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34|回复: 0

在高中少女的脚下射了啊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二晚上,我收拾好东西,准备去张月家,昨天刚刚和张月建立了主奴关系,本以为当高中生美少女的狗狗是件很享受的事,但没想到居然这么痛苦,“项圈”和棉袜的组合可真够折磨人的,为了压抑射精的欲望,昨晚都没有休息好。我暗自发誓,像昨天一样磕头也好,一定要让张月把项圈解开,然后好好地踩我一顿。
  “我话先说在前面,你一周只能射一次,昨天已经射过了,所以今天不可以了。”  
  “诶?...”我失望地哀叹。
  “你诶什么诶,区区狗狗也敢跟主人提要求?”
  “啊…没有…对不起主人,但是我实在忍不住…”
  “连一天你都忍不了吗…没想到你贱成这样,所以你才需要调教啊…不说这个了,今天的舔脚。”一边说着,张月把脚上的被脚汗浸透的袜子拽了下来,扔到一边,然后把热腾腾的双脚伸到我的嘴边。
  张月还真是易出汗的体质,不仅脚上有着许多脚汗,脸颊上的汗珠也已经把发梢打湿了。张月一手挽着耳边的头发,一手扇着胸口,等着我给她舔脚。
  我把张月的小脚捧在手里,认真地舔了起来。我果然还是最喜欢舔脚趾部分,用嘴巴吮吸脚趾感觉也太棒了。张月的脚被我舔过后没有一点脚汗,唾液也只是有薄薄一小层,几秒之后就干了,十分光滑细腻,怪不得张月喜欢被我舔脚呢。
  虽说舔脚已经成了我的日常活动,但无论是第几次给张月舔脚,下体都会控制不住地勃起,张月则会看着被我勃起的肉棒说:
  “喂喂,又忍不住了?不好意思,只有这件事没得商量呢,总是这么贱可不行哦,加油忍耐吧。”真就除了忍到下周之外没别的办法了吗,但如果是张月的命令,我也没办法不听…  舔完脚之后,我又和昨天一样被当成了脚垫被张月踩脸,一个多小时后,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也就带着自己离射精只有一线之隔的肉棒回了家。没办法,只能加油忍耐了,这根“线”要绷住长达一周之久呢…
  周日,自从和张月确定主奴关系已经过去几天了,张月柔软的棉袜时刻刺激着我的下体,让我兴奋无比,为了压抑射精的欲望,我已经连续好几天没睡好了,在这样下去,绝对会得神经衰弱的。我也曾想过,要不就这么算了吧?把张月忘掉,不再当什么狗狗了。但是,决定权根本不在我手里,只要我痴迷地舔着张月的玉足,被张月踩到射精的视频还在张月手里,那么她怎样玩弄我都可以,而且,这个项圈也只有张月才能打开。虽然生理上的痛苦让我难以忍受,不过一想到张月肉肉的小脚,毛茸茸的棉袜,就会觉得喜欢得不行,这可是平时端庄文静,感觉让人高攀不起的高冷美少女张月的脚诶,身为足控的我能被这双脚玩弄,这点痛苦又算得了什么,而且,明天就是周一了,难熬的一周终于要结束了,我这辈子从没有过这么痛苦的一周。张月的暑假应该也开始了,明天一定要在张月的脚下射爆。一阵手机铃声将我从幻想带回现实,是张月打来的。
  “狗狗?”
  “啊…主人。”
  “明天我就放暑假了哦,一起出去玩吧。”  
  “诶?”张月已经已经答应我在每周的排精时间会好好踩我一顿了,但是,居然是在户外吗…
  “怎么了,主人可是打算把宝贵的假期第一天花在你身上,不乐意吗?”
  “怎么会呢,能跟主人一起出去玩,是狗狗的荣幸。”
  “那就明天下午一点,咖啡店门口见哦。”   
  “嗯,知道了主人。”
  就这样,我现在正在约定好的咖啡店门口,时间离约定好的一点越来越近了,我也越来越紧张。由于整整一周没有射精,我的下体早已蓄势待发,等着被张月踩爆。肉棒也早已勃起了,由于没有内裤,取而代之的是张月的袜子,裆部凸起得有有些明显,我一边将衣服往下拉以便遮挡,一边等待着张月的到来。
  远处走来了一位少女,我一眼便认出来是张月。白色衬衫黑色百褶裙,肩上背着个小斜挎包,白皙的大腿露在外面,脚上穿的是黑色马丁靴,白色棉袜略高于鞋帮,唯独黑框眼镜和略带自来卷的单马尾与平时一样。这身穿搭将张月优雅的气质凸现得淋漓尽致。  
  “来得这么早啊。”
  “啊…”说起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张月穿校服以外的衣服,也太好看了吧,弄得我都紧张了。
  “进去吧。”
  “嗯。”
  我俩一人点了一杯咖啡,自然是我买单。咖啡厅的一楼是大厅,二楼是一个个独立的包间,只要门一关就绝对不会被打扰,也没有摄像头,所以这里经常吸引着各种情侣,张月这次约我来这可谓是图谋不轨啊…我和张月到二楼找了个包间便坐了下来。包间内部很宽敞,三面沙发,一面门,中间一张桌子。不一会儿,服务员小姐姐将两杯咖啡端了上来,离开时将拉门一拉,包间里便只剩我和张月。我俩随便聊了起来,除了聊学习生活之外,也聊仅限于我俩之间的主奴话题。〔独家视频:抖S高中生的初次调教10分钟 20元(只是让你用龟头蹭我的鞋底,但为什么会射了啊)需要的朋友可以加QQ2436931613〕
  “主人,您今天穿的鞋子好好看。”
  “嗯…虽然好看但是特别闷,一点也不透气。”
  “主人您跟我出来玩的话不用穿的这么好看哦,就穿平时的旅游鞋就好了,为了陪狗狗把自己累着了就不值得了。”
  “你能有这份心主人就很高兴了,不过我还是想穿的好看点。”
  “噢…”  “今天尤其的热呢,而且鞋子也不透气,感觉今天出的汗比平时都要多…。”听了这话,我咽了一下口水,好想闻闻看啊。  
  “喂,你想闻对吧?”
  “啊…嗯…”  “下次想闻直接跟我说,狗眼睛别用下流是眼光看着我,恶心死了。”
  “嗯…对不起主人…”
  “真拿你没办法…这次可以给你闻,就当给你乖乖忍了一周的奖励了”,张月有些不情愿地说到。“不过在此之前,你可以脱衣服了哦,不会有人再进来了。”之前张月给我看的那些条款里明确写了,我和张月二人独处时,我必须像狗狗一样赤身裸体。虽说确实不会有人再进来了,不过这好歹也算是公共场合啊,万一被发现了,我不就当场社会性死亡了吗…
  “嗯…” 虽说很纠结,但我也只能乖乖服从命令。  我将衣裤鞋袜全部脱掉,放在一边,浑身的布料只有下体套着的张月的棉袜。在公共场合赤身裸体的羞耻感和害怕被人发现的紧张感刺激着我,我呼吸急促,心脏砰砰地跳,脑袋像发烧了一样完全停止了思考,这种屈辱感,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
  “到这边来。”张月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示意我过去。  我坐到张月身边,张月挪了挪屁股,身体紧贴着我,我能够感受到张月的体温,张月的体香也让我欲罢不能。
  “咔嚓”,是项圈开锁的声音,张月将我下体上的项圈摘了下来,放在桌子上,随后突然用手握住我套着棉袜的肉棒,这种突然袭击让我猝不及防,下体一颤,差点就射出来了,好险好险。
  张月将我套着棉袜的肉棒握在手里,一会用力捏捏,一会儿下摩擦,一会又用指尖戳戳我的龟头。虽然不知道张月在干什么,但这种刺激已经让我忍不住了。
  “主…主人?”
  “嗯…好软呢,只有最上面的一点有点硬,”张月指的是套在我肉棒上的棉袜,原来张月是在通过棉袜的触感看我有没有私自射精。
  “看来你有在好好忍耐呢。”
  “主人,我忍不住了…”
  “哈哈哈…好啦,不逗你玩了,我把这只袜子摘下来了啊,都戴了一周了吧,脏死了。”张月将套在我肉棒上长达一周之久的袜子拽了下来,并把右脚上的马丁靴脱下,为了不让右脚触碰到地面,张月把双腿都拿到沙发上,抱着双腿侧身坐在我旁边。张月把脱下来的靴子拿在手里,鞋口对着我,然后用力地将靴子按到我的脸上。
  “这双鞋我穿了两三年了呢,鞋面倒是经常擦,鞋里好像从来没怎么清理过呢…正好,给我把里面的味道全部吸干净吧。”两三年的分量可不是一会儿就能吸干净的啊喂。
  由于马丁靴是低帮的,鞋带也是完全解开的,张月突然一按,我的鼻子直接贴在了鞋垫上,鞋子的味道与棉袜或脚都不一样,由于常年累月的积攒,鞋里的味道十分浓重,由于潮气,脚汗和皮革的味道挥发着。鞋垫更不必说了,张月的小汗脚印出来的脚丫形状清晰可见,不知道吸收了多少脚汗。鞋口只有一点敞开着的空隙,而且张月按得很用力,呼吸还是有些困难的,为了不感到窒息,我只能用力地吸气,然后用嘴换气,从我嘴巴里呼出的温热口气加热着饱含脚汗的鞋腔和鞋垫,使原本被鞋子吸收的脚汗蒸腾出来,味道更加浓烈了,我将这些味道一股脑地全部吸进肺中,不知为何,这种味道反而让我兴奋无比,勃起的下体止不住地冒水。
  “只是闻闻鞋子的味道你也会想射精吗?你可真是贱得可以,看来调教的力度还不够呢。”说罢,张月用脚上的靴子把我的肉棒踩在沙发上。靴子的来回摩擦以及沙发柔软的触感让我很想射精,同时,坚硬的鞋底踩踏着我充满血的肉棒,让我感到十分痛苦。无论是射精的冲动还是踩踏带来的疼痛,我都实在难以忍受。
  “主人…狗狗要被踩坏了…”由于嘴巴被埋在鞋子里,我说不清楚话。
  “放心,我心里有数,这种程度是坏不了的,乖乖忍着。”
  “那个…主人,狗狗可以射了吗?”
  “这么快就放弃可不行呢,”说罢,张月的脚踩得更用力了,马丁靴用力地蹂躏着我脆弱的肉棒,再这样下去真的要被踩坏了。
  “主人…好疼啊啊啊…”我疼地呻吟出来,眼泪也挂在眼角了。
  “小点声,影响别人喝咖啡可不好哦。”
  明明感受着前所未有的疼痛,但是连呻吟都不被允许。虽然想着如果是张月女神给予的疼痛,那么多么痛我都可以忍受,但生理上眼泪早就流出来了,我甚至正在想,如果给张月当一周的狗的代价是下体被踩坏,那也值了。张月看到我狼狈的样子,脚下力度丝毫没有减弱,用手抓住了我的头发,头靠近我的耳边轻声说:
  “哭什么啊?还不都怪你总说忍不住了之类的话,那我现在允许你射,如果你能一边忍着疼痛一边射的话。”说完,张月轻声笑了出来,看到我被踩到哭出来,张月的反应不是同情而是嘲笑吗…果然在张月的眼里我只是个玩物呢。不过一想到我现在正在公共场合赤身裸体着,一边闻着张月的臭鞋一边被踩到疼得哭出来,一股强烈的射精欲望再次涌上心头。而且一想到这种剧烈的疼痛是来自张月的高贵无比的鞋底,我又会感到莫名的兴奋。最终射精的欲望还是压过了疼痛,一股股白色的精液喷薄而出,射到了地板上。
  “只是被鞋底踩着你也能射出来啊,居然贱到这种程度,我还真是小瞧你了。”张月一边说着,一边把按在我脸上的鞋子放下来,放到地上,一边将左脚抬了起来,然后把左脚上的鞋子也脱了下来,双腿斜放在沙发上。我看了一眼自己的肉棒,已经被张月踩得通红了,上面甚至还有张月的鞋印,虽说我已经做好了被踩坏的准备,但是没有坏掉真是太好了。
  “这么快就射出来了真是没意思呢…狗狗,难得出来玩一次,今天多射几发吧~”刚把我踩到哭出来,现在又让我多射几发,张月该不会打算把我玩死在这个房间里吧…
  “嗯…知道了主人。”我多么想拒绝,射了一次的我现在已经精疲力尽了,哪还有精力多射几发,但是一想到刚刚被张月踩踏的疼痛感,我再也不敢跟张月谈条件了。
  此时张月的态度又温柔了许多,从挎包里拿出了一双白色棉袜,跟张月现在脚上穿着的袜子一样,而且很明显是被穿过好几天的,看来至少要再射两次了…张月将其中一支套在了我的肉棒上。随后又掏出了纸巾,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说到:
  “好啦,刚刚主人确实是用了点力,把狗狗踩疼了吧?”
  “啊没有,是狗狗太贱了,连这种程度都忍受不了,惹得主人不高兴了…”
  “哈哈哈哈,你啊…”张月对我的回答很满意。“放心吧,接下来我会温柔一点的。”
  张月此时仍是面向我跪坐着,刚刚收回去的左腿又向我伸了过来,只不过这次的姿势不是用脚踩着我的肉棒,而是将我的肉棒夹在了大腿和小腿之间,靠近膝盖窝的地方。我简直要升天了,平时我都是被张月踩在脚下蹂躏,今天居然能享受的张月的大腿吗。我的肉棒被夹在大腿和小腿之间,让我感受到张月的大腿确实好柔软,但同时这种挤压感又给予着我刺激。要是平时我肯定早就射爆了,但现在的我是精疲力尽,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疲惫感和射精的欲望是不相上下,肉棒也没那么坚挺了。张月抬了抬小腿,用腿感受着我的肉棒的硬度。她似乎是察觉到我已经累得半死。
  “射了一次就不行了?”张月看着我喘着粗气的样子说到。
  “没…没有啊,狗狗还可以继续的…”为了不让张月生气,样子还是要装的。
  “唉…我可是为了你好哦,你上周忍耐得很辛苦吧?既然这样,今天就多射几次,下周就不行那么辛苦地忍耐了哦。”这是什么歪理啊,我心想,果然张月是缺乏男性生理常识,一天之内射这么多次可是会死人的啊喂。
  “算了…休息一下吧,狗狗你要喝咖啡吗?你的咖啡都没怎么喝呢。”我看向我的座位,确实是呢,刚刚一直被张月各种蹂躏,哪还顾着咖啡的事。
  “嗯…好啊…”虽然我这样说了,但张月仍是死死地将我锁住,反而是她自己双手捧起了咖啡杯,自己优雅地嘬了一小口。说好的休息一下呢…这只是你自己在休息啊。
  正当我这样想着时,张月突然双手捧住我的脸颊,把我的脑袋手动转向她。我想到,张月的咖啡此时还含在嘴里呢,该不会…果然不出我所料,张月毫不犹豫地将头凑了过来,然后突然将嘴唇扣在了我的嘴唇上。我感到温热的咖啡从她的口腔流入我的口腔,进而流入我的喉咙。张月的这种突然袭击让我吓了一跳,用嘴喂咖啡什么的,这也太大胆了,而且张月好歹也是我的主人诶,我的嘴平时是都是张月的足部清理器,但今天张月居然愿意…我原本就短路着的脑子现在更加发烫了,下体再次硬了起来,射精的欲望再次上头。张月微微动了动小腿感受着我的肉棒的硬度。
  “不错嘛,看来休息很有效果。”
  “主人…这样真的可以吗…”
  “嗯?”“贱狗的狗嘴是给主人舔脚用的,主人高贵的嘴怎么能碰贱狗的狗嘴呢…”
  “少废话,下一口要来了,准备好哦。”说完,又是唇扣唇之后的一股温热的咖啡流入喉中,完全不给我喘息的机会。这种刺激我本就已经顶不住了,同时张月的左腿又在不断刺激着我的下体,一会儿大腿和小腿张张合合,好像一个大剪刀一样反复钳着我的肉棒,一会儿又紧紧夹住我的肉棒,然后左右搓动,让我的肉棒在大腿和小腿之间滚来滚去。精神和生理上的双重刺激让我实在忍受不,前导液止不住地流,射精也早已“箭在弦上”了。
  张月也早就知道我快忍不住了,于是又想出了新的方法拿我取乐,张月先用大腿和小腿将我的肉棒紧紧夹住,当感受到套在我肉棒上的棉袜越来越湿,以及我的肉棒在剧烈地颤抖,精液即将喷薄而出时,再将我的肉棒松开,然后通过喂咖啡的方式分散我的注意力,等我的呼吸不是那么急促,肉棒也不再颤抖时,再次将我的肉棒紧紧夹住,如此反复…因为知道我绝对不敢私自射精,所以张月玩得很是开心,丝毫不担心哪一下我会没忍住然后射她一腿。而我则是忍得痛苦极了,看到我的那杯咖啡快要见底了,我心想,差不多要结束了吧。于是鼓起勇气向张月问到:
  “主人…狗狗可以射了吗?”
  “着什么急啊,这还有一杯呢。”说着,张月双手捧起了自己的那杯咖啡,笑着向我示意。
  “但是,主人,我真的已经…”
  “嗯?已经什么?你这只只会舔脚和射精的贱狗,该不会想说已经要射了吧?”
  虽说我也很想乖乖忍住,让张月刮目相看,但奈何此时我已经到达极限了。此时我的肉棒被夹在柔软的大腿和小腿间摩擦着,不断加快的摩擦,柔软却又有力的挤压,一股股白色的精液终于喷射而出,由于射出的精液过多,不少直接透过棉袜直接流到了张月那白皙圣洁的大腿上。
  “你…你居然敢把恶心的精液弄到主人的腿上,好啊…”
  “主人对不起!我实在是…”
  “本来想让你射两次就放过你,然后这一只让你下周带着的。”张月看着放在一旁的另一只袜子说到,“没想到你居然敢…不行,必须要给你惩罚。”
  说罢,张月摘下了套在我肉棒上的被精液浸透了的棉袜,然后将另一只袜子套了上来,左腿用和刚才一样的动作再次夹住了我的肉棒。
  “你不是喜欢射精吗?那我们玩个游戏吧,我现在允许你把恶心的精液射在我的腿上,但必须要在我喂你喝完这杯咖啡之前射。”张月看着自己的那杯没怎么喝的咖啡说。“如果你做不到的话,那我就把这里的店员叫来,跟她说有变态在非礼我,好不好啊?”
  “嗯…我知道了。”张月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想要谈条件也不可能了,张月也确实因为我把精液弄到了她的腿上而生气了,如果这个时候谈条件,反而会适得其反。虽说被允许射在张月的腿上也太爽了,但是我刚刚可是已经射了两次了,居然还要第三次,而且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那我开始了哦?”说罢,张月嘬了一口咖啡,含在嘴里,然后双手捧着我的脸,将咖啡灌入我的口中,同时,左腿的揉搓也开始了,我的肉棒再次经受着无情的碾压。虽说刚刚已经射了两次,现在肉棒甚至还没有完全硬起来,但一想到我下贱的下体此时正套着张月高贵的棉袜,正在被张月高贵神圣的腿揉搓着,心中还是会产生一种止不住的射精欲望,或许正像张月说的,我已经被调教成了一直只会舔脚和射精的狗。几口咖啡下去,我感觉自己已经要射出来了,不过为了能多享受一会儿这种刺激,我还是故意忍耐着。过了一会,我见这杯咖啡也快见底了,便不再忍耐,即使此时我的肉棒仍是半瘫软的状态,一股股白色的精液也再次喷薄而出,张月高贵的大腿也再次被玷污了。
  张月见我已经射了出来,便不再喂我咖啡,只是依旧双手捧着我的面颊,低着头喘着气,也是有些累了,我发现此时的张月尤其的可爱。随后,张月把腿收了回去,微微地伸了个懒腰,说到:
  “本来想看看你的裸体被陌生人看到之后的表情呢,可惜看不到了呢,算了,你先把弄在我腿上的精液舔干净吧。”
  此时张月又恢复到一开始的正身端坐的姿势,双脚搭在鞋子上,收拾着桌上凌乱的碗碟。我则钻到了桌子底下,双膝跪地,双手扶着自己的大腿,将我刚刚射在张月腿上的精液舔食干净。虽然舔食自己的精液感觉很奇怪,不过同时我也在品尝着张月的白皙柔软的腿,能够舔到张月高贵的腿的机会可能就只有这么一次。于是我贪婪地舔着,并感谢着张月的恩赐。〔独家视频:抖S高中生的初次调教10分钟 20元(只是让你用龟头蹭我的鞋底,但为什么会射了啊)需要的朋友可以加QQ2436931613〕
  “喂,你舔够了没有?”不好,因为舔得太入迷所以忘记了时间吗。
  “啊…嗯…”
  “舔够了就上来吧,准备走了。”我起身上去,刚想穿衣服,张月突然打断了我:
  “等一下,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只见张月把套在我的肉棒上的被射得湿乎乎的袜子摘了下来,并用袜子的还没被沾上精液的地方把我的肉棒和蛋蛋上的精液擦干净。随后又将自己脚上穿着的两只袜子脱了下来,用其中一只套住我的下体,等套牢固后,将放在桌子上的“项圈”戴在了我的下体的根部,然后“咔嚓”一声上了锁,我知道,新的煎熬的一周又开始了。
  张月又从挎包里拿出了一双新的袜子穿上。此时我也穿好了衣服,并将刚才被射满精液的袜子自觉地放到自己背包里,准备拿回去洗干净。但我注意到刚才张月脱下了一双袜子,一只套在了我的下体上,还多出来一只。
  “主人,这只袜子…”
  “不用我多说了吧?你觉得我会怎么办?”张月笑着看着我。如果是张月的话,应该会塞进我的嘴里吧…我犹豫了一下后,将袜子团了团,然后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哈哈哈哈…”张月看见我把她的臭袜塞进自己嘴里的滑稽样子,笑出了声。
  “我一会儿还想和你说话呢,先不用塞进嘴里啦。”我满脸通红,将嘴里的袜子取了出来。
  张月把它拿了过去,折叠了两下后,从挎包里拿出了一只口罩,并将袜子垫在了口罩的内侧,而且接触着我的口鼻的那部分的袜子正好的味道最浓的袜尖,五个发黄的脚趾印清晰可见。张月帮我把口罩戴上,由于袜子的原因,口罩看起来确实有点鼓起,但不仔细看也看不太出来。
  就这样,我和张月离开了咖啡店,漫步在商场中。在别人看来我俩或许只是普通的情侣,但谁能想到我此时正闻着旁边这位女生的臭袜子,同时下体也套着她袜子,几分钟前刚被她用各种方法榨干了足足三次,此时是以“狗”的身份陪她出来玩的。而且这次与嘴里含着袜子那次也不一样,像这样闻着袜子可比含着痛苦多了。七月的夏天十分炎热,口罩本身就不透气,加了一只袜子就更加闷热了,为了正常呼吸,我只好大口喘着粗气,这样一来,张月的威力十足的臭袜子的味道便被我毫无保留地吸入肺中,调整一下位置好让自己正常呼吸是不可能的,稍微一动位置袜子便会露在口罩外面。
  “时间还早,陪我去看看衣服吧。”
  “好啊主人。”我强撑着精神回应着,虽然身体因为刚被榨干三次早已筋疲力尽,脑袋也被张月的臭棉袜熏得神志不清了,但如果是张月的命令…唉…没办法,只能乖乖听话了
__yanfei_genshin_impact_drawn_by_mu_xue_1024612186__sample-c.jpe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