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14|回复: 1

母狗萌萌3~10(四十全)(申精)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2-1-13 14:42:30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母狗萌萌三
七年多前,也就是九七年,我十九岁护校毕业出来被分配在一个大医院做了护士,那时候还是比较好分配的。我毕业以后我的后妈又嫁人了,她到我们家后也没有生育,只是在来的时候带来一个小男孩,算是我的弟弟,其实和我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到现在我们也不联系。这时候我老爷也过世了,世界上我就再没什么亲人了。

    农村女娃有个工作不容易,到医院以后我踏踏实实地工作,我们农村出来的女子干活不惜力气,又不怕脏、累。很快人们就都喜欢我了。这时候,我们医院新来了一个医生,这个医生就是现在我的林主任。他的到来仿佛给我们的科室浇了壶开水,使我们平静的科室一下子开了锅。

    这个新来的林医生是个从国内名牌医科大毕业又去日本留学读研究生的,人长的一表人才,高高的个子,一米八三,虎背熊腰却偏偏长了一张奶油小生的脸,是个人见人爱的小伙子,简直就成了我们医院里的白马王子了。这还不算,偏偏家里还特别的有钱,据说父亲的身价上亿,而他却是独生子,你说这样的条件还不把我们医院的女孩子都勾了去。

    他人长的帅,人品也不错,再加上家里有钱,出手又大方,没几天就把医院里的女孩子的魂都勾去了。大家都在暗地里使劲想要得到林。

    这里头唯有我没有这份非分之想,因为我们家那能和他比呀,门不档户不对呀!

    可谁知道,越是没有非分之想,命运越是照顾到我的头上。不久以后,我就发现林医生越来越愿意和我说话了,有时候还偷偷地送我点东西。我虽然嘴里不说,可心里高兴级了。这么帅气的男孩谁不愿意呀!

    至于他为什么有那么多追求的不选却专门选了我这个从来没有给他暗送秋波的女孩,在我接受调教后他有一天终于说出了这里的秘密。他说一来是我确实长的靓,他对我说,美女犬美女犬吗,就是要漂亮的女孩子呀,你想啊,那么靓丽的一个女孩子,脖子上戴着狗项圈,被用铁链子牵着,在后面四肢着地爬行,多刺激呀。你总不能牵一个猪八戒她二姨呀,那多没趣呀!再说,对于女孩子来说,越是漂亮的女孩子让她做了母狗,她的心理的落差就越大,产生的心理变化也就越大,才能玩出快感。

    过了大约有三四个月吧,有一天科主任把我从病房调进了手术室,这可把我高兴坏了,在医院里做护士,最苦最累的就是病房护士,苦累不说,有时候还得受气。大家都愿意调进手术室里去,到手术室地位首先就不一样,再说到手术室还会有许多好处呢。比如做手术的时候,患者家属会送来些慰问品呀什么的,当然他们主要是给医生的,但是我们护士也会分到些呀!

    我到手术室报到以后,就听里面的人在背后偷偷地传说我是林医生找院长要进来的,这些人还说本来林医生也没有这么大的面子,是林医生的父亲和院长特别好,林医生打着他父亲的旗号为我办的。

    我听了以后,表面上不动声色,可心里头却美孜孜的。果然过了不长时间,林医生就约我出去了,他不时带我去一些地方吃饭、玩,还给我买我从来也不敢想的高档衣服、鞋子什么的。

    我记得那天是个周五,下了班以后,他来问我六、日有没有值班,我说没有。他就和我走了。吃完了晚饭以后他又带我去迪厅玩了半天,到我们实在玩累了,他说走吧,到我家去吧。

    我跟着他去了他家,一进家,我简直惊呆了,嘴巴老半天合不上,妈呀,世上原来真有这么高级的房子啊?这不是在国外贵族的家里吧?

    他看我吃惊,就领着我参观。这房子简直太好了,有上下三层,这么大的客厅,还有富丽堂皇的卧室,不用说卧室有多大,光卧室里的卫生间就有十八平米,里面装潢的太漂亮了,看得我眼花缭乱。

    可是他后面告诉我的让我更吃惊,他说他的父母不住在这里,这是专门给他买的,他父母住得比这还有高级。接着他问我愿不愿意住在这里,我高兴得连点头都不会了,直说愿意。

    他趁势把我抱进了卧室里......。

    后来我就隔三差五地住在他那里。我记得有次我们在外面玩,都喝得有点多了,回到他那里以后,在卧室里他抚摩我,把我搂在他的怀里,亲切地叫着我小狗狗。我被他摸的全身火辣辣地,下面早就潮湿了,特想得到他,就把嘴唇凑到他的唇上,他却推开我说:

    “我亲亲的小狗狗,快叫一个。”

    我就趴在他的怀里,爹声爹气地“汪、汪‘叫了两声。他高兴坏了,一下子就给足了我。我们疯狂地玩着。

    以后在我们每次玩的时候,他都亲亲地叫我小狗狗,叫我学狗狗叫,高兴的时候他还叫我在床上学狗狗爬,我也乐得做,然后他才给我。我也把这当作闺房里是游戏,每次都满足他。

    有一次,他有公事去上海出差。他和科主任说了,也带我一起去。我高兴极了,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北京、上海呢!

    到了上海他很快办完了事,他领着我逛了南京路、外滩。等玩完了以后,他又领着我坐飞机,我们飞到了深圳。我高兴极了,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呀!原来飞机里面是那么大呀,坐在里面舒服极了,到深圳以后,我们上了国贸大厦,去了沙头角、去了蛇口,玩得好痛快呀!在回去的头天下午,我们逛商店,逛着逛着就走进了一个宠物商店,呀?!原来世界上还有专门卖宠物东西的商店呀!那时侯专门卖宠物物品的商店连北京、上海也没有呢!

    在宠物商店里有各种各样的猫、狗用品,看的我新奇极了。尤其是还有做的特别象的狗爪子手套等东西。他挑选了一条红色的狗脖子项圈,上面连着一条红色的牵手带,项圈里面是黑色的真皮的,那做工特细,老板说是香港进来的,林又挑选了一对狗的前爪子手套,在他挑选这些东西趁老板不注意的时候他悄悄趴在我耳边说:

    “这是给你买的,回去给你戴上。”我的脸腾地红了,赶紧看了看老板,亏着老板没听见,我用拳头轻轻地捣了捣林的脑门:

    “你好坏啊!”

    吃完晚饭,回到宾馆以后,他急不可待地把他买来的东西掏出来,非要把项圈给我戴上,我不让,他就连哄带骗地把这条红色的项圈戴在了我脖子上。戴上项圈以后我觉得我的脸特别的烫,我到了卫生间里,在镜子里看见我的脸红的象块红布一样。可是奇怪的是我的底下有种异样的感觉,我心里也有种异样的好冲动好冲动的感觉。正在我在镜子里看和体会那种感觉的时候,林进来了,他挑逗地问我:

    “怎么样!感觉刺激吧!”

    我用拳头使劲地捣着他的肩,趴在他的肩头爹爹地说着:

    “你好坏好坏呀!”这不次于给了他一个信号,他轻轻地脱去了我身上的衣服,连胸罩也给我卸了下来,底下他脱了我的裙子和底裤,这时候我简直就象是着了魔一样,思想上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任他摆布。等他把我脱光以后,他趴在我耳边轻轻地说着:“我的亲亲的小狗狗。来,趴下。”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就趴下了。他接着说:“来!小狗狗,爬过来。”
         

                              母狗萌萌(四)
他牵着牵手带,我顺势就跟着他爬出了卫生间。我在前面牵着,我在后面爬,他还把在宠物商店买来的狗爪子手套戴在了我的手上。

    我们在房间里溜了好几圈,他高兴极了,把我跑到沙发上,用手摸了摸:“哇!流了这么多水呀!”羞得我趴在他怀里再也不敢抬头看他了。

    随着他在我下面抚摩,我下面象着火般一样冲动,我再也忍不住了。趴在他怀里撒娇发爹地冲出了一句话:

    “哥哥,快给小狗狗呀!”

    他抚摩得更厉害了:“给小狗狗什么啊?”

    “给小狗狗......啊!给小狗狗......”

    “小狗狗,说呀!说了就给!”“哥哥,坏死了”

    让我一个女孩子说这些话,我怎么能说出口啊!可是我实在忍不住了,只好把头几乎贴在了地上,声音小得像蚊子嗡嗡地:“操小狗狗的BB!”

    他高兴死了,就在沙发上一下子就插到了底,插的我嗷地一声。

    “说,小狗狗”

    “说什么啊?”

    “说小狗狗爽死了!说呀。快说!”他命令我。

    羞死了:“小狗狗我爽死了呀!哥哥!”我终于第一次

    说出了第一句骚话。

    从深圳回来以后,我就彻底成了被他征服的玩物了,我们几乎天天晚上在一起,我每天晚上都做他的母狗,被他牵着在屋里玩。他还给我买了狗食盆,让我学着像狗一样吃东西。他也越来越疯狂,居然买回来一个狗笼子,有时候晚上就把我关在狗笼子里面,一夜不让我出来。有一次他还把狗笼子搬到了我们别墅的后院里,在中午没人的时候给我脖子戴上狗脖圈把我牵出来关进了狗笼子。一开始我在狗笼子里好害怕啊!这要是被人出来看见不羞死了?我在狗笼子里想着要是人出来看见,我会怎么样,想着想着,底下不由自主地就流出了水,那种被羞辱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了,这时候我倒想着让人出来看见我了,看见我被关在狗笼里了。我想象着,人们出来看见我穿着这么性感的衣服被关在狗笼里,人们在外面对着我指指点点,小声说着:呀!没想到,萌萌居然是条母狗?想着想着,突然一股异样的快感直冲而出,我底下一股水直喷了出来。妈呀!我居然也达到了高潮,那是另一种异样的高潮。

    随着我们玩的越来越专业,越来越疯。我对他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最后他就怎么也不能满足我了。我每天晚上一做了母狗被他牵着溜不了两圈,我底下就变得潮湿了,就要他给我,要了几次以后,他就没有精力了,可这时候我还不能满足,被他骂做骚狗,他就用电动的来代替。起初我特别讨厌那种电动的东西,它们根本不如人的那么好,动作也机械,一点也不刺激。后来不知道他怎么让他在日本的同学给他寄来了一套套装的,吗呀,这套东西好厉害呀,一给我上上,就把我整的欲死欲活,我第一天就彻底服了。这东西是一整套的,上面是个带环行口环的狗头套,把这个狗头套戴我头上,锁上口环以后我就不能说话了,狗脖圈上伸出来两条细链,上面联着电动乳头夹,手上是狗爪子手套,给我戴上以后还把我的两手两脚也固定起来。下面是贞操带,贞操带上有两个大电动的,这电动的可比那时侯我们国内生产的好多了,头会转动。四节一号大电池装在腰部后面的贞操带上。

    那是一个星期五,第二天我们两都没班,下午他说有宝贝要送给我,我问什么宝贝,他说晚上回家就给我。等回家吃了饭以后,他象往常一样把我脱光,然后就给我戴上了狗头套把口环也塞进了我嘴里,最后他给我戴上了贞操带,把两个东西分别插进我的下面和后庭,把乳头夹在我乳头上夹紧,然后他拿出来四只链铐,这链铐是两个紧紧连在一起的皮环,先把一个皮环戴在我的手腕子上固定好,把我的小臂圈回和大臂挨在一起,然后把另一个皮环紧紧固定在大臂上,再给手上戴上狗爪子手套。两只胳膊分别做碗完以后,我的胳膊、手就彻底失去作用了。下面也一样,也是两个连在一起的皮环,不过比用在胳臂上的粗大些。先把一个皮环固定在我的脚腕子上,固定紧,然后把我的小腿圈回来和大腿挨紧,再把另一个皮环固定在大腿上,也固定的紧紧的,这样我就成了两个膝盖着地,两脚翘在了上面,手也是两个胳膊肘着地,两手也翘在了上面了,手和脚都完全失去作用了。这些做完以后他把电源开关开到了最大。妈呀!一股快感像过电一样,嗖的一下直从我的下面直冲脑门,我立刻就到了高潮。这时候他却说:

    “你不是厉害吗,这次让你好好享受享受,好好在这里享受吧。”

    说完他牵着我,我是用两个胳膊肘和两个膝盖爬进卫生间的,他把我脖子上的铁链子栓在水管子上以后。他说他要出去看电影去。他真的走了。

    哇,我在卫生间里面那个刺激啊,两个大电动的在我底下的两过洞里面不停地转动,上面的两个乳头夹也在不停地震动。我觉得我的快感像海浪一样,一浪高过一浪不停地冲击着我。妈呀!好爽啊!我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呀!

    到了后来我的口水、身上的汗水还有底下流出来的骚水,汇集成了一滩,在我的脚下流成一大片。这时候林回来了,他解开我以后,把我抱在怀里,脸上一脸的坏笑:

    “怎么样,过瘾了吗?”

    我使劲用拳头捶着他的胸:“哥哥,你好坏呀,好会收拾小狗狗呀!”

    “来,舔舔!”

    我就伸出舌头,舔着他的小乳头。他说:

    “小狗狗,吃吃哥哥的下面!”

    “哥哥,你好得寸进尺啊!”我以前从来不吃他的下面。他搂着我哄我:“来,小狗狗,给哥哥吃吃吗!来呀!哥哥求你了呀!”

    我趴在他的怀里撒娇:“不嘛!就不吃,看你能把小狗狗怎么样!”我边说,边眨着大眼睛还扮着鬼脸撩他:“好笨的哥哥呀!”

    他伸手捏住我的小鼻子:“吃不吃?”

    “不嘛!不嘛,就不吃!”他使劲捏我的小鼻子

    我把头使劲拱在他怀里爹爹地撒着娇:“呀!哥哥好坏呀,哥哥欺负小狗狗了,要给小狗狗戴上狗头套,给小狗狗嘴里塞进口环了!坏!坏!坏呀!”

    他一下子明白了,急忙抓过狗头套给我往头上套,边套边说:“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小狗狗!”

    我抬起头,眨着大眼睛说:“哥哥怎么收拾小狗狗呀?”

    “你说,你想让哥哥怎么样收拾小狗狗!”

    我一只手揪过来他的耳朵,趴在上面,另一只手使劲掐他的后背:“哥哥舍得把小狗狗像刚才一样,栓在卫生间里一夜吗?”

    “啊!你这条小骚狗,原来想享受一夜啊?”

    “那哥哥上哪去呀?”

    “啊!哈哈,还要把我撵出去!”他想了想:“那哥哥就去桑拿浴里住吧!”说完他就开始象刚才那样打扮我。再给贞操带安装电池的时候他说:“这电池可能快没电了,换上新电池吧!”
                      母狗萌萌(五)
我那时侯正趴在他后背上,嘴挨着他耳边吹气如兰发着爹:

    “哥哥好好坏呀!就饶了小狗狗吧!啊?”

    “不行,今天决不能饶了狗狗,过来,戴上口环!”他命令道。

    我把嘴张开凑过去爹着声:“哎,哥哥,你可别像夜总会里的人玩小姐一样,喷在小姐们的脸上,还用龟头粘着抹,说是给小姐化妆呀?”

    我彻底撩起了他的情绪,他说:“过来,过来,戴上就由不得你了!”

    我乖乖地让他把口环塞进了我嘴里。收拾好我以后,他前面牵着我,我在后面用胳膊肘和膝盖慢慢地爬进了卫生间。进去以后他让我跪在大澡盆前,把我的头仰躺在澡盆的沿上,我的嘴正好在他的胯部。

    看来他早就预谋让我吃了,现在早就憋不住了,连多余的动作都没有,从内裤里掏出来,那大龟头上淋淋漓漓地全是黏液,直接就塞进了我嘴里。

    哇!这就是小姐们经常说的吃香肠!

    他的东西在我的嘴里来回地动着,热热的还有股说不出来的味道,这下我想拒绝也没办法拒绝了,任由这热热的东西在我的嘴里抽动,一会顶住了我的舌头,一会又插进了我的嗓子眼里。

    他玩到高潮,一伸手,把我腰后面的电源开关打开了,吗呀!上下一齐,我也彻底疯狂了。

    不一会他喷了,喷在了我嘴里!到最后他抽出来,把剩下的稀里哗啦地滴在了我脸上、唇边、眼睛上。然后真的像人们玩小姐一样,用他的大龟头粘着滴在我脸上的精液,来回的在我脸上涂抹。

    那热热的大龟头在我脸上游走,一会抹到了我的唇边,一会儿又到了我的眼皮上,随着龟头的到来,一种清新气味的黏液粘在我的脸上。呀!我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我这条贱母狗!

    他喷射完了以后脸上坏笑着:“怎么样!骚狗狗,刺激吧!你在这享受吧,哥哥走了!”说完他关了卫生间的灯,关上门走了!

    我的头还仰躺在澡盆的沿上,嘴里含满了他喷射出来的精液,底下两条电动阴茎在不停地进攻,我就这样仰躺着,任凭他的精液慢慢地往我嗓子里流进去。

    到了后半夜,我有点受不了了,底下也好像不流水了,是不是流尽了啊?这时候那两条电动阴茎也好象没劲了,可能是电力不足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哇!好爽好爽的夜啊!

    我们就这样玩了好长时间,到了刚刚进入秋季的时候,林又要走了,他这次是去日本留学博士学位。

    他走了以后剩下我一个人好没意思啊!他走的时候把钥匙交给我,让我住在他的别墅里。可那么大的房子,我一个人,没有了玩伴,一点兴趣都没有了。有的时候我把自己打扮成母狗,可是也玩不了一会就失去兴趣了,我打扮好给谁看啊?谁又来玩我呢?真是没劲呀!那么专业的工具,他在的时候往往还没给我上全我就开始有快感了,可是没了他,我自己给自己全部都上齐了,用胳膊肘和膝盖在屋子里趴两圈,底下一点感觉都没有。好无聊啊!好几次在梦中我被他打扮成了一条母狗,和他玩到了高潮,可是等醒过来还是空空的,我不禁流下泪来。

    那时侯我不禁想,我是不是真的变成受虐狂了?

    我度日如年的过了三个月,在这三个月里,我们老打电话联系。到了十一月的时候他在电话里说,有好消息了。他告诉我已经给我办理好了到日本陪读的一切担保手续,让我办理出国护照。他还通过他父亲的关系给我在医院里办了停薪留职,那时侯时兴办停薪留职。等办好了这一切,我就去了日本。

    我到了的第一天晚上,我们俩在他的宿舍玩了几乎一整夜。我又找到以前的感觉了。

    到了日本以后,我夜没什么事做了,每天就是上上街,好在他有的是钱让我花。他在日本上博士学位也很忙的,每天几乎都有手术,他的导师很好,手术的工资大都给了他,再加上他家里不断给他钱,他父亲就说过的:挣这么多钱还不都是给他花的啊!所以我们在日本不缺钱。

    在我到了日本的头三个月里,他把他的一切都告诉了我。原来他来日本读硕士研究生的时候,别的出国读研的都在学习之余忙着打工挣钱,唯有他,家里不缺钱,在出国前他父亲就告诉他,只让他好好完成学业、爱护身体,不准他去打工挣钱。

    他在学习之余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就是读书、买点碟片看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发现买回来的碟片里有张把女孩子当母狗玩的。

    他当时好惊奇啊!原来还有这种事?他说他把那张碟片看了好几遍,又出去买了好几张那样的碟片回来看。侯来他就按照碟片上提供的地址去看那种表演。他说毕竟日本是自由社会,那种表演也是违法的,所以一般的表演都是在地下,还要对观看的人进行考察,好要看的人入会。因为这种游戏很费钱,费用特别的高,所以圈子很小。他说看了几次以后他就上瘾了,就慢慢地喜欢上这种游戏了。

    他说在日本,这种女犬的游戏一开始是起源于日本贵族。是贵族阶层玩弄女孩子的一种游戏,后来才传入民间的。他还给我介绍了现在日本这种游戏的状况。他说现在一般的都是地下调教,但是只要不太出格,一般的在下面的一些比较小的地方,就是有人告发了警察也是不干涉的。但是也必须和被调教的女犬签定好自愿的合同。

    我就是在那个时侯才知道调教这个词的。

    他接着告诉我说,在日本过去有把女孩子从小就开始调教,等女孩子长大了以后就完全是一条母狗。我问他是不是和过去说的狼孩啊,他说差不多。

    他还告诉我说现在一般的调教都不公开了,都是在一些深宅大院里或者是南方的一些岛屿上。他说他过去接触的一个专门做调教的女调教师就住在日本南端的一个岛屿上,那个岛屿整个被她家购买了,岛上有十几户人家,风景非常美丽,也特别适合做调教。

    他说到这转过头来问我:

    “萌萌,你愿不愿意去接受专业的调教啊?”

    “啊!我?”

    “我不是已经接受你的调教了吗?咱们玩的不够好?”我反问他。他说:

    “咱们玩的那些对于女犬来说,就根本都不入门呢!”我搂着他的脖子撒娇说:“那我也不去,你不会看着碟片上的调教我吗?”

    他说:“那不行,一是我没有调教经验,也没有人家那种专业器具,再说亲人也没有那个狠心啊!”

    母狗萌萌(六)
我问他:“你说的狠心,是不是要受好多苦啊?”我又接着说:“再说了,你说的那调教师是日本人吧?我也听不懂日语啊!”

    他说:“那个女调教师有个助手是从中国过去的,语言没问题。”

    我突然明白了:“你是不是早有预谋啊!你真坏!”

    他哄我说:“萌萌,我真的想有一条受过专门调教的女犬啊!”他接着对我说:“再说了,你去接受调教也不吃亏呀。你在日本期间也没什么工作,去接受调教还能挣不菲的工资,何乐而不为呢?”

    “啊!还有工资?有多少啊?”

    他说:“还不少呢,大概每月是四千多美元吧!”

    “啊!那么多?”

    他说,你想啊,要把女孩子当母狗一样训练,不多给点谁愿意去啊?当时我信以为真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是骗我的,我在接受调教时候的所以所谓的工资都是他给我的。他的目的就是要我去接受调教。

    他接着问我:“去不去啊!萌萌?”

    “我......”到了这种时候我真的有点想去了,一是因为我确实喜欢林,不愿意就这样失去他。二是因为去了会有不错的收入,我出身在那么贫穷的家里,早就穷怕了。

    他接着劝我:“萌萌,去吧,啊!我真的想让你去,等回来我也差不多就拿到学位了,我们一起回国去过我们舒心的日子,不好吗?”

    “啊!等我回来你的学位就差不多了?那我要去多长时间啊!”

    他说:“需要两年半。”

    “啊!那么长时间啊?”我有点不愿意去了。

    他赶紧说:“萌萌,你想想,两年半时间可是能挣不少美元的呀!”我一算,可不,两年半,就按每月四千算,是十一万多美元。呆着也是呆着,去挣点私房钱,我就问:“那要等到什么时候给钱呀!”

    林一看我有点动心了,就说:“人家特讲信誉,你只要签定了合同就立刻付款”

    我说:“那你可要多去看我啊!”

    “那没问题的。我一定勤去看看我的小狗狗。”

    谁知道他的行动特快,刚过了不到四天,他就说都已经办好了,并那拿来了合同,我也不认得日文啊,他装模作势地给我解释了老半天,我也只好在上面签了字,按了手印。下午他就把一捆美元交给了我,让我去存起来,居然是每个月四千五百块美金耶,一共给了我十二万六呢。我赶紧去银行把这些钱存好,存折藏好了。

    第二天,也就是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天了,林和我出去吃了饭,早早地回来了,我问他和不和我玩最后一次,他不但要玩,还要好好地玩玩。因为我们要有两年半时间不在一起了。我早早地就洗了澡,在脸上化好了妆等他。

    林过来,把四个狗爪子手套戴在我的手脚上面,把拉锁拉好,把狗项圈戴在我脖子上,又把一个狗头套戴在我头上,这次他没给我戴口环,把我打扮好以后对我说:

    “小狗狗,去,做个标准姿势!”

    我立刻爬到卫生间门口,两腿张开蹲在地上,两手搭在胸前,把舌头伸出来。

    林说:“恩,不错。过来!”说着他在沙发上坐下。我爬过去先用我的嘴把他的袜子脱下来,再用我的嘴一点一点地把他的裤子和内裤都脱下来,然后趴卧在他的脚下开始舔起他的脚,我先从他的大脚指头舔起,慢慢往上一点一点地舔,一点都不能漏了。等我舔到他的大腿根的时候我抬头望望他。

    “小骚狗,是不是下面发骚了?”我点点头。他说:

    “那转过来,你舔的好,赏你!”我赶快转过去并且把屁股抬高。

    “哇塞。流出来这么多水啊!”说着把一条进口的大电动的给我插了进去,他把开关一开,我立刻兴奋了,赶快转过来用嘴含住了他的东西,把他那长长的硬硬的热热的大家伙含进嘴里,直到我的嗓子眼。

    他边享受着我的服务,两手一手一个玩弄着我的两个乳头,边说着:“家里有条狗真好啊!”

    过了一会,他感觉到他快要喷了,他赶紧起来,牵上我进了卫生间里,赶快把我栓在卫生间的铁水管上,并且用我脖子上个狗链把我的头也固定在水管上,只让我的头有一点点的活动余地。我就成了跪着、仰着头的姿势了。他说:

    “小狗狗。注意了,我要打靶了,要接住啊!”

    他把往我嘴里喷射叫做打靶,我刚张开嘴准备好,就见一股白白的精液从他的马眼里冲着我的头喷射出来。我立刻把头摆动着接这股白色的精液。可是他发坏,故意不把那东西喷进我的嘴里,而是故意的往我的鼻子、眼睛处喷。等到后面喷的差不多了,他用手拿着阴茎,把剩余的往我的脑门上抹一抹:

    “注意呀!快流下来了!接住啊,别浪费了!“

    我仰着头,把流下来的用我的舌头抿到我的嘴里。等全部流完才把我解下来牵到沙发上,让我跪在我的脚底下,含着他的阴茎,我们开始休息。

    他边躺在沙发上休息,边问:

    “小狗狗,你知不知道你哪里最可爱?”我嘴里含着他的阴茎摇了摇头。他说:

    “用日本玩主的话说,不管是在前还是在后,能把铁链子绷紧的才是好狗。你不懂吧?”我又摇摇头,他接着说:

    “你见过牵狗的吧,有的狗直往前走,把铁链子绷的紧紧的,要主人使劲拉住,你就是这样的狗。”我吐出他的阴茎,抬头不明白地看着他。他解释到:

    “这意思就是玩女犬,象你这样的特别的骚,主人还没有想好怎么玩你,你倒想出来了,这不是走在了人的前面吗?所以你这样的女犬特别能体会主人的意思,满足主人的要求,是不可多得的上等女犬。”

    他说:“还有一种就是特别的糗的女犬,什么都不肯配合就像是溜狗的时候老不想走,在主人身后耍赖,要主人使劲拖着的赖狗,要主人去征服,到最后,主人玩的一身汗,但是毕竟是玩了,做为男人来讲有征服感,所以也是好狗,但不是上等的狗。”

    他又说:“小狗狗,以后不妨在去调教的时候也耍耍赖呀!”

    这些男人们,真不是东西!鱼和熊掌都想要!

    他接着说:“你明白吗?当时在医院第一眼看见你,我就觉得你肯定是条好狗。当然后来我选择了你还有第二个原因,那就是你没有什么亲人,将来随便我怎么调教都不会有人来干涉的!”

    “妈呀!原来他早就预谋好了啊!我说他怎么有那么多向他递送秋波的他不选,却专门找了我呢!”

    那天晚上,我们整整疯狂了一夜!

    第三天正好是周末,就和他坐飞机到了日本的最南端的叫宫古列岛的地方,离我们的台湾不远。在宫古住了一夜,第二天又坐船,又住了一夜,第三天又坐私家快艇到了一个小岛屿上。

    到了岛上大约是早上十点多。他领着我在这个小岛上转了一圈,这个小岛大约有七八平方公里的样子。这个小的小岛真是太漂亮了,全岛都是绿色的,岛上有座不太高的山,山上全是茶树,山下有个小小的村庄,我数了一下,也就是十一、二家人家。有一座家门口挑着一面小旗帜前面是个小小的广场。林说那是全岛唯一的一家茶社,因为岛小,所以茶社还卖食品也兼卖杂货。一会要举行一个简单的仪式,就在那个小广场上面。
                       母狗萌萌(七)
林还介绍说,这个岛是调教师家的私有财产,岛上的大人都是为她们家工作的,当然是和别的地方一样了,这个岛一出产茶叶为主,实际上全岛也就是一个茶厂,住在这里的工人都是从事茶叶的,平时就住个十来家,为她们家管理茶树,到了春天的时候,就会采茶,然后加工,最后运出岛去卖钱。

    调教师是对老夫妇,女的龟田美枝子是女犬调教师,男的叫龟田川一郎是犬类研究博士。哪那个从中国来的是训犬员,他们都叫他辉。

    林介绍完了,大约也就快中午了,我们也走到了广场上,林和我进了小茶社要了寿司和茶,我和林吃了寿司喝了几口茶,林就出去了,他叫我别乱走,说马上要举行仪式。我边喝着茶,边纳闷,举行什么仪式啊?

    过了十几分钟,就见小广场边上人多了起来,有二十多个人,其中有几个小孩子。他们站在小广场的边上,中间空出来有五六十平米的地方。又过了一小会工夫,几个人到了广场中间,在广场中间摆放了两把椅子。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坐在了椅子上,林在那个女的旁边说着什么,那个女的连连点头。

    “该不是那个女的就是女调教师龟田美枝子?”我心里正滴咕,就见林和以个二十七八岁的男的往小茶社走来。劲了茶社林向我招招手介绍那个男的:“这就是阿辉,这里的人们都叫他辉。”果然不出我的所料。

    辉对着我一鞠躬说做个请的手势,说着一口流利的汉语:“萌萌小姐请!”我点点头,跟着他和林出了茶社来到了小广场上.

    林领着我到了小广场中央,那对夫妇坐的椅子前,滴沥咕鲁第向那个女是说了一顿,那女的点点头,说了几句什么.林哈咿哈咦点着头退到了一边。接着女的又向辉说了几句,辉就过来牵起我的手,往女的面前走过来。

    啊!谁在牵我?”我猛地惊醒了。是一个小男孩在牵动我脖子上的铁链子。

    原来,我百无聊赖第趴在老农的狗窝里想着我的遭遇,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老农的闺女领着她的孩子来看外公了。小男孩看见家里趴着这么大一条狗,不禁好奇地过来牵来了。

    就听老农喊道:“狗娃,你可不敢牵人家外狗,人家说了,外狗值好几万呢,你给人家玩坏了,咱们可赔不起人家.好娃娃,快放开!”

    老农的闺女过来把他的孩子拉走了,老农的闺女原来是给她爹送吃的来了,送完就和她的孩子走了。

    可是走了没一会,老农的外孙子又回来了,这次他是一个人回来的,进来以后就奔他老爷去了,在老农面前直磨菇老农,要牵我出去玩会儿。老农磨不过外孙就说:

    “狗娃,你牵出去玩一会就赶紧送回来,要的给人家丢了,咱们可的赔人家呢,这可要你大(父亲)好几年工资的。”

    狗娃一听高兴了,连忙解开栓在木桩子上的狗链,牵着我往外走。

    按照玩牝犬的规矩,在没有通过我的主人以前我是不可以跟随别的人出去的。可是现在不同啊,现在我全身都是狗的装扮,手上也戴了狗爪子,要的不让小孩牵出去,老农肯定会过来帮他的外孙的。

    这个时候的心情,没有做过牝犬的女孩是怎么也体会不到的。

    唉,一点办法也没有啊,只好让狗娃把我牵出去了!

    狗娃把我牵出去后,立刻召来了好5小孩子的好奇,他们围过来跟狗娃说话:

    这个问:“狗娃,那牵来的这么大的狗?”

    那个说:“这狗,真大哇,快赶上小毛驴了,让我骑一骑!”说着就往我身上爬。

    狗娃连忙一扯狗链道:“我老爷说来,不能给人家玩坏了!”说玩牵着我就往河边跑。

    后面有三四个小孩追过来。到了河边原来另外几个小孩早来了,在河里抓鱼玩呢。毕竟是孩子,看见热闹的就顾不上我了,狗娃把我栓在河边的树上也下河去捞鱼去了。

    直到他们的父母来叫他们回去吃饭才一个个的从水里上来。狗娃还没忘了牵上我,可他并没有把我送回他外公家,而是把我牵回了他家。原来他家也在这个村里,他妈一看狗娃把我牵回来了,气的大声骂:“你这个灰鬼,让你不要耍人家的狗,就是不听,给人家耍丢了,把你灰孙子当狗赔给人家。”

    “过来,吃饭,吃完了给你老爷送回去!”

    狗娃乖乖地过去,坐在那里吃饭。看见狗娃吃饭,把我馋得不由地走了过去。我从昨晚吃了一个馒头,今早只吃了一块红薯,到现在实在饿了。狗娃妈看我过去,立刻过来朝我屁股上踢了我一脚:“滚!赖狗!”踢的我“噢”一声跑了开去。

    狗娃三吧两下吃完饭,对他妈说:“我给老爷送狗去呀!”说着牵上我就出了门。

    一出门,狗娃立刻从衣服里摸出快红薯,对我说:“吃吧!”

    吗呀!我好感动啊!立刻用我的尾巴拍打着狗娃,三口两口就把那快红薯吃了。

    狗娃牵着我往回走,在一个十字路口遇到了一个上午在一起抓鱼的个男孩。他大概有十二、三岁,过来问狗娃:

    “狗娃,你哪来的狗呀?”

    “我老爷说是旅游的人放在我家,他们漂流去了!”

    那个小孩说:“让我看看是母狗呀还是公狗?”说玩往我后面看了看:“狗娃,是母狗啊!”

    狗娃问:“母狗咋了?”

    狗娃,你知不知到二、八月,狗衔窝”

    狗娃反问:“是不是狗起秧子?”

    “是啊!狗娃。现在正是八月呀,咱们找两条公狗来看狗起秧子咋样?”

    “好啊!二毛,那你去找公狗吧。”

    哪个叫二毛的小孩欢叫着跑了!

    起秧子?找公狗?妈呀!该不是......

    我知道二、八月狗衔窝就是每到了阴历二月和八月母狗就发情,起秧子莫不是交配?

    还没等我想明白。那个叫二毛的就牵了一条大公狗过来了,他把公狗放开,那条公狗立刻跑到另外的身边,那公狗闻了闻我的脸,又往下闻了闻,直闻到我的后面,闻完了它两条前腿一搭就搭在了我的后背上。

    妈呀!这是要......

    我身子一晃,就把它晃了下去,它又上来了,我还是一晃,它上了七八次也没有成,这时候,那条公狗的狗鸡巴憋的长长的,头上还流下来滴滴点点的水来。我心里想:

    “这条狗打没打狂犬疫苗啊?要是没打,别给我传染上狂犬病呀!”

    又一想“农村的狗哪个打狂犬疫苗?我可不能叫它干了!”

    “看你这条赖狗有什么能耐,哼!还想操我这条牝犬?只有日本的大狼狗有这种资格。”

    母狗萌萌(八)
这时候已 经围过来好几个看热闹的,其中一个二十左右岁的过来牵住我的狗链说:“咋了,城里的人高级,连城里的狗也高级?”又说:“你们等会,我回去取点东西。”

    狗娃他们就等他,过了也就是三几分钟,那个小伙子回来了,他手里拿着个小药瓶,走过来,对二毛说,扒开母狗的嘴,二毛和狗娃就扒开我的嘴,那个小伙子从瓶里倒出来两粒药片,塞进了我嘴里,等那两片药滑进我嗓子里,我看清楚了,那药瓶上写着:母畜催青剂。

    吗啊!他给我用的是母畜催青剂呀!

    过了不到十分钟,我就觉得浑身发热,尤其的底下,热的我好难受啊!

    我要......我要......啊!

    我感觉浑身火烧火燎的,如果再不给我,我就要被这火烧化了。

    又过了十几分钟,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再也顾不得羞耻再也顾不得什么狂犬疫苗了。我直朝那公狗靠过去,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它,主动的把我的尾部凑过去。真的应了那句话了:

    母狗不凋腚,公狗干哼哼!

    那条公狗这会一跨身子,就爬了上来,那大狗鸡巴在找进入的地方。

    我把屁股扭了扭,把我的阴部对准了狗鸡巴。

    妈!一下子就进来了呀!

    那热热的鸡巴运动着,抽插着。

    妈呀!久违了!这种滋味!

    我自从在日本接受完调教以后就再也没尝到这种滋味了!

    “扑赤”一下,它的鸡巴插进我的里面!被我小阴唇上的人造括约肌一下子包住,它就再也抽不出来了。

    它从我的背上下来,我们成了屁股对着屁股的形状。

    “哎,快看!链上了,链上了!”

    “快看啊!公狗和母狗链上了!”

    “快拿棒子打啊!”农村的小孩见过什么希奇,所以常常拿棒子打正在交配的公狗和母狗的,打着玩。

    好几个小孩用棒子在打我和这条公狗,打的我和公狗在十字路口嗷嗷叫着。来回躲避着棒子。

    公狗嗷嗷叫着,可就是抽不出去他的鸡巴,在我们躲避、嚎叫中,它射了,我也达到了高潮。一股热热的精液射在我的里面。

    哎呀!这种撕心裂肺的高潮真是过瘾哪!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高潮,在日本调教的时候也接受过狗鸡巴,可那是在没有干涉没有喊打的过程中交配呀!

    没想到在众人喊打声中来的高潮是这么的爽,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爽啊!

    要是这个时候有大概大夫拿着手术刀对我说:

    “萌萌,把你改造成一条真的母狗吧!‘我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他的。真的想做一条真正的母狗啊!每天在众人的喊打声中得到高潮是多么的过瘾啊!

    这条公狗射了一次还插在我的引导里,它那大结节还没有消退,因为狗和人的结构不一样,狗的阴茎根部有个结节,插如母狗的阴道以后被母狗小阴唇口的括约肌包住,所以,只有公狗把它的精液全部射完,结节消失,才会从母狗的阴道里把狗鸡巴抽出来。我的阴道的小阴唇在日本调教的时候,被龟田川一郎在我的小阴唇上面顺着小阴唇做了六个孔,把海狸的筋象熟羊皮一样熟了,再扭成麻绳一样的,然后穿进了我的小阴唇里,做成了人造阴唇括约肌,所以,我的阴道不会放它出去的。

    这条农村的草狗也真的很厉害,它的鸡巴喷射了四次,才射完了,我们两条狗抽插了个多小时,在那条草狗操我,我就已经把我自己当作真的母狗了,我们两条畜生一直在这个村的十字路口、被一群孩子围着、被棍棒打着。妈呀,真是刺激死了,我过去从没有享受到这么激烈的刺激。当我和那条草狗的第一次来临之际,我想到了我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呀,我这个漂亮的女孩子,身上穿着狗皮,头上戴着狗嘴面具在十字路口被一条公狗抽插着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快感像巨浪一样冲来,正好公狗也射了,那种深达肺腑的快感是我永远难以忘怀的。

    就这样,我和公狗在那里最少也有半个多小时,那条公狗射四次,大结节也小多了,它很顺利的抽了出来。我们两都累了,趴在地上直喘气。

    我本以为完了,谁知道过了不多一会,又有两个男孩子牵来了两条公狗。妈呀!今天可够我受的了,我想到,我要是不从,他们还会给我吃母畜发情药,干脆痛快点算了。我从地上爬起来对其中的一条公狗看了看,我过去用我的舌头舔了舔它的裆部,然后回过头来蹭了蹭它的头,又低低的叫了两声,叫完我把我的屁股掉过来。这是我在日本接受调教的时候学会的母狗向公狗发出的信号。那条公狗的鸡巴立即出来了,红红的,它过来双爪一搭就爬了上来。这次我是有意让它上,所以它毫不费事地就给插了进来。当那个大结节链住我以后它就从我身上下去,我们又成了连体了。旁边的孩子们益看到这里就开始高兴地又跳又叫:

    “噢!噢!公狗母狗起秧子了!噢!噢!公狗母狗起秧子了!”

    说来也怪,每当他们叫到母狗的时候,我就会突然清醒,想到我是个漂亮姑娘,每当想带这里的时候,下面那里就会一股巨大的快感冲来。那种欲死欲活的快感使我再也顾不得什么漂亮姑娘了,只想着就这样永远让这条公狗一直插下去,别松开。

    当第二条公狗和我交构到高潮的时候,那第三条公狗也熬不住了,它的鸡巴已经完全伸出来,红红的,还不断的滴滴塔塔往下滴水,大结节也已经憋的好大好大的,它不住地围着我们转圈,还不时地用头拱一拱那条和我交构的公狗,发出低低的急不可耐的声音。

    他转到我的头跟前了,我伸出来我长长的狗舌头舔了舔它的鸡巴,因为我面部被粘上了特制的长长的狗嘴,所以我的舌头也被粘上了假的狗舌头,这样才更象狗,我伸出来的舌头和真狗的舌头一样长。

    我真想把它的鸡巴含进我嘴里,可是我不敢,怕暴露了,因为狗是没有人那样的口交的。

    第二条公狗终于射完了,当他把最后一股精液射在里面后,那第三条狗就立刻把它拱了下去,那第三条狗哪里叫我休息呀,还没等我喘口气就爬了上来,看来他早就憋不住了,一上来猛的一下连它的大结节一次就给插进去了,插得我“嗷”地叫了一声。

    孩子们在旁边棍棒又上来了,打的我们两条狗直转圈,有的孩子还说:“看,这是第三条公狗在起秧子了!”

    当三条狗都和我交构完了,我累得趴在地上再也不愿意起来了,狗娃过来,牵起我脖子上的狗链,使劲往起牵我,我只好起来被狗娃牵着往家走,边走边从我的狗B里往外稀里哗啦地滴答着公狗的精液,我被牵回了老农家栓在了狗窝前的桩子上,狗娃玩完了,走了。

    我趴在狗窝里,半天不能平静。我自从结束了在日本的调教以后就再也没和真个的公狗交配过,今天是我回国几年来的第一次,也是最痛快的一次。
           母狗萌萌(九)
    在日本,受调教的时候龟田美枝子就说过,做为女犬,最高境界、最大的享受就是和公狗当街交构,她说在日本不允许这样,所以我不能享受到那种乐趣,以后能不能享受的到就要看我自己的造化了。她还说她调教过好几个女犬,有两个享受了这种最撕心烈肺的刺激以后就再也不愿意做人了,决定终身做母狗,条件就是要有好多公狗和她做伴。

    没想到我在陕西的一个小山村里也享受到了这种刺激,真的是爽彻心肝啊!

    真的好想狗娃明天再来牵我啊!

    正想着,老农过来了,往狗窝前面的破碗里扔了两块红薯,呀!这就是我的晚饭啊?

    没办法,吃吧!

    三下两下就吃完了,这哪能饱啊,真想再找点什么吃的,起来一动,呀!狗链栓着呢。唉,爬进狗窝里睡吧!

    天很快地黑了,山区十月的夜里好冷啊,我身上的狗毛在后半夜就不能抵御那寒风了,我冻得直往狗窝的角上靠。睡不着了,就想心事,想到了我在日本被调教的第一天。

    那天,辉把我领到那对夫妇面前指着女的我说:

    “这是,你的调教师龟田美枝子和她的丈夫龟田川一郎。”我点了点头。这时候龟田美枝子对辉说了几句,辉翻译说:“你是来接受女犬调教的吗?”

    我说:“是!”

    辉对龟田美枝子说了几句,龟田美枝子从手提袋里拿出来几张纸交给辉并对辉说了很长一段话,辉一个劲地“哈伊、哈伊”,然后过来,从里面找出来两张对我说:“这是你接受调教的合同书,如果你愿意接受调教就在这上面签字,我接过来看了看,全是日文,我也看不懂,辉就给我解释,无非也就是听从调教师的安排等内容,我想,既然是来接受调教的,何不干脆点,就很痛快地在上面签了字。辉把我签了字的纸交给龟田美枝子,龟田美枝子接过去后,又对辉说着什么,说完了,辉对我说:

    “你还要宣誓后才能接受调教。”

    我说:“那就宣誓吧!”辉拿起来剩下的那张纸对我说:

    “你不懂日文,跟着我念,我念一句,你跟一句。”我点点头,举起我的右拳就开始宣誓了。下面就是我宣誓的誓言:

    《我的誓言》

    我萌萌从现在起自愿做一条女犬!

    我完全愿意成为一条母狗!

    我愿意完全接受调教师的调教!

    我愿意完全按照狗的方式生活!

    我愿意完全按照狗的方式动作!

    我愿意完全接受狗的食品!

    请调教师给我最严厉的调教!

    把我调教成一条真正的母狗!

    如果我做错了请给我最严厉的惩罚!

    母狗萌萌宣誓

    我宣誓完了以后,龟田美枝子对辉说了好几句,辉对我说:

    “母狗萌萌,从现在起,你就是条母狗了。”

    我点点头,辉又说:“你的调教师是龟田美枝子,但是,大部分的调教内容是由我来做的,所以我是你的专职调教员,龟田美枝子管我叫“训犬员”以后你的具体调教由我执行,我是你的半个主人,明白吗?”

    我点点头,他说:“以后主人说话你明白了不准点头,哎,先不说这些,这些是以后调教的内容。”

    他说:“现在先教你第一项到四项内容,母狗萌萌,你现在是不是用两条腿站着呀?”

    我点点头,他继续说:“你看见狗有两条腿站着的吗?”

    我摇了摇头,他说:“既然明白还不快点四肢着地,快,像狗一样趴下!”

    我看了看周围的人,大家都在看我,我极不情愿又无可奈何地四肢着地,趴在了地上。

    他接着说道:“告诉你,以后你就是四条腿的动物了,记住了,以后你不能再叫手、胳膊、腿、脚,只能叫前肢、后肢、前爪、后爪。而且,除非主人和半主人特许,永远不许再站起来,明白吗?”我赶快点头。

    他接着说:“第二项,在主人面前要成立正姿势,两个膝盖跪地上,两膝盖张开一尺的距离。”他一边说一边让我做。辉继续指点我:“对,两前爪放在地上,放在膝盖前面一点,把头抬起来,看着主人,对,你做的很对,这就是立正姿势,记住了啊!”

    他接着说:“母狗萌萌,你身上穿着什么?”

    我不明白地问他:“衣服呀!”他反问道:

    “那你现在是什么?”不等我回答,他接着说:“你是条母狗了呀!母狗有穿人的衣服的吗?”

    “快脱下来!”他命令道。

    “啊!在这?”我问

    “是呀,就在这,难道说狗还有挑地方的权利吗?快点!”

    我抬头看看周围的人:“这也太难为情了呀!”我把眼光投向在一边站着的林,希望他能为我说情。林看见我求救是眼光,他看了辉一眼,辉明白林的意思,但是朝他摇了摇头。林走道我身边对我说:“萌萌,既然接受了调教,就要按人家的规矩来,听话啊,小萌萌!”

    我彻底绝望了,我是个女孩呀,虽然我和林玩的很疯狂,可那都是在家里啊,就是林把我装在狗笼里到外面照相,也是偷偷摸摸的怕别人发现呀。没想到现在要我在这么多人面前脱光。

    辉看我不肯脱,过来,手拽着我的吊带背心,说道:“我帮你脱!”说完,一用力,“赤啦”一声,我的小吊带就被撕破了,接着又解开我的短裙扣,脱下了我的裙子,又脱了我的皮鞋。我以为完了呢,谁知道他一伸手解开了我的乳罩扣子,我刚“啊”了一声还没等我反映过来,我就撕下了我的小底裤。吗呀,我一丝不挂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羞得我赶快用一只手捂住胸部,另一只手护在我的档部,头低低的,我一点也部敢抬头看周围的人,我的脸在发烧,我想,我的脸肯定红得跟西红柿一样了。

    辉看见我这样,对我喝道:“怎么,忘了?”说完他喊道:

    “母狗萌萌,立正!”见我没反映,他过了来又喝道:

    “立正!”

    我极不情愿地把手放了下来,当我放下手以后我才明白,他为什么叫我把膝盖张开一尺宽,张开一尺以后,我的私处一览无余地暴露在主人面前。

    我做立正的姿势,就必须把头抬起来,当我抬起头以后,眼自觉的往傍边的人群扫了一眼,妈呀,所有的人都在目不转睛第看着我,就这一眼,象放电一样,一种另类的快感串了上来,我觉察道底下一股热流涌了出来。

    哇塞,这难道就是被羞辱调教所产生的快感吗?我正在体验这种另类快感的滋味,辉又说话了:

    “现在进行第四项。”他说道。他边说边从一个包里拿出来一条染成红色的皮项圈,项圈上带着银光闪亮的狗链,他把项圈套在我的脖子上。

    我想:“既然脱都脱光了,还在乎这个吗?系吧”

    那知道他给我系上项圈以后又拿出来一条毛茸茸的狗尾巴,有一尺多长,狗尾巴的根部有个肛门塞,他颁起我的屁股,把肛门塞对准我的后面:

    “哎!这小狗竟然流水了耶”我羞得无地自容,赶紧把头低下。我感觉道他把肛门塞沾了沾我流处来的水,然后对准我的后面往里一插,我“噢”地一声,狗尾巴就插进了我的肛门里。呀!好痛啊!
           母狗萌萌(十)
他对我喝道:“母狗萌萌,立正!”

    我不得不做好了立正姿势,吗呀!这个样子简直羞死了,我越是不敢看周围的人,越是憋不住,老是用我眼角的余光偷偷往两边瞅周围的人,越瞅越觉得羞,可是越是羞,底下的反应越大,那水快连成串的往外流。

    我正羞愧得无地自容,就听辉说道:“母狗萌萌,你记住了,这个项圈和后面的狗尾巴,那是主人的至高无上的权利,只有主人有权解开,没有主人的允许,你不能随便解,否则,小心你的狗头!”

    我赶紧点头表示服从。

    就听龟田美枝子说了几句什么,辉就牵起我脖子上的狗链说,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回去,我只好跟在他后面,用四肢爬着被他牵着往龟田家走去,我一边走,一边情不自禁的回头看,那些看热闹的人一直用目光盯着我看,有些人还跟在我后面追着看,看我这个一丝不挂脖子上戴这狗项圈,屁股里插着狗尾巴的女孩子,我回头看了一眼,禁不住又看了一眼,就觉得我底下有一股热流喷发了出来,吗呀,我射了!

    啊!好羞耻呀!

    走了不大一会就到了龟田家的门口,进了门,就听龟田美枝子对辉说了几句话,还给了辉一件东西。辉回过头来对林说:“林先生,龟田夫人说,你就不要进来了,她请你明天下午一点准时来这里观看给母狗萌萌做身体改造的手术,你请到旅社休息吧。”边说边把龟田美枝子叫给他的东西给了林,原来是一把旅店房间的钥匙。

    林接过钥匙,又看了看我,回头走了。

    吗呀!明天要对我的身体实行手术改造!怎么改啊?可别真的把我改造成狗啊!那可就惨了!

    母狗萌萌

    辉把我牵进龟田家以后,我边走边看,原来龟田家是个好大的庄园,进了大门以后是一座二层小楼,小楼两边有不少别的建筑。辉牵着我绕过小楼到了楼后面,原来楼后面还有好大的地方,是一片树林,过了树林紧挨着后墙根有好几排低矮的建筑,辉指着那片低矮的建筑说:“那就是你住的狗舍了。”

    到了跟前,我看见狗舍有四排,前面两排是相互对着的,中间是过道,过道的门是铁栏杆做的。过道两边是狗舍,一排大概有十间,每间狗舍的外部都是铁栏杆的。过了这两排狗舍,后边还有两排,也是脸对脸的中间是过道,过道把狗舍分为两排。辉开了过道的门把我牵进去,我看清楚了,这两排狗舍,一边只有两间,辉开了北边的第一间狗舍上的铁栏杆门对我说:

    “到家了,进来吧!”

    我迈过铁栏杆门的门坎,进到了狗舍里。这个狗舍还真不小,狗舍的地面都是水泥的,狗舍分为两部分,后面靠墙的部分上面盖着顶子,大概有九平米大小,一边放着一个木头做的很洋气的狗窝,象个小洋房,也就两米长、一米宽、一米多高,在洋房的头上开着个小门,只能供一个人爬进去,旁边还开着一个小窗户,小窗户上挂着纱帘。辉指着小洋房说:“这就是你的狗窝。”我爬过去看了看,里面除了木头地板,上面铺着一层小麦秸编织的席子,还有一个用小麦秸席子包裹着的枕头,旁边还有一床毯子,其余就什么都没有了。小洋房的外面放着两个浅浅的狗食盆,洋房的另一边放着一个用不锈钢做的狗笼子,大概有一米高一米宽,一米二长的样子,狗笼子上有个门,门上有锁,这就是有顶子那部分下面的东西。

    另一半它的顶子和靠走道的那一面都是铁栏杆做的,站在走道里就可以看见狗舍里的一切。这一部分没什么东西,靠墙放着一个盆,辉说那是供我排泄用的,再就是水泥地上钉着六七个铁桩子,每个大概有十公分高,上面穿着铁环。

    辉领着我看了一圈,说道:“这里就是你的狗舍了,你在这里接受调教的两年半时间里大部分都住在这。”他边说边牵着我往门口走,到门口以后,辉打开我脖圈后面挂狗链的扣,把铁链卸下来,对我晃了晃说:“用嘴叼着!”我张开嘴把狗链含进嘴里。他又说:“看见门口墙上那几个挂钩了吗?把狗链挂在挂钩上!”

    我用嘴叼着狗链,把他挂在了挂钩上。辉说:“做得不错,以后都是这样,你进了狗舍以后,主人或者是我就会把栓你的狗链解开,你必须用嘴把狗链挂在挂钩上。每次外出之前也要用嘴把狗链摘下来递给主人或我,让我把狗链给你栓上,你记住,不栓狗链的狗是不能外出的!”我点点头。

    正说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手里提着两个桶过来了,她进了我的狗舍,把桶放下,从一个桶里舀出来一些米饭放在一个狗食盆里,又从另一个桶里舀出来些水放在另外那个狗食盆里,就出去了。

    辉指着狗食盆说道:“吃饭去吧。”我走过去一看,那米饭是用肉丝炒的,里面还有些青菜,炒的好香啊!又一看,什么用具都没有,看来我真的要过狗的生活了,好在过去和林玩的时候林叫我锻炼过用嘴吃狗食盆里的东西,我并不陌生,我把头趴在狗食盆上,把嘴使劲往狗食盆里伸,吃着里面的米饭,好香甜啊!

    辉看见我吃的很在行,就说:“吃完了早点睡,明天好做身体改造手术。”说完就走了。

    我吃完饭把水也喝了,爬进我的狗窝里面躺下,耶!还不错里面挺舒服的。我躺在狗窝里,想这我一个靓丽的美眉现在一丝不挂,脖子上戴着狗项圈,肛门里插着狗尾巴,躺在狗窝里,真是好羞辱啊。一想到羞辱我的下面就开始来电,我不由的用手去抚摩我后面插着的狗尾巴,啊!爽!我越来越激动,我不由的把手指头伸进了阴里去,妈呀!好刺激的高潮,好爽啊!

    等到高潮下去,我开始想着也不知道他们明天要怎么改造我的身体,慢慢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睡醒了,起来到外面的盆子里去撒尿。我撒完尿我想解大便,可是我肛门里插着肛门塞,没有辉他们的命令我是不能自己拔出来的,正在我着急的时候辉来了,他让我撅起屁股把肛门塞拔出来,我痛快地解了大便,就又被塞上了肛门塞。

    接着就是那个四十多的女人来送饭,这次送的是狗饼干和水,我现在也不能洗脸、刷牙了,吃完了早饭辉说让我继续休息。等吃了中午饭以后辉就把我牵拉出来。

    他打开狗舍的铁栅栏门,我爬到门口用嘴叼着铁链送到他手里,他给我挂上然后就牵着我到了前面的楼房里,进了一楼后拐进了右边的一个房间,我进去一看就明白了:这是一个手术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发表于 7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后续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