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回复: 0

姐夫的荣耀 第三十七章 股东大会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平时随便跑上秘书处对形象不好,不过现在所有的高级管理都开会去了,我也没有顾忌太多,加上心里牵挂着小君,怕她不适应新环境,所以我急匆匆地走进了秘书处。
  可是,刚踏进到秘书处我就后悔了。
  想不到今天几乎所有的秘书都到齐了,满满一屋子的美女围着可爱的小君,如众星捧月似的。我又开心又尴尬,看见小君受欢迎我当然开心了,但几个与我有情缘的女人也聚集在一起,让我很尴尬,生怕顾此失彼说错话。所以我赶紧转身,想溜之大吉。
  “姐夫。”
  小君眼尖,她居然首先看见了我,只是她这一喊,把所有美女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我心里暗暗叫苦,面对十几双美丽的眼睛,六、七条柔美的身影,或站、或坐、或笑、或嗔,我有点眩目。
  我特别注意到赵红玉,她坐在沙发上翻着杂志,她是唯一没有穿制服只穿短裙的公关秘书。见我走进来,她狐媚的眼睛猫向了我,不但眼角带俏,嘴角也带着笑,也不调整一下有些不雅的坐姿。
  “小翰,快进来告诉我,你的事情怎么样了?”
  郭泳娴疾步向我走来,把我拽进了秘书处。她今天一袭黑色的套装,配上藕色的衬衫显得典雅端庄,只是迷人的眼睛里,那浓浓的忧虑从她淡淡的眼角皱纹中流露出来。看来,这位美丽成熟的大姐姐一定为我的事情操了心。
  我有些感动,刚想回答郭泳娴,一阵香风扑鼻,身材高佻的王怡远远地跑了过来,站在我面前紧张地问:“对呀,小翰,你跟总裁沟通了没有?”
  王怡的表情有点夸张,我真害怕引起其他美女的猜疑,幸好王怡没有更过分的亲热。难得的是王怡今天涂了紫色的口红,这说明她想吸引别人的注意,吸引谁的注意,鬼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她吸引其他男人,我会很嫉妒。
  庄美琪没有说话,她交叠着双手、满脸幽怨,估计她也想问我的情况,但郭泳娴与王怡已经先问了,她只好欲言而止,怔怔地等待我的回答。哎,这两天没给她电话,确实过分了。我向庄美琪送上了一个微笑,心想等会找个时间,好好跟这位红颜知己说说话、哄哄她。
  不远处,小君兴奋地向我眨眼。大庭广众之下她就诱惑我,贴身的制服衣领上别了一颗精美的KT徽章。从她左右逢源、四面讨好的氛围上看,她已经适应了新环境。
  文静秀气的樊约与小君有点像两姐妹,两个小美女黏在一起显得格外亲热。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樊约看起来很有精神,脸上一丝淡淡的妩媚令人心跳。
  樊约的身后,章言言一个劲地笑,也不知道她笑什么。
  “没事,什么事情都没有。谢谢王怡姐、泳娴姐,谢谢大家的关心。呃,戴秘书呢?”
  我眼睛扫了一下戴辛妮的办公室,发现空空如也。
  “她与何婷婷在八楼会议室,应该在准备会议资料。”
  郭泳娴温柔地告诉我。
  “哟!都当姐夫了,还找辛妮那么勤,你就不怕你老婆知道?”
  赵红玉从沙发站了起来,她的声音温婉动听,说话之间抑扬顿挫、鼻音娇媚,尽是呢喃软语,听得我心痒痒的。我注意到她的高跟凉鞋精美绝伦,裸露的鞋尖是诱人的玉足。
  我感叹KT的美女不仅都是丰乳翘臀,而且都是粉雕玉足。
  我突然产生了一种错觉,KT哪是金融公司?简直就是美女国!
  “小玉你别瞎说,中翰的爱人已经过世几年了。你呀,快去接待一下市委派来的秘书吧。”
  王怡狠狠瞪了赵红玉一眼。
  赵红玉双眼瞪圆,吃惊地吐了吐舌头,连忙对我尴尬地道了个歉:“真对不起喔!我不知道。”
  我愣了一下,转眼看向小君。发现小君那双狡黠的大眼睛在乱闪,小嘴拼命地忍着笑,我就知道,我的小君又在这里铺设她的谎言。哎,我头大了!老婆还没有,就被人咒死,看来以后结婚后,要多去仙山灵庙烧烧香,为我将来的老婆祈祈福。
  “咳咳,没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
  我干笑了两声。
  这时,我发觉空气有点异样。眼睛一扫,竟然发现除了小君外,所有的女人都流露出淡淡的忧伤,仿佛对我这个失去生命另一半的男人产生深深的同情,王怡与樊约好像连眼眶都发红了。
  唉!我可受不了这样的情景,赶紧再干咳了数声:“既然戴秘书不在,我就不打扰大家了。呃,以后就麻烦大家多多关照小君。我这个小姨年纪小不懂事、脑子又笨,希望大家多多帮助她。”
  说完,在小君愤怒的注视下,我转身想逃出秘书处。
  意外的是,从门外也跑进一个人,差点和我撞个满怀。我一看,原来是何婷婷。
  “李中翰,你怎么在这里?”
  何婷婷吃惊地看着我。
  “哦,我……我来找戴秘书的。”
  我尴尬地笑了笑,老往女人堆跑确实不好。
  “辛妮姐也到处找你,你不知道?”
  何婷婷问。
  “她找我?什么事情?”
  我感到奇怪。因为骄傲的戴辛妮在公司从来不主动找我,所以我觉得很奇怪。
  “董事会临时会议,让你马上参加股东大会。”
  何婷婷在冷笑。
  “我?我参加股东大会?我连KT一张股票都没有。”
  我莫名其妙。
  “嘿嘿,我和辛妮刚接到消息。我猜是你违规操作的事情闹大了,董事会想让你向股东交代清楚。”
  何婷婷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看来,她还对“爱巢”的事记恨在心。
  “啊……”
  “怎么会这样?”
  我身后是一片莺莺燕燕般的哗然,显然何婷婷的话让大家感到异常紧张。
  我的心一下子凉到了脚趾头,刚想细问,突然,一阵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频密地传来。不一会,一个丽人就出现在我眼前,原来是我的宝贝戴辛妮。
  “中翰,你赶快去会议室。”
  与何婷婷表情大相迳庭,戴辛妮却是一脸兴奋,兴奋得有些失态。
  “是审判我吗?”
  我情绪低落极了。
  “审什么审?你别胡说,听说……听说,是要股东举手表决、表决你担任KT的总裁。”
  戴辛妮连说话的声音都在抖。
  “什么……”
  这是一片很整齐、很嘹亮、很娇脆的惊呼。
  上百双眼睛盯着我,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别人我不知道,我就有窒息的感觉,仿佛就是做梦,我也想不到有一天我会坐在主席台上,即将成为大公司决策者。恍惚间,我除了兴奋就是紧张,除了紧张就是兴奋,为了不让自己失态,我板着脸、不苟言笑,一副很冷酷的样子。我相信我这个样子,就连台下的杜大维也感到害怕。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内心也逐渐平静了下来。
  我知道,我自己正在玩一场极其危险的游戏。对于没有背景、没有任何实力的小白领来说,这个游戏我玩不起,至少目前来说玩不起。我深深地明白,幸运不可能总是陪伴着我,我只是一时贪婪,而侥幸地成为庞大资本的拥有者,当这些资本散耗一空的时候,我就什么都不是了。
  与何书记做交易就消耗了我几乎所有的资本。这很危险,他有一千个办法能逼我说出银行帐号的密码,但是他还是选择和我交易,目的就是为了攫取这些财富,所以他不敢明目张胆,也不愿意把我逼入绝境。这是贪婪所致,我正是利用了何书记的贪婪,牺牲了一大部分利益,而保住一小部分利益。不管我做什么、不管我任什么职务,我的目的也是为了钱。
  “各位股东、各位同仁,获得下一届KT总裁职位的朱九同先生由于身体因素,放弃了这届总裁的职务,他提议由李中翰担任他的职务。按照公司章程,如果没有半数人反对,李中翰就成为新一届公司总裁。现在,我们全体股东进行举手表决。”
  侯天杰向股东们简单地介绍我之后,宣布表决开始。
  我没有听侯天杰说些什么,我在思考着如何统治这间庞大的金融公司。对于管理我一窍不通,我必须物色一个信得过的人来管理,想来想去,这人选只能是罗毕。
  本来朗谦是我的第一人选,我曾经很敬重他,但他为朱九同提供治疗性功能的药物,让我对他与朱九同的关系产生了怀疑。凭感觉,朗谦身上一定有很多秘密,我已经不再信任他。
  主持这次会议的是侯天杰,他是KT的财务总监,也是KT的第四号人物。
  其实,表决只是个过程,也只是一个表面形式而已。有何书记插手,什么困难都不是困难,困难的是将来怎样与何书记保持微妙关系,既依靠他,又不完全成为朱九同第二,这才是我面临的难题。而这个难题,我已经找一个关键,这个关键就是何芙。对于何芙,我了解很少,但何芙能怀着一颗赎罪的心,等待一个被她撞伤的人。那么我就有理由坚信,她是一位好人,至少是一个善良的人。
  会议室里掀起了一阵阵骚动,不过骚动过后,第一个举手的却是罗毕。我会心地笑了笑,虽然罗毕是我的情敌,但我还是喜欢这个人,直爽、大气,让他做大公司的门面代表,那是最恰当不过了。而且,罗毕成全了我与唐依琳的缘分。
  但要罗毕忠于我,那就要想想法子了。这也是我另外一个最迫切要解决的难题。
  几乎所有的人都举了手,就连朱九同也举了手。他的表情有些古怪,我能理解这只老狐狸一定心有不甘。让我最开心的是,杜大维居然也举了手,他瞪着眼睛看着我,似乎在想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能让我这一介布衣突然间就黄袍加身。
  “表决通过。”
  侯天杰站了起来,铿锵有力地做出最后宣布。
  掌声从稀落到雷鸣只间隔半秒钟,我在热烈的掌声中向所有股东鞠一个躬,然后接过侯天杰恭敬递来的总裁印章,以及所有重要部门和保险柜的钥匙。
  正当我踌躇满志的时候,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走进了两男一女。这三人气势逼人,他们都是身穿制服的成年人,我一看这三人的制服就马上明白他们是公务人员。
  这个时候突然闯进的公务人员让所有的人都感到震惊和疑惑,这当然也包括我。
  我感觉到什么,下意识地我看向朱九同,我发现朱九同一脸冷笑,他是对着我冷笑。
  “请问谁是李中翰先生?”
  一名年纪最大的中年公务员用严峻的目光扫了主席台。
  “我就是,请问你们是什么人?”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心想难道是来抓我的?
  “我们是上宁市经济犯罪科的检察官,你涉嫌挪用公款罪、使用不正当手段谋取外汇罪,现在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在这过程中,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我们视为证供,你可以打电话找你的律师。”
  我在听着眼前这位检察官的陈述,脑子里一片空白。幸好,在我还没有瘫倒在地之前,我清醒过来,叹了一口气,感叹世事无常也感叹社会的险恶。
  不用猜想,这一狠招来自朱九同。我纳闷这是朱九同的卑鄙手段呢?还是何书记的意思?如果是何书记的意思,那我就死定了。
  会议室一片哗然,窃窃私语,愤怒的人居多,幸灾乐祸的也大有人在,当然,也有人为我打抱不平。站出来的首先就是罗毕,他出来为我打抱不平的理由太充分了,如果我倒了,他也会跟着有麻烦。
  “检察官同志,麻烦你先出示证件。”
  罗毕走到我面前,挡在我与检察官之间,我感觉到这是罗毕在为我争取时间。
  “你是谁?”
  傲慢的检察官想不到有人阻拦,他冷冷地问罗毕。
  “我是公民,我现在要你马上出示证件。如果你拒绝,我就马上揍你。”
  罗毕很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这时从三名检察官身后闪出一个人,低声在检查官的耳边嘀咕:“他是公司的总经理。”
  我吃了一惊,这个在检察官面前献媚的人居然是朗谦。
  检察官脸色铁青,犹豫了一会,很不情愿地从随身的公事包里取出他的证件递给罗毕。
  “证件有点模糊,请另外两位也把证件给我看看。”
  罗毕大声道。
  中年检察官脸上的肌肉在抽搐,他冷笑道:“如果你在找我们麻烦,那你就不明智了。”
  “什么叫找麻烦?你们要带走我们刚新选出来的总裁,我让你们把证件出示一下有什么不对?你说我这样做不明智?你是不是在威胁我?”
  罗毕双目圆瞪,口水喷了中年检察官一脸。
  “就是说、就是说……”
  四周有人喧哗了,我看了朱九同一眼,他没有冷笑,而是紧绷着脸。
  “老于,算了,我们把证件给他看就是了。”
  女检查官悄悄地把自己的证件和另外一名检查官的证件向罗毕递了过去。
  “小侯,你把这三张证件的号码记录一下,然后打电话到市经济犯罪科查询一下有没有这三个人。哼,这年头骗子越来越多了,凡事要小心点。”
  罗毕向一个看起来很精明的小伙子挥了挥手中的三张证件。
  等小伙子接过证件时,罗毕反复地叮嘱他:“要仔细地记、仔细地问,知道吗?”
  小伙子点点头:“知道了,罗总。我一定仔细办理,你耐心坐下来等等。”
  罗毕笑了,看来小伙子对他拖延时间的战术已经心领神会。等小伙子走了,罗毕把一张椅子搬过来,就在我和检察官之间坐下去,还翘起二郎腿。
  三名检察官不是生气,而是愤怒。也许他们还没有碰到过胆敢不配合的人,中年检察官抹了一把脸上的口水,恶狠狠地冷笑:“很猖狂、非常猖狂,看来这间公司要彻底检查一下。小丁,你马上打电话,让科里能来的人全部都来,顺便让刑侦处也派人过来,我就不信邪。”
  “唉、唉,于科长你千万别生气,别节外生枝了。罗总他只是一时糊涂。”
  朗谦听到检察官要派人来,他有些慌了,连忙劝检察官不要把事情闹大。
  我注意到朱九同刚向朗谦使了个眼色。
  “糊涂?你既然检举你们公司出了犯罪分子,就应该把所有的犯罪情况说清楚。哼,检察机关来调查犯罪,居然受到严重的阻拦,不用说,这里面一定有重大问题。现在不彻底稽查一下是不行了!”
  中年检察官一副正义凛然的态度。看来无论于公于私,这位检察官都决定轰轰烈烈地教训一下胆敢拂逆他们的企业,这是他们显示实力的好机会。只是他这么一说,我顿时明白原来是朗谦报的警。
  朗谦躲开我的眼神,他甚至悄悄地溜出会议室。
  我无法相信,但却不得不相信,郎谦就是想置我于死地的人。虽然我知道他一切听命于朱九同,但我还是很伤心,毕竟朗谦是我在KT里最敬重的人,他教会了我许多期货以外的东西。我曾经把他当成我的老师、我的大哥。
  会议室里的气氛恶劣到极点。
  其实我一直都在纳闷,按理说就算执行公务,也不应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我带走,何况我是企业最高领导人,他们要把我带走可以更低调、更尊重一点。
  但三名检察官如此态度,显然就是公开削我的面子,或者说公开羞辱我、打击我,让我无法取信于广大的股东。当然,目的就是让我无法坐上总裁的宝座。
  谁最希望我不能坐上总裁这个位置呢?普天之下就只有朱九同了。
  我笑了,虽然我对总裁也很感兴趣,但我之所以走到这一步的起因,主要还是为了赶走朱九同、报复杜大维。我不想弄垮KT,因为这里是美女如云的帝国,这个地方养着很多千娇百媚的女人,我可不希望这座美丽的圣地遭受到破坏。
  自古民不与官斗,斗也斗不赢。如果今天把公司搞得一塌糊涂,反而没有人同情我,我还是委屈点吧。
  “检察官先生,我愿意配合你的调查。只是我刚当选这间公司的总裁,所以请你允许我把工作安排一下。”
  我绕过了罗毕,走到中年检察官面前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可以。”
  也许摄于我的气势,检察官冷冷地点了点头。
  嗯,他确实很傲慢,连我都想揍他。
  我迈着沉稳的步伐重新走上主席台,大声地对所有人宣布:“各位股东、各位员工,我已经当选KT的最高决策者。不管如何,在我个人的事情还没有得出结论之前,我的话就代表公司的最高决定。我宣布,在我配合检察机关调查的期间,将由副总裁兼总经理罗毕先生暂时管理公司的一切事务。”
  “中翰老弟,哦,不,李总裁,这我可不敢当呀。”
  罗毕走过来,低声道。
  我神秘地对罗毕笑了笑:“罗总,难道你忘记我们在卡邦餐厅的谈话了?”
  罗毕一愣,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的笑容。他有些激动,连说话都有些结巴:“没……没忘记、没忘记。真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在罗毕看来,我是为了帮助他、辅助他登上总裁这个位置而竭尽全力。在卡邦餐厅里,我就曾经许诺要帮助罗毕成为总裁,当这个许诺即将沦为笑话之时,事情又发生了转机。对于罗毕来说,似乎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当然兴奋啦!
  只是这期间发生很多事情,罗毕又哪会知道?我巧妙地利用一下罗毕,为了总裁这个位置,罗毕一定全力救我。我势单力薄,多一个像罗毕这样的人物帮忙,我的危险就少上一分。
  果然,我快要走出会议室的时候,罗毕疾步跟上来,在我耳边小声嘀枯道:“你到了经济犯罪科什么话也不要说,我已经为你找了最好的律师,一切等律师到了再说。”
  我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在上百双眼睛的注视下,我昂首阔步地走进电梯。就在电梯门关上之际,一个身材娇小、长发如瀑的小美女慌慌张张地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啊,我的小君怎么来了?
  也许是极度关心我,一脸焦急、恐惧的小君当着所有人的面向我大声呼喊:“哥……”
  这一刻,我心都碎了。
  走出公司门口的时候,我真感觉自己像个罪犯,其实也是一个罪犯。唉,让我重新选择,我一定不愿意再犯这个错误。望着晴朗的天空,我多希望心里的阴霾、恐惧被满天灿烂的阳光一扫而空。
  一辆墨绿色本田SUV 的车门上喷着“经济刑侦”四个白色大字,虽然没有警灯,但同样具有强大的威慑力。站在SUV 的车门前,我的心情恶劣得无以复加。
  也在这个时候,在SUV 的另一边,我看到了一辆红色车子。我发现这红色的车子不是葛玲玲的法拉利,而是一辆很普通的金龟车。
  嗯?难道是何芙的车子?我心中一动,就想前去看看这辆红色的金龟车。
  “李先生别耽误我们宝贵的时间,快请上车吧。”
  中年检察官绕到我身前,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叹一口气,无奈地抬起左腿刚想跨进本田SUV ,突然,我身后传来一道很清脆的声音:“李中翰?”
  是谁喊我?我扭头一看。哦,我笑了,因为我看见了一位眼睛像星星的大美女。
  “何芙。”
  我兴奋地大叫。
  “快上车,别磨蹭。”
  另外一名检察官走近我,抓住我的胳膊向车里推。
  “这是怎么了?”
  何芙大声问道,她脸上的惊喜瞬间消失了。带着满目的寒霜,她走到我跟前仔细地打量着三名检察官。
  “小姐,请你让开,别防碍我们执行公务。”
  中年检察官见到是一个美女,口气缓和了许多。尽管如此,他言下之意依然不客气,那意思就是如果防碍他们办公,后果很严重。
  “我问问都不可以吗?”
  何芙的脸色更冷了。
  “你?你没有资格问,如果你还继续问下去,那我们只好请你跟我们回去。到了那里,你爱问什么都可以。”
  中年检察官用半调侃的口气讥讽何芙。
  “嗯,我是没资格,我找个有资格的人来问。”
  何芙淡淡地说完,优雅地转了一个身,向身后不远处的一名中年男子招了招手:“周秘书,你过来一下。”
  这个叫周秘书的男人看起来就像一位学者,戴着一副宽边的黑眼镜,他旁边停着一辆黑色的奥迪。
  “小芙,怎么了?不是赶着参加KT的股东大会吗?哎哟,你看,都迟到一小时了。”
  周秘书有点焦急地看看了手表。
  “参加股东大会还有什么意思?KT的总裁就在这里。”
  何芙向周秘书示意一下我所在的方向。
  “什么?他就是总裁?”
  周秘书大吃了一惊,不过他随即很礼貌地向我伸出右手:“幸会,幸会。今天是周一,市政府有很多事情要办,所以就迟到了。呵呵,希望总裁见谅,敝姓周。”
  “你好!周秘书,我姓李。”
  我微笑地与周秘书握了一下手。
  “李中翰,你是什么意思?我警告你,如果你再这样目中无人,你会后悔的!请你立即上车。”
  中年检察官也加入到推我进车的行列,两名检察官如同抓犯人似的把我推进SUV.周秘书脸色大变,他拦住了中年检察官:“等等,请问你们是什么单位?麻烦给我看看你们的证件。”
  “呵呵,你们KT的小技俩、小手段真是层出不穷啊!一个接一个,我于某今天就不走了。小丁,你们先把犯罪嫌疑人带回去,严加看管。”
  中年检察官在笑,因为他看到三辆同样喷有“经济刑侦”四个字的车子驶到了KT大楼前。从车上走下了十几个气势非凡的男人,其中一个带头的年轻人快步跑来,在中年检察官面前大声问:“于科长,我们将如何行动,请指示。”
  中年检察官得意地点点头:“你们现在就进去,对财务部门进行仔细的检查,我马上让小丁补办一张搜查令。”
  年轻人应了一声,脚下顿时生风,手也没闲着,挥了挥两下,带领这一群身穿制服的公务员浩浩荡荡地杀进KT.“你是于科长吧,麻烦接听一下你上级的电话。”
  周秘书脸色铁青,他把手机递到中年检察管面前。周秘书是趁中年检察官发号司令的时候,悄悄拨通了电话。
  我暗暗好笑,心想这会有好戏看了。
  果然,中年检察官见到周秘书递来的电话时愣了一下,他犹豫片刻才接过电话。
  只对着电话说了三句话,中年检察官的脸色顿时大变,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刚才一副骄横的神态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代而带之的是惶恐与紧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