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4|回复: 0

淫者武松 10-12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

上回说到,那武松将金莲的一双玉足细细把玩,淫兴大起。

——————————————————————————

身下那话儿已经硬得难受之至,我再也抑制不住要肏她美足的冲动,将她的一双美脚,放在胯下,用粗大的鸡巴抵住。

刚一接触,那柔嫩滑润的肉感已经让我忍不住要爆浆而出。我缓了一缓,将滚烫的淫棒,就着这对天下无双的美脚肏弄起来。

金莲只觉得有些害羞,别过头去,却又忍不住偷瞄我那膨胀到极致的肉棒,一下一下地在她美脚上摩擦戳弄。

我捧着这双白嫩的小浪蹄子,用肉棒时快时慢,一上一下地肏弄抽送。那光滑的柔肌,富有弹性的嫩肉,简直比肏她的小穴还要过瘾。......越是淫弄,越舍不得放开这对无双的玉足,只觉得心中充满了刺激与兴奋。

金莲不知道我为何对她的脚如此痴迷,只感觉我的淫棒越来越粗硬火烫,显是十分满足,也顾不得害羞了,顺从地配合着我的摆弄,时不时弄得痒了,一阵娇笑。

看着她这对艺术品一般完美的小脚在我的裆下被肆意淫玩,白嫩的玉足被粗黑的肉棒和丑陋的龟头,狠狠地花式肏弄,除了生理的刺激,我心理的淫欲满足感更是几乎爆棚。

肉棒已经硬得不受控制地跳动,再不找一个发泄口,我几乎就要陷入疯狂了。

不由分说,我几乎是粗暴地扑向金莲,分开她的双腿,在椅子上摆出个M字,腰往前一挺,占入了那湿漉漉的桃源洞。

肏入金莲小穴,便如久旱逢甘雨般,我们两人都同时“啊”地叫出声来。

我的身躯压着她分开的双腿,一根淫棒毫不讲理地直插到花蕊最深处。只感觉那一片嫩肉被顶得无处可退,让我忍不住更想完全地侵占这美好的小穴。

经过此前的刺激,我已经顾不得怜香惜玉了,只想粗暴地将这美娇娃彻底占有。

这白嫩丰腴的身躯,娇美如花的面容,如何能同时在一个女人身上交集?只能说这第一荡妇淫娃的人设,实在完美得只有小说中才存在。书中自有颜如玉,而这如玉般的美人儿,如今正被我以及其淫荡的姿势压在身下,蜜穴被不断抽插,面如桃花,娇喘连连。

自从第一眼看见金莲,我从来未有过如此强烈的生理冲动,想要将一个女子完全彻底地据为己有。从在武大家第一晚调戏她,到伙房中强行淫她,当晚梅开二度,直到今天花式玩弄......她身上的每一寸地方都叫我疯狂不已。

一边回想着与她各种交媾的画面,一边肉棒更不听使唤地发狂冲击。早前在金莲檀香小口中射精、把玩她一双玉足,用肉棒淫肏她美脚的场景,交织在脑海中,如此鲜明生动。这如花似玉的小美人儿,怎能如此令人兴奋发狂!我的雄性征服欲已经要暴风骤雨般地降临,将这朵鲜花彻底撕个粉碎。

我的身体已经几乎是不受控制,在原欲的驱动下疯狂运动。虎躯一抬一压,臀部直上直下,粗硬的肉棒鲁莽地在紧紧的嫩穴中乱闯乱撞。

金莲从未被我这么狂风暴雨地肏过,纯粹的肉欲刺激,让她的小嘴一张一合,如鲜艳的樱桃,只让我欲火更盛。

我上身一倾,嘴巴堵住了她的小口,吮着她的香舌,品着她的津液,下身更不受控制地耸动起来,一下快似一下,每次冲刺都将她肏得花枝乱颤。

“嗯......嗯...唔唔......”金莲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呻吟,身子也开始剧烈抖动。

我再也无法忍受这小娇娃在我身下被淫弄的快感,死命把她压在椅子最深处,猛烈地又插了几下,终于如火山爆发般,将今日所有的兽欲,都发泄在小穴最深处。那无伦的快感,让我忍不住低吼起来。

只感觉金莲也抽搐着射出了阵阵阴精,我们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金莲紧紧地揽住了我,身子微微发抖。

我将她抱到床上,两人都已经筋疲力尽。我们赤裸裸相拥着,沉沉睡去。

正是:

荷塘采得初夏莲,温柔乡中好入眠。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晓。
十一
话说武松和金莲云雨之后,相拥而眠,直如新婚夫妇,如胶似漆。直到午后,武松才告辞离去。一连又是几日衙门事情繁忙,无暇顾及武大家,按下不提。

————————————————————————————————

却不知便是这几日间,金莲这边厢,已是暗云密布。

却说到了第二日,这王婆思衬武大已离家,便开了门,走过武大家里来。金莲见是来了,接着请去楼上坐地。那王婆道:“娘子怎地不过贫家吃茶?”

金莲道:“便是这几日身体不快,懒走去的。”

王婆道:“娘子家里有历日么?借与老身看一看,要选个裁衣日。”

金莲好奇道:“王妈裁甚么衣裳?”

王婆故作叹息道:“便是老身十病九痛,怕有些山高水低,头先要制办些送终衣服。难得近处一个财主,见老身这般说,布施与我一套衣料,绫绸绢缎,又与若干

好绵,放在家里一年有余,不能够做。今年觉道身体好生不济,又撞着如今闰月,趁这两日要做;又被那裁缝只推生活忙,不肯来做。老身说不得这等苦!”

金莲原是心善。听了笑道:“只怕奴家做得不中你意;若不嫌时,奴出手与王妈做如何?”

那婆子听了这话,心下暗喜,满面堆下笑来说道:“若得娘子贵手做时,老身便死来也得好处去。久闻娘子好手针线,只是不敢来相央。”

金莲道:“这个何妨。烦王妈将历头去叫人拣个黄道好日,奴便与你动手。”

王婆道:“若得娘子肯与老身做时,娘子便是福星,何用选日?老身也前日央人看来,说道明日是个黄道吉日。老身只道裁衣不用黄道日了,不记他。”

金莲道:“既是干娘恁地说时,我这几日饭后便来。”

王婆千恩万谢下楼去了。当晚回复了西门庆的话,约定三日后准来。西门庆喜不自胜。当夜无语。

次日清早,王婆收拾房里干净了,安排了些茶水饮食,在家里等候。

且说武大吃了早饭,打当了担儿,自出去了。金莲把帘儿挂了,便从后门走过王婆家里来。那婆子欢喜无限,接入房里坐下,便浓浓地点道茶,撒上些出白松子、胡桃肉,递与这妇人吃了。抹得桌子干净,便将出那绫绸绢缎来。金莲将尺量了长短,裁得完备,便缝起来。婆子看了,口里不住声价喝采道:“好手段!老身也活了六七十岁,眼里真个不曾见这般好针线。”那妇人缝到日中,王婆便安排些酒食请他。再缝了一歇,将次晚来,便自归去。

次日饭后,武大自出去了,王婆又踅过来相请。买了些好酒好食、希奇果子来,殷勤相待。话休絮繁。

第三日早饭后,王婆只张武大出去了,便走过后头来叫道:“娘子,老身大胆……”金莲从楼上下来道:“奴却待来也。”来到王婆房里坐下,取过针线继续来缝。不知不觉晌午前后。

却说那西门庆在家中数着时辰过日,实是度日如年。巴巴到了第三日,一早便裹了顶新头巾,穿了一套整整齐齐衣服,带了些银子首饰,径投这紫石街来。

到得王婆门首,见门闭着,不知如何光景。想起王婆叮嘱,便干咳两声。

王婆正等这咳嗽为号。站起身来对金莲说,“老身须得购置些杂用物事。娘子先独个儿坐着,宽恕老奴则个。”金莲忙道不妨,又低头继续针线活儿了。

西门庆正等得心焦,又咳了几声。不多时,门吱呀开了,王婆探出头来。

西门庆赶紧趋前问道:“如何?”王婆得意笑道:“已赚得了那雌儿在屋内。”

西门庆大喜。王婆交待了一番,见西门庆跃跃欲试,一笑径自去了。

那西门庆早已心猿意马,推开了门,便直入屋内。

金莲听得动静,正缝着针线,也不抬头,问道:“王妈可是落了甚么物事?”

西门庆笑道:“娘子,是我。”

金莲急抬头看时,见着此人脸面,顿时花容失色,手中针线绢布,悉数掉落在地。

西门庆陪着笑脸道:“娘子不必惊慌。小生上次无心失礼,唐突佳人,此番特来赔罪。”说完双手一拱,长揖到地。

金莲见他并未有何无礼举动,心里稍安。说道,“既是如此,官人不必多礼。奴家这便先告辞了。”说完站起身来便要离开。

西门庆那由得这到口的肥肉飞了。双手张开一拦,笑嘻嘻地说道:“娘子何必如此着急?待我好好赔个不是,待说完了话再走不迟。”

金莲被拦住去路,只好往后退了一步,说道,“既是无心之过,奴家更无计较。官人贵人事忙,这就请让奴家去了罢。”

西门庆却是毫不退让,嘴里道:“娘子虽然不记小人过,我这里心下实过意不去。这点赔罪的薄礼,还请娘子收下。”说完从怀中摸出两锭白银,一对玉镯来,捧在手上。

金莲从未见过如此厚重之手笔。看那两锭白花花的银子,沉甸甸地,一对玉镯子流光闪翠,显是名贵之物。不免实在有些心动。却说道:“如此贵重之物,奴家哪里收得?恕难从命。”

西门庆口中道:“娘子若不收了这些,便是不肯原谅小生。还务请娘子莫要推辞。”也不等金莲再推,便走上前去,将银子和玉镯一并塞在金莲手中。

金莲原是有些心动,见了西门庆说得诚恳,又送了如此厚重的礼,便觉得此人也不怎么面目可憎了。却又仍有些为难,只站在原地不动。

半推半就间,西门庆已经借机握住了她的双手,嘴上却一再说:“还请娘子勿再推辞!” cool18.



有道是:

半晌风流有何益,色字头上一把刀。

他时祸起萧墙时,悔杀今朝恋野花。 cool18.



欲知晓那西门庆意图如何,且听下文分说。
十二
上回说道,那西门庆得了王婆的奸计,将金莲赚在王婆家中,借口赔罪,趁机握住金莲的双手,心中绮念大起。

——————————————————————————

金莲见西门庆又趁机揩油,心下不喜,手上却拿着东西沉甸甸地,也一时抽不回手。只好由得一双柔荑被他握着。

西门庆握着这一对柔软细嫩的纤纤小手,见着金莲欲拒还迎的羞涩表情,不由得心中一荡,阵阵酥麻。心中暗想:“这如此娇艳一枝花,今日不采,更待何时!”

强按住心中欲念,口中却说道:“上回见着娘子,实是一时乱了方寸,失了仪态。娘子生得如此端庄秀丽,小生一时糊涂,竟做出彼种荒唐举动来,实在懊悔无匹。”

嘴上说得诚恳,手上却半点不见“懊悔”,只抓着金莲的小手,轻轻摩挲。

见他如此举动,金莲心中惊疑,也不顾得其他,将手抽回。只听得叮叮咚咚,银两玉镯,掉在地下。

西门庆见了,想起王婆的叮嘱来,连忙把手放下。蹲下身子拾起银子玉镯,转身放在桌上。

金莲红着脸儿道:“官人,还请收了这些物事罢。男女授受不亲。奴家已有夫君,还请官人自重。”

西门庆唱了个喏,道,“实不相瞒,自打那日见了娘子,惊艳殊伦。便是天上的仙女,长得也合该如此模样。这清河县内内外外,哪里更有一人美得过娘子!小生这些时日,茶不思饭不想,日间神魂颠倒,夜里辗转难眠。只怕要熬出相思病来哩。”

天下的美女,都一般的毛病,只听不得对自己容貌的吹捧。金莲听了这花言巧语的奉承,心里荡漾。但也知道西门庆这般奉承自己,实在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当下也不搭话。

西门庆又道:“小生听闻,娘子嫁与之人,便是那卖炊饼的武大。却如何教一朵鲜花,插.....插在了偏僻处。娘子这等明珠暗投,我却替你心中不忿。”

这一番话正触到金莲痛处。秀眉一蹙,咬着牙关不发一语。

西门庆打蛇随棍上,说道,“好似娘子这神仙一般的人物,却不合该是享闲适、拥富贵的命?若是小生早遇到娘子,何至于令娘子这等布衣蔬食?奈何造化弄人。我想到你在此地跟那武大受苦,端的心酸无比。”

金莲听得此话,无限委屈涌上心头,眼圈倏地一红,忍不住便挽袖拭泪。

西门庆见时机已到,上前一步,轻轻搂住金莲肩膀,软声道:“小生虽然不才,却也颇有些资产。今日往后,银子珠宝,绫罗绸缎,胭脂水粉,珍馐美食,只要娘子点到,小生即刻奉上。还盼娘子莫要嫌弃。小生自当鞍前马后,随娘子差遣。”

金莲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挣脱,欠身说道,“奴家本是苦命人儿,怨不得天,尤不得人,更不敢劳烦官人念挂。奴家这就告辞了。”

西门庆这花言巧语,原是逢人便说,用惯了的手段,念了何止千百遍了。原以为轻易便可将金莲手到擒来,不料她竟如此拂意。眼看金莲转身要走,心下又是恚怒,又不甘心,无计可施,只得用强,一把将金莲抱了个满怀。

金莲吃了一吓,连忙想要挣开。

西门庆这么抱着金莲,只觉得怀里被一对酥胸软软地顶着,又闻到金莲身上的香味,觉得她吹气如兰,当下魂儿都要飞了。

西门庆啪地一下,双膝跪倒,紧紧搂住金莲的双腿,嘴里只叫道:“但求娘子成全!!”

金莲又惊又羞,又挣脱不开,更不好意思惊叫,只得不住哀求道:“官人莫要如此,坏了奴家的名节......”

不说还好,西门庆听了此言,只觉得胸中烈火腾腾。怀中搂着佳人的美腿,低头看那一双尖尖的绣花鞋避来躲去,想到上回调戏这美妇人的美事,狼性大发,那里还按捺得住。

这淫徒欲火焚身,只想立刻便与这小美人儿覆雨翻云,哪里还顾得其他!那王妈的嘱咐早已抛在九霄云外,眼里只有这日思夜想的俏娇娃。

西门庆一把抱起金莲,把她按倒在桌上。一手堵住她的小嘴,一手便去剥她衣衫。



正是:

薄命美人,偏遇窃玉偷香事;

狡诈豺狼,专要翻墙入户来。



欲知金莲命运如何,请看下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