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8|回复: 0

重生之母调教51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9-15 09:4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娟姐,刘姨,你们这样求我,我也很难办啊。」
  我脸上流出一丝奸诈的笑容,「这样吧,咱们玩个游戏,玩的爽了我就饶了刘姨。」
  「什么游戏啊」陈玉娟想到那支鞭子,屁股有些发痒。
  「放心,是很安全的游戏了。这个游戏就是真心话游戏。」
  「怎么玩?」
  刘颖听我终于松口了,高兴起来。
  「我啊,问你们一些问题,你们的回答必须是真的。」
  「这么简单!」
  刘颖喜出望外,她本来以为会是些虐待的节目呢。
  「还有什么条件?」
  陈玉娟冷静的多。
  「回答问题期间呢,你们就要好好伺候伺候我的这个」我将两腿分开,露出一支寂寞了好半天的大炮,「啥时间我爽了,游戏就结束。」
  陈玉娟有些犹豫,她知道自己的小情郎可是坏的很,哪能这么简单就放过刘颖呢?
  「好姐姐,你就帮帮我吧!」
  刘颖看到陈玉娟犹豫了,赶紧哀求。
  「娟姐,你随时可以退出,这样总可以了吧?」
  我知道不能逼的太紧,给老师了一个台阶。
  看到陈玉娟点头,刘颖冲我媚笑一下,手里套住我的玉茎,拿舌头去舔我的龟头。
  「坏蛋!」
  陈玉娟看到刘颖卖力的样子,朝我白了一眼。她心里清楚,我的战斗力可是很强的。
  我拉着老师的手,「姐,你也来嘛。」
  陈玉娟的手抚摸着我的卵蛋,刘颖的手套弄鸡巴,刘颖的小嘴着含着我的龟头。
  我又摁住老师的头,「姐姐,你也舔舔嘛。」
  胯下两张俏丽成熟的脸蛋,围着我的鸡巴,两根小巧的香舌,缠绕在我的鸡巴上。这番美艳的景象让我的尾椎骨阵阵酥麻,差点射了出来。
  我定定心神,可不能这样出丑,「我现在开始问了哦。记住,回答不是真心的话,三次就算你们输了哦。第一个问题,你们的名字?」
  「你们两个的岁数?」
  前面几个问题有点像公安局的户口调查,十分简单。
  「刘姨,你的三围是什么?」
  「84,60,85。」
  「对你这个岁数的女人来说,还不错了。
陈姨,你的呢?」
  「我不知道。」
  「哦?真不知道吗?」
  我盯住老师的眼睛,「算你过关了。」
  「两位阿姨的奶子都够大的。让我的鸡巴也享受享受吧。」
  「什么意思?」
  刘颖疑惑的盯着陈玉娟。
  「色狼!」
  陈玉娟吐出了口中的龟头,用手托起自己的双乳,小心翼翼的将我的鸡巴夹住,轻轻搓弄起来,当龟头顶到下巴的时候,就拿舌头去舔,「就这样。」
  「不错!」
  我拍拍老师的脑袋,表扬小狗一般。
  「刘姨,你和那么多男人好过,谁的鸡巴让你最满意啊?」
  「主人你的!」
  刘颖毫不犹豫的回答,心里却是一凉。问题越来越露骨了,她不禁回想起男孩和她一起看相册的情形,看来这个小恶棍更喜欢从心理上折磨人。
  「哦?为什么啊?」
  刘颖的双乳并没有闲着,我将上臂放到她的乳沟里,让她自己托住乳房,来回摩擦着。
  「因为主人你的鸡巴最长、最粗、最硬……」
  夸张的回答让两个女人的呼吸明显急促起来,动作的节奏跟着变快。
  「谁干的你最爽啊?」
  「当然是主人你了!」
  「撒谎!」
  我突然变脸了。
  「没有啊!我说的都是真的!」
  「哼哼,贱货,我说过这个是真心话游戏,」
  我冷冷的一笑,「不是让你讨好我的。我要的是真心话!明白不?你还不服是不是?」
  「是哪个骚货被狼哥干的连着潮吹了两次?有没有这回事?我干的你潮吹过吗?」
  「……」
  刘颖无奈的低下了头,不再反驳。她终于明白了,这个游戏不是那么好玩的,可能比肉体的折磨还要难熬些。
  「回答啊?」
  「我答错了!玉娟姐,让我来吧。」
  相比之下,还是把这个小恶棍吹爆更容易些吧?刘颖学着陈玉娟的动作,用自己的乳沟包裹着我的鸡巴,大力的摩擦起来,根本不去顾及乳房的胀痛。
  「为什么被我干没跟狼哥干爽呢?」
  「狼哥对我好,我就对他好。」
  刘颖这次倒是挺爽快的。
  「哦?狼哥对你怎么个好法?」
  「他给我钱,给我买东西,还说我是他的梦中情人,想我好久了。」
  说起这些,刘颖自己都脸红。
  「你可真是个天生的婊子啊,谁给你钱,谁的嘴巴甜你就对谁好。我说的对不对?」
  「对,我是个臭婊子!」
  「狼哥对你那么好你还偷他的钱,你是不是存心害他呢?」
  「我本来想赚到了钱就还他的,并没有起心偷他的钱!都怪我太贪了,上了那个臭婊子的当!我对狼哥可是真心的!」
  「还算你有点良心」我点点头,转换了话题,「刘婊子,你家里有什么人?都叫什么?」
  「我丈夫张天来,我女儿张文静。」
  刘颖心头一沉,难道……
  「你女儿长的怎么样?」
  「还算可以吧。」
  刘颖的心已经沉到了水底,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呵呵,你是不是想过要将你女儿介绍给我啊?」
  「是」刘颖想到自己居然曾经把羊羔往大灰狼的嘴边送,懊恼的要死。
  「哈哈,陈阿姨,你看看,刘姨还想做我的老丈母娘呢!不过,刘姨,你女儿长得还真的不错哦。遗憾的是,上次你给我看的只有泳装照。你有没有你女儿脱光的照片啊?」
  「没有。」
  「真遗憾。唉,那你给我讲讲吧。你女儿小名是啥?」
  「静静」「挺好听啊。静静的奶子大吗?」
  刘颖的乳沟将我的鸡巴温柔的包覆着,娇嫩的肌肤,让我享受到从未有的触感。我必须全力抵御这种引诱,才能保证精关不失。
  「不大。」
  「你女儿是处女吗?」
  「……」
  「怎么,不想回答?」
  「不是。」
  刘颖想到最近女儿反常的举动,知道女儿肯定是有男朋友了,但她根本没心思去管。
  「不是?你知道你女儿不是个处儿,还介绍给我,觉得我好欺负?」
  「不是啊,我可不敢。」
  「谁给你女儿开的苞?」
  「……不知道。我没问过」「是你老公吗?」
  两个女人都是身子一震,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不是不是,肯定不是!」
  「你不是不知道谁给你女儿开的苞吗?怎么知道不是你老公?」
  「那可是乱伦,我丈夫怎么可能干那种事呢?」
  「那你老公最近看你女儿的眼神,是不是很淫荡呢?」
  我知道张文静的身子是哪个红毛小混混开的,不再纠缠下去。
  「是。」
  刘颖想起了丈夫最近也很不对劲,偶尔看到静静,就像街上那些色狼差不多,色迷迷的似乎能穿透衣服。
  「要是把静静剥光了放到你丈夫面前,他会不会操了你女儿呢?」
  我终于问道精彩的地方,双眼放光观察着两个美妇人的表情。
  陈玉娟的脸色却是正常,她应该是早就想到了我这个刁钻的问题,她脸上红霞飞动,担心的看着刘颖;刘颖的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双手无意识的停止动作,眼泪吧嗒吧嗒的掉在我的鸡巴上。
  「操,你哭个屁啊?快回答啊!」
  我不耐烦的将鸡巴抽出,用硬邦邦的龟头去戳弄刘颖的乳头,让那乳房顶端的红樱桃和我的龟头一起深深陷入到刘颖乳房的底端。
  「不会,我老公不会的!」
  刘颖哭喊着,与其说是在回答问题,不如说是在说服她自己。她的眼泪和鼻涕一起喷了出来。
  我厌恶的将鸡巴拿开,陈玉娟拍着刘颖的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你又错了哦!」
  我看着刘颖痛苦的表情,开心极了。这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游戏,好玩的游戏,虐待人心的游戏,「刘姨,你服吗?要不要我提供些证据呢?」
  「唔……」
  刘颖只是一个劲的哭,这个小恶棍既然这么说,肯定是知道了什么,自己还是沉默算了。
  「你想不想让你的女儿跟你一样,做婊子呢?」
  「小华!你别问下去了,看她多难受。你换个问题好吗?」
  陈玉娟想到自己也是有女儿的人,不禁同情起刘颖来。男孩心里极其龌龊,自己将来会不会也像刘颖今天这般狼狈呢?
  「好好,娟姐说了,咱就换个问题吧。刘姨,你先去洗洗吧,这么大人了,还流鼻涕,好恶心哦」陈玉娟还是心善,她陪着刘颖走进了卫生间。等刘颖再次出来,心情平静了许多。她知道自己已经错两次了,再错一次可就完了,今晚算是白受这些侮辱了。
  她用双手合起,拢住我的鸡巴,使劲捋了起来,舌尖伸出,顶住我的马眼,双目水汪汪的看着我,发出动人心魄的呻吟。
陈玉娟和她似乎达成了统一战线,用一只小手拨拉我的阴毛,另一只玩弄我的乳头,用嘴巴在我耳边哈气。
  「你在外边偷汉子,你老公知道不?」
  我被两个熟女夹击的爽歪歪,尤其是老师的那根手指,捏的我乳头好痒。以前都是我玩女人的奶子,今天可是遭报应了。我只能加快问题的进度了。
  「知道。」
  「那他没打你吗?」
  「打了。不过,他打我是因为我不愿意出去陪男人!那些男人,都是他逼我去陪的!」
  刘颖这次的话明显多了,嘴巴说话的时候,她就用乳头去顶我的龟头。
  「哦?你老公的绿帽子是自愿带上的?」
  「是,他就是个活王八!」
  刘颖突然想起这也算个表白心迹的好机会,「我恨死他了!」
  「真的?」
  我看着女人愤怒的表情,喃喃自语。
  「真的!我恨不得他去死!他的男人根早就不行了,就变着法的折磨我,但无论如何也硬不了多长时间。慢慢的他就死心了,我也安生了几天。谁想到,后来他又迷上了当官,为了上位,拍马屁、送钱、甚至送老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