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32|回复: 0

_男童女尊1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2-6-23 00:0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由于从小一直幻想着被漂亮女孩欺负和虐待,孩童时期,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虐恋,什么是S和M,尚未发育的时候就有了这些想法,因此现在常觉得SM的根源不是来自性欲,是来自每个人内心深处的一种连我们自己都无法分析清楚的感觉。这是不是真正的虐呢,有心理医生说过,即便一个受虐者在关门的时候,不小心压到手指也会觉得痛苦和懊恼的。因此从每个人的心理接受程度来讲,这是一种许可式的行为,这个过程得到满足的肯定不是单向的。也许在我们周边纷纷扰扰的人群中,和你擦肩而过的,行色匆匆的路人,甚至是你周围的朋友,其中就有一个S或者M,当然他(她)或许永远都不会让你知道。
   还记得小时候,一次随着大人进县城,一起随行的有我表姐和好几个年轻女孩子,当时我约5岁,她们的年纪可能在19,20左右。我当时只知道她们是我们县城一所高中的毕业学生,和我表姐是同学,好像刚考上大学,准备去外省大学报道。当时是在一辆大巴上,我作为一个5岁小男童,由于第一次进城,显得很是兴奋和激动,面对几个漂亮女孩子,更是高兴不已,不断和她们套近乎,一个才五岁大的小男孩自然不会有任何女生产生戒心的,反而主动抱我和亲我,一个小男孩坐在一个大姐姐身上肯定是不会有非分之想的,只是觉得很亲切很好玩。有人说男人生下来就好色,我想可能在男孩生理未成熟之前,好色好的更单纯吧。一路上不停的和这几个大姐姐逗玩,嬉笑之声也给车里大人增添了几分乐趣。一路上被她们轮流抱着,说着笑着,大概过了几个小时后,车里大多人都已经犯困,都迷迷糊糊躺在椅子上开始入睡了。几个姐姐可能有的已经困了,开始不理我,这个时候坐在最后面一个姐姐招呼我过去和她玩,她把我从另外一个姐姐手里接了过去,一把抱住我在我脸颊上狠狠的亲了几口,要换成现在去想这样的情景不知道有多美,可在一个小男孩的心里自然没什么感觉。大巴上面当时坐的人并不是很多,在最后一排其实就坐了大姐姐一个人,因为旁边放着的都是一些行李,还有大箱子,由于我一小孩,个子自然非常小,所以我整个身子完全被旁边的行李给挡住了,这也就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形成了最好的环境。就在这个角落里,一个五岁的男童,一个我现在都不知道姓甚名谁的女孩,发生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也是这个地球上没几个人真正经历过的事情。
   话说那大姐姐抱住我之后,又是亲又是摸的,尽管她非常漂亮,可是对于一个5岁小男孩来说,没有任何生理上的条件去产生冲动,反而去抗争和厌恶。我被她用双腿夹着,她的手掐着我的粉嫩脸蛋不停的把弄着,她还不时的亲我几下,我越发觉得反感,开始挣扎想摆脱她,自己独自去玩,被她限制在那觉得很不自由,孩子的天性就是多动的。可是我越是抗争,她越是不让,听着她有不停的喘息声了,我当时觉得肯定是这个大姐姐和我玩累了,我便对她说,姐姐你玩累了吧,快睡会吧。不曾想我说完这话之后,她脸颊居然红了,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对我说道,你喜欢姐姐吗?我回答道,当然喜欢啊,姐姐这么漂亮。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会说话,可能小孩子听大人平时互相拍马pi拍习惯了,潜移默化之中学会的。这话即便是一个懵懂不懂事的小pi孩说出来,任何一个女听起来还是会觉得开心的。我这么说,她当然会更高兴,便对我说道,既然你喜欢姐姐,姐姐想和你玩游戏你愿意吗?我说好啊,咱们玩什么呢,玩扑克牌吧,比大小,输了给糖果。当时印象中,扑克牌的玩法只有这一种,因为大人害怕自己孩子学会斗地主之类的,将来赌钱,幼童时用扑克牌教认数字的。大姐姐对我说,你这么聪明会数数了啊。捏了下我的鼻子说道,姐姐今天不和你玩扑克游戏,那个不好玩,姐姐要和你玩别的,你喜欢吗?我天真的看着大姐姐,问着她,那是什么游戏啊?她说很简单呀,咱们猜拳好了,石头剪刀布最简单的,姐姐要是输了我等会下车给你买雪糕吃好吗?我一听就乐了,因为我最喜欢吃雪糕了,这姐姐要给我买,我简直喜欢死她了!可正乐着,她把嘴巴凑到我耳朵前,说了一句,如果你输了,你要给姐姐当小狗。一个小孩子能对她说的小狗有什么概念了,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无邪的眨着小眼睛说,当小狗很简单啊,我经常学我们家小狗叫,不就是旺旺旺吗?反正赢了有雪糕吃呢。那是答应咯,来和姐姐拉钩上吊不许变,拉完勾之后就开始划拳了,刚开始几轮,我还真赢了,哦也,一根雪糕啦,两根,三根。。。我正美着,没想到这下输了,要给姐姐当小狗了,我学着小狗旺旺叫了几声,我说可以了吧,没想到姐姐失望的摇着头,这哪是小狗啊,小狗不是这样子的?那是什么呢,我好奇的问着大姐姐。大姐姐这个时候坐了一个动作,把双腿张开了,对我说道,跪倒姐姐面前。为什么要下跪呢,小时候只知道做错事之后才下跪呢。自然是不肯了,一个成人再这么着心眼也比小孩多,她知道我想吃雪糕,对我说道,你要不肯跪倒姐姐面前,我呆会下车就不给你买了,馋死你!一想到跪下之后才能有雪糕吃,反正又不疼,跪就跪呗,当然一个小孩子自然是无法
理解尊严是啥的。我跪在了姐姐面前,她非常满意的笑了,在现在看来,可能当时那种笑,就好像是一个胜利者看着自己的战利品,一个征服者看着自己脚下的屈服者,一个猎人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的感觉。一个小孩自然容易被她控制了,在这个角落里,做什么也没人看见。我跪在她的面前,她穿的是粉色裙子,她故意张开双腿,露出看起来非常干净的白色内裤。扑鼻而来的是她身上的体香和香水味道,她用大腿蹭着我的脸颊,呼吸明显加快了,不停的喘着,我和前面一样,还认为是姐姐太累了。这个时候姐姐不再说话了,只是低吼着,张开了双腿,把我的头往她的胯下按着,我的嘴巴和鼻子完全触碰到她的内裤了,被动的磨蹭着她的内裤,她的频率加快了。接下来她更大胆的动作发生了,她一下子将自己的内裤褪到了膝盖处,一个20左右的年轻女孩将自己的私处彻底暴露在一个5岁男童眼前,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让女性产生征服后的兴奋感,她私处的毛毛扎在我脸上,又痒又痛,呆在她裙子里面的感觉总是不好的,感觉在里面很闷很不舒服,便想逃离出来,可是力气小,被姐姐用她的大手固定在她的胯下还不停的将我的脸在姐姐的私处上下摩动着。我想出来,便用劲挣扎,可是无济于事。小孩子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天生的武器当然是哭喊,我在姐姐胯下急了,开始哭闹起来。由于当时车里还有很多大人,我的哭声叫醒了前面的人,我表姐也听到了,站起来对那个大姐姐说道,他可能犯困了,你抱着哄哄他,让他睡觉吧!本来姐姐肯定是在兴奋头上,见我哭闹,虽然不开心,但是也只能忍着。把我从她的胯下放了出来,把我抱在腿上,煞有介事的拍着我的后背,就像妈妈哄着自己小孩一般。过了许久,车上又恢复了一片宁静,很多人又开始埋头沉睡了。这个时侯车上除了司机,清醒的人并不多,有一两个木木的看着窗外,若有所思,我表姐和另外几个姐姐在前面早已将头躺在椅上睡着了。但是有一个人肯定是最清醒的,也是最不想睡觉的。那就是此时此刻抱着我的这位大姐姐。我是她即将到手,马上就可以尽情享用的猎物。她会利用车上的这个时间达到她想要的,面对一个不配合她的小孩,她接下来需要用对小孩管用的策略才可以。前面是哄诱,这招看来失灵了,随着刚才我的哭喊声宣告失败。接下里姐姐换了一招,用恐吓了!小孩子是最怕吓的,因为小孩的天性是成人说什么都容易信,小时候大人说麻猫来了,野人来了等,就吓得一动不敢动。姐姐这个时候开始吓唬我了,她轻轻的凑在我耳边说,前面有一个山洞,呆会车从那经过的时候,会非常黑,这个洞里面有很多专吃小孩的恶鬼会跑到车上来,找到小孩后会拖下车吃掉。我被她这么一说都不敢说话了,用一个小孩子的本能反应,使劲往姐姐怀里钻,生怕等会让恶鬼看见我了。姐姐这个时候笑着看了看我由于从小一直幻想着被漂亮女孩欺负和虐待,孩童时期,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虐恋,什么是S和M,尚未发育的时候就有了这些想法,因此现在常觉得SM的根源不是来自性欲,是来自每个人内心深处的一种连我们自己都无法分析清楚的感觉。这是不是真正的虐呢,有心理医生说过,即便一个受虐者在关门的时候,不小心压到手指也会觉得痛苦和懊恼的。因此从每个人的心理接受程度来讲,这是一种许可式的行为,这个过程得到满足的肯定不是单向的。也许在我们周边纷纷扰扰的人群中,和你擦肩而过的,行色匆匆的路人,甚至是你周围的朋友,其中就有一个S或者M,当然他(她)或许永远都不会让你知道。
   还记得小时候,一次随着大人进县城,一起随行的有我表姐和好几个年轻女孩子,当时我约5岁,她们的年纪可能在19,20左右。我当时只知道她们是我们县城一所高中的毕业学生,和我表姐是同学,好像刚考上大学,准备去外省大学报道。当时是在一辆大巴上,我作为一个5岁小男童,由于第一次进城,显得很是兴奋和激动,面对几个漂亮女孩子,更是高兴不已,不断和她们套近乎,一个才五岁大的小男孩自然不会有任何女生产生戒心的,反而主动抱我和亲我,一个小男孩坐在一个大姐姐身上肯定是不会有非分之想的,只是觉得很亲切很好玩。有人说男人生下来就好色,我想可能在男孩生理未成熟之前,好色好的更单纯吧。一路上不停的和这几个大姐姐逗玩,嬉笑之声也给车里大人增添了几分乐趣。一路上被她们轮流抱着,说着笑着,大概过了几个小时后,车里大多人都已经犯困,都迷迷糊糊躺在椅子上开始入睡了。几个姐姐可能有的已经困了,开始不理我,这个时候坐在最后面一个姐姐招呼我过去和她玩,她把我从另外一个姐姐手里接了过去,一把抱住我在我脸颊上狠狠的亲了几口,要换成现在去想这样的情景不知道有多美,可在一个小男孩的心里自然没什么感觉。大巴上面当时坐的人并不是很多,在最后一排其实就坐了大姐姐一个人,因为旁边放着的都是一些行李,还有大箱子,由于我一小孩,个子自然非常小,所以我整个身子完全被旁边的行李给挡住了,这也就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形成了最好的环境。就在这个角落里,一个五岁的男童,一个我现在都不知道姓甚名谁的女孩,发生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也是这个地球上没几个人真正经历过的事情。
   话说那大姐姐抱住我之后,又是亲又是摸的,尽管她非常漂亮,可是对于一个5岁小男孩来说,没有任何生理上的条件去产生冲动,反而去抗争和厌恶。我被她用双腿夹着,她的手掐着我的粉嫩脸蛋不停的把弄着,她还不时的亲我几下,我越发觉得反感,开始挣扎想摆脱她,自己独自去玩,被她限制在那觉得很不自由,孩子的天性就是多动的。可是我越是抗争,她越是不让,听着她有不停的喘息声了,我当时觉得肯定是这个大姐姐和我玩累了,我便对她说,姐姐你玩累了吧,快睡会吧。不曾想我说完这话之后,她脸颊居然红了,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对我说道,你喜欢姐姐吗?我回答道,当然喜欢啊,姐姐这么漂亮。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会说话,可能小孩子听大人平时互相拍马pi拍习惯了,潜移默化之中学会的。这话即便是一个懵懂不懂事的小pi孩说出来,任何一个女听起来还是会觉得开心的。我这么说,她当然会更高兴,便对我说道,既然你喜欢姐姐,姐姐想和你玩游戏你愿意吗?我说好啊,咱们玩什么呢,玩扑克牌吧,比大小,输了给糖果。当时印象中,扑克牌的玩法只有这一种,因为大人害怕自己孩子学会斗地主之类的,将来赌钱,幼童时用扑克牌教认数字的。大姐姐对我说,你这么聪明会数数了啊。捏了下我的鼻子说道,姐姐今天不和你玩扑克游戏,那个不好玩,姐姐要和你玩别的,你喜欢吗?我天真的看着大姐姐,问着她,那是什么游戏啊?她说很简单呀,咱们猜拳好了,石头剪刀布最简单的,姐姐要是输了我等会下车给你买雪糕吃好吗?我一听就乐了,因为我最喜欢吃雪糕了,这姐姐要给我买,我简直喜欢死她了!可正乐着,她把嘴巴凑到我耳朵前,说了一句,如果你输了,你要给姐姐当小狗。一个小孩子能对她说的小狗有什么概念了,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无邪的眨着小眼睛说,当小狗很简单啊,我经常学我们家小狗叫,不就是旺旺旺吗?反正赢了有雪糕吃呢。那是答应咯,来和姐姐拉钩上吊不许变,拉完勾之后就开始划拳了,刚开始几轮,我还真赢了,哦也,一根雪糕啦,两根,三根。。。我正美着,没想到这下输了,要给姐姐当小狗了,我学着小狗旺旺叫了几声,我说可以了吧,没想到姐姐失望的摇着头,这哪是小狗啊,小狗不是这样子的?那是什么呢,我好奇的问着大姐姐。大姐姐这个时候坐了一个动作,把双腿张开了,对我说道,跪倒姐姐面前。为什么要下跪呢,小时候只知道做错事之后才下跪呢。自然是不肯了,一个成人再这么着心眼也比小孩多,她知道我想吃雪糕,对我说道,你要不肯跪倒姐姐面前,我呆会下车就不给你买了,馋死你!一想到跪下之后才能有雪糕吃,反正又不疼,跪就跪呗,当然一个小孩子自然是无法理解尊严是啥的。我跪在了姐姐面前,她非常满意的笑了,在现在看来,可能当时那种笑,就好像是一个胜利者看着自己的战利品,一个征服者看着自己脚下的屈服者,一个猎人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的感觉。一个小孩自然容易被她控制了,在这个角落里,做什么也没人看见。我跪在她的面前,她穿的是粉色裙子,她故意张开双腿,露出看起来非常干净的白色内裤。扑鼻而来的是她身上的体香和香水味道,她用大腿蹭着我的脸颊,呼吸明显加快了,不停的喘着,我和前面一样,还认为是姐姐太累了。这个时候姐姐不再说话了,只是低吼着,张开了双腿,把我的头往她的胯下按着,我的嘴巴和鼻子完全触碰到她的内裤了,被动的磨蹭着她的内裤,她的频率加快了。接下来她更大胆的动作发生了,她一下子将自己的内裤褪到了膝盖处,一个20左右的年轻女孩将自己的私处彻底暴露在一个5岁男童眼前,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让女性产生征服后的兴奋感,她私处的毛毛扎在我脸上,又痒又痛,呆在她裙子里面的感觉总是不好的,感觉在里面很闷很不舒服,便想逃离出来,可是力气小,被姐姐用她的大手固定在她的胯下还不停的将我的脸在姐姐的私处上下摩动着。我想出来,便用劲挣扎,可是无济于事。小孩子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天生的武器当然是哭喊,我在姐姐胯下急了,开始哭闹起来。由于当时车里还有很多大人,我的哭声叫醒了前面的人,我表姐也听到了,站起来对那个大姐姐说道,他可能犯困了,你抱着哄哄他,让他睡觉吧!本来姐姐肯定是在兴奋头上,见我哭闹,虽然不开心,但是也只能忍着。把我从她的胯下放了出来,把我抱在腿上,煞有介事的拍着我的后背,就像妈妈哄着自己小孩一般。过了许久,车上又恢复了一片宁静,很多人又开始埋头沉睡了。这个时侯车上除了司机,清醒的人并不多,有一两个木木的看着窗外,若有所思,我表姐和另外几个姐姐在前面早已将头躺在椅上睡着了。但是有一个人肯定是最清醒的,也是最不想睡觉的。那就是此时此刻抱着我的这位大姐姐。我是她即将到手,马上就可以尽情享用的猎物。她会利用车上的这个时间达到她想要的,面对一个不配合她的小孩,她接下来需要用对小孩管用的策略才可以。前面是哄诱,这招看来失灵了,随着刚才我的哭喊声宣告失败。接下里姐姐换了一招,用恐吓了!小孩子是最怕吓的,因为小孩的天性是成人说什么都容易信,小时候大人说麻猫来了,野人来了等,就吓得一动不敢动。姐姐这个时候开始吓唬我了,她轻轻的凑在我耳边说,前面有一个山洞,呆会车从那经过的时候,会非常黑,这个洞里面有很多专吃小孩的恶鬼会跑到车上来,找到小孩后会拖下车吃掉。我被她这么一说都不敢说话了,用一个小孩子的本能反应,使劲往姐姐怀里钻,生怕等会让恶鬼看见我了。姐姐这个时候笑着看了看我,在我脸蛋上亲了一口说道,不用怕,有姐姐在,你只要躲到姐姐的裙子下面就没事,呆会过山洞的时候恶鬼是看不见你的。听她这么一说,我便马上就主动钻进了姐姐的胯下,早早躲到了姐姐的裙子下面。现在回想,她的这一招完全是愿者上钩,请君入瓮,只是小孩子天真,无法理解这些大人的奸计的。我主动钻到她的裙子下正是她非常想要的,姐姐的内裤在前面脱到大腿上还一直没穿上。真的要过前面的山洞了,山洞里很黑,尤其是车内,感觉一下子是晚上了。我想起姐姐刚才讲到的故事,害怕的不得了。自觉地往姐姐胯下深处钻,就好像要钻进去似的。没想到这个时候姐姐两腿一下子把我夹紧了,我的嘴巴完全贴到了姐姐的私处,以前也经常看到同龄小女孩上厕所,知道这是niaoniao的地方,不由自主的一下子闻到了轻微的骚味。可是又吓得不敢说话,只有在姐姐裙子下才最安全不被恶鬼捉去。这个时候姐姐的手忽然伸了进来,一直伸到了我的嘴边,掰开了我的嘴,然后有低下头对我说道,呆会把嘴巴张开,用舌头舔姐姐的小妹,要不听话的话就把你扔出去。我害怕姐姐把我扔出去,遇到恶鬼就糟了。我只得乖乖听姐姐的话,张开嘴巴,伸出舌头舔着,舔了几下没感觉到什么味道。这时姐姐的pigu已经离开座位了,腾空着,不停的摩擦着我的嘴和舌头,姐姐私处的毛毛很多,不时的扎到我的眼睛,我只好把眼睛闭起来了。姐姐这样摩擦的速度更快了,大约这样持续了10几分钟,感觉到姐姐niaoniao了,嘴巴里面有一股暖暖的,忍不住咽了下去,没有什么不好的味道,当时觉得是不是女孩子的niao都是这样的。姐姐接着在我脸颊上磨蹭了几下,用我的脸蛋擦干净了她的私处。姐姐安静的坐下来,她当然用不着跟我解释刚才到底是不是在niaoniao,眼睛微闭着,很闲适的躺在椅子上,表情非常舒坦。大巴早就经过了山洞,外面一排排高大的杨树静默在公路两旁,还有两旁的大山都是绿的的如此的清新,大地一片苍翠,时值下午了,调皮的太阳开始斜撒进了车厢。姐姐抱的我更紧了,顺手拉起来了车帘,挡住了外面偷窥的阳光。我和姐姐呆的这个小角落依旧很阴很暗,但是却是我们多年后回忆也许觉得最幸福的地方。姐姐这时候又对我说话了,等会车子又要过山洞了,还会有好多恶鬼钻来哦,你继续躲起来吧。姐姐说的话我是深信不疑,我再次钻进了姐姐的裙下,心想姐姐或许又要和刚才一样了。可这时我想错了,姐姐并没有让我做刚才的动作。在车子进洞后,姐姐突然站了起来,我依旧在她的裙子下,只是她把pigu一下子对准了我,再次将内裤迅速的脱下,一直褪到脚后跟,她往下稍微蹲了下,我的小嘴一下子贴到
  了姐姐的pi眼。我知道这是拉臭臭的地方,是人身体最脏的部分。姐姐低声的对我说,你给姐姐当小狗,就应该给姐姐舔pigu。我怯怯的说道,可是很脏啊,不要!姐姐这是假装生气了起来,说道,你要不按照姐姐的要求做,姐姐就不让你躲了,让小鬼抓去吃掉。我一听顿时又害怕了起来,只好真按照姐姐说的去做,这个山洞很长,加上我和姐姐所处的位置在车的最角落,因此姐姐可以大胆的将pipi贴到我嘴上,享受着一个纯洁男童的幼舌伺候。不知道是姐姐刚才放了一个pi还是姐姐上车前上过厕所,舌头在姐姐的菊花处舔弄了几下就隐隐闻到了一点臭臭的味道。居然让我至今无法理解的是,我很喜欢姐姐的味道,一点都没觉得臭了,反而被姐姐的体香掩盖住了。其实姐姐的要求并不高,可能只是让我当时幼嫩的舌头在肛门那触碰几下就很满足了。我一定在这位姐姐的调教下激发出奴性来了,竟然会用舌头打转,在这个大姐姐洁白的pigu后面,懂事的我用舌头使劲往里面钻,姐姐这时候已经兴奋极了,只见姐姐用手掰开pigu,好让我的舌头钻的更往里点,我的小舌头小脑袋在姐姐丰满的pipi缝里面感觉随时都会被夹住一样,姐姐的pigu真的好深,感觉时间像停止了一样,四周出奇的宁静,我们乘坐着的大巴好像始终都走不出这个大山洞一样,车里还是黑黑的,大部分乘客还在熟睡,谁也想不到在这个谁都看不到的角落里,发生着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不知道过了多久,姐姐让我停下来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让一个稚嫩可爱的男童完全用口舌达到兴奋是极其美妙的事情。这时候姐姐已经完全满足了,很自得的坐到了椅子上,很开心的抱着我,看着窗外的风景,给我讲好听的故事,和刚才变了一个人一样,就像对待自己亲弟弟一样慈爱和纯情了。随着大巴的一路颠簸,终于在晚上到达了县城,下车后她拉着我就去了小卖铺,给我买了大把的雪糕让我吃,以至于我表姐在旁边都责怪她,害怕让我吃多了拉肚子。她摸着我的头和表姐说道,我是真喜欢他嘛,太懂事和可爱了。我跟随着她们去了我表姐家,还记得当天晚上是那个大姐姐给我洗澡还带我睡觉的。第二天早上醒来,我表姐和大姐姐们一个都不在了,我姑妈说她们都上学去了,去了很远的地方,我哭着闹个不停,非要找姐姐们玩,这时我姑妈心疼的擦着我的眼泪,突然说道,快别哭了,你大姐姐昨天给你留礼物了,姑妈给我拿来镜子,我脸上赫然印着一个红色的唇印,那是大姐姐早上起来临走的时候亲下的。后来姑妈在我枕头下找到了一张大姐姐临走的时候留下的照片,照片背后写了一段我现在才能看懂的话:镖和靶的分离,也许永远也回不了靶心!
   多年过去了,至今想起仍然历历在目,在岁月的匆匆奔跑中,分开后的日子里,我按部就班的上学,生活,长大,转瞬之间我已经有一个稚嫩男童长成一小伙了,当年在那大巴上幸福的邂逅成了永久的回忆。不知道当年的那个大姐姐如今怎样了,也许是某大学老师,或者是事业有成的女强人,又或者已为人母,相夫教子......镖和靶的分离,不再相遇是因为没有飞到靶心的轨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