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1|回复: 0

风流花少 第二章 男尊阳功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章 男尊阳功


    这好象是对父女。


    男的四五十岁的样子,瘦高个,西装革履的,却难掩失意落魄之意,忐忑不安中带有几分欣悦。


    女孩子十六七岁,黄色丝裙包裹着苗条挺拔的身段,皮肤非常白净,非常漂亮的,也很有气质。只不过淡淡的忧愁隐现眉间,正不知所措地站在那男人的身边。我不认识他们,也从未见过。


    我明白,他们要不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要不是在推销他的女儿吧。如果是那样的话也太可笑了,也不看看他女儿大我多少岁,虽然女孩子挺漂亮的,我也不在乎女孩子的年龄,但也难匹配啊。


    “你们是谁?怎么跑到这上面来?”


    “龙少爷!你好!生日快乐!”男人首先开口,彬彬有礼,恭敬有加,看来真的是求我来的。我尚未回答,他又自我介绍道:“我叫林浩元,这是我大女儿林晓玉。”


    “喔!有什么事吗?我现在要上洗手间。”


    “啊!对不起!很不好意思!耽误你上卫生间了,真不好意思,对不起!对不起……”


    我有点不耐烦了,打断道:“有什么事快点说!”


    “啊!对不起!我只占用花少爷你两分钟,不!只一分钟!是这样的:我父亲创下‘利远钮扣公司’,传到我这一代……惭愧的是,我最近经营不善,前些天你十二姑花总收购了我公司58%的股份……我想按市价买回利远20%的股份,可……花总不同意……我……我这没用的败家子竟保不住先父辛辛苦苦创下产业,惭对先父,我没用!我……”


    我打断喋喋不休的他,不耐烦道:“那我能帮什么吗?”要不是看在他旁边漂亮的女儿面上,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林浩元顿时一喜,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赶忙道:“有的!有的!求你帮我在你十二姑面前说说好话,放过我公司,我会好好报答少爷您的!林家上下都感激不尽!”


    我深知太容易办成的事,得到的回报就有限,因此故意面露难色道:“象这类的事,我已经帮过不少人了,每次十二姑都看在我面子上,都放过了商业发展机会。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而且上次我已经答应十二姑那是最后一次了,如果现在我再去干扰她的商业决策,那我岂不是言而无信,而且也损及十二姑她面子……”


    林晓玉慌忙焦急地哭道:“我知道!但龙少爷!我求求你!求求你!帮帮我爸爸吧!我求求你了……”


    我对女孩子还是比较温柔的,不愿意看到女孩子的眼泪,这是男人(还不算是啦)的弱点,也是通病,眼泪往往是女人无往不利的利器,男人虽然知道这点但也很少不受影响的,除非铁石心肠或别具用心。


    我温柔道:“好了!好了!别这样!别人看见还以为我欺负你呢!而且今天是我生日,你哭哭啼啼的……好啦!别再哭啦!我答应你啦……我姑且再厚着脸皮试试看吧,但我不敢保证成功!”说着摸了摸她的小手,并温柔地擦掉她刚流下的泪珠。我如此言行明显地传达了我好色的信息,那么他们应该会懂得怎么做了吧。


    “谢谢!谢谢龙少爷!!”林晓玉又哭又笑。


    “谢谢!谢谢龙少爷!”林浩元感激地从口袋里郑重地摸出一张折迭的东西来。


    我不解地看着这毫不起眼的东西,好象是羊皮质的古董卷轴。


    “这张是《男尊阳功》!是我父亲早年在大陆时救了个道士,他为了报答我父亲赠送了这个秘录。两年前我父亲死了,我整理遗物时,才发现了这东西和他的一些笔记簿。其中有本记事簿中记载了他这么段往事。秘录说只有童子之身的男人才能修炼,我父亲当时就已不是童子之身了,加上他也不相信江湖术士的什么功法,所以也就没将当回事,但也没丢掉,后来大概随手就不知丢在哪了,我是在一大堆破旧古物里发明的……”


    我这时实在急得有点忍不住了,打断他道:“林伯伯!对不起喔!我实在是急得很,你的好意我就收下了。”说着便飞快地从他的手里拿了过来(有点象抢似的)后,便冲进了我专属的洗手间。


    这换洗间有五十平方大,向南,装修和我洗漱间很象,一样的落地单向复合玻璃,一样的马桶(只有一个),一样的一应俱全的设备,如嵌入墙内(防水用)的大电视,冰箱(冰镇的都是我爱喝的东西),只不过没有浴盆,却多了一台游戏机,我可以坐在马桶上打电动。


    坐在高级马桶上,看着底下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沉醉在玉青鸟的歌声中,我有种骄傲的感觉。


    展开羊皮,我心为之一动。


    这羊皮挺大张,而且很厚实,给人一种有夹层的感觉。我暂时不管,先看皮两面烫描着各种姿势的男人图案,他们或侧或倒,或立或蹲、或坐或躺、或跪或曲……细数下,两面各有49幅图示,作七横七纵排列,旁边还有细小文字注释,不过却是现代大陆在使用的简体字,叫人感觉好奇怪。


    看这皮的磨损,显然经历过不短的岁月,至少也有几百年吧(我把玩过很多古董,当然也摔得很多,所以我对古物有一定的认识)!而大陆简体字的出现也不过才几十年的历史,那这字怎么可能跑到几百年前(我保守的估计)去的?这皮的原作者是怎么会使用简体字的?从皮上油光滑亮的痕迹与文字已渐渐变得模糊的程度来看,也不像是才制作了几十年的赝品。


    这羊皮给我一种神秘诡异的感觉。


    从这姿势的一招一式来看,这绝对是武功秘录。我可是个武侠迷喔,本身就练了两年的功夫,气功也有一点点的苗头了,我气功师父说我很有练武潜质,我将来的造诣会在他之上。所以除了女孩子,练武也是我另一大爱好,我特别喜欢武侠小说中的大侠,拥有神奇高深的绝世武功,可以飞天遁地、傲啸江湖、快意恩仇、不爽就打,管他是什么皇帝或总统的……那时可就威风了,只有我欺负别人,没有别人能欺负我……


    还好我认识大陆的简体字,这都因为我有两个大陆小妈。据小妈说,她们还是复旦大学生呢,不过还没毕业,就被老爸泡上了,跟来台湾了。


    看不出羊皮哪面是正面,两面的人形略有不同,一面的人形的手是虚举的,象抱托着个什么东西,另一面的手指是点按在自己身上的各个部位,那上面还有点、线和文字,再傻的人也知道那是穴道和经脉线。我的兴致顿时大涨。


    选有点线的这面仔细观看辩认,在最上部的一段小字:


    男尊阳功男子可练幼童最宜


    人放松息轻缓意不念想有物上又下遍全身十二经脉十二周天逐有物任自如守丹田灌少阳冲会阴放复收数载间功小成吸阴精聚神气不松懈长持久壮少阳功中成图为辅均勤习少泄阳或收或化多吸多练循序进勿燥急不拘泥福缘深功大成


    这段口决似连非连,虽高深秘奥,但基本上能明白。一些话与我练的气功差不多。


    我仔细研究第一排中的第四个人形图案,它的姿势与我现在的坐姿很象。


    他一手按住下腹部,在手的周围有点有线,另一只手放在胸前……旁边的文字注释是……


    (我就不想详细说了,免得你们偷学了去,神功大成,你们不会感谢我,走火入魔却会找我^_^)


    我虽觉功法有些奇怪,仍试着照练。左手轻轻点按下腹部各处穴们,右手也点按胸前数处穴位,人放松,无念无心,进入静无……


    改想胸中有物为下腹有物,由无到虚……


    渐渐虚化为真,似有气成物……


    指尖轻揉,上下引导,逐渐下沉,归入下清宫泥丸……


    由少变多,鼓涨变坚……


    哇噻!我小弟弟竖立起来了耶——


    这是十年来的第一次耶!它长大不少,也变长许多了,我停止练功,好奇地观察起它来。


    包皮已翻起,露出个乒乓球大小的头头,软中带硬,充满了血气。


    我是不是练成了?还是已初窥门径?这就是“男尊阳功”的功效?它有什么用?


    这么大的东西,不知道那一班的小妹妹们的小嘴是否还能含得进去?它不会一直保持这样吧?我可不要啊,不然怎么穿裤子啊?会好难看的,下面还有那么多的客(外)人。


    哼!都是林家父女害的,我找他们去,你们可不要跑啊!


    马桶上的喷水器很快冲净我的肛门,并且立即被吹烘干。


    我穿上裤子后,手抓着羊皮冲出房间,大弟弟则侧贴着大腿。


    想不到他们还敢在走廊上等着我。


    “你们……”


    “龙少爷!我还有话要说!”林浩元恭敬道。


    “说!”我先看你怎么说,竟敢害得我小弟弟变成大弟弟,顶着裤子又难过。


    “这男尊阳功不可随便乱练,最好要在气功大师的指点下练较好。”


    “喔!他会有什么功效?”


    “据那道士说,这功法若是练成,可长生不老、尊崇无比……”


    “喔!这么夸张啊?好吧,我先练着试试,当然是在我的气功师父的指导下。”我开始明白我那变化非常大可能不是坏事,而且是极大的好事。我不能让他反悔要了回去,便道:“伯父,你的事我一定会尽力的!你放心好了!我会向十二姑姑说情的,但要在方便之时,你要明白……”


    “我明白!我明白的!谢谢!谢谢!林某万分感激。”


    “那你留下联系电话,我办成了给你电话。”。


    “是是!这是我的名片。让你受累了……”我接过过来放入上衣口袋。


    “好吧,伯父你下去多喝几杯酒啊!但最好别让我十二姑看到你。”


    “好的,很感谢!少爷真是大好人哪。才智敏捷,高大强壮,非池中之物哪!”


    “谢谢龙少爷!啵——”林晓玉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脸立即红了起来,是她的大腿撞到我的大弟弟上了。


    我舒服得哪还说得出话来,很特别的感觉,从未有过的。


    林浩元没注意到我们的秘密,告辞后想与女儿一同下去。


    我怎么放过让我舒服的事情,便道:“伯父,我想带晓玉姐去参观我的房间,好不好?”


    “那怎么会不好呢?晓玉!你跟少爷去玩吧,可别惹少爷生气喔!”


    “怎么会呢?今天可是我的生日耶!晓玉姐这么可爱、漂亮,怎么会惹我生气,走!晓玉姐,陪我去玩游戏机,《格斗战士》第三代最新版喔……”


    “晓玉,我在下面等你!”……


    我领着晓玉参观四楼这一层各间:


    贮物房两大间,堆满了我用过的东西,和别人送的礼物,这里满是我快乐的回忆……


    影视音乐间里收藏了许多我爱看爱听的盘片、磁带,有当今世上最先进高级的音响、电影、电视机,还有不同时期的影视播放、摄录的机器,有的是很难再找得到的古董级藏品。


    琴房里收藏的有各种古今中外的乐器,许多是难得一见的珍品,我有时会心血来潮地来乱吹乱弹一番。


    玩具室是我小时候到现在玩的各种玩具、布娃娃、游戏机,各国的都有,这里汇聚了我的欢乐。


    健身房摆放的是各种锻炼器械,我练拳就是在这,我有专门的健身教练,武功师父和气功师父则不在这教我,多数在花园里、草坪上……


    游戏房里装配、收藏的是些大型的玩具,如蹦床、滑梯、迷宫、射击游戏设备……


    娱乐室里是些较斯文,要动智力的玩具,如各种棋、牌、电玩、桌球……


    书房是我学习做作业的地方,有五套非常舒适的桌椅,每张桌子上都有计算机,可上网、玩游戏和学习。七排高大到天花板上的书架摆满了各种书藉,有活动梯子。平时堂姐妹们常来和我一起做功课,受过高等教育的家人,也学会主动来辅导我们,所以我们家的人学习成绩都很好,我们不偷懒,这都是爷爷在世时严格要求的结果,现在大家已经养成了习惯,因为我们都明白“玉不琢,不成器”,花家有今天不是轻轻松松得来的。


    林晓玉看得目瞪口呆时,我得意地牵着她的手直奔我的卧室来,因佣人房、客房和空房没什么好参观的。


    不过,就在我带林晓玉参观时候,我的手机接了许多个电话:有十叔从日本打来的祝贺电话,问我喜不喜欢他寄来的礼物;有美国留学的花银月堂姐,问我好吗,全家好吗;有日本留学的花玉慧堂姐,在电话里给我唱《祝你生日快乐》歌,还亲我亲得出声;有新加坡有事抽不开身的七姑的祝贺电话;还有一些是来不了的干妈和同学打来的祝福电话。我好开心,也很感动!


    “太夸张了!比我想象的还……”林晓玉还未能从惊异中恢复过来。


    “呵呵!!你可是少数的几个参观过我这些房间的外人之一喔。”我牵着她的手,并坐在沙发上。


    “谢谢!你快乐吗?”


    “当然!我很快乐!晓玉姐,你好可爱好漂亮喔!”我别有用心地夸赞道。


    “哪会!你们花家的女孩子才漂亮呢,个个都比我漂亮多了……”


    “呵呵!夸奖!夸奖!”我摸了摸她小手:“晓玉姐,我就觉得你也很漂亮啊!我可不可以亲你?”


    晓玉立即脸红了起来,垂首不语。


    我知道,我怎么样她,她都不会反抗的,女孩啊女孩!台湾的女孩!低男人一等,象日本,这大概是日本皇统过的影响吧!何况她家还有求于我,她不敢得罪我。而且我也很有魅力和资本。


    她低着头时又看到我裤裆被顶象一顶帐篷,脸色更加羞红,转过头去。


    我把她的手抓放到我的帐篷上,她想缩回去,被我硬拽着,她象征性的挣了几下,便任我所为了。


    我腾出一只摸到她的乳房,她先是全身一颤,便闭着眼不动了。我老练地隔着衣服揉捏抓动起来。


    不一会,我的手就从她的领口伸入。她的衣领开得不低,但毕竟是晚装,胸口也露出一大片光滑白嫩的区域,我的手自然轻易地就抓握到她的nǎi子。


    奇怪的是我的大弟弟更硬更挺了,全不需要练什么“男尊阳功”了。我干脆拉开拉链,掏出大鸡鸡,让晓玉的小手握着。


    我看到她偷偷地看了看变得粗壮、气势汹汹得好不骇人的大鸡鸡,又闭上了眼。


    我去解她的衣裙,她又是象征性的护了护,便又被我强行拉开,拉下她的吊肩带,立使她的漂亮的nǎi子全展现在我的面前。


    虽然不大,但很挺拔,而且我现在特别喜欢摸弄、挤捏它。弄得她娇喘息息,全身皮肤象沾了层胭脂,非常引人,我很想干点什么。


    在尽情地摸玩她身子一番后,她也开始轻轻触摸我的身体,我的大鸡鸡。


    “你的好大噢!怎么会这样?书本上从未说过象你这个年纪的孩子会有这么大的。”


    “我特别嘛!加上营养好,又经常锻炼身体,你看,别人十岁的小孩子有我这么高大的么?”我自然地撒谎,我可不想让她和她的父亲知道我是练“男尊阳功”练出得的结果。如果“男尊阳功”是一件难得的宝贝,我可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


    “好可怕喔!你……”她伸手轻轻地摇了摇我的宝贝,我的宝贝立即更加粗长,还一跳一跳的,那感觉又舒服又难过,无法形容的清楚。


    我难过地道:“姐姐你有没有办法让她软下去?”


    晓玉羞涩道:“怎么软我不知道,但有另一个方法你愿不愿意试试?”说完连脖子都红透了。


    她象下定决心似的,从沙发站起,接着就跪在我大腿间,双手握着我的大鸡鸡,上下轻轻地套弄着。我更加难过,但也说不出的舒服,真是矛盾的感觉。


    过了一会,她突然低下头,小嘴轻轻的接触到我的guī头,慢慢的含入,轻轻地吐出,如此反复,还不时用舌头舔鸡头头。


    渐渐加重力量与速度,也加紧了对我大鸡鸡的压迫感,越套越深入,好象快顶到喉部了。


    我舒服得直翻眼,双腿蹬得直直的,大口地呼吸着,慢慢地忍不住哼出声来,好像唯有叫出声来才能发泄我美妙的快感,这在过去那些视我为亲儿子的女人们也有对我这么做,但远没有这次这样快活,她们只是宝贝着我的宝贝,没有象晓玉现在这么认真专注地,也没让我的宝贝站起来。


    为什么呢?是不是我长大了?


    肯定是,我男性的本能真正地被唤醒了,是通过“男尊阳功”提早苏醒的。因为这是我宝贝的第一次勃起,在我的十岁生日这天,很有纪念意义。


    我的宝贝干点什么,它……它想被高度敏感的肌肤进行疯狂有力的磨擦,它要……快乐……要发泄。


    我不由地抓住晓玉的头发,帮助她加快动作,加大力度,让我的宝贝尽可能的进入到最深处。我感觉得出我的宝贝更大了,现在的体积只怕我老爸见了都惭愧汗颜。


    渐渐地,我发现晓玉在挣扎,她双手撑按着我的大腿,似乎不想再套入了,而且还嗯嗯的想有话要说。


    我放开她后,她大口地喘着气(一丝口水线还连在大鸡鸡和小嘴之间),然后娇喘道:“我差点喘不过气,瘪死我了。”


    她的小口一离开我的宝贝,就感到难过极了,希望她再为我服务。她为难道:“我下巴酸死了,饶了我吧!我的大宝贝!”


    “它流口水了(后来才知道是润滑液)。”


    “它是大坏蛋,欺负我……”晓玉双手拉掩着已经褪到腰的长裙,那样子甭提多迷人了。


    我心一动,扑上去,她最后一件小内裤似乎不情愿地被我脱下,一具美丽的少女裸体完全展现在我面前,肉缝处的毛很稀少,很漂亮,虽然不如家中的那些堂姐妹们,但也够瞧的了。


    “我们再来吧?好吗?”


    “不要了,我怕……”


    “我这次会温柔的,保证不乱来!”


    “真的?”


    “乱来是小狗,骗你是坏蛋!”


    她跪在我面前,我的内裤也被彻底脱去了,大鸡鸡冲着她点头不已。


    我自然习惯性地把鸡鸡送到她面前,要她再次给我口交啊。


    她小心翼翼地抓握着鸡鸡,慢慢地含进嘴里。


    她的小嘴撑得鼓鼓的,象吃棒冰?


    进进出出这样美丽,这样可爱的小嘴真是件畅快得意的事。


    我又抱着她的头,还是忍不住地用力插起来!


    一会后,她实在是忍受不了,才推开我,不住地咳嗽起来。


    我给她拍拍后背,并递给她一罐汽水。


    “你是小狗,你的东西想害死我呀!?”嗽了嗽口。


    “我怎么会舍得害你,我宁愿害自己,也不会害你呀。”


    她白了我一眼,轻轻拍了我鸡鸡一下:“坏东西!不讲信用坏东西。”


    “是啊!这个坏东西竟不听我的话,来!你惩罚它吧……”我乘机伸手到她的肉缝处摸索起来。


    “喔……你好坏!你最坏!轻点……那……啊……不要……”


    “姐姐!那现在接下去怎么做?”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做过。”


    “不会吧?!你可比我大,对了!你大我几岁?”


    “我十七!可我也不会呀。”


    “真的不会吗?”


    “真的!不会!”


    “那好吧!我就随便做啦。”


    “啊?!不要!!好啦!你这小鬼头。你真是我命中的克星。”手指点了我头一下:“不过你要听我的。”


    “好啊!”


    她让我还是坐在沙发上,而她背对我,手握着我的鸡鸡,慢慢曲身下来。只见我的鸡头头慢慢接近她的肉缝,当碰触时,两件物器轻轻的磨擦起来,湿润的肉唇也使我的鸡头头湿淋淋的。


    喔——感觉她坐下点身子,我的头头进去了,然后是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


    当鸡鸡完全被包裹住,顶到她身体尽到时,我感觉真是太爽了,比我以前做过的所有事加起来还要爽。这就是做爱吗?台湾人叫打炮!大陆人叫操Bī!


    我扶着她的腰,轻轻抚摸她的背,从背后摸捏她的乳房……


    我这时突然明白了,“男尊阳功”另一面姿势的意思了,那些人像都是在做爱,一边操Bī还能一边练功?这是什么邪功啊?怎么会这么怪,利用做爱来练功,啊!是不是我一直看武侠小说看不明白的“采阴补阳”啊?


    那“男尊阳功”一面人像是和女子打炮练功,另一面人像是独自一人在练功,这么说来“男尊阳功”真的是一部奇怪特别神秘的武功秘录了。


    晓玉已能适应了,正轻轻地抬落她的臀部,鸡鸡被套入套出,异常舒爽。


    我从放在沙发上的衣服口袋里掏出羊皮,展开看那虚抱似做爱的那一面(以下我将称这面“爱功”,另一面“独功”)人像。


    找到与我现在姿势相同的人像,可是却有四幅,第一排第三、四幅、第二排的第五幅和第三排的第二幅,这四幅图案表面上看似乎没多大的不同,可仔细观察下,还是有细微差别处的。


    我研究的结果是,男性坐姿四幅相同,只是手摆放地方不同,辅助的点和虚线也各不相同。一(1-3)是象我现在这样的“面背坐姿”式;二(1-4)是“她”面对我的“面面坐姿”式;三(2-5)是面对着我躺贴在我大腿上的“面坐面仰”,或者背对着我趴伏在我大腿上的“面坐按伏”式(两式相同,手姿也相同,也许因为相同所以秘录箸者将两个图形合一吧);四(3-2)我猜不出,很难想象那人的手那样放,可女方却不知在哪,不过没关系,我会搞清楚。(“X-X”是人形图案的位置号,以上的人形姿势的名称、想法是此时的“我”所能理解的结果,随着“我”的成长而改变中)


    暗默“1-3”人像旁边的密决……


    “小寿星,你在做什么?”晓玉姐回头来,奇怪地看着我在研究羊皮。


    “练功啊!”我嘻笑着回答,边把大鸡鸡往上用力顶了几下。


    “‘哟细啦(闽南话:要死啦)’,你好坏!竟……练在这……”脸红得象红苹果。


    “为什么不行?这可是你老爸给的耶。”


    “那也不能乱练啊!你看得懂这字吗?”


    “当然看得懂,这不就是大陆简体字嘛!很容易的。”


    “那……看得懂,也不能随便练啊,你能明白它的意思吗?”


    “哈哈!这你不用担心啦,我有两个师父,练过两年气功喔——”


    “真的没问题吗?我老爸他都不敢乱练……”


    “你不用担心啦!你只管专心‘工作’啦,小心不要‘出轨’……啊……喔——好疼耶!你干嘛掐我?”


    “谁叫你乱说话……”晓玉双手紧捂着脸,可下身没有停止,轻轻地磨着。


    一起说说笑笑,起起落落。


    我一边暗暗运气(谁知那是不是气),依人像上所述,运转起来。


    我好象能一心两用,一边进行着可能徙劳无功的努力,一边享受晓玉姐日渐湿润的xiāo穴带来的快乐。


    温暖细滑湿润的软肉紧紧地完全包裹着我的鸡鸡,不象刚才她用嘴套弄,用嘴套弄的快感远比不上此刻的畅快,插到底的感觉太美妙了,真想一辈子插在里面。


    我感觉自己的鸡鸡越来越硬,也越来越粗大,鸡头头承受着她身子重量的撞击和挟磨,爽得我差点无心继续练功。


    一手抓住一只nǎi子,用力抓捏着,捻弄着rǔ头,好好玩喔……


    但她毕竟是比我大的少女,坐压得我双腿发麻,血脉不通的感觉。


    “晓玉姐,我们换个姿势吧?”


    “嗯!”


    下体不抽离,我们自然地换到另一个姿势。晓玉她跪在沙发上,手扶靠背,屁股高翘,我站立在她臀后,屁股前往移动,大鸡鸡进进出出。


    我很喜欢这式,全身通畅自由,可主动掌控一切,威风凛凛地象个骑马出征的将军,不知道它叫什么,就随便给它取个名字吧,“打马催鞭”,“啪——”我一巴掌拍打在她雪白娇嫩的屁股上。


    “唉哟——”晓玉姐回过头来,委曲不解地看着我:“干嘛打我呀——”屁股上留下一个巴掌印。


    “骑马呀!驾!啪——驾!”又拍了两掌,不过是轻轻的,然后抱着她的腰,我的屁股动作飞快地运动着,象剧烈策马扬鞭的驰骋中……


    “喔!轻点!慢点……呀……你……能不……能……停……一下…我……”


    “不行!你现在是我的马,马是不能说话的。”


    “我……”晓玉她只有乖乖挨插。


    强烈的刺激感,使我有种想尿尿的感觉,不行!在这个时候怎么能尿尿。


    这么爽中,我可不想去上洗漱间方便。忍!我一定不能让它尿出来,不然多不好意思,尿在她身上她会生气的。


    对了,好象“男尊阳功”上的口决中有:“守丹田,灌少阳,冲会阴,放复收……”这么一段话,丹田、少阳、会阴我自然明白,我试试口决,看能否忍住尿尿。


    放慢活塞动作,默想“尿水”向上,回流,聚丹田,转下宫,灌少阳,冲会阴……


    不对!灌少阳,尿意就更浓了,看来是(理解)练错了,尿水离少阳越远才越对。


    便转意向上,可往上是根本不可能的,只能在下宫徘徊,能忍多长就长了……


    “啊——”晓玉全身微颤,ròu洞里一阵痉挛,顿时洞内空间被液体灌满。


    好啊!竟敢偷偷地尿尿,我都忍住了,你竟用尿液淹我的“花家宝贝”,给你点厉害看看。


    我就猛列地灌少阳,一股“尿水”也注射进它的ròu洞内,看谁的多,看谁的猛,看谁更厉害!


    “啊——好舒服啊——”晓玉的屁股扭动不已,我可以感觉得出我“尿”的威力有多强大。


    “啊!我也好爽啊——”只感觉全部的快乐从一点的奔发出来散遍全身,在这刻,时间空间仿佛停止,脑袋里的全部神经在强烈地痉挛,乃至全身。


    我趴伏她的身上,她也软倒在沙发上,一起大口地喘气着,嘴巴发干。


    大鸡鸡也挤出洞来,不过好象有什么东西经过鸡鸡跑到我体内来,很细微,几乎感觉不出来,我想大概这是正常的反应。


    太快乐了!这就是大人们乐此不疲的游戏吧?


    我会了(早着呢)!我从此是大人了吧?


    鸡鸡小了点,但也比原状大许多,湿润得发亮,粘粘的白色痰状液体混合着些许血丝。


    “晓玉姐!不好了,你下面好象破了……”


    晓玉看到后,脸色怔怔地,好象六神无主的样子。哇!看来好严重,我闯祸了。


    “对不起!玉姐姐——”


    “好弟弟,没关系……那是女孩……第一次……都会这样啦……”


    “真的没事吗?”


    “没…没事……只……”晓玉有些惆怅失落的样子。


    “你不高兴吗?后悔了?”


    “不!我只是……有些……有些……不安。”


    “怎么啦?会怎么样?”


    “不知道……谁知道……算啦!今后再说吧!”


    “嗯!好吧!”


    “啊!不好!”


    “怎么啦?”


    “你还要练‘男尊阳功’的,炼‘男尊阳功’是需要童子之身的,如今你破了童男之身,就不能修炼‘男尊阳功’了。”


    “没关系啦!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怎么着也没用!”其实我才不相信练“男尊阳功”需要童子身之回事,炼功讲的是资质悟性、吃苦耐劳和坚持不懈的努力(我师父讲的)。


    “那你不恨我了?”


    “当然不!不过有件事可不妙……”


    “什么事啊?”晓玉吃了一惊。


    “我们在这上面这么久了,要是有人上来可怎么办?”


    “啊!那怎么办?”


    “洗澡是来不及了,可这样下去会被别人闻我身上的味道的……”


    “那…那怎么办?”


    “你赶快把我的小鸡鸡舔干净啊!舔干净吃下去就没有味道。”


    “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你嫌我脏吗?”


    “不是……”


    “不是就好!你知道吗?我们这样子,身上的这种味道会被人闻出来的,要是被你爸爸……”


    “啊?那……我……好吧……”


    她再一次跪在我面前,心不甘情不愿地盯着还没变软的鸡鸡,还是不大愿意下口。


    “听大人说,男人流出来的这种东西,是很补的。你尝尝!”


    “真的?”她将信将疑。


    “不信我们现在就去问你老爸!我敢跟你打赌。”我一心只想骗她舔我的鸡鸡,和上面两人的分泌物。她怎么敢去问她老爸。


    “那好吧……”晓玉面带难色,皱着眉头,又含进我的鸡鸡,吸吮干净每一点污秽。


    真是笨女人!十七岁的国中生竟被我这十岁的国小生给骗了,她也不仔细想想,只要用纸巾和毛巾很快很容易地就搞干净了,小弟弟放在水里洗洗也行啊,如果有异味,还可以用香水掩盖啊。难怪老爸常说女人胸大没脑,她胸不怎么大,也怎么这么没脑。


    “嗨!你们在干什么?”一个人站在我的门口。


    我鸡鸡还在晓玉嘴里,来不及拔出来,一起心虚地大吃一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