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4|回复: 0

巨乳女高中生的同性之欢(2)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2-9-21 23:43:26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章 苛虐之房
  从浴室出来后,我横躺在床上,任由头发上的水珠滴落下来
,脑海中尽是刚才在浴室中所发生的一切。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香奈会与我做那档事呢?无论我怎
么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说不定是香奈对我一见锺情!

  我翻个身,拿起床头柜上的香烟,点燃一根。本来洗完澡、
抽根烟,是快乐似神仙的,但不知为何,我现在就是快乐不起来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首先,是在奇怪的车站下车,并遇见了美幸。然后,突然被
请到美幸家,接着又在浴室和这里的女仆香奈有了鱼水之欢……
这一切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就像是衣服的钮扣扣错位置般的
感觉!
  我不断地反覆沈思整件事情,突然觉得这栋豪宅确实是愈来
愈诡异!我拚命地甩甩头,想把自己的愚蠢想法赶走。
  
  以前曾经听过,在某个乡下,许多男人进入一座房舍后突然
行踪不明,不过这种事不可能在这里发生的。在採访中,也听说
住在那里头的尽是一些美女,但是这里应该不是那栋奇怪的房子
吧!我可没傻到会去相信那些光怪陆离的鬼魅之说。
  可是啊……我一边深呼吸,一边注视上慢慢上昇的烟雾。
  香奈的态度又怎么说呢?在饭厅的香奈与浴室里的香奈,简
直判若二人,该不会有两个香奈吧!?还是她吃了什么稀奇古怪
的药,而具有双重人格?
  

      
  算了、算了!可能是我太累了!我捻熄香烟,坐在床上揉揉
肩头,接着脑中掠过香奈姣好的胴体。她虽然个子娇小,但却是
凹凸有致,乳峰柔软得令人想用力搓揉,密道的紧度也无人能比

   
,连那娇喘声亦是十分可爱。十七岁的女孩就能如此美妙,那么
比她大的美幸……
  
  当我幻想着与香奈乳水交融的欢娱场面而傻笑时,倏地整个
人从床上弹起。我突然想到,香奈的呻吟声说不定被其他人听到
了!香奈那么大声,如果说被美幸听到,一点也不足以为奇。
  
  「我完了……」
  
  我痛苦地抱住头。能遇见美幸,是我走狗屎运,可是现在我
背叛了美幸,而与香奈做爱,再怎么向美幸说一切都是香奈主动
诱惑我的,恐怕也无济於事。如果美幸讨厌我,我该怎么办?
  
  我并不是对香奈不满意,若是有个像香奈的女朋友,也就心
满意足了,可是……
  
  算了、算了!我大概是累过头了!
  
  问题并不在於是要选择美幸,还是选择香奈。香奈又不一定
是喜欢上我,说不定这单纯只是我对香奈做了件可恶的事罢了!
要是美幸知道,或是香奈向丽子她们说是我强暴她的话,那我一
定会马上被轰出去的,如此一来,与美幸邂逅的天赐良缘就此白
白断送了,而且搞不好还会被大黑熊或野狗五马分屍来充饥呢!
  
  「反正先去探探口风再说!」

  
  
  我想一开始还是不要直接了当就跟美幸说这件事,但是假如
她已经隐约听到的话,只好坦白告诉她,或许还可以得到她的谅
解。当然!她也有可能完全不听我解释,如果真是这样,也『没
法度』了,我还是得道歉。


  
  於是我打开房门,幸运的是走廊上一个人也没有,其实我也
不晓得这算不算好运,只是此刻我的确不想遇见其他人。
  
  「呃,美幸的房间是……」
  
  我站在深邃的走廊上东张西望,回忆美幸告诉我每个人的房
间所在。现在这种鬼鬼崇崇、来回搜寻的模样,若是被外人看见
,一定会被当成小偷的。
  
  这栋房子实在是大得吓人,灰濛濛的沉重空气中飘浮着些微
的尘埃味,压得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不过这或许是自己心虚的
关系吧!
  终於走到美幸的房前了,我停下脚步,深深吸了一口气。大
概是这间没错,左边是凉子的房间,而右边则像是丽子的卧房。
  
  我把耳朵贴在房门上,房内没有声音,不过感觉得到里头有
人,美幸大概在房里。
  
  心中五味杂陈。原本以为美幸可能去洗澡了,不过既然已经
到了这里,就不能再回头了!我鼓起勇气,敲敲房门。
  
  「谁?门没锁,进来吧!」明快的应门声,是美幸。

   
  
  「啊啊,是我!」
  
  「什么!?吓我一跳!请进来吧!」
  
  美幸的头发没湿。从这一点看来,她可能还没入浴,那也就
是说她并没发现我与香奈的事的可能性极高。看到神情依旧开朗


的美幸,我稍微安了心,但还是不可大意。
  
  「唔哇哇哇哇!那是……」
  
  一进房门,我故意大喊,当然是为了取悦美幸。
  
  「呃?什么?你看到什么了!?」美幸慌慌张张地寻找我视
线的方向。
 
  「啊!原来只是个椅垫呀……」
  
  「讨厌!别吓人好不好?」
  
  「抱歉、抱歉!可是,你有什么不能见不得人的东西吗?」
  
  「才没有哪!我以为你是看到内衣或是什么的。」
  
  「是的话就好了!」
  
  看到仍与我一搭一唱的美幸,我总算安心了。因为若是她已
经知道那件事,应该就不会如此开心地与我说笑。

  
  
  不过倒是提醒了我,美幸的内裤嘛……我边注视着美幸,边
贼头贼脑地扫视房内一圈。
  
  「喂!你在找什么啊?」
  
  「啊 抱歉、抱歉!不是在找东西啦!我只是觉得这房间很
漂亮……」
  


  「真是的,老说些客套话!」
  
  美幸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真可爱!真是太可爱了!!就像
在和煦的春阳下奔跑的小动物,又像是拥有姣好面容的小恶魔。
  「这次又在看什么?」
  
  「哦,不是在看房间,我是觉得美幸真是漂亮……」
  
  「又胡说八道了……光会要嘴皮子是不行的!」
  她的嘴里虽是这么说,但脸颊却略为泛红了。她对我有意思
吗?不!不可能!我在心中苦笑着。
  
  「美幸还不睡吗?」
  
  「是啊,因为还没洗澡嘛!」
  
  「啊啊!是吗?原来是这样啊……」
  
  她还没去洗澡,那就可以确定她没有发现那件事。

   
  
  美幸露出一脸的莫名其妙。
  
  「你很奇怪唷!一定有事瞒着我对吧?」
  
  「嗳!?才没有呢!」
  
  「怪胎!像点男人,光明磊落地老实说出来吧!」
  
  这种时候,女人的直觉总是异常地敏锐,美幸也不例外。
  


  我实在很难回答。我并不能百分之百肯定,美言是否真的不
知那件事,可是若是一直沉默不语,只会徒增她的疑心而已,於
是我决意试探看看。
  「那个……美幸!你会生我的气吗?」
  
  「呃!?」
  「我是说你生不生气……」
  
  「我干嘛要生气?」
  
  她原本诧异的表情逐渐变成有点诡谲,美幸的眼神就像看着
怪物一般,令我不由得心虚地挪开视线。
  
  「怪问题!啊 你刚才洗澡洗很久对吧?」
  
  洗了很久!!当我听到美幸这么说时,心脏瞬间扑通跳了一
下,难道美幸是故意在套我的话!?


  「不过,洗很久也不足为奇,因为我们家的浴室洗起来很舒
服嘛!」
  「呃?啊,是呀!疲劳都消除了。」
  
  「我也很喜欢我家的浴室,可以使人的心情沉静下来。」
  
  待我回过神时,美幸已经又展开微笑了。不会错的,美幸根
本就不知道那件事,我整个人一下子轻松了起来,这样就不用害
怕美幸会蔑视我了。
  「不错吧!没遇到我的话,说不定,你早已经被大黑熊吃掉
了唷!」
  「哈哈哈,或许唷!的确非常感激美幸小姐,谢谢啦!」
  


  那双洋溢笑意的大眼睛,充满无穷的魅力,只要见到自己映
在那双清澄的眼眸里,就会不可思议地觉得幸福。
  
  不过,即使她穿着衣服,我的视线毕竟还是逃不过那丰满胸
部的诱惑,就像它会自然吸走我的目光一样。若是能与美幸缱绻
缠绵一番,该有多好啊!不如现在推倒她?不行!不行!
  我闭上眼,稍稍晃晃头。刚刚才和香奈做过,现在脑子里竟
然又想着这么无耻的事,如果被美幸知道我在想什么,就真会被
她唾弃了……我不禁浮出一丝苦笑。
  
  「怎么了?一个人独自傻笑,你大概是太累了。」
  「啊,或许吧!」
  
  「早点休息吧!洗完澡很容易着凉的唷!」
  

   
  「嗯,好吧!那我先回房了,晚安!」说完后,我赶紧走出
房门。
  
  来到走廊后,突然觉得空气冷得沁人心脾,说不定真会被美
幸说中,着凉就糟了!不过除了特别冰冷之外,空气中也散发着
些许的阴森,冷风锐利刺骨,和整座房子透露的诡异气氛不谋而
合。
  值得庆幸的是美幸还被朦在鼓里,真是太好了!
 
  我安心地往自己的寝室走去,但到走廊转角时,突然一惊。
  
  「等一下……」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做了个一百八十度的
大回转。
  
  就算美幸不知道这件事,那么其他人呢?不光是丽子、凉子


,当然还包括小茧,都有知道的可能性,如此一来美幸迟早也会
知道的。
  
  不好了!
  最好一个一个去确认才是上策。於是我决定一一拜访,更何
况我也尚未好好地向每个人打声招呼,我可以假藉问候的理由去
查探一下,就算她们全然不知,我也不必担心她们会起疑。
  
  所以,我又回到走廊上的第一间房间。这儿应该是小茧的卧
室,不过这也不成问题,只要不先喊出对方的名字就可以了。
  
  我先深呼吸,敲敲门。
  


  「那一位?」
  「啊,是我……」
  
  「呃!?客人哥哥!?」
  
  没错!是小茧,声音稚嫩而纤细。
  「等一下哦!」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小茧打开房门。
  
  「你还没睡吧?」
  
  「唔,嗯,在做功课。」
  
  「是这样啊。」
  
  小茧的房间收拾得相当乾净,不过满是填充玩偶,大概约有
二十个左右。
  美幸的房里虽然也有,但没这么多。女孩子不管几岁都喜欢

   
这种玩意吗?小茧已经是高中生了耶!
  
  「你在找什么吗?」小茧害羞地对四处张望的我说道。
  
  「不,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收拾得很整洁,还有你的玩偶
真够多。」
  「唔哈哈……」
  
  小茧愉快地微笑着。她用手遮住嘴的动作,真是可爱得没话
说。虽然不是成熟女人的那种性感,但却有股令人想抱紧她好好
疼爱一番的冲动。

  
  「我去上学时,香奈帮我扫的,所以每天都很乾净。」
  
  「原来如此。」
  「嗯,而且我觉得香奈很辛苦,所以我也会注意尽量不要把
房间弄乱。」
  听到香奈的名字,使我顿时心惊了一下。不过,小茧的表情
并无什么变化,她大概不知道吧!我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对小茧
的体贴有点感动,现代居然还有会体谅仆人的千金小姐。
  
  「香奈……很温柔吗?」
  
  「嗯,我也很温柔喔!」
  小茧撩起头上的大蝴蝶结,甜甜地一笑,接着抓过旁边的熊
宝宝,紧紧地抱在胸前。如果是被小茧胸中的那只熊吃掉,我也
愿意,不!不是被吃掉,而是想把小茧吃掉……
  
  「香奈刚才才拿枕头回来给我。」
  
  「枕头?」


  「嗯,因为我不小心把果汁洒在枕头上,所以……」
  
  听到她说香奈来过,我的表情瞬间铁青,要是香奈对她说出
一切,那就玩完了!
  「她、她有说什么吗?」
  
  「没有,什么也没说,可是脸红红的,好像有点难过。我担
心她是不是感冒了?」
  


  如果被小茧发觉我不对劲就不好了,我拚命装做若无其事。
  
  「可能是刚洗过澡吧!」
  
  「可能吧!可是香奈一直都是最后一个去洗澡的。」
  
  「啊,是吗?那你知道香奈在哪里吗?」
  
  我问完后,小茧一脸的狐疑,但是如果不赶在香奈向别人诉
说那件事之前,说服她不要说出去的话……
  
  「你找香奈有事吗?」
  
  「啊,没有啦……」
  
  「她大概还在工作吧!说不定正准备要去洗澡了。」
  
  小茧真是天真无邪。所谓的不知人心险恶,大概就是指这个
样子吧!
  「对了!哥哥洗过澡了吧?怎么样?我们家的浴室很好吧!


   
  「真的很棒,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大理石浴缸呢!」
  
  小茧听到我这么说后,就抱紧熊宝宝高兴地笑了。
  「有没有泡泡出来?」
  
  「泡泡!?」
  「浴缸会出来很多泡泡哦!那很舒服。小茧最喜欢用大腿和


屁股去碰那些喷射泡泡了。」
  
  「啊!是这样呀……」
  
  说实在的,我根本不晓得那是个按摩浴缸。这一点都不奇怪
,因为那时我和香奈正廝杀得难分难解。这当然不能告诉小茧,
然而小茧用大腿和屁股去碰触喷射气泡会是什么样子呢?
  
  我在脑海中拚命编织那个景象,不自觉地笑了一下。真是的
!我怎么还没记取教训嘛?
  
  小茧依旧纯真地笑着。初听到她说,用大腿和屁股冲击水流
非常舒服的瞬间,还以为她是在诱惑我呢?但这只是我单纯的妄
想罢了!
  再说,小茧不过是个中学生,在这种懵懂的年纪,确实很容
易脱口说出一些无心却又会令人怦然心动的话,而且这正是她思
想纯洁的最佳验证。
  「哥哥?」
  「啊……」
  
  「你怎么了?好像在发呆?」
  
  身材娇小的小茧走到我身边,仔细凝视着我的脸。她身上散


发出怡人的香味,小茧也差不多要成人了吧!
  
  「没事,我只是觉得小茧很可爱。」
  
  「是吗?」小茧的脸颊顿时泛红。

   
  
  「那么我先回去了,小茧还有功课要做吧?」
  
  「唔,嗯,那个……哥哥……」
  
  「什么?」
  「你还会再来找小茧吗?」
  
  我开门后回头一望,小茧仍赤红着脸低下头来。
  
  「嗯,我答应你。」
  
  「真的!那么小茧随时都会等你!」
  
  见到小茧笑颜逐开,我离开了房间。
  
  出了房间,稍微走了两步后,我突然停下脚步。走廊的窗户
上似乎映照着人影,从影子的大小来判断,是个男人吧!难道会
是小偷?
  我急忙跑向窗边,但一个人也没有。虽然心中仍觉得纳闷,
不过我还是走向另一旁的房间。大概是眼花了吧!外面风这么大
,不可能有人在那的。
  
  我叹了口气,现在可没空去理会那些无聊的幻觉了。
  


  「啊,是我……」
  
  小茧隔壁的房里会是谁呢?说实在的,我并无法断定,不知

   
是凉子还是丽子?
  
  「门没关,请进!」
  
  「谢谢!」
  伴着些许的紧张,我以略微低沈的嗓音答声。一下子还分辨
不出里头是谁,不过随即认出是丽子的声音。
  
  一阵声响之后,丽子来为我开门。
  
  「哎呀!是你呀!有什么事吗?」
  
  「不!没什么重要的事,只是想来向夫人打个招呼……」
  
  「是吗?真是多礼哪!」
  
  点头致意后我吓了一大跳,丽子脸上竟戴着一个黑色面罩!
这个面罩奇形怪状的,将鼻樑以下的部位几乎都遮掩住了,然而
倒是与她衣服的颜色蛮搭配的,并不会太突兀。不过初看时,心
头的确一惊,顿时有种SM女王的味道。
  
  「怎么了呢?」
  丽子慢慢走向我,对我微微一笑。高高开叉的裙子中,隐约
可见曲线毕露的大腿,妖艳的性感令我心底发毛,不禁向后退了
一大步。
  「没有。我只是在想你为什么要戴面罩……」
  


  「哦,这个吗?因为我有点小感冒,如果传染给像你这么重

   
要的客人就不好了,不好意思!」
  
  丽子一靠近,淡淡的香水味就扑鼻而来。香味并不强烈,但
就像丽子的气质一样妖媚,不论是裸露的肩膀,或是特别强调胸
线的黑色服装,都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韵味,和美幸或小茧迥然不
同。
  「是啊!天气有点寒冷。」我耸耸肩道。丽子房里确实凉飕
飕的,随后我马上发现原因了,因为窗帘正随风摇曳着。
  
  「对了!窗户开着。」
  
  发觉我视线的方向后,丽子走向窗边。
  
  「我只是让空气流通一下,闷着反而会让感冒更严重。」
  
  「是这样啊。」
  但我还是不解,都罹患感冒了,竟把窗户开么大,还真是怪
异!不过,这或许正是丽子的风格吧!
  
  「对了!刚才我在走廊上看见窗外有个人影……」
  
  「人影?」
  「嗯,也许是风太大,我看错了,不过,要是真有小偷就不
好了。」
  丽子由窗边慢慢走回,双腿交叉地坐在沙发上。白皙的大腿
完全暴露在外,浓艳的性感,使我不由得嚥了口口水。
  
  「好可怕!不知道香奈有没有把门关好?不过,好像还没发
现什么异样。」


  

  「是啊!而且这里又太豪华了!」
  
  丽子的房间和美幸及小茧的截然不同。柔和的木制家具,搭
配天花板的吊灯,这些饰物大概都有相当的年代了,但却丝亳不
显土气,到处都是高贵华丽。
  
  「如果有小偷闯进来,我就一脚把他踢出去!这么富丽堂皇
的地方,可是不容许被糟蹋的!」
  「哦哈哈哈!你蛮能倚靠的嘛!不但魁梧,打架也好像很强
哪!」丽子边换过交叉的脚边微笑。
  
  不!更正确地说,应该是『像』在微笑,因为面罩挡住她的
脸,表情变化并不太看得出来。再说得更露骨一点,她的笑容可
称得上淫荡,此时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个乳臭未乾的小子。
  
  「这么宽广的房间,香奈打扫起来,一定很辛苦吧!」
  
  「哦,这里不是香奈整理的,是我自己打扫的。因为如果一
切杂事都叫她做的话,恐怕会承受不了,凉子也是自己清理房间
的。」
  「原来是这样。」
  我再次认为,或许因为香奈一直都遇到好人,所以才会安心
地与我做那种事,不!不可能的!是我异想天开罢了!不管怎么
说,丽子没发觉就好了。
  
  听到她提起凉子没让香奈打扫房间,我忽然想起晚饭时凉子
对香奈的恶形恶状,为什么呢?
  
  「丽子夫人,有件事不知道方不方便请教?」

   
  


  「直说无妨!什么事?」
  
  丽子极感兴趣地望着我,我顿时却犹豫了,不过此时若是不
说,反而更奇怪。
  「凉子和香奈处得不好吗?」
  
  「应该不会吧……为什么会这么问?」
  
  「没什么,只是吃饭时好像有这种感觉。」
  
  丽子的脸色没有改变,我稍稍宽心。要是惹她生气,不知会
有多么恐怖?不过这也是我胡思乱想的。
  
  「凉子的个性本来就是这样,只要有像你这种帅哥在场,态
度就会比较奇怪,这一点我也蛮伤脑筋的,不过平常完全不会,
你不用担心。」
  「啊,是吗?那我就放心了……」
  
  「哦哈哈哈!你比我想像中还要细腻。」
  
  觉得自己似乎管太多了,不过看到丽子脸上还有笑容,总算
松了口气。
  可是,现在要说安心还太早,必须赶紧找到香奈才是。请她
千万别跟任何人提那件事才行,虽然觉得自己太自私,不过现在
可不能被赶出去,我可不想被黑熊吃掉,更重要的是,我不希望
被美幸看不起。
  「那我先回房了。」

   
  
  「啊,要走了吗?担心会被我的感冒传染吗?」
  

   
  「不、不是的……」
  
  「好吧!你好像也累了,请好好休息吧!」我向丽子道别后
,迅速退出房间。
  再来呢?要如何才能尽快找到香奈?会如小茧所讲的,她还
在忙着工作吗?或是已经去洗澡了?
  
  我望着窗外,寂静的夜色回荡着凶猛的雨势,外头正是雷雨
交加,还不时闪过惨白的雷光。
  
  香奈会在哪呢?餐厅应该已经早就收拾完了,打扫浴室也还
太早,或许现在正在谁的房里铺床吧?目前剩下的只有凉子和香
奈的寝室还未去过,当然还有许多不知用途的房间。
  
  想到也许美幸正在洗澡,就有股冲动想去偷窥,不过现在可
没那种闲情逸緻,况且又不可能演变成和香奈一起时的情节。
  
  但我真的在浴室和香奈做那种事吗?有点像在做梦耶!不过
,身体各处都残余着纾解后的疲累,足以证明一切都是真实的。
  
  转眼已经来到凉子的门外,就在我正要敲门的刹那,我不由
得吸了口凉气。
  「凉子小姐!啊啊啊……」
  「哎呀!你想要更紧一点是吗?」
  

  
  虽然被轰隆的雷声盖过,说什么并不太清楚,但那的确是香
奈与凉子的声音,里面到发生什么事了呢?
  
  我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听听里头的动静,然后轻轻打开门。
  


  「哎唷!你来了啊!」凉子平淡出奇地说道。
  
  「凉、凉子!还有香奈!你们……」
  
  「有什么好吃惊的呢?」
  
  凉子身着紧身皮内衣,她正用皮鞭毫不留情地鞭打着香奈。
香奈全身被用绳子五花大绑,眼眶中盈满泪水,满脸的痛苦,洁
白的肌肤上到处刻划着一条条鲜红的血痕。
  
  「她不遵守我的命令,所以必须接受我的惩罚,哈哈哈 有
趣吧!」
  「啊啊!凉子小姐,请您原谅我……」
  
  「废话少说!让客人看看你更龌龊的姿势吧!」
  
  「啊啊 」
  凉子手上的长鞭无情地挥向香奈,就像兴奋地奏着咻咻的背
景音乐。
  眼前的光景使我触目惊心,一时错愕得连门都忘了关,香奈
及凉子竟然会是这种关系!?
  
  「脚再张开一点!给我张大你那肮髒的肉洞!不自己做的话

   
,我就用手来帮你撑开,哈哈哈!如果你不介意那里会裂开的话
,就让我来吧!」
  「啊啊啊……凉、凉子小姐,不要!不行……」
  
  「最好乖乖照做!谁教你敢违背我的命令!」
  
  凉子接着把皮鞭的木柄,旋转着压进香奈的祕贝之中,与其


说她们在玩SM,不如说是严刑拷打,至少一点都没有PLAY
的感觉。凉子似乎正在发泄对香奈的深深憎恨。
  
  「凉子小姐,这样太过分了……」我虽感到畏惧,但却又觉
不能视而不见。
  
  「哼!你那么喜欢香奈吗?」
  
  「和、和那没关系……」
  
  「当然有关!你知道我的命令是什么吗?与你也有关唷!」
  
  难道……
  瞬间,我的眼前变得一片黑暗,凉子挑衅地直望着我。
  
  「是我命令香奈到浴室去勾引你的!」
  
  「那、那是凉子你……」
  
  「没错!全是我的吩咐。不过,我没想到香奈竟敢和你做爱
,我可没命令她做这种事,香奈发过誓要当我的奴隶。」

  
  
  香奈竟是凉子的奴隶!?真是令人无法置信,但是事实摆在
眼前,又不容质疑。
  「香奈,顺便让他看看你真正淫乱的姿态吧!」
  
  凉子浮现淫靡的笑容,并拿起放在香奈下方的奇怪盒子。香
奈看到后,恐惧得开始发抖。
  
  「那个……拜託不要……凉子小姐!请原谅我!」


  
  「香奈真是的,这么兴奋吗?真拿你没办法!你很乐意当我
的奴隶是吧?」
  怪盒子中装的竟是浣肠器,而且非常巨大。凉子亢奋地拿起
,并压进香奈的体内。香奈害怕得全身痉挛,但因为手脚都被捆
绑住了,动弹不得。
  
  「你要不要做做看,偶而帮女孩子通通肠也不错唷!」
  
  「不、不必了!」
  「是吗?那你就在一旁看着吧!今天要把三百CC全部灌进
去。」
  凉子特地把香奈拉到我的身旁,把浣肠器突刺进菊花之中。
前端一插入后,菊花就扩张成放射状的褐色皱摺,并渐渐变大。
  
  凉子一边看着香奈的表情,一边慢慢压下注射筒。
  
  「啊啊啊啊 呜啊啊啊 」
  

  
  「哈哈哈!在别人面前通肠这么兴奋吗?」
  
  香奈洁白的下腹部不断地涨大,额头渗出大滴的汗珠,脸形
痛苦扭曲。表情像在求助,但却又像是陶醉在淫虐的快感之中。
  
  「怎样?看到香奈的通肠场面做何感想啊?现在马上要进入
更高潮的部分了!」
  「啊哈……啊啊……呜啊……」
  
  凉子一面注意我的反应,一面用手掌狠狠地拍打着香奈的臀
部,白色的肉丘顿时染成一片赤红。但是凉子并不因此而满足,


她拚命地用手揉着香奈鼓胀的下腹部。
  
  「今天能支持多久?最少要有二分钟哦!你也这么想吧?」
  
  「嗳!?」
  「干嘛这么吃惊?我知道你已经勃起了!」
  
  就如凉子所料的,第一次亲眼见到女孩子浣肠的画面,我竟
有些莫名的兴奋,更坦白点说,是香奈苦闷的姿态给了我巨大的
震憾。但是,令我惊愕的事并不止於此。
  
  「唔呼呼!已经这么大了啊……」
  
  「等、等一下!这样不行……」
  
  凉子突然跪到我的脚边,倏地拉下我长裤的拉链,然后直接
掏出那早已耸直的肉棍,并立刻含入口中。她的动作快得连让我

      
抗拒的时间都没有,待我回过神时,已经被迫地靠在门上,任凭
她的吹弄了。
  「嗯咕……唔咕……你的东西真大!难怪香奈会为你着迷哪
?才刚和香奈做过,现在还能这么硬!」
  
  「凉、凉子小姐!唔嗯……」
  
  凉子的口舌异常地热情巧妙。她不停地朝上看着我,长长的
舌尖一下舔绕着肉棒的背筋,一下又整体含到根部,做个啾噜的
淫猥声不绝於耳。她缩起脸颊,用力地向上吸附,而且还舔触着
我的两颗肉丸。现在的我,只能任由无与伦比的快感侵噬全身,
酥麻的悦乐几乎快要麻痺我的脑髓。
  


  「呜喔呜呜呜……哇啊……凉子小姐!香奈已经要……」
  
  「给我憋住!你最好给我忍耐到他发射后再出来!」
  
  香奈汗水淋漓,全身湿透,似乎已经到达极限了。但是,这
时的我,在凉子的舌技攻势下,连去注意香奈的余力都没有。
  
  「唔唔 凉、凉子小姐!这样我会……」
  
  「嗯唔……啊啊……没关系!射出来吧!喷得再浓,我也会
全部喝下去!还是你想和我做?」
  
  「可、可是……」
  
  「啊啊……我也忍不住了!来吧!插进来,刺穿我吧!」

   
  
  凉子接着将我强压到地板上,不由分说地立刻跨坐在我的身
体上。在激昂的吹吸之后,她的口红几乎全都剥落了,渗满汗珠
的脸燃烧着壮烈的欲火,她倏地解开股间的皮内裤钩扣。
  
  「不行……不行了!」
  
  香奈在一旁拚命甩头大叫,她的脸色已经转为铁青,然而凉
子似乎完全不理她。
  「你就在那儿流满屎尿好了,那和你最适合,这个宝贝我就
自己享用了!」
  凉子边喝斥,边将我的肉棍导入自己的蜜泉之中。膨胀坚硬
的前龟,贴入柔软的花唇内。沾满唾液而发亮的赤铜色硬物,即
将冲进红润之路。
  脑海中瞬间闪过美幸的面孔,但我却无法抑制自己腰际的自


然上突,我的小老弟随即融化在灼热紧密的肉壁之中。
  
  「啊啊……啊啊啊 」
  
  「唔唔……呃哦哦!凉、凉子小姐!好紧!那里好紧!」
  
  「啊啊!唔啊!那个、那个撞到子宫了!!」
  
  插进深渊的真实感传遍全身。凉子弓起身体使劲摇晃,她身
上仍半穿着紧身皮内衣,这个样子反而让我更加亢奋,感觉宛和
女王交缠一般。
  「啊啊……太棒了!用力!再用力!!」
  

   
  「凉子……凉子小姐……唔喔!」
  
  此时我瞥见香奈以悲哀的眼神望着我,这表示她不屑我吗?
但是湿濡黏膜的密着结合,让我犹如乘云驾雾,根本不允许还存
有丝毫的理智,腰部每一上提,温热的内径就依依不舍地缠附着
钢柱,强烈的夹击快感,似要将神水从根部吮出一般。
  
  「凉子小姐!我已经……」
  
  「等一下!再久一点!再忍耐一会儿!啊啊啊 我也、我也
要去了……」
  我再也克制不住了,双手紧握凉子的腰,疯狂地向上突进。
随着咕啾咕啾的猥亵声,我清楚地看见,缠绕着发亮黏液的长剑
,在扩大的鲜红色祕唇中奋力抽动。
  
  「唔哦哦哦 不行了……要射了!凉子小姐……要泄了!」
  


  就在我的身体逐渐拱成桥形、腰部激烈突刺的瞬间,火山的
熔岩即将迸发。
  「啊啊……啊啊啊 要去了……我也不行了!泄了……」
  
  凉子背部弓起、失神望向天花板的那一刻,炽热的曲道开始
强烈收缩。
  我在强力喷发的狂泄中,全身猛烈抽搐,在明确感受到穿透
女人祕泉的真实感后,热腾腾的圣水毫不迟疑地射入凉子体内。
  
  「呜啊啊啊啊 」
  在意识逐渐丧失之际,听到一道无法分辨是哀嚎还是欢喜的


叫声。
  「啊啊啊啊 」
  噗哩噗哩噗哩……
  
  随着卑猥的声音,如尿液般的浣肠液,首先从香奈体内喷出
,接着咖啡色的软便也大量落在地板上,周围为强烈的臭气所包
围,香奈的脸色发青,身体不停地颤抖。
  
  凉子似乎还想品嚐我肉棒的滋味,继续使劲地甩头晃腰。
  
  看着如此複杂倒错的光景,我的神智逐模糊消失了……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