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84|回复: 0

我的乡村生活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如……”东哥边说边往四周张望,然后凑到东嫂耳边小声说了几句。我
完全听不到他说些什麽,只留意到东嫂的脸更加红豔,头还低了下去。
  “在这里?!不好的!”东嫂的声音忽然冒了出来。“被人看见怎麽办?羞
都羞死了!”

  “嘘!小点声。”东哥把食指竖在嘴唇边,“你这麽大声,人家可就真的来
了。”

  “不好、不好!”东嫂连连摇头,“总之,在这儿就不好。”

  “不怕的。这地里头,昨天还有老孙家在干活,今天就剩我们俩了。不信,
你仔细听听,还有其他人吗?”东哥说。

  东嫂仔细听着四周的动静。我也十分紧张,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过了一会儿,东嫂说道;“好象真的没有其他人。”

  “我就说嘛!”大哥越发放了心,手忽然伸向东嫂的胸脯,“那咱们来吧。”

  “不要这麽猴急嘛。”东嫂一把推开他的手,“人家想先尿尿。”

  “真是不明白你们女人怎麽都喜欢带着一泡尿来干活的?”

  “不跟你说了。”

  于是东嫂又象昨天那样在东哥的眼皮底下撒了泡尿。这一次由于接近中午,
光线比昨天傍晚好得多,我也得以把东嫂尿尿的地方看了个清清楚楚。她的外阴
与兰姐的很不一样:两块肉唇虽然没有兰姐的肥厚,顔色却相对浅一些,接近大
腿根皮肤的顔色,没长什麽毛,显得更加嫩,那肉缝的顔色是红豔豔的,在尿水
的沖击下微微张开,还有小肉片从里头露出来。

  这时我转过头看了东哥一眼,原以爲他对女人尿尿的场面不感兴趣的,谁知
他也蹲了下来,正认真地观看自己老婆尿尿,竟比我还专心緻志的样子。

  “老婆。”东哥忽然开口说话,“用手把那里拉开,我想仔细看看它是怎麽
尿出来的。”

  “你这坏人!”东嫂嘴巴里骂着,双手却顺从地伸到胯下,把两块肉唇向两
边拉开。肉唇里头左右两边各有一片薄薄的肉片,向小树叶似的贴在那里,再里
面则是一块湿润鲜红的嫩肉,一条尿水正从嫩肉中激射而出!最特别的是,尿水
的下方还有一个微微张开的肉洞!这个洞是作什麽用的呢?尿尿吗?不是啊?因
爲尿水明明不是从那里出来的。——原来女人尿尿的地方有两个洞的!

  东嫂快尿完了,因爲我看到尿水变成了一段段的,似乎是被东嫂用力挤出来
的,而且随着这个动作,东嫂的肉唇、肉洞也一开一合的运动着,好象在说话一
样,煞是诱人!

  我的小弟弟已经被这个场面刺激得鼓胀起来,硬邦邦地顶在地上。东哥看来
也是一般的,因爲他的胯部也顶了起来,手也要探向东嫂尿尿的地方。

  东嫂见状,伸手打了东哥的手一下:“急啥呢?人家的尿都还没擦,髒的!


  “不怕的,昨晚都亲了它的。”东哥说罢,还发出“嘻”一声。

  “我是说你的手髒!不是我这里。”东嫂拉着裤子站了起来。

  “我们来吧。”东哥已经按捺不住,从背后一把抱住了东嫂,双手顺势就抓
住她的乳房开始揉搓起来。

  东嫂“啊”的轻声叫了一下,身子一软,双手搭拉了下来,刚刚提着的裤子
松了开来,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两条雪白的大腿露了出来,我又一次得以仔细
观察到东嫂那长了毛肉阜和那道裂开的缝隙。东哥的手在她的乳房处游走了一阵
后,很快地就转移到那肉阜之上,轻轻摩挲起来,还伸出中指,慢慢插入那缝隙
中深深浅浅地滑动摩擦着。

  “怎麽东哥连东嫂尿尿的地方都摸的?不嫌髒吗?”我正在疑惑时,东哥忽
然抽出那中指,放在眼前仔细看了一阵。在接近中午的阳光的照耀下,他的手指
湿漉漉的,反射着耀眼的光芒。我正看得出神,东哥竟然把那手指放进嘴巴中,
“咂巴咂巴”地品尝了一阵,还说:“又鹹、又酸、又臊!味道真好!”

  见到东哥这般举动,东嫂已经羞红了脸,低声说道:“这麽髒?!还放到嘴
巴里头吃!好恶心的人……”

  东哥“嘿”的笑了一声,也不管东嫂的脸有多麽红,又把一只手探到那肉阜
之上,这次则是用手掌伸入东嫂已经略微分开的两条大腿之间,捂住她整个尿尿
的地方来回按呀、揉呀,有时还用两个手指捏住那缝隙顶端凸起的小肉脊揉弄一
番。另一只则从东嫂腰间伸进她的衣服里面,继续搓弄着她的乳房。

  在东哥连番的抚摩下,东嫂的脸蛋越发的红豔了,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两人
似乎进入了一个忘乎所以的境地!

  一轮的抚摩后,只见两人都激动不已,脸越来越红,气越喘越粗了。这时,
东哥松开了捂在东嫂肉阜上面的手,在自己的腰间动作了几下——估计是解开裤
带,因爲我见到他的裤子也褪了下来。说来,东哥的腿也挺白的,只是大小腿上
都长了不少黑黑的毛。在他们两人的晃动之间,我清楚看到了东哥的阴茎从一大
堆黑乎乎的毛中伸了出来。那是一根硕大的硬得往上翘起的肉棒子!整根阴茎黑
里透红,在蔗林闪动的光线下显得生气勃勃。

  东哥让东嫂向着我隐藏的这个方向弯下腰,自己就在她屁股后面摆弄了一会
儿,忽然听到东嫂发出“啊!”的一声,然后就见到东哥扭动腰身,前后耸动起
来。而随着这有规律的动作,东嫂在“呼哧、呼哧”大口地喘气之余,喉咙中发
出“哼哼、啊啊”之类模糊不清的声音。由于东嫂只是站在那里弯着腰,并无什
麽东西支撑,所以随着东哥好几次用力向前耸动,她几乎都站不稳了。

  见此情景,我在兴奋之余,也不觉爲东嫂担心,怕她会跌倒。虽然我看不清
楚东哥具体是怎麽做的,但却十分清楚这就是大人们口中常常说的“操屄”了。
而且这肯定与男人、女人尿尿的地方有关,不然他们怎麽会脱下了裤子来干这事
呢?这时东哥也看出东嫂站不稳,便停了下来,对她说道:“看你好象站不稳当
。不如咱们转过身来,你用手扶着甘蔗,借点力吧?”

  东嫂点了点头,口中“唔”了一声,好象说不出话来了。

  东哥便离开了东嫂的屁股,走到背向我的位置。在他转身之际,我又一次看
到那根肉棒子。那东西除了与刚才同样的粗、硬以外,上面还沾满了粘乎乎的液
体,反射着阳光,闪亮闪亮的。东嫂也转过身来,把屁股朝向我这边,双手各扶
着一棵甘蔗,又弯下腰来,还把雪白的屁股往上翘起。我顺着她的屁股缝看下去
,那两块肥厚的肉唇已经分了开来,顔色是那麽的红豔,上面也沾满了粘液,还
把她肉阜上的毛都沾在一起了。

  见到东嫂摆好了姿势,东哥就用左手把她的屁股扒开,右手把着肉棒子,朝
两块肉唇的夹缝中一插,尽根而入!东嫂随之又发出“啊”的一声。同时,东嫂
扶着用以借力的两棵甘蔗顶部的叶子也明显地抖动了一下。

  由于方向的转变,这次我就看得清清楚楚了:原来东哥是用自己尿尿的肉棒
子插入到东嫂尿尿的地方中去的!哎?刚才东嫂扒开两块肉唇尿尿时那里不是有
一个肉洞吗?该不会是插入到那个洞里的吧?那个洞很小,而东哥的肉棒子这麽
大?!

  我正在想的时候,东哥已经开始动作起来了。只见他又一前一后地耸动着腰
身,那肉棒子随之也在东嫂的肉唇缝中一进一出地摩擦着。东哥边插边喘着粗气
,而东嫂则又发出那些哼哼唧唧的怪声,那两棵甘蔗的叶子也有节奏地晃动起来
,发出“沙沙”的声响。

  就这样持续了好一段时间,忽然见到东哥越发用力地插了东嫂几下,拼了命
的把屁股往前顶,口中“啊!啊!”地叫着,东嫂的叫声也大了许多。动了几下
之后,两人都停止了动作。

  喘息一番后,两人才拿出卫生纸(象兰姐用过那种,粉红色的)把各自尿尿
的地方擦拭一通,穿上裤子,又劳动了一阵子就收拾了一下工具离开了。

  这回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别人夫妻做爱的场面,其震撼程度完全超越以往的
所有。如果说上次无意中偷看到兰姐小解的情景是老天爲我打开了那一扇门,那
大哥夫妇的这次则是把我完全领进了门里!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已经不再是从前
那个懵懂无知的小男孩了。

  算起来,我总共只偷看到东哥夫妇两次在甘蔗地里做爱,而看到东嫂尿尿的
情形就比较多,估计也不下十次了。他们第二次做爱的情形跟第一次差不多,我
也就不作重複描述了。

  在偷看东哥夫妇做爱的期间,在巨大好奇心的驱使,我并没有放松对生産队
里其他女人的偷看。多年以后,我们队里被我偷窥过的女人们,有些继续着农村
那种生儿育女,儿女长大成人又成家立业,又有生儿育女的循环;有些则走出农
田,在城市里闯蕩,或好或坏。故事中的兰姐和东哥夫妇就是前面那种结果的典
型。而现在的农村在各种城市生活元素的沖击下,也不太像是我记忆中的农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