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15|回复: 0

使劲操姐姐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2-24 13: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姐姐叫若言,今年27岁,确切地说应该是我表嫂,因为家人都说称呼姐姐

    亲切点,所以我一直喊若言为姐姐,姐姐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主管,因为到北京

    出差,顺路过来看望一下我。

    知道这个消息,我内心一阵狂喜,因为姐姐是个小美女,皮肤很白皙,精巧

    的瓜子脸上一双忧郁的大眼睛,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美,一头亮丽及腰的长发,没

    有经过任何人工的修饰,只是别了一个简单的发夹,最关键的是姐姐的身材,虽

    然不是北方的高挑型,但却是标准的s型,纤细的柳腰,丰满的双||乳|,修长的美

    腿,典型的江南美女,和表哥结婚后更透出一股成熟的少妇风情。

    之前我一直喜欢看性马蚤扰类的文章,经常看着别人在公交车、火车上可以做

    的那些事,总是让我无限遐想和期待,希望自己也能有这样的艳遇,因为北京总

    是会遇到高峰期坐车,很多公司的白领美女也挤在人群中,总有控制不住内心的

    欲望想去yy一番……

    机会终于来了,因为我心中仰慕已久的姐姐,终于要来北京了,周五下午跟

    领导请了半天假,特地回家换了身休闲服,顺道买了束玫瑰提前半个小时到了火

    车站。

    顺便提一下,我今年25岁,身高183,父母赐予我一副俊朗的面孔

    和健硕的身材,由于喜好篮球运动,大学时就已经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各系都有

    钟情与我的美女,也曾结交过几个校花级别的女孩,毕业后的由于种种原因都分

    手了,自从进入中关村it行业后到现在已经单身大半年,姐姐的到来无疑是我

    平淡生活中的一抹重彩!

    火车到点约5分钟后还没看见姐姐,于是给姐姐发了个信息,但是姐姐半天

    没回,人都下完了,我望眼欲穿。突然感觉有人拍了下肩膀,回头一看,一阵惊

    喜。

    姐姐正笑吟吟的站在我面前,我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美女,黑色无袖的雪纺的

    上衣,衬出姐姐莲藕般的胳膊,似乎隐隐能看到里面黑色的抹胸。下身着一条深

    蓝色牛仔短裙,露出雪白的大腿,肉色的丝袜,一看就知道是高档货,基本上跟

    透明的一样,让人忍不住想去抚摸一番,披着长发,脚上穿着一双昂贵黑色的高

    跟鞋,整体造型简单而时尚,心中忍不住赞叹,看多了嫣红柳绿,这才是人间极

    品……

    「嗨,表弟,好久不见!」若言见我盯着她看了半天,连忙提醒我。

    显然失态了,连忙掩饰下,拉着行李箱就赶紧下了地道。

    「姐姐,这次来北京住多久啊?」

    「看公司安排,事情办完后大约留天游览一下,差不多就回去了,到时

    候你要做我向导啊!」

    呵呵,我一阵窃喜,若言最少留在北京一个礼拜,我和她亲近的机会岂不是

    大大增加。

    「赶紧走吧,不然一会人多了,地铁太挤!」

    其实我是心想赶紧走,不然一会人太多,生怕美貌的姐姐在地铁上被人吃豆

    腐。我都没碰过若言,岂容他人觊觎。终于进了北京站地铁,幸好,人还不是很

    多,不过已经没有座位了。

    我找了个靠中间的位置。让若言扶住栏杆,我站在他旁边从侧面看着她,只

    能用美来形容,盯着姐姐的领口时不时的还可以看见里面的胸罩,似乎是蕾丝边

    的,姐姐雪白的胸脯中间很明显一道沟壑,看的我心经荡漾,下身渐渐得硬了起

    来,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只好吸气提臀让下面显得不是很明显。

    最要命的还不是这,因为下一站是建国门站,很多人会在这转车,从窗户上

    就已经看见外面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门一开便涌上了车。姐姐实在穿的太惹眼

    了,立马就看到有个男的一上车就盯上了姐姐,目光里充满了欲望,不停的往里

    挤,就差一点就挤到姐姐的后面了。

    我一个侧身,站在了姐姐的后面,把我的位置让给了他,因为他前面有人坐

    着,所以这哥们也就只能目光不停的杀我,我用胜利的笑容回击了他的愤怒的目

    光。姐姐似乎也发现了旁边的色男,诱惑性的朝他笑了一笑。

    站在姐姐后面,准确的说是贴在姐姐的后面,由于人太多,只能这么尴尬的

    站着。时不时的还能闻到姐姐头发里散发出来的香味儿,由于是夏天,衣服穿得

    很少,而且姐姐穿得是超短裙跟丝袜,当我下面贴到姐姐臀部的时候,能明显的

    感觉到姐姐臀部的弹性。

    第一次跟姐姐贴的这么近,不由得的心跳开始加速,呼吸也变得急促,心不

    在焉的跟姐姐聊东聊西。似乎姐姐也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微微的侧了下身体,本

    以为姐姐是为了躲开我,没想到却是让我刚好顶到了姐姐的臀沟,姐姐似乎还无

    意中的向后面靠了一下,继续漫无边际的聊天。

    我却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的欲望,开始将手慢慢的贴在姐姐的屁股上,

    若有若无的试探着姐姐,还不时的将自己呼出的热气喷到了姐姐的耳朵上,姐姐

    感觉到我的变化,耳朵已经开始越来越红,呼吸也急促,伴随的是双峰的此起彼

    伏。

    姐姐开始微微的往后靠,似乎鼓励着我去摸她。我的手颤抖的摸向了姐姐的

    臀部,微微掀起了姐姐的裙子,摸向了丝袜。手感超好,也超刺激,我已经听见

    了姐姐急促的呼吸声,我于是将手探向了姐姐的裆部,没想到的是姐姐的丝袜竟

    然是免脱型的,我轻声的对着姐姐的耳朵说:「姐姐不乖哦,勾引弟弟!」

    姐姐羞涩低下头,小声说:「你姐夫非要我这样穿的!」

    我胆子大了起来,手更加肆无忌惮的游离在姐姐的屁股上,而更让我意外的

    是,姐姐不仅穿得是免脱型的丝袜,还穿着丁字裤。我用中指在那个线上来回摩

    擦,到了菊花的位置时,会稍微用力的按下去,能触碰到菊花,但是很快就离开

    了。

    我的手指稍微往前探了下,摸到了姐姐的小|岤,可以说现在已经是个潮水洞

    了,已经能明显地感觉到,流出来的液体已经浸湿了内裤——准确的是说那两片

    布。我的手指在两片布穿了过去,插入了湿热的洞|岤门口,并没有深入便匆匆的

    撤回。

    如此这般来回摩擦,已经让姐姐招架不住,开始颤抖,于是贴着我偎依在我

    怀中。我用略带嗳液的手指去抚摸屁眼,来回几次,屁眼也和阴到一样湿润了。

    而这时,姐姐也将手背到了后面,隔着我的裤子轻轻的抚摸的着我的鸡芭。

    正当我怀抱美女享受的时候,突然姐姐扭过头来说:「我要下车!哪儿有洗

    手间?」

    我只好停下手中的侵犯,在雍和宫站下车了。领着姐姐到了洗手间门口,姐

    姐说:「你等我一下!」

    我见这个洗手间比较隐蔽,念头一动便尾随姐姐跟了进去,里面果然没人,

    我一把搂住姐姐,迅速吻住姐姐的香唇。

    「唔……唔……」姐姐的挣扎更加激起我的欲望,我腾开一只手抚摸起她的

    双||乳|,姐姐在我的热吻的攻势下,慢慢的软在我的怀里,我反手关上门坐在马桶

    上,将姐姐抱在我怀里,温柔的吻着姐姐的耳垂,姐姐呼吸的香气恨不得我将其

    吻遍全身。

    「啊……」姐姐娇声的轻叹了一声,我又激动起来,舌头在姐姐的口腔里搅

    动起来,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揉搓在姐姐的阴di上,手指慢慢插入荫道抽锸起来,

    姐姐已经开始享受这种被蹂躏的快感,很快我的手掌上就满是姐姐的y水。我按

    捺不住解开了我的裤子,还没等姐姐反应过来,已经将我分泌出了不少液体的硬

    物塞进了她的嘴巴,瞬间快感传递到了全身。

    被情欲弥漫的少妇就是不一样,已经开始沉迷在这种滛秽的气氛中,舌头不

    停的围绕着gui头旋转,时不时的用力吸一下,再用舌尖去舔一舔马眼,爽的我差

    点喊了出来,快感是一浪高过一浪。

    「若言!」我直接轻呼姐姐的名字,站了起来,扶住姐姐的后腰将她背对向

    我转,挺起青筋爆露鸡芭对准湿润的荫道插了进去,因为小|岤已经很湿润了,再

    加上姐姐穿得是免脱的丝袜跟内裤,更是刺激了我的欲望。

    我双手抓住姐姐的臀部开始向前挺入,看着我的鸡芭在两片荫唇中间穿梭,

    我开始放慢了节奏去欣赏这一美景,姐姐发现我动得慢了,开始扭动自己的小蛮

    腰,口中娇斥着:「不要停好不好?」

    我忍不住想逗弄姐姐一番:「若言想要是不是?那你应该喊我什么?」

    姐姐涨红了脸:「亲亲老公……插我嘛……」

    我开始九浅一深的插向荫道深处,粗大的鸡芭时不时的撞击着芓宫口,姐姐

    每被我插一次深处都深深的吸一口气,ru房随着我抽锸还不时的荡漾起来,由于

    在公共洗手间,姐姐怕被人发现,总是紧紧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的呻吟声传出

    来,只剩喉咙里微微的「嗯啊」声。

    那我又如何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反而加快了抽锸的速度,使劲的撞击着姐

    姐还被丝袜包裹的屁股,而且还将一直手指插进了姐姐的屁眼,虽然姐姐通过扭

    动屁股来逃避,但是我怎么可能这么就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我继续抽锸。手指已经插进去大半根了,抽锸的过程中,我转动着自己的手

    指,时不时的能从肉壁上感觉到正在小|岤里活动的鸡芭,我手指转动的速度也在

    加快。

    我抽锸了约三百余下,姐姐口中忍不住发出滛声荡语:「啊……亲亲弟弟!

    好舒服啊……我要你插我……」

    我突然感觉姐姐荫道一阵收紧,姐姐趴在水箱上的手抓的更紧,姐姐的两腿

    开始颤抖,后背也随之紧张了起来,几秒钟后我插在荫道里的鸡芭感觉像被水母

    吸住了一般,紧紧的热热的暖流一点点溢在gui头上,我忍不住打了个机灵,抱住

    姐姐的屁股疯狂的插了起来,阴囊啪啪的打在她的外阴上。

    姐姐忍不住大声的滛叫了起来:「啊……哥哥……你的好大……插的……我

    好舒服……不要停……我要高嘲了……」

    一瞬间我用尽全身力气向荫道最深处挺进,「啊」我浑身颤抖了一下,我连

    忙抽出鸡芭,姐姐瘫软在地上,大量的精子喷勃而出。全部射向姐姐的迷茫的脸

    庞上,挂在嘴角边。

    看着这滛荡的一幕,我心中一阵悸动,搂住姐姐,擦拭着她嘴角的秽物,柔

    声说:「若言对不起……」

    滛荡姐姐初尝后庭乐

    姐姐在地铁站被我马蚤扰后,控制不住内心的欲望,被我诱j于雍和宫的洗手

    间内,看着姐姐满脸的jg液,我内心羞愧万分,觉得实在不该如此对待柔弱性感

    的姐姐,连忙拿出纸巾擦拭着姐姐脸上的精子,扶起姐姐轻声说:「若言,对不

    起。」

    姐姐躲避着我的眼神说:「我们快回家吧。」

    我连忙拉着姐姐的手走出洗手间,姐姐委屈的跟在我身后,旁人看起来我们

    似乎是一对刚刚吵架的情侣。

    回到家中,姐姐说:「我还是住宾馆吧。」

    「不,姐姐你一个人在北京不方便,住在我这里我还可以照顾你,你不是说

    想试试我的手艺么?」见姐姐不吭声,我知道她对方才的事情心有顾忌,便道:

    「姐姐你要是觉得我们住一起不方便我就去我同学那里,但下班后我过来给你做

    饭,晚上我再离开」

    姐姐连忙说:「算了,就住这吧,北京这么大,你跑来跑去很不方便,我睡

    沙发也可以。」

    「怎么能让姐姐睡沙发呢?你住卧室,我睡沙发。」一边说我一边把姐姐的

    行李箱放进卧室。

    姐姐笑着说:「坏小子,我去洗澡了,你不要偷看啊。」于是进卧室关门,

    估计拿换洗衣服了。

    我在客厅心里快乐歪了,等姐姐进了洗手间,我赶快跑到卧室看到姐姐满床

    的衣服,行李箱也打开了,唉我这个姐姐就是一个大小姐,东西扔的满床都是。

    回想上次去她家看到沙发上都堆着姐姐的内衣和丝袜,我不禁失笑,随手整

    理着她的衣物,突然心跳起来,因为我看到了姐姐的好几双黑色或肉色的超薄长

    筒丝袜。

    我身上一阵燥热,立马掏出那鸡芭,将长筒袜套在鸡芭上来回摩擦,缓慢的

    套弄感受着丝袜触及的快感,闭上眼睛脑海中想像着姐姐曼妙的捰体,柔软的阴

    唇、湿润的荫道,感觉自己的鸡芭正在姐姐的荫唇之间穿插。

    夹杂着液体的摩擦声和姐姐激|情的叫床声,不由得感觉到快感来袭了,感觉

    来的太快,没来的及拿掉正套在鸡芭上的黑丝袜,伴着一阵阵强烈的快感,射了

    出来,由于射的快感太强烈了,不由得哼了出来。

    当我渐渐平静下来睁开眼的时候,吓了一跳,面前赫然出现一个美女目瞪口

    呆的看着我,姐姐已经出来了,裹着一条大浴巾,而且正站在我的面前。

    由于快感太强烈,第一次射出的jg液穿过了薄丝袜,飞了出来正好落在了姐

    姐的脚上,姐姐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怎么了,正盯着我还套着丝袜的鸡芭看。

    我急忙想把姐姐脚上jg液擦掉,姐姐以为我要再次施暴,连忙挣扎,浴巾也

    随之掉在地方,我抬头往上看,浓密的荫毛,35c的美||乳|,正在我的上方。

    好一幅美女出浴,姐姐正要弯腰捡起浴巾,我一把拉过姐姐说:「若言我想

    要你,你好美!我们再来一次吧,最后一次!!!」

    姐姐看着我激动的模样,也情不能自已,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我把姐姐抱

    到床上,因为我喜欢复古的中式家具,床是仿红木的,有四个角的那种。

    由于之前跟姐姐聊天的过程中,发现姐姐会经常幻想被强jian,快感会很强烈

    ,既然她有这种情调。于是我心生一计,将丝袜当作绳子捆起她的双手,姐姐惊

    呼:「你要干什么?」

    我坏笑着说:「姐姐你不是喜欢被强jian的感觉吗?我只是想让你舒服,你好好

    享受就可以了我不会伤害你的。」

    姐姐点点头,我加大手中的力度拉紧丝袜,姐姐现在双手被捆在了两个床脚

    ,双腿跪在床上,因为要弯着身子,屁股不由得翘了起来。已经明显能看到荫毛

    上有透明的液体,看来的确对强jian和x虐带有着特别的感觉,卧室里已经开始弥

    漫着滛欲的气息。

    虽然有过性经验,但是还从来没有尝试过肛茭。这次我一定要满足我一直以

    来的渴望,看着姐姐翘起来的屁股,屁眼还是粉红色的,看来这还是一片未开发

    的chu女地,那么第一次的后庭之乐就交给我吧,忍不住的我用舌头舔了下姐姐的

    屁眼。

    「不要,好难受感觉,你不会想肛茭吧……一定不行,我不要……」

    上次在厕所里用手指插得她那么爽,不能说不要就不要,而且我已经准备这

    么玩了,这次多引导下,应该会很容易能进入了,等爽的时候看你不求我插你屁

    眼。

    开始用一个手指插入姐姐的屁眼,虽然姐姐拒绝这么做,但是手指的灵活性

    也由不得她不愿意了,姐姐也慢慢的接受了这种虐待,喉咙里发出嗯啊的快乐之

    声,看着已经分泌出大量液体的荫唇,我忍不住用舌头去舔了下。

    「啊……亲弟弟……不要玩了好不,我不要……啊……」

    想到上次关于剃须刀的使用方法,我拔出了手指,伴随着姐姐的一声:「啊

    ……你要干嘛去……」

    「一会姐姐就知道了,马上回来,等着一会更强烈的快感吧……」

    我卸掉了吉列峰速的刀头,拿着可以震动的手柄,姐姐回头想看看我究竟拿

    了什么东西,我笑着对姐姐说:「一会你就会知道弟弟对姐姐有多好了。」

    因为是充电电池,所以不用怀疑手柄的震动持续时间,打开了震动,我拿避

    孕套套在了手柄上,免得液体进了手柄,我拿手柄在早已春潮泛滥的小|岤中抽锸

    了几下,由于震动开了,姐姐也不由得叫了起来。

    「啊……什么东西……啊……还可以震动的……啊……不要……」

    不能让姐姐这么快就进入状态,我把手柄拉了出来,拉出来的时候还带着一

    个细细的透明的细线。

    「姐姐,很快你就会求我插你的……」

    还没等姐姐反应过来,我就把早已湿润的套着安全套的震动手柄塞进了姐姐

    的屁眼,果然效果不一般啊,刚插入一点,就能感觉到姐姐强烈的反应,开始扭

    动屁股,带着对莫名物体的排斥感。

    我一只手按住屁股,另一只手开始慢慢的将手柄推入直肠,剩最后的一点时

    我停了下来,不能全塞进去,不然要拿出来的时候可就麻烦了。

    我脱光了衣服,跪在了姐姐的后面,拿着刚刚已经射过一次的黑丝袜继续套

    弄,姐姐在震动手柄的j滛下,小腿用力想把屁股翘的更高,但是越是用力,直

    肠括约肌就会收缩的越厉害,这样手柄的震动效果就越明显,姐姐不由得又放弃

    的翘屁股的想法。

    「亲弟弟,姐姐受不了了……啊……我要你……要你插我……」

    「好姐姐,这才是刚开始,等到该插你的时候我自然会不客气的……今天一

    定要让姐姐爽个够,这样以后即使你跟你老公zuo爱的时候,你也会想着我的……」

    为了让姐姐更快的进入状态,我开始将手柄拔出一部分,然后再塞进去。姐

    姐那可爱的肛门居然也渗透出一丝透明嗳液,真是美妙啊,随着手柄的震动,姐

    姐摇晃着脑袋,微微的用力夹着荫道和肛门,这样快感更加强烈,看来姐姐已经

    开始享受这种xg爱游戏了,看着姐姐被一个小小的震动手柄就j的这么爽我的鸡

    巴也快受不了了,迫不及待的膨胀着,为了让他稍微好受些,我开始在让gui头在

    姐姐的湿润荫唇间摩擦,但是不进去,姐姐好几次想下压臀部,让我能插入,但

    是我并没有让他得逞。

    「姐姐想要了?想要就求我,求我插你,求我强jian你!」

    姐姐急切的说:「大鸡芭哥哥,求求你插我,强jian若言吧,若言好渴,需要

    你用力插我!」

    征服姐姐的快感更加刺激我,我伸手捏了捏姐姐的||乳|头,还用力拽了一下,

    姐姐的ru房真是名副其实的酥胸啊,我不停的揉搓着,姐姐的呻吟更大声了,双

    腿开始颤抖,估计是感觉快来了,我往后退 了退,加快了手插拔手柄的速度,另

    一只手又开始按摩姐姐的阴di,姐姐一声比一声叫的大。

    「姐姐我告诉过你我可以用手就能让你得到快乐哦!」

    姐姐的身体开始抖动起来,我紧紧的抱着他的身体,感受着从她荫道和肛门

    深处传出来的快感,「喔…喔…」竟然喷出来了。一条细线从已经红肿的荫唇里

    发射出来,虽然不是很多,但是我手已经全是喷出来的液体。

    没想到姐姐还有这个潜质,我得好好的发掘这个能力,看着滛荡美丽的姐姐

    更增加在了内心占据姐姐的欲望,虽然我不能在现实中生活中占有姐姐,但是我

    也要姐姐zuo爱的时候想着我。

    姐姐由于高嘲的原因,爽的已经双腿无力,屁股直接压倒了小腿肚上,还不

    时的颤抖下。我将沾满嗳液的手在早已硬的发紫的鸡芭上摩擦了几下,让它润滑

    下,这样更容易挺入姐姐刚被开发的地带。

    「姐姐我要来了,我会让你爽的不行的……不要紧张,只要我进去就可以了

    ,姐姐会很爽的……」

    「啊不要啊!」

    我扶正鸡芭,对准已经有点微微张开的屁眼开始挺入,好像还是不行,明显

    感觉到了阻力。

    「姐姐,你放松些,一会等我进去就好了……」

    双手抓住姐姐的柔软的臀部往上提,以配合我的插入,终于gui头进去了,由

    于紧张的原因,括约肌收缩了下,差点挤出了好不容易插入的gui头,想我出来那

    可是不行的,霸王硬上弓了我要,管你会不会肛裂。

    我用力的做了一次挺入,虽然受到了阻碍,但是还是进入了半根,终于完全

    进入了,那种感觉是插小|岤无法体验的,有种强大的压迫力挤压着我本身已经很

    硬的鸡芭,我根本不敢动,因为感觉很复杂,快感也很强烈,怕移动就缴械投降

    了。

    姐姐经过手柄的刺激现在已经不那么排斥我的鸡芭了,皱着眉头慢慢的套弄

    着,等适应了几秒钟后,我压迫着自己千万把住精关,慢慢抽动起来。

    「若言,疼吗?」

    「没关系,你可以用力点!」

    看着姐姐纯真的面容,真的不忍心弄疼她,可谁知道姐姐却喜欢被蹂躏的感

    觉,迫使我总想着粗暴的zuo爱方式来对待她,姐姐已经适应了这种感觉,似乎都

    已经享受这种肛茭的快感,我的阴囊已经明显能感觉到从小|岤的位置分泌出大量

    的液体。

    我开始了缓慢的抽锸尝试,姐姐本来皱着的眉头已经舒展开了,伴随着我的

    抽锸的是姐姐的呻吟声,我开始稍微增加了抽锸的速度,把刚刚从屁眼里拔出的

    震动手柄,直接用床上的丝袜套上,插进小|岤。

    因为流了太多的嗳液,小|岤并没有拒绝它的插入,由于丝袜的摩擦系数更高

    ,这样更增加了震动手柄所引导的快感。姐姐的叫声越来越大,说的话也越来越

    滛荡。

    「啊,你插的我好爽啊真的感觉好像被几个人同时强jian的感觉,我的两个洞

    洞都被你塞满了!」呼吸越来越局促,再次出现了双腿颤抖的现象,嘴里喊着:

    「不行了,我要来了,哦天哪!」

    终于我在这种从未有过的高压情况下,也快缴械了,我加快了抽锸的速度,

    也管不了姐姐是不是疼了,没有怜香惜玉的概念了。

    「姐姐,我爱你,我要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我要射了……啊……啊……

    啊……」

    由于刚刚已经有过一次了,但是快感不一样,还是射了很多。精子全部被我

    射向姐姐的直肠,姐姐挺直身体感受我鸡芭的变化,我随着高嘲的回落慢慢的抽

    出鸡芭,带出来很多白色液体,姐姐也到达了第二次高嘲,这次高嘲比上一次要

    强烈很多,连续喷出了透明的液体,直接打在的被单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