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96|回复: 0

山贼头子吉尔伯特与他的手下败将肉便器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1 00: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齁噢噢噢♥不、不行、这个不行!屁股好痛,咕呕,要裂开了,屁股的小穴要被山贼大人的粗壮肉棒干坏掉了♥♥♥”

    残破的银白色骑士铠被无情地丢弃在一旁的草地,而它们的主人,此刻却赤裸着下体,丝毫不知廉耻地如同雌兽一般趴伏绿茵茵的草地上,拼命撅起自己肉感十足的皙白臀瓣,迎合着正肆意凌虐着少女骑士稚嫩菊穴的狰狞肉棒。

    辛西娅,这位受尽家族宠爱的独生女儿,被王国的民众们所所期待的未来之星,自幼便立誓要成为王国之剑的,高傲而又凛然,如公主般美丽的骑士少女,现在却在这荒无人烟的树林里,像条下流的母狗一样用那亵渎神明的羞耻之处服侍着山贼的肉棒,甚至还在男人肉棒毫不留情的粗暴抽插下,不断地发出淫糜至极的高亢呻吟。

    “呜噢噢噢——吉、吉尔伯特大人的肉棒,好舒服♥~~…屁股的小穴要被大肉棒肏坏掉了,但是,好舒服♥~~…咕咿!那,那里的话,不行,那里不行♥!那里还很敏感♥所、所以不行♥,吉尔伯特大人的大肉棒又进来了♥~~…敏感的地方,被这样粗暴地捣弄的话♥♥,屁股、屁股要坏掉惹♥♥——哦哦哦哦哦!!!”

    直肠的粘膜被捣弄着不断地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与少女娇媚的呻吟汇合在一起,演奏出令人血脉喷张的淫乱乐章。

    “好舒服♥,吉尔伯特大人的肉棒,太舒服了♥,辛西娅的屁股小穴已经要变成山贼大人专用的形状了♥,这样下去的话,会上瘾的!绝对会对这种舒服的事情上瘾的♥♥♥!!!”

    骑士少女紧致的屁穴也在男人滚烫巨大肉棒的抽插下一点一点地被开拓成圆形的孔洞,贪婪地吞吐着山贼大人越发炽热的狰狞肉柱。

    “别光顾着自己享受,要当老子的母狗的话,屁股就给我更卖力地摇起来!”

    吉尔伯特蔑笑着举起手掌,对着胯下少女骑士淫乱的嫩臀掌掴起来。

    “啪,啪啪——!”

    不着一物的酥挺雪臀在男人无情的拍击下浮现出鲜红的掌印,但这突如其来的疼痛不仅非但没有让辛西娅清醒过来,反而让少女漆黑色的眼眸彻底侵染上蒸发理性的快感。

    沉浸在欲望中的骑士愈发放荡地挺动柔软的腰肢,柔韧的菊穴忘情地吞吐着山贼的肉棒,不仅如此,为了能够像刚才一样得到男人的“夸奖”,少女更是不知廉耻地摇晃着从敞开的内衬里裸露出来的皙白双峰,诱惑着男人肆意地亵玩成各种淫糜的形状。

    “噢,噢噢——高潮了♥,好舒服,嗯…啊♥实在太舒服了♥,已经、已经无法忍耐了♥,意识已经变得一片空白了♥,要高潮了♥,母狗骑士要在吉尔伯特大人的肉棒下高潮了———♥♥♥!!!”

    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辛西娅翻白着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但这样的疑惑只不过持续了一秒就被高潮来临的快乐彻底击溃,少女的意识再度变成一片空白。

    已然化身为淫兽的骑士就这样顺从着身体的本能,无法遏制地发出狂乱的呻吟。

    “哦哦噢噢噢哦哦————♥♥♥!!!”

    …………………………

    数小时前。

    “呼……呼,终于甩开了吗……”

    辛西娅拄着手中的剑刃,整个身体都倚靠在身后粗壮的树木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她身上闪耀着银光的奢华铠甲在与山贼的战斗中被损毁得不成样子,不仅护肩的位置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坑洼的凹陷,就连胸甲的部分都被破坏得只剩下一小块碎片,顽强地挂在身上,甚至就连甲胄内部的内衬也险些被撕得粉碎,裸露出少女大片雪白诱人的晶莹肌肤。

    这套价格昂贵的盔甲在逃亡过程的中沾染了太多肮脏的污渍,漆面早已不复往日的光泽,但更糟的是,失去了盔甲的保护,少女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在逃亡的过程中被道路上许多不知名植物的尖锐叶片和树木枝干留下许多细密的伤口。

    那其中或许混杂着含有毒素成分的植物。

    无法及时得到治疗的话,就算是活着回去了恐怕也会大病一场。

    但相比于身体的痛苦,心灵层面所遭受的屈辱才更让辛西娅窘迫难安。

    “明明看起来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山贼喽啰,身为诺里斯家族的长女,传承着这样荣耀的家名的我……居然败在那种家伙的手下……让我遭受到如此屈辱……!”

    辛西娅攥紧粉拳,低声地怒吼起来:

    “吉尔伯特……这个仇我记下了!迟早有一天,我必要你如数奉还今日之耻!”

    “哈哈哈,这可不像是丧家之犬会说出的话啊。”

    意料之外的男性声音从身侧的树丛中传来。

    这异常熟悉的声音令少女的娇躯瞬间变得紧绷起来。

    “在以前被老子干烂的无数手下败将里,像你这样嘴硬的家伙也算得上是屈指可数了。”

    男人魁梧的肉体轻松地挤碎阻挡在前的茂盛枝叶,只是眨眼间便站立在辛西娅的眼前。

    那些曾让辛西娅花费了数分钟才得以小心翼翼地蜷缩过去的天然屏障,只不过稍稍阻挡了一瞬便被他魁伟的身体碰撞得撕裂开来。

    没有任何花哨的技法,这个男人光是靠着自己可怕无比的强韧肉体,便轻易地从这遍地魔物的密林开辟出一条路径,甚至就连辛西娅持有着的附魔长剑的劈斩,也难以在他的身体上留下哪怕一道豁口。

    那绝不是正常人类所该有的肉体强度,就连王国的剑圣都无法做到如此匪夷所思的地步。

    正因为如此,被国民们誉为天才剑士的辛西娅才在与他的战斗中吃尽了苦头。

    吉尔伯特望着气喘吁吁的少女,咧嘴一笑:“要不要猜猜看,那些家伙最后都是什么下场?”

    “可,可恶!竟然追上来了……”

    辛西娅仰望着男人粗犷的脸庞,不甘地咬紧下唇。

    哪怕是全盛状态下,在这样狭窄的森林隙间中,没有任何腾挪余地的她顷刻间便会在对方那不讲道理的肉体下落败。

    可如果避战而逃,以她现在几乎枯竭的体力,恐怕连一百米也逃不出去。

    “这样就……结束了吗……”

    自信地以为即使战败也有余力撤退的骑士少女,在不自量力地挑战强盗们的城寨过后,终于明白自己该直面败北的现实了——遭受凌辱,强行侵犯,甚至是被男人无情的斩杀。

    身为败者,理应被胜者完全支配。

    吉尔伯特一点一点地靠近过来。

    近乎两米的身高带来的大片阴影只不过是瞬间便笼罩了骑士少女的全身,同时也带来了异常可怕的压迫感。

    魁梧的山贼首领就这样居高临下地望着面前满脸绝望的辛西娅,轻蔑地咧开嘴嘲笑道:“哈哈,来啊,小妞,不是说要拿起你的剑向我复仇吗?还是说,又想像条丧家犬一样逃窜了呢?不过猫捉耗子的游戏老子也有点玩腻了……这样吧。”

    吉尔伯特伸出五根手指,在辛西娅的面前摆了摆,道:

    “这次,就只让你先跑五分钟好了。”

    辛西娅没有说话,甚至连与吉尔伯特对视的勇气都没有,只是默默地垂下眼帘,凝视着绿茵色的草地。

    “喂?怎么不说话?吓傻了吗?”

    吉尔伯特嗤笑着伸出一根手指,勾起骑士少女嫩白的下巴,逼迫着对方游离的视线直视自己的双眼。

    辛西娅琥珀色的瞳孔里清晰倒映出吉尔伯特轻蔑无比的眼神。

    轻蔑、讥笑、嘲讽、不屑……那是自出生以来,少女从未在其他人眼中所观察到的东西。

    籍着伯爵世家在王国中如雷贯耳的无比权势,辛西娅就这样在众人的欢呼和赞叹声中不断成长。

    自从她拿起剑与人进行擂台上的正式对战以来,未曾尝过一败,更是被人们称为“初升晨曦的骑士”,名满整个王国。

    就连教授她剑术的“王国剑圣”,也不过担任教师职位一年过后,在人们面前直言他已经无法教导给辛西娅任何东西,随后便黯然辞去了自己在伯爵府上的职位。

    “回答老子!”

    吉尔伯特的脸上闪过一丝狞笑,旋即粗暴地握住少女细嫩的脖颈,强行将她提举起来,“哭吧,逃吧!为了活命向你的神哭泣着祈祷吧!但是祈祷的时候小声一点!如果被老子找到了,老子会在你悲惨无比的哭声中拗断你的脖子,然后把尸体丢去给魔物们加餐。”

    “嗬……嗬嗬……”

    被攥住脖颈的辛西娅睁大眼睛,努力地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只是从嘴角漏了几声意义不明的呻吟。

    “如果有幸能留下一口气的话,你还可以亲眼看着贪婪的魔物们是怎么撕咬你的身体,啃食血肉的,而旁边的植物们会负责将你剩下的骨肉变成它们钟爱的养料……至于你愚蠢的家族,他们只会像无头苍蝇一样满世界去寻找你的踪迹——但是他们永远,什么也找不到!”

    辛西娅的眼神越发惊恐,忍不住开始在男人的手掌里拼命挣扎起来,但是两者力量上的巨大差距,只显得她的这番挣扎是如此孱弱可怜。

    “你会默默无闻地死在这里,然后连同你存在过的痕迹一起,彻底消失在这片幽绿的森林里……”

    吉尔伯特松开手,任由辛西娅咳嗽着重新倚靠在树上,旋即便转过身去,旁若无人地用路边的石块磨砺起腰侧的砍刀起来——在之前的战斗中,辛西娅甚至都没能让他将这把刀拔出迎战。

    “尽管逃吧,但要记住……你的时间有限!”

    刺啦。

    刺啦。

    男人魁梧的背影如山般庞大,而在他那可怕的阴影笼罩之下,辛西娅颤抖的手指甚至握不住手中的剑刃。

    哪怕是偷袭,她也绝不是面前这个男人的对手,至于逃跑……就算能够成功逃离,在迷失了入山道路的当下,她甚至不可能在这片迷宫般的山林里独自存活三天。

    生命即将终结的感觉从未变得如此清晰。

    刀刃刮擦的声音,富有节奏地回荡地在这片小小的林荫间的间隙。

    吉尔伯特镇定自若地刮擦刀刃,仿若死神正轻轻地敲响她的丧钟。

    辛西娅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终于彻底地崩断开来。

    她浑身无力地瘫坐在地上,随后,这位骄傲得如同白天鹅一般美丽动人的少女,竟然像是小孩子一样哭泣起来。

    “呜呜呜,对、对不起,请,请不要杀我……”

    谁也没有想到,那个在他人面前永远表现得无比高傲的辛西娅,英姿飒爽的女骑士,被人们以“晨曦骑士”的称号所期待着的的少女,居然就这样在一个山贼头目的面前被恐惧击溃了。

    刺啦——

    刀刃摩擦的声音戛然而止,吉尔伯特重新转过身来,居高临下地审视着骑士少女梨花带雨的美丽俏脸,嘴角咧出一个异常愉快的笑容。

    “这不是蛮识相的嘛,要是早这样多好,你我也能多省下些时间……做错了事就要积极道歉,这样才能获得他人的原谅哦。”

    吉尔伯特蹲下身子,在辛西娅仿若小兔子般瑟瑟发抖的同时,直勾勾地盯着她不断躲闪的双眸。

    “虽然没有道歉就一定会被原谅的理由,但是你的运气很好,我对可爱的女孩子一向比较宽容,不过在那之前,我要先看看你的诚意……”

    辛西娅擦了擦眼角的泪珠,用满是希冀的目光看向吉尔伯特,

    “啊、啊!……能放过我吗!?谢……”

    吉尔伯特拍了拍少女弹嫩的脸蛋,戏谑道:

    “别急着高兴,老子虽然说可以放过你,但要想获得老子的原谅,你该先展示出你的诚意来!”

    少女有些迷惑。

    “诚、诚意,指的是……?”

    吉尔伯特裂开嘴笑了:

    “就是那个啊,那个——道歉要露出胸部——这是常识吧?”

    “……!?”

    辛西娅瞪大双眸,忍不住震惊无比的大声道:

    “这是哪门子的常识啊!?”

    “在这里,老子的话就是常识——还是说,你更想要这个呢?”

    散发森冷寒光的刀刃抵住少女娇嫩的脖颈,吓得辛西娅立刻哀求起来:

    “呜!不、不要,对不起,我会好好做的,所以、请不要……”

    “那就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是,是的!”

    明明是从来没有让任何人看过的隐私部位,现在却要主动地裸露在区区一个山贼头目的面前,这样极致的落差感所带来的耻辱,令辛西娅的眼角忍不出泛起委屈的水光,柔软的双颊更的浮现出惊人的红润。

    凛然而又高傲的骑士少女抿着嘴角,眼泛泪光,在不能容忍的仇敌面前,像这样委屈而又羞耻地解开自己的衣领,准备暴露出那少女羞涩的隐私之处,任人欣赏。

    对于恶趣味十足的吉尔伯特来说,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下酒菜了。

    洁白色的内衬被少女的纤纤玉手缓慢解开,暴露出少女骑士那一对初具规模的挺拔乳峰,细嫩白腻的乳肉在浅蓝色条纹的胸罩束缚下勾勒出极具诱惑的弧度,隆成一片皙白的乳谷,让人忍不住想探入那深邃诱人的乳沟内一探究竟。目光再往下看去,便是少女骑士紧致得恰到好处的奶脂小腹和饱经锻炼的曼妙腰线。

    辛西娅解开胸前最后的布料,迅速捂住胸前曼妙的春光,随后便羞红着脸,站在吉尔伯特的眼前。

    但是少女的服从换来的却是吉尔伯特严厉的呵斥:

    “把手放下来,挡的那么严实老子还看什么?”

    “呜……对、对不起……请、请您……”

    辛西娅满脸羞赧地缓缓放下手臂,令那对发育良好的少女蓓蕾彻底暴露在男人的眼前。

    酥挺的雪峰在透过树荫的阳光下泛出雪白的光泽,饱满的脂肪簇拥着少女细腻肌肤,使之变得越发高挺,而在那弹软的峰峦之巅,两粒绯红的樱点正在林间拂过的微风下颤巍巍地轻晃。

    如此美妙的景色令吉尔伯特的呼吸都不由得停止了一瞬,但他很快便回过神来,脸上也立刻露出了不怀好意的坏笑。

    男人的大手顺势攀上少女纯洁的乳峰,五根手指深深地陷入到那温热滑软的嫩肉里去,肆意揉捏着少女骑士仿若果冻般弹软的雪白乳肉,甚至还不怀好意地伸出手指,在少女极为敏感的乳蕊上轻弹一下,惹出一声羞涩至极的娇吟。

    “呜噫!?”

    充分享受了一番少女娇嫩乳峰的山贼头目满意地笑了起来:“哼哼,还不错,虽然比上次那个自称圣女的大奶子小多了,但是废材骑士的小奶子摸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呢。”

    吉尔伯特讥讽意味十足地拍了拍少女滑弹的软嫩脸蛋:“你说是不是啊,废柴骑士?”

    辛西娅本就羞红的脸上更添一抹绯红,但为了活命,委曲求全的女骑士一言不发,只是用力抿紧樱唇,强忍着内心的羞赧,目光恍惚地望着一旁的树丛。

    没有得到回应的吉尔伯特倒也不恼,只是重新站直了身体,开始自顾自地解起裤腰带来:“好了,老子摸够了,现在转过去趴着吧——老子要用你这个小婊子的骚屁股好好爽一爽了。”

    “欸!?”

    出乎意料的话语令辛西娅猛地回过神来,美眸瞪大,惊呼出声:

    “什,什么!爽一爽是……?”

    “听不懂人话吗?爽一爽就是老子起性欲了,现在想肏一肏你的小嫩穴发泄发泄!好了,不要再在这里磨磨唧唧的了,快点给老子趴过去!”

    吉尔伯特三下五除二地脱掉了自己简陋的麻布裤子,就这样在少女的面前堂堂正正地显露出自己做为山贼头目所必然具备的雄厚的本钱——一根滚烫无比、一柱擎天的雄伟肉柱。

    从未见过这等巨物的辛西娅慌忙地捂住双眼,从指缝里悄悄地窥探着那根高耸挺立的昂然巨物,又不自觉地在心底里与自己在自亵时触碰到的嫩穴稍一比较,便立刻连声惊叫起来:

    “不,等一下,这,这和说好的不一样!而且,那么大的东西,进不来的,绝对进不来的!”

    “嗯?诚意是诚意,让老子操归让老子操,难不成,你以为你做下的事情,只是让老子摸摸奶子就能原谅你吗?”

    吉尔伯特不屑地嗤笑起来:

    “杀了两个老子亲自任命的哨卫,又烧了一个弟兄们为老子辛辛苦苦建起来的狩猎小屋,你以为老子这么简单就会放过你吗?”

    “可,可是……”

    辛西娅心虚地嗫嚅起来:“下面、不行,妈妈说,那里是要留在新婚的时候,献给心爱的丈夫的……”

    “哈哈,新婚?”

    吉尔伯特哈哈大笑起来:“有什么关系,反正也不会有人会去娶一个被山贼抓到过的烂货了,不如现在让老子爽爽。”

    话音未落,吉尔伯特便抓起少女的后颈,在对方的痛呼声中,让少女的脸蛋与茵绿色的草坪亲密地接触在一起。

    脑袋被男人用蛮力按在地上,重心前移的难受感觉使得辛西娅不由自主地向后翘起臀部,任由淡白色的马裤清晰地勾勒出少女臀部酥挺浑圆的曼妙曲线。

    “不、不行,吉尔伯特,那里,那里绝不可以让你这种卑劣的山贼……咕,你杀了我吧!”

    被按倒在地的少女骑士奋力的挣扎着。

    然而,在上半身几乎完全动弹不得的情况下,少女只剩下高高翘起的臀部在男人的胯前努力地左右摇晃,但若是从远处看过来,这样努力晃动臀部的姿态,与其说是反抗,不如说是正在诱惑男人的插入更为恰当。

    包括在长裤里的臀部不时地碰撞着男人勃起的炽热阳具,辛西娅青涩的反抗不仅没能产生作用,反而刺激得吉尔伯特心中的欲火愈发高涨起来。

    望着异常抗拒的少女骑士和她左右摆动着的酥挺娇臀,吉尔伯特心思一动,便立刻戏谑地开口道:“想要保留处女的话,老子倒是有个办法。”

    “不仅可以让你保住处女,也可以帮老子好好发泄一下,让老子原谅你,这样的话,等老子满足之后,你就可以全须全尾地回去了——这个交易怎么样?”

    “……那是什么意思?”

    辛西娅停下挣扎,气喘着回头望向吉尔伯特:“你想做什么?”

    “蠢货,当然是用你的另一个穴啦!”

    吉尔伯特咧嘴大笑着说完,便趁着辛西娅还在恍惚的空档,一口气便把少女的长裤连同内里的小亵裤一起扒到膝盖的位置!

    少女骑士挺翘的雪嫩臀瓣就这样瞬间十分有冲击性地暴露在吉尔伯特的眼前,滑腻如凝脂般的臀瓣在冷风的吹拂下如布丁般可爱地颤动,带着丰腴的脂肪一起微微地晃动,而在这美丽的隆起之间,少女那最为隐秘的羞人私处一览无余。

    望着如此美景,吉尔伯特忍不住伸手摸去,刚一接触,首先传来的便是臀部上脂肪柔软滑腻的丰腴触感,但随着手指在臀肉里越陷越深,少女骑士那辛勤锻炼而来的臀瓣便立刻反馈回紧绷弹嫩的绝妙触感,简直就像是在抗拒着手指的进一步入侵一般——虽然就算再怎么反抗也只能老老实实地被吉尔伯特揉个爽。

    “哈哈,虽然是废物骑士,但是这个屁股的触感却相当绝佳呀,感觉就算玩上一年也不会腻呢。”

    吉尔伯特一只手牢牢地压住辛西娅的脑袋,而另一只手则肆意揉捏起少女柔软的臀瓣,脸上的笑容也变得越发灿烂:“不如以后就留在老子的寨子里,乖乖当老子的肉玩具,用你的大屁股把老子服侍得舒舒坦坦的,也不是不能赏你一口吃的。”

    “你、你、你,你究竟在干什么啊!!!”

    极端的羞耻甚至让辛西娅在这一刻忘记了恐惧,耳红面赤的骑士少女顾不上胸襟大开的上半身,转而拼命地用手掌推搡起身后男人魁梧的身体起来。

    但是在这脑袋被紧紧压制,上半身被控制着前倾的情况下,少女的推搡根本使不上力气,甚至吉尔伯特只要把自己的胸膛稍稍后退,辛西娅便只能无助地推搡空气了。

    然而少女的推搡与其说是抗拒,反倒是更像在给他进行力道轻柔的按摩,于是吉尔伯特便也愉快地将身体缓缓压上少女柔软的酮体,而他那胯下裸露出来的狰狞巨物,也顺势挤入了少女柔腻的臀谷之间,尽情地享受着两侧紧绷着的臀肉所带来的舒适挤压。

    滚烫的肉棒就这样舒服地享受着少女非自愿的素股服务,吉尔伯特那空闲的手掌也不再通过揉捏少女的臀部取乐,转而是温柔地戏弄着骑士少女形状优美的紧致腰腹,一寸寸地抚过少女娇嫩敏感的腰肢肌肤。

    “哈……哈……不要、可恶、你这个混蛋,放开我……”

    敏感处被抚摸所带来的莫名刺激感令辛西娅忍不住低声地喘息起来,但相比之下,还是那根抵在她臀谷之间,离少女私处只差一步之遥的凶恶肉柱才令她更为在意:“你答应过我的,吉尔伯特!不许碰那里……那里、那里是……哈……留给我……呜……留给我未来的丈夫的地方……”

    “答应?老子可不记得答应你什么了?”

    吉尔伯特嗤笑着靠近辛西娅的耳边,“你可还没同意老子的交易呢,所以,就算在这里把你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也没人能说是老子的不是……所以,你的答案是?老子可忍耐不了太久了。”

    “我、我知道啦!”

    辛西娅羞红着脸,羞愤欲绝地大喊:“我同意你的交易,但是你必须保证!你必须保证绝对不……呜?!”

    刚一得到满意的答复,吉尔伯特勃起得无以复加的可怕肉棒便向上抬起,只不过是瞬间就抵达了那早已被预定的目标所在——那隐藏在少女饱满的臀瓣之间的粉嫩菊门。

    骑士少女未经人事的菊蕾异常敏感地反馈回男人阳具那滚烫无比的炽热触感,但是已经亲口答应了男人的交易请求的辛西娅没有任何反抗的借口,也知道自己现在无论再怎么反抗也不过是自取其辱,甚至还有可能导致吉尔伯特在恼羞成怒之下夺走她宝贵的贞洁。

    于是,在这自己羞人的菊蕾即将被男人凶恶肉棒破处的当下,作为王国明日之星的凛然女骑士所做出的应对,就仅仅只是只是暗自咬紧樱唇,将双臂交叉在脸颊的两侧,不让身后的恶徒看见自己不成体统的屈辱样子,准备默默地忍受仇敌的侵犯。

    见到辛西娅如此配合,吉尔伯特也不再继续用手压制少女的脑袋,转而与另一只手一起,小心翼翼地分开少女骑士因为紧张而绷紧的嫩白雪臀,将那深深地隐藏在弹软臀肉内的诱人菊穴,彻底地暴露在狰狞肉棒的眼前。

    少女骑士嫩红的菊蕾好似感受到了男人的视线,羞涩地微微开合,仿佛是在向外吐露着体内的热气,又仿佛是在邀请着男人巨硕肉根的粗暴挺刺。

    吉尔伯特下意识地舔了舔唇角,不由得有些口干舌燥。

    “我要进来了!”

    难得的,不是用“老子”,而是用“我”作为自称的吉尔伯特如此宣告。

    噗呲——

    山贼头目硬的快要炸裂的滚烫阳根,就这样毫不客气地,粗暴地挺入少女骑士那紧窄至极的羞人后庭,只是瞬间便将这处从未有人踏足过的神秘禁地扩张成一个可怕的肉洞!

    “噫!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吉尔伯特的肉棒刚一挺入,身下翘起臀部的少女骑士便立刻凄厉地惨叫起来。

    “哈,哈啊,屁股,屁股要裂开了,太大了,不行、不行不行,进不来的,绝对不行,屁股要坏掉了,噫噫噫噫噫!!!”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哪怕是天才的骑士少女,在没有任何润滑和锻炼的情况下,骤然被如此粗壮的肉棒抽插肛穴,当然会异常疼痛,虽然能够成为骑士的少女的身体素质并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受伤,但那份由菊蕾被强行扩张所带来的痛苦却是无法避免的。

    在剧烈痛苦的刺激下,少女眼角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地夺眶而出,瞬间便打湿了一小片翠绿色的草坪。

    明明是备受期待的天才少女,却被不知道哪里来的野蛮壮汉猛肏着屁股的小穴,甚至还被肏的哭了出来……要是这样的丑事传到家族那边去,恐怕辛西娅第二天就会被她所敬仰着的家族从族谱里除名吧。

    “哈,真不亏是骑士的屁股小穴,夹得可真够紧的,差点就给老子夹射了!”

    少女骑士娇嫩的肠壁带着仿佛要将男人肉棒夹碎在体内般的气势,挤压着山贼头目的粗硕肉柱,连带着肛穴内里的每一寸粉红肉褶都一圈圈地包围上来,一同绞紧着这根滚烫的异物,但是每当少女粉嫩的菊肉刚一缩紧,下一秒就会被巨硕的肉棒蛮横地冲撞开来,连丝毫抵抗也没能做到地被强行扩张成不成体统的样子。

    少女肛穴的反抗在男人雄伟肉棒的攻势下显得是如此的软弱无力。

    但是尽管如此,少女的肠壁依旧坚持不懈地不断缩紧,一次又一次地抗拒着异物的入侵。

    在不断地重新缩紧的粉嫩肉壁的挤压下,吉尔伯特只觉得一股蚀骨般的吸吮力从少女骑士的屁穴里一遍又一遍地传递过来,引诱着他向着更深处的隐秘地带进行探索。

    这哪里是什么抗拒?

    简直就像是在贪婪地榨取男人的精液嘛!

    明明是第一次使用屁股的小穴,但是辛西娅所展现出来的素质,却让吉尔伯特不由得刮目相看了。

    “喔喔喔——夹得真紧!简直就像是在吸老子的肉棒一样,骑士小妞,你的屁股小穴可比你懂事多了啊!很好!再夹紧一点!让老子再好好享受享受!”

    “不、不要!停下来、呜、好痛啊、呜呜呜,不要了、屁股好痛、已、已经不行了……放过我吧,求求您放过我吧……呜呜呜呜……”

    本是用来排泄的器官在男人的抽插下持续地反馈着难以言喻的诡异感觉,连绵不绝地涌上想要反胃的呕吐感,再加上那由肛门扩张所带来的异乎寻常的痛苦,饶是一贯坚强的少女骑士也忍不住崩溃地啜泣起来,不断地向仇敌求饶:“我已经知道错了,所以,请停下来吧,我以后再也不会靠近您的领地了,所、所以——咿!”

    没有丝毫理会辛西娅的哀求,吉尔伯特只是自顾自地用他那滚烫狰狞的肉棒,毫无怜悯之心地扩张着骑士少女的处女菊穴,将那原本可爱的小洞一点点地扩张开来,直到彻底让那诱人的肉洞变成肉棒的形状,就这样,随着少女菊穴扩张进度的进一步增加,吉尔伯特原先轻缓的抽插频率也开始逐步加快。

    男人魁梧粗壮的阳具不断地加快抽插的频率,粗鲁地将少女绞紧的肠壁一次又一次地挤回两侧,而他那裹满了先走液的龟头,也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地摩擦着少女肠内每一处敏感的腔肠,引得辛西娅不由自主地发出声声媚叫。

    辛西娅简单好懂的反应使得她屁穴内的弱点被吉尔伯特循序渐进地彻底掌握,但是,掌握了少女弱点的吉尔伯特却逐渐放缓了抽插的速度,让抽插变得规律起来,而不再是一味野蛮的抽送。

    经验十足的山贼头子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刺激着能够让少女舒服起来的位置。

    一味的疼痛不能让人全心全意地从心底里浮现出臣服的欲望,但只有用最初的痛苦作为铺垫,紧随其后的甘美快感才能真正地成为足以销魂蚀骨的致命毒药。

    被轻柔地摩擦着的敏感腔肉释放出快乐的信号,少女的身体也渐渐松弛下来,没有感知到威胁的腔肠耻壁慢慢地适应起了这个不请自来的滚烫异物,逐渐地减弱了反抗的力道,而在那之后,取而代之的则是不断从肠道内壁分泌出来的黏腻肠液,浸润着菊穴内粉嫩的肉褶,让肉棒的抽送变得更加轻松。

    嫩白的雪臀吞吐山贼肉棒的动作轻松了许多,少女骑士原先呜咽的抽泣声也变得愈发色情起来:

    “呜……呜啊♥……屁股的那里……感觉好奇怪……明明……哈♥……刚才还感觉很痛……但是现在……嗯♥……屁股,要变得奇怪了……”

    “骑士小妞,你也开始进入状态了呢。”

    吉尔伯特戏弄般地拨弄着少女嫩穴上方的小小蓓蕾,挑动着辛西娅心中高涨的情欲:

    “怎么样?屁股的穴被山贼肉棒猛操的感觉,是不是很舒服啊?”

    “舒服什么的……才没有!……只、只是感觉……有点奇怪……嗯啊♥……这种事情……才不会觉得舒服……哈♥”

    噗呲……噗呲……

    尽管辛西娅拒不承认自己会因为屁股小穴被人爆操而感到舒服,但少女骑士与山贼交合的部位却不受控制地传出了淡淡的水声。

    那是肠液与男人的肉棒因激烈的交合而发出的淫乱声音,同时也是发情的少女根本无法掩盖的证据。

    少女骑士的身体禁不住快感分泌出更多的肠液,简直就像是在谄媚地讨好着不断在少女屁穴内横冲直撞的山贼肉棒似的,而被肠液所润滑后的膣腔媚肉就这样渐渐地变得松弛起来,使得同样沾满了肠液和先走汁的紫红龟头能够更加轻松地在少女菊穴内的敏感点上肆意驰骋。

    “呜,那里……嗯、嗯嗯♥……那个地方……很敏感……所、所以,请…嗯~♥…请不要再碰那里了……”

    辛西娅的喘息声在快感的冲击下逐渐变得急促,为了获取更多空气,原本守护在脸颊两侧的藕臂悄悄地支撑在地上,但是这样一来,少女那早已布满了迷醉羞红的娇媚俏脸,便彻底暴露在了吉尔伯特的眼前。

    “哦?不要碰哪里呀?”

    吉尔伯特坏笑着靠近骑士少女晶莹的耳垂,吐出热气:“想让老子照做的话,就好好把自己的要求表达清楚啊?”

    辛西娅的耳垂慢慢染上红晕,整个人都因为男人的要求而羞得不能自已,但是,为了不让逐渐累积起来的快感彻底决堤,在仇敌面前表现出不成体统的样子,正直骄傲的骑士少女只得咬紧牙关,从樱唇里小声地漏出几句细若蚊蚋的低语:“请不要再……插屁股里面的……那些地方了……”

    尽管少女强忍着羞涩说出了自己的要求,但男人抽插的速度却根本没有丝毫迟缓,甚至还得寸进尺,愈发用力地抽插少女挺翘娇软的小屁股。

    噗呲——

    肠液淫乱的摩擦声变得更加清晰了。

    “呜,我明明都说了……嗯,嗯嗯~♥……等、等一下!……”

    酥酥麻麻的快感从屁股的小穴里不断涌现,拨动着少女无比紧绷着的神经,在男人娴熟的抽插下早已堆积到了极限的快感只差一个简单的契机便会彻底决堤。

    而凭借着意志力,奋力抵抗着快感侵袭直到现在的辛西娅慌乱地扭头看向吉尔伯特的方向,再也顾不上自己的羞耻心,满是哭腔地悲鸣起来:“呜呜呜……不要、不要再插屁股小穴里敏感的地方了,辛西娅要变得奇怪起来了……不行,吉尔伯特,我明明已经好好说清楚了,所以……噫!”

    啪——!

    吉尔伯特竟不由分说地一巴掌抽在骑士少女娇嫩的臀瓣上!

    “你想让老子做的事,表达清楚了老子才会考虑一下!”

    坏心眼的山贼头目不屑地嗤笑起来:“而我考虑的结果就是——不接受!”

    吉尔伯特缓缓地将狰狞的肉棒从少女的屁穴里向外抽出,直到整个棒身都被抽离出来,只留下龟头还探入在少女的体内,作为固定位置的道标,从外面看过来,男人抽离出来的肉棒简直就像是一栋狰狞的肉桥,深深地链接在骑士少女皙白的臀谷里。

    他把自己的肉棒几乎抽离到极限,然后,便像是要将厚重的泥地穿刺得粉碎开来的打桩机一般,没有丝毫留情地,无比沉重地将胯部拍击在辛西娅的嫩臀上!

    啪——!!!

    辛西娅的臀部与吉尔伯特撞击出一声沉闷的响动,甚至比刚才掌掴臀部的声音还要响亮。

    在这猛烈的一撞下,辛西娅的双眸差点因为突如其来的快感翻白过去,就连小香舌也忍不住从嘴里吐露出来,贪婪地吮吸着外面的空气。

    但是这还没完。

    吉尔伯特再次将肉棒开始缓缓抽离,随即猛烈下压,并不断地加速这套动作,简直就像是把胯下娇媚的少女骑士当成纯粹的肉玩具一般,激烈无比地开始打桩!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肠内积蓄的肠液被男人凶狠的挺刺抽插肏得从少女的屁穴里四处飞溅,而少女向后乖巧翘起的臀瓣,也在这可怕的连续撞击下不断地向绿茵色的草地贴近。

    直到少女的整个身子都被插得彻底趴在地面上,再也避无可避的时候,吉尔伯特的动作甚至更加残暴起来,在这一刻,几乎完全化身成打桩机的男人,简直就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疯狂地在少女被蛮横地扩张成肉洞的屁穴里一下又一下猛怼!

    “咿、噫噫噫噫噫噫♥♥♥♥——!!!”

    伴随着根本无法遏制的淫乱媚叫从喉咙里倾泻出来,少女骑士两条修长结实的白嫩大腿瞬间绷紧,旋即便从股间喷洒出大片混杂着淫水和尿液的湿泞液体,将周围的绿草全部打湿。

    在这样一阵仿佛灵魂都为止颤栗的绝顶快感下,什么家族,荣誉,甚至就连身为人类的理性都被不分彼此地被彻底溶解,哪怕是神智和记忆在这宛若升上极乐之巅的快感当中都变得一片空白。

    支撑不住身体的手指拼命地攥紧草坪下松软的泥土,就连始终包裹在骑士靴内的晶莹脚趾也紧紧地蜷缩起来。

    完全丧失了身体控制权的辛西娅无力地吐出香舌,大口地喘着粗气,精神恍惚地看着前方的草地。

    这是什么……

    这么舒服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明明是被恶心粗鲁的山贼侵犯那种被神所唾弃的亵渎之处……可是……为什么……

    我会感到……这么舒服……

    但是,已经不想思考了。

    只要趴在这里就好了吧?

    只要乖乖地趴在这里,就又可以享受到那种舒服的感觉了吧?

    不用在乎其他人的期待,不用为了变成他们眼中的自己而不断努力……只要舒舒服服地,什么都不用想地,趴在这里……

    辛西娅的眼神逐渐变得迷醉,甚至就连菊穴内被吉尔伯特肆意释放进来的,浓厚炽热的男性精液都变得不在意了。

    明明是被山贼头目在体内射精了,可是少女骑士的酮体除了微微地颤抖了一下,便再也没有其他的动作了。

    屁股上几乎都快要习以为常的压迫感突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笼罩在眼前的一片硕大阴影。

    辛西娅微微有些疑惑地抬起头,便立刻看见了一根硕大无比,狰狞而又丑恶的,沾满了油润粘液和诡异白浊的,男人、不,甚至称不上人类的,山贼头领的怪物一样的阳具,直挺挺地摆在眼前。

    男性精液腥臭的味道冲击着鼻腔,但辛西娅却只是痴迷地看着这根无比雄壮的,刚刚征服了自己屁股小穴的伟大之物。

    光是看着,辛西娅便感觉有些口干舌燥,身体也变得燥热,与此同时,被这根肉棒强行扩张开的屁股小穴同样传来了一阵让人难以忍受的空虚瘙痒。

    我……

    我在渴求着这根山贼的阳具吗……?

    辛西娅稍稍有些清醒过来,但立刻又陷入了极深的迷茫。

    家族的教导与极致的快乐在这一刻出现了冲突。

    明明是不洁的孔洞,与山贼相般配的肮脏部位,但是,却能让人变得这么舒服……

    她只不过被这根肉棒粗暴地肏了半天屁穴,却仿佛上瘾了一般不由自主地渴求着它的再次插入。

    如果被家族知道的话,如果被王国期待着她的民众知道的话……

    不过,没有关系吧?

    这里是毫无人烟的密林,除了山贼以外就只剩下魔物的地方,没有人会来这里,也没有人能够知道……

    辛西娅下意识地舔了舔唇角,不由自主地向着山贼昂立在眼前的肉棒靠近过去,随后,仿若鬼使神差般,对着山贼头目沾满了粘液的龟头,轻轻献上少女纯洁的香吻。

    为了未来挚爱所保留的纯洁之吻,却在这样的地方献给了山贼的肉棒。

    甚至这根肉棒刚刚还深深地插在她的屁股小穴里,肆无忌惮地射出大量精液……

    男人精液在少女的口腔里绽放出微咸的味道,但对着这根夺走了自己屁穴处女的狰狞肉柱,温柔献上香吻的少女骑士,却露出了一个谁也没曾看到过的,极其灿烂的可爱微笑:

    “肉棒大人♥,辛西娅会好好听话的♥,所以,接下来…请教给辛西娅……更多、更多快乐的事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