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4|回复: 0

姐夫的荣耀 第一十三章 蜜糖美人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也许是青春无敌,虽然玩了整个晚上,但一脸素颜的樊约看上去依然精神充沛,一丝疲倦的痕迹都没有。我想起今天是樊约的生日,不禁多看了她两眼。其实以樊约这个年纪,不用打扮就足以迷死男人。
  樊约比我晚半年进入KT,那时候她和小君一样生涩。半年后,樊约变得越来越有味道了,一头齐肩的碎发让她看起来很清爽,与戴辛妮、葛玲玲都不同,樊约的身材属于苗条型,所以她前凸后翘的地方尤其明显。我估计这是比例差别而造成视觉上的错觉,让人觉得她身材很火辣。
  看见两个男人盯着她,樊约有些害羞,脸上荡漾着花一般的笑容。见我没有答话,她又说了一遍:“李主管,朱总裁在办公室等你。”
  “难道除了这些,你就没有其他话要说?”
  我故意叹了口气。
  “说什么呀?”
  樊约甜甜一笑。
  “说说,你对我们孙家齐先生的印象如何?”
  尽管我已经从葛玲玲的口里得知樊约喜欢我,但我还是很担心,我记得命相书说,桃花运太多就会变成桃花劫。
  “嗯,孙大哥和我们李主管一样帅。”
  樊约果然是做公关的料。她眯着眼睛,笑得像一只小狐狸,回答得滴水不漏,我们两个大男人听了都哈哈大笑。
  “好,那你就和我们孙大哥聊聊,我去见总裁了。”
  我起身离开,把机会让给了孙家齐。心里有些不舍,但孙家齐必须要笼络。
  在最需要朋友的关键时刻,我可不能贪心自私,该让的要让,不该让的也要让一让。
  这是我第一次从正式进入总裁办公室。自从知道自己是公司高层笼络的目标后,我的心态变了,虽然身份依然卑微,腰杆却挺直了,走起路来,也阔步挺胸、自信满满。看见总裁办公室前的几个小秘书,我的眼神温柔和善,上一次把她们都吓着,心里怪不好意思的。总体来说,我对所有的女人都很温柔。
  “请问小姐,总裁在吗?”
  我彬彬有礼。
  “总裁在等你,你进去吧!”
  其中一个小女孩娇滴滴地回答我,和上一次相比,她们对我的态度也迥然不同,既不惊讶也不慌张,而是脸带微笑。
  刚要踏进总裁办公室,我想了想,又回头问说话的小姑娘:“请问,你叫什么?”
  “我叫小月。”
  小女孩笑得很甜。
  “小月,请问你的链子在哪里买的?真好看。”
  我堆起了笑容。
  “真的好看吗?我是在同福珠宝店买的。”
  小月笑得更厉害了,她捻着脖子下的白金项链开心地左右摇晃,我真担心她要扯坏链子了。
  趁着女孩叽叽喳喳地讨论项链时,我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
  可是,当我走进总裁办公室之后,我又感到了羞辱。这次,我的羞辱感更强烈了。
  干瘦的朱九同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电视上的主角不是别人,正是我和戴辛妮。我们刚才做爱的画面,都被朱九同一一摄录下来,我不知道戴辛妮的裸体被朱九同看过几遍,哪怕一遍,我都感到愤怒和羞辱。
  画面很清晰,声音也很清楚,简直就是身临其境。镜头里的戴辛妮美得让我心跳,我不愿意再看,而是把视线转到了朱九同身上。
  朱九同却一副怡然自得,干瘦的脸上闪烁着淫靡的神采,我恼怒到了极点。
  但我又不能一拳把朱九同的鼻子打下来,我只能强忍着:“总裁,您找我?”
  “嗯。”
  朱九同点了点头,他把液晶电视关了,然后指了指他身边的位置:“过来,我们好好聊聊。”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坐到朱九同旁边,就如坐在一部摄影机前,我的一切,甚至我的内心好象都被摄影机拍摄得清清楚楚。刚才进门前的那股自信在瞬间灰飞烟灭,我又变回卑微、谦恭的小白领,连正眼都不敢看一下朱九同。
  “你果然毫不保留。嗯,看来,你是站在我这边了。很好,非常好。”
  朱九同对我赞赏有加,我却一点都不觉得高兴。
  “我尽力。”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我很想听朱九同说什么,又怕他有什么过分的要求。没有办法,我只是一条小鱼,朱九同是大鲸鱼,在大鲸鱼面前,小鱼只能被束手待毙。
  “想不到你的东西这么大,我以前也这么大。”
  朱九同叹了一口气。
  “大?”
  我错愕,不明白朱九同说什么。
  “我说的是男人的东西,你的东西真不小。你可以满足妮妮,你要继续满足她,让她开心、快乐,你知道吗?你是在替我满足她。”
  朱九同越说越激动。
  我却听越糊涂了,心想我满足我的辛妮关你屁事?你这个老变态意淫就好了,居然还有脸说出来,真够无耻的。
  “妮妮越来越美了,她的奶子真的很大、很挺,你说是不是啊?”
  朱九同半眯老眼,我估计他一定在幻想戴辛妮的身体,心里又是一阵酸楚。和另外一个男人讨论心爱女人的身体,我只觉得心里怪怪的,虽然男人是一个老头,但我还是很不情愿,只因总裁就是老板,我只能服从。
  “下一次,你们要在厕所里做,知道吗?要在四楼的厕所做一次给我看,不管什么时候都行。”
  朱九同突然说出了让我意想不到的要求,这要求简直匪夷所思,把我吓了一大跳。
  “总裁,这、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还是年轻人,年轻人很容易冲动。此时,我冲动地鼓起勇气,毕竟没有一个人愿意做木偶,没有人愿意被人摆布。
  “是很过分,这我能理解。从电视上看,你对妮妮动了真情,妮妮也对你动了真情。我这样无礼的要求,对你确实过分,但我恰恰就是需要这种真心情意的做爱。”
  朱九同杵了杵手中的拐杖,激动地说:“我不需要任何表演!如果要看表演,我完全可以出钱请一男一女在我面前表演,但是这种表演不真实,只是纯粹的性交,没有丝毫感情,我不能投入。我希望我是你的影子,我希望我的神灵能进入你身体,然后和我心爱的女人做爱。你明白吗?”
  朱九同不仅是变态,还是一个疯子。
  茫然的我终于明白了,虽然难以置信,但我还是明白了。原来,朱九同并不满足于简单地欣赏我和戴辛妮做爱,而是幻想着是他与辛妮做爱,也就是在精神上与戴辛妮亲热。
  “你要清楚一点:只要你爱妮妮,那么我就有这样的感觉,我就能感觉到高潮。
  五年了,五年后我终于可以射精了,我有了一次高潮。虽然我六十三了,快死了,但今天我看了你和妮妮做爱后,竟然自渎了,还能射精。我告诉你,我很舒服,我甚至愿意用我最后残存的生命去换取一次高潮!我真的很愿意,呜……”
  朱九同哭了,他拄着拐杖的双手在颤抖,佝偻的身子一直在哆嗦。
  我惊呆了,这老家伙还是我们的总裁吗?还是目空一切、纵横金融界的“九叔”吗?我的脑袋一片空白。
  “你不知道。五年前,我还有性能力,那一年妮妮出国的前一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酒后糊涂,我就想占有妮妮。可是,妮妮很强悍,她一脚就把我给废了。从那天起,我就开始自卑,我恨我自己。你不知道,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占有妮妮,可我偏偏选择最愚蠢的方法,我居然想用真情打动她。”朱九同在苦笑:“很遗憾,妮妮不接受我,我借助酒胆想霸王硬上弓,结果落了一个残废的下场。我没有怪妮妮,是我白痴,如果给我重新选择,我会偷偷放安眠药给妮妮吃,等她昏迷不醒,我再占有她,这样,我就能轻松得到她。唉!如果我能占有她,哪怕只有一次,我此生就无憾了,就算马上叫我去死,我也甘心愿意。真遗憾,现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妮妮跟你做爱,心酸的人应该是我。唉,我真的连牛粪都不如。”朱九同发出绝望的叹息。
  我却听得目瞪口呆,心里大骂朱九同猪狗不如!他居然想迷奸戴辛妮,还有脸说出来。他是侮辱我,他一定是故意侮辱我。我木然听着,真想一刀杀了朱九同这个狗东西。
  “我还是觉得太过分了。”
  我阴沉着脸。
  “你们什么都让我看遍了,也做过了,再多做一次又如何?中翰,我会感谢你的,你会得到好处的。”
  朱九同突然目光如电。
  好处?这两个字眼强烈地吸引了我,心想这个糟老头会给我什么好处?如果真有大好处,给他看看也没损失什么。
  “好,我会满足你的要求。四楼厕所,我知道了。”
  犹豫了好久,我才答应朱九同的要求。这不仅仅是我向朱九同妥协,更重要的是我答应了戴辛妮,要联合朱九同击败杜大维。只有赶走杜大维,我的戴辛妮才不会受到伤害,不管朱九同是多么可恶,目前首要目的就是全力对付杜大维。
  “好,我不会让你白为我做事的。这是一张指令卡,密码都在上面。你的投资权限将从今天开始由每天一手,升格为每天两手,每手的额度从三十万美金升格为一百万美金。”
  朱九同从上衣口袋里递了一张磁卡递给我。
  我激动地接过指令卡,好比想睡时遇到了好枕头。下午的研究和分析就是等着晚上炒一炒大豆期货,只是权限很低,只能三十万美金一手,想不到现在一下子就提高到一百万美金一手。
  这意味着我的工作权限和权力已经达到了副经理级别。也就是说,我在投资部里的权力已经仅次于杜大维。
  “这几天你要是能为公司赚取利润,哪怕赚很少,我都能在董事会上提议你当投资部的副经理。”
  朱九同顿了一顿,突然神秘地接着说:“如果你赚取了双倍投资,那么你将立刻拥有三千万美金一手的投资权限。这个权限就是部门经理的权限,哪怕你还不能马上取代杜大维,但公司将授权你与杜大维共享决策权。”
  朱九同微微一笑:“也就是说,你每一笔超过五百万美金的投资都需要得到杜大维的签字同意,而杜大维每一笔超过五百万美金的投资也需要得到你的签字同意。”
  “谢谢,谢谢朱总裁的栽培,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我激动得手都发抖了。
  因为按照规定,谁为公司赚取了利润,公司将自动奖励其千分之一的奖金。
  “嗯,你很有才华。在策划部门的时候,你策划投资的石油期货、股票、镍矿都获得巨大成功。很多董事都赞赏你,但那些你都只是个策划;单独选择投资项目进行投资,这是你的第二次,我希望你不必太顾虑,放手去做,我相信你。”
  朱九同拍了拍我的肩膀,以示鼓励。
  “总裁,我一定好好做。”
  我的勇气倍增,就如同一个上战场的战士正在接受战前宣誓。我变得不再卑微,而是豪气万千,视成功如探囊取物。
  临出门时,朱九同喊住了我:“厕所的事先不急,我朱九同的命还很长,我有时间去欣赏。你投资的事情最急,晚上你如果选好目标,就可以出手。”
  “我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心想在厕所做爱确实刺激,你朱九同就是取消了,我也会去做的。此时,我肾上腺素急剧飙升。
  走出总裁办公室,迎面碰见眼睛大大的小月,也许是兴奋过度,我突然抱了抱小月,然后大步离开。
  身后,小月支支吾吾地喊:“他……他为什么抱我?”
  得到的回答却是几个小女孩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
  面对晚上的挑战,我紧张得有些彷徨。据说,做爱能减低紧张的情绪。
  清新可人的樊约能令我感到放松吗?我很期待。
  “铃!铃!”
  刚回到办公桌,电话就响,我以为是戴辛妮,但接起电话,我的心就突突直跳,打电话来的居然是樊约。
  “李主管,我是樊约。”
  樊约的声音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听。
  “哦,你好,小樊,有什么吩咐?”
  我预感到樊约要说什么。
  “嘻嘻,我怎么敢吩咐你?我只、只想问你晚上有没有时间?”
  樊约在娇笑。
  “怎么,想请我吃饭?”
  我笑问。
  “嗯。”
  樊约只嗯了一声句就不说话了,她在等我的回答。
  “平常我不随便接受女孩子的邀请,除非今天是你生日,呵呵!”
  有葛玲玲推荐在先,我自然大胆地跟她甜言蜜语。我很喜欢樊约,虽然我更着迷成熟的女人,但樊约确实与众不同,她身上兼有青春与成熟的味道,是两种类型的混合体,既有成熟女人的风情,又有青春少女的羞涩。
  “我要生日礼物。”
  樊约和所有女孩一样,都希望自己的生日能够得到礼物,我答应了。
  送什么给樊约呢?挂断电话,我就开始叹息。我不仅要想送什么礼物给樊约,还要想一个天衣无缝的借口来应付戴辛妮。
  公司大楼的斜对面就有家叫做百越光的大型百货公司,问了一下服务台小姐,我找到了四楼的同福珠宝店。
  同福珠宝店是老牌珠宝首饰店,虽然在四楼,但来选购珠宝首饰的顾客并不少,琳琅满目的首饰闪耀着扎眼的珠光宝气。我走到了一个专卖白金饰品的柜台坐下去,这是小月给我灵感,她脖子上的白金项链确实漂亮,看得出小月她非常喜欢。如果我没判断错误,樊约也一定会喜欢这些款式新潮的白金饰品。
  “先生,要买什么首饰?我们这里有最新款的戒指、手链、项链……”
  一个身穿制服的漂亮小姐走了过来,很客气、很礼貌地向我介绍。
  “项链。”
  我瞪大了眼睛搜索着,期望能找到与小月佩戴的那条柏似的项链。
  “这几条怎样?”
  售货小姐小心翼翼地从柜台里拿出了三条细长闪耀的链子,我一眼就选出一条星月形的,星星与月亮交叉,月亮稍大、星星略小,月亮银白色,星星却是淡蓝色,精致又漂亮。我几乎可以肯定,只要是女人都会喜欢。
  “先生真有眼光,这条项链真的好漂亮又时尚,送给女朋友最合适啦!”
  售货小姐笑容灿烂地夸奖了我一番。
  我在想,这小妞嘴真甜,可惜胸部小了点、头发油了一点、粉刺多了两颗在额头。
  哎,与我们公司的美女相比,真的差了一大截。
  “谢谢惠顾,一共五千六百八十元。”
  售货小姐把一只装了项链的首饰小锦囊递了过来。
  “好的。”
  我把信用卡递了过去,看着这只精美的小锦囊,我偷偷地叹气。
  如果单单为了泡女人,我一定不会舍得花这么多钱去博美人一笑,不是我小气,而是我根本就没有博女一笑的经济能力。我之所以这样做,都是为了实施我的计划。
  我并不笨,像樊约如此出众的美女平时骄傲得不得了,男人要请她吃饭,估计也要排很长的队,说不定被几次插队后,还被完全遗忘。可是,樊约却主动约我,这有点高看我了,我固然长得不错,身材也过得去,但要女孩主动出击,我还真没有帅到那种程度。
  “先生走好,欢迎再来。”
  售货小姐递来收据,端庄地向我鞠了一个小躬。
  我点头,这种被人尊敬的感觉真好。
  走出了同福珠宝店,我一边走一边思索着自己的未来。要想在KT长久待下去,我必须成为投资部的副经理,如果做不了副经理,等几天后的股东大会一结束,新的领导核心定型,我将被遗弃,至少不被重用,也许永远都只能做一个分析师。
  做一个分析师其实也不错了,很多人拼一辈子也拼不到这个位置,但是我仍然不甘心,既然有机会继续前进,我为什么要原地踏步?
  身处特殊的环境,我总有危机感,也有机会感。现在机会就在眼前,我决定好好地利用,否则不但救不了戴辛妮,自己也将自身难保,如果还连累到小君,绝对是一场灾难。
  为了小君,也为了戴辛妮,我只有一条路走,就是打败杜大维,把杜大维这个危险先排除掉。我深深知道,要打败杜大维就要先赢得他的信任,如果我拒绝了樊约,就无疑告诉杜大维,我站在朱九同那边。这太危险了!朱九同虽然目前依然掌握着KT,但他确实老了,我绝对不能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朱九同这个篮子里。
  如今KT的局势混乱,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在两大势力的眼里,我只是一枚棋子,一枚随时随地都可以放弃的棋子。要想把自己变成一个有决定性的力量,就必须团结一切势力、拉拢一切势力;要壮大自己的能量,万万不可与人为敌。
  别人在利用我,我为什么不可以利用别人呢?等我打败了杜大维,我再回过头来对付朱九同。嘿嘿,这个变态的朱老头,不值得我惧怕,我迟早与他有个了断。
  “叔叔,请让让……”
  站在下降的电扶梯上,一个孩子急匆匆而过,他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只好让开道路。突然间,我看到一个美丽的倩影。
  真是冤家路窄,这个美丽的倩影偏偏就是葛玲玲。
  葛玲玲也看到了我,她站在电扶梯向上升去,而我却是站在电扶梯向下移动。
  我们迎面交接、目光交错,那瞬间葛玲玲有些意外,不过她马上就掩嘴失笑。
  虽然睡了一觉,又过去了十几个小时,但我依然对凌晨的折磨记忆犹新,那呕吐的感觉到现在还有。
  可恨的是,这个美丽的女人见到我之后,不但没有丝毫歉意,还得意地偷笑。
  我顿时怒气上涌,禁不住骂了一句唇语:臭三八。
  我骂的时候,是脸带微笑,我当然不敢直接骂出口,这个凶悍的女人连杜大维都怕她,我更加不能得罪。所以,我只能用唇语来骂,这至少能消一消我心中的怒气。
  糟糕的是,笑靥如花的葛玲玲突然不笑了,她杏目圆睁,咬牙切齿地看着我,我又看到那种要杀人的目光。
  哦,天啊!难道这个葛玲玲能看懂嘴形,通晓唇语?我脸色大变,等电扶梯滑到底,我快速走开,心中真怕了葛玲玲这位悍妇。
  可没有走几步,口袋里的手机却悠然响起,我拿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我下意识抬头往电扶梯的上端看去,只见葛玲玲手拿着电话看着我,距离够远的了,但我依然能感觉她身上有怒火。
  难道这个电话是葛玲玲打来的?我很吃惊,没有去接通电话,任凭电话铃声乱响。
  发现我不接电话,葛玲玲用手指指向我,又指向她手中的电话。那意思很清楚,葛玲玲是在示意我听电话。
  我傻了,站在电扶梯下发呆,电话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最后一咬咬牙,决定不接,我切断了电话,然后大步流星离开。
  虽说是离开,但那慌张的劲头如同逃窜。
  逃到二楼,我就哑然失笑。心想我怕她做什么?如果她问起来,我坚决否认就是了,何必跑呢?想到这,我心情又轻松了许多。刚想转个弯下楼,眼角的余光告诉我,旁边的一片卖场都是女人内衣专柜。
  我停下了脚步,眼睛盯着花样繁多、充满诱惑的女性贴身衣物。
  我喜欢女人的贴身衣物,特别喜欢蕾丝内衣。如果没有那条粉红色的蕾丝小内裤牵线,我也追不到戴辛妮,所以,我对女人的内衣有特殊的好感。
  想想自己拿了戴辛妮两套内衣,又拿了小君的一件胸罩,心里就惭愧。我经常告诫自己,做人总不能多取不予。要获得更多,就要付出,要获得更多香喷喷的内衣裤,就要送上一些崭新的。
  我决定帮两位大小美女买几套内衣。尤其是小君,都什么年代了,还穿棉质的内衣,真是土到不行!如果清纯的小君穿上性感的蕾丝内衣的话又会是什么样子?
  噢,光想想我就硬了,硬得厉害。
  “你好,请进来看看。”
  如果我还有些犹豫的话,那么售货小姐的出现更坚定了我走进内衣专卖区的念头。
  这位售货小姐很特别,不仅仅漂亮到极点,而且还有迷蒙的眼睛,绛紫色的嘴唇很前卫,蜜糖般的肤色很健康,身上制服式的短裙时尚性感,举手投足间散发出一种懒洋洋的气质,让人怜爱。如果不是她的肤色健康,我差点就喊出“林黛玉”三个字。
  看见我,售货小姐有些意外。我估计,尽管世风日下,但敢来买女人内衣的男人一定不多。不过,她一愣之下,还是很客气地请我走近点。
  我猛吞口水,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走进了这间叫FIRST品牌的内衣专区。四处看了看,我大吃了一惊,因为这些女人的内衣贵得吓人,最高竟然要八千,最便宜的也要一千多。
  “先生,我们这里全是法国最顶级的FIRST内衣品牌,除了用料高档和设计精致外,我们的款式还是今年最流行的……”
  售货小姐说话很缓慢,好象刚睡醒似的。
  沙哑中带着一丝懒洋洋,一句话没有说完,我就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可是,我又很愿意听她把话说完,因为,她的语气很有磁性。
  目测中,这个售货小姐的身高、体型与小君差不多,我暧昧地看了看这个售货小姐,心想如果这个漂亮的售货小姐能试穿一下内衣,我肯定不会买错。只是这想法太夸张,我龌龊地笑了笑。
  售货小姐发现我在笑,她有些腼腆。
  “我想买一套,但我又不知道具体尺码,只知道大概,那怎么办?”
  我又好笑又无奈地咨询了售货小姐。此时,我有些后悔来买女人内衣了。
  “真不好意思,我们的物品售出后概不接受退返。所以请先生最好把尺码搞清楚,我们欢迎你再来。”
  一般来说,做不成生意售货小姐应该感到遗憾,但是这个售货小姐气来却很淡然,好象她的商品是奇货可居似的。
  “我有个办法,就不知道行不行?”
  我难得鼓起勇气买女人内衣,如果要我弄清楚再来,那我干脆不买了。所以,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什么办法?你请说。”
  售货小姐一笑。
  “请问小姐,你的胸围是真的吗?呃,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没有垫什么东西的话,我女朋友的胸围和你差不多。”
  我吞吞吐吐地打了一个比方。虽然这个比较法唐突了一点、冒昧了一点,但我只能如此形容。要不然,买回去穿不了,又不能退货,岂不是天大的浪费?
  “你看我像垫东西吗?”
  售货小姐不笑了,微愠的脸色有些僵硬。幸好发现我没有调戏的意思,她想了片刻,慢慢条斯理地说道:“我大概知道是什么尺码了,先生,你可以选款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