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0|回复: 0

幻影病院(2)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天,由于昨天的行为的后遗症,我的阴茎一清早就勃起着。

「(可恶……兴奋冷却不下来。)」

难不成昨天被榨得那么彻底,今天又想尝尝那种快乐了吗……

不、不可能。

虽然自己这样告诉自己,阴茎的勃起仍然没有收敛。

喀喇喀喇,江崎小姐推着手推车走进来。

「××桑,早上好。」

我为了向江崎小姐询问昨天发生的事和这个医院详细情况,向她开口问道:

「那个……昨天究竟……」

话还没说完,江崎小姐『蹭』地靠近了我。

距离接近到能感到对方呼吸的程度。

「(真是漂亮的人……肤色又白,肌理又纤细……好好闻的味道……)」

明明不是时候也忍不住这么想。

「是检查哟,没关系的,是检查嘛。」

听见这话,不知为何安心了下来。

是……么……是检查……

江崎小姐调皮地笑着把脸挪开了。

「那么进行早上的测量体温吧。」

江崎小姐拿出了温度计。

我把它放到肋下。

测量体温需要大约三分钟,在这期间,江崎小姐一直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莫名其妙地感到了恶寒。

哔哔哔……哔哔哔……

让人难熬的三分钟过后,提示音响了起来,江崎小姐拿回了体温计。

「没有热度呢~」

江崎小姐在病历卡上面写了什么。

「××桑,今天也有检查,吃完早饭过一会儿会过来接你,在这之前要上好

厕所哦,那么,拜托您了。」

「嗯……好,我知道了。」

难不成像昨天一样……有种期待般地感觉升腾上来。

江崎小姐出去后房间里就只剩下一个人,医院里的喧闹也传不过来。这么大

的病房让我觉得有些冷清。

从窗户往下看,应该属于医院的巨大停车场延伸到远处。

「嘛……上厕所吧…」

我虽然想去小解,但因为还在勃起,也没放出什么东西……

正感觉有点苦闷的时候,江崎小姐又来了。

「那么我来带你去检查室吧。」

她作为先导转过身走了出去。

不知为什么我没有丝毫想要逃跑的念头。

稍微跟着走了一会儿,来到和昨天不一样的房间。

墙壁和地面铺着瓷砖,被纱帘隔开,墙壁上装了淋浴器。

看上去像是住院病人用的洗浴室。

「接下来请把所有衣服都脱掉吧。」

虽然有点踌躇,但还是服从命令把衣服脱掉了。

但是脱下衣服后耻于还在勃起着的阴茎被看见,我用手遮挡着下体,涨红着

脸。

「哼哼哼……没关系的,大家都会立起来的。」

被一脸坏笑的江崎小姐这样说了,我更加羞耻了。

「请做出四肢着地的姿势,要做准备工作了。」

虽然很羞耻,但还是做出了四肢着地的动作。

勃起着趴在地上的屈辱感带来了在这之上的兴奋感。

江崎小姐开始穿着了一次性塑料围裙。

穿戴完淡粉色的围裙后,江崎小姐套上了橡胶长靴,戴上白色口罩,然后是

和昨天一样的手术用橡皮手套。

吧唧吧唧……

听见橡胶富有弹性的声音,我感到更加兴奋了。

我听见了哗啦哗啦的水声。

「接下来要灌肠咯~你以前灌过肠吗?」

江崎小姐的坏笑隔着口罩都能看见。

「不……以前没做过。」

我小声回答着,羞耻感和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期待所产生的兴奋感混乱起

来。

「是嘛,那我会尽量温柔一些的哦。」

江崎小姐将一个装着甘油的瓶子里混入热水,装满后将瓶子放入了一个机器

里,然后放进了第二、第三个瓶子。

再在机械延伸出的橡胶管管口涂上了润滑液。

「要塞进去了哟,请放松肛门的力气~」

咕噗。

橡胶管的前端塞进了我的肛门里。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难受。

「哎呀呀,意外简单地就塞进去了呢。难不成自己有偷偷开发过肛门吗?」

「呜!我才没……!」

「呼呼呼,开玩笑的啦。」

江崎小姐按下了机器的开关。

温温的灌肠液流了进来,让我感到一阵恶心。

随着机器嗡嗡嗡的驱动音,灌肠液被不断注入进来。

「首先灌一瓶吧。怎么样?难受吗?」

江崎小姐摸着我的肚子问我。

「好……难受……」

我勉强挤出回答的话。

「是吗,不过还必须要再灌进去多一点,加油忍住哦。」

她的脸上露出了虐待狂的笑容是我的错觉吗?

江崎小姐再次按下了机械的开关,驱动音响起,把更多的灌肠液打进来。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咕呜呜呜呜!肚……肚子!……肚子要撑爆了!」

我的肚子圆滚滚地鼓胀起来,好痛苦,好难受。

「加油~你看,只剩下一瓶了哟~」

江崎小姐说着又按下了按钮。

嗡嗡嗡嗡嗡~~

「不行……!真的……!肚子要……!要坏掉了……!」

「…………」

我苦苦哀求着江崎小姐,恳求她停下来,但是她只是权当没听见在注入完成

前一直无言地看着我。

这段时间里,我看见了……江崎小姐的眼睛……

那眼神就像是在观察实验动物般,没有任何感情,冰冷的眼睛。

但是看着那双眼睛,我感到了刺痛般的兴奋感。

「嗯~真是努力了呢,那我要拔出来了哦,屁股要好好用力夹住哦。」

在说出这话的时候,江崎小姐又恢复成原来那种温柔的气氛了。

吱啾~

随着奇怪的声音,橡胶管被拔出来了。

但是排泄欲立刻涌了上来。

「那个……我要忍多久呢?」

在说话的时候我就已经到达极限了。

「稍等一下。」

江崎小姐居然拿来了一个蓝色的塑料桶。

难道说……要……

江崎小姐把塑料袋套在桶上,向这边递过来。

「好了,可以出来了。」

「哎…不…不…厕所…」

我拼命地说着,而江崎小姐坏笑的脸崩坏了。

「你这样走都走不了吧,别废话,快出来吧。」

她敲击着塑料桶催促我。

我用力压住肚子,做出觉悟蹲到塑料桶上。

「呼呼呼~这才对,屁股要对准哦。」

「江崎小姐走到我面前蹲下来,看着我排泄的样子。

被这种情景下的羞耻和兴奋袭击,我勃起状态的阴茎流下了前列腺液。

「咕……」

(排泄的声音,这段求求你们别让我翻译了吧TT)

我忍耐许久的灌肠液和坨坨一口气排了出来。

羞耻感和被江崎小姐看着的兴奋感使脑子里一片混乱。

「………………」

江崎小姐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看着我排泄的样子。

(还是象声词)

我终于把所有的灌肠液和坨坨排泄出去。

周围漂浮着坨坨的恶臭。

我就要哭出来了。

「嗯,全部排出了呢,那开始擦屁屁了哟。」

江崎小姐拿出纸巾擦起屁屁。

「可能还有宿便,这样可不行,再来一回哦。」

「哎……不……不要……」

江崎小姐说出了让我绝望的话,我只能拒绝。

「别逼我做些麻烦事,乖乖听话。」

江崎小姐的笑容没有变化,但眼睛里却寄宿着恐怖的光辉。

「呜!但……但是……」

我也说了不愿这样,至少让我去厕所…

江崎小姐一声不吭,走到墙边,操作着什么东西。

入口出突然走进来四名护士,全员都戴着口罩,和江崎小姐一样打扮。

「等…等等!!」

尽管我提出抗议,但一瞬间就被她们制服了。

然后被塞上了封口球。

「呒咕~」

我只能发出连话都算不上的声音。

「对不起呢,不过这都是不肯老实听话的××桑的错哦。」

江崎小姐一改温柔的态度,用冰彻的声音向我搭话,眼神也十分冰冷。

「不肯听话的××桑需要调教呢。」

江崎小姐和四名护士做了眼神交流后,站起来将我运进被纱帘隔开的洗浴室

里。

揭开纱帘后发现里面的空间还蛮大的。

光线昏暗,但头顶上有盏无影灯。

地板和墙还是铺着瓷砖,中心放着一张像妇产科的分娩台一样的东西。但不

仅仅是分娩台,上面装着皮质的拘束带,看上去能夺走身体一切行动能力。

拉上纱帘后暗了下来,但无影灯把分娩台照亮了。就像是聚光灯在照着舞台

上的主角。

我被搬上分娩台,用皮质拘束带绑了起来。

「那就老实点吧,再做一次哦。」

江崎小姐指着一名护士拿来的已经准备好的灌肠机器。

这就像下达了我的死刑判决一样。

我拼命挣扎着,拘束却纹丝不动。

在这期间护士们却利索地进展着准备工作。

使用比刚才更多的甘油和热水,制作大量灌肠液。

「呼呼呼……是不是很期待呀?」

江崎小姐看着我的阴茎。

我的阴茎虽然刚才因为不安萎了下去,现在又像是期待接下来的发展站了起

来。

「真遗憾~因为是惩罚,这里不会碰的哦。」

江崎小姐用手指弹了下阴茎。

仅仅是这样来了一下,我的阴茎像是触电一样,快感扩散到全身,忍不住憋

紧了全身的力气。江崎小姐和护士嗤嗤地嘲笑着我。

「现在就让你四下飞溅,稍微等一下吧。」

飞溅?

抱着这样的疑问,江崎小姐把之前戴着的手套脱下,扔进垃圾桶里。再次戴

上超过膝关节一点的长长的手套戴上。

再戴上透明的防护帽。

脸部和头发全部被隐藏起来,就像在做手术时一般严谨,小心翼翼。

「那就开始吧,要塞进去咯。」

咕!

「~~~!」

和之前温柔的做法不同,突然用力塞了进来。我痛的叫了起来,但因为封口

球又把声音堵了回去。

嗡嗡嗡~

灌肠液随着声音流入肠内。

这次的量要比上次多很多。

没多久就变得痛苦起来。

「~~~~~!」

我闷声嘶吼着,但机械完全没有停下的势头。

嗡嗡嗡嗡嗡~

第二瓶被注入完,第三瓶立刻被接了上来。

然后第一瓶被装好新的灌肠液安装入机器,第二瓶的准备也即将做好。

再这样下去我的内脏就要破裂了!

迫于死亡的恐怖与这样的状况,我流着泪拼命的哀求。

但声音发不出来。

嗡嗡嗡……咔嚓。

好像知道我想说什么似的,江崎小姐停下了机械。

「什么?才灌了三瓶嘛,应该还灌的下哦?」

我哭泣着拼命摇头,真的撑不下去了。

「呼呼呼……真的灌不进去了吗?」

听见江崎小姐这么说,我又拼命点头。

「呼呼呼……那么……试试看吧!」

江崎小姐再次按下了机械的开关。

嗡嗡嗡!!!

机械再次启动,灌肠液又一次被灌进来。

「(死了!死了!真的要死了!)」

我扭动着身体,但状况没有变的更好。

我不顾羞耻,流下眼泪和鼻涕,拼命的发出无声的恳求。

江崎小姐和护士围绕我嘲笑着。

「……啊,差不多是极限了呢。」

江崎小姐和护士打了个眼神。

护士让出了右前方的位置。

江崎小姐把机械交给其他护士,将我的头扶起来,让我看到勃起的阴茎和从

肛门延伸出去的橡胶管。

「出来吧,我会好好看着你流出来的悲惨样子的……」

护士中的一人突然将插进肛门的橡胶管一口气拔出。

啵啾

随着迅速拔出的橡胶管,我肚子里积攒的灌肠液也像决堤一样喷射出去。

(象声词==)

「咕啊啊啊!!」

和之前不同,没有合成树脂桶放在下面,我直接将茶色的液体喷向了眼前的

墙壁和床。

护士小声地说着什么,但我已经没有余力去听了。

光是积攒的液体排放出去的开放感就够我好受的了。

刚才被注满肠子要破裂的量的液体,真正地意识到『死』。现在这种感觉离

我而去后,强烈的安心感舒缓开来,就算空气里飘散着恶臭,我也已经无所谓了。

「呼呼呼……被那么多人看着排泄感觉如何?」

尽管江崎小姐这样嘲笑我,我却因为能存活下来而感到安心,就算眼泪鼻涕

黏糊糊地沾满了我的脸也无暇顾及了。

(不愿翻译的象声词)

长时间的排出后,排泄终于停止了。

咕扭

我的肛门又一次被塞进橡胶管。

「才做了一回,还没结束哦~」

江崎小姐指示着护士按下了机器的开关。

嗡嗡嗡嗡嗡~~~!

机械音比刚才一次还要剧烈,灌肠液以更快的速度灌注进来。

「~~~!!」

刚刚安心下来的我又一次被拉回了死亡的恐怖。

嗡嗡嗡嗡嗡…咔嚓。

但是大约到刚才那次一半的量的时候机器停下了。

「~?」

「哼哼哼……每次都一样的话,不是很无聊吗?……所以……这次要用这个

哦~」

江崎小姐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我看。

那个是……

「呼呼……肛门塞哦~用这个把你堵住…嘿嘿……」

江崎小姐绕到我前面,在肛门塞上涂满了润滑液。

咕吱!

「~~~!」

一口气被塞进了肛门里。

「好了,接下来就要完全堵住了哟~」

江崎小姐向护士点点头,后者按下了什么遥控器的开关。

立刻传来了不舒服的感觉。

「呼呼呼……察觉到了吗?按下这个遥控器的开关后,肛塞会变得防止脱落,

轻轻松松可拔不出来哦。」

我的脸一下子变的惨白。这也就意味着……

「没错,直到我允许,你就得一直忍下去。」

江崎小姐很高兴的样子,而我这边却完全开心不起来。但不知为何,自己感

觉有些兴奋,被多名女性拘束,处于被动状态下的我感觉有些兴奋。

「那就暂时这么忍着吧。」

江崎小姐和护士们说着就掀开纱帘出去了。

留下的只有我和恶臭的坨坨。

「~~~!~~~!」

就算发出了不成声响的哀求,她们也没有回来的意思。在我哀求的时间里,

排泄欲也越发高涨,然而我却无法排出。

「……那么接下来是……啊……等一下。」

纱帘外传来了推车咔啦卡啦的声音和江崎小姐做出指示的声音。

究竟已经过了多久了呢?也许只过了5分钟,也许已经过了半小时也说不定。

我全身涌出汗水,心跳加快,气息也慌乱了。

「呼~~呼~~呼~~」

在我慌乱的气息中混入了纱帘被掀开的声响。江崎小姐和一名护士走进来了。

还有三人呢?

「哎呀呀,有好好地忍耐住了呢,真了不起。」

江崎小姐的语调充满温柔,但是眼睛却还是一如既往地冰冷,那是看着实验

动物的眼睛。

「肚子也圆滚滚的了呢。」

江崎小姐轻轻抚摸着我的肚子。

「啊,怎么说这样也萎了呢。」

我的阴茎已经萎缩收小了。这也是当然的,拼命忍耐排泄欲,性的亢奋早就

吹飞了。

「会不会是欺负过头了呢,让你排出来吧……但是在这之前……再灌一次肠,

然后在你的肚子里搅动……」

江崎小姐说出让我堕入绝望的话。

我明明已经被排泄欲搅的乱七八糟了,居然还要在此之上注入更多的灌肠液

……

我眼前一阵黑。

「失礼咯~」

护士走到我面前,在我的肛塞上连接了什么东西。

咔嚓地一声,一根橡胶管固定在上面了。

「这个肛栓还蛮高级的呢,可以就这样栓着直接注入哦。」

江崎小姐的说明怎么都好,总之快让我放出吧。

「那我就用高压把液体压入,一口气洗干净吧。」

江崎小姐在说话的时候,护士在一边装满了机器的内存。

「江崎小姐,准备完成了。」

护士说的话只能让我陷入更深的绝望。

「这是最后一次了,你要加油哦。」

江崎小姐按下了按钮。

呲啵啵啵!!!

伴随着高压,灌肠液注入了我的肠内。

「~~~!!!!」

就算我怎么发出无声的哀嚎,液体还是无情地涌了进来。

仿佛永远不会停止的注入突然停下了。

明明只有十秒不到的时间,我却感到永恒。

「嗯~那就让你舒服地出来吧。」



江崎小姐按下了遥控器的开关。

肛栓从我的肛门里收纳起来,一下子滑落出来。

(象声词)

伴随着这种声音,积攒着的灌肠液一口气喷出了。

茶色的液体伴随着恶臭弄脏了地板和墙壁。

完全排干净的我陷入完全的放心状态,身体移动分毫的力气都没有了。

「很好,这样就弄干净了呢。」

江崎小姐和一起来的护士出去了一下,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副担架。

「接下来还有后面的检查哦。」

我被两人抬上担架。

「我们要走了,打扫就拜托你们了。」

周围被我排出的茶色灌肠液弄的黏糊糊的了。

刚才没看见人的三名护士手上拿着高压喷水枪走了过来。

开始熟练地清洗我的排泄物。

我身体虚弱得无法动弹,只能被她们搬运至下一个场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