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90|回复: 0

比狗听话的男人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8:38:23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昨夜星辰昨夜风, 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有灵犀一点通.”若无点滴共相守,哪得灵犀一点通,转眼春夏又逢秋,有道是秋风落叶人萧瑟,仰天悲歌送雁群。 杜雨哲骑在自行车上驻足望着天空的雁群,思绪万千,此时他多么希望雁群能载着他的心飞向那个人,那个他一直等待期盼的人。
      拉回思绪,杜雨哲再次看向公园里面,远远的望着那张长木凳,一对情侣正坐着闲聊,突然女生嬉笑着打向男生,两个人就闹在了一起,杜雨哲看着他们嘴角露出了一抹笑。“赶紧舔”,突然响起了一个女声的命令,把杜雨哲吓得心一颤,心提到了嗓子眼,他猛的回头望向声音的方向。杜雨哲身后一个女人正蹲着往一只小狗的嘴里塞着什么,感觉到杜雨哲回头就不自觉的看向他,女人看见杜雨哲明明是笑着的,眼里却噙满泪水,突然表情又僵住了,瞬间又变得落寞没有了表情,女人赶紧牵着狗离开,还不时的回头看向他。杜雨哲激动的心一下子又落入了井底,他自嘲的哼笑了一下,“怎么可能是她呢?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了!”
      这个五福公园临近路边,供路人休息,奚落的树木令公园的设施若隐若现,这是杜雨哲每天上下班的必经之路,更是他和主人经常见面的圣地。每天下班杜雨哲都会在这里待上几分钟,看到这个公园就会想起主人,想起他们的点点滴滴,这是他每天最快乐的时光,也是最痛心的时候。如果世上有后悔药,杜雨哲会想尽办法得到,哪怕丢掉性命也会去争取。杜雨哲是一个m,这是他的一个不能说的秘密。杜雨哲就带着这样的秘密过了28年,没事就在网上看小说和视频以慰藉自己空虚的心灵,他多么渴望能有自己的主人,找到心的归属。没有主人的m就像没有主人的狗,整天流浪,除却吃睡这些生理的需要,不知道生活的意义。偶尔去找收费s发泄一下,却无法让杜雨哲找到心的归属,无法真真切切的体会为人奴的快乐和满足。杜雨哲是幸运的,他曾经有一个主人,上天怜爱他,给了他为人奴,被踩在脚下的机会。最开心的就是卑微在主人的脚下,任主人凌虐和侮辱。
“轩外是烟雨蒙蒙、落英缤纷,这春夏之交,满地碎了的寂寞,漫天飞零的花朵,是啊,春走了,这委地残红竟要何去何从……”夏紫沫独自在凉亭下躲雨,看着地上被雨淋湿的桃花瓣感伤着。她正担心的看着外面,出来的时候也没有带雨具,这地方打车又不好打,只能等雨停了。
      这时,一个陌生的男人闯进了她的视线,身边的萨摩也警觉的站了起来。夏紫沫观察着此人,浅灰色的运动外套,深蓝色的牛仔裤,黑白相间的运动鞋,大约一米八的身高,肩膀宽阔,很有型的撑起衣服,虽然很瘦却看着结实。此时的杜雨哲正奋力的抖去头上和身上的雨水,突然看到了一双黑色厚底高帮皮休闲鞋,看到这双鞋杜雨哲不禁吞咽了一下口水,他向来都是特别注意女人的脚和鞋的,他禁不住向上看去,黑色的厚打底黑袜包裹着一双美腿,纯白色的韩版蝙蝠长袖上衣更衬托出这双腿的完美,再向上看去,一张美丽的脸上透着三分英气,一头乌黑的秀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杜雨哲正痴楞的望着女人,却被一声狗叫吓得一哆嗦,他这才看到女人身边站着一只白色的萨摩犬,意识到自己的失礼,他赶紧向女人点头讪笑了一下,不好意思的坐到了对面的木凳上。
      夏紫沫别过身子,冷得裹紧衣服望向远处,不再理会陌生人。这个凉亭坐落在五福公园的正中心,成正方形设计,四面由四条长木凳围成一圈,供人休息。杜雨哲正偷偷盯着女人看,发现女人旁边的萨摩犬正歪着脑袋看着自己,他平时对狗很感兴趣,喜欢研究狗的特性,这只萨摩大约6个月大,亮丽的白色说明品种纯正,主人喂养的也很好。夏紫沫回过头来发现杜雨哲正盯着自己的脚看,忙低头看,原来自己的鞋子脏了,杜雨哲不好意思的马上移开了目光。夏紫沫从随身带着的包包里拿出狗粮喂狗狗,“米修,饿了吧?一会雨停了我们就回家,你乖乖的”她温柔的跟狗狗说着。杜雨哲情不自禁的盯着对面的女人做着这一切,她那温柔的声音和表情深深的吸引着他,他自己都不知道此时的心情是羡慕还是渴望了。
      夏紫沫余光感觉到对面的男人一直在看着她,她心想:“这个男人这么没礼貌呢!”转头看向男人,调皮的问道: “你想吃吗?” 顺势将手里的狗粮举起。杜雨哲被突如其来的挑衅镇住了,他盯着那张俏皮可爱的脸竟错愕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夏紫沫看到杜雨哲的表情噗嗤笑了出来,脸上洋溢着胜利的快乐,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赶紧低头抚弄狗狗的背毛。夏紫沫抚摸着狗狗,眼睛看着地上被雨水肆虐的花瓣,心理由生无数感伤,情不自禁的说着: “要是男人像狗一样听话多好。”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杜雨哲的耳膜传来这句话的同时神经崩紧了,他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咬着自己的嘴唇还是忍不住说: “有的男人比狗还要听话呀!”
       夏紫沫惊奇的看着男人,不屑的问: “我怎么没发现?”
      “那是您没遇到比狗听话的男人”,说话的同时杜雨哲激动的看着女人。
       您?他为什么要用您呢,难道他是在说自己就是那个比狗还听话的男人吗?夏紫沫心里想着,她想看看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听话,美眸一闪,随即笑吟吟的看向男人。〔各种sm视频(女女sp第一视角等等) 各种sm资源小说漫画游戏写真音频套图gts  5元黑铁礼包(含视频漫画动漫音频图片) 20元白银礼包  加q2506272078〕
     “你想吃这个吗?” 夏紫沫高高举起手中的狗粮,一双明亮通透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对面的男人。
       杜雨哲听到了指令,不自觉的起身走向女人,阔别已久的感觉回来了,他心潮澎湃无法掩饰内心的激动,眼睛寸步不离的盯着女人手中的狗粮,三步并作两步站到女人面前,恭敬的伸出双手等待女人的赐予。夏紫沫惊奇的看着男人,试探的把狗粮放到他手里。杜雨哲双手捧过狗粮,生怕一不小心掉到地上一样,然后认真的吃起来。夏紫沫惊奇的合不拢嘴,瞪大了眼睛盯着男人把狗粮吃下去。
      “吃完啦主人,我是不是很听话!” 吃完狗粮的杜雨哲乖巧的看着女人。夏紫沫错愕的盯着男人,“主人?他叫我主人,这是什么意思,不是神经病吧?” “米修,我们该回家了”此时发现雨停了,夏紫沫赶紧牵起狗狗准备离开。
     “我叫杜雨哲,下雨的雨,哲学的哲。还能见到您吗?” 杜雨哲祈求的看着女人,此时的他多想屈膝在女人的脚下,他希望眼前的女人是个真正的女主,能够收下自己。
     “萍水相逢,不必留下姓名,有缘自会相见!” 说吧夏紫沫就要牵着狗狗离开,一不小心掉到地上一粒狗粮,被脚踩碎。
      杜雨哲看着地上碎掉的狗粮说: “可惜了!” 夏紫沫不假思索的回答:“觉得可惜就赏你了,省得浪费!” 说罢牵着狗走了。杜雨哲看着女人的背影一阵失落与不舍,他蹲下身子慢慢的拾起狗粮,像得到了砖石般小心呵护着,放在手心凝望着。夏紫沫走出不远忍不住回头看向男人,正好看到了男人蹲下拾起狗粮的一幕,她心理久久不能平静,她从未想过世界上会有这样的男人,想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对待自己的态度,心理无比的落寞,她似乎又渴望着什么,不住的回头看,那个身影逐渐的消失了。杜雨哲望着女人远去,终于消失在他的视线里,“有缘自会相见”耳边回响起这句话,他的内心充满了期待,一口把手里的狗粮吃掉,快活的骑上自行车离开了。
      生命中有一个人可以去惦念是缘分,有一个人可以惦念自己是幸福,这样的情感清澈如水。雨中邂逅让杜雨哲的心情无法平静,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他猜测那女人应该经常在这一带遛狗,所以他决定下班后去五福公园等候。可是,一连等了三天,女人没有出现,杜雨哲的心里空荡荡的,他不奢望永远,只求一次倾心的相遇。 夏紫沫自凉亭分别后就病倒了,在床上躺了三天。
     “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鬓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这几天的夏紫沫完全是黛玉似的病态美,她独自承受着病魔的折磨,他爱着的那个男人始终说忙而没有露面,只有萨摩犬-米修偎依在身边,她再一次绝望了。躺在床上独自怜哀,脑海里却总是出现公园里那个身影,那个比狗还听话的男人让她感到新奇,又似乎有种渴望。第四天,夏紫沫终于可以下床了,她拖着柔弱的身体带着米修出去透气,米修快活的蹦跳着。
       杜雨哲不死心的坚持每天下班在公园等女人的出现,也许这就是m令人赞叹的品格,一旦认准就不轻言放弃。杜雨哲正在凉亭的长木凳上来回踱步,远远的看见一个女人的身影牵着一只白色萨摩犬,他的脑袋有一刻的空白,心情激动得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最后,他冷静的坐下来装作休息。
      夏紫沫刚搬过来2个月,房子是包养她的情夫买的,米修是情夫送她的礼物,因为他很忙不能经常陪她。搬来没几天夏紫沫就发现了这个五福公园,而且她知道在这个下班的时间段公园是最安静的,所以每天都会带着米修在这个时间来透气。 夏紫沫被米修拖拽着走到凉亭,一屁股坐到长木凳上,擦擦额头的虚汗,一身白色运动装衬托出清纯的面孔,只是脸上少了些生气。
      杜雨哲看着女人虚弱的样子忍不住上前关心到:“主人,您怎么了?是不是累了?”
      夏紫沫惊奇的看着杜雨哲,“你怎么在这?”
     “我一直在等您啊,我都等了好几天了,终于等到您了!”杜雨哲激动的回答。
      夏紫沫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又感动又不可思议,“那天下雨凉着了,这几天在家养病,没出门”她只好如实回答。
     “您生病了?吃药了吗?没去医院吗?我真该死,怎么能让您感冒呢?”
       杜雨哲一边说着一边打着自己耳光,虽然打的不狠,足以让夏紫沫目瞪口呆。夏紫沫孤独寂寞的生活中突然出现了这样一个男人,她此时的心情是很难描述的,感动又惧怕,渴望又拒绝,想逃离又不舍得迈开步伐,她感觉这一切这么的不真实,只能傻傻的盯着眼前的陌生男人。
     “好了,别自责了,我现在好多了。你赶紧起来,让别人看到不好。” 夏紫沫发现杜雨哲是单膝跪着的,慌忙的四面环顾,好在这个时间公园没什么人。
      杜雨哲也发现自己有点情绪失控,忙站起来退到一边站着。“我住在柳岸馨居23号楼A座15楼2,主人住在附近吗?以后什么事您吩咐一声,我随叫随到。”杜雨哲试探的问着。   
     “我,住四季花城,6号楼,2单元,302室,我刚来到这个城市2个月,还,还不太熟悉”,夏紫沫结结巴巴的说着,眼睛不敢看向杜雨哲。
     “我可以去主人家伺候主人吗?给您做饭,打扫卫生,我什么都会,只要您愿意,我做什么都行,只要能伺候您,让您开心”,杜雨哲继续追问,眼睛祈求的盯着夏紫沫。  
     “我???好吧,平时都是我一个人,你愿意就来伺候我吧”,夏紫沫纠结着,最终渴望战胜了怀疑。
     “上次掉地上那个狗粮是不是被你捡起来了?”夏紫沫试探的问到。
     “嗯,我吃了,您不是说赏我了吗。”杜雨哲坦诚的回答。 夏紫沫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中升腾起一种渴望,憧憬的火苗被点燃了。
     “那我命令你现在跟我回家伺候我,给我做饭,打扫卫生”,夏紫沫调皮的看着杜雨哲说到。
     “啊!您说什么?”杜雨哲惊讶的看着夏紫沫,随即兴奋的说:“您说的是真的?我可以去吗?马上就去。”
     “不喜欢你可以不来”,夏紫沫心中即渴望又担心,牵着米修转头向凉亭外走去。杜雨哲痴楞了片刻,赶紧推着自行车追了上去。夏紫沫听到杜雨哲跟上来了,脸上绽开白兰花般的笑容。
      杜雨哲一边牵着米修,一边推着自行车,夏紫沫开心的坐在后座上,不断的指挥杜雨哲前进,他幸福的大步走着,浑身充满了力气。二人买了一些食材一起回到夏紫沫的住处。一进屋杜雨哲就双膝跪下等待给夏紫沫换鞋,夏紫沫呆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请主人换鞋”,杜雨哲打破了僵局,随即伸出双手就给夏紫沫脱鞋,夏紫沫身体像不听使唤了似的任由杜雨哲给自己脱鞋。
     米修在屋里快活的跑了几圈就跑过来抢杜雨哲手里的鞋,他不敢用力生怕弄坏了鞋子,只好哄骗着米修,好不容易把鞋弄了下来,赶紧放到鞋柜里。夏紫沫看到一人一狗抢鞋的样子就忍不住笑了出来。“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杜雨哲花痴般的看着夏紫沫的笑容。
    “赶紧给我做饭去,还愣着干什么?”夏紫沫假装生气的说。
     杜雨哲回过神来马上起身,在夏紫沫的指引下找到厨房,开始大展他的厨艺。夏紫沫去洗洗脸,换身家居服躺着床上休息。米修则一会厨房一会卧室的跑来跑去,忙得不亦乐乎。 大约一个小时,杜雨哲准备好了饭菜。“这么久啊!我饿的肚子都叫了。”夏紫沫一边奔向餐桌一边责备着,坐下后就开始大口的喝着鸡汤,一个小鸡炖蘑菇,一个酸辣土豆丝,虽说不算丰盛却也考虑的周到,一个滋补,一个开胃增加食欲。
     “太好吃了,跟我妈做的有一拼了,鸡汤不油腻,咸淡也正好,你太厉害了”,她一边嚼着一边赞赏,完全不顾及淑女形象。
      “鸡汤应该用砂锅小火慢慢炖,再加些中药食材,对您的病更有滋补的效果,可是您饿了,又没有砂锅,只能做成这样了,您觉得好吃就好”杜雨哲开心的看着夏紫沫的吃相。
      “你怎么不吃啊?在那傻站着干嘛?”夏紫沫赶走了肚子的饥饿感吃意识到杜雨哲还没吃饭。
      “您是主人,我是奴才,哪能跟主人同桌进餐呢!”杜雨哲一本正经的回答,夏紫沫一时也竟不知道怎么做好了,又不忍心看着他忙活了那么久还要饿肚子,只好说:“那你端着饭去沙发上吃吧,别傻站着了。”〔各种sm视频(女女sp第一视角等等) 各种sm资源小说漫画游戏写真音频套图gts  5元黑铁礼包(含视频漫画动漫音频图片) 20元白银礼包  加q2506272078〕
         杜雨哲恭敬的服从主人的命令,端着碗坐在沙发的一角一声不响的吃着,此时的夏紫沫内心纠结着,即享受这样的服伺,又觉得别捏。米修不断的爬上主人的腿,讨要鸡肉吃,
      “你不能再吃了,你还太小,吃多了受不了的,乖啊!”可是,米修还是赖在夏紫沫身上不肯走,
      “我带它洗澡去吧”,杜雨哲见状忙说到,夏紫沫感谢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夏紫沫安静的享用着晚餐,杜雨哲则在浴室进行着人狗大战。杜雨哲忙活完米修,把浴室打扫干净又出来收拾厨房。夏紫沫看了一下时间,晚上9点多了,她正合计着要不要提醒杜雨哲时间,就看到他端着一个大碗小心的走过来。
     “这个是给您补气血的,早晚各一次,对您身体恢复有好处。姜末我已经过滤出去了,您放心喝吧,大枣和枸杞最好直接吃掉。时间不早了,不能打扰您休息,奴才先告退了。哦,对了,喝完会出汗,等汗散了再洗澡。那我先走啦。”杜雨哲一边说着一边倒退到门口,向主人磕个头,然后离开了。
      夏紫沫任由杜雨哲自顾自的说着,当看到杜雨哲给自己下跪磕头立刻张大了眼睛想去制止,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门被关上的那一刹那,夏紫沫心理莫名的空寂,像丢失了什么似的。喝完姜汤,夏紫沫没有急着去洗澡,她想把换下来的运动服洗了,结果却发现已经晾到了阳台,运动服平整的垂挂着,洁白如雪。洗过澡后,夏紫沫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里总是出现那个人,她不知道那个人还会带给自己什么样的惊奇,最终被睡魔打败,夏紫沫甜甜的睡去。
       夏紫沫无聊的翻看着余秋雨的散文,突然想起杜雨哲告诉她的网站,就起身去餐桌上打开笔记本电脑,输入网址,sm的各种信息就跳入眼帘,她开始翻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信息看得夏紫沫脸红心跳,她却忍不住好奇继续看下去,这些新奇的事物令她觉得难以置信又隐约有种期待。
      紫沫在外人的眼里就是个可耻的小三,只有她自己知道做小三不是为了钱,只是为了自己的所爱过着隐身的生活。她有着本科的文凭,会画画,会弹琴,在大学被同学追捧为校花,拒绝了无数男同学的追求,却折服在情夫的怀里。女人的选择有时候就是那么可笑,她们总是相信童话故事里的真爱永恒,认为自己遇到的就是白马王子,真真切切的把自己交给了白马王子,才发现生活都是一样的,期望永远不会是现实。夏紫沫追随情夫来到这个城市2个多月了,只见过他3次,即使她生病也没抽空来看看他,她觉得失望,当初那个为了陪她过生日推掉手头工作的情夫不见了。
      一天就这样打发过去了,米修欢快的在主人周围跳着,提醒主人时间到了。夏紫沫也满心欢喜的换好衣服带着米修出门了。
      杜雨哲终于盼到下班了,从4点半开始他就一直盯着手表,时间一到马上拿起包就走。
     “雨哲今天下班这么积极呢,不像你性格啊!”同事打趣的问道。
     “不是,家里有点事。”杜雨哲讪笑的解释到,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今天骑在自行车上感觉特别轻快,不多时就到了公园,杜雨哲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旁边一只白色的萨摩跳来跳去,他赶紧加快速度奔了过去。二人相视而笑,片刻的沉默后,杜雨哲开口道:“让主人久等了,我还在想主人今天会不会来呢!”
      “当然会来,米修需要出来透气,而且,我,也需要有人伺候”夏紫沫羞涩的说着,脸别到了一边。
        杜雨哲瞪大了眼睛,欣喜的看着夏紫沫,连忙说:“我一定好好伺候主人”。
       主奴二人再次来到夏紫沫的住处,杜雨哲依然恭敬的跪下给主人脱鞋,这次夏紫沫不再躲避,欣然的伸出脚。进到屋后杜雨哲就开始忙了起来,夏紫沫看着徐志摩的诗集,不时的看看他忙碌的身影,她突然想起了网站上的调教内容,腾的一下脸就红了,正好杜雨哲走过来,看到她的脸红红的,马上关切的问:“主人又不舒服了吗?”
      “没,没有,就是有点热了,赶紧gan ni的活吧。”夏紫沫赶紧搪塞开。
       开饭了,一道牛腩炖柿子,一道西兰花炒虾仁充斥着夏紫沫的眼球,她的口水都有留下来了。夏紫沫喜爱美食,但是对于烹饪技术却始终不得要领。
      “你天天这么给我吃,我要变成大胖子了。你今天就站在桌边吃饭吧。”
      “是,主人。”杜雨哲去厨房端来昨晚的剩菜,站在夏紫沫身边吃了起来。夏紫沫看到杜雨哲只吃剩菜,就往他的碗里夹了几块牛肉和虾仁,杜雨哲忙跪下叩谢,嘴里还说着:“奴才只有吃剩饭剩菜的份,谢谢主人的赏赐,您对奴才这么好,奴才一定尽兴尽力伺候您”。夏紫沫夹着菜的手悬在半空中不知如何是好,她心想:都是你在照顾我,我哪里对你好了,难道网站上说的都是真的,奴都是这样贱的吗?越折磨他们就越开心?
     过饭后,杜雨哲依然忙碌着,夏紫沫看着他忙碌的身影,想起网站上看到的内容。杜雨哲终于忙完了,笑呵呵的走到夏紫沫面前,刚要开口却被夏紫沫抢先一步。
     “你既然认我为主,就应该有个正式的仪式吧?”夏紫沫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挑衅的说道。
      “啊?”杜雨哲被夏紫沫突如其来的行为惊呆了,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怎么? 你是不愿意喽?”夏紫沫追问道。
      “不是的,奴才愿意,奴才求之不得!”杜雨哲终于反应过来,慌忙跪倒,此时他才发现夏紫沫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双黑色细高跟鞋。
      “那你觉得应该怎么认我这个主人才合适呢?”夏紫沫挑眉戏谑的问道。
       杜雨哲立刻跪下磕头:“主人在上,受贱奴一拜,贱奴愿意一生一世伺候您”。杜雨哲正在磕着的头,突然被一只脚踩住了,他的头被迫贴在地上一动不能动,但是他的心激动而幸福,一阵酥麻的感觉传遍他全身的神经。
      “我听说奴认了主人之后,你的一切都是主人的,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做错了事是要惩罚的,做好了会奖励”,夏紫沫一边用力的踩住杜雨哲的头,一边正颜厉色的说到。
      “从今天开始,奴才的一切都是主人的,您叫奴才做什么奴才就做,您高兴了怎么使唤都行,不高兴可以随便打。我愿意做您一生一世的奴!”杜雨哲带着哭腔激动的说着。
       夏紫沫恢复了自己的本色,紧盯着杜雨哲说:“奴真的可以做到这些吗?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这样对你,你真的会开心吗?”
       杜雨哲看着那双明亮的双眸充满了求知欲望,他斩钉截铁的回答:“是的,奴就是天生的下贱,主人越是折磨他,他就越感到幸福。奴一旦认了主人,就可以为了心目中的女王做任何事。您现在就是我的女王,我可以为了您做任何事,只要您每天开心”。
     “你走吧,太晚了,明天还得上班”,夏紫沫话语中透着忧郁。杜雨哲再次给主人磕头后离开了。
       夏紫沫躺在床上无法入眠,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奴这样的人。几天的接触,她明明喜欢上了这个比狗还要听话的男人,可是,一想到网上的那些调教,她即向往又害羞,像女神一样被崇拜是多么令人神往的感觉,只是这样是不是很变态,夏紫沫纠结着。
       夏紫沫睁开双眼,温暖的阳光透过纱帘柔和的照在床上。多么美好的早晨!可是夏紫沫一点不觉得开心,因为早晨的开始代表又要开始寂寞的一天,不过,还好,她现在可以期盼晚上。夏紫沫不再苦等那个他深爱的男人,她更享受晚上被奴伺候的生活,就连米修每到晚上也是更加撒欢的淘气。每到周末,杜雨哲会带着夏紫沫到处玩,品尝美食。
       这一日,又逢星期五,夏紫沫还像往常一样在公园等杜雨哲,一想到明天就是周末,她就开心跟小女孩似的。看到杜雨哲骑车过来,马上站到凉亭外等着。杜雨哲看到夏紫沫站着凉亭前的身影,心中更加忐忑了,他不知道如何开口。两个人依然一起去买菜,夏紫沫快活的像燕子一样,在后座叽叽喳喳的说着,跟白天那个沉默在家中的女人判若两人。杜雨哲有一句每一句的搭着话,他始终开不了口。买完菜后,夏紫沫疑惑的问:“你今天怎么买这么多菜?还有熟食,香肠,怎么还有面包呢?”
     “哦,这些比较省事,不用做,还节省时间 ”,杜雨哲讪笑着回到,然后心虚的不再看夏紫沫。
      吃过饭后,杜雨哲依然忙碌着。夏紫沫按捺不住,一边看着杜雨哲干活,一边问道:“明天去哪玩好呢?”杜雨哲不经意地停下手里的活,他知道不能再隐瞒了,擦干净手,把夏紫沫推到沙发上坐下,自己则屈膝跪下,“主人,奴才有一事,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怕您生气,还请您责罚。”
      夏紫沫疑惑的看着杜雨哲,“什么事啊,你这么正式?有话你就快。说吧,弄得我心里直犯嘀咕。”
     “奴才这个周末要回家看父母,我每个月都回去一次,我好几个礼拜没回去了,昨天我妈打电话催我了。我--您看我回去看看行吗?”杜雨哲盯着夏紫沫祈求的问到。〔各种sm视频(女女sp第一视角等等) 各种sm资源小说漫画游戏写真音频套图gts  5元黑铁礼包(含视频漫画动漫音频图片) 20元白银礼包  加q2506272078〕
      夏紫沫先是一怔,随后笑道:“这是你的私事,怎么还跟我请示啊?虽说是主奴,我也不能管你家里的事啊,你家里有事就忙家里。”
      杜雨哲忙磕头感谢,然后开心的继续去厨房干活。杜雨哲转身的那一刻,夏紫沫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她不想让杜雨哲离开,可是又觉得自己没有理由妨碍他的私事。又到了离开的时间,杜雨哲磕头谢主之后准备离开,夏紫沫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最终蹦出一句:“注意安全,给你爸妈买点东西带回去,别空手。”
     “谢主人,还是主人想的周到,奴才记住了。给您买的菜都是容易做的,千万按时吃饭,这两天辛苦您了,等奴才回来再跟您请罪。您早点休息吧,奴才告退。”夏紫沫看着杜雨哲离开的背影,心中升腾起一阵落寞.
       夜深了,夏紫沫依然坐在窗前看着夜空。寂寞是压在胸口的一块石头,令人窒息,寂寞是一座令人迷茫的迷宫,任凭你使出浑身解数,却怎么也走不出。夏紫沫似乎回到的从前那种寂寞的感觉,不,是更加寂寞了。
      夜深了,夏紫沫依然坐在窗前看着夜空。寂寞像压在胸口的一块石头,令人窒息,寂寞又像一座令人迷茫的迷宫,任凭你使出浑身解数,却怎么也走不出。夏紫沫似乎回到了从前那种寂寞的感觉,不,是更加寂寞了。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二天对于夏紫沫来说就像过了二年,每天除了带米修出去就是待在家里看一些关于sm的内容。夏紫沫越来越觉得自己应该有个人伺候,她不知道自己是习惯了杜雨哲对自己的照顾,还是真的喜欢上了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她只知道杜雨哲的短暂离开让她六神无主,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想做什么,如果没有米修的陪伴,她恐怕就是个没有思想没有意识的游魂。
      终于熬到礼拜一,夏紫沫早上起来心情突然舒畅了,找回了生活的规律,做着每天习惯的事情,等待着晚上。
      五福公园的凉亭下坐着一位女孩,一身黑色连衣短裙衬托出一张漂亮的脸,手臂部分镂空的蕾丝更突显了女孩的气质,她不是别人,正是等待杜雨哲的夏紫沫。米修快活的在夏紫沫身边来回跳着,它似乎也知道等的是谁,心情异常兴奋。米修雪白的毛发与主人的黑裙相互映衬,鲜明的对比让她们更加夺目。夏紫沫开始变得焦急,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他平时都不会迟到的。想打电话,可惜都没有留杜雨哲的号码,夏紫沫此时觉得自己多么愚蠢,相处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互相留电话号。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夏紫沫始终没有等到杜雨哲的出现,她只好颓丧的带着米修回家,米修似乎也知道主人的心情不好,一声不响的走在前面带路,时不时的回头看看主人。夏紫沫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杜雨哲,她觉得他不会无缘无故就不来,一定是有急事要处理,她决定明天晚上再去等一次。
      第二天晚上,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夏紫沫依旧带着米修在凉亭下等杜雨哲。也许是上天在跟她开玩笑,凭空送她一个奴,又让他凭空消失了。夏紫沫又一次失落的回到家,他猜测着杜雨哲种种消失的原因,也许家里有事,也许不想再来伺候她了,也许······
      又到了约定的时间,夏紫沫带着米修散步之后,又路过了必经的五福公园,米修习惯性的要往公园里去,突然被主人拽住了,米修歪着脑袋回头看着主人。“米修,回家!”夏紫沫命令到。主人倔强的走在前面,米修低吟着表示抗议,却无奈的跟在后面。夏紫沫有自己的骄傲,即使作为一个小三,她也没有失去自我,她清楚自己要什么,不该做什么,她不是靠着情夫过养尊处优的生活,只是还没有找到自己的方向。夏紫沫从不低头,她更不会将自己依附于一个奴,她绝不允许自己依靠任何人。
      夏紫沫靠在床头,拿出《简·爱》正准备翻看,门铃声响起,紧接着是米修的叫声。夏紫沫疑惑着下床,米修跑到她身边咬拽着她的裤脚,又赶紧跑到门口等着她。夏紫沫从门镜里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原来是她的情夫,此时的夏紫沫竟有一丝失望。情夫进门后又是习惯性的缠绵之后寒暄了几句就准备离开。“今晚不能不走吗,都这么晚了?”夏紫沫满怀期望的看着情夫。“我一会还有个应酬,正好路过,想你了就上来看看你,等过几天一定抽时间陪你”,情夫亲吻了一下夏紫沫的额头后准备离开,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包里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夏紫沫,“好好照顾自己。亲爱的,我走了。”夏紫沫微笑了一下代替回答,目送着情夫离开。打开信封,一摞百元大钞呈现在眼前,夏紫沫苦笑了一下,将钱和信封一起扔到鞋柜上。
      夏紫沫冲个澡又躺回床上,两眼盯着棚顶出神,她感叹自己的选择,她期盼的童话故事里的爱情好像离她越来越远。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趴在床边的米修狂叫着冲向门口。夏紫沫疑惑的再次下床,她以为情夫落下什么东西了,就直接打开了门。一个人影闪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夏紫沫面前。夏紫沫还没缓过神来,就听见地上咚咚的磕头声。
    “主人,我回来了,对不起,贱奴回来晚了,求您原谅!”杜雨哲一边磕头一边乞求着。
      夏紫沫刚想让他起来,忽然又改变主意,她抬起脚踩在杜雨哲的头上,冷冷的说到:“你还回来干什么?而且这么晚了打扰我休息,你觉得合适吗?”
    “贱奴错了,求主人原谅,我妈病了,我请了两天假照顾她,就没赶回来。本想着告诉您的,可是没有您的手机号。我心里惦记您,又没有别的办法,我妈病情一好转了,我就赶紧做晚班车赶回来。我知道现在很晚了,但是,真的是担心您,就赶紧跑过来了。主人别生气,贱奴真的不是故意的。您要是生气就惩罚我,让我做什么都行。”杜雨哲可怜的解释着。
      夏紫沫知道了原因,心里一下子轻松了许多,此时她也明白了自己是害怕失去这个奴。女人就是这样,明明心里已经原谅了杜雨哲,但是,还是要装作生气来补偿这几天的空虚。
     “哦,惩罚,怎么惩罚都行,是吧?”夏紫沫奸邪的笑着,她突然想起了网上看到的调教内容。
     “我天天遛狗,就是没骑在狗身上溜过,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呢?”夏紫沫略微弯腰,贴近奴的耳朵说。杜雨哲听到主人要惩罚自己,激动得马上脱掉鞋子,规矩的跪在主人身前,等候惩罚。这就是奴,无论是主人的赏赐还是惩罚,只要是主人施与的,他们就会全力去做。
      夏紫沫骑着奴在房间里一圈圈的溜着,米修快活的在奴左右来回晃,时不时的过来舔舔奴,也许米修觉得主人胯下的奴跟自己一样吧。夏紫沫心里莫名的兴奋,她喜欢极了骑在奴身上的感觉,更享受那种能驾驭奴的快感,她又想起了那句“比狗还听话的男人”,现在她是真的相信有这样的男人了。
    “到沙发那去”,夏紫沫命令着。
      杜雨哲乖乖的驮着主人到沙发前停下。夏紫沫将自己摔到沙发上,双脚顺势放到了杜雨哲的背上,双手自在的伸展开,她感觉自己无比的放松。休息片刻,夏紫沫又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诡异笑容。  
     “你说,奴为什么要崇拜主人的脚?”
     “因为奴只有在主人的脚下才有安全感,才有存在感,连主人的脚都崇拜,说明主人在奴心目中的高贵。”杜雨哲诚实的回答。
     “那,我也想感受奴的崇拜”,夏紫沫俏皮的看着杜雨哲,试探他的想法。
     杜雨哲坐火车折腾几个小时,又当马爬了半天,本来已经非常疲乏,可是,听到想要自己给主人舔脚,所有的疲劳都消失了,他欣喜的点头答应。夏紫沫看到杜雨哲这么开心,大胆的伸出脚放到他的面前。一只玉足展现在杜雨哲的面前,白皙的皮肤,红色的趾甲有节奏的排列,足弓完美的弧度。杜雨哲贪婪的捧起主人的脚,像浅尝美食一样舔了一下大脚趾,夏紫沫一下子缩回了脚,杜雨哲的舌头一碰她的脚,就一阵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夏紫沫思绪了片刻,再次伸出了脚。酥麻的感觉再次袭来,夏紫沫强迫自己忍住,等酥麻的感觉过后,她感受到了奴那软软的舌头,湿滑的在她脚底游走,杜雨哲的唇用力裹住她的大脚趾允吸,那种感觉跟奇妙,她突然想到了金鱼的嘴,竟忍不住笑出声来。杜雨哲听到主人笑了,舔得更卖力气。突然,夏紫沫一脚踹倒杜雨哲,杜雨哲痛苦的捂着鼻子,眼泪抑制不住的流出来。夏紫沫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赶紧过来查看杜雨哲的情况。〔各种sm视频(女女sp第一视角等等) 各种sm资源小说漫画游戏写真音频套图gts  5元黑铁礼包(含视频漫画动漫音频图片) 20元白银礼包  加q2506272078〕
     “怎么样?踹到哪了?”夏紫沫焦急的问。
     “主人好大的脚劲儿啊,看着这么淑女,差点把我鼻子踹掉。”杜雨哲一边流眼泪,一边笑着回答。
     “谁叫你咬我,都愿你!”夏紫沫埋怨着,手顺势拍打着杜雨哲的脑袋。
     “冤枉啊!贱奴是想给您磕掉脚跟的硬茧,不是咬您呢!”奴冤屈的哭诉着。夏紫沫停下手,眼睛余光瞄了一眼自己的脚跟,悻悻地回到沙发上,两个人都沉默了。
     “我累了”,夏紫沫打破了沉默。
     “那贱奴先告退了,您好好休息吧”,杜雨哲磕了一个头后就准备离开。
     “今天留下吧,天太晚了。”夏紫沫头也不抬,听到杜雨哲穿鞋的声音,终于说出这句话,语气中只有命令。杜雨哲楞在门口,竟忘了手里还拿着鞋。
     “衣柜里有多余的被褥,你自己去拿”,夏紫沫说罢走向浴室。
      杜雨哲扔下鞋迅速的拿出被褥铺到夏紫沫的床脚。夏紫沫走进卧室,看到床脚的被褥,再看看杜雨哲脸上那掩饰不住的兴奋,她没有说话,准备上床休息。
     “主人,我当脚垫,您踩着我上床吧!” 杜雨哲欣喜的在被褥上躺好。
      夏紫沫冷冷的看了看脚下的杜雨哲,杜雨哲却不知她内心在纠结着。夏紫沫双脚踏在杜雨哲的肚子上,脚下软软的,她不得不找好平衡,这种感觉像是在弹跳床,忍不住想跳几下,她心理只是想想,却没有这么做,依然保持冷冷的表情,在杜雨哲身上停留片刻便上床休息了。一主一奴,一个床上,一个地上,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五)
“因为您喜,所以我喜;因为您悲,所以我悲。因为着您,所以着我。是爱吗?不是。却比爱甜,却比爱真!”杜雨哲有了主人,整个人都变得阳光快活,逢人便笑,朋友和同事都打趣他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下班了,杜雨哲急急忙忙收拾东西下班,后面又传来同事的打趣声。远远的看到凉亭下熟悉的身影,旁边白色的萨摩跳来跳去,杜雨哲赶紧加快速度直奔凉亭。
    “主人,我来了.”杜雨哲人未到声先到,放好自行车后看着夏紫沫傻傻的笑着。
    “见到主人就是这么问好的吗?不应该下跪磕头吗?”夏紫沫瞪大了眼睛直视杜雨哲。
    “啊~?在这磕头?”杜雨哲张大嘴巴吃惊的问到。
    “对啊,奴见了主人不是都应该磕头跪拜吗?”夏紫沫说完忍不住偷笑。
    公园里偶尔会看到有人走动,远处的大街上来往着下班的人群。杜雨哲东瞅瞅西看看,感觉没人注意这边赶紧双膝跪下磕头,然后急忙起身看看有没有被看到。夏紫沫忍不住笑:“原来你也会怕啊!”不过,杜雨哲能在这下跪磕头还真出乎她的意料,她也只是临时起意,好奇而已。夏紫沫和杜雨哲这对主奴每天都按部就班的生活着,偶尔夏紫沫会留下杜雨哲来陪自己。随着关系的拉近,夏紫沫对sm越来越了解,也喜欢上了被奴伺奉崇拜的生活,而且经常变换方法的玩弄奴,杜雨哲也乐此不疲。
         这一日,又逢星期天,主奴二人约好出去玩儿。夏紫沫正试穿一件裙子让杜雨哲和米修看,突然有人按门铃,二人同时一怔。夏紫沫赶紧悄声来到门口,从门镜看去,这一看竟吓一跳。夏紫沫每天沉浸在被伺奉的快乐之中,几乎忘了自己的情人,此时敲门的正是他。夏紫沫赶紧示意杜雨哲别出声,然后二人寻找着躲藏之处。最后,杜雨哲躲进卧室的衣柜中,这个衣柜里面很宽敞,里面挂满了衣服,不容易被发现。杜雨哲提醒夏紫沫把米修拴住,以防它到衣柜这来,还有门口的鞋子收好。夏紫沫准备妥当,又巡视了一遍,来到门前。
         门开了,情夫挤进来,不耐烦的说到:“怎么这么久才开门?你干嘛呢?”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夏紫沫厌恶的转过头。
   “我在阳台了,没听到。你怎么没提前打电话?我正准备出门呢,多亏还没走。”
    情夫笑嘻嘻的搂住夏紫沫:“宝贝,想我没?”
    夏紫沫推开情夫,瞪了他一眼,娇嗲的说:“想有用吗?你只忙着应酬喝酒,心里哪还有我!”
   “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吗。我应酬太多,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不,刚有点空马上就来看你了。昨晚喝酒喝到半夜,一会还有个应酬,真是没办法。”
   “一会还要走啊?总是来匆匆去匆匆的,我这连宾馆都不如”,夏紫沫生气的噘着嘴。情夫一边哄着,一边要亲热夏紫沫,说着话,二人已经来到卧室。
   “我今天不方便,还是别了,月经还没有走净呢。”
   “这么扫兴啊!第几天了?我好不容易抽空来的。”情夫嗔怪的说。
   “第五天了,这个时候对身体会不好的”,夏紫沫阻止着。
   “我不管,第五天应该没事了,我好不容易来的,我想要。”情夫说着就把夏紫沫死死的搂住,任凭她反抗也不松开。夏紫沫放弃了挣扎,任由情夫亲吻,可是她却没有一点激情,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对她没有一点怜爱之情。卧室的衣柜中,杜雨哲怒目圆睁,胸口因为气氛而上下起伏,他却不得不隐忍着。外面的景象被衣柜遮得严严实实的,随着衣柜外面传来的声音,一个个想象的画面不断出现在他的脑子里,弄得他气愤却又热血喷张。
   “你今天怎么了?”
   “这几天不舒服,可能是月经没走净的关系。下次再来提前打个电话,我好有个准备。”夏紫沫解释到。
   “行,那你休息会吧,我得走啦。”情夫说罢,穿好衣服,在夏紫沫额头留下一个吻,又留下一个厚厚的信封在床上就匆匆离开了。
        杜雨哲听到关门的声音,又过了几分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就悄悄的推动衣柜门,露出一点缝隙,小心的看着外面。门缝中看到夏紫沫静静的坐在床上,上身靠着床头,一动不动,没有任何表情。他蹑手蹑脚的从衣柜中挤出来,看看客厅,确认情夫走了才松了口气。他走到夏紫沫身前,跪到她身边,想说话,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是不是觉得我低贱?”过了一会,夏紫沫终于开口道。
    “不是的,主人。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都是那个男人的错。”杜雨哲急急的说着。
    “你们都看不起我,我不是情妇,我只想认真的爱一次!”夏紫沫咆哮着。
    “贱奴懂,真的不怪您,都是那个臭男人不好。要么您拿我出气吧?”
    话音刚落,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在了杜雨哲的脸上。“你们这些臭男人,就应该让你们做奴才。没有一个是真心的。”紧接着又是连续的一组耳光,夏紫沫愤怒的眼睛迸射着凶光。〔各种sm视频(女女sp第一视角等等) 各种sm资源小说漫画游戏写真音频套图gts  5元黑铁礼包(含视频漫画动漫音频图片) 20元白银礼包  加q2506272078〕
    “主人狠狠的打吧,把您心中的苦都发泄在贱奴身上!”杜雨哲鼓励着夏紫沫,脸上火辣辣的疼却依然求打。看到奴被打这么多耳光却依然挺立的跪着,还在求打,夏紫沫心中升腾起一团火,只想痛快的发泄。一顿拳打脚踢后,杜雨哲蜷缩在地上呻吟,他隐忍着不发出声音。夏紫沫喘着粗气,却依然发泄不了心中的怒火,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快步走到衣柜前,在衣柜中拿出一根1米来长的蛇鞭,缓缓的走向杜雨哲,眼神中透着邪恶。杜雨哲惊讶的看着主人手中的蛇鞭,他竟不知道主人何时买了这个,蛇鞭打人是很疼的,他不禁心头一震。“你想求打是吧?贱人,那就让你好好尝尝我的鞭子。”说罢,杜雨哲的后背就结实的挨了一鞭子,他“啊!”的一声扭曲上身,疼痛深入骨髓久久不肯褪去。
    夏紫沫俯身托起奴的下巴,冷冷的说道:“还狠狠的打吗?还犯不犯贱了?”“只要主人高兴,打死贱奴都愿意”,奴虽然害怕鞭子,但是那种被虐的渴望促使他鼓起勇气,只要主人开心就好。夏紫沫很是惊讶,她没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么的令她震撼,不禁心软了。可是,脑海里浮现出情夫的冷漠又令夏紫沫心口郁结,她再次挥动鞭子抽向杜雨哲,完全没有了怜悯之心。奴在主人疯狂的鞭子下痛苦的嚎叫着,终于忍受不了向主人求饶。夏紫沫累得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在床上,眼睛直直的盯着杜雨哲。一个大男人蜷缩在地上,满脸的泪痕,却不敢哭出声,可怜的偷瞄着主人。夏紫沫终于平静下来,她意识到了什么,走到杜雨哲身边蹲了下来,她手刚伸出来,杜雨哲就吓得哆嗦一下,夏紫沫忍不住笑了出来。揭开杜雨哲的衣服,一道道鞭痕跳进夏紫沫的眼睛,她吃惊的望着伤痕累累的后背,竟不知道说什么。“你还好吧?疼吧?”夏紫沫又自责又惊叹鞭子的威力。“主人不用担心,只要您开心,贱奴就能受得了”夏紫沫无言以对,心中一阵温暖,眼中噙着泪水紧紧的盯着杜雨哲,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比狗还听话的男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