “好了,奖励到此为止。诶,看你这样子不会要射出来了吧?”
  
  塞西莉亚甩了甩手,好像感觉还不干净,又将粘在手上的腥臭精水擦拭到我的身上。
  
  我羞愧的点了点头,塞西莉亚的手交超出了我的想象,连我自己撸时都做不到那么舒服。勃起到极限的鸡鸡在空气中时不时地抽动着,仍然沉浸在之前的快感余韵中,即使勃起成这样也能被塞西莉亚单手握住,我突然感到了深深的自卑。
  
  “又流出来了好多稀薄的精水,唉,这种鸡鸡真的能满足女孩子吗?不过你是一只宠物小狗,根本不需要考虑找女孩子。”
  
  塞西莉亚笑了笑,随后,我的睾丸传来一阵疼痛。
  
  “只是拍打了一下就疼成这样,还挺有用的嘛。让小鸡鸡冷静一下吧,记住,没有我的允许可不许射精。”
  
  ......
  
  “现在,要对你进行犬化训练,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不需要思考,知道吗?”
  
  “汪!”
  
  “趴下。”
  
  我像小狗一样趴在塞西莉亚的脚边,将脸贴向她的脚背。
  
  “犬化训练的重要一步就是培养小狗对女主人足部的喜爱,你喜欢我的脚,从今天开始你要学会崇拜我的脚,被我的脚玩弄就是最大的奖励,明白了吗?”
  
  “汪!”
  
  “舔脚。”
  
  我伸出舌头,透过黑色丝袜舔她的脚趾,圆润的脚趾透过丝袜显示出一个个美丽的轮廓,每颗脚趾都被我的唾液沾湿。
  
  “这是你最喜欢的味道,你要记住它,作为一只狗狗你必须记住主人的脚是什么味道。今后你只要一闻到这个气味,就会堕落成发情的受虐笨狗狗。”
  
  微酸的汗臭随着唾液被我卷入口中,伴随着塞西莉亚温柔的话语,(各种sm资源加扣3320930394)我沉醉在这下流的游戏里,将汗液和唾液的混合物当成世界上最美味的液体吞入腹中。
  
  “躺下。”
  
  “汪汪~”
  
  我像小狗那样躺下,蜷缩四肢,用可笑的姿势将身体展示。
  
  “真是毫无男子气概的丢人身体,穿着可笑的内衣,还有这废物小鸡鸡,恐怕没有女孩子会喜欢吧。”
  
  塞西莉亚将一只脚踩在我的身上,随着身体重心的转移,从她脚上传来的压迫感越发沉重。一开始只是脚掌,后来是整个脚底,逐渐加强的重量让我的胸口有些喘不过气。
  
  “难受吗?会疼吗?”
  
  “啊......”
  
  塞西莉亚突然将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脚后跟,疼痛感让我呻吟了出来。她明明看上去还算瘦,但身材却非常有料,傲人的胸脯、丰满的大腿,既成熟又有诱惑力。
  
  多亏被踩在脚下,我得以看到塞西莉亚裙底的风光。目光顺着过膝的黑色丝袜向上,被勒得突出的雪白大腿肉,以及女仆裙内若隐若现神秘领域。
  
  “又勃起了呢,变态受虐小狗,干脆让我把你的小鸡鸡也踩碎掉吧。”
  
  踩着我的脚逐渐下移,不知不觉已经转移到了我的小腹。
  
  “要我全力踩下去吗?把你的早泄鸡鸡踩坏掉,让它再也用不了。”
  
  塞西莉亚低下头,那冰冷的笑容,眼神里的残酷意味让我感到有些恐惧。
  
  “可悲软弱的受虐小狗,喜欢这种感觉吗?让我把你变得更悲惨、更无能,让你的鸡鸡变成真正的垃圾,这次我要把你阉割掉,好吗?”
  
  被调教的身体条件反射地点了点头,但脑海中残留的理智让我清醒过来。阉割?不管怎么样,阉割还是太过分了一点!
  
  “那个...塞西莉亚,阉割...不太好吧。”
  
  塞西莉亚的脸色冷了下来,一阵沉默后.....
  
  “狗能说话吗?你这蠢狗。”
  
  “你该不会以为留着你的废物鸡鸡,以后还有用吧?没人会喜欢像你这样毫无自尊的废物受虐男,更别妄想用你那可怜的鸡鸡满足别的女孩子了。”
  
  仿佛带有魔力,这些话让我心跳加速,明明知道这是不对的,身体却更加兴奋起来。
  
  看到了我勃起的鸡鸡,塞西莉亚的脸上又恢复了邪恶的笑容。
  
  “像你这样的废物受虐狂,还在幻想什么尊重和爱吗?干脆把鸡鸡弄坏,只需要享受被羞辱和嘲讽的快感就好了,像个真正的笨蛋和蠢狗一样。让我把你的鸡鸡踩烂,让你堕落成真正的性无能废物和受虐狂吧。”
  
  “况且你是我的宠物小狗,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只是取悦我的玩具,就算是被我玩坏也无所谓吧。”
  
  被羞辱的快感让我的大脑融化成了一团浆糊,不知不觉,塞西莉亚已经将脚踩在了我的鸡鸡上。
  
  “要踩下去咯,我会用尽全身的力气,准备和你的男性身份告别吧,是永别呢。”
  
  温暖的足底将我的阴囊和鸡鸡踩住,挤压着我脆弱的生殖器官,可怕的压迫感让我心中的恐惧更甚,但兴奋的小鸡鸡却流出一股精水,将我的小腹和她的脚心都弄得黏糊糊的。
  
  “开始咯...3....2....”
  
  随着数字的倒数,脚上传来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塞西莉亚的脚底牢牢踩住我的下体,被压扁的阴囊疼得我额头冒汗。
  
  “1....”
  
  鸡鸡上的压力突然消失,原来她将脚移开了。那完美的黑丝袜脚在我面前调皮地晃了晃,又缓缓抬起,中心的落点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可怜的小鸡鸡。
  
  塞西莉亚的眼中满是蔑视,兴奋的脸颊微微泛红,那美丽的脸庞一时将我迷住,让我完全忘记了反抗。只见她坏笑一下,双唇轻动,如耳语般的声音飘进我的耳朵。
  
  “0...废物...”
  
  停留在空中的玉足以迅雷之势落下,被黑丝包裹的足尖仿佛一柄利剑,毫不留情,不留余力地落下。我的呼吸都要停滞,一时间连意识都要飞走,只听见“砰!”的一声响。
  
  “啊......”
  
  恐惧让我浑身发抖,但预想的疼痛没有出现......那只脚踩在了我的双腿之间,重重地踏在地板上。
  
  “呸...”
  
  晶莹的唾液被吐在我的脸上,我浑身瘫软,兴奋得精疲力尽,毫无知觉的小鸡鸡在塞西莉亚鄙视的注视下射出一股股的精水。
  
  我彻底失败了,尽管塞西莉亚对我手下留情,但我成了真正的受虐狂和废物,我在这被阉割的变态的快感中射精了。
  
  “啊,怎么哭出来啦?笨狗。”
  
  在我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看见的是塞西莉亚小恶魔般的笑容。
  
  ......
  
  ......
  
  “好啦,今天的侍奉已经结束了,是不是有些太过火了?”
  
  塞西莉亚坐在床边,低着头不知在写些什么,过了一会,她递过来一张纸。
  
  这是一份契约,是我和她的“饲主宠物”契约,她是主人,而我当然是她的玩具小狗。
  
  “既然决定要当我的小狗,就把这份契约签了吧,为了真实一点,我还把家族的公章拿来了。”
  
  塞西莉亚得意地向我展示着手里的印章,加上这份精心制定的契约书,还真有点正式的味道。
  
  我坐直了身体,被踩踏的腹部还有些隐隐作痛,接过笔,在契约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下就真的是我的小狗了呢,不过不用担心,这只是写着玩的东西,即使拿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吧,少爷怎么会变成女仆的受虐宠物小狗呢。”
  
  确实,这份契约书言辞露骨又变态,说出去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但它是真实的。
  
  塞西莉亚拿过契约书,在上面盖下印章。
  
  “这东西就交给我保管了,还有......”
  
  她将手伸向我的脖子,扯了扯那个羞耻的狗项圈。
  
  “这东西不许摘下来,反正可以用视觉魔法什么的掩盖吧,直到下一次调教为止。”
  
  我咽了口唾沫,身体已经因为这个变态的命令而有些兴奋。
  
  “还有,今天的丝袜就送给你了,要和它一起入睡哦。”
  
  塞西莉亚指了指一旁枕头上皱巴巴的黑色丝袜,随后转身走向房门。
  
  “晚安,乖狗狗。”
  
  “...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