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27|回复: 2

【原创】宫女脚下的陈太后第一章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2-8-5 01:3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pangjiu 于 2022-8-5 01:59 编辑





第一次发文,不知道对不对
=======
  陈婉儿是晋国开国元帅陈国公陈长戈的孙女,虽然是女儿身但是却传承了父母辈的基因身材高大一副好生养的模样,不仅琴棋书画女工样样精通,且自幼熟读兵书还使得一手好陈家枪法,可谓是能文能武的人杰。可惜却身为女儿身,要不然这陈家家主当由陈婉儿来做,不过陈长戈在临死前还是替陈婉儿订下了一门富贵婚约——和当朝皇帝李明延的21岁的皇太孙李晀结婚,于是18岁的陈婉儿便成为太妃。

  
  隔年陈长戈和皇帝李明延先后离世,22岁的皇太孙李晀即位,年号安康,安康元年陈婉儿诞下一子取名李昣,安康三年初李晀突然染病驾崩,于是年仅两岁正步履蹒跚牙牙学语的李昣在陈国公陈炗也就是陈婉儿的父亲紧急支持下登上皇位,全城戒严整军备战才避免一场兵祸。
  
  由于皇帝年幼,所以作为皇帝生母的年仅21陈婉儿临朝摄政,陈家势力一时权倾朝野,整个大晋王朝仿佛控制在陈家手里,但陈婉儿和父亲陈炗还是小心翼翼,不敢贪看皇位起码现在不敢,因为皇族不单李昣一人。
  
  先皇在世的时候曾大封诸侯王,把李姓皇族封往全国各地,全国封了三十一个实权王,如果陈家敢篡位的话那么就会被群起而攻,同理,如果那个诸侯王敢起兵也会被群起而攻,所以整个看似太平盛世的大晋王朝实则暗流涌动,每个人都在盯着对方先出手,特别是陈家虽然权势滔天但实则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特别是李晀刚刚暴毙的时候,大晋中央王朝和陈家刚刚躲过了一劫,李晀刚暴毙的时候楚王李暠打着:查清真相、替皇侄报仇的旗号,从江州起兵西进,当时整个洛阳朝廷人心惶惶,李昣最后可以顺利即位是陈炗答应免除各地诸侯王上缴中央的赋税换来各地诸侯支持,但关键原因还是陈炗的弟弟陈焳带领中央军给予了楚王李暠迎头痛击,才让持中立的各王倒向中央朝廷。
  
  所以现在的晋帝国看似沃野万里人丁千万但实际朝廷可以收取的赋税不足原来十之四五,晋朝的一半多赋税落入了潘王手中,看似统一的晋王朝已经隐隐约约处于分裂边缘。
  
  虽然大权在握但陈婉儿和父亲陈炗最近压力非常大,父亲陈炗既想登上帝位,又害怕各李氏封王的叛乱,作为权臣不思进位的话那么早晚会被成年皇帝除掉,想想汉朝霍光陈炗就如鲠在喉。
  
  夜晚,凤栖宫内
  批改完最后一折子后陈婉儿伸了个懒腰,太幸苦了……得去放松放松,陈婉儿想到等一下要放松的方式面色突然有些潮红,陈婉儿唤来宫女把自己华丽但是臃肿的太后服饰退下,准备沐浴更衣,躺在浴池里的陈婉儿摸着光秃秃的阴阜不由得对等下到来的游戏感到兴奋,寝宫水池底下有火炭加温,所以浴池犹如温泉一样常年热着,很快陈婉儿便沐浴完毕,在宫女的服侍下穿了睡觉便服说道:“你们且各自休息去吧,哀家也困了。”陈婉儿打发走了寝宫里的所以宫女,吹灭了蜡烛。
  
  过了些许时间月光洒进寝宫里,整个皇宫静悄悄的,陈婉儿把被子卷起来在床上放好伪装成有人的样子,然后爬进床底拉出了一个箱子,在箱子里找出一件夜行衣穿上,如果说刚刚穿着太后服饰的陈婉儿是端庄威严那么现在穿着紧贴着肌肤的夜行衣的陈婉儿却有妖娆性感,原来被宽大袍子遮盖下的陈婉儿身材不仅高大而且凹凸有致,不仅腿长屁股翘,胸部也犹如装着什么东西似得鼓鼓的。
  
  陈婉儿把及腰长发扎了个马尾然后盘在头顶,接着再拿出一副帽子以及口罩戴上,打扮完毕的陈婉儿推开窗户静悄悄地翻出去,蹬着窗沿一跃上屋顶,如果是常人的话踩在皇宫屋顶琉璃瓦上必然会发出声响,但是陈婉儿犹如一只猫一样敏捷地踩过一片片瓦片,翻越过一栋栋围墙,全程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在躲避了皇宫几支御林军的巡逻队伍后安全地来到皇城城东的一处庭院里。
  
  自从陈婉儿当了太后临朝摄政后就把皇宫原本的御林军全部裁掉,换上了自己早年亲自训练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娘子军,不这样陈婉儿根本不放心,所以现在整个皇城在夜晚除了自己两岁的皇帝以及太监外全部都是女人了,而且陈婉儿当政后把先帝嫔妃和大量年轻宫女全部遣散,只留下无家可归的年老宫女和太监维持皇宫,大量空置的宫殿成了娘子军也就是御林军的驻地,偌大的皇城宫女太监全部不足千,而守卫皇城的御林军就多达8千,可以说整个皇宫其实就是个军营了。


  
  陈婉儿费尽心机来到了皇宫的一处庭院,这庭院是皇宫行政机构六局二十四司之一,是尚服局衣司浣衣房的院子,浣衣房负责整个宫廷的衣服清洗,在平时陈婉儿根本不会来这里,不过谁让这里有让自己放松的东西呢?
  
  一身夜行衣的陈婉儿悄悄推开一处屋子,顿时一股冲天的不知道什么味道的腐烂酸臭气味扑面而来,这样的味道一般普通人早就掩鼻而去了,但陈婉儿却浑身颤抖着……胯部的一下子湿润了,这种感觉真棒,陈婉儿大口吸食着对常人来说的恶臭陶醉着。
  
  陈婉儿关上了房门犹如一只进入了粮仓的耗子一样兴奋起来,这里堆积着大部分是御林军军官的送来要洗的衣物,高级军官有私人清洗,兵士自己洗,所以送来洗衣服的大都是中下级军官。

  
  中下级军官特别是大量的下级军官的锻炼量往往比普通士兵高出许多,而且在陈婉儿的命令下每天都有操练,所以下级军官每天都有大量衣物送到浣衣房来洗,这给了喜欢臭味的陈婉儿很大的机会,时常陈婉儿都会来这里自慰一番。
  
  这其中御林军的裹脚布最让陈婉儿喜欢了,因为军靴是统一制定的,号码只有三种,所以为了让自己穿上更合脚女兵们会用步把自己的脚裹起来,靴子大的就多裹点,靴子小的就少裹点,冬天还好,到了夏天一天下来裹脚布都是脚臭味。
  
  陈婉儿借着月光走到专门放裹脚布的架子上拿起一条有黄色污渍的长长裹脚布捂在自己秀鼻上深吸着,犹如吸毒一样,感觉裹脚布上的臭味都被自己吸光了的陈婉儿解开脱下自己的夜行衣放到一旁,陈婉儿身高莫约六尺(1.77米),身体高挑白皙,乳房白皙且高挺,双腿修长笔直毫无瑕疵,屁股浑圆上翘,虽然生过孩子但是腹部还是非常紧致不但没有一丝赘肉,反而腹肌条纹清洗可见,而且不像娘子军里面那些肌肉女,陈婉儿虽然力量比她们大,但却没有夸张的肌肉,身体非常匀称。
  
  脱光衣服的陈婉儿又从架子上拿过一条泛黄散发着酸臭味的裹脚布,
陈婉儿把一条裹脚布放在地上然后整个人跪趴在地上高高翘着屁股,脸埋进裹脚布里,一只手揉动洁白的乳房,一只手把刚刚拿的裹脚步把最脏的一面往自己湿漉漉的阴部按下去,并且用手指各种布抠动自己的小穴自慰,太爽了……陈婉儿幻想着自己舔着粗俗的女人脚丫,有人在自己的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陈婉儿没注意到有人悄悄过来,
  
  突然“啪啪……”一阵火折子打开的声音响起,被发现了!陈婉儿吓得一哆嗦但淫洞里却流出了更多的骚水……终于被发现了……终于被发现了……陈婉儿内心做着心理斗争白白放弃了最佳逃跑机会……
  
  “给老娘拿下!看看是哪个不止廉耻的下贱娼妇!”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数根捣衣杵犹如雨点一样往陈婉儿的背部以及高翘的臀部砸下去甚至有几下砸在了陈婉儿的屁眼上和阴道口,惹得陈婉儿屁眼和阴部一阵阵抽搐,该死!怎么流出来了!陈婉儿突然发现自己真淫贱,原本准备站起来反抗的心也消沉下去,继而抱住头任由棍子打在自己身上,不会被她们打死在这里吧?想到自己身为堂堂大晋朝太后,在自己近万御林军的保护下被人打死在浣衣房里……想到这又一阵前所未有的高潮来临了,就在陈婉儿觉得自己要被打死的时候那个声音喊停了。
  
  “都停下!停下!”浣衣房掌房李春雨命令宫女们停手,借着灯光李春雨发现偷衣贼是个赤裸的贵妇人,看着白皙——当然现在已经是青一块紫一块满身伤痕了,但是李春雨还是可以看出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肯定是个锦衣玉食的贵妇,这身段、这屁股,所以李春雨立马叫停,这些贵妇人可没有宫女皮糙肉厚。
  
  而且如果打死了就麻烦了!李春雨想着,如果是普通宫女偷东西证据确凿打死就打死,毕竟宫女只是家奴,但是对方如果是名贵妇,那么自己就惨了,太后肯定要自己抵命的,(皇宫所以人命案要太后处置)所以李春雨马上叫停,先问问看怎么回事。
  
  “把她架起来!”李春雨让两个人一左一右把陈婉儿架起,然后往衣物间的偏房走去。这里味道太难受了,所以李春雨一秒钟也不想待,自己今天会带着四名手下来浣衣房守着完全是因为时常有宫女说浣衣房的衣物间里夜晚有声音,李春雨作为浣衣房掌房负责人当然要破除鬼怪学说,所以大晚上带了四人在衣物间的偏房待着,一连待了好几天都没声音,就在今天刚刚李春雨准备回去睡觉的时候遇上了陈婉儿自慰的一幕。
  
  所以就有了刚刚的一幕,而且刚刚宫女们拿的是专门用来捶打衣物的捣衣杵,捣衣杵都用上好的专门制造兵器的硬实木料的边角料制作的非常结实,而且刚刚宫女们乱打的时候都因为恐惧而使出了全力,所以现在被驾到偏房的陈婉儿被犹如死狗一样丢趴在地上,李春雨坐在椅子上,四名宫女两人站在李春雨身后,两名站在陈婉儿身后警惕着。
  
  陈婉儿现在的样子非常狼狈,披头散发的整个人趴在地上,背上屁股到处红通通的有的还破了皮冒出血丝,背部阴部火辣辣的疼犹如蚁虫啃咬,但相比是前所未有快感袭击着陈婉儿,原来相比闻臭味,被人虐打更有快感。
  
  “把她抬起来!”两名宫女上前一人一手拿住陈婉儿的胳膊,身后的一名宫女上前将陈婉儿头发揪住向后拉,陈婉儿头皮吃痛只能抬头看着李春雨。
  
  “太……”李春雨有些恐惧地张了张嘴然后哈哈大笑:“没想到我们高贵的太后娘娘竟然在半夜闯入浣衣房拿别人的裹脚布自慰!简直耸人听闻!”
  
  “……”陈婉儿羞得满脸通红不敢言语,想低下头却被身后的宫女扯紧了头发,所以只能眼睛向下看,不敢直视李春雨。
  
  “放开她!”李春雨道,于是三名宫女同时放手,陈婉儿失去支撑瘫倒在地上。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舔这鞋子。”李春雨伸出绣花鞋,给出了另一个选项:“或者离开这里;前者你要当我的奴隶,后者你还是太后,就当今天我没看见你在舔裹脚布。”李春雨说完把鞋子脱掉把穿着袜子的脚在陈婉儿面前晃荡。
  
  陈婉儿现在也很迷茫,不过那脚上的味道很让陈婉儿迷恋,算了,今天放纵下,大不了今天过了除掉她们!
于是陈婉儿伸出红嫩的香舌舔舐起李春雨的袜子……
  
  不知道只剩下今天寿命的李春雨哈哈大笑,她觉得今天自己要飞黄腾达了,只要“伺候”好陈婉儿自己什么富贵得不到?
  
  “贱货!”李春雨看过很多宫里的奇谈怪志的书籍,明白有一种疾病就是有些人喜欢舔一些肮脏的东西。

  第二章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侍从太监尖利地嗓音回荡在大殿之中,余音绕梁。
  
  满朝的文武百官望着怀抱着小皇帝的陈太后慵懒地坐在龙椅上,一脸倦意不耐烦地看着他们。
  
  “臣等无事……”沉默几秒钟后,大臣们异口同声道。
  
  对此陈婉儿看了一眼身边的太监摆了摆手,于是太监那尖利的嗓音再次响起:“退朝!皇上,太后起驾!”话音刚落,六名宫女从身后屏风低头,手抬着步辇走出来,蹲在地上。
  
  在侍从太监的扶持下,陈婉儿抱着小皇帝坐在步辇上,随着太监的一声:“起!”六名宫女同时发力,稳稳当当地将陈太后抬了起来。
  
  “走!”
  
  宫女们抬着太后离开大殿,在殿后等候多时的仪仗队立即跟上,几名身材高大,穿着金色鱼鳞甲,手持长矛,腰挎弯刀的女兵跟随左右。
  
  路上的宫女太监遇到后无一不下跪磕头,眼睛看都不敢看,一路直到凤栖宫后,太后才让仪仗队和侍从女兵离开,怀抱着小皇帝由六名宫女抬进殿内。
  
  宫女们将太后抬进凤栖宫后神情明显放松许多,宫女们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将陈婉儿放在寝殿,而是继续抬着来到寝殿后面分御花园,五六名本该修剪御花园花草的宫女懒散地坐躺在池塘边的草坪上,吃着瓜果零食,聊着天,看着被宫女抬过来的陈太后和小皇帝也丝毫不慌张,反而笑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等一下你们就知道。”抬着陈婉儿步辇的一名宫女笑着,然后来到池塘边上站住,接下来抬着步辇前面的四名宫女竟然直接松手 ,失去平衡的步辇直接倾翻,坐上上面的陈婉儿惊叫着抱着小皇帝普通一声掉进池塘里,引得岸上的宫女哈哈大笑:“这个蠢女人掉进去了,变落汤鸡了!”
  
  池塘不深,加上陈婉儿本就是练家子,所以仅是呛了几口水后,很快在齐腿深的池塘里站稳身姿,不过身上的凤袍却是打湿了,头发湿漉漉地好不狼狈,被这样对待的陈婉儿没有丝毫不满,反而卑微地看着岸上的宫女们。
  
  宫女们此时丝毫没有往常的卑微,而是大声斥责道:“傻女人站着干什么!快点给老娘爬上来!”
  
  被辱骂的陈婉儿没有反驳,而是听话地走上来,然后直接被一名宫女捡起一块鹅卵石丢在胸口:“去你妈的!听不懂人话是吧?老娘叫你爬上来!你见过哪条狗两只腿的?”
  
  陈婉儿没有反抗而是闭上眼睛,然后将怀里的孩子绑在背上,然后四肢着地,整个人浸没在水里,然后缓缓向岸上爬出来。
  
  爬到岸上的陈婉儿双手膝盖都是泥土,冷艳当然脸上还沾着杂草,碰到水的小皇帝在后背“哇哇”交个不停,看起来很是凄惨。
  
  “操你妈的!走得这么慢!”一名宫女来到陈婉儿身后狠狠踹了一脚。
  
  陈婉儿踉跄趴倒在地上,脸颊撞在草坪上,一名宫女弯腰抢走小皇帝,然后用手捏着小皇帝肉嘟嘟地脸道:“不哭,不哭,奶奶喂你仙水。”说着宫女竟然将口水直接吐进小皇帝的嘴巴里,看着全天下最最尊贵的皇帝在吃自己的口水,宫女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看着自己的亲骨肉被这样对待,陈婉儿心里悔恨地同时又涌起一阵变态的欲望,没错,自己就是要被低等的宫女踩在脚下。
  
  “谢谢二妈妈赏仙水。”陈婉儿卑微说道。心理一阵颤抖,自己怎么这么下贱,认一个下等宫女当妈?
  
  “好了,俺自己的亲孙子谢什么谢,我们可是要好好喂养。”另一名宫女接过小皇帝,然后也吐了口水,紧接着就是下一个,不一会儿,小皇帝整张脸上都是宫女的口水鼻涕,要是被常人看到非得吐了不可。
  
  一名宫女也嫌恶心,于是碰也不想碰,直接把小皇帝放在草坪上,然后挽起裙子,露出长满黑色浓毛的下体,对着小皇帝的脸颊竟然撒起尿来,小皇帝鼻子被阴毛一挠,结果打了个喷嚏,尿水喷了宫女的下体一身,气得宫女一脚将其踢开。
  
  一旁的陈婉儿担心道:“五妈妈,小心点,碰坏了小皇帝我没法跟大臣们交差。”
  
  被唤作五妈妈的宫女也知道不妥,但为了惩罚小皇帝,于是对着其鼻子撒尿,淡黄色的尿液虽然冲掉了口水鼻涕,但是也让小皇帝呛了好几口尿水。
  
  而另一边的陈婉儿正在给十五名宫女依次磕头舔脚,嘴里一边喊着:“谢妈妈赏赐。”逗得宫女们笑做一团。
  
  “没想到我们这些粗人也有翻身做主人的一天。”享受着陈婉儿舔脚的宫女感慨说道。
  
  “还不是这母狗自甘下贱!你可不知道,当时这骚母狗每天晚上都跑去找我们的春雨下跪请求舔脚。”一名骑在陈婉儿后背,双手正在给陈婉儿的头发编成两条大粗辫的宫女说道:“这婊子后来下贱到卖给春雨当奴婢,就为了舔她的脚,我们也是沾了春雨的光。”
  
  “话说春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宫里,她都外出五天了。”另一名宫女问道。
  
  原来,那天陈婉儿被李春雨发现自己癖好后,本想着爽过后就杀宫女灭口,可惜的是陈婉儿每次都犹豫不决,都想着最后一次再杀掉她们,结果每次都没杀不说,反而越陷越深,最后李春雨直接摊牌,问陈婉儿想不想做更刺激的事情。
  
  本来已经敏感度下降的陈婉儿立即答应,不但认李春雨做干妈,而且还发下毒誓,写了契约当李春雨的奴婢,而且陈婉儿更是自发下贱地找来四块“李氏家奴”的烙铁,求着李春雨给自己印上。
  
  于是谁能想到高贵的太后屁股上竟然有“李氏家奴”四个大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发表于 6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催更催更催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