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7|回复: 0

处女教师(1-3)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2-9-19 09:48:34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在充满强烈汗味的更衣室中,少女双膝着地,以趴下的姿势受到奸淫。

有一个男人逼她吸吮肉棒,另一个男人从背後插入。

学生制服和内衣都被脱光,成为赤裸,尚未完全成熟的乳房受到两个男人揉
搓。

“唔┅┅唔┅┅”

  

少女发出沉闷的哼声,同时发出啾啾的吸吮肉棒的声音。男人的下腹部碰到
少女的屁股,发出声音,在煞风景的更衣室里交错。

少女在花蕊受到抽插的情形下,露出苦闷的表情,拼命吸吮盘腿而坐的男人


肉棒。

“还要用力的吸吮!”盘腿坐的男人吼叫。

少女更缩紧红唇,吸吮粗大的肉棒,把龟头含在嘴里,摇着头吸吮後,将肉
棒吞入到根部,同时用舌尖在龟头沟上摩擦。

“嗯,很舒服。”

少女听着男人的声音,只顾把脸贴在有汗臭味的阴茎上。可是少女并非不良
少女,经常都穿整齐的制服,剪成短发的脸看起来纯洁可爱。

她在不久之前,连男人的手也没有握过。

这里在市区内是一流的高中,校名叫《私立圣条学园》,在私立学校中,属
於少有的男女合校。

升学率很高的学校,所以社会上不会认为这里有不良少年。事实上就有连流
氓也自叹不如,而且课业成绩优异的不良份子。

现在三个人所在的地方是离开校舍,另外独立的空手道道场内的更衣室。

现在让少女吸吮肉棒的是空手道的主将佐伯,从後面插入的是副将涉泽,两

   
个人都是三年级的学生。

少女叫明子,二年级的学生。

佐伯和涉泽都是用功读书,成绩优异,也是空手道的主、副将,所以深得老
师们的信赖。



但这只是表面上的,两个人戴着“一般学生”的假面具欺骗所有的人。

事实上,佐伯是这所学校的不良少年的首领,涉泽就是其手下之一,另外还
有数十名手下。

佐伯命令手下恐吓学生,诈取钱财。不只是学生,连老师也遭到恐吓,可以
说是地地道道的不良份子。

佐伯绝不会自己动手,如果说出他的名宇,就会遭到他的酷刑,所以即便有
手下被警察抓到,也不会说出佐伯的名字。

因此,佐伯虽是不良少年的首领,但表面上是文武双全的模范生。

为何佐伯有如此大的力量?第一,是他有空手道的实力。从小学生就学习空
手道,有相当好的实力,所以任何人都不是他打架的对手。第二,是佐伯的叔叔
是帮派里的干部,这件事就是学校的老师们也不知道。

所以,佐伯其实是个可怕的人物,经常在背後胡作非为。

像明子这样被带到道场或旅馆强奸的女人不胜枚举。受害的女性们和佐伯的
手下一样,绝对不会检举佐伯,因为被强奸的场面,脸和性器都拍照下来。



“你敢说出去,就公开这些照片和录影带。”

对这样
的恐吓,使得没有人敢公开。

相反的,佐伯们对一般的学生或老师,又是一个非常勤学的学生。

今天在道场里只有三个人。



对十几名空手道的队员们已经通知今天停止练习。

数日前,涉泽突然对明子说∶“我对你一见锺情。答应和我约会好不好?”

外表斯文、清秀的涉泽,以认真的口吻要求,明子当然感到很愉快。怀着甜
美的幻想,决定今天放学後和涉泽见面。

“在离开学校之前,先去空手道的道场看一看好不好?”

进入道场後,等在那里的佐伯和涉泽以暴力把明子拖进更衣室。

後悔已经来不及了。刹那间,佐伯的肉棒插入明子的嘴里,涉泽的肉棒刺入
处女的肉洞里。

受骗的打击和处女肉洞产生的强烈疼痛,使明子不断的呻吟。

穿学校制服的明子,散发出纯真无邪的气息。当制服、乳罩、三角裤都被粗
暴的脱下时,出现相当丰满的体。

  

乳房和屁股充分发育,虽然是尚未完全成熟的果实般硬度,但乳房呈碗型,
腰肢也很细,屁股适当的隆起。

看起来清纯的明子,能有这样性感成熟的肉体,使佐伯和涉泽非常兴奋。

而且,明子面对施予她身上的暴力完全屈服,不敢有任何反抗。

佐伯把肉棒插入明子的嘴里,教她口交的方法时,她依照他的话拼命的上下
摇头,舌头缠绕在肉棒上。



明子本来就是成绩优秀,领悟力很强的人,立刻就变成不像是第一次口交,
能施展技巧。

“涉泽,这一次又顺利成功。你真是骗女人的天才!”佐伯一面享受明子口
交的快感,一面说。

“嘿嘿嘿,只因为我长得帅一点,就跟着我跑的女人太笨了。”

“没错,就说这个女人吧。本来还做出千金大小姐的模样,教她囗交的方法
後,马上就进入状况了。”

“是呀。唔┅┅处女的还是很紧┅┅”

涉泽抱着像狗趴的明子的屁股抽动着。不久後,下腹部打在明子的屁股上。

“啊┅┅唔┅┅”吸吮佐伯肉棒的明子,发出悲叫或喘息的哼声。



明子的肉洞快要被涉泽的肉棒捣毁。当处女膜被突破,火热的肉棒插入体内
时,明子觉得身体撕裂成两段,刺痛万分。

到用力抽搐的现在,明子觉得如火烧的肉棒在体内挖掘。

明子的内心充满痛苦,脸色也苍白,嘴仍未离开肉棒,可见她是多麽怕这两
个人。

“唔┅┅唔┅┅”明子一面吸吮肉棒,一面发出哼声。

男人的下腹部冲击到屁股时,身体向前倾,佐伯的肉棒插到喉咙深处。

佐伯看到明子痛苦的表情,反而开始耸动屁股。



“啊┅┅唔┅┅啊┅┅”明子完全像个木偶,前後都受到猛烈抽插,全身颤
抖。

“啊!要射了!”两个人同时吼叫着。

佐伯在湿润的嘴里、涉泽在勒紧肉棒的处女肉洞里,各自喷射。

明子感到喉咙深处和下体的花蕊都塞满精液,终於从嘴里吐出肉棒,发出悲
叫声∶“啊┅┅不要啦┅┅”

明子喊叫时,嘴里流出白浊的粘液。

自己的处女在这种情形下丧失,明子感到悲痛,绝望感使她的心碎了。


   
两个不良少年还不肯放过明子。

“换班了。”

“是。”

这一次是两个人更换位子。涉泽插在明子的嘴里,佐伯在肉洞插入射精後尚
未失去热度的肉棒。

肉洞已经裂开,在涉泽的肉棒上沾满白浊的粘液,而且渗有血丝。

这样的肉棒进入体内,明子几乎要昏过去。

“对了,佐伯兄,听说有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女老师要来了。你听说吗?”



涉泽一面说,一面双手夹着明子的脸,让肉棒在嘴里转动。


“不,我还没有听说。”

“嘿嘿嘿┅┅”

“什麽事?”佐伯一面在沾着血的肉洞里抽送,一面露出好奇的神色看着涉
泽。

“早就肾脏有毛病的山田,听说要退休了。”

“哦,那个脸色很不好的老头子呀?”



“听说他去医院检查的结果,院方要求他住院治疗,所以不得不退休了。”

“所以就有刚毕业的女老师来了。一定是会吓死人的丑女人吧?”

“不,不是那样子。”

涉泽细致的在明子的嘴里抽插着肉棒,同时向放在旁边的书包伸手。

“看这个吧!”

涉泽仍不断的抽插,同时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纸交给佐伯,佐伯露出惊讶的表
情。

那是履历表的影印本。佐伯看着右上角的相片,以色迷迷的口吻说∶“哇!

是美女。“



“没错吧┅┅”涉泽露出得意的笑容。

“你从哪里弄来的?”

“从顺子那里。”

“干,那个女人哪?”

顺子是这所学校的事务员,三十二岁,未婚。长相普通,但有讨男人喜欢的
身材。

   

那次就和今天一样,把顺子引诱出来,两个人强奸了她。

刚开始还哭叫,但不久後发出淫浪声,最後还抱紧他们两个。现在是个非常
喜欢性交的女人,其後等於是他们两人的情妇。

佐伯以为做完了,不想再找她。但涉泽偶尔还会找顺子发泄情欲。

“所有的资料都是顺子整理的,所以我要她把履历表影印给我。”

“原来如此。”

佐伯一面在明子的肉洞里抽插,一面看履历表。

名字是吉永雅美,年龄二十二岁,从有贵族学校之称的《武藏野女子大学》
教育系毕业。从小学到高中都就读大学的附属学校,除非是很有钱,又是才女,
否则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这是才女呀┅┅”佐伯对她的样貌很惊讶,眼睛盯在照片上。

   

照片的影印显得粗糙,但还是看得出是一般的美女所不能比的。

佐伯越看越被吉永雅美所吸引∶照片的影印本都这样美┅┅真人不知会有多
麽美┅┅

“又是才女┅┅又是美女,难得到我们的学校来。”

“不过,在社会上我们的学校被认为是一流的高中。”



“嘿嘿,如果没有我们的话,可能还真是那样的。”

“没错┅┅”

涉泽开始在明子的嘴里粗暴的抽插,因为又想射精了。

这时的明子已经精疲力尽,意识也模糊。

(这样美,又有纯洁感的女人,让她把我的肉棒含在嘴里,不知会有什麽模
样的表情┅┅)佐伯想到这儿,体内便产生触电般的刺激。

(想干她!那怕一次也好!想干这个女人!)

佐伯在明子的肉洞里抽插,脑海所想的完全是新来的女教师。

(这个老师也是处女吧?如果是的话,阴户应该像明子一样又紧又热。

把我的肉棒强插进去时,不知会做出什麽样的表情┅┅发出什麽样的声音┅┅)

这样想着,用力抽插时,从下体涌出和先前那一次完全不同的快感。



“唔┅┅要射了!”

“我也是!”

两个人几乎同时爆炸时,明子已经失去意识。


   
“涉泽,我一定要把这个老师弄到手。”

“嗯,一定。”涉泽也露出淫邪的笑容。

根据顺子的消息,老师退休後,吉永雅美会来接任是一星期後的事情。

“啊┅┅真可恶!还不快来┅┅”

“是呀,真想快一点看到本尊的姿态。”

佐伯和涉泽只要一见面就谈这件事。


这一天早晨上课前,全校学生都在体
育馆入口。

校长首先宣布山田老师退休,然後说明生病的状况。学生们只是静静的听。

“现在介绍代替山田老师来本校的吉永老师。老师请。”

男生们看到稍紧张的走向前的女老师时,引起一阵骚动。

“哇!真是了不起的美女┅┅”



“而且身材也棒┅┅”

到处传出评论的说话。似乎所有的男生都被雅美吸引,无不瞪大眼睛注视。


   
“我是吉永雅美,第一次担任老师,我会尽最大的努力,请各位同学多多指
教。”

雅美以轻脆的声音说过後,深深一鞠躬,动作十分优雅,让人感受到她有良
好的教养。

“在吉永老师担任英语课时,希望各位同学要有礼貌,好好的用功。”

学生们听了校长的话,哄堂大笑。平时很少说闲话的校长,因雅美的美丽产
生动摇,学生们一眼就看出来了。

“临时朝会到此结束。”

听完校长的宣布,学生们各自回教室。

“第一节课就是我们吧!”佐伯走进教室时,对涉泽说。

“终於能在近处看到了。”

“确实比照片美多了。”

“嗯,我在体育馆里就硬起来了。”

“我也是。”


   
两个人互望着发出淫笑声。

当雅美走进三年级的教室时,在煞风景的教室里,好像是突然绽放的一朵鲜

      
花,不论男女学生都忘我的看着雅美。

“各位同学,早安!从今天起,我是担任英语课的吉永。”

站在讲台上的雅美有一点紧张,但她的声音充满性感。

(这是多麽性感的声音!)佐伯只是听到声音,胯下物又热起来。

“我站在这里上课还是第一次,请各位同学多帮助我。”

雅美露出笑容,如蔷薇花的红唇开启,露出珍珠般的白牙齿。

(实在受不了!成熟的美女,又有这样的新鲜感。)

佐伯细心观察雅美,越看越被吸引。

(确实胜过那张照片。)

她的美充满感性,散发出高贵的气息,而且身材很匀称。

开始上课了,雅美在黑板上写出英文单字。身体稍向前倾,突出臀部。

在这刹那,佐伯产生雅美的丰满屁股从裙子里露出来的错觉,叫心扉猛烈跳动。

(啊!┅┅想和她性交,想把那美丽的乳房和屁股尽情的揉搓,撕破她的丝
袜、舔她的大腿,让她美丽的脸上充满痛苦和羞耻的表情。)


  
这样的念头不停的在脑海中盘旋,使得佐伯的肉棒膨胀到疼痛的程度。

   

第一节课结束。在短暂的休息时间,佐伯和涉泽在校舍的屋顶上谈话。

本来通往屋顶的门是上锁的,学生不可以上去。前不久,他们让顺子拿来钥
匙,然後配了一把。

教师们不知道他们会有钥匙,所以不会到屋顶巡视。两个人常来这里吸烟,
或商量坏事。

“我简直受不了了,快一点去干她吧!”涉泽吐一口气,用兴奋的口吻对佐
柏说。

“我也那麽想,刚才上课时几乎要爆炸。”

“我也是,那麽要如何引诱她出来呢?”

“是呀,她是老师┅┅不能像明子那样用约会做藉口。”

“是啊!”

“只好演一出戏了。涉泽,你听我说。”

两个人的头聚在一起,悄悄说话,不久,听到上课的铃声。

“那就明天喽。”

“喔,知道了。”

两个人熄灭烟蒂,锁上屋顶的门,回到教室。


  


第二天下午,雅美的最後一节课是教三年级班,她一直挂念着在最後一排的
涉泽。涉泽的脸色苍白,他的肤色本来就白,看起来像偶像歌星,一点血色也没
有,而且还露出苦恼的表情。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雅美想着,时而向涉泽看去。不久,两个人的视线相遇,涉泽露出惊慌的表
情,随即凄然欲泣的低下头。

(也许不是身体不舒服,一定是发生什历事┅┅)雅美这样想。

是不是升学问题,还是家庭问题?总之,他一定有很大的苦恼。雅美认为身
为老师,岂可置之不理。

(就算不能解决他的苦恼,多少也能帮助他吧!)

作为新任教师,也许会被认为多管闲事,但还是准备放学时派人去把涉泽叫
到教职员室,问他有何苦恼。

下课铃为了,雅美走出课室。

“老┅┅老师┅┅”涉泽从後面追上来,在走廊上叫住雅美。

和上课时一样,涉泽做出凄然欲泣的表情。

“你怎麽了?我一直在为你担心。”



   
“我有事情┅┅想和老师商量。”涉泽的声音好像很痛苦。



(他一定有很大的苦恼┅┅)於是雅美回答道∶“可以的话,我愿意和你商
量。”

“啊┅┅太好了┅┅”涉泽好像这才放下一颗心。

“你就到教职员室来吧。”

“老┅┅老师┅┅不方便在教职员室谈┅┅”

“为什麽?”

“是┅┅不希望老师以外的人听到┅┅”涉泽困惑的看着雅美。

“好,好吧。”雅美点头。

“在┅┅学生指导室可不可以?那里不会有人来┅┅”

“嗯┅┅那里是可以慢慢谈的。”

“就在那里吧┅┅教室打扫完後我就去。”

“我也会在那个时候去的。”

涉泽面带笑容回教室。雅美也因为有学生来找她商量,多少有一点高兴,然
後回到教职员室。


   
学生指导室是老师将有问题的学生叫去,听其说明或指导的房间。可以说是
和警察局的询问室一样,在空旷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很大的桌子和两边的椅子。



墙壁上有面很大的镜子,但那是奇异玻璃。房间里有一个小门口,里面有一个小
房间,从小房间可以透过奇异玻璃监视房间里的情形,那可能是为了和凶暴的学
生谈话时,以防万一用的。


学生们很少接近这个房
间。


雅美估算学生们打
扫教室完毕的时间後,来到这个房间。推开门时,看到涉泽坐在椅子上。

处女教师(2)

※※※※※※※※※※※※※※※※※※※※※※※※※※※※※※※※※※※
《阿郎的店》提供∶

文章、图像、声音,在网路上只是一种“宣泄”、一种“幻想”。性要靠正
确的劝导,而非完全禁止接触。

看完文章後,成年者一笑置之;看完文章後,未成年者姑且笑之吧。

如要转贴,请来信通知阿郎或我见犹怜。谢谢!

※※※※※※※※※※※※※※※※※※※※※※※※※※※※※※※※※※※



“久等了。”雅美笑着说,同时关上房门。

里面有隔音设备,学生在外面的脚步声或交谈声都听不到。面向校园的方向
有窗户,但为避免从外面看进来,用的是乌玻璃。

   

雅美对於在这样的密室和学生独处多少感到不安,但老师的使命感,使她和
涉泽隔着大桌子面对面坐下。

“你找老师商量什麽事呢?”雅美很认真的为使涉泽放心,尽量露出笑容。


“老师,是这
样的┅┅”涉泽做出想说出心事的表情。

雅美探出身体,准备听他诉说。於此之际,涉泽的脸上出现淫秽的表情。

雅美不知所以的看着涉泽的脸∶“涉泽同学,你怎麽了┅┅”

涉泽好像看到雅美就想笑,发出很大的笑声。表情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以轻
蔑的眼神看雅美。

(他这是什麽态度┅┅)雅美感到气愤。

“涉泽同学,这是怎麽一回事?你在和老师开玩笑吗?”雅美瞪视涉泽。

涉泽却毫不在乎的回答说∶“老师,我的演技还逼真吗?”



“什麽?演技┅┅”雅美吓了一跳。

“嘿,那是为了把老师引诱到这里来的演技。”涉泽说完,突然抓住雅美的
右手腕,用力拉。

“你这是干什麽?快放开!”



被学生抓着手腕,过度的惊吓,使雅美全身火热,连心脏都感到痛。

“老师,你还是老实一点吧!在这里呼叫是没有用的。”涉泽以威吓的声音
说。

“不要!不可以这样!”

雅美气得满脸通红,设法甩开被抓的手。涉泽更用力抓紧,使得雅美的心跳
得更厉害。

(难道要在这个密室里对我┅┅)心里产生被强奸的可怕预感,全身的血液
倒流。

很难相信涉泽的眼神是认真的。雅美产生难以形容的恐惧感,全身都起鸡皮
疙瘩。与此同时也感到无比愤怒,对老师太没有礼貌了,雅美觉得不可原谅。

“你快放开我的手!”

就在美怒叫时,有奇异玻璃的房间突然打开了。

(怎麽回事┅┅)

  

从房间冲出来的是佐伯∶“涉泽,你干得好!”

佐伯来到手腕被抓着而不能动的雅美背後,用手上的匕首压在雅美光滑的脸
颊上,雅美吓坏了。

“老师,你最好老实一点,这个匕首可是很锐利的。”

听到佐伯的话,雅美瞪大眼睛。因愤怒和恐惧,身体在颤抖。

   

“嘿嘿,真对不起,骗了你。为了把你引到这里来,我要涉泽演戏。”

佐伯说的时候,用刀刃的背面拍打雅美的脸颊。

“她这样容易受骗,真意外。”涉泽对佐伯说。

“究竟┅┅要对我怎麽样?┅┅”美受到匕首的恐吓,用沙哑的声音问。

雅佐伯淫笑一声,对雅美说∶“没什麽,只是想和你打一炮而已。”

“你说什麽!”雅美感到全身的毛孔倒竖。

“不要胡说!我知道你们不是做那种事情的人。你们是优秀的学生,而且是
很好的运动员┅┅”

“嗯,表面上是那样的,这样做起事来就方便多了。”

“┅┅”雅美一时之间无法回答,只是瞪着佐伯。片刻後才说∶“那麽,平

  
时的你们都只有外表吗┅┅”

“没错!真对不起,骗了老师。”佐伯爽快的回答。

“本校的不良份子全归他管。不过,他绝对不会出面的。”涉泽以赞美佐伯
的口吻说。

佐伯很得意的接下去说∶“老师,真正的大人物都不浮在水面上的。”

这是难以相信的事实。但他们两人的冷酷和残忍的表情,证明这是真的。


   
雅美感到害怕的同时也无比愤怒,心想,绝对不可以原谅这些学生。

“放开我!现在还来得及,这样继续下去,你们会被开除的。”雅美愤怒的
对佐伯说。

佐伯却泰然的回答说∶“老师,你生气的样子也很好看。我想我们是不会被
开除的,因为老师不敢开口说被学生强奸了。”

雅美觉得血液冲向头部,过度的愤怒使她眼前一片昏黑,只见到佐伯露出凶
恶的表情对她说∶

“老师,现在是想停止也不能停止。我们早就等待这一刻的到来。”

“┅┅”看到佐伯的凶恶眼神,雅美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萎缩了。

那不是高中生的眼神,是为了强奸雅美什麽事都做得出的野兽眼神,涉泽的
眼神也相同。雅美刚才还因为愤怒能而保持强硬的态度,现在却像刺破的气球,

  
怒气完全泄光了。

“你们┅┅”雅美的声音已不如先前那麽有精神。

(我该怎麽办┅┅)雅美慌张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觉得口乾舌燥,心脏几
乎要从嘴里跳出来。

佐伯这时用胜利者的口吻说∶“老师,你就认命了吧。乖乖的听话,我也不
想伤害老师的漂亮脸蛋。”

“你┅┅”雅美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流光了。

(他可能真的敢做┅┅)雅美觉得从佐伯的身体散发出凶气。



“怎麽样?”佐伯又用刀背拍打雅美的脸。

此时的雅美已吓得不能言语。全身无力,近似昏眩的情形下,勉强用软弱无
力的声音说∶“知道了┅┅我会听你们的话。”

雅美的脸苍白。

※※※※※※※※※※※※被学生贯穿的处女膜※※※※※※※※※※※※

终於能干到梦中出现的雅美老师,佐伯因喜悦和期待,感觉得血会从脑顶喷
出来。

(这个美丽的老师对我产生恐惧心,将要跪到我面前了。)在想到能任意玩
弄美丽老师的肉体,只是如此就有射精的冲动。

   

“老师,首先舔我的这个东西吧!”

佐伯像在玩弄抓到的小老鼠,一面用刀背拍打老师的脸,一面用另一手解开
腰带,拉下裤子和内裤,然後用手扳起雅美的下巴。

“啊!”雅美看到从佐伯胯下耸立的肉棒,心脏几乎停止跳动。

对尚未有男性经脸的雅美而言,有如当头棒喝的冲击,雅美的双腿颤抖,水
晶般的眼睛瞪大,露出发自内心的恐惧感。

雅美大叫一声,想扭转头,可是佐伯的手用力抓住下巴,使她不能动。

“啊┅┅唔┅┅”下巴快要碎裂的剧痛,使雅美发出了惨叫声,然後闭上眼
睛。



“不能闭上眼睛,要仔细看!”佐伯冷冷的说。

雅美不得已,只好看着肉棒,恐惧感使她後背冰凉。

根部有浓密硬毛的肉棒在微微脉动,很像大蛇抬起头一样。

“老师,用你那美丽的嘴吸吮吧!”

当佐伯把肉棒靠近雅美的脸,下达命令时,雅美又好像被铁器击中後脑般产
生极大冲击。

“不要┅┅绝对不行!”头部虽然不能摆动,雅美还是不停的喊叫。如果把

   
那种东西含在嘴里,雅美觉得自己的身体会变成石头,然後完全粉碎。

佐伯的肉棒对仍是处女的雅美而言,就是那麽可怕的东西。

(为什麽没有仔细思考就进入这样的密室里┅┅)雅美感到後悔,然为时已
晚。

“你刚才答应听话的。老师岂能不遵守诺言呢?我真的敢在你的脸上挖一个
洞。”佐伯如同削萝卜似的把桌角削掉。

这样使雅美感到恐惧,但又觉得把肉棒含在嘴里更可怕。刚才的确说过那种
话,可是看到佐伯的肉棒,刚才的话就忘了。

“你不要撒娇,在和你说话。”涉泽吼叫,同时一掌打在雅美的脸上。

“啪!”轻脆的声音在室内发出回音,雅美痛得发出惨叫。



“啪!”另一侧的脸也挨一巴掌。

“啊┅┅”雅美发出哭叫声,惊讶的看着涉泽。

雅美的生长过程中和暴力一直是无缘的。光滑白的脸立刻红肿,雅美的全身
颤抖,来自心底的恐惧使雅美快要站不稳。

“还想挨打吗?”

涉泽抬起手时,雅美发出沙哑声,哀求道∶“不要打了┅┅求求你┅┅”



“这一次要真的听从他的话了吧。”

“┅┅”雅美说不出话来。不多久,认命似的点头,眼里有泪珠在打转。

第一次尝到挨耳光的滋味,使得雅美失去抗拒的力量。

“你答应了吗?”涉泽追问。

“是┅┅我答应┅┅”雅美深深叹一口气,以颤抖的声音回答。

不该相信涉泽的,指定来这里时,如果再加思考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可是雅美已是落在蜘蛛网上的猎物,即使拼命挣扎,也逃不出两个高中生的魔掌
了。

佐伯愉快的看着雅美逐渐软化的样子。

“老师,快吸吮吧!”佐伯坐在椅子上。



“你快跪下来。照他的话做吧!”涉泽在一旁催促。

雅美的身体卷曲在佐伯的双腿之间,全身发抖。在雅美的面前有根粗大的肉
棒耸立,炮身冒出血管,看到後就产生厌恶感,可是不含在嘴里就会挨打。

雅美的泪珠沿脸颊滑落。

(做吧┅┅只有这样做了┅┅)雅美伸出颤抖的手去摸佐伯的肉棒。在这刹
那,产生火一般的感觉,全身起鸡皮疙瘩。

   

(终於摸到这个淫邪的东西了。)身上产生恶寒的感觉。

肉棒在雅美细柔的手里跳动。

“快含进嘴里!”涉泽吼叫。

雅美脸色通红的皱起眉头,以跳河的心情把脸靠近肉棒,恶寒感更强烈。

(不要┅┅可是不做又不行┅┅)

雅美紧闭双眼,慢慢张开嘴,然後嘴唇碰到龟头。

(啊┅┅)

一时之间,雅美的眼前一片空白,好像有什麽东西在体内爆炸。有腥臭味的
肉棒在雅美的嘴里跳动。

“噢┅┅好极了┅┅”佐伯兴奋的大叫。

(终於让雅美把我的肉棒吞入嘴里了。)佐伯非常满意。



佐伯双手抱住雅美的头,用力向下推。

“唔┅┅”从雅美的喉咙发出轻微的哼声。

肉棒“噗吱”一声插入到喉咙深处,雅美立刻产生呕吐感。


  
钢铁般火热的肉棒塞入雅美的嘴里,针一般的阴毛刺在雅美的脸上,雅美产
生宁死的屈辱感。

“你要给他好好的吸吮!”涉泽在一旁发出命令。

雅美怨恨的看一眼涉泽,然後用嘴唇包裹肉棒。心里告诉自己∶(现在我只
有这样了。)

处女教师(3)

雅美的嘴把龟头完全吞进去,然後露出不知如何是好的眼神看着佐伯。

雅美一心想当老师,只知道努力用功,不曾有过男朋友,更没有和异性发生
过肉体关系。所以只知道有口交行为的知识,而事实上,并不知道该如何做。

看到肉棒含在嘴里不动的雅美,佐伯露出得意的笑容说∶“原来老师还没有
做过这种事。如此看来,老师还是处女了。”

佐伯这样说时,雅美的脸通红到耳根。

“啊┅┅”雅美羞得含着肉棒发出呼声。

“老师,我教你吸吮的方法吧。”佐伯双手抓住雅美的头发,用力向上拉。



“唔┅┅”头皮好像被撕裂般产生疼痛,雅美的头一点也不能动了。

这时候,佐伯前後摇动屁股∶“老师,知道了吗?就是这样弄。”



“吱噜┅┅”肉棒离开雅美的嘴,可是龟头快离开嘴唇时,又“噗吱”

一声插入喉咙深处。

“唔唔┅┅”雅美的呼吸困难,不由得翻起白眼。

肉棒又退出去,也是龟头到了嘴边就再度插入喉咙里。佐伯这样反覆几次,
每一次阴毛都刺到雅美的脸,龟头塞满喉咙。

(难过┅┅救命┅┅)雅美湿润的眼睛这样向佐伯诉说。

佐伯露出“这样还不会死人”的冷酷表情,继续在雅美的嘴里抽插。

不久,产生缺氧状态,使雅美痛苦的抓住佐伯的衣服∶“唔┅┅唔┅┅”

看到雅美脸色苍白,佐伯才拔出肉棒,松开头发。

“咳咳┅┅咳咳┅┅”雅美拼命吸入新鲜空气,连连咳杖。

雅美觉得自己太悲惨,流下痛苦的眼泪。

“老师,知道做法了吧?”

“是┅┅”雅美一面咳,一面回答。


   
“很好,这一次你要自己弄。”

“是┅┅”雅美能自由呼吸时,露出认命的眼神看肉棒。



(只好认命了┅┅不做的话,只会挨打┅┅)雅美说服自己,把嘴唇靠近肉
棒,心如刀割般疼痛。

终於把肉棒吞进嘴里,把龟头含在嘴里,用嘴唇包夹,舌头在上面摩擦。

刚才还不觉得,这时才发觉从龟头顶端溢出粘粘的透明液体。产生呕吐感,
但雅美极力忍耐,慢慢的把肉棒深深含入嘴里,那种表情有说不出的美感。

雅美的脸终於贴在佐伯的阴毛上,把肉棒吞入到根部。

“唔┅┅”佐伯发出哼声。

雅美用嘴唇勒紧炮身,然後慢慢的从嘴里吐出肉棒。再像刚才佐伯做的,龟
头快离开嘴唇时,再度深深的吞进去。

雅美不由得落泪。

这时,听到涉泽的怒吼声∶“你究竟想不想做?要把嘴唇勒紧,提起精神做
好!”

雅美吓得全身发抖,以怨尤的眼神看涉泽,但还是用嘴唇包夹炮身。

“要沾上口水摩擦!”涉泽继续命令。

雅美只好用舌头舔炮身,涂以口水。



“哦┅┅好舒服┅┅多少有一点方法了。”快感使佐伯发出哼声,肉棒在雅

   
美的嘴里跳动。

对雅美来说,口交当然是第一次,做得并不好,但拼命吸吮的模样使佐伯感
到痛快。

“唔┅┅唔┅┅唔┅┅”雅美拼命舔肉棒,从嘴里发出甜美的哼声。

这样的和音使佐伯更兴奋。

佐伯陶醉在快感里,伸手把雅美上衣的钮扣一一解开,然後手伸入上衣的领
口里。

“噢┅┅”雅美发出喘息声。

(从未被人摸过的乳房要被抓到了┅┅)

更不幸的是今天穿前开的乳罩,佐伯轻易的就打开挂钩,露出丰乳,佐伯立
刻用手抓紧。

“唔┅┅”雅美嘴含着肉棒,同时发出哼声,全身颤抖。

“老师的乳房真棒!一个手掌还握不过来。”佐伯发出感叹的声音。

乳房在手里感到很重,但也很柔软,压迫时产生反弹力。手掌心碰到乳尖,
有一点湿湿的感觉。

“老师,你在教室里把乳房挺得高高的,一面摇动一面上课,学生如何受得
了!只顾看乳房,怎麽会专心上课?老师应该反省的。”佐伯嘲讽雅美,同时慢
慢揉搓乳房。


   
   

屈辱感使雅美的身体如火般灼热,但也只能默默的继续吸吮肉棒。

佐伯开始时还是轻轻揉搓,但很快的变粗暴。

“唔┅┅唔唔┅┅”乳房产生压迫的疼痛感,使雅美发出呻吟声。

“这个乳房摸起来真舒服。”佐伯兴奋的说。

“唔┅┅唔┅┅”雅美因疼痛而继续呻吟,她也不知道那样哀痛的表情会更
刺激两个男人。

“唔┅┅快要出来了。”佐伯一面揉搓乳房,一面说。

“老师,更要用力吸吮!”佐伯用力抓紧乳房,以沙哑的声音命令。

雅美只好拼命的上下摆头,屈辱感几乎使她的心破碎。

(现在只有让他射精才能得到解脱┅┅)想到这儿,雅美缩紧嘴唇,在肉棒
上下滑动,房里充满“啾啾┅┅啾啾┅┅”的声音。

开始时不知如何做的雅美,做到一半时,发觉龟头背面特别敏感,於是在那
里做集中性的刺激。

(拜托┅┅快一点射出来┅┅让我离开这里┅┅)心里这样期待着,雅美上
下摆头,汗珠从额头、脸颊滑落下去。

“噢┅┅噢┅┅”佐伯发出哼声,双腿挺直,把雅美的乳房抓紧。


  
“啊┅┅”雅美翻起白眼,发出不成声的悲叫时,佐伯终於爆炸了。



“唔唔┅┅”雅美发出沉闷的哼声。

像子弹一样射出来的精液,打在雅美的喉头,嘴里塞满粘粘的精液。

“老师,不可以吐出来,要全部吞下去。”

听到涉泽的话,雅美闭上眼睛,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吞下去。

“啊┅┅”雅美产生自己的胃快要腐烂的厌恶感,几乎要大声哭出来。

佐伯尽情的射精後拔出肉棒,雅美的嘴唇四周沾上唾液和精液的混合物,从
嘴角滴下去。

那是说不出的悲惨。

佐伯低下头,看着雅美的样子说:“射出一次,安定下来了。现在要好好的
欣赏老师阴户的味道。”

“什麽!”雅美吓了一跳,紧张地看着佐伯,从她嘴角仍流出剩馀的精液。

让老师有气质的脸上沾满精液,佐伯非常满足。虽然刚射精,但肉棒比先前
更硬。

“老师,把左手扶在桌子上,屁股挺过来。”佐伯发出命令。

“还不照他的话做!”涉泽也吼叫。

   

雅美知道反抗也枉然,但对那种姿势产生厌恶感。她也知道,说不肯一定会
挨打。



(要拿出勇气┅┅)雅美心里念着,站起身,把颤抖的手放在桌子边缘,把
穿黑裙的浑圆屁股向佐伯的方向挺出去。

“老师,很好。早这样听从我们的话,就不会遭到疼痛了。”

佐伯说完,在有弹性的屁股上用手拍打。

从裙子可以看出三角裤的线条,仅仅如此,就足以产生刺激了。这是在上课
时,受到所有学生注目的、充满魅力的女老师屁股。

佐伯从裙内抚摸丰满的屁股,说∶“老师,你的屁股和乳房一样不好,上课
时扭动这样的屁股,学生怎麽能专心听课!你知不知道?”

雅美无言以对,只有咬紧嘴唇忍耐。

“你听到没有!”涉泽怒吼。

“是┅┅是┅┅”

“老师的乳房和屁股妨碍学生们的上课,不觉得不对吗?”

“是,我错了┅┅”

(为什麽我要为这种事道歉┅┅)雅美因为屈辱感,又流下眼泪。

   

“知道了,就要处罚这个屁股。”佐伯说着,粗鲁的把裙子拉到腰上。

“啊┅┅”雅美不由得惊叫。


   
被学生撩起裙子,使她产生无比的羞耻感。

“噢┅┅”

露出白色三角裤和丰满的屁股。

“唔┅┅唔┅┅”

雅美的身体僵硬,忍耐强烈的恶寒。

佐伯如剥一层皮般把三角裤拉到脚下,让雪白耀眼的屁股完全露出来。

“这个女人的屁股真美。”

“只是看就会兴奋。”

两个人的眼睛都集中在雅美的屁股上。

“啊┅┅”

雅美不断的发出哼声,两个人的视线如针一般剌在自己的屁股上。

“现在让我看看股沟里的东西吧!”佐伯伸手抓住雅美的肉丘。



“啊┅┅”雅美的屁股猛烈顶抖了一下。

最隐密地方要暴露出来的羞耻和悲哀,使得雅美想死。

佐伯把肉丘左右拉开。



“唔┅┅”雅美拼命摇头,但股沟还是露出来了。

“唔┅┅唔┅┅”

雅美因强烈羞耻感,觉得眼前一片昏暗。急促的呼吸,使雅美露出苦闷的表
情。

“了不起┅┅”涉泽在发出兴奋的声音。

在屁股沟里有两片微微隆起的花瓣,稍向左右分开,表面因汗湿而有粘粘的
感觉,发出鲜明的粉红色泽。从缝隙看到红色的粘膜,那是还没有让任何东西碰
过的处女粘膜。

在花瓣的上方,有菊花蕾般的褐色肛门。从肉缝散发出甜酸味,又带一点尿
味,但有说不出的甜美味道,刺激着鼻子的嗅觉。

“真够刺激。”

“嗯,我们现在看到老师的阴户和肛门,还闻到这里的味道。让其他的学生
看到,保证会昏过去。”


   
听到两个人一面看一面说,雅美恨不得掩住耳朵。

佐伯的手摸到肉缝。

“啊┅┅”雅美发出叫声,但仍拼命克制自己,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爆裂。

花唇左右分开,露出深红色的粘膜,还有通往肚内的洞口。

“突然想插入也插不进去的。”佐伯说完,把嘴唇压在雅美的肉缝上,发出


啾啾声吸吮。

“啊┅┅”对这样的行为,雅美十分惊慌。皱起眉头,用力扭动屁股。

佐伯的舌头好像要捞起粘膜似的舔舐。舌面的粗糙感,使雅美感到不快。

舌面上有大量唾液,佐伯就是想把唾液涂抹在粘膜上。

“啊┅┅不要┅┅不要┅┅”雅美感到自己的粘膜沾满唾液。

“啊┅┅唔┅┅”雅美的鼻孔鼓起,美丽的红唇扭曲,吐出火热的呼吸。

佐伯啾啾的舔了一阵後,当他的嘴离开时,肉洞沾满唾液。

只是如此,雅美觉得自己完全脏了。

“这样够了吧!”佐伯手握勃起的肉棒的根部,将龟头对正雅美的肉洞口。

“哎呀┅┅”雅美惊叫,低下头。

   

(啊┅┅他要强奸┅┅可是我一点办法也没有┅┅)

雅美咬紧嘴唇,全身都感受到心跳声音。

此时,肉洞产生火烧般的剧痛,雅美眼冒金星。处女腹破裂,龟头向里面侵
入。对雅美来说,这是生平第一次体验,也是前所未有的剧痛。

“噢┅┅噢┅┅”从雅美的嘴里冒出火一般的叫声。

“啊┅┅终於被插进来了!”



这个感觉使雅美眼前一片昏黑,有如敏感的神经被切断的剧痛向全身扩散。

“唔┅┅啊┅┅”雅美咬紧牙根,仰起眉毛,不停的呐喊,原紧闭的双眼瞪
视天花板。

於此之际,龟头碰到子宫口。

“噢┅┅”雅美觉得如蛇般的舌头舔到子宫,吓得全身颤抖。

“涉泽,太妙了!阴户把我的东西勒得紧紧的,而且里面灼热┅┅”

佐伯发出快感的哼叫,同时慢慢抽插肉棒。

“啊┅┅啊┅┅”雅美尖叫,身体向前倾斜。

内脏彷佛被割断般强烈疼痛,使雅美眼冒金星。



佐伯一面抽插,一面揉搓乳房。

“啊┅┅噢!啊┅┅”雅美如刀割般痛苦,疯狂的摇头,不断的发出哼声。

(究竟这样的痛苦要持续到何时┅┅)

雅美认为再弄下去会死掉,感到恐惧。

在遮音密室里,响起粘膜摩擦的声音。

“噢!要射了┅┅”



佐伯大叫後,肉棒的抽插速度达到极限,下腹部碰在雅美的屁股上,发出清
脆的响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