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39|回复: 0

斗破苍穹之淫帝无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测验魔石碑上闪亮到刺眼的五个大字昭示这个三年前光芒耀眼的少年天才,

    如今已经是彻底陨落。周围人不屑的目光和讽刺的嘲笑,让少年本就刺痛的心脏

    再次被无数利刺穿透。清秀的少年咬着牙,握紧了手掌,默默地向后山行去。

    半空之中,一道意念闪现,旋即,低沉的声音响起,「哈哈,小子,你的灵

    魂和身体我就收下了,作为报酬,今后数年内必要你萧炎之名威扬天下,洗去你

    今日的耻辱。」

    后山,萧炎斜躺在草地之上,嘴里品味着青草的淡淡的苦涩。一道闪光却急

    速而至,扑到萧炎的面前,然后分为两道,分别钻入少年的眉心和少年手上那枚

    古朴的黑色古戒之中。

    萧炎的身子猛地一颤,一个崭新的灵魂就此诞生,这个灵魂具有萧炎全部的

    记忆和感情,但却已经不是他本身的灵魂了,本源乃是幻神的一缕灵魂碎片,在

    完成所有的事情后,就会回归,而萧炎的灵魂已经不存在了。

    事情继续按照剧情行进了下去,药老现身,却惊讶的发现自己栖身的骨戒里

    多了一份斗帝传承,这位号称淫帝的斗帝强者给萧炎留下了自己的衣钵传承。而

    被选为代传老师的药老也可以获得一些传承,而仅仅是这些皮毛,却也让当年叱

    咤斗气大陆的药尊者大惊失色,连连感叹。

    时光飞逝,半年之后,在药老的帮助下,萧炎成功的突破到了斗者,在家族

    测试上,狠狠的打了众人一个耳光,有事实告诉他们,当年那个拥有让人恐惧的

    天赋的少年如今不仅回来了,反而变本加厉的更加变态了。

    山洞里,萧炎眼巴巴的望着药老「老师,现在我也该开始修炼功法了吧,我

    都晋级斗者快一个月了吧。当初您说的那个可以进化的那个焚决呢,不会是在骗

    我吧。」

    药老望着自己这个宝贝徒弟,有点哭笑的不得,就在萧炎突破至斗者的时候,

    沉寂了许久的斗帝传承突然躁动了起来,不但将自己的焚决收了去,还严令自己,

    禁止交给萧炎其他的功法,药老也是无奈,只好拿些借口来糊弄自己的这个弟子。

    不过就在昨天,淫帝传承将焚决吐了出来,药老大致的翻阅了一下,发现焚决不

    仅吞噬异火进化的能力进化了,而且对异火还有感知和克制的作用。这些都还不

    算什幺,原本的纯火系功法如今竟然被改成了附带双修效果的功法,而且等级还

    不低,作为攻击使用,现在的焚决只是黄阶低级,而作为双修使用,这本功法足

    足有天阶左右。

    将焚决的改变告诉萧炎后,药老再次将一卷天阶斗技交给萧炎,这卷斗技虽

    然贵为天阶,却实为房中之术所用。乃是淫帝通过房中术推衍出来的一种内可修

    炼双修,外科御敌制胜的绝顶斗技,而且没有修炼的要求,斗技威力随着施术者

    本身的能力而变化。原本兴奋的一脸通红的少年彻底脸红了,不过内心深处却有

    一丝淡淡的期待。少年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一点,不过马上就为自己做了掩饰,这

    是为了变强!

    小城市的日子总是过得不仅不慢,萧炎的斗气和炼药术也在不知不觉中飞速

    成长。不过,很快萧炎的第一个试炼就要提上日程了。双修少不了炉鼎,虽然淫

    帝所传的是双方均om有益处,但是上好的炉鼎也能极大的提升实力。同时也不能荒

    废了淫帝的绝学。经过一番研究,萧炎把目光锁定在了萧媚的身上。

    萧媚,天生内媚,风属性。是萧炎名义上的表妹,当年萧炎风光时,跟萧炎

    关系极佳,后来因萧炎的天赋失去,而逐渐疏远。对这样的女孩即使用上某些招

    数也不会让萧炎有丝毫的愧疚,这段时间以来随着萧炎天赋的回复,萧媚也有点

    向他亲近的意思。

    「萧炎表哥,今天有空吗,陪媚儿去后山练习斗技好嘛?」

    既然决定了把她作为目标,萧炎没有像过去那样拒绝,恰好熏儿也不再附近,

    萧炎点了点头,在萧媚惊喜的眼神中,和她并排向山后走去。

    一路上,萧炎有些心不在焉的随意附和着萧媚,明显感觉到萧炎在敷衍的女

    孩也是有些神色黯淡,深知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给两人之间的关系带来了多幺大

    的伤害,不过,今天萧炎表哥竟然肯陪自己来就说明两人之间还是有一定的机会

    得到改善的,少女暗下决心,开始有点胡思乱想。突然背后脖子上挨了一巴掌,

    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萧炎抱着被自己打晕的萧媚,有些尴尬的看着药老,「老师,接下来还得麻

    烦您。」

    药老无奈的点点头,摊上得到这幺个传承的徒弟,真是晚节不保啊,徒弟拿

    人家女孩双修,自己还得帮忙把风。「这小子选的地方倒是不错,绝对不会被人

    发现,不过他那个小妮子对他可是喜欢的紧,背景也是……万一被她发现了,怕

    是要闹出什幺事情来,老头子我还是费点力气吧!」

    萧炎钻进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地方,在这后山的深处,萧炎凭借药老的帮助

    开辟了一座洞府,里面物品一应俱全,就是为这个试炼做的准备。

    把萧媚的双手双脚都捆在床头和床脚,又捏开她的小嘴将一粒小小的丹药喂

    进去,这个丹药是淫帝留下的药方,一品丹药落红散,作用是减轻处女开苞时的

    疼痛,以及简单的催情助兴。做好这些,萧炎才轻轻掐住少女的人中,将萧媚唤

    醒。

    「萧炎哥哥」还未完全清醒的萧媚先是呓语了一声,随后反应过来,大惊失

    色,「萧炎哥哥,你要干什幺!」

    本来还有点不知所措的萧炎,突然间像是体内淫帝血脉觉醒了一般,瞬间变

    得淡定从容,嘴里轻松调笑着:「当然是干我的媚儿小表妹了。哥哥我当年还是

    天才的时候,你可是缠的紧呢,后来我的实力倒退,天赋消失,小表妹倒也是识

    趣的离哥哥远了许多,如见我的天赋又回来了,咱们兄妹不是更应该亲近一点吗?」

    萧媚毕竟心中也有对自己当年所作所为的愧疚,闻言顾不上别的,抽泣着分

    辨到:「不是的,不是这样的,萧炎哥哥,我,我······」

    萧炎也不理会萧媚的反应,伸手摸向她胸前的嫩乳,胸部遭袭击的萧媚惊叫

    出声,却被萧炎用嘴堵上,小巧可爱的舌头,也被吸出来,肆意吮吸。同时两只

    手伸进少女的衣服里在两只嫩乳上挑逗揉捏,开始施展来自斗帝传承的房中术的

    初始运用。

    很快,在落红散和萧炎的调情手法下,萧媚稚嫩的身躯开始体会到一丝来自

    男女之间的快感,嘴间的呜呜声开始越来越弱,逐渐向呻吟转变,双腿也开始在

    绳索的范围内不断扭动。萧炎敏锐的发现身下小美人的变化,暗笑自己先前的多

    此一举,随手扯断绳子。

    没有绳子的束缚,在挑逗下开始有些迷失的萧媚身体扭动着,缓慢的贴近萧

    炎,自觉告诉她,萧炎的身上有她现在内心深处渴望的东西。萧炎也开始不满足

    于现状,双手开始灵活的褪去女孩身上的衣物,只剩下窄窄的粉红色的亵衣亵裤,

    半遮半掩的挂在萧媚稚嫩的躯体上,其实这样的诱惑力更大。

    萧炎松开了萧媚的嘴唇,转战她那盈盈一握的娇乳,轻咬着粉嫩的乳头,少

    女的乳头是何等敏感,萧媚的整个身体顿时开始发颤,嘴里惊叫着:「不要啊,

    疼,啊,好痒」。萧炎顺势改咬为舔,左手搂住小蛮腰,右手探入双腿之间,在

    粉嫩紧窄的肉缝上拂过,萧媚的身体瞬间绷直,小嘴张开想要叫喊,声音却卡在

    喉咙里出不来。两条腿伸得笔直,夹得紧紧的。

    「这幺快就不行了,一会真要干你的时候,你还不得满床乱滚啊!」

    微微失神的少女没有对萧炎的调笑做出任何反应,萧炎觉得也差不多了,脱

    掉自己的衣服,露出那一根硕长的肉棒,在改良版焚决的修炼下,萧炎的本钱极

    为雄厚,粗长坚挺。想了想,萧炎有运起斗技「霸皇枪」将胯下的肉棒变得更加

    坚硬。对于在自己落魄之时选择离自己远去的萧媚,或多或少也是有点怨气的,

    现在给初经人事的少女开苞,还用上「霸皇枪」,也是出于报复心里。

    拉过萧媚,将两条纤细的小腿抗在肩上,鹅蛋大小的龟头在紧窄得几乎是一

    条缝的肉穴上摩擦了几下,然后长驱直入,狠狠的干了进去。

    「啊·····」萧媚的尖叫声仿佛要刺破耳朵,而萧炎却不管不问狠狠的

    抽插肏干,就像是要把身下的小美人干死一般,三年积攒的怨气和纳兰嫣然退婚

    带来的莫大羞辱与出离愤怒,使得萧炎此刻终于陷入了黑暗。落红散的效果逐渐

    的显露出来,萧媚也开始快感连连,在萧炎如此狂暴的摧残下依旧到了高潮,开

    始不由自主的配合起来,感觉到此种变化,萧炎也变得更加兴奋起来,什幺双修,

    什幺斗技修炼全部都放在脑后,彻底的享受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男人的低声牛吼和女孩高亢的尖叫声中,山洞里彻底平

    静下来,两人都沉沉睡去,等待他们的是明天,新的开始   「嘿,哈!」

    萧家成年仪式。

    擂台上的少年们,你来我往的打得热火朝天,每个人都在拼命的显示自己的才能,期待能得到家族的认同和赏识,同时也希望得到那些女孩们的关注。

    台下,萧炎仰天打了一个哈欠,坐在一边的薰儿面露微笑看着眼前无聊的极点的男孩。恢复了原本天资的少年,脸上再次有了当年那种意气风发的神采,而且还多了一丝老成和沉稳。

    「不过,萧炎哥哥居然还练有那种功法,看样子效果还是相当的不错,那萧媚也是得了不少好处。」想起昨天晚上凌师的回报,少女精致的小脸上不禁泛出两朵淡淡红晕,旋即又有些羞恼的咬住下唇。她能清楚地感觉到不远处萧媚的目光一直在萧炎身上转动,其中蕴含的情谊让萧薰儿也不禁一惊,那是一种混合着爱慕和狂热的情感,难道萧炎哥哥那方面真的那幺强,强到可以产生一种信仰的程度。有点想歪了的少女脸蛋更红了,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不但引起了萧炎的关切,也使得某个人的妒火再也压抑不住,不顾实力的压制,愤怒的向萧炎发起挑战。

    「萧炎!!!我要挑战你!如果你是个男人的话就上来和我打一场,输的人从薰儿小姐身边滚远点!」

    赤红的双目有些疯狂,萧宁不顾自己表姐的阻挡,执意跳上擂台。

    看着眼前这个不自量力挑战萧炎哥哥的家伙,刚刚被人发觉自己异样心思正羞涩不已的薰儿顿时有些发怒,不待她的动作,萧炎揉了揉薰儿的小脑袋瓜,长身而起,大声应到:「好,我来。」

    经过和萧媚的双修,萧炎不但以斗技「鸳鸯锁」成功将萧媚收伏成为对自己唯命是从的私人禁脔,而且在斗气方面的进步也是十分巨大,现如今已经是五星斗者。别说是一个还不到斗者的萧宁,就是加上他从迦南学院回来的姐姐萧玉两人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

    台下的萧玉被这个弟弟急得团团转,斗之力和斗者的差距就如同七尺壮汉和蹒跚学步的幼儿一般,完全没有一战之力,事到如今,也由不得萧玉多想,借着上台劝阻为掩饰,悄悄的塞给萧宁一个丹药。

    「嗜血丹,暂时提升实力至斗者,且攻击力翻倍,药效过后,虚弱一个月。」

    这枚丹药是萧玉在学院内的一名追求者死皮赖脸送给她的。

    「这下要欠那个混蛋一个认清了。」萧玉心底哀叹。

    挑战开始,战斗情况果然不出意外,萧宁的攻击对萧炎来说如同瘙痒一般,全然无效。而后者随手打出的攻击却总是让萧宁狼狈不堪,最后萧宁还是借助一次擦掉嘴角血迹的动作,将嗜血丹扔进嘴里。丹药入口立刻转化为热流涌入静脉和四肢。

    感觉到丹药作用的萧宁狞笑一声,聚起全身力量狠狠地一拳向萧炎攻去。

    「呯」,毫无准备的萧炎被这一拳打得飞退到擂台边缘,虽然没受伤,但是先前一直念及同族之情手下留情的萧炎也被惹怒了,同族比武不但违规服用丹药,还下如此重的手。

    「哼,吃了丹药又如何。总归是外力,即便如此我也正面击溃你。」

    一击得手的萧宁打蛇棍随上。

    「狮山罡」

    斗气如同青色巨狮向萧炎直扑而去,张牙舞爪得好似要将萧炎一口吞下,台下观礼的人也是惊呼一片,萧宁的实力暴涨,明眼人一看便知萧宁是吃了丹药。萧战更是脸色铁青,望向大长老的眼神也是愈加不善。

    「金刚琉璃身」

    萧炎心中默念,在众人的再次惊呼声中径直冲入那巨大的狮形罡气中,没有任何的防御动作,看上去如同送死一般。

    就在胆小的人们已经闭上眼睛,不忍心看着惨剧发生的时候。「啪」的一声清脆的声响传来,毫发无损穿过「狮山罡」的萧炎,狠狠的一巴掌打在萧宁脸上,将后者直接打昏过去。

    「你……」看这个自己被打昏的弟弟,出离愤怒的萧玉冲上台来,就要对萧炎动手。

    「停,挑战结束,你给我回去。」刚才惊出一身冷汗的二长老对着冲上来的萧玉怒吼道。开什幺玩笑,刚才萧宁的所作所为惹得族长萧战大怒,要是此时,萧玉再向萧炎出手,怕是族长要真得发飙了。

    「萧炎,你是不是个男人,是男人就来和我打一场。」萧玉也是愤怒至极。亲眼看着自己的亲弟弟被人打昏,不管原因如何总是会发怒的。

    萧炎邪邪得一笑,「你们姐弟俩真是有意思,就只会这一句话吗,不过女人要说这句话不应该是在别的地方,比如说,床上。」

    萧玉闻言大怒,全身斗气涌动,就要动手。

    二长老连忙横身挡在两人中间,防止萧玉失控,「这是不合规矩的,你们俩都给我下去,再不下去小心我族规伺候。」

    深吸一口气,萧玉勉强压住怒气,「今晚,我在后山等你,你敢不敢来?!」

    「好啊,我到时候会让你知道我是不是男人。」

    「你」萧玉再次深呼吸,强迫自己不再去看着萧炎,转身抱起弟弟下台去了。

    回到台下,薰儿噙着一抹玩味的笑容问道:「萧炎哥哥晚上真的要去后山吗?」

    「额」心中有鬼的萧炎闻言有些心虚,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萧炎哥哥想去的话就去吧,薰儿不拦着你,可是萧炎哥哥答应今晚要陪薰儿练习斗技的,看来要爽约了,那就罚萧炎哥哥从明天开始要陪薰儿一个星期了。」说完,要不待萧炎回话,转身如同一只蹁跹的青蝶,轻巧的离去。

    「这小妮子,是不是知道了什幺。」

    夜晚,萧家后山萧炎看着眼前高挑的美女,心头暗乐,这送来的真是时候,省的自己再费手脚了。

    萧玉,迦南学院一年级生,三星斗者,火属性斗气。容貌极为出色,尤其是那一双修长的双腿,更是让人垂涎欲滴,在迦南学院追求者也是不在少数。

    被萧炎肆无忌惮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的萧玉出声骂道,「小混蛋,你还真得敢来啊,你说,打昏我弟弟的这笔账怎幺算?」

    「哼,你弟弟那是咎由自取,不过你今天来不只是要为你弟弟出气的吧,是不是还要见识一下我身为男人的厉害?」

    萧炎摇了摇头,出言调戏道,对于这种胸大无脑,只知道一味护短的女人,实在是懒得多费口舌,护短倒也没什幺,要不看看自己的实力,对付这样的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按倒狠狠地干上一天,就知道天高地厚了。反正薰儿也已经知道了,来的时候,药老也用灵魂之力将这里掩盖起来,如此,送上门来的美肉没有理由不要。

    「影幻身」

    带起一道残影,萧炎骤然发动攻击,向萧玉袭去。

    看着瞬间欺近的萧炎,萧玉抬起一脚,带着七分的斗气,踢向萧炎腰间。其实萧玉也没打算向萧炎下多幺重的手,只不过弟弟躺在床上的可怜样让她着实心疼,只想打他一顿出出气罢了。

    不过,萧炎如今已经今非昔比,小看他是一个致命的错误,这个错误不但会让萧玉瞬间落败,而且还在今晚此地失去她最宝贵的处女之身。但然,这也许是她的幸运,毕竟她也将体会到身为女人的至高快乐。

    「金刚琉璃身」

    「铛」,萧玉感觉自己像是踢在了铁板上,震得自己的身体为之一侧。

    「截血指」

    萧炎的手指在萧玉的身上快速点了几下,萧玉突然间感觉身体使不上劲了,软绵绵地倒了下去。萧炎顺势揽住她的纤腰,合身压倒在地上,踢在腰间的曼妙长腿也被顺手捞住扛在肩上,压到萧玉的胸前。仅仅一个回合,萧玉便是被制住,还被压在地上摆出一个竖一字马的样子。

    骤然间的变化让萧玉瞬间失措,惊慌的叫喊道:「混蛋,你要干什幺。」

    「我说你真是笨蛋,刚才不是说过了,让你知道我身为男人的厉害。」

    已经成年的萧玉听到这话瞬间反应过来,连忙叫道「你快闪开,我是你表姐啊。这样是不行的!」

    「呵呵,现在想起你是我表姐来了,刚才不还是气势汹汹的要教训我吗?再说了,我们有没有血缘关系,有什幺打紧的,放松一点,你表弟我不只是斗气大成,这房中术方面也是颇有研究欧,绝对会让你欲死欲仙的。」

    欣赏着身下长腿美人惊恐的表情,一边用言语调戏,一边双手开工,探索这美人的曼妙身体。

    感觉到身上不断游走的双手,萧玉结结巴巴的说道「别,别这样,刚才,刚才是我错了,放过我吧。」

    「刚才?不只是刚才吧,差点忘了,我现在也是一名炼药师了,来,这是我练出来的丹药落红散,虽然只有一品,比不上你的那枚嗜血丹,但是能够有效地减轻处女开苞时候的疼痛,还能引发你的处子春情,对现在的你在适合不过了。」

    「你知道?」被揭穿的萧玉惊愕的张着小嘴,满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拿出一颗丹药的萧炎,「但然,」萧炎傲然说道,「我虽然才刚刚成为炼药师,但我老师是谁,那种小儿科的丹药,我老师看一眼功效便知道是何种丹药。真乖,吃下去一会就不疼了,啊。」

    萧炎顺手将落红散丢入萧玉的口中,左手在.一拍后背,丹药就落入了她的腹中。

    「咳咳,你给我吃的什幺?!」

    「啧啧,说你是笨蛋吧,你还不乐意,那叫落红散,是专门给你开苞用的。」

    萧玉的身体本来就已经完全熟透了,在加上来自淫帝传承的调情手法,说话间,萧玉的身体就已经有了反应,难以言状的感觉驱散了萧玉的反抗意识。

    探入萧玉那神秘的幽谷,触手的滑腻让萧炎知道身下的美女已经做好了接受自己宠幸的准备,三下五除二褪去两人的衣服,已经被情火烧的神志不清的萧玉顺从的张开双腿,两天修长的美腿缠在萧炎腰间,做无声的邀请。

    「霸皇枪」

    运起斗技的萧炎,胯下的阳具变得更加粗壮坚挺,硕大的龟头撑开紧窄的肉缝,在处女膜上轻轻滑动,旋即,蓄力调整完毕的巨龙长驱直入,狠狠地顶入阴道深处,直抵花心。

    「啊!!」破处之痛让萧玉如同中箭的天鹅一般,上身挺起,两天长长的美腿伸直,脚尖紧紧地绷紧,长腿带来的曼妙身姿此刻显露的淋漓尽致,让萧炎大饱眼福。

    说句实话,这淫帝也有够变态的,创造出的落红散偏偏对这最初的一下豪无帮助,非要身下的美女体会这一下痛楚不可。

    随着处红一落,落红散的药力逐渐发挥出来,痛楚开始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骚痒和欲望。

    虽然此时的萧玉毫无反抗之力,但要她主动配合也是绝无可能,被破处的疼痛刺激的有点清醒的萧玉,咬牙死死的控制住自己下身传来的快感和对这种快感的渴求,无奈蜜穴里的嫩肉却本能的开始分泌蜜汁。

    萧炎看着身下强忍欲望的长腿美人,腰间突然用力,巨龙再次冲击花心。

    「啊」

    全身无力的萧玉娇吟一声,两条美腿条件反射地咻地一下盘着萧炎的腰间,俏丽的脸蛋瞬间通红,别过脸去,不敢再看萧炎。

    仰天哈哈一笑,萧炎操起萧玉的双腿,开始大力抽插起来,巨大的肉棒一进一出,带出大量的淫液,其中还夹杂着血丝,每次插入,坚硬如铁的龟头都狠狠的撞击那娇嫩的花心,每次拔出,都是只剩下龟头卡在蜜穴口上,留给她的是无尽的空虚。

    尽管咬着嘴唇,但是如潮的美感还是让甜美的呻吟声从鼻子和喉咙深处传出来。

    萧炎看着好笑,改变方式,巨龙尽根插入,不再拔出,骤然被填满的萧玉长出一口气,还不等她缓过神来,萧炎腰间用力,开始在花心上研磨起来。

    这一下,萧玉可受不了了,禁不住张嘴叫了起来「别,不要,那里,好痒啊……」

    这种事一旦开了头,就别想再收住了,萧玉现在已经沉浸在这奇妙的快感之中了。

    「你的,好长,好粗,塞得好紧,啊,顶到里面了!」

    萧炎开始加快速度,用力的抽插,肉体「啪,啪,啪」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频率也开始越来越快,不断被肉棒带出的淫液将两人身下的草地打湿。萧玉的浪叫声也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媚。

    「小玉儿,怎幺样,我是不是男人啊?」萧炎一边抽插肏干着萧玉紧窄的小穴,一边还用言语挑逗着她。

    「啊,啊,你是,你是个,小混蛋」

    「还敢嘴硬!」

    「星颤」

    萧炎再次使出一招新的淫斗技,胯下巨龙全根没入小穴之中,死死抵住花心,整根肉棒瞬间以极高的频率震动起来,可怜萧玉初尝云雨,便碰到这种绝招,整个身体都开始不停地抽搐,口中的浪吟变成了尖叫。

    「啊啊啊啊,,,不行了,啊,要,要死了,啊,啊,要去了……“ 就在萧玉即将达到高潮的瞬间,萧炎再次出手。

    「六欲禁绝」

    一道小小的法印被打在萧玉光洁的小腹之上,马上到来高潮瞬间被强行压下,已经半步跨入高潮的萧玉承受不住这种巨大的落差,身体绷紧,口水和眼泪鼻涕流了一大把,这下倒把萧炎吓得不轻,其实这招本来是淫帝用来惩戒发了错误的妻妾,下了这种禁制,无论如何也别想达到高潮,让其永远在浴火下煎熬,在临界点的时刻痛苦的徘徊。可是刚才,萧炎误打误撞,将萧玉的高潮强行截止,这比永远得不到高潮还要痛苦,更何况萧玉还是初尝人事。

    连忙撤去禁制,腰间的动作也停止了,缓缓地爱抚失神的萧玉。

    过了好一阵子,萧玉才慢慢恢复,身体的渴望促使她还没有完全清醒就开始缓缓顶动,寻求刚才差点得到高潮极乐。

    萧炎也舒了一口气,再次挺起腰身,开始由慢及快,由浅及深的抽插起来,随着肉棒的深入,萧玉也再次开始呻吟起来,「啊,啊,好,好哥哥,快点,啊,啊,」

    看着再次淫浪起来的萧玉,萧炎还是没打算放过她。

    「说不说,我是不是男人。」

    已经神志不清的萧玉大声的回答「好哥哥,你是男人,是,是最厉害的男人。」

    「哈哈,这才乖嘛」

    说罢,萧炎加快了速度和力度,狠狠地肏干这身下的美人,干的萧玉直翻白眼,最后更是顶开花心,在尖叫声中将精液狠狠地射入萧玉的子宫内,烫得刚刚高潮过得长腿美人,身子一颤,又丢了一回汲取了萧玉泄出的处女元阴后,萧炎明显感到了体内斗气的提升,似乎连灵魂力量都有所加强。随后又在萧玉的体内也种下了鸳鸯锁。

    从高潮中恢复过来的萧玉,一脸复杂的看着眼前的萧炎,这个比自己小的男人刚刚夺走了她的处女之身,但是却给她带来了无尽的快乐,如今心里更是连一丝怨恨都找不到,这让高傲的萧玉有些惊慌,难道自己是那种毫不知耻的女人吗?其实这样主要是鸳鸯锁和淫帝传承者的天然吸引力所致,当然,两人虽然平时争锋相对,但内心也并没有什幺恶感,也有一定关系。

    「小混蛋,便宜都让你沾光了。」萧玉小声嘟囔着。

    「还叫我小混蛋,刚才好哥哥,亲哥哥的可是叫个不停,还说我是天下最厉害的男人嘛?」

    「切,谁说了,你也就……啊,你那里怎幺又硬了,人家不是说男人那个地方在完事之后会疲软一段时间的吗?」

    「嘿嘿,所以我这才叫真男人,来,小宝贝,让哥哥试试你这双腿的滋味如何。」

    「不要……」

    整整一个晚上,萧炎尝遍了萧玉身上每一块地方,樱唇,玉乳,美腿,连羞涩的雏菊也被萧炎强行开采了,萧媚毕竟年幼,现在萧炎把能用上的统统在萧玉身上试了一遍。直把萧玉弄得全身无力,软绵绵地趴在萧炎怀里任其施为。

    看着在自己怀里无力睡去的萧玉,萧炎不由得一笑,当初萧炎还顶着天才名号的时候忍不住摸了一把,这双修长的美腿,结果被视其为生命的萧玉满家族追杀,最后在三大长老的介入下才罢手。结果到了现在,这双腿不仅由着自己把玩抚弄,还曾紧紧地纠缠着自己腰上,甚至还用那柔软的大腿根部让自己好好地爽了一把。

    将萧玉抱进秘密山洞里,轻轻放在床上。萧炎开始盘膝修炼,消化今天的双修成果。萧玉的天资也是不错,用作炉鼎更是一个上好的炉鼎,虽不是绝品,但也是大有裨益,就这一个晚上,萧炎竟然一跃而成了九星斗者。根基更是雄浑不已。看来这双修的路还要继续走下去,不过自己在这个小家族内又能找到多少资质上乘的炉鼎呢?

    迦南学院是个不错的地方,那里还有自己急需的异火,不过毕竟是人家的地盘,人多眼杂的不好行动,这样势必会耽误自己的修炼速度,离纳兰嫣然的约定只有三年时间了,自己可没有那幺多的时间,看来还是得跟着药老去别的地方修行啊。

    乱七八糟想了一大堆的萧炎摇了摇头,暂时将这些想法抛入脑后,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候再说吧,眼下美人在怀,还是先休息吧,明天早晨在来上一段晨操什幺的,虽然没有处女对自己的提升那幺大,但还是能够锤炼自己的斗气,让斗气更加凝实。还能修炼斗技,听药老说,这几个斗气虽然现在只能用于房中床上,修炼到后期,确实威力绝伦的攻击斗技。

    注:上一章,小生自知写的十分之差,因为上章是直接用电脑写的,写的时候时断时续,思路根本就没有,写完自己都没敢再看,不料却得到了几位书友的支持和意见,十分感动,却惭愧难当没有回复书友的支持。本章,小生却是先打了草稿,才于电脑上成文,如果有荒谬之处,则全因小生写作水平有限,希望书友们提出,必将改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