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87|回复: 0

_老熟妓女的臭脚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媚娟觉得今天勾引的差不多了,朝着叶奇撅了下嘴,抱着衣服一扭一扭的
走了。叶奇还傻傻的站在原地,半天才回过神儿来。「卧槽,我不是在做梦吧?
  那是李阿姨吗?太性感了,好想操她,好想操!「闻着还飘在屋里的香水味
儿,叶奇疯狂打着飞机,一连射了五次,直到累的睡着了。
  这边,李媚娟回到自己房间里。看着客厅五六个超大的纸箱子,邪魅的笑着。
  这个表情已经很久没有在李媚娟脸上出现过了,这是种放浪的笑,媚人的笑,
是一个42岁的不要脸的淫荡老妓女才能做出的表情。原来那天下午李媚娟回了
县城,去月英的店里把自己已经闲置了一年的那些暴露的衣服,性感的高跟鞋全
都翻了出来,足足四五箱。又在街边的小摊上买了一整箱各种最最廉价的化妆品。
最后在以前做鸡时常去的发廊花30块钱把头发染了个艳俗的酒红色,烫了大波
浪,还把手指甲和脚趾甲都做了美甲,全都是又长又尖的像女妖一样的。看着眼
前的箱子,看着自己的打扮,李媚娟知道,曾经的那个淫荡风骚,极度拜金,不
要逼脸的自己回来了,这才是真的自己。俺要肏不完的大鸡吧,俺要花不完的钱,
李媚娟美美的想着。
  第二天,叶奇一直到中午才醒来。昨天射了太多次,叶奇觉得有点昏昏沉沉
的。想起昨天的事,就像做梦一样好不真实。晃晃悠悠走到客厅。只见李媚娟竟
然做在沙发上,翘着腿,13cm的蓝色高跟鞋挂在脚尖,一晃一晃的就是不掉
下来。
  脸上夸张的浓妆和昨天一样妖艳。一身黑色的紧身包臀连衣裙勾勒出肉感的
身体。
  手上的指甲又尖又长,涂了红色的指甲油,指间夹着一根细长的香烟,悠悠
的抽着。看到叶奇出来了,李媚娟操着一口东北腔娇嗲的说。
  「小叶奇呀,这么晚才起来,哼哼,昨天是不是又偷偷打飞机了?你的那些
内裤上呀全都是,洗了好久,可臭死俺了。」叶奇一下愣住了,以为自己还没睡
醒,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叶奇使劲揉了揉眼睛,没错,自己没有看错,真的是
李阿姨,而且说话还这么露骨直接。
  「李阿姨?怎么,您又来打扫房间了呀,辛苦您了,嘿嘿。」叶奇傻笑着,
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李媚娟妖艳诱人的身体。
  「是呀,一上午又打扫屋子又凉衣服,可累死俺了。一直站着,俺的脚丫子
都疼死了,上面全都是汗。」李媚娟说着,故意让脚尖的高跟鞋滑掉地上,肆意
伸展活动着纤细的白嫩脚趾。那中间的玉趾上还戴着一枚足戒,透过超薄的黑色
丝袜淫浪异常。叶奇一直喜欢老妓女身上的两样东西,一是浓重化妆的老骚脸,
二是妖艳诱人的臭美脚。眼前这李媚娟可算两样都占全了,看着她妖艳的样子,
叶奇只想回到屋里,疯狂撸弄自己坚硬如铁的鸡巴。
  「李阿姨,那您休息着,我先回屋了。」叶奇正想走,却被李媚娟叫住了。
  「唉?跑什么呀?俺都辛苦一上午了,来,过来陪俺说说话,给俺削个苹果。」
  李媚娟硬把叶奇拉到自己旁边坐下。叶奇从没和这种妖女坐这么近过,满脸
通红,低着头悄悄削着苹果。李媚娟倒是完全放的开,画了浓浓的黑色眼影的眼
睛不停的眨动着,两层3cm长的假睫毛粘在眼皮上,刷着厚厚的睫毛膏,上下
扇着,不断朝叶奇抛着媚眼。涂着艳紫色口红的性感嘴唇微微张开,悠悠的吸了
一口烟问道:「叶奇呀,你这么帅,追你的小姑娘老多了吧,有女朋友吗?」
  「没~ 没有。还没遇到合适的呢,嘿嘿。」
  「真的?你这么帅的小帅哥好还没女朋友,那鸡巴涨了想操骚逼的时候可咋
整呀?」叶奇听了一抖,刀差点割到手。天呐,这还是之前那个老实朴素的李阿
姨吗,这是怎么了?不光打扮完全变了个人,连说的话都变得下流淫荡了。
  「那个,额~ 李阿姨,您吃苹果。」叶奇赶紧把苹果递过去,因为不好意思
看李媚娟,低着头,只把手伸过去。李媚娟接过苹果,看着叶奇的咯咯的笑着。
  「呦呦呦,瞧把你难的,没姑娘就自己打飞机呗。洗你的裤衩子,上面全都
是干了的精液,当俺不知道?嘿嘿。」李媚娟一边说,一边朝着叶奇吐了口烟,
把叶奇呛得直咳嗽。李媚娟吃了一口苹果,咬的时候特地用嘴唇压着,紫色的口
红在上面留了一个特别明显的唇印。叶奇偷看着李媚娟,不知道说什么。
  「咯咯咯,唉呀妈呀,还害羞了呀小叶奇。没事儿,俺可认识好多黄花大闺
女呢,活好的很模样又俊,你要是想要,俺给你撮合撮合,保证你满意。」李媚
娟娇笑着,身上的白肉一浪一浪的,还不停的用F杯的巨乳挤着叶奇。一句话转
三个音,活像那妓院里的老鸹。知道的,是在介绍对象,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拉
皮条呢。
  「谢谢李阿姨呀,不用了,我还没打算找对象呢,嘿嘿。」听着李媚娟的淫
言浪语,又看着她那性感到极点的身体,叶奇是强忍着肿胀的鸡巴,手插在裤兜
里死死的按着下体。
  「没事儿,啥时候想要了,就给阿姨说。」李媚娟媚了媚眼,用手戳了一下
叶奇的脸蛋,故意把「想要了」说的特别重。叶奇突然被这么一戳,不禁抖了一
下。
  「呵呵,真可爱。行了,不逗你了,俺回去睡觉了。拜拜小帅哥。」说完扭
着丰满的大屁股回自己房子了。看着李媚娟走了,叶奇这才冷静下来。走到茶几
边看到李媚娟吃剩的苹果,不禁拿了起来,看着上面紫色的唇印。「这就是李阿
姨咬过的吧,她的口红好性感,好香。好想吃呀。」叶奇一边想着,一边使劲闻
着苹果上的口红味,竟然在上面舔了一下。李媚娟涂的是劣质口红,有一股香精
的化学味道,但此刻叶奇却觉得这味道无比香甜。右手不停的撸着鸡巴,舌头疯
狂的舔着苹果的咬痕,一会儿就射出了一大滩精液。
  接下来的两周,李媚娟每晚都来叶奇的房子收拾打扫。说是打扫,其实就是
各种勾引,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搞得叶奇的鸡巴总是涨涨的。这天上午,李媚
娟派完货去叶奇办公室交报表。听到有人敲门,正偷偷看AV的叶奇连忙把显示
器关了。这些天,叶奇一直都是恍恍惚惚的注意力没法集中,满脑子就是红唇,
臭脚,肥臀,高跟。随便看到个商场里的女同事,脑子里就出现李媚娟画着妖艳
浪浓妆的骚脸。随便听到高跟鞋走过的声音,脑子里就出现李媚娟穿着丝袜超高
跟的骚脚。只能靠看片儿来缓解性欲。
  「请进。」叶奇说道。
  「哎呦,经理呀,怎么这么半天才让人家进来,人家给您送报表可着急了呢。」
  随着门慢慢被推开,一个听着并不年轻却十分娇嗲做作的声音传了进来。紧
接着,一只穿着13cm黑色漆皮高跟鞋的美脚迈了进来。再向上看,一身明显
裁改过的黑色商场制服紧紧的包裹着丰满性感的肉体,短裙只能勉强遮住肉臀,
胸前的衬衣纽扣也根本扣不住那F罩杯的巨乳,脸上浓妆艳抹风骚无比。这性感
白领的打扮,搭配那老脸上廉价的妓女艳妆,形成强烈的反差。
  「嗯?李阿姨,您怎么来了?」
  「怎么?人家可也是公司的员工呢。经理,人家的普通话还标准吗?嗯……?」
  李媚娟故意特别娇嗲的用普通话问着,声音如同叫床一样。如果这会儿让外
人听到,那与其说是娇嗲,倒不如说是不要脸。
  「呃~ 挺标准的,李阿姨。呵呵。」叶奇听的鸡巴直跳。
  「俺来给你送资料,这是这段时间的派货单,你看看。」李媚娟一边说着,
一边走到办公桌里面。面对着叶奇,丰满的大屁股一下坐在桌边,穿着黑色超薄
丝袜的大长美腿一只向前伸着,一只向后勾着,侧头看着叶奇。身上廉价的香水
味熏得人的刺鼻,仿佛瞬间置身于灯光粉暗的小发廊,而李媚娟就是风骚诱惑的
老妓女。
  「哦,这个呀,您给专柜就行了,还麻烦专门跑一趟。」叶奇借着伸手拿资
料,悄悄往李媚娟跟前靠了靠,深深的吸了口她身上浓烈的香味。
  「哎呀,俺这不是想你了嘛,你就不想俺,哼!」李媚娟朝叶奇噘了下嘴,
踢掉一只高跟鞋,美脚在另一边腿上划着,瞬时,一股淡淡的汗臭味混合着皮革
与香水的味道弥散开来。叶奇看着李媚娟涂着黑色指甲油的又长又尖的脚趾甲顶
着丝袜,在腿上缓缓的划着,又闻着勾人的淫臭味,鸡巴涨到了极点。
  「我这不是怕李阿姨您累着吗,嘿嘿。」叶奇看着李媚娟的淫脚就差流口水
了。
  「切,算你会说话。」李媚娟娇嗔着。这两周李媚娟的勾引越来越火热,两
个人之间说话也变得亲切暧昧起来。
  「哪有,我是说真的。商场工作这么累,您平时还要给我收拾屋子,太辛苦
了。我昨天给财务说了,给您涨了四千工资。」李媚娟一听高兴极了,满脸媚笑
着说:「嗯,这还差不多。还是叶经理知道疼人,俺一个老婆子还给这么好的待
遇,这下俺闺女的学费够了,俺一定好好干。」李媚娟脑子里除了性就是钱,根
本不满足,还旁敲侧击着。
  「瞧您说的,您这么辛苦,应该的。我再给财务说下,再给您调两千。」叶
奇看着李媚娟浓妆艳抹的骚脸兴奋地,赶紧又说。
  「呦呦呦,小嘴甜的,把俺捧这么高。公司这么多俏姑娘,你是不是都这么
哄人家,顺便潜规则人家呀。别当俺不知道,你们有钱少爷都是坏,咯咯。」李
媚娟个老骚货,露骨的开着玩笑。42的中年妇女让一个18岁的小正太见规则
自己,都不是为老不尊了,简直就是不知廉耻。叶奇听着李媚娟在办公室就这么
直白,也是特别不自然。
  「没有没有,像您比较困难的,公司都照顾的,嘿嘿。」
  「咯咯,开个玩笑嘛。那行,站了半天脚都酸了,东西给你了,俺走了。」
  说完,李媚娟起身想穿鞋,不小心没站稳,在地下踩了一下,然后才穿上鞋
走了。
  这一踩,侧着光能看见洁白的瓷砖上一个清晰的痕迹,晶莹的汗渍亮亮的,
组成一个绝美的小脚印。这可没能逃过叶奇叶奇一直盯着李媚娟骚脚的眼睛。看
着李媚娟出去了,叶奇一下爬倒在地下,使劲嗅着地上的脚印。李媚娟脚上的淫
臭全被吸了进去。「这可是李阿姨的脚踩出来的脚印呀,真的太美了。这性感的
形状,这诱人的味道,天呐,受不了了!」叶奇揉着鸡巴,顾不上地上脏,疯狂
的舔着地面,仿佛地上有世间最难得的美味一样。
  「好香~ 好香~ 李阿姨,你的脚真的太香了!」叶奇自言自语着,一遍又一
遍的舔着,半天才起来。舔完以后,叶奇坐在座位上,鸡巴还是硬挺着,十分难
受。而这一切都被李媚娟透过门缝看到了。「这小子难道连俺的脚也喜欢?晚上
试一试他。」李媚娟想着。
  晚上下班,叶奇往回走着,一路上满街的高跟大白腿不停的骚扰这他。心烦
意乱的他此时只想着射,射出一切不快,射出一切欲望,射给李媚娟!!!叶奇
一边想着,一边出了电梯。刚拿出钥匙准备开门,一个东西吸引了他的视线。李
媚娟房子的门口多了一个小柜子。叶奇好奇的走过去,隐隐的觉得里面应该是…
  ……果然,打开柜子的一刻,叶奇高兴的差点跳起来。小柜子里面是两双极
其性感的高跟鞋,一双黑色漆皮的,一双蓝色丝绒的,锋利的鞋跟比香烟还要细,
足有13cm高。黑色的那双正是李媚娟今天穿的,里面还有一团黑丝袜,叶奇
摸了一下,温热的触感明显是刚换下的。「这就是我日思夜想的李阿姨的丝袜和
高跟鞋吗?这就是平日里紧紧接触那骚脚和美腿东西吗?真的好性感,好想操!」
看着这些尤物,叶奇兴奋极了,连忙拿上东西进了屋,顾不上慢条斯理,一边走,
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走到床边,叶奇已经是一丝不挂。胯间,勃起的巨大肉棒
向上翘着,25cm的长度足足超过肚脐一拳。肿大的龟头红的发亮,顶端的马
眼不断的向外渗出透明的液体,顺着沟壑向下流着。这根淫荡的鸡巴告诉世人现
在它的主人正充满着性欲,原始的本能已经占据了大脑。叶奇一手把那只蓝色的
高跟鞋挂在鸡巴上,龟头从鞋尖紧窄的开口硬挤出来,另一只手整理着那团丝袜。
超薄的黑丝松松的团着,轻轻一抖,一条连裤袜出现在眼前。袜子的两只脚软软
的摆着,仿佛像李媚娟柔软扭捏的身体一样。叶奇的双眼布满了血丝,本能趋势
他对准丝袜的裆部猛地吸了上去。
  「啊~ 嘶~ 」叶奇不禁发出了一声舒爽的低吟,鸡巴也跟着跳了几下。李媚
娟下体的骚味儿夹杂着香水味一下侵入了他的鼻腔。42岁的老骚逼散发的淫臭,
对于年轻气盛的美少年来说,根本没有抵抗力。猛吸了几口后,叶奇觉得还不过
瘾,又找到了丝袜脚尖。这袜尖儿经过汗水的浸透,已经有点发硬了,脚趾和脚
跟的位置也有点脏。叶奇把两只袜尖都捂在鼻子上,深深的吸了一大口。
  「噗~ 我去~ 」叶奇差点被呛得晕过去,赶紧把袜子扔在床上,深呼吸了几
下。这李媚娟因为买不起高档的鞋袜,以前穿的一直都是尼龙的丝袜和人造革的
高跟鞋,完全不透气加上脚上出汗严重,不用多长时间就捂出一股臭味。但很多
嫖客偏爱这臭脚,每次都是又亲又舔,舔完了就去亲李媚娟的嘴,甚至让她自己
舔自己的臭脚。时间一长,李媚娟这骚货不但接受了舔脚,反而迷恋上了自己的
脚臭味儿,就连自慰时都是一边闻着丝袜,一边把丝袜套在假鸡巴上捅逼。从此
就再也不洗袜子了。
  「李阿姨的脚原来这么臭呀,早上舔脚印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臭。」叶奇自言
自语着,突如其来的味觉刺激让他一下没能适应。这时叶奇才发现,这味道已经
遍布整个房间了,自己已经被这味道包围了。「太刺激了,李阿姨的骚脚真是够
味儿,我还要试试,啊,太棒啦。」叶奇又拿起了丝袜,朝着袜尖一点点的靠近。
  就像刚开始吸毒的新手,不断尝试更刺激的新药。「哦~ 哦~ 嘶~ 哦……」
叶奇贪婪的吮吸袜子上的气息,除了酸臭的脚汗味,还有香水的香精味道和高跟
鞋的皮革味。不断的闻着,不断的撸着。想象着这些天李媚娟包裹着丝袜的肥臀
和大
  长腿;想象着李媚娟踩着超高跟风骚的步态;想象着李媚娟涂着艳丽指甲油的纤
  弱的脚趾,像女妖一样又尖又长的脚趾甲和柔若无骨的白嫩脚背与脚踝,叶
奇奋力的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太爽啦,太爽啦。不够,我还要射呀。」叶奇的鸡巴一点都没有软下去的
迹象,射过一次后,反而更滑更硬。他躺在床上,把一条袜腿绑在鸡巴根部,死
死的勒住打了个结,另一只脚则套在鸡巴上,袜尖儿最脏的地方和马眼重合。黑
色的漆皮尖头高跟鞋也套在鸡巴上,鸡巴使劲的顶着,不停的往鞋尖最窄最小的
地方挤着。而脸上,则盖着那双蓝色的丝绒鱼嘴高跟鞋。鞋里的垫子是亮亮的皮
革,五个清晰的趾印在上面,脚掌和脚跟的位置都被踩得陷了下去,鞋里的标志
也磨得看不清了。但就是这双廉价的骚臭的旧鞋,却被身价几亿的阔少疯狂的舔
着。叶奇一边抓住鸡巴上高跟鞋的鞋跟不停的拉弄着,一边又舔着脸上高跟鞋里
最臭最脏的位置,近乎癫狂的叫着:「李阿姨,李媚娟,我好想操你呀。好想操
你的骚脚,好想操你的浪逼,哦,让我操吧!」叶奇换了个姿势,趴在床上,把
丝袜高跟压在身下,耸动着屁股。这下力更大了,鸡巴在高跟鞋里操的更深,龟
头上的丝袜贴的更近紧。从上向下看,就像身下真的有个丰满的女人在被操干一
样。快到高潮了,叶奇加快了速度,床被晃的吱吱作响,此刻已经是大汗淋漓了。
  「啊~ 不行了。李阿姨,李媚娟,我要射了。我要射到你的脚上,射到你的
逼里,射到你的子宫里,让你再卖骚勾引我,啊~ 啊……」说着,叶奇已经像发
疯了似得挺动着下身,终于在操干了几十下后,射满了那只高跟鞋,累的瘫倒在
了床上。
  休息了一会儿,叶奇把丝袜和高跟鞋放回了李媚娟门口的小鞋柜里,因为兴
奋过头了,完全忘记自己还没清理战场呢。听到叶奇的关门声,李媚娟走了出来。
  「呵呵,这小子果然也喜欢俺的臭脚,和老娘真是天生一对儿呀。」她一边
想着,一边打开了柜门,一股浓重的腥臭扑鼻而来。李媚娟拿出了高跟鞋,鞋里
的丝袜完全泡在精液里,整整一鞋被射的满满的。拿出了滴着精液的丝袜,李媚
娟一口含了上去,手在骚逼上不停的揉着。
  「啊,好怀念这个味道,好浓郁。这小子射这么多,还这么稠,看来他早晚
是俺的人了。哈哈!」李媚娟品着口中的味道,心满意足的回了房间。
  自从有了李媚娟的丝袜高跟后,叶奇每天都要射精三四次。只要有空闲,就
不停的和丝袜高跟鞋做爱,性欲一天比一天强烈。而李媚娟涨了工资后,也盘算
着怎么吃到叶奇的大鸡吧。每天换着门口小鞋柜里的高跟鞋和丝袜,每当叶奇玩
过以后,鞋里的精华就成了她最爱的点心。为了让叶奇射的更多,李媚娟在屋子
里也不脱鞋,穿着丝袜高跟不停的运动,让脚上出更多的汗,让脚臭更浓郁。变
态的性癖使两个人都无法自拔。每晚,在叶奇沉浸在丝袜的淫臭中狂射的时候,
对面房子里的李媚娟也疯狂的舔着自己的臭高跟,使劲的把套着丝袜的假鸡巴往
逼里桶的更深。
  这天,叶奇在办公室上班,说是上班,其实是拿着两条李媚娟的臭丝袜打飞
机。鸡巴上套一条,脸上蒙一条,撸的正嗨。突然,一个人推门进来,连门也不
敲一下。
  「嘿,上官大少,真是个大忙人呀,最近都见不到面,干嘛呢?」只见一个
白净少年走了进来,个头不高,大概176,年龄看着和叶奇差不多大。听到声
音,叶奇赶紧把丝袜收了起来,答应到:「哟,耗子,你怎么来了。」这个耗子,
名叫林梓浩,是叶奇最好的朋友,从小玩到大的哥们,高中也是同班。和叶奇一
样,林梓浩也是标准的高富帅代表人物,家里有好几个国际一线服装大牌的代理
权,而且林家和上官家一直交好。林梓浩和叶奇的性趣也一样,喜欢熟女不喜欢
小姑娘。不过不像叶奇那么老实,林梓浩性格开朗,是个十足的坏小子,很小就
找妓女玩,后来妓女玩腻了,勾搭上了自己的舅妈,叶奇管她叫陈姨。林梓浩的
舅舅是个煤老板,到处喝酒嫖风,不理陈姨。这个陈姨也是个老骚货,不甘寂寞,
整天打扮的浓妆艳抹花枝招展的勾引男人,结果就被林梓浩搞上了。两个人乱伦
了好久,不过一直没让人发现,除了叶奇,林梓浩跟谁也没说过。
  「叶奇,你之前不是说,搞了个熟女保姆嘛,怎么样,这段时间爽的都不理
哥几个了,哈哈。」
  「什么呀,还没搞上呢,都快憋死了。哪像你,有陈姨个大美人。」叶奇叹
了口气。
  「这样呀,怎么回事?不够骚,难上手?」林梓浩问道。
  「那倒不是,骚绝对是个骚货,不瞒你说,我刚还拿她的丝袜打飞机呢。只
是我不知道怎么跟她说。」
  「嗨,我以为多难呢?这有什么,喜欢她就强奸她嘛,有什么好说的。喜欢
就操,操不到就下药,翻脸了就发裸照呀,大不了拿钱摆平嘛,哈哈哈。对了,
那丝袜我看看。」
  「我就服了,出几个人用的招行吗。」叶奇说着,把李媚娟的丝袜递给了林
梓浩。
  「嘶~ 卧槽,这他妈比我舅妈那个老骚货的脚还臭。嘶……简直极品呀,这
种烂货还他妈说啥呀,真的,直接强奸,啥都不用担心,~ 嘶,卧槽。」林梓浩
接过丝袜边闻着上面,李媚娟骚臭的脚味边说,鸡巴竟然都硬了。
  「我可不敢强奸,我再想想。」
  「有什么不敢的,这种骚货。她长啥样呀,有照片吗?」
  「有,我偷拍过几张。」说着,叶奇给林梓浩打开了手机里这些天偷拍李媚
娟的照片。
  「哇,这是她呀,太性感了吧。我去,这个妆,太妖太艳了,操,我也要让
我舅妈画这个妆。叶奇,这么一张骚脸摆明就是欠操嘛。」林梓浩揉了揉裤裆,
实在是有点难受。
  「哈哈,行了,看把你给爽的,还没说过来什么事呢。」叶奇说道。
  「哦,对。哈哈,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我也被家里安排来这个商场上班了,
就在你楼上,服装区,嘿嘿,有空上来。」
  「真的?太好了,这些咱们又在一起了。」
  「那不是,谁让我是你兄弟呢,哈哈,走了。哦,等等,那丝袜能给我吗,
真够味。」
  「呵呵,拿去撸去,没见过世面。」
  「哈,得嘞,记得强奸呀,强奸,支持你呀!」送走了林梓浩,叶奇又坐在
椅子上想着:总不能真的强奸吧,怎么办呢?李阿姨?叶奇胡思乱想着,心情焦
躁,拿起另一条丝袜又撸了起来。
  又是一个星期六,这天叶奇刚吃完午饭,就连忙跑到楼道里翻找李媚娟换下
的丝袜高跟。刚要起身,腿不小心在柜门上绊了一下,把柜子碰歪了。叶奇伸手
扶柜子,却发现柜子后面的地上有个金属的东西亮亮的。近身一看,叶奇高兴极
了,原来是李媚娟房门的备用钥匙,于是赶紧拿了起来。他把高跟鞋照放回柜子
里,柜子也摆好,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的敲了敲李媚娟的门。
  「李阿姨你在家吗?李阿姨,我来拿床单啦,你洗好了吗?」叶奇边敲着门,
边冲里面喊道。连敲了几下,里面一点儿声音也没有。等了一会,又敲了几下,
特别用力,还是没有回应。叶奇是有激动又紧张,一抖一抖的把钥匙插进了锁孔。
  门是反锁的,果然没人在家。推开门,叶奇又喊了一句:「李阿姨?你在吗?」
  …………
  「哈哈,真的不在家,太好啦。这就是李阿姨的房间吗?」叶奇走了进去,
高兴的说着。李媚娟的房子和叶奇的是一样的结构,只不过是对称的罢了。屋里
的样子和前几任保姆住的时候没有太大区别,收拾的也挺整洁。叶奇边走边看,
心里有点小失望。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发现,主卧的门是关着的,因为另一间
卧室是空着的,他知道这就是李媚娟的房间。叶奇咽了下口水,扭开了门把手,
瞬间,一股让人迷醉的香水味扑面而来。
  「好香呀,和李阿姨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闻着浓浓的廉价香水味,叶奇
这才看清房间的样子。卧室很大,顶很高,墙壁是紫色的,一盏水晶灯吊在顶上
十分漂亮。灯的正下方,是一张很大的双人大床,白色的床单,深紫色的被子,
明显是美女用的。地下是很软,是灰色的长绒地毯。床的右边是大大的落地窗户,
同样紫色的纱帳拉在上面,阻碍了阳光的直射,让房间的光线诱惑又暧昧。窗前
是一张贵妃椅。床的左边的墙做成了一个白色的大衣柜,被分成四个隔间,八扇
门上有金属的把手装饰。而在床的对面,则深深的吸引着叶奇。这是一个巨大的
梳妆台,黑色的造型非常时尚,梳妆镜的两边还各有四个灯方便打光。再看桌面
上,数不清的各种化妆品堆在上面。光是彩妆就有四五个大眼影盘,几十支口红,
大堆的粉底,还有眼线液、腮红、假睫毛、睫毛膏、指甲油、香水以及各种化妆
刷,数不胜数。这些化妆品五颜六色的闪着光,十分鲜艳,凑近一闻,浓浓的香
气香艳无比。看着这些琳琅满目的化妆品,叶奇自然是知道它们全都非常的廉价,
但正是这些街边十几块甚至几块的化妆品,在李媚娟的老骚脸上画出浓浓的艳妆。
  正是那站街女般的浓妆,每天在叶奇的脑海里时刻勾引着他。叶奇拿起一支
口红旋了出来,看着上面涂抹过的痕迹,忘情的放在口中舔了起来。滑腻的触感
和香甜的味道,让他的鸡巴越来越硬。舔了一会儿,叶奇又来到衣柜旁,把八扇
柜门一下全都打开了。瞬间,一件件淫荡的衣服暴露在眼前。最右边的柜子里,
挂着各种皮草大衣,白色的、黑色的、斑点的、豹纹的,足有十几件。旁边的柜
子,全都是暴露的衣服。短裙和连衣裙无一例外是包臀的款式,看那长度,估计
有的连屁股都不能完全遮住。上衣也是薄露透,什么蕾丝,亮片,雪纺,丝绸。
什么深V,露背,绑带,透视。全都是紧身的性感风格。还有皮裤皮衣,铆钉流
苏,SM女王的装备也一样不少。再左边的柜子是放内衣丝袜的。李媚娟这个老
骚货,竟然这么多的性感内衣。内衣都是成套的,全都搭配着丁字裤,有的还有
吊袜带。
  五颜六色的内衣散发着肉香,这是只有淫荡的熟女才有的味道。下面的格子
里,各种丝袜堆在里面。长筒的,连裤的,开档的,网眼的,什么颜色都有。这
些丝袜全都被穿过,不知是多久没洗了,浓浓的脚臭味简直酸爽,但是叶奇深深
的迷恋。最左边的柜子是鞋柜,向里一看,「天呐,李阿姨原来有这么多高跟鞋,
真是要爽死呀。」叶奇不禁发出了赞叹。这柜子里有四五十双高跟鞋,全都是超
高的细跟,最低的有13cm,最高的甚至18cm。款式简直眼花缭乱,单鞋,
鱼嘴鞋,系带凉鞋,过膝长靴,应有尽有。如果说高跟鞋是女人最性感的武器,
那么李媚娟的这些骚臭的,超高细跟的,艳丽诱人的廉价尤物们就是核武器,轰
炸着叶奇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看着眼前的衣柜,叶奇觉得自己就在天堂,而李
媚娟就是造物的上帝。叶奇飞快的脱掉身上的衣服,抱起丝袜高跟鞋往床上一扔,
一下扑了上去。刚打算掀开被子钻进去,叶奇彻底迷醉了。被窝里浓浓的荷尔蒙
味道把叶奇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这李媚娟的被窝,里面酝酿了臭骚脚的气息,每
晚自慰时浪逼的淫臭,以及熟女特有的香汗不断的浸润,简直就是淫欲的催化器。
躺在里面,叶奇的大脑一片空白,肉棒硬到了极点,性欲从鸡巴蔓延至全身。这
时叶奇看到枕边床头柜的抽屉半开着,好奇的拉开了它。哗啦……里面的东西一
阵响动,竟然是满满一抽屉自慰阳具。各种长短粗细,插骚逼的插屁眼的,橡胶
的电动的,什么都有。拿起最上面的一根黑色的假鸡巴,应该是李媚娟最喜欢的。
上面遍布着厚厚一层灰白色的脏渍,这是最淫荡的骚货流出的浓稠的淫水才能形
成的。如此强烈的视觉刺激让叶奇颤抖着,看着手里的假阳具,大声的喊了出来:
「肏!李阿姨,李媚娟!老子要操你,老子他妈的一定要操你!我发誓一定要得
到你的身体,操!」叶奇一下把假鸡巴含在嘴里,全身蒙在被子里,臭丝袜和骚
高跟围在身上,开始疯狂的自慰。舌头不断的舔着假鸡巴,几双丝袜的袜尖同时
捂在鼻子上,鸡巴上也套了好几双丝袜,腿上和胳膊上夹着高跟鞋,感受着尖利
的鞋跟划过皮肤的快感。还不过瘾,叶奇把嘴里的假鸡巴拿出来,对准自己的马
眼使劲的摩擦着。舔弄了半天,假鸡巴上的淫垢融化了,叶奇扒开马眼,任由这
包含着淫毒的脏渍流进自己的身体。
  「哦!李媚娟,我的鸡巴在喝你的逼水,骚臭的淫水。天呐,一个农村老熟
女身上最肮脏的体液。」叶奇兴奋的狂叫着,更使劲的吸着袜尖的脚臭,更用力
的掰开自己的马眼。全身瘫软在床上,身子深深的埋进被窝里。感受着李媚娟,
一个42岁的老妖婆子的淫荡被窝,闻着她的气息,舔着她的味道,享受着自己
的身体在这淫欲的温床中被完全侵蚀。又撸了几百下,在极度的快感中,叶奇终
于忍不住了,拿起一只高跟踝靴套在鸡巴上,爆射了。不记得多长时间,只知道
射了很久,很多,快感缠绕在骨髓久久不离去。
  过了好长时间,叶奇才恢复精神,起来一看表,居然玩了两个多小时。
  「卧槽,打个飞机居然爽了两个小时。李媚娟你个浪婊子,你个老骚货,等
着吧!我一定要操到你!」
  「呦!原来这么想操俺的骚逼呀,俺的骚化妆和臭丝袜美吗?嗯~ 啊………
  噗~ 哗啦。「只见李媚娟边说着推门进来,打扮的浓妆艳抹妖艳浪荡,抬起
一只脚踩在床边。浪叫着,一下拔出了逼里不停震动旋转的超大假鸡巴。瞬间,
一大股白灼粘稠,散发着浓浓骚臭的淫液哗~ 得泄了出来,超大的量,把地毯和
床单弄湿了一大片。再看叶奇,是彻底懵逼了。光着身子站在床边,鸡巴上套的
丝袜还没来得及拿掉。
               【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