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4|回复: 0

国中生的禁事(1-4)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2-9-19 12:17:35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国中生的禁事(一)

我叫张政杰,是个国一的学生,每天要面对就是不平等的待遇┅┅

自己虽然并不弱小,可是胆子却很小,但说到性,我可就是不落人後,在我
很小就有了性经验对象°°是我好朋友的妹妹。但其实要问我,对他的妹妹并不
感兴趣,他有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经常到他家里,他的女友最喜欢穿紧身的牛仔
裤,常常不经意的弯下腰露出他那肥厚的阴部。有很多次我的好朋友不在,我当
时真的很想冲上去干她、摸摸她那多水的阴道,但一想到那是自己好朋友的马子
也就算了。

我的好朋友和我一样对性的事很感兴趣,但却是色大胆小,据他告诉我,有
好几次他想要占有她都因为她的反抗因此做罢了,可我知道他还是很想上她,因
此他决定用下流的手段得到她。

对了,忘了介绍他的女友,她叫巩文静,有着一头的长发,喜欢扎着马尾。
她也曾经是我最喜欢的女孩,但我的好朋友并不知道这件事,私底下我也知道有
  朋友都把她当成我们打手抢的假敌,多希望可以奸淫她、拨弄她的私处┅┅

言归正传,我的好朋友(小政)也不知道从哪弄来的迷药,於是就告诉了我
全盘的计划,我也有意无意的问他是不是可以也让我上一下,她就算不是第一炮
也没关系。可他说小静不是处女,也不好用,其实我们大家都心里明白,小静是
一个处女,只是小政不愿意分给别人用,所以用了这个藉口来塘塞罢了。真是虐
待,也不让我上,又要我帮他把风怕被他的家人回来时撞见。一想到一个漂亮的
美女就要被他给遭踏了,真是浪费。可是想到┅┅可以趁他不注意时从门缝里偷
看,心里真是有说不尽的高兴。



  
   
那天又到了周末,小静也照旧到他家来了,可能因为习以为常,所以也没有
去防范吧。他拿了杯饮料给小静,而小静也顺手接了过来不经思考的喝了下去,
小政在一旁等待着药发作┅┅等了许久,小政觉的不太对劲,因为他告诉我说那
药应该是在吃下二十分内会发作,可过了半个小时,却不见小静有一丝的疲倦。

又过了许久┅┅小政按捺不住了,於是他告诉我说要拿药回去问,可那距离
这里可能要一个小时以上的时间,要我陪小静,不要让她跑回去。我点了点头,
一转头他就已发好了车子带上了门就走了,而我和小静就坐在他家的地毯上看电
视。心里在想,是不是要把小政的企图告诉她呢?或许我就有机会可以把她抢过
来了。想了想┅┅不知觉小静已经躺在地毯上睡着了。我心想大概是因为我都没
有和她说话,所以无聊的睡着了。睡着的她真是看起来好甜喔!真想亲亲她那湿
润的小嘴,心想┅┅

我站了起来,走到房里拿了一件小被给她盖上,她睡的好死,一点反应都没
有。想了想心里由不得有了一丝丝的邪念在想∶如果她真的睡熟了,应该不会知
道我把她的T恤拉了一些起来。她今天穿了一件很宽松的T恤,睡着的时候会不
经意的露出一些,当然正常的男人看到都会心动的。没想到她却翻了个身,把T
恤压住,让我不知该哪下手。於是想用手把她翻了一点就可以下手了(心想过了
今天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了,所以顾不得害怕的心里了)。没想到一出手
太用力了,我心里一慌,赶紧跑到厕所躲了起来。

过了一会┅┅奇怪,她并没有醒来┅┅不太对呀!那麽大力的翻倒她,不可
能还在睡梦中呀┅┅真奇怪┅┅我缓缓的走了出去轻声的叫了两声「小静┅┅」
还是没有反应。呀,不太对呀!我再靠近了些看着她,一上一下的喘息着,心里
就放心了些,可是真的太奇怪了。好吧!提起勇气去碰她,或许她会以为是小政
在摸她,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反应才是。我摸了摸才发现她的胸部好软喔!奇怪,
不可能没有一些动作的呀!只有呼吸快了些。於是我就更放肆的伸手去摸她的大
腿,她没有反抗┅┅平时小政只要摸她的小腹她就会生气了,真奇怪┅┅莫非小
政下的迷药现在才发生药效?

   



不知觉想到这,我的老二就硬了起来。既然要验证就大胆些,於是我就用力
的拉了一下小静的奶头,她真的没有惊醒,想到这我在想∶如果是真的,那何不
就上她,反正我早就想要上她了,而且现在她还是个处女┅┅

我把她给抱了起来走进房间,把她放在床上,心想现在想要怎麽玩弄她都可
以了,可以把她弄成各种姿势┅┅哈┅┅但要在小政回来前就干完她,所以动作
要快点。说完我很快就把身上的衣服给脱了精光,拿了自己的老二就走到了这个
我很久前就想上的女人身边,我看了看,真是漂亮!想到等会我的小弟就可以插
入她的阴道里,我的老二就更硬了。

我缓慢的拉下她牛仔裤上的拉链,仔细的欣赏她的睡姿,拉链一点一点的拉
下,我看见了她的小内裤的前部了,她今天怎麽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小内裤呢!看
起来好像蛮旧了,好像很久没穿了,不知道是不是小裤裤买的太少不够穿,所以
拿了国小的小内裤来穿呢?再用一手拉着她的小内裤一旁,因为我不想在拉牛仔
裤时就把她的小裤裤一起拉了下来,我要慢慢的欣赏。

哇!看到小静的大腿了,我摸了摸,好滑喔!可能连小政都还没有那麽仔细
的摸过小静的大腿吧?她的腿好修长喔!摸啊摸,不到一会我就感觉到从自己的
龟头缓缓的流出了一些些的精液,沾湿了小静的大腿,我再拉起她的T恤,真是
好兴奋喔!尤其想到是自己好朋友都还没上过的马子时更兴奋不已。我把她那萤
光绿的胸罩拉起,更放肆的摸了起来,没想到比刚刚隔着衣服摸时更软,还略带
着一些她的体香,随着她微微的体温更因为几近赤裸的身躯而散发出来。我忍不
住了,终於开始了对她的侵犯。

我含着她那粉红色未经人事的奶头,我咬呀咬、含呀含着,她的奶头慢慢硬
了起来,用手更用力的抓着,没想到她的奶子竟然有那麽大,大概有36B吧!
可是平时真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我忍不住了,我狂野的吻着我朋友的马子小静,

   
我咬了咬她的奶头,想要在她的身上留下一些属於我的记号。

亲着亲着,亲到了她的小腹,因为小弟弟刚刚不经意的顶着她的小妹妹,在


她的内裤上留下了一些精液,再加上她的体香,我知道我再也忍不住要上她了。
我拉着她内裤的两旁,慢慢享受她的私处生平第一次给外人看见的乐趣。看见她
的阴毛了!好细好细、好软好软,私处还带了一些肥皂的味道,一点阴道的腥味
都没有,处女果然不一样。

终於把她的内裤拉了下来,我把她拉到她的一脚上勾着,不让它完全脱离她
的脚踝。我现在可以清楚的看到小静的阴部了,她的阴部还很像小孩子的阴部一
样,毛很稀少,细细的一条缝还很紧密,我用两只大拇指轻轻的将大阴唇拨开两
旁,心想∶「臭小政!刚刚要你一点都不肯给我,现在一点都不要留给你!」拨
开她稀少的阴毛,再往下看小静的阴道口和屁眼,好近喔!嗯,对了!等会我还
要和小静肛交,我连肛门的菊花口都不留给小政。

她的菊花口好小喔!有着一些些黑、一些些的粉红色,看起来真不错。我再
把小静的大阴唇拨开些,把尾指放进她的阴道,因为我不想让小静醒来时觉的很
痛,我要温柔点。小静渐渐的湿了,我慢慢把她的淫水用小指引进她的屁眼,再
一点一点的推入她的菊花口,为了待会我的小鸡鸡可以容易进些。

慢慢她的淫水湿遍了大腿,甚至湿到了床单上,原来小静也很好色嘛!原本
我只是想要用手淫的方式,不要捅破小静的处女膜的方式解决的,可是到最後我
的欲望已超过了我的理智,心想戴保险套干很不爽,可是想到有可能会怀孕就算
了。我想第一下就真枪实弹穿破处女膜就算了,第二下後就戴上,可当我的小弟
被她的小妹妹的水包住後,我就忘了这件事。

我搂起小静的腰,把我的老二用力的插了进去,「噗吱」一声就插到了底。
小静虽没有意识,可是还是不经意的呻吟了起来∶「啊┅┅啊┅┅嗯┅┅嗯┅┅

   
啊┅┅啊┅┅」下部就「噗吱、噗吱」┅┅的声不断,小静不知道有没有想过自
己会这麽淫荡、这麽不害羞呢?

我抽出了老二,再由外重新的插了回去,我打开她的大腿,看着自己的老二
一进一出的干着她。当我看见她的脸,我的老二就更硬了,再想到她可是那些我

   
们班上同学的手淫对象,我就干的更凶了,还一边想∶这一下是为了所有想干你
的男人们所插的。

当我快要出来的时候,我就加快了动作,拔了出来後用她流出来的精液合着
我的口水湿润她的屁眼,接着就看我小弟的表现了,我用我那依然坚硬的老二一
口气就滑进了她的屁眼。小静的屁眼和阴道一样都好紧好紧喔!我干了没几下就
想要射出来了,想说射在屁眼太浪费了,赶紧拔了出来,想起要戴保险套再射,
可是等不及了,我的老二就要泄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我就再一次「噗吱」
的插进小静的阴道。

没多久,我的老二就泄了出来,我把全部的精液都射进了小静的子宫了,好
爽!真的好爽!没多久我抱起小静,想让她帮我吹,可是她没有意识,怎麽会吹
嘛?於是我就拿起老二抽打小静的脸,我想对这女人来说也是一种污辱吧!

楼下传来机车的声响,我想大概是小政回来了吧,於是我很快就把小静的衣
服穿好了。嘿嘿!小政,你一定没想到吧?你的马子真好干!我还带走了小静的
内裤,不知道小静走时有没有觉得很凉快?

这件小裤裤我一直留到现在┅┅对於小政,我一直都装没有发生过┅┅


国中生禁事(二)


  
过了几天後,小政也不知是因为发现了小静不是处女的事实,或者另有了新
欢,因此和她大吵了一架,而小静因为平常除了和我与小政在一起,外知心的朋
友当然也就没有几个了,而每他们发生问题的时候就会第一时间向我诉苦,可是
因为小静的家教甚严,所以平常晚上根本没有机会可以出来。恰巧上个周末她的
家人大部份都出了国,只留下小静和她双胞胎的姊姊在家,所以那一晚,小静要
我偷偷到她家里去陪陪她,见她在电话中哭泣的声音,我又如何忍的下心不去理
会她呢?

   

那晚她的姊姊外出去买东西,所以我就得以进入她的家了。走进她的家中,
发现家里有种严不可当的感觉,让人混身不自在,可见他的家里人给她的教育一
定很严格,可是只要是人,又怎会没有惰性呢?她加快脚步带我跑到她的房里,
我想大概是害怕会被她的老姊给撞见吧!

一走进房,闻到的是一股女孩子体香的味道,女孩子就是这麽的不一样吗?
只见她慌忙的收了东西,我想我可能是除小政外头一个进她房间的男孩子吧,更
也许就连小政都还没有进来过。她告诉我说,要我在这等一下,她下楼去看看姊
姊是否回来了,我点了个头表示允诺,她转过头带上了门,於是就留下我一个人
在她的房里。我心想∶不如看看她的房里有些什麽秘密好了,可是万一被小静撞
见我在看她的私物,会不会因此讨厌我呢?我想了一会乾脆我就将门给反锁了,
这样一来,她不会一下就撞见,且我可以藉说是她自己不小心把门给反锁了。

我轻声的走到门旁,隐隐约约的听见有人在说话,我想一定是小静和她姊在
谈话,我就更加放心的做我心里想要做的事了。於是我上了锁,又回到小静的床
边,心里在想∶上回和小静做爱的时候,她的贴身衣物都好普通,不知她还有哪
些不同款式的呢?我看见角落有个柜子,我心想,她的衣物一定就放在那里了。
我拉开抽屉,哇!怎麽会有那麽多的内衣呀!难不成小静喜欢每天穿不同的内衣
吗?拿了几件仔细的看了看,怎麽有些款式这麽保守,有些却那麽暴露?唉!怎
麽SIZE会不一样呢?喔,我明白了,原来她们两姊妹的房间虽然不同,但是


贴身的衣物都放在一起,如此一来也可以交换穿呀!可是她俩虽是双胞胎,但我
想在个性上一定有很大的差异。

仔细看了一会,原来她们的衣物分两边放,左半边是保守的,我想一定是小
静的;而右半呢,一定是她姊姊的。对了,忘了介绍她的姊姊,她的双胞胎姊姊
叫巩文贤,和小静的外型大不相同,小静看起来样子很甜很让人怜爱,可是她的
姊姊却多了几分的怃媚,喜欢穿的暴露些。她也是学校里那些有势力的大哥们喜
欢追求的对象,只要谁能和她出去约会,那麽在校园中可就露脸了,可是到目前
为止,我知道的是她没有答应过任何一个学校大哥的约会,且一口就回绝,说她


喜欢不是坏男人,他们不适合她。这可真是让我们都大感意外,和她的外表个性
都大不相同,但就我所知,有一个男孩子在追她,而且勤奋的很使她不知所措,
但她仍没有答应他的追求。

回到这里,我看见小贤(小静的姊姊)的胸罩都是以鲜色的为主,大都是前
扣的,唯有一副是套的,而且是大红色的ㄋ,可是低得离谱,根本就遮不住,我
想定是刻意买来勾引男人的。而小静的呢就很普通了,可是你只要一拿起小静的
胸罩,你就会想到她那又大又软的还带点粉红的嫩胸了。

因为时间的原故,我关上了这一格的抽屉紧接拉开第二格,哇!她们俩姊妹
真是的,怎麽两个人会要那麽多的小裤裤呢!一般的女孩子大都只有四、五件可
以换穿就好了,可是她们俩的小裤裤多得可以拿来卖了。而且就凭她俩的身材,
穿起来一定很火辣,而且只要在卖的时候标明是她们俩姊妹穿过的,一定会很好
卖,而且都是没有洗过刚脱下来的喔!哇,一想到不禁就掉下了口水。

小静的都以纯情少女类为主,有粉红色、淡绿色、还有米白色,其中我最喜
欢的就是那件淡绿色的,上面还带点小花,而耻部的地方的布还特别少,只要她
穿上,我想一定遮不住的,只要大风一吹,我就可以清楚看见她那迷人的地方,
黑黑的森林在大庭广众之下却让我看见了,真是爽!

      

粉红色的就没有那麽明显了,但是如果她的那里一湿,难保不被看得一清二
楚,原来国中女生都那麽喜欢让人看呀!而我想,小静一定是喜欢若隐若显的那
种感觉,但从她的外表可真是看不出来呀!

小贤的就不太一样了,更加暴露,有的根本就遮不住一丝一毫,尤其她特别
喜欢穿那种像似丁字裤的小内裤,就是在屁股用一条线的那种,而且穿的时候还
会不时的陷进去陷在屁眼里ㄋ,我想小贤一定很喜欢。

我禁不住诱惑,拿了起来闻了闻,唉!味道和小静的差好多喔!有一点体香
还带有一点的乳香,我想一定是在身上擦了婴儿油什麽的,可是就算擦也不用连


私处都擦上呀!想了想真是不对,难不成的身上还有一种小孩子的体香,相间夹
带着一点柜子的味道,真是诱人,忍不住多闻了几下。而且又想到她是学校那些
大哥都弄不上手的女人,便份外的有味道,而平常那些大哥就连她的小手都牵不
到,又更何况可以闻到她的私处呢!一想到就真爽,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老二,
真是爽!好想跟她打一炮!她的阴道一定又湿又软而且又紧,我想一定不会输小
静吧!要是可以同时上她们俩姊妹,那是又该多好呢!

幻想了一回,那何不趁小静还没回来,拿她们俩姊妹的内裤打个手枪呢?而
且有那麽多,我要一件件的欣赏。握着自己的老二,不禁的摸了摸,正当我想要
去再多拿些内裤来欣赏的时候,我听见有人走楼梯的声音,一下不小心就射了出
去。啊!待会让小静发现了怎麽办呢?乾脆把这一件小可爱的内裤也带走算了。
唉!原来是小贤的,那我不就有了她们俩姊妹的小内裤了吗?真不错!看了看,
可是其它的还是有些沾到我的精液,好在不是很多,应该没  系吧!算了,赶紧
把柜门关上。

是小静,她敲了敲门,问我为什麽上锁,我当然就以想好的藉口回答她罗,
因此她也信以为真。她告诉我说,姊姊要上楼拿换洗的衣物,而她要到楼下去煮


菜,要我躲在储物柜里,我示意躲了进去。姊姊走了进来,我仔细看了看,平常
怎麽不觉得她原来这麽漂亮呢?可能我从来没有那麽靠近的看她吧!再加上她现
在只有穿一件很透明、仅能遮住大腿的衣服,我想大概是因为在家里,没有外人
的关系,所以穿的特别凉快吧。

可是她没想到我看到了,而且还是靠那麽近的看。她的耻部的毛很明显的印
在那若隐若显的小腹下端,清楚可见,再加上那几乎遮不住耻部的小裤裤,真是
春心荡样,可她怎麽都没想到是自己的小妹带回来的男人看见的。

姊姊开口问∶「小妹,你今天要不要一起洗呀?今天好冷喔!一起洗嘛。」

小静回答说∶「不要了,我今天想要晚一点洗。」



姊姊嘟起了嘴顽皮的吐了舌头,原来小贤也有像小孩子的时候嘛,不是像外
表那样不可侵犯的样子嘛,有另外一份的可爱。

看了一会儿,可能小静发现我偷看,或者是怕我看见姊姊穿得那样,所以故
意走到我的柜子前档住了我窥伺的小缝,因此就看不见了,真不是滋味,可是那
种感觉在害怕被人发现、既兴奋又害怕的感觉真是爽!

不到一会听见关门声,姊姊走了出去,小静示意要我走出来。

小静问道∶「你刚刚有没有看见什麽呢?」

我回答说∶「才没有呢!有什麽好看的,而且又怕会被发现。」

小静不信,又再问了我一次,我坚决的回答。她松了一口气,心想如果让姊
姊知道带男孩子回家,还让他看见自己没有穿裤子的样子,一定会很生气的。她

  
告诉我说,她要下去煮菜,要我安份的待在房里。我示意的点点头,可是心里想
好想到楼下偷看小贤洗澡的样子,心里不觉有了一阵失落。

她转身带上了门,我坐了下来。唉!隐隐约约的听见有水声,难道是┅┅是
小贤在楼上的浴室洗澡?我轻轻的带下门走了出去,在隔壁的房间传来的水声,
原来在小静和小贤的房中间有一间浴室,可是密闭着却看不见,真可惜。我想藉
着门下方的缝偷看,可是看不进去,真是可惜!心里又是一阵失落,原以为可以
如愿以偿的。

正当心里难过的时候,我看见在小静柜里旁有个管子有烟往外冒,原来小静
的房里原有个相通的门,可是因为放贴身衣物的柜子档到就没有去使用它。我推
开一点看,因为这个很久没有使用,所以很旧,和其它的饰物不搭调,我想这里
应该是後来重新装潢的,门还是老式的,而那个门还是有锁匙孔的那种。我往里
面看,我看见一个赤裸裸的身躯┅┅




国中生禁事(三)

终於可以如愿以偿了,小贤的裸体丝毫无遮的映入我的眼底。她的腰相当的
细,所以她的臀部特别明显呈现出来,真的是前突後翘,尤其是当她那洁白的身
躯下,很奇怪的是她的皮肤那麽白,可是印在她屁股上的内裤印却是那麽明显。
她的表情很享受,像似做爱时被男人爱抚的表情,她洗得很满足,我看的也很满
足。她把水龙头关了,一时之间静了下来,我以为她发现我在偷看她,心里一时
慌张,心想完了,这样一来我该怎麽办?!

她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只见她压了压身旁那瓶沐浴乳,原来她喜欢享受擦
沐浴乳时那种滑滑的感觉,很舒服她闭着眼睛,很仔细的擦着每一个部位,直到
手触及那个部位。只见她的脸泛红,不知是因为室温的关系还是什麽原因,慢慢

   
她的喘息随着她的脸红慢慢加快,可以清楚的听见小贤的喘息中带了点呻吟,原
来她的手不停的在小阴唇上磨擦着。我以为漂亮的女孩对性不会很渴望,可是原
来她们也是需求很大的嘛!

我笑着,不知觉中我的老二又硬了,心想才刚刚嗫着她们姊妹俩的小裤裤打
完手枪,应该不会很想才是呀!可是我的生理反应告诉我迫切的需要,也许是因
为小贤真的太漂亮了吧!真的恨不得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冲进去,狠狠的把小弟
弟插进小贤的阴道里。可是想归想,还是不可能的。

心里想,如果有一天可以同时和她们俩姊妹上床,不知道多爽!我一定会先
把我的老二给小静尝尝,因为毕竟小静才是自己喜欢的人;而小贤只是有几分姿
色,当然有差别罗!接着我会要小静帮我吹喇叭,然後沾些小静的精液再抽插小
静几下,接着从小静的阴道拔出我粗硬的阳具,带小静的精液在小静面前插进
她姊姊的阴道里,我想小静一定会带着几分的渴望和几分的嫉妒。想着她们俩姊
妹为我争风吃醋真是爽!

回到这里,小贤一手夹着自己的奶头,一手在自己的处女阴道旁磨擦着。没


有想到平常那麽不可侵犯的样子,原来在手淫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淫荡!在浴室的
灯光照射下,小贤的皮肤虽没有平常那麽的可人,但别有另一番味道,是那麽的
嫩、那麽的平滑。

浴室传来小贤一阵阵的呻吟∶「啊┅┅啊┅┅嗯┅┅嗯┅┅呀┅┅」也许她
也担心会被妹妹听见,所以她每叫两声就把口紧闭着,强忍自己肉体上的兴奋。

小贤的肉缝看起来很像小孩子喔,毛很少,细细的,远看只能看见一条细细
的肉缝;屁股小小的很可爱,但胸却很挺,我想当她男朋友的人一定没什麽可以
挑剔的了。


   
我忍住自己的需求,但每一次传来小贤的呻吟声,我的理性就被埋没了。突
然一声呻吟,我知道小贤出来了,也许这不是她头一回射精,可是她万万没想到
在外人的面前手淫流出精液。我想要是她知道,她一定会很害羞,急着找东西掩
盖自己最隐秘的地方。

想着想着,小贤又再次打开水龙头,洗着舒服的澡,可是还是可以明显的看
见,小贤的精液不断的从她的阴道里流出,她冲了冲,却还不断流出。量怎麽会
这麽多呢?我想她一定是积了很久了吧?难道她不是常常自慰吗?碰巧让我撞见
了,我真幸运。嗯,一定是这样!对了,平常她都和小妹一起洗,所以不能做舒
服的事,而今天小妹没有和她一起洗才会这样的。嗯!心里暗暗的笑了一下。

小贤洗好澡了,她拿了一件淡紫色的小内裤,微微抬起右脚套了上去,套了
一半停了下来,原来她的私处还没有擦乾,她顺手拿了块毛巾擦了擦,太用力了
些,还是小贤太敏感了呢?她的私处显得有些胀红,她的动作就好像那些女孩子
在学校里刚上完厕所,拿着卫生纸擦着未乾的尿液似的。她随手将毛巾丢在架子
上,然後将小内裤由膝盖边拉了上来遮着私处,她一转身拿着睡衣,我才发现她
的小裤裤根本遮不住屁股,屁股几乎整个露在外面,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只是没
有想到我可以亲眼看见。唉!她的内裤边靠近屁眼的地方有点黄,女孩子的衣物
应该都洗的很乾净才是呀!喔,我想到了,原来是我刚才打手枪不小心留下的战

  
利品,这算不算是间接把小弟弟靠在她的私处呢?嘿┅┅嘿┅┅嘿┅┅心里不禁
的笑了。

真是的,没想到小贤在家里也穿那麽凉快,是不是因为在学校被人看多了,
不能放松自己,所以回到家就穿的凉快些放松自己,可是她那是不是也太凉快了
呢?

她关上门走了出去,我把柜子移了回去,坐在地上回想刚刚的情景,自己真
是太幸运了。突然想到她刚刚用来擦私处的毛巾还在浴室里,我心想,到底小贤

   
的私处的味道是不是和小裤裤上面一样呢?我蹑了蹑脚,轻声的走了过去,拿起
小贤刚刚擦过私处的小毛巾,上面的热还未散。嗯┅┅好香的味道,原来小贤的
私处真的有小孩子的乳香味,刚刚我看着她穿衣服,并没有看见她擦婴儿油呀!
可见她是自然的体香,好香┅┅

闻着┅┅闻着,不知不觉我的龟头流出了一些些的精液,幻想我在舔着她的
私处,多水又香的味道,相信每个男人都受不了这种诱惑。

小贤的脚步声缓缓的往楼下走去,她来到厨房,看见妹妹已经煮好晚餐,两
姊妹端着菜走到客厅。可能是因为小贤小裤裤的绳子没有绑很紧,所以她放下了
手中的菜,拉了拉自己睡衣里内裤的绳子┅┅


国中生禁事(四)

吃完晚饭後,小静和小贤坐在沙发上。今晚小静吃得很少,因为两姊妹是双
胞胎,所以对彼此的感觉特别敏感,也特别的贴心。小贤看出妹妹有心事,於是
问道∶「妹你,有心事吗?到底怎麽啦?」

小静回答∶「┅┅没有呀!」



小贤∶「我是你的姊姊,难道你有心事我会看不出来吗??来,告诉姊,是
不是小政那个家伙欺侮你了?你也真是的,早告诉你说男人不可靠,不要对他用
那麽深的感情嘛!」

还没说完,小静忍不住的掉下眼泪,小贤赶紧安慰小妹,小静於是就把那天
的情形说了出来,述道∶那天在小政家中醒来时,小政在她身旁,她感觉出自己
的内裤似乎已不在自己的下身,可不愿不明不白的让人夺走自己的第一次,於是

      
她问小政∶「刚刚我在睡觉的时候,你有没有对我做什麽??」小静保持着自己
仅有的理智,可终忍不住的落泪。

小政因为和卖药的朋友吵了一架,心情很不好,据他说,那个朋友那天回答
说∶那药可是很不容易才弄上手的,要不是看在小政是他的好朋友才肯让出的。
而小政也许因为欲望冲心,所以口气很不好,出口竟是秽言,两人一言不拢,於
是小政就离开了(小政一定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冲动因而便宜了我)。因此那天
和小静交谈没有多久就对小静发了脾气,甚至叫小静一人独自走了回去。想想那
天的天气是那样的冷,而小政竟忍心叫她自己走回去,可以想到小政多麽不体贴
小静,可也不知小静究竟喜欢他什麽?且小政说得就好像小静本来就应该让他玩
弄似的。

小静的情绪一度不稳,姊姊刹是心疼,决定要去痛骂小政,於是拨了个电话
给小政,可小政家里却没有人接。小静因为忍不住难过,跑回了房间,我躲在一
旁也不知该怎麽办。

过了一会,我见姊姊没有追上楼,於是我走了出来想要安慰小静,可我却不
懂该怎麽去做,要不然今天和小静在一起的就是我了。我呆了一会,我说忍不住
说了一句∶「我真替你不值,要是我才不舍得。」小静却没有任何的反应,我顿
了一会又道∶「我了解你委曲。」

小静也许是因为不好意思,也许是感受到了我的关心,不到一会就冷静了下
来,说道∶「对不起呀!让你很为难,今天本来是找你来陪我的,可我却冷落了

  
你。」

我回答∶「嗯!没关系,可以在你难过的时候陪陪你,我就很快乐了。」

也不知道是什麽原因,也许因为我原本就很喜欢小静吧,所以很自然就说出

   
口了,要不然,我平常那会说那样感性的话呀!我见小静心情好了些,虽不忍离
去,可我还是开了口∶「我想我该走了,有点晚了。」(因为我想小静也许想要
一个人静静吧!)

小静回道∶「可是姊姊还在楼下,走不出去,可能要再晚一点吧!」

我点点头∶「嗯!没关系。」

说也奇怪,小贤今晚特别晚睡,那时已是十二点多了,也许因为小妹,所以
心情不好睡不着吧!看得出来姊姊很疼小静。然而我的家离小静的家很远,出来
很不方便,每天都要很早出门,因为一天只有三班车可搭,也许因为这,小静觉
得我特别的体贴,她因为每次只要是她的要求,我都没有拒绝过她。小静也很信
任我,於是那晚做了生平没做过的事,留人在她家里过夜,而且还是个男人。

我很自重的说道∶「只要给我一个地方可以躺的就可以了。」

那晚和小静聊的很晚,於是我在她的床边打了个地铺,正当要睡的时候,小
贤走了上来敲了敲门,轻轻说道∶「妹!你睡了没?」见小静带着睡意的回道∶
「我要睡了。」可小贤还不放心妹妹,於是说道∶「你的房门不要上锁,我明早
会来叫你。」看得出是因为她不放心小妹,小贤又说道∶「让我进来看看我才放
心。」

於是小静示意要我爬进她的被里,而她收了地下的被,开了门锁,我钻进被
里後姊姊很轻声的走了进来∶「小静,你不要再难过了,早点休息,知道吗?」



小贤见她的脸红红的,以为她哭到刚刚才停止,其实是因为我躲在她的被窝
里,贴在她的身旁让她很害羞的原故。我第一个感觉是很香的少女味阵阵传来,
她的体温愈高、她的体香也愈香,让我在一时之间眩了会。而她和小贤说了一会


儿,小贤就走回了自己的房里。

她停了一会,说道∶「杰!你出来嘛!人家┅┅」我探出头来,只见她的脸
色泛红。「真是好看!」我随口说出,而她的脸却更是红的有加,撒娇的说道∶
「你讨厌!怎麽这样嘛!」我傻傻的笑。

静说∶「我以为男孩子都是一样会趁机占人便宜,可你每当我要求你的时候
你都不会拒绝我,且刚刚我和姊姊说话时你也没有对我毛手毛脚的,对我就好像
我姊姊一样疼我。」

我回道∶「要不你今晚就把我当你的哥哥看待好了。」

小静想了会,於是躺在我胸口撒娇的说∶「哥!你对我真好,我希望今天晚
上我俩说的话都要真实,不可以骗我唷!」我点点头,她又问我说∶「哥,你告
诉我,小政是不是很对我很用心呢?」我说∶「我怎麽会知道他是怎麽想的呢!
可哥还是劝你不要放的太深。」

小静听的出我有所隐瞒,於是说道∶「说好今晚不能骗人的唷!不可以有隐
瞒的喔!」

我想了会,说道∶「其实就我知道的,小政在和你来往後还有和别的女人上
过床。」

小静生气的说∶「我就知道他有和别人上过床了。」

我心想,完了!原来小政对小静说他还没有性经验。


   
小静继续说∶「有一回,他说想和我上床,我说我没有经验,他说他也没有

      
经验,很想试试。於是就把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摸了摸,还说为什麽我的阴毛那
麽稀少呢!我见他的技术很熟练,我问道∶『你怎麽知道我的毛算少呢?难道你
看过别的女孩子的吗?』他没回答,只是继续的摸,我开始反抗,而他想要强奸
我。正当那时他的家人叫他,於是他放开了手,我跑了出去。也就是上回你问我
说为什麽不理小政的那一回。」

小静并没有提到上个周末的事,可我刚刚已听见了她和姊姊的谈话,而我也
很识相的没有去提到。

她又问∶「你对我那麽好,真的没有别的用心吗?」

我说∶「当然没有罗!」

可能看得出我表情不自然,她瞪大了眼。我没办法,对别人我不会理会,可
对小静我就没辄了,只好老实的说出。

我呜咽的说∶「┅┅其实┅┅我以前┅┅很喜┅┅欢┅┅你。」我的声音很
小,小静彷佛真的没有听见,於是我心想,反正已是这样了,好吧!我加大声音
说道∶「我喜欢你!」

小静赶紧  住我的嘴,笑了笑∶「你不要那麽大声,你想让姊姊听见呀!」
我很不好意思,可我还是说了。

我见小静笑得很诡异,我说∶「原来你刚刚不是真的没听见,对不对?」

小静闪避我的问话,假装生气的样子说∶「原来你是这样看待我的呀!」

也许因为小静知道我一定会让她,所以嘟起了嘴,而我也没有办法的向她低
头了。过了一会,他又说∶「杰,还是你比较迁就我。」





我又说道∶「要不是小政先追你,我一定会追求你的。」

小静回答∶「其实小政和我早就分手过了,只是自己舍不得,所以仍离不开
他。」

我说∶「为什麽我会不知道呢?」

小静说∶「上个周末他对我发脾气後又说要和我分手,而我见他的语气是如
此坚定,所以我很伤心,可我一想到他每回都用这个藉口欺侮我,所以我很伤心
的跑走了。我心里很难过,我找了个朋友要她陪我,可她说走不开,所以我决定
找你。因为你是男生,所以原本我不好意思对你说我俩的事,可我想那麽多的朋
友,只有你每当我难过的时候只有你没有拒绝我,尽管你人不在这里接到我的电
话,你会彻夜的坐车赶回来,我真的很满足了。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因为有小
政在我俩之间,而你和小政又是好朋友。而今我俩已分手了,我告诉自己,这回
不要软弱的再回去找他了,自己的用心却被别人践踏。」

我摸摸她的头安慰她,她抱紧了我。过了会儿她抬起了头,很认真的看着我
说道∶「那你现在还会喜欢我吗?我对他用心,而你对我的用心我却辜负了。」

我用眼睛很认真的注视她,说道∶「我喜欢,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小静又说道∶「我每回问小政爱我吗?而他回答时从没正眼看着我回答我,
而你的眼神已说出了你的认真。就算是我会看错,我也想和你在一起,我愿意和
你在一起。」

刹时我感觉出,过去对她的用心总算她懂了,尽管我的朋友有很多人都说我
很傻,可我终於可以和小静在一起了。我抱紧小静,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温暖,可
我心想那件迷奸她的事,只有一辈子放在心里了,所以因此我更是爱她。可没想

      
到她的第一次给了我,却是这样给了我。可我很满足,因为我知道她的第一次是


给了我。

抱着她,我闻到了她的发香,让我不禁又起了邪念,只是不同的是,这一回
是小静在心甘情愿的情况下,我们俩人心里此刻充满着无限的甜蜜┅┅

我吻着小静的唇,过去我在想,如果我和小静接吻,一定是在她不愿意的情
形下。而今我伸出我的舌头舔了小静,只见小静很享受的表情,她张开口迎合着
我,她的舌头很湿润、很软、很嫩,就好像没有和人接吻过,什麽都不懂似的。
我的右手环在小静的背後,很温柔的爱抚着,小静的体温又再度上升着,我又闻
到从她身上发出的体香,我的老二一时兴奋得勃起,顶着小静的腹部。我想小静
应该有感觉到,因为她会不时的移开自己的小腹,也许是因为顶着她让她很不舒
服吧!

可这回我错了,不到一会她的动作就变成了像似在用小腹蹭着我的鸡巴。我
把右脚跨在她的两腿中间,感觉好暖,我也藉此用膝盖去摩擦她的私处,她害羞
的用手遮掩自己的脸,因为毕竟没有和人那麽亲蜜过。我把她的上衣从裤子里拉
了出来,我触摸着小静的腹部,再往上摸到了她那两个硕大的奶子,她的奶头已
经硬了。因为手是凉的,所以一摸她,她颤抖了一下,可是她的奶头却更硬了,
可能是觉得分外的舒服吧!

摸了摸,她口紧闭着,不到一会小静再也忍不住了,开始了一生中的头一回
呻吟∶「啊┅┅嗯┅┅嗯嗯┅┅」她的呼吸愈来愈急,我才明白原来小静的奶头
也是她的敏感点之一。

我故意问小静∶「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呀?」她只是可爱的作势捶捶我的胸
口,一会儿就停止了,我想她大概没有力气了吧!我继续摸着,我舔着嘴,用自
己的口水润滑舌头吻着她的颈部,从小静口中发出诱人的呻吟。

  

我拉着小静的手放在我的裤子外面,要她帮我把老二拿出来,她有点委曲的
伸出了手,慢慢的拉开我的拉链,她停了下来,我伸了手推她,她回过头看了看


我,闭上眼伸出了她那婴儿般娇嫩的小手,在我内裤外面摩擦着。开始的时候很
慢,慢慢地她手的速度加快了,我再也受不了,我导引着她的手伸到我的内裤里
面。我的老二一阵快感,从我的龟头流出了一些精液,沾到了她的手。

小静急忙的缩回手,她说∶「为什麽你的那里好像会烫人似的?而且有点湿
湿黏黏的?」

我说∶「还说ㄋ,还不因为有这麽漂亮的女孩为我服务,当然会这样嘛!」
她羞得闭上眼、紧闭着嘴。

我说∶「你如果一直忍着,我会生气喔!」她听我这样说,很为难的放松了
自己。

「啊┅┅你怎麽可以咬人家的奶头嘛!」

「嘿┅┅嘿┅┅」我说∶「你怎麽可以那麽露骨的称自己的胸部叫奶头,应
该是『咪咪』啦什麽的才对吧!」

「你讨厌!」小静说。

这个时候我的另一只手已在她的牛仔裤的拉链外沿着拉链摸着啊┅┅啊!我
看着小静的表情不出声,小静慢慢的湿了,湿到了她的外裤上,甚至不用脱掉外
裤就可以摸得出。我逗她的说∶「你好湿喔!」

她不语,我剥开她上衣的扣子,接着把自己的衣裤也都脱光,只剩下一件内

      
裤,用自己的身体靠着她,可以感觉到小静的体温,好舒服!这时她的手还在为
我的小弟服务着,也许是慢慢的手熟了吧,我觉得比刚刚还舒服,不知觉自己的
呼吸也加快了。我舔了舔小静的小腹,她的呻吟愈来愈大声,於是我用嘴堵着她
的嘴。我松了松口,我说∶「你不要太大声嘛!要不然姊姊会听见喔!」



「你讨厌!谁是你姊姊呀?」

我回答∶「你的姊姊,不就是我的姊姊吗?」我笑着。

「嗯,算你有理。」

我觉得小静好温柔喔,因为我现在说什麽她都会应和着我,什麽都听我的。
我拉下小静的牛仔裤,因为我摸过她的阴道口,所以我知道她的敏感点在哪,不
到一会她的淫水就流到内裤上,内裤现在根本遮不住她的私处了,她的阴毛清楚
的印在上面,还有几根阴毛从内裤的外缘露了出来,细细的。

我摸了摸她的大腿,小静的口中∶「啊┅┅不要啊┅┅不要┅┅嗯┅┅」

我捧着自己的大老二,用龟头隔着内裤磨着她的阴唇,我拉下自己的内裤,
然後将小静的内裤边缘向左边拉开了些,让她的私处完全的露了出来。一开始她
没有发现,过了一会儿,她发现自己的私处凉凉的,她张开了眼,发现我在看,
她马上用手遮住自己的私处。我不让她把手伸过去,於是用身体把她的手压住,
然後用中指在她的阴道口摩擦着上上下下的动着,她的淫水泛滥着,好多好多的
淫水喔!心里暗笑,自己真棒,可以把小静弄的那麽湿!

我拿着我的龟头顶在她的阴道口,可是没有插进去,接着我用手拨开她的两
片阴唇,然後用龟头顶着,放开手,摩擦着她。


  
过了一会她问道∶「是不是已经进去了?」

我说∶「还没有呀!」

「可是好像有进入的感觉。」小静说。

我说∶「只是你的阴唇包覆着我的龟头罢了。」小静不回答,只是动着腰在


擦着,好像那里很痒、很需要的样子。我问道∶「是不是想要我插进去呀?」

「嗯嗯┅┅人家怎麽知道嘛?你要插就插嘛!」

我还来不及等小静回答,我见她的阴道湿透了,我一挺、再拔了出来,再用
力的插了进去。

「你怎麽没等人家准备好就插进来嘛啊┅┅啊┅┅」口里还带了点呻吟。

也许因为小静的三角裤还没有脱掉,所以让鸡巴有一种要插进去、可是有东
西档在那的样子。我趁势把身体歪了一些,斜斜的插了进去,抽插不到几下,好
想把她的内裤扯破,因为我不想把老二从湿润的小穴里拔出来,好舍不得。於是
我问小静∶「很舒服对不对?你不说我也知道,可是你的小裤裤档到了,我把它
撕破了脱下来好吗?」

唉!这时我才发现小静今天穿的和我在她的柜子里看见最喜欢的那件是一模
一样的,可是不管了,我用左手扯破她的内裤,拿在手上闻了闻,好香喔!一点
腥味都没有。我闻了闻,一时之间,我的老二在她的阴道里更加硬了。

「啊┅┅好大!你的那里干了那麽久还那麽硬,而且现在更硬了,怎麽会这
样呢?」

      

我不回答,我也闭上眼在享受了。

「啊┅┅啊啊┅┅嗯┅┅杰┅┅我要┅┅好舒服!杰┅┅你好棒喔!再用力
点┅┅我那里刚刚被你弄得好痒,用力点帮我止止痒┅┅」

我故意让小静的嘴放在我的耳朵边,我示意要她舔,她的呻吟声就在我的耳
朵边,感觉耳朵好痒好爽,我也舔了舔她的耳垂。



「┅┅嗯┅┅嗯┅┅」就在小静很享受的时候,我彷佛听见另一个女生的呻
吟声。唉!好像是从小贤的房里传来的,究竟是小贤在自慰呢?还是因为听见了
我和小静的好事呢?┅┅或者听见自己小妹在做爱的呻吟声,因而受不了用手在
自慰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