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2|回复: 0

纪念文的一生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七章,

日本女教官,森山由美 经过第一阶段的学习与总结,我们在柏林迎来了一个新年,西方人过着公历1月1日,而属于我们的新年还在有一段日子,我们逐渐适应了这里的饮食和人文,业余时间也习惯了啤酒和音乐,苏珊来找过我几次,玛丽是天天都见,安妮还送给了我一只派克钢笔,据说是她参加维也纳的音乐节的奖品... 西方就是民主,连军人都允许放假半天,当然,这难得的半天当然在苏珊的别墅里和四个德国美女大战了~满屋子气球彩带,愉快的时间总是很快的,我突然很想家人,梦娟,奶娘,还有水凤,你们过得还好吗?在贝娜的脚下射出来后,我便起身穿衣,“喂,王,你干嘛这么快穿衣服啊?安妮还没给你踩出来呢”苏珊轻轻拉住还有疑问的贝娜,:“让王先去忙吧,看出他有心事”...“非常抱歉各位,我想先离开一下”我十分绅士的走出了别墅,用公用电话亭拨通了南京话务局...“你好,请帮我接中央军校教官宿舍...”“喂?”当梦娟的声音响起时,我的眼睛湿润了,“梦娟姐,是我,新年快乐”“少焱?最近还好吗?德国那边冷不冷?你有没有厚一点的衣服....”如同婆婆一样的唠叨,但是我心里暖暖的“梦娟姐,我想你~”“少焱,你们在德国的学习非常棒,委员长很满意,回国后会全军通报嘉奖你们的...”“是吗?”此时的嘉奖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想快点回到她们的身边...与梦娟她们一一通完电话时,已经到了深夜,我想苏珊她们的PT已经结束了,我回到宿舍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一早,教室里,“嘿,王,听说这门课叫《伪装与潜行在现代战争的运用》”已经是朋友的琼斯小声的告诉我..“教学的是个女的,而且还是日本人”“什么???日本人?尼玛,德国的军校怎么特么有日本人??”我不解的大声质问琼斯,琼斯压下我坐在椅子上:“这是希特勒元首与东京那边的学术交流,德国方面也派出代表去东京的日本士官学院上课呢”我操,我们中国和日本可是水火不容啊,一二八上海,老子第十九路军就有2万兄弟葬身小鬼子手里,要我听鬼子上课?扯淡,“中国军人全体都有,回宿舍罢课!”“是!”我和战友们集体正准备往外走,突然一个女声响起,虽然尖柔,但是很有震慑力:“站住!统统给我回座位上坐好”我们虽然停止了脚步,但是大伙还没听她的,我也仔细打量了这个女人,身着日本军服,少佐军衔,一头长发盘落着,瓜子脸,皮肤不必苏珊逊色,在一副无框眼镜下有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很美很美,晶莹剔透的感觉,长长的睫毛更使得魅力十足,但是眼神如鹰一样紧紧盯着我“王少焱,我们你军人的天职是什么?”,我沉默了几秒,准确的说是看呆了几秒,她真的好漂亮,虽然心里不想承认,但是实际上,可能连梦娟她们都要逊色不少,好在我及时调整情绪没有漏出洋相,然后我看着她回答:“军人以服从为天职”“那你们就该服从课堂纪律,好好坐下听讲!”我这才反应过来,这女鬼子居然说着地道的中文,我操,要不是穿着这身鬼子军服,老子差点以为是中国人,我们自知理亏,便忍了,“CNMD,大家各就各位,坐下听鬼子扯淡!”看得出这个女人已经十分生气了,如果她的眼镜可以杀人,我想我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同班学员可听不懂我们的对话,还以为我们服软听话了,这事告一段落,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还是有些能耐,不但中文说的十分流利,而且我们刚刚已经骂的很难听了,她居然可以不用时间去平复情绪,微笑的走上讲台“大家好,我叫森山由美,这次日本来德国的教学交流团的代表,我为大家讲述的是潜伏和伪装在现代战争中的运用,接来下......”虽然我心里很排斥她,但是不得不承认她的确很有本事,不但精通9种国家语言,而且战术见解到位,分析能力透彻,可以说胜过我国统帅部的所有参谋了,我心里也十分矛盾,“王少焱,请你回答一下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索姆河战役英法是如何转为运动战的?”我操,老子给你面子你还长脸了是不?没惹你算好了,还特么找我茬?我顿时不乐意了“小鬼子,老子只带了耳朵来听你扯淡,没那闲功夫骂你,好好上你的鸟课,老子不奉陪了”说完便径直走出了教室,留下这女人在那凌乱吧.... 我偷偷溜进了玛丽的宿舍,一般的房门可难不倒一个世界级的特种兵了,我三步做两步的踏上了她宿舍的3楼阳台,走进卧室,好家伙,玛丽昨晚疯到几点啊?现在还在睡觉,我轻轻走了过去,准备抚摸她柔软的脸颊,谁知这娘们醒了,差点没掏枪...“喂喂喂,玛丽,别激动,是我”“唔,王?怎么是你?我还以为是小偷呢?”我无语的要死,小偷能进这么?这可是柏林军事学院啊..“昨晚我心情不太好,打完电话给家里时已经很晚了,这不来给你道歉么”“苏珊早看出来了,没事的,我们不介意,咦?现在你不是应该还在上课么?怎么到我这来了?”我把日本教官的事情跟玛丽说了,谁知道她居然没安慰我,反手给了我一巴掌“愚蠢,王,你怎么也会这样?就算她是你的敌人,在吸取敌人的知识,而增强自己才是最重要的,这是多好了解敌人的机会?你太让我失望了”可以说这一巴掌把我打醒了,我一直沉浸在日本侵略的仇恨里,当我后悔时,玛丽起床就是一脚:“滚,滚回你的教室,不好好学习就别来见我,去向森山道歉,要是我听到你被森山教官拒之门外,你休想再得到我的脚”我只好回到了教室门口,可是男人的尊严还是让我回头,回到宿舍闷闷的想着办法,战友们都回来了,大家都很抵触这门学科,我一一做好大家工作,并且规定明天一定按时上课。 下午,例行操列之后,我一直在想如何取得森山由美的原谅,从新回到她的教室,不但只是为了玛丽,更多的还是像玛丽说的一样,了解自己的敌人,而且不可否认,这个敌人很强大...我打听到,她每次教完课都会去一个叫佐佐三丁目的剑道馆去,到了道馆门口,我由于不懂日语,只好装起了哑巴,进屋也没有收到阻拦,甚至两边的门徒还对我鞠躬,里面是日式风格的装修,到处可见木质推拉门,中心大堂是个武道馆,里面很多人在训练剑道,我由于穿着德国学员的军服,所以他们不知道我是中国人,我也不想低身下气的去问鬼子,只能默默寻找森山由美在哪里,这时一声熟悉的声音让我惊喜“是你?”没错,这正是森山由美,她穿着剑道服,手里拿着木剑,慢慢摘下面具,我操,女人垂下头发真的是在是太美了,尤其是脸好看的,“鬼.. 森山..森山老师,请原谅上午我的无礼,我是来向您道歉的”为了学习,我忍了,可是森山由美好像看出我的心理,“我没有看出你的诚意,而且你心里还是排斥,可能是受到别人的告诫,但是我相信绝对不会是你自己想通的”美丽的大眼睛如鹰的目光彻底洞穿了我,我慌忙转移了实现:“是的,我承认,但是我还是真心想得到你的原谅,请允许我明天继续听课”“不可能,你是第一个没有我的允许擅自走出我课堂的人,我会记住你一辈子的”说完森山由美带上了面具,加入了练习剑道的队列中,我还是不甘的跟在她的身后,突然,一柄木剑直勾勾的抵在我的面前,“再往前走小心我对你不客气”一名鬼子从森山由美旁边伸出木剑挡在我面前,我可听不懂这些鸟语,一个侧踢就把这个小丑踢出3米远,这下顿时炸开了锅,所有鬼子立刻围了过来,骂骂咧咧的拿剑对着我,只有森山由美还是背对着我,谁也没有雷池半步,似乎知道我也会点功夫,可以说以我现在的身手,分分钟就可以那下这些小丑,但是我是来给森山由美道歉的,我不希望把情况搞得太僵,只好硬着头皮说:“森山老师,究竟怎样才能原谅我呢?”森山由美似乎漏出了一丝皎洁的笑容:“我和你比剑道一对一,如果你能再我三招之内还能站起来,我便原谅你,而且还教你剑道和日语,怎么样?敢接受我的挑战么?”开玩笑?你一女的,我会打不过你?我毫不犹豫就接受了,鬼子给我拿来一套护具,切,我才不穿鬼子的衣服,丢在一旁,这时,森山由美也脱下她的护具,似乎不想占便宜:“在我们日本,决斗是要绝对的公平”决斗开始,我的不屑让我付出了代价,我和森山的第一次对剑,就让我双臂发麻,能和我对抗的力量,这个女人真是强悍,不是我自夸,经过这几年的军旅生涯,格斗水平1打10绝对没有问题,可是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气场,已经让我流汗了,也许第一招只是试探,第二下,双剑交叉,顿时一股大力袭向我的小腹,一记势大力沉的脚踹,直接让我肠胃翻滚,口吐鲜血,但是我还是靠着木剑撑住没倒,这时我才发现,森山由美的脚力真大,一脚就可以让我重伤吐血,而且她还没有穿木屐,只是穿着棉质的白色袜子,“你输了,放弃吧,你伤的不轻”“...没有,我还可以,下一招我还能承受”说完我就强迫自己摆出防御的姿势,从森山由美的眼中我看到了一丝不忍,但很快就变得锐利起来,3 2 1,来了!我从刚刚的那下被踹中的时候就分析出她的出剑的行径,这次我牢牢的接下了,但是很快,又是一脚重重的踢中我的胸部,我脱力的飞出了3米远,一阵胸闷险些让我直接窒息,万幸的是她故意踢偏了一些,如果那脚正中心脏,可能我已经一命呜呼了,但是我不可以认输,作为一个男人,不可以在女人面前倒下,更何况我是中国人,决不能在鬼子面前...我勉强用木剑撑了起来,“森..森山老师,谢谢你,你可以原谅我了么...?”看见我摇摇晃晃但依旧站了起来,森山由美的眼里可以说充满了震惊,第一脚踹中我的时候,她就基本原谅我了,算作是今天上午我无礼的惩罚,第二脚完全是对于对手的尊敬了,一样她用出了全力,她轻轻摘下面具,眼里已经没有了对战的严肃,“我佩服你敢作敢当的行为和勇气,我原谅你了”说完我便再也支撑不住两眼一黑倒了下去....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唔,这里是哪?“哇!”喉尖一甜,又吐了一口血,全身骨头仿佛要断了一样,尤其是腹部和胸前,我低头一看,我正躺在一个地铺上,已经包上绷带了,伤口处还透着血渍,我强忍着疼想要站起来,但是双臂无法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一股深深的挫败感充实了我的内心,在森山由美面前,我居然毫无还手之力,曾经自己还一度瞧不起这些小鬼子,这时我才慢慢开始正视自己,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提高自己...这时军人的敏锐让我迅速感觉到有人在接近,脚声很轻,应该是位女子...咔吱一声,房间的推拉门被拉开了,没错,来人正是森山由美,此时她已经脱下了剑道服,换上了一身白底紫色花纹的和服,头发也自然垂到腰间,而且留了两束在胸前,而且后面还梳了一个高高的发髻,原本那一张冷峻的脸庞瞬间萌的让我难以接受,此时此刻我仿佛看到了邻家漂亮美丽的大妹妹..如果不是受了重伤,险些又要出洋相“你醒啦?”森山由美见到已经坐起的我有少许惊讶,不过只是眼神轻微变化了下就很快平复了“额,森,森山老师,这里是?”“这里还是三丁目剑道馆,原来这里的馆主佐佐木宏次是我的叔父,已经病逝了,你受伤了快躺下”“额,谢谢你森山老师,我对于上午的事情向您道歉...”森山由美用指尖轻轻阻止我说话“好了,我已经原谅你了,出于两国之间的争端,我们军人也无能为力,只能为我们的祖国尽职尽忠,你有爱国热情,也有敢作敢当的勇气,这是我原谅你的前提,你虽然聪明但是心思过于浮躁,还需要好好的学习和沉淀”森山由美的一席话让我黯然自愧,我默默的低下了头,但很快就双眼坚定的看着她:“森山老师,谢谢你的教导,我会把这些话当做人生的座右铭,时时刻刻鞭策自己的”此时森山由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点头道:“在军训的第一天我便关注你了,你是个天才,如果可以做到凡事静心多思考,将来会达到一个很高的成就”我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而腹部又传来了疼痛,我不自觉的摸向伤口,此时森山由美眼里充满了关切:“你刚刚受我那一脚时就该放弃的,幸亏你身体素质不错,不然你就没命了”看出我眼中的疑惑,森山由美继续解释道:“在我们日本的习俗中,两人决斗的时候,每人都要使出全力去进攻的,不然就是不尊重对手的表现”这时我很好奇森山由美的剑术水平“森山老师,为什么你的剑术这么厉害?在您面前我如同婴儿一般,一点都没有还手的余地”森山由美似乎有些自豪:“那当然啦,我从5岁开始就练习剑道了,现在已经八段了,我的家族是剑道世家,我的母亲佐佐木樱子是日本近代第一的剑道大师呢”“那您说也教我剑道?是真的么?”“是啊,军训的时候我就注意你了,你的身体素质很好,非常适合练习剑道的,如果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就教你”“太感谢了,只是我很好奇”“嗯?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有一天,我变成了你的敌人,你会后悔教会我这些么?”此时森山由美笑了起来:“你还是不了解我们日本,我们欣赏那些强大优秀的人,同时也很佩服那些勇敢精神,而且只有和比自己强的人较量才能提升自己,所以我们最希望的就是敌人强大,这样我们才更有斗志,你身上就散发着勇敢和一股坚毅,所以我不但原谅你,还想和你成为好朋友,你以后别叫森山老师老师的,叫我由美吧”“额,森,由美,谢谢你,我感觉好多了,我想先回去了,不然我的战友该着急了”“放心吧,你的战友们已经过来看过你了,我第二脚都已经踩断你的肋骨了,你就在这里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吧,我会照顾你的”我逞强道:“不用的由美,你要去学院上课,还要练剑,我没事的”说完我便撑起自己站了起来,这不站不要紧,尼玛,老子这才发现,全身上下毛都没穿..正光着下体慢慢有了勃起的趋势...这还了得,慌忙弯腰拉起被子,可这下本来就重伤的身体哪里受得了这种剧烈的幅动,顿时从伤口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疼痛,又是吐了一大口血,由美赶紧扶我躺下“我都让你好好躺着了,你怎么不听话呢,我那全力的两脚,一般人早就一命呜呼了,你是身体素质好才这么快醒来的,听话,好好休息”我有点难为情:“由由由美...我怎么没穿裤子...”由美理所当然的说道:“给你脱了,上面都是血,已经洗好了,还没干,我这里没有合适你的,就没给你换上”我的妈呀,居然是由美她亲自给我脱的裤子..这两脚唉的真值啊,我有点羞涩了“那那那我...你...”由美被我的样子逗乐了,很坦荡的说:“呵呵,我什么都看见了,还帮你擦干净了,刚说喜欢你勇敢呢,大男人现在和女孩子一样”我说怎么对我这么温柔了,原来都已经...经过这个小插曲,我和由美的关系可以说升华到无所顾忌的朋友了,反正都差不多被人家吃干抹尽了,索性我也就放松了下来,安静的躺着不说话...“好啦,这次是我伤了你,帮你治疗也是应该的,我们不是朋友么?渴了吧,我去给你倒杯水吧”说完由美便站了起来,之前跪坐着有和服裙子挡着,这时我看到由美修长的双腿,白白的腿,比苏珊有过之而无不及,脚上穿着日本特有的棉质白袜子,一股欲望又再度充实我的大脑,可能是受伤,连理智压制欲望的精力都没有了,就让阴茎直沟沟的翘着吧,由美迈着小碎步给我倒了一杯茶,当看到下身的被子顶起了一个小帐篷,由美嘴角漏出了一丝皎洁的微笑,“王君,你漏出马脚了吧,之前由美还认为自己的魅力无法打动你呢,你要是有需要,由美愿意帮你,就算是由美把你伤成这样的补偿吧”不知道是欲望过于强烈,还是重伤让我神志不清了,听到由美的话,下体激动的更加挺拔,由美把手伸进了被子里“王君,不用克制,你这样紧张不易于身体的恢复,来,试着放轻松”天啊,由美已经用手轻轻的抚摸起了我的阴茎,太舒服了,这是不想要都不得不要了,由美唯美的脸庞映射在我眼里,好美,我再次堕落了,由美也注意到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脚上“王君?你是想要由美的脚么?”我轻轻点头,恋足情绪经过苏珊的那次已经越来越严重了,虽然不算饥不择食,但是也很难控制,一旦欲望来临的时候,尤其是看到由美这样的极品美腿。真的很难靠自己压制下去,由美慢慢站了起来“王君,你知道么?当你中了我一脚后,坚强站起来的那份坚毅的眼神深深吸引着由美,当你接下由美第二脚,现在由美还有些后怕”我微笑回应“由美你放心吧,从小我的抵抗能力就很强大的,我很快就会恢复的,你别担心”“嗯,我相信你,我现在用脚给你,等下射的时候放轻松点,别用力了会崩开伤口的”说完由美就用穿着白色棉质袜子给我踩了下来,很轻很轻,只是用脚掌围绕龟头运动,由美从我眼里看出了我的不尽兴,慢慢的加大了些力道,并且用脚趾间的那条开口夹住阴茎摩擦了起来,虽然也很爽,但是没有那种压迫的快感,苏珊她们都是整个人踩上来刺激,可毕竟我有伤在身,由美也不敢太剧烈,只好安慰我:“王君,你的伤太重了,由美只能轻柔一些,等你痊愈之后,再来些剧烈的,可以吗?”“好的,谢谢你由美”“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别这么客气的”就这样,我交出了由美脚下的第一次,由于腹部的疼痛,我没敢用力射,但是也自然射出老远,由美一脸温柔的看着我“好点么?是不是还想要?我看你眼神好像没有尽心呢”我有点欲求不满的问道“由美,你可不可以穿上丝袜呀?这个袜子穿在你脚上好松,踩着着力点不大呀”“好的,你等等”看得出由美已经很喜欢我了,出于内疚,对我千依百顺,很快由美搬来了一张凳子:“王君,对不起,我只有这一双丝袜,而且我今天穿着去上课的,有些味道还没来得及洗呢,可以么?”求之不得呢,由美看见我的眼神就已经会意,把小凳子放在了我两腿之间,脱下了满是精子的木屐白袜,穿上了那双短肉丝,这时我才注意到由美的脚,如果说苏珊她们的脚很大很白很好看,奶娘她们的脚很小巧很水嫩,那么由美的脚就是大小适中,而且很灵秀,既有梦娟的晶莹的脚趾又有慧娘的水嫩皮肤,而且像苏珊一样,足弓很高,几乎是360度无死角的完美,再有肉色丝袜的衬托下,简直就是看着便能射的节奏啊,由美穿好丝袜,还在地板上活动了下脚腕,我的阴茎顿时跳了跳,由美不由一笑“呵呵,等不及啦?我来了”说完双脚便一起伸了下来,牢牢的夹住了阴茎,上下一阵套弄,由美很会控制节奏,时缓时快,每当感觉快要到达射精零界点的时候,由美就放缓了套弄的节奏,让阴茎重新缓解一下积累的快感,然后轻轻按摩一下蛋蛋,让精液放松减缓发射的时间,好让阴茎继续得到摩擦,我贪欲的从由美的脚看向她的脸,因为我想欣赏这位给我快感的女人,到底可以在我心里美到什么地步,此刻,我已放下国界的包袱,完全用真心去和由美交流,同样,她也是这样的想法,四目相对,我感受到了柔情和坚定,而她看到了坚毅和真诚,阴茎再也无法通过放缓节奏来阻挡射精的颤抖,由美立刻双脚紧压两个蛋蛋,我这才知道,原来这样可以射的更爽,因为由美这招不但完全释放尿道管的压迫,而且从蛋蛋踩出了更多的精子,这样直接延长了射精的时间,爽到不行,这次射到由美的和服上,最远的地方甚至射到了她的胸前,待由美收拾完毕,俯身下来轻声在我耳边说:“王君,满足了吧,好好休息,争取早日恢复,晚安”说完便轻轻亲我的额头,缓缓退出了房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