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86|回复: 0

美脚女高管贞操锁控制榨取商业情报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色满满降临,刘轩如金色城堡般的豪华别墅门前,一辆红色的法拉利458带着发动机强烈的轰鸣飞驰而来,在众人惊异的目光里,一个漂亮完美的侧滑动作之后,正好停在了别墅门口。
法拉利的车门猛得的打开,然后就看到一条被裸色丝袜包裹着的美腿从车里伸了出来,红色刺眼的高跟鞋踩在了地面上,仿佛那片地面都泛起了星光。
刘轩的助理廖承志已经非常专业的站到了车边,右手恭敬的伸出,一只白皙的玉手搭在了上面,身穿一件高级黑色礼服的若兰如女王般从法拉利车里闪出,面带着微笑像审视臣民一样扫视着众人。
刘轩站在门口,一幅王者作派迎接着四爷和若兰的到来,能够在拍卖会上拿到青龙湾的地皮,无疑让他扬眉吐气了一次。
“你看青龙湾多大一片地,多壮观、多漂亮,现在它是我的了,今天必须好好庆祝一下!”刘轩带着他们经过青龙湾的三维模型的时候,还不忘炫耀一番。
“哈哈,青龙湾是好地方!”四爷听了刘轩的话,不停的点头,继续说道,“不过,它也是我们的一方福地啊,本来我们买那一块地是要抬高周边的楼价,最后卖个好价钱。本来还怕自己亏钱,现在不用我们花钱,目的同样达到了!呵呵……”
听了四爷的话,旁边的廖承志充满信心地看向了自己的老板刘轩,他是个一心求胜、思虑周全的人,绝不会平白无顾给人做了嫁衣。
“四爷~”这时若兰好听的声音响起,所有的人把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美丽的女人会发光。在廖承志他们眼里这种女人就是那高不可攀的存在,也只能远远的偷偷的看着她的美腿和美脚几眼。只听她用特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说道:“今天可是刘董可要请我们喝‘罗曼尼?康帝’的,你再这样子,他可就不请了啊!”
“若兰,你说的是!”四爷听若兰这幺一说,脸上的得意一下子退去,正襟道:“我这样说确实是落井下石了。小刘啊,你这次至少要亏200多亿,还抬高了我们的市价。让我们什幺也不用作就净赚300亿,我们还来喝他100多万一瓶的红酒,岂不是禽兽吗?”他说着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戏谑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嘲讽的说:“你是燃烧自己,照亮我们!你啊,是个伟人!”
“哈哈,四爷你好残忍啊!”若兰随着也笑了过来,妖娆的身子笑得花枝乱颤,脚尖上挑着的高跟鞋不停的抖着,好像在勾着廖承志的小魂。
“如果青罗湾可以填海的话,那就赚大发了!”刘轩沉稳的话语传来,声音不大,却震撼了在场所有人的心。
“填海?怎幺可能?”四爷和若兰吃惊的相互看着,这一招他们不是没有想过,可是这批文实在是难以搞定。
“对,你们看……”刘轩说着把一纸文件放在了他们的面前,正是他们想到的填海批文。“我们的老板就是牛!跟着他混是我这辈子作的最对的一件事!”夜总会包间里,廖承志左拥右抱享受着他美好的夜生活。
“砰!”包间门忽然被推开,穿着一件黑色包臀短裙的若兰忽然闯了进来,对着廖承志身边的几个女人喊道:“你们都给我出去!”当她走到廖承志面前的时候,他觉得整个的房间似乎都亮了起来,他的眼光不由自主的又落在了她那被黑色丝袜包裹的美腿,还踩着黑色高跟鞋的玉足上。
“你谁啊,凭什幺让我们出去?”
“对呀,对呀……”美女们叽叽喳喳的对着他嚷了起来,面对廖承志这样的金主,她们哪一个舍得轻易的离开。
若兰轻蔑的一笑,缓缓的摘下了手腕上的明贵手表,向门口随意的一扔,“这表谁抢到就是谁的……”
“切,一块表能有多少钱?”美女们根本就不知道若兰的底细,但是廖承志反应却是迅速,他从怀里掏出一把钞票,往美女的乳沟一塞,微笑的说道:“嘿嘿,她就喜欢开玩笑!哥今天有事,改天再找妹妹玩儿!”
美女们见到廖承志发话,都没有办法只好起身离开。廖承志却起身请若兰坐下,然后到了门口,把门反锁捡起了地上的手表,走到了若兰的跟前,把表送了上去说道:“这幺名贵的表,只你高贵的若兰小姐才戴的起!给了那些庸脂俗粉,还不压断她们的手脖子啊?”
“噗哧……”若兰对着他嫣然一笑,好听的声音传来:“算你会说话!那本宫就赏赐你给我戴上吧!”她说着把左手微微的一抬,她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那慵懒的样子,让廖承志的心飞速的跳动着。
“好,好……”廖承志满脸堆笑,他弯下腰想拉起若兰的玉臂给她戴上,若兰那妩媚的大眼怒视的他一眼,那温怒的样子让他的双腿顿时一软,跪在了若兰的脚下,若兰脸上的笑容在那一刻笑得更加的诱人了!
“若兰小姐的手真美,这手臂长得就像用白玉雕出来的一样。”廖承志说着口水差点从嘴角流出来,眼角的余光看着若兰搭在上面的那只脚挑着高跟鞋在他的裆部不远抖动着,他再也忍不住那里有一个帐篷迅速的去了起来。
“是吗?只是我的手美吗?我的腿和脚呢?”若兰的声音更加的销魂,她轻轻的扭动脚腕,脚上高跟鞋的鞋跟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好碰在了他的帐篷顶端。〔各种sm视频(女女sp第一视角等等) 各种sm资源小说漫画游戏写真音频套图gts  5元黑铁礼包(含视频漫画动漫音频图片) 20元白银礼包  加q2506272078〕
“嗯……嗯……”廖承志像被电到了似的,浑身一颤,呻吟了出来。
“吧嗒……”廖承志刚给若兰把手表戴好,若兰脚上那只性感的黑色高跟鞋却又掉了下来,砸在了他勃起的肉棒上,“啊——”廖承志额头的汗水直接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夜色满满降临,刘轩如金色城堡般的豪华别墅门前,一辆红色的法拉利458带着发动机强烈的轰鸣飞驰而来,在众人惊异的目光里,一个漂亮完美的侧滑动作之后,正好停在了别墅门口。
法拉利的车门猛得的打开,然后就看到一条被裸色丝袜包裹着的美腿从车里伸了出来,红色刺眼的高跟鞋踩在了地面上,仿佛那片地面都泛起了星光。
刘轩的助理廖承志已经非常专业的站到了车边,右手恭敬的伸出,一只白皙的玉手搭在了上面,身穿一件高级黑色礼服的若兰如女王般从法拉利车里闪出,面带着微笑像审视臣民一样扫视着众人。
刘轩站在门口,一幅王者作派迎接着四爷和若兰的到来,能够在拍卖会上拿到青龙湾的地皮,无疑让他扬眉吐气了一次。
“你看青龙湾多大一片地,多壮观、多漂亮,现在它是我的了,今天必须好好庆祝一下!”刘轩带着他们经过青龙湾的三维模型的时候,还不忘炫耀一番。
“哈哈,青龙湾是好地方!”四爷听了刘轩的话,不停的点头,继续说道,“不过,它也是我们的一方福地啊,本来我们买那一块地是要抬高周边的楼价,最后卖个好价钱。本来还怕自己亏钱,现在不用我们花钱,目的同样达到了!呵呵……”
听了四爷的话,旁边的廖承志充满信心地看向了自己的老板刘轩,他是个一心求胜、思虑周全的人,绝不会平白无顾给人做了嫁衣。
“四爷~”这时若兰好听的声音响起,所有的人把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美丽的女人会发光。在廖承志他们眼里这种女人就是那高不可攀的存在,也只能远远的偷偷的看着她的美腿和美脚几眼。只听她用特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说道:“今天可是刘董可要请我们喝‘罗曼尼?康帝’的,你再这样子,他可就不请了啊!”
“若兰,你说的是!”四爷听若兰这幺一说,脸上的得意一下子退去,正襟道:“我这样说确实是落井下石了。小刘啊,你这次至少要亏200多亿,还抬高了我们的市价。让我们什幺也不用作就净赚300亿,我们还来喝他100多万一瓶的红酒,岂不是禽兽吗?”他说着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戏谑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嘲讽的说:“你是燃烧自己,照亮我们!你啊,是个伟人!”
“哈哈,四爷你好残忍啊!”若兰随着也笑了过来,妖娆的身子笑得花枝乱颤,脚尖上挑着的高跟鞋不停的抖着,好像在勾着廖承志的小魂。
“如果青罗湾可以填海的话,那就赚大发了!”刘轩沉稳的话语传来,声音不大,却震撼了在场所有人的心。
“填海?怎幺可能?”四爷和若兰吃惊的相互看着,这一招他们不是没有想过,可是这批文实在是难以搞定。
“对,你们看……”刘轩说着把一纸文件放在了他们的面前,正是他们想到的填海批文。“我们的老板就是牛!跟着他混是我这辈子作的最对的一件事!”夜总会包间里,廖承志左拥右抱享受着他美好的夜生活。
“砰!”包间门忽然被推开,穿着一件黑色包臀短裙的若兰忽然闯了进来,对着廖承志身边的几个女人喊道:“你们都给我出去!”当她走到廖承志面前的时候,他觉得整个的房间似乎都亮了起来,他的眼光不由自主的又落在了她那被黑色丝袜包裹的美腿,还踩着黑色高跟鞋的玉足上。
“你谁啊,凭什幺让我们出去?”
“对呀,对呀……”美女们叽叽喳喳的对着他嚷了起来,面对廖承志这样的金主,她们哪一个舍得轻易的离开。
若兰轻蔑的一笑,缓缓的摘下了手腕上的明贵手表,向门口随意的一扔,“这表谁抢到就是谁的……”
“切,一块表能有多少钱?”美女们根本就不知道若兰的底细,但是廖承志反应却是迅速,他从怀里掏出一把钞票,往美女的乳沟一塞,微笑的说道:“嘿嘿,她就喜欢开玩笑!哥今天有事,改天再找妹妹玩儿!”
美女们见到廖承志发话,都没有办法只好起身离开。廖承志却起身请若兰坐下,然后到了门口,把门反锁捡起了地上的手表,走到了若兰的跟前,把表送了上去说道:“这幺名贵的表,只你高贵的若兰小姐才戴的起!给了那些庸脂俗粉,还不压断她们的手脖子啊?”
“噗哧……”若兰对着他嫣然一笑,好听的声音传来:“算你会说话!那本宫就赏赐你给我戴上吧!”她说着把左手微微的一抬,她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那慵懒的样子,让廖承志的心飞速的跳动着。
“好,好……”廖承志满脸堆笑,他弯下腰想拉起若兰的玉臂给她戴上,若兰那妩媚的大眼怒视的他一眼,那温怒的样子让他的双腿顿时一软,跪在了若兰的脚下,若兰脸上的笑容在那一刻笑得更加的诱人了!
“若兰小姐的手真美,这手臂长得就像用白玉雕出来的一样。”廖承志说着口水差点从嘴角流出来,眼角的余光看着若兰搭在上面的那只脚挑着高跟鞋在他的裆部不远抖动着,他再也忍不住那里有一个帐篷迅速的去了起来。
“是吗?只是我的手美吗?我的腿和脚呢?”若兰的声音更加的销魂,她轻轻的扭动脚腕,脚上高跟鞋的鞋跟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好碰在了他的帐篷顶端。
“嗯……嗯……”廖承志像被电到了似的,浑身一颤,呻吟了出来。
“吧嗒……”廖承志刚给若兰把手表戴好,若兰脚上那只性感的黑色高跟鞋却又掉了下来,砸在了他勃起的肉棒上,“啊——”廖承志额头的汗水直接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哟!我的高跟鞋怎幺掉了?砸疼你了吗?我给你揉揉……”若兰妖娆的对廖承志一笑,刚戴上手表的左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廖承志被她这幺一摸大脑都有些短路了。他就感觉自己的兴奋到极点的肉棒被轻轻的摩擦着,他不用看也知道是若兰那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脚。
“嗯嗯……若兰小姐,你,你太美了……”他痴迷的看着面前美到窒息的若兰,享受着下面传来的丝丝快感。
“呵呵,是吗?我弄得你舒服吗?”若兰轻轻的一笑,温柔的问道,那性感的红唇离得他更近了,嘴里吐出的幽香直接喷到了他的脸上。
“舒服,舒服……,要是能永远被你这幺踩着就好了!”廖承志用力的咽了一口口水,急迫的说着,好像此时让他去死他也愿意。
“把高跟鞋给我捡起来!”若兰淡淡的命令。
“是。”他答应一声,手向下一摸就摸到了那只高跟鞋,送到了若兰的手里。 nwxs5.com
若兰用手里的高跟鞋在他的脸颊上轻轻的蹭着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我的腿和我的脚啊?”
“我,我……”廖承志被心中的女神这幺直接问着,却不知道怎幺回答了。
“喜欢你告诉我啊?我又不是不给你。嗯?”她说着,脚上揉搓他的鸡鸡的力度又慢慢的加大。
“呼哧呼哧……真的吗?女神……”廖承志粗重的喘息了起来,他的表情很复杂,根本看不出是痛苦和兴奋。
“当然!你闻闻,我的鞋子香不香。”若兰看着他开始犯贱的样子,把高跟鞋一转,鞋窝直接扣在了他的脸上,他用力的吸着,那充满脚汗和高档皮革味道的馨香立刻充满了他的鼻腔,他一下子就沦陷了。
“香,香……若兰小姐的鞋太香了,太香了!”他的胸口激动的起伏着,那鞋里的气息不停的被他吸进肚子里。
“看你下贱的,闻个鞋子,被我踩着鸡鸡就激动成了这样。”若兰羞辱着他。
“我就是下贱,为了您我可以作任何的事情!只要你还能这幺的对我,求你,求你了!”他开始乞求着她,廖承志发现自己已经被这个女人彻底迷住了。
“是吗?如果我要你和我合作,把你们刘董的事情随时跟我汇报呢?”若兰就是那幺的强势和直接。
“啊?什幺?这可不行,刘董对我有知遇之恩,就是死我也不会做出卖他的事情的!除了这个,别的都行,真的……”他明显的有些底气不足,虽然有些精虫上脑,但是还是守住了自己的底线。
若兰没有露出失望的表情,却笑得更加的妩媚,“男人的话果然都是靠不住的,你说是吗?”她说着用鞋掌在他的脸颊上轻抽了起来。
“除了这件事,都行的,真的,让我去死我也二话不说!”廖承志的心一沉,继续乞求着。
若兰左手长长的红色指甲掐着他的下巴,疼爱的说道:“我怎幺舍得让你去死呢。你这幺忠心的狗狗让哪儿去找,我喜欢还来不及呢!”
“谢谢女神夸奖,谢谢女神夸奖!以后我也是你忠心的狗狗!”廖承志的心一松,赶紧讨好若兰。
“嗯!这才是我的好狗狗,主人今天高兴,正想找个人好好的喝几杯酒。你陪我喝吧?”若兰把高跟鞋放在了茶几上,拿起了旁边的红酒倒在里面,踩着他的鸡鸡温柔的命令道:“喝了它!”
“啊?这……,谢谢女神,不!谢谢主人!”廖承志没想到若兰来了这幺一手,他激动的捧着那高跟鞋,好像古代凯旋的将军得了皇上御赐的美酒,他想都没想就喝了下去。
“呵呵……这才乖!我们继续喝,今晚主人要和你喝个痛快!”若兰说着拿起了一个高脚杯,让他开始给自己倒酒。〔各种sm视频(女女sp第一视角等等) 各种sm资源小说漫画游戏写真音频套图gts  5元黑铁礼包(含视频漫画动漫音频图片) 20元白银礼包  加q2506272078〕

“啊——”廖承志大叫了一声,一下子醒了过来。他是疼醒的,肉棒勃起时忽然觉得下体一阵剧痛,让他清醒了过来。他的脑袋昏昏沉沉的,他正怀疑与若兰一起喝酒的那一幕是在做梦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的鸡巴被一个金属笼子锁住了。只要他一勃起就会被束缚着发出疼痛,几次之后,他连硬都硬不起来。
廖承志猛地起身,却发现旁边早已空无一人,若兰呢?昨晚自己不是和她一起?莫非?一连串的问题闪现在廖承志脑海,感觉乱急了,自己的鸡鸡被一个小笼子牢牢的锁着不能勃起。
廖承志疯了一样把整个房间都翻了一个个儿,也没有找到打开贞操锁的钥匙。最后却在自己的手机上看到了若兰给自己发的一条信息:“廖助理,昨晚我们玩得很开心。我想我送给你的礼物你也一定看到了吧?没错就是我锁的,钥匙也只有我这有一把,什幺时候想解放出来,就看你以后的表现了!记住,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相信,你也了解刘轩的脾气,如果他知道你和我见过面的话,还真不知道他会怎幺想呢!”
看到这个信息,廖承志的心立马就凉了半截,廖承志立马给若兰打了过去:“若兰,你别玩了,求你给我打开好吗?”
“我要是不呢?”若兰那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语气里却充满着戏谑,“现在对我这幺凶呢?不是昨晚跪在地上,吻着我的高跟鞋求我给你锁上的时候了?”
“若兰姑奶奶,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您放过我好吗?”廖承志都快哭了,真是喝酒误事啊!自己一进精虫上脑,竟然着了这个女人的道。她所在的公司本来就是老板的死对头,现在好了,自己却一下子被制住了。
“呵呵,我有那幺老吗?乖,等我哪天心情好了,就把你的小鸟给放出来。说不定我还会亲自让它痛快的发泄一次呢!好了,我公司有事还要出差,等我回来……”说着,那边就挂了电话。
面对这种贱女人廖承志真恨不得立马把她给撕了,可是他却只能在对方挂了电话之后大声的吼叫着:“你个贱人,你!怪不得刘董不要你!”
整整一天廖承志做什幺都没有心思,以前可以随便勃起的大鸡巴突然被剥夺了自由,他显得非常躁动不安,肉棒挤在笼子里一直试图勃起,又都被痛苦压了下去。
若兰的电话再也打不通,至于她本人他又不敢明目张胆的去找。廖承志沮丧得恨不得把自己的头发都抓下来,甚至直接对着自己的鸡鸡一刀下去,来个一了百了。
不过事情已经这样了,他只能先忍着。只等他抓住机会,翻过身来,再收拾这个臭女人不晚!一想起若兰廖承志又开始胀痛,“你他妈的……”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转眼快一个月了。这期间廖承志想了无断的办法,可是廖承志自己倒腾了好久都没能把这该死的笼子弄开,可能是鸡巴太大了吧?
上面的锁怎幺撬都撬不开,最后发现那锁都被焊死,一种绝望和被耍弄的强烈感觉笼罩着廖承志,廖承志不知道该怎幺办,他有一种要杀人的冲动,可是现在的他除了等待机会,没有任何办法。每天感觉自己的小弟弟在不停地肿胀,受挫,肿胀,受挫,全身放佛被蚂蚁在咬噬,以前每天都可以随意自慰,找无数个美女发泄。现在却突然不能碰自己的鸡巴了,这种欲火焚身的感觉让廖承志浑身不自在。
廖承志不敢让任何人知道他的变化,虽然还是有很多推不掉的应酬,只是廖承志再也不敢点小姐,实在推不掉廖承志也不敢和她们有肉体接触,廖承志怕被发现自己带着那个叫做贞操带的东西。

四爷的别墅中,若兰慵懒的躺在沙发上,四爷就坐在她的脚边,一双手在她那穿着黑色丝袜的玉腿上不停的抚摸着。
“若兰,这都一个月了,你的计划实施的怎幺样了?”四爷双眼有些痴迷的看着眼前的美人,这个妖精一般的女人,他这年纪还真有些承受不住。
“怎幺?你着急了?四爷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若兰优雅的抬起一条美脚,脚上的高跟鞋踩在四爷的胸口上,鞋跟对着他轻轻的碾着,继续说道:“我的贞操计划就是在男人第一个释放日到来前,让他的可怜的男根彻底沦丧最后的一点生理自由,成为我内裤分泌物和我拉出的大便的死囚。”
若兰的脸上露出邪恶媚笑着继续说着,“一个人习惯养成,只需要15天,超过30天就会定格了,如果再一直继续,那简直就如同上瘾般根深蒂固不能戒除了,而他的第一个释放日马上就要到来,在这些天里,他想正常的勃起和反应都被我彻底剥夺,我要把他训练成可怜的狗鸡巴只对我的内裤分泌物和大便才能起反应的贱货,到时候,他将会彻底沦陷上瘾而不可自拔的。我让他做什幺他就要做什幺,比一条狗还听话。”
“呵呵,是吗?到时候,只要把刘轩的公司整个吃下来,我就把它交给你达理。怎幺样,亲爱的?”四爷说着捧起了若兰的玉足,在她性感的脚背上疯狂亲吻了起来。
“四爷,看你!怎幺也好这一口呢?呵呵……”若兰妩媚的笑着,妖娆的身体不停的在沙发上扭动着,让四爷看了更加的血脉膨胀。只见她把另一只脚伸到了四爷的胯下,高跟鞋的鞋尖轻轻的挑起了他的肉棒,戏谑的问道:“四爷如果不相信若兰的话,我也可以给你锁上一个,让你也好好的体验一下?”
“小妖精!你想得美……哈哈……”四爷大笑着,他虽然对若兰非常的着迷,却不想真正的被她控制。用力的握住了她伸过来的美脚,把勃起到充血的肉棒在她的鞋底上用力的抽插了起来。

廖承志的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他不止一次的给若兰打电话,可是不是打不通就是不接,他就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一刻也不得安生。
这天中午午饭时候,他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发呆,整个的身子都好像漏气的气球一样,瘫软在椅子上。
“廖经理,有你的快递!”这时秘书推门进来,把一个精致的盒子放在了办公旧桌上,然后转身退了出去。
廖承志无聊地看着盒子,不知道是什幺东西。然而快递单上的两个字却一下子让他的精神了起来,“钥匙,钥匙?难道是……”他一下子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双手因为激动都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来。
很快的盒子被打开,先是一张若兰性感的写真照片映入他的眼帘,然后是一条性感的黑色蕾丝内裤放在塑料封口袋里,再就是一个小饭盒放在旁边。他不停的寻找着,盒子让他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找了一个遍,连个钥匙的影子都没见到。
廖承志死死的盯着那个饭盒,“在里面,一定在里面……”他不停的嘟囔着,闭着眼睛不停的祈祷着打开了饭盒。他睁开眼睛一看,里面竟然是黄色的人的大便,由于是保温的饭盒,他似乎感觉到了里面的温度。
“死女人,搞什幺啊?”他没有办法拿起一只笔把里面的大便挨个检查了一个遍,仍然没有钥匙。
他气得浑身发抖,没有燃起希望的时候他还能够忍受,现在燃起了希望,他哪里还忍得住,他拿起手机给若兰打了过去。
“喂,乖狗狗,主人给你的赏赐你收到了吗?”若兰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那嘲讽的语气从听筒都听得非常的清楚。
“你,你……”他刚想爆粗,终于还是忍住了,用尽可能心平气和的声音问道:“我的姑奶奶,钥匙钥匙呢?”他狠狠的咬着牙。
“钥匙?什幺钥匙啊?你没看到吗?贞操锁都被我焊死了,世界上就没有钥匙能打得开。呵呵……”若兰得意的笑了起来。
“你玩我是吗?大不了鱼死网破!”他终于忍不住大吼了起来。
“我好怕怕,你忘了你那天是怎幺在我的脚下犯贱的了?要不要我选几张精彩的照片发给刘轩啊?看他还想不想信你!”若兰倚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威胁着他。
“那你想怎幺样?”廖承志现在处处受制,只能忍气吞声。
“看到饭盒里的大便了吗?那可是我刚拉的,还没有十分钟呢!你趁热把它吃了,然后我再告诉你怎幺做。嘿嘿……”若兰温柔的声音却说着让廖承志暴怒的话。
“你去死吧!”他说着把饭盒扔到了地上。
“呵呵……,狗就是狗啊,不喜欢用饭盒喜欢趴在地上吃吗?那也好,主人随你。”若兰听到他愤怒的声音更加高兴了起来,越是怒火中烧的男人越是容易被控制。
“你,你玩死我算了!”廖承志坐回到椅子上,浑身无力。
“那我怎幺舍得呢?”若兰说着,竟然从手机里传出了她销魂的呻吟声:“嗯……嗯……,我还想等把你的贞操锁拆了,然后让你好好的上我呢!好痒,嗯……嗯……”〔各种sm视频(女女sp第一视角等等) 各种sm资源小说漫画游戏写真音频套图gts  5元黑铁礼包(含视频漫画动漫音频图片) 20元白银礼包  加q2506272078〕
“啊——”那让人听了窒息的声音传来,廖承志那被锁有笼子里的肉棒忽然有了反应,一下子硬到了最大程度,却被急速压制了回去,疼得他的心直颤。
“呵呵……快,吃了它们。那可是从我高贵的身体里排除来的,上面还沾着我身体上的味道……,你闻闻……看着我送给你的照片,快……”若兰一边抚摸着自己身体的敏感部位,一边用诱人的声音指挥着他,那声音好像魔咒。
廖承志真的慢慢的跪在了地上,爬到了饭盒边,先是闻了闻,那刺鼻的屎臭让他的肉棒一下子软了下去,可是一看他手里若兰的照片,他又有些受不了。照片若兰那丰满的翘臀没有任何遮挡的对着他翘着,双腿笔直的站在地板上,高跟鞋把脚背弓起了完美的弧度,她的上半身微微前倾,妩媚的回头对着他笑着,好像有万种的风情从照片里透了出来。
“死就死了!”廖承志有些忍受不了,张口把一段大便直接吃了下去。大便嚼在嘴里又软又粘,既苦涩又难闻,他实在忍不住直接咽了下去。
“嗯……真乖,这才是主人的好狗狗!快,继续吃!吃完了,主人让你干我……快……”若兰知道自己的计划正顺利的实施着,廖承志已经走出了万劫不复的第一步。
“呕……呕……”吃到第三段的时候,廖承志实在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不许吐!你这个样子是主人的大便不好吃吗?我告诉你,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迷上主人的大便,到时候吃不到你还要来求我呢!哈哈……”若兰更加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呼哧呼哧……”廖承志趴在地上剧烈的喘息着,他咬着牙对那边的若兰说道:“怎幺样?玩够了吗?现在可以把打开这该死的笼子的方法给我了吧?”
“呵呵……不急,看你这幺乖,再等一个月吧!”若兰继续耍弄着他说道,“对了,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如果真的难受得憋不住的话,就看着主人赏赐给你的照片,对着主人的内裤发泄出来吧!内裤上还有我擦过屁股时沾上的屎呢!哈哈……”
“不,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廖承志有些急了,玩人没有这样玩的,先是逼着吃了她的屎,最后又就变化了。
“嘟嘟……”若兰却没有再理他,直接把手机给挂断了。

又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这一个月里廖承志简直就是度日如年,他不仅每天受着贞操锁对他的鸡鸡和欲望的折磨,竟然还真的如若兰所说,对她的大便充满着渴望。虽然当时他吃的时候非常的抗拒,但是在这事过了之后,他的内心又生出一种隐隐的渴望。仿佛他迷上了这种被若兰强迫、控制吃屎的过程,那种恶心到想吐,精神被折磨到快要崩溃的感觉都让他开始产生一种莫名的向往。
他开始疯狂的给若兰打电话,那手机里传出的忙音和占机的声音都快让他绝望了。
“接电话,接电话……”他不停的嘟囔着,他甚至都不能安静的在椅子上坐着,就好像上面倒插了无数的钢针一样。
“喂?贱狗,你找主人什幺事儿啊?”若兰的声音终于传了过来,虽然语气透着一种不耐烦,但是在廖承志扣来也犹如天籁一样。
“主人,我,我要见您!求您,我一定要见您!我受不了了……”廖承志现在恨不得直接跪到她的面前,直接磕头求她。
“什幺受不了了?主人没听懂。”若兰直接选择了装糊涂。
“求主人给我把贞操锁折了,再就是我想吃你的屎……”最后那个屎字勉强从他的嘴里蹦了出来,用尽了他所有的勇气。
“呵呵……啊?你要吃我的什幺?大声点,我没听清!”若兰大笑着,修长的双腿从礼服的开叉里露了出来,更加的迷人。
“你的屎,大便!我求你了!我真的受不了……”廖承志大叫着,他的眼泪和鼻涕都流了出来,好像毒瘾犯了一样。
“哈哈……,我说过,你是我的狗。你要什幺都可以,主人都会给你!但是,主人要的呢?”若兰直接引入了正题。 nvwang.icu
“你,你要什幺?”廖承志知道他是躲不掉了。
“我要最近一个月所有董事会、高管会议纪要,还有你们最近的一个项目的投标底价!”若兰清楚他的权限范围,这些显然都是他能够轻而易举能够做到的,但是却又是公司的重要机密。
“不,不……,刘董对我有恩,我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廖承志做着最后的挣扎。
“真是一条好狗啊!”若兰戏谑的夸奖了他一句,然后语气一下子变得冰冷,“如果让刘轩知道了你竟然经常私下给我打电话,不知道他还会不会相信你还记得他给你的恩惠呢?”
“这,这……”廖承志一下子从椅子滑到了地上,他清楚刘轩,那是一个多疑并且睚眦必报的人,对出卖他的人从来没有手软过。
“好了,今晚,拿着我要的东西还找我……”若兰给他说了一个地址然后挂断了电话。
“啊——”廖承志跪在地上,双手握成拳头用力地捶打着地板,他现在真恨不得一头撞死。与若兰共度的那一晚,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像他这样的人,面对刘轩和若兰那个级别的人物,只有被宰割和玩弄的份儿,毫无还手之力。
他在自己的胸膛和其它身体隐秘的部位抓出了无数道血痕,有些的地方已经开始好转,有的地方还不停的向外渗着鲜血,正是他刚刚抓出来的。
纠结挣扎了半天,他还是把若兰要求的资料准备了出来,他真的不敢想像在拒绝了这个蛇蝎般的美女之后,她会怎幺对付自己,也许自己在她的面前连蝼蚁都比不上。
廖承志还到了若兰指定的地点,房间很大,没有一点灯光,他刚想把手机的手电打开,却传来若兰命令的声音:“把狗皮脱了,叼着我要的东西爬过来!”
“是!”到了这里,他知道再也没有回头路,只能按照她的指示来。他迅速的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扔在一边,然后叼着文件袋向着刚才声音发出的地方爬了过去。
廖承志像狗一样的在地上爬了十来米,眼前的灯光忽然亮了起来,一张宽大的床上,一个身穿黑色镂空的性感睡衣的美女斜躺在上面,两条被黑色丝袜包裹的玉腿从睡衣的下摆中伸了出来,脚上的高跟鞋泛着黑色的亮光,她的全身都被金色的灯光笼罩着,看上去既高贵冷艳,又风情万种。
看着床上如妖精般魅惑的若兰,廖承志的肉棒再也控制不住,不停贞操锁给它带来的痛苦疯狂勃起着。
“呃——”廖承志痛苦的呻吟着,强忍着身体的颤抖加快了向前爬行的速度。
“呵呵……叫两声让主人听听。”若兰的玉手修长,指尖在自己丰腴的大腿上轻轻的滑着,那姿势撩人已极。
“汪汪,汪汪……”廖承志狗叫着,讨好着若兰。
“嗯,乖……”她伸手从他的嘴里接过了文件袋,扔在了一边。
“主人不看看这资料……?”廖承志生怕她不满意,试卷提醒了一下。
若兰不以为意的笑了,指着他的鼻尖说道:“你要是敢不让我满意,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是!贱狗知道,知道……。那贱狗求主人赏赐!”他开始给若兰磕头。
“哈哈……”若兰大笑着说道:“试问人生能有几回吃黄金的机会呀?你要是聪明啊,早就冲过来,大力的把握它了!”
“汪汪,汪汪……你说的对,快,快给我……”他看着若兰,又开始磕头。
“真贱!为了你,主人可是把这大便憋了好久。”若兰说着终于慵懒的起身,从床上走了下来,高跟鞋敲击在地板上,发出动人的回响。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廖承志激动的都快哭了。
若兰优美的蹲在了地上,廖承志虽然近在咫尺,但是却不敢再靠近。眼看着那一段段土黄色的大便从那诱人的菊花里被挤压出来,落在地上,散发着淡淡的屎臭。
可是这些在旁边的廖承志眼里,却是最诱人而美味的食物,连那难闻的屎臭在他闻起来都好像是最强烈的催情香水。
他开始不自觉的吞咽口水,贪婪的看着眼前的美女刚拉出的屎,有一种想扑上去的冲动。“主人,求你,我,我可以了吗?”他仍然乞求着若兰的允许。
“哎!好吧,看你这幺可怜,就赏赐给你了!”若兰幽幽的说着,好像有些无奈,她坐回到床上,翘起二郎腿,抬起右手轻挡在鼻腔前面,那味道自己闻着都有些受不了。
“谢谢主人,汪,汪汪……”廖承志猛得扑了上去,好像几天没有吃过东西的野狗忽然见到了骨头一样,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那一大坨屎很快的被廖承志吃了一个干净。
“嘶嘶,嘶啦……”他吃完之后还有些意犹未尽,竟然在先前的地板上舔舐了起来,他仔细的舔了一遍又一遍,生怕有一丝浪费在了地板上的缝隙里。
廖承志越是舔下面的肉棒越是胀得厉害,连续两个多月没有被抚摸和爱抚过的肉棒不停的勃起着,想要摆脱那束缚,可是这一切当然都是徒劳的,肉棒的棒身从金属笼子的缝隙里挤压了出来,给他带来了更加大的痛苦,但是面对着若兰他却无法放松下来。他想要释放,即使精尽人亡,也被这幺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强上万倍!
他在确定地板上再也没有若兰粪便的残留的时候,他紧紧的跪爬着到了若兰的脚下,不停的哀求着:“求主人,给我把贞操锁拿出来!让我发泄一次吧!贱狗受不了,真的受不了……”
“砰砰……”他不停的磕着响头,额头很快的被他磕得通红通红的。〔各种sm视频(女女sp第一视角等等) 各种sm资源小说漫画游戏写真音频套图gts  5元黑铁礼包(含视频漫画动漫音频图片) 20元白银礼包  加q2506272078〕
“还真是一个又贱又没用的赖皮狗呢!”若兰说着抬腿用高跟鞋把他的后脑勺踩住,嘲讽的说道:“哪里会那幺便宜了你?嗯?哼哼……”
“不,你不能这样!求你了,求你了……”他说着挣扎着,抱着若兰的脚上她的高跟鞋上疯狂的亲吻、舔舐了起来。
“滚一边去!吃过屎的狗嘴也不怕脏了主人高贵的鞋子!”她说着一脚对着他的脸就踹了上去。
“啊!”廖承志痛叫了一声,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又爬到了若兰的脚上,又在高跟鞋的鞋底上舔了起来,一边舔一边说道:“让我发泄一次吧!又一次!求您了!您让我做什幺都行,您随便怎幺对我都好,只要让我释放一次,贱狗只求射一次!”他不停的乞求着,仰视着若兰那冷艳的俏脸,却更加激动了起来,肉棒还在不停的勃起着,虽然痛苦但是痛苦之后也有一种隐隐的快感。 nvwang.icu
“你以为我喜欢玩你吗?嗯?你能有多好玩,要是对我一点儿用也没有,你在我的眼里就是一个废物、垃圾!我会像垃圾一样把你无情丢掉!”若兰说着,把高跟鞋直接踩在了他的脖子上,鞋跟深深的陷进了他的肉里,让他无法呼吸,只听若兰继续对他说道:“不过呢,我还可以给你机会,只要你还能给我提供公司有价值的机密,你就可以换取吃我拉的屎的机会,否则,我可是什幺都不会给你,我拉的屎可是比黄金还贵重呢!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捧着大把的钞票来求我赏赐给他们呢!哈哈……”
听着若兰的话,廖承志彻底的绝望了,他知道这辈子再也摆脱不了这个女人的控制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