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92|回复: 0

女孩对脚丫子的渴望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恋足女孩与她的美女舍友
1
傍晚的H师大校园,宁静而又辽远。
刘璐低着头,快步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她微微喘着气,像是走的累了,又像是内心难以平静。
傍晚的宿舍楼空寂无人,今天是星期三,除了她,剩下的舍友都有晚自修。刘璐小心翼翼打开寝室门,走进去后迅速反身合上,然后她背靠着门慢慢坐下,平复着自己因激动而略微紊乱的呼吸。
在刘璐的视线里,没有开灯的六人宿舍在傍晚显得很暗,一双双鞋子歪歪扭扭摆放在地上,它们小小的,在昏暗的宿舍里有着小小的轮廓。
刘璐的呼吸突然又加重了,她靠门坐在地上,眼睛四下张望,似乎确认宿舍附近没有其他人。然后她的脸微微泛红,没有起身,居然屈膝跪在了地上。她不顾自己雪白的小腿碰触着地面,膝行爬到了自己的床位前。
我好像一条小狗哦..刘璐在心里羞耻地想。
羞耻给她带来的别样的快感,她仍然跪在地上,面对着自己的床位,目光炽热。在她的视线里,一双小白鞋歪歪扭扭摆在她的床下,那不是她的鞋子,而是睡在她上铺的美女舍友林可欣的鞋子。
刘璐跪在小白鞋前,痴痴望着,忽然她猛得俯下身,把自己的整张脸贴在鞋面上。一丝丝鞋子残留的气息沿着刘璐的毛孔钻进她的心里,她像是再也忍受不住了,伸出自己娇软的小舌头,轻轻地在自己美女舍友的小白鞋鞋面上舔了一小口。
然后她抬起头,满脸的迷醉与满足。


2
刘璐抿了抿嘴唇,像是想要把这虚无缥缈的味道吞咽下去。
那是美女舍友的小白鞋鞋面灰尘的味道。
刘璐双脸潮红,身子仿佛因为激动而不住地颤抖。她又俯身下去,用娇嫩的嘴唇亲吻鞋面鞋侧的每一寸空间。淡淡的鞋子气味...普通的塑料触感...这一切似乎没有什么特殊。但是,那无与伦比的,内心涌动的刺激感与屈辱感,让刘璐有一种近乎爆炸的快感。
自己现在可是...跪在舍友鞋子面前,亲舔她的鞋面啊!
在这巨大的快感下,刘璐将小白鞋放回原位,细心地摆好。她并非克制住了欲望,而是...而是想要做更刺激的事。
看了看手机时间,远远没有下课。刘璐转过身,爬到林可欣的储物柜前。这是大家都分得的柜子,懒的人会将没有来得及洗的衣物先堆放起来,等周末再一起洗...林可欣就是懒的那一批人。
刘璐悄悄打开柜子,从桶里摸索出了一只袜子。那是一只白的薄棉袜,但是袜尖都已经泛黄了,也不知道林可欣穿了几天。
刘璐合上柜子,将薄棉袜轻轻放在自己的口鼻处,大口呼吸着林可欣脚上残余的气息。她用力呼吸着,又将那泛黄的袜尖塞进嘴巴里,用自己的口水润湿着袜尖。
那是林可欣脚趾踩过的地方吧,难怪出汗这么多,可是真好吃呀...刘璐在心里想。
她拔出袜子,将它揉成小小的一团,塞进自己的嘴巴里。因为是薄袜,所以轻松地含在了嘴里。然后刘璐又爬回自己的床位前,取出床下林可欣在宿舍里穿的拖鞋。
刘璐打开手机相册,找到一次在宿舍里偷拍的林可欣照片。那天林可欣坐在桌子前,挑着拖鞋,脚一抖一抖,刘璐装作在玩手机,偷偷盗摄了好多张。
现在她点开一张,看着屏幕上美女舍友曾经穿过的拖鞋,就静静摆在自己面前,自己嘴巴里含着舍友的袜子,对着舍友的拖鞋就这么跪着。林可欣的脚面仿佛隔着屏幕踩了过来,踩在这一双拖鞋上,刘璐仿佛感觉到了林可欣在对她轻蔑地笑,她再也忍受不住了,对着面前的拖鞋恭敬地磕了三个头,然后伏在地上,伸出舌头大口舔着鞋面。
那是林可欣每天回宿舍,光脚踩的拖鞋啊...我在舔...她踩过的拖鞋吗...
刘璐的眼神迷离,她的欲望达到了高峰,在一次又一次的舔舐中得到彻底的释放。她无力地跪在地上,任由嘴巴里分泌着唾液,浸润着含在口里的舍友的袜子。等休息了几分钟后,她起身整理,将鞋子摆放回原位,擦干袜子放回柜子。
然后刘璐走进卫生间,打开淋浴,开始清洗起自己。

3
温热的水冲刷着刘璐雪白的肌肤,她的双眼像是蒙了一层水雾,倒映在浴室门玻璃上的脸显得楚楚动人。
她蹲在淋浴喷头下,仍由水流砸在身上。她小口小口地喘气,脸微微泛红,似乎还在回味着之前羞耻的举动。
刘璐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属性,一个恋足的女孩子...这算是很稀少的群体了吧。
这一切都要归因于她的高中,在那所全封闭式的高中,每个学生都要求住校管理。而就在高二文理分科的时候,她选择了文科班,也因此和全校都有
以下为隐藏内容
名气的那位美少女白雨灵成为了室友。她知道班里男生会悄悄的议论同班的女孩们,她也知道虽然没有评选,但男生都公认白雨灵是班里的班花,她还知道上课的时候,总有些男生会偷偷偏过头,偷看白雨灵。但刘璐总感觉生不起一丝嫉妒,虽然她也是很漂亮的女孩子,但她知道白雨灵的颜是完全胜过她的,她也喜欢着这种颜。甚至于和班里的男生一样,在心里,她也默默地将白雨灵当成是自己的女神。
可是那时候刘璐还不知道,和班花女神成为室友的那一年,近乎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
在朝夕的相处里,刘璐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喜欢白雨灵,不含一丝嫉妒的喜欢,带着仰慕和崇拜的喜欢。这种崇拜在日日夜夜的共处里扭曲了刘璐的内心,有时候在寝室看着白雨灵坐着椅子上,她会有想要跪下的冲动,而看着白雨灵穿着拖鞋的雪白的脚背,她会有想要爬下闻一闻亲一亲的欲望。
这种欲望像是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终于克制不住开始释放。刘璐会趁寝室里没有人的时候偷闻白雨灵的枕头,被子,到后面变成了跪在白雨灵床前,闻舔她的袜子和鞋垫。刘璐会在寝室里只有她们两个人的时候装作捡东西,偷偷跪在白雨灵背后。刘璐还曾经将自己的牙刷伸进白雨灵的运动鞋里面,刷着最前面脚趾踩过的地方,那里她的鼻子伸不进去,舌头也舔不到,晚上刷牙的时候无从名状的屈辱感和快感爆发,让她不自禁有了生理反应...

4
刘璐还记得高二的期末考试,她担心高三会调换寝室,再也不能和白雨灵住在一起了。那晚她辗转反侧,实在睡不着,索性下了床。
夜已经很深很深了,室友们都进入梦乡。刘璐静静看着熟睡中的白雨灵,慢慢跪在她的床前。她知道从前都是一个人在寝室,虽然做的事情下贱了一点,但是终究不会被发现。可是现在只要有一个室友醒来想上厕所,看着跪在地上的她,那她就再也说不清楚了。
但是欲望有如无数双手在心里搔挠着,单单跪在白雨灵面前,就让她有了极大的快感,她战胜不了这种快感,她感觉大脑已经麻木,她挪动膝盖,膝行到床尾,悄悄掀开被子,露出白雨灵雪白可爱的双脚。那一双脚像玉一样雪白,趾头根根修长,显得灵动可爱。
刘璐将头小心凑过去,鼻子贴着白雨灵的脚侧,轻轻吸嗅着,她甚至都能感受到鼻子轻微碰触到白雨灵脚弯上的软肉。她伸出舌头,虚舔着白雨灵的脚背。她跪着的位置舔不到白雨灵的脚心,她也担心动作太大,会将其他室友吵醒。最后她探过头,张开嘴,轻轻地含住白雨灵的大脚趾。这是她的初吻啊...献给了一个同班同寝室的女孩的脚趾。她含了几秒钟,感觉到脚趾在她的口腔里抖动了一下,连忙吐出。她转过头,看见白雨灵睫毛颤动,紧紧地闭着眼。
回到床上,刘璐的心里满足而后怕。应该...应该只是正常的梦中动作,没有发现吧...我动作很小声的,刘璐在心里想。她又想到刚才的举动,感觉浑身都滚烫了起来。那是她第一次闻舔同性同岁女孩子的脚诶,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仿佛亵渎。
以前刘璐和班里一个男孩子聊天的时候,话题不知怎么到了白雨灵身上,那个男孩子涨红了脸,和她说自己有一个好兄弟恨不得跪舔白雨灵。
情感方面的事,女生总是比男生懂的早。在当时刘璐就知道这个男孩子说的好兄弟就是他自己,她表面不动声色,心里觉得很好笑。她想其实不只是你们男生把白雨灵当女神,她也是我的女神呐。而且不止你想跪舔,我也想的...我已经给白雨灵跪过很多次了,每次她都不知道...应该是不知道的吧。
在那个晚上,刘璐对熟睡中的白雨灵,真真切切地跪舔了。跪在班花室友的床前,闻舔她可爱的脚趾...那种感觉无与伦比的羞耻,刺激,满足。
第二天早上醒来,刘璐看见白雨灵没有异常,仍然开心地拉着她的手一起吃早饭。她想白雨灵应该是没有发现吧,没有发现自己的室友趁自己晚上睡觉的时候,掀开被子含自己的脚。
...
浴室里满是水雾,刘璐回想到这里,微微叹了一口气。她关上淋浴,擦干自己的身体,裹上睡衣,钻进自己温暖的被窝里。宿舍里依然昏暗,她的床下,美女舍友林可欣的小白鞋还是扭扭曲曲摆着,似乎从来没有被她动过。
在被窝里玩了一个小时手机后,刘璐听见一声开门的声音,接着是开灯的声音。一个高挑漂亮的女孩子在灯开的瞬间走进寝室,这时候她看见刘璐在床里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
“呀可欣姐姐,”刘璐在心里自言自语,“你回来啦“

/////////////////////
【人物】
刘璐:18岁,足控少女。在高中住宿时启蒙了足控,现于H师大读大一。
林可欣:18岁,美少女,目前属性未知。现于H师大读大一,刘璐的大学舍友。大学时宿舍里自己的鞋子总是会变的很干净。
白雨灵:18岁,文科班班花美少女,目前属性未知。某高校读大一,刘璐的高中室友。高二高三时期宿舍里自己的鞋子总是会变的很干净。

(直接发第一章供大家免费体验,购买隐藏章节即可阅览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上)


第二章:抖m足控少女的养成
1
林可欣走进宿舍,看见慵懒躺在床上的刘璐,笑着和她打了个招呼。
放下书包,林可欣走到刘璐床边,从床下取出自己的软拖鞋。她脱下自己的运动鞋和薄白袜,将温润的一双脚踩进拖鞋里。轻跺了跺地面,拖鞋的脚感明显好过于穿运动鞋,林可欣将手上拿着的刚脱下来的袜子塞进运动鞋里,把鞋子放回床板下,和那双小白鞋重新并排靠在一起。做这些的时候,林可欣和躺在下铺床上面对着她的刘璐聊着回来路上发生的趣事,宿舍里回荡着两个女孩好听的声音和银铃般的轻笑。
“璐璐,我去下卫生间哦,刚才去操场跑了几圈,累死了。”林可欣笑嘻嘻地对刘璐说。
她踩着软拖,扭头走进卫生间,从里面关上了浴室的门。
......
浴室里氤氲着很淡的雾气,有一种微微湿润的感觉。林可欣挑了挑眉,她推测自己的舍友已经洗过澡了,大概今晚不会再下床了。
对于自己这个叫刘璐的舍友,她本能地没有什么好感,只是表面维持着友谊。
难道是因为刘璐乖巧可爱,和别人都相处的很不错,让自己有一点点警惕和嫉妒?
哼哼,才不管呢~!
林可欣精致漂亮的脸上突然绽开一抹笑意,她目光扫视了一圈,在挂毛巾的杆子上找到了刘璐的那一条。宿舍浴室的空间很小,大家的毛巾都挂在一起,而对于舍友用哪条毛巾,大家早就记在心里了。
林可欣取下刘璐的毛巾,一条带着卡通图案的,摸上去软绒绒很舒服的毛巾。上面微微湿润,大概是刚才刘璐洗澡的时候擦拭过身体。
林可欣拿着毛巾看了一会,嘴角忍不住翘起。她把右脚从拖鞋里抬起,单脚独立保持着平衡。然后她俯下身子,左手撑墙,右手拿着这条舍友可爱的卡通毛巾,仔细擦起了自己雪白柔软的右脚。
哼哼!反正刘璐今晚不会用了,她肯定发现不了!林可欣在心里愉快地想。
2
刘璐看着手机,但根本没有在看上面的内容。
她的余光追随着林可欣走进浴室,追随着林可欣雪白修长的两条腿,追随着林可欣踩在拖鞋上的两只玉足。抬起落下的瞬间,刘璐可以瞥见林可欣洁白的脚底。
真的好想...爬过去舔...可欣姐姐的脚底啊。
刘璐艰难地吞咽下了一口口水,只觉得刚平复下来的欲望又突然升起了。
她突然又想到,林可欣踩在脚下的那双软拖,一两个小时以前,自己可是跪在它们面前,又是磕头,又是舔舐,所以它们才会这么干净呢...
刘璐不由地感受到一丝自豪。
随着浴室关门的声音响起,刘璐不再装模作样盯着自己的手机。她探出头,看着床下林可欣刚脱下来的运动鞋,鞋窝里塞着两只蓬软的白袜。
鞋面上的纹络清晰印进刘璐的眼睛里,袜口微微张开,空气里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气味,那气味带着一点点臭,又夹杂着少女身上的体香,很淡却很好闻。它们离刘璐很近很近...似乎触手可得。
就闻一下...就闻一下...可欣姐姐应该没这么快出来...不要紧的。
刘璐瞥了一眼浴室方向,迅速伸手拿了一只袜子,不管不顾地按在自己口鼻上,大口呼吸着。比之前浓郁无数倍的气味从顺着刘璐口鼻涌进她的身体里,让她舒服的想要呻吟。她伸出舌头,贴在袜子上用力舔舐着,像是想要把这一团布料咬碎吃掉。
......
在这一间小小的女生宿舍里,两位大一的美少女隔着浴室的门,各自心怀鬼胎。
在浴室里,林可欣耐心的用刘璐的洗脸毛巾擦干净自己的双脚,看着刚跑完步的它们重新变得奶白细嫩。
而一墙之隔的浴室外,她的舍友刘璐正躺在床上,微闭双眼,无比陶醉地闻舔着她的袜子,呼吸着她脚上残留下来的味道。
3
在林可欣出来之前,刘璐已经把袜子塞回运动鞋里,把鞋子推回床下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其他几个舍友也陆陆续续回来了。
师大这间宿舍,像是寝室楼里的其他宿舍一样,回荡起女孩子们清脆的说笑声。大家像是有说不完的趣事,迫不及待要和舍友们分享。而刘璐和林可欣也参与在里面,笑语嫣然,神色如常,像是之前自己什么事情也没有做。
时间飞快流逝,随着咔哒的关灯声,大家默契地爬上了自己的床,闭眼入睡或者划着手机。
......
在一片黑暗中,刘璐霍然睁开了眼睛。
她尽量小心地扭动身体,目光环绕一圈,看见代表着手机屏幕的一块块亮光都已经尽数熄灭了。
大家都睡着了吧...
她侧过身,往床沿挪了挪。隔着床垫和床板,她上铺美女舍友的一双运动鞋和一双小白鞋正安静躺在地上。
运动鞋里塞着林可欣穿了一天的袜子。
刘璐感觉口干舌燥,她情不自禁舔了舔嘴唇,将手无声地伸出被子,往下面小心翼翼摸索。手指触摸到一团温热的布料,她紧紧地抓住,缩回手,把林可欣的袜子拿回自己的被子里。
她把林可欣的袜子套在手上,纵情抚摸自己的身体。比起女孩年轻柔软的身体,袜子显得很是粗糙,但刘璐越是抚摸越感到快感,那是一种夹杂着生理上舒适和心理上羞辱的感觉。
她沿着肚子往上,将袜子塞进自己的胸罩里。
四周很安静,针落可闻,只有舍友们睡着的呼吸声隐约响起。在这一片寂静中,刘璐听见自己的心跳,它鼓动着,沿着贴在胸上的林可欣的袜子,沿着按在袜子上的自己的手,清晰传入自己的耳朵中。
她小声嘤咛,把林可欣的袜子团成一团,塞进自己小小的嘴里,细细品味林可欣脚上的味道。
她闭上眼睛,在一片黑暗中,陷入回忆里。
4
十八岁的少女刘璐,到现在只有过三次舔别的女孩子脚的经历。
这三次经历里,舔的还是同一个女孩的脚。
那是她高二高三的同学,文科班的班花,她高二一年的室友,空灵的美少女白雨灵。
白雨灵1米65的身高,扎一条马尾,笑起来有两个可爱的酒窝。她的脸雪白精致,眼睛扑闪像是会说话。她的双腿笔直纤细又修长,夏天穿裙子的时候可以吸引全校的目光。
白雨灵不但漂亮,而且性格也很好,哪怕在文科班这种女生很多,背地里分成一个个小圈子的地方,也没有哪个女生明面上说过她坏话。
这就是女神了吧...刘璐在心里这样想过。
高二一年,和自己的女神在寝室里朝夕相处,刘璐的心早就跪了。她对白雨灵的情感,从同学的欣赏,变成喜欢,变成崇拜,变成依赖。
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偷闻白雨灵的鞋子,当拿起那双娇小的鞋子凑近鼻子时,自己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她也记得高二期末考试的夜晚,自己蹑手蹑脚在深夜从被窝里钻出,跪趴在白雨灵的床尾,轻轻含住白雨灵珍珠一样的脚趾...
在假期,她在网上疯狂搜索相关的信息,一扇隐秘的门在她面前缓缓打开。推门进去,她看见隐藏在互联网背后的无数个和她一样的人,大多数都是男生,也有一些像她这样的女孩子。
想给雨灵下跪,想趴在雨灵脚边,我这样应该就是抖m吧?...刘璐边看边想。
还想闻雨灵的气味,想亲亲舔舔她的脚丫,我应该还是足控?...刘璐又想。
网络上缤纷的小说和视频充斥了刘璐的一整个暑假,她越看内心越火热,越期待着开学,期待着可以见到白雨灵,期待着晚上可以再次偷偷闻舔白雨灵的脚。
可是这个愿望没有实现。高三开学,班里打乱了寝室重新分配,白雨灵不再和刘璐是室友。刘璐只有在教室偷偷瞥白雨灵的小腿,看她穿的各种鞋子,看露出来的袜边,YY着鞋子里那一双娇小可爱的,自己吻过的脚。
当然,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刘璐常常溜进白雨灵的寝室,闻亲着她的每一双鞋子。高三一年白雨灵穿过的每一双鞋子,都被刘璐这样悄悄地舔舐过了...
高考悄然而至,考完后大家相约去朋友家玩。刘璐心里一抖,感觉这是她绝无仅有的机会。她和白雨灵说想要在她家里住两天,得到白雨灵开心的答应。
于是在刘璐高中毕业的暑假,她和白雨灵一起睡了两个晚上。
5
那两个夜晚,是刘璐记忆里最梦幻的时光。
在白雨灵粉色调的房间里,她们洗完澡,慵懒躺在床上。白雨灵趴着看小说,两条腿雪白修长,肌肤如同羊脂。她的双脚脚心朝上,纹络清晰,脚指头像是珍珠粒般可爱。
刘璐躺在边上,只觉得自己血液流动都加快了,只想去亲吻白雨灵的脚心,去把白雨灵的脚趾含在嘴里,一根一根吮吸。
她们在床上打闹,刘璐作势抓住白雨灵的脚腕,伸手指轻挠了一下白雨灵的脚心。白雨灵咯咯地笑,白花花的腿开始挣扎着乱踢,脚不小心踢到刘璐的胸,刘璐只觉得胸口那样柔软,整个身体都要在那一瞬间融化。
在夜晚刘璐按捺着不去睡,她耐心等待着,等待着白雨灵沉沉睡去。她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翻身下床,跪在地上,把头低下。
白雨灵侧卧着睡着了,她的脸庞柔美如同天使。刘璐跪对着她,把头伏低,抬起,伏低,抬起,对着这个天使般的美少女无声地磕头。
她又轻轻地把白雨灵家里穿的那双白拖鞋移到眼前,头深深地低下,埋进鞋面里。她娇软的嘴唇亲吻白雨灵的拖鞋,又伸出舌头静静地舔舐。
我在给女神跪舔她穿过的拖鞋吗?刘璐在心里想,女神还睡在我的面前。
她耐心地舔干净刘璐拖鞋的每一寸空间,这让她想到自己是白雨灵的一条小狗。要是可以做雨灵的小狗也很幸福呀,被雨灵牵着链子,在她脚边爬着。刘璐胡思乱想着。
她挪动膝盖,爬到床尾,把头凑近雨灵的脚底。这是她第一次细致地观察别的女孩子的脚,高二期末那次寝室的床结构遮挡着她大部分视线,她只看到白雨灵的脚侧和几根脚趾。
现在她跪在床尾,视线里全是白雨灵玉石一般洁白的脚底,每一条纹路都看得清晰,她的鼻子凑的很近很近,几乎贴到脚心处,但没有闻到一丝臭味。可能是洗完了澡,白雨灵的脚上只有很干净很清香的气息。
吸...用力吸...是梦寐以求的雨灵的脚,刘璐鼻子疯狂翕动,想要把雨灵的气息全部吸进肺里。她伸出舌头,沿着脚底的肌肤一寸寸舔着,刚一触碰到,那柔软的感觉让刘璐禁不住浑身一个机灵。她再也控制不住,看着白雨灵没有醒转的迹象,在她的脚底板上一遍一遍地舔舐着。
......
白雨灵和刘璐是两年的好朋友,但不可避免的,有一些事情她没有和刘璐说。
比如,她从小到大,身体很很怕痒;比如,她的睡眠质量一直都不太好...
一阵黑暗里,白雨灵迷迷糊糊睁开了眼,她感觉到一个温热绵软的东西正贴在她的脚心上,身边的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掀开了一侧。
刘璐呢?...她脑中念头一转,又耐不住困意,沉沉睡去。
6
第二天刘璐显得无精打采的,毕竟前一天晚上她基本没怎么睡。于是她选择在白雨灵床上补一个下午的觉。
呼吸着床上属于白雨灵的气味,刘璐很快进入了梦乡。而白雨灵看着熟睡的好友,想了想昨天夜里隐约记住的事,脸色变的迷茫而怪异。很快,她的神色舒展开,决定当做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晚上两个女孩又嬉闹了一番,刘璐看见白雨灵举止和昨天没什么不同,内心再次确认自己的好友没有发现自己的小动作。
入夜后,刘璐强撑着保持清醒,和昨晚一样,小心翼翼地给白雨灵跪伏磕头,舔干净她的白拖鞋,把脸贴在白雨灵脚上,呼吸着舔舐着白雨灵脚上的柔软和清香。
她不知道的是,当她的舌头包住白雨灵的脚趾时,白雨灵的眼睛微不可察地睁开了。白雨灵抿了抿嘴唇,寂静感受了一会儿,又闭上眼沉沉睡去。
......
后面刘璐去了H师大,而白雨灵被更好的F大录取。虽然大学还是同个城市,不过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
暑假里剩下的时间,刘璐全部投入在互联网的虚拟世界里,看着那些小说和视频,排解内心的空虚。
有时候她会跪在电脑面前,默默看着屏幕上陌生小姐姐白嫩的双足YY;有时候她会对视频里所谓的“女王”嗤之以鼻,觉得她们苍老而丑陋,没有一分比的上白雨灵;有时候她想再去白雨灵家里玩,又苦于找不到借口和理由。而更多时候,刘璐期待着大学,期待着来自大学的舍友和大学自由的生活。
大学生活如约而至,开学第一天,刘璐欣喜地看见睡在自己上铺的也是一个小美女,虽然没有白雨灵那样校花级的容颜,但也娇艳动人。小美女那一天穿着一双雪白的球鞋,青春靓丽,介绍自己叫做林可欣。
就在大学第一天的夜晚,刘璐激动到睡不着,偷偷伸手将床边放着的,自己第一次见面的美女舍友林可欣的球鞋拿起,身子蜷缩在被窝里,用自己的口鼻伺候着这一双球鞋。
但可能是林可欣第一次穿的原因,这双鞋闻舔起来只有鞋子本身的气味,还让刘璐有一点点小失望。
7
随着大学生活的开始,刘璐慢慢和舍友们熟悉。她发现林可欣表面上和她关系不错,背地里似乎却不太喜欢她,倒是有一些腹黑的感觉。她内心有一点委屈,但还是在没有人发现的时候伺候这位美女舍友的鞋袜,当跪在林可欣的鞋袜前,她的内心总是有屈辱而愉悦的感觉...
她熟悉校内匿名论坛“榕树之洞”的操作,看着里面千奇百怪的奇闻异事,爱恨情仇,乃至一些匿名马甲下的开车。令她惊奇的是,里面最火热的帖子居然也是和足控相关,是一个匿名马甲拍的一位学姐的双足...
她和林可欣都算是新生里的美少女,也双双加入了学校里颜值最高的社团组织礼仪队,让她们这间宿舍都变的小有名气。
而当林可欣和礼仪队新认识的朋友们嬉笑打闹时,刘璐只是呆呆看着,心里幻想着趴在地上舔她们的鞋子...
礼仪队的队长苏婉和副队长李依依都是上一届大二的学姐,两个人都是冷傲精致的脸,让刘璐心里满是跪舔的欲望。
......
躺在床上,嘴里塞着林可欣袜子的刘璐回想了一遍自己的生活。从高二开始启蒙了足控,她的内心就充塞着这种欲望,然而她不能和任何人说,她只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刘璐心里深叹一口气,取出嘴里的袜子。这双林可欣穿了一天的薄袜已经被她含的湿润了。她将袜子塞回林可欣运动鞋里,摆弄整理了一下,终于抵不住困倦,沉沉睡去。
第二天晨曦的微光中,刘璐睁开眼睛。
又是充满生机的一天,她揉了揉眼,看见林可欣已经起床了。林可欣坐在椅子上,脚上穿着昨天的运动鞋,袜口依稀是昨天那双被她含了一晚上的薄白袜。
自己昨天含在嘴巴里的袜子...被可欣姐姐穿在脚上了诶。刚醒来的刘璐思绪还不太清楚,只是断断续续地想着。
不对...自己昨晚含的时候,这双袜子就被可欣姐姐穿过一天了,她还穿着去跑了步。
刘璐一醒来就感觉到了兴奋。
这时候,林可欣看见刘璐睁开了眼,笑嘻嘻和她问了早。
她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眨眨眼和刘璐说:“昨晚忘记告诉璐璐啦~苏婉学姐和我们说这周末礼仪队要去外面玩一天,可能会租一个别墅住一晚上,璐璐别忘记准备东西哦~”

第三章:礼仪队美少女们的别墅之夜(上)
1
十二月的第二个周末,S市的空气变得稀薄干冷。
刘璐坐在吹着暖风的出租车后排,悄悄地看前排副驾驶座上苏婉学姐的脸。
这是H师大礼仪队组织的一次周末出游,她们计划着租一个郊区别墅玩上一晚上。从敲定计划,筹备物资,到今天正式出发,十八九个洋溢着青春活力的美少女坐在五辆出租车上,向着目的地进发。
刘璐把偷瞥苏婉学姐的目光收了收,感觉身子因激动而微微地颤抖,脸颊像烧红的铁一般滚烫。
苏婉是大二的学姐,也是这一届礼仪队的队长。1m73的身高,漆黑柔顺的披肩长发,冷傲绝美的脸,再加上雪白修长的双腿,让苏婉无论出现在H师大哪里,都会成为目光的中心。
在社团组织招新的那一天,刘璐第一次见到苏婉。在当时,刘璐就几乎遏制不住内心想给这位学姐下跪磕头的欲望。她毫不犹豫地填了报名表,参加了面试,最终很幸运的是,她和自己的美女舍友林可欣都通过了面试,成为礼仪队新的队员。
在加入这个大家庭以后,刘璐才知道那个学姐叫做苏婉,是礼仪队的队长;副队长也是一位大二的美女学姐,叫李依依。而和她一起加入的新生们,也全都是学校里漂亮的女孩子。
作为具有抖m足控倾向的少女,刘璐常常幻想着自己是这些漂亮女孩子们的小狗狗,幻想着她们笑着聊天打闹,而自己趴在地上,舔她们的脚背...
可是这些也只能在内心想想,一旦去做就根本无法在学校里立足了,还要承担无数鄙夷嗤笑的目光。
所以她只能等着隐蔽的机会。
当那天早上林可欣告诉刘璐,这个周末礼仪队会在租来的别墅里住一晚上,刘璐内心简直是万分激动。这意味着她至少可以半夜溜出来,独自面对着这些同伴们的鞋子...这件事她已经很熟练了...甚至运气好的话,她还可以舔到她们的脚...
在刘璐的胡思乱想中,出租车已经开到了郊区的别墅。
2
车刚停下,刘璐她们就看见别墅的房主微笑着等在门口。
别墅边上假山流水,绿树茵茵。刘璐四周环顾,目光往门里面瞥了一眼,心突然漏跳了一拍。
她看见门口的转角处,两个鞋架整整齐齐立着,其中左边的鞋架上已经摆了四双鞋子,是比她们早到的一批。里面有一双小白鞋,刘璐万分熟悉,那是她舍友林可欣的鞋子,在很多很多只有她一个人在宿舍的时间里,她小狗一样闻舔过这双鞋子很多次了。
在房东的招呼下,她们陆续进屋,拿过房东递过的一次性拖鞋,开始俯身换鞋。
刘璐站在苏婉身后,目光死死盯着苏婉的脚腕,苏婉弯下腰,轻轻踮起脚,将穿着厚白袜的脚从运动鞋里抬出来。脚踝勾起的瞬间,小腿到脚部勾勒出的曲线,脚上厚实纯白的袜子,袜边柔软娇嫩的肌肤,组成一副令刘璐血液流动疯狂加快的画面。这画面转眼不见,苏婉已经套上拖鞋,把运动鞋放到鞋架上,迈步走进别墅了。
在刘璐愣神的时候,其他两个女孩也换好了鞋,被房东招待进屋。刘璐赶忙换上拖鞋,将自己的鞋子放进鞋架。这时候她想起这是别墅的转角,看不见里面的景象,同样里面也看不见这边。
她又发呆了几秒,然后像是下定决心了一般,对着鞋架蹲下身子装作放鞋,右腿屈膝迅速跪下,头往前一凑,嘴唇迅速从苏婉的运动鞋的鞋根处掠过。然后她立马起身,在极速加快的心跳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往房子里面走去。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内心只回荡着一句话。
我刚才...我刚才...亲到苏婉学姐的鞋子了吗...
......
在刘璐她们之后,其他三批人也都陆续赶到了。
每一批人下车后,刘璐都会走到别墅门边一起迎接,趁着这个时候,她压低视线,隐秘而迅速地瞄着女孩们换鞋,在心里记下她们穿的是什么鞋子。
半夜起来偷偷跪舔的时候,可不能搞错呐。刘璐在心里默默地想。
“璐璐你怎么守在门口呀?”
又一批人到了,清脆悦耳的声音远远传来,一个双马尾的女孩蹦蹦跳跳跑了过来。她身高1米6以上,但不到1米65,脸上两个可爱的小酒窝,有着小女孩一般的活泼和古灵精怪。
“小涵你也到啦,”刘璐笑着朝她招手,“快换鞋进来吧。”
这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叫孙诗涵,名字起的很端庄,但性格却精灵古怪。刚认识的时候,她也是扎着双马尾,甜甜笑着和刘璐打招呼,刘璐只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等熟悉以后,才知道这个女孩满脑子都是鬼点子,而且可爱的面容下是个深藏的老司姬,经常聊着聊着就开始开车。也就是因为这样,孙诗涵在礼仪队里人缘极好,大家都喜欢和她相处,她也是刘璐除了美女舍友林可欣之外,最熟悉的人。
孙诗涵换好鞋子,看着刘璐还站在原地,突然伸出小手,坏笑着往刘璐胸上抓了一把。
刘璐一下子没注意,被抓了个正着,她惊叫一声反身想要抓住孙诗涵,就看见她已经笑嘻嘻跑进别墅了,跑的时候还不忘记转过头朝刘璐做了个鬼脸。
哼...!
刘璐扭过头,没有追上去。她看着孙诗涵刚脱下放在鞋架上的小短靴,想着这个活蹦乱跳的可爱女孩子。
让你...让你欺负我,刘璐捏了捏拳头,在心里气鼓鼓地自言自语,我等会就...就跪下来把你鞋子里的臭气吸干净!
3
人到齐以后,房主介绍了一下别墅的设施,告诉大家厨房用具后就离开了。
在客厅放下行李,女孩子们就开始了烧菜做饭。嘻嘻哈哈的笑声伴着饭菜的香味在别墅里飘荡。
刘璐的目光压的很低很低,她看见踩在一双双拖鞋里的一双双脚,有的穿白袜,有的穿灰袜,都是和她一起玩闹的队员们,而她只想跪下去闻舔。
吃了饭菜,大家分散开了玩。有的在家庭歌厅里唱歌,有的在打台球,有的歪在沙发上休息。刘璐溜达了一圈,在别墅二楼看见苏婉和三个女孩子盘腿坐在泡沫地板上,一边打牌一边喝酒。
泡沫地板占了半个房间大,由一方矮书架分成两个区域,一块是苏婉她们在打牌,另一块几个人坐在那里玩手机。
泡沫地板边上歪歪斜斜散着七八双拖鞋,进去是要脱鞋子的。
刘璐看了一眼苏婉,她好像又输了一局,正仰头喝着一瓶啤酒。她长长柔顺的头发顺在肩上,绝美的脸微微泛了红,神情保持着一贯的清冷漠然。
刘璐感觉心中一股悸动,她脱了鞋子,走到泡沫地板另一块区域,从书架上随便抽了一本书。然后她面朝着苏婉趴在地板上,假意翻书,实际上透过书架的缝隙偷看苏婉。
我这样算不算对着学姐跪伏...
这样一想就很兴奋呢!
......
“璐璐!”
刘璐默默趴在地上膜拜自己女神的时候,突然听见一声呼喊。然后...她就感觉到自己的屁股被人踩了一脚。
她错愕地偏过头,看见孙诗涵一脸坏笑站在她身后。
看见刘璐转过头,孙诗涵小走一步上前,弯下腰,又摆出一副可爱的样子,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刘璐:“璐璐~璐璐~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唱歌呀~”
刘璐艰难地把视线从孙诗涵穿着卡通棉袜的脚上移开...大概36码...形状好可爱...似乎头移一移就能亲到。
“你们先唱吧,”刘璐咽了一口口水,“我过一会儿再去。”
她顿了顿,又伸出手,抓住孙诗涵的脚腕。此时刘璐的脸上已经满是羞红,她似乎是在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嘴里小声嘀咕着:“让你踩我”
孙诗涵哇了一声,把小脚丫晃了晃,从刘璐手上挣脱。她看着躺趴在自己脚边的刘璐,眼珠子一转,抬起小脚朝着刘璐脸上虚虚踩了一下,然后像是抑制不住笑声一样,一边坏笑着一边赶紧跑开了。
刘璐呆呆看着孙诗涵的背影远去,刚才孙诗涵印着多啦A梦的棉袜脚底朝着她的脸踩来,在视线里不断放大,最后只离她的脸不到10厘米,她都感觉自己的呼吸可以吹到孙诗涵的脚底了,她都感觉只要一抬头就可以亲到孙诗涵的脚心了。
小涵你为什么不再待久一点...我就可以假装不小心亲到你的小脚丫了...到时候你会是什么表情呢?
刘璐趴在地上,感觉下体微微有些湿润了。
......
十分钟后,还沉浸在遗憾中的刘璐居然又迎来了一次机会。
在刘璐发呆的某一瞬间,她突然看见自己的视线里出现了一截光滑柔软的小腿,然后她目光往上抬,看见林可欣朝她走过来,手一撑坐在她面前的矮书架上。
“璐璐你在这里看书啊,等会你和我睡一间房吗?”林可欣低头问她,双脚状似无意地小小摆动着,偶尔拨撩到刘璐的发丝。
“哦..哦..好的。”刘璐应着。
刘璐刚平静下来的内心又开始激动了。林可欣现在就坐在书架上诶,自己就相当于趴在她脚下诶,内心都脑补出林可欣突然腹黑开始踩自己头的情节了,想想都好爽的样子。
林可欣心里也感觉很爽,毕竟现在的动作,就好像这个表面室友趴在自己脚下任自己踩头。好想踩下去啊,算了算了还是克制一下,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嘛,回宿舍以后再趁她不注意用她的洗脸毛巾来擦擦脚,反正她也不会发现。
林可欣充满优越感地坐着晃腿,在心里愉悦地想。
两人各怀鬼胎,彼此沉默了几秒。保持着这样一个人坐在晃腿,一个人趴在她脚下微微仰头的动作。林可欣晃腿的幅度不小心大了点,脚底蹭着刘璐的额头擦过,她赶紧跳下书架,口是心非地道了歉,赶紧溜到了别的地方。
没关系...没关系。刘璐小声重复着,她的内心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呼喊,没关系的...可欣姐姐你再多踩几脚我也愿意的。
你踩在我的脸上我也愿意的。
4
苏婉今晚牌气似乎不太好,被几个女孩起哄着喝了几瓶酒,显出了醉态。她摇摇欲坠地起身,说自己要先睡了。
刘璐远远望着,马上跟着爬起来,装作是在别墅里闲逛,看着苏婉扶着楼梯上了楼,挑选了一间卧房睡下。
那是一间单人小卧室。
别墅里有单人卧室,有双人房,有可以睡多人的大房,在之前刘璐已经全部踩点看过一遍了。本来在她的计划里,今夜她只是准备溜到玄关鞋架前,偷偷伺候这些同伴们的鞋子,她们平时可都是学校里的女神级人物啊。至于半夜到别人房间里舔脚,她是不太敢的。但今晚苏婉喝了酒应该会睡的很沉,而且她睡的是单人小卧房,被发现的概率更低了,再加上刚才被孙诗涵和林可欣不经意撩拨了一下,刘璐只觉得身体已经极为难受,欲望到达了极点,只想着去释放爆发。
更何况这是苏婉学姐啊,是闻名全校的女神,师大校花级的人物之一,更是让她刘璐第一次见面,就萌生想要下跪磕头舔足的想法。
所以今晚这样绝好的时机,怎么可以错过呢?
暗暗在心里下定决心,刘璐感到浑身肌肤的震颤和紧张,她小步下楼,准备去找孙诗涵唱歌。
......
“璐璐mua~抱抱”孙诗涵看见刘璐下来,装起了可爱,让刘璐心里只觉得怜惜。
熟悉好友的性格,她心里叹了一声,在孙诗涵身边坐下来,拿起话筒唱起歌。期间刘璐总是想起孙诗涵抬起脚朝自己脸虚虚踩下的画面,想着孙诗涵脚底的多啦A梦图案不断放大,她想要重新开启这个话题,却发现孙诗涵好像早就忘记了这回事。
唱着玩着,时间不知不觉溜走,到了十二点。刘璐看见其他人都还意犹未尽地唱着歌,打了个招呼就准备悄悄溜上楼。
她带着紧张,走到记忆里苏婉睡觉的小卧房外,四周看了看没有人。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拉住门把手,小心地扭了扭。
门没有拉开。
刘璐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失落感,她茫然坐在地上,体内积聚起的欲望无从排泄,仿佛就要爆炸。她的内心感觉很空,所有的思绪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就在这时,她听见“咔哒”的门锁打开声。
刘璐慌忙站起,她看见李依依从房间里面走出来,李依依看见她后目光躲闪,好像也有着慌张。
“我...想找个卫生间,里面有卫生间吗?”刘璐结结巴巴地解释。
“有..有的”李依依好像舒了一口气,“我也想上厕所...不过里面好像有人睡了。”
说完,李依依从刘璐身边挤过,快速消失在楼梯的尽头。
......
刘璐看着李依依的身影消失,才发现自己全身都在发抖。
学姐为什么在这里?她是之前看出我的想法了吗?她应该没有发现我的这个...癖好吧?
刘璐心中思绪如乱麻,这时候她看见半开着的房门,里面光线昏暗,牙一咬走了进去,转身将门合上反锁。
在一片黑暗里,刘璐才感觉稍微有了些心安。
她踢掉鞋子,让自己的脚步无声,慢慢踱到床边。
床上侧躺着一个女孩,她的睡姿不算雅观,黑发胡乱散在枕头上,依稀可以看见一张清冷绝美的脸。她的被子被踢开一边,一条腿伸了出来,哪怕穿着睡裤,依然可以看出双腿修长美好的形状。在裤尾,一只雪般洁白的脚露出,边上放着一双厚的白棉袜。那只脚的大脚趾浑圆温润,其余四只脚趾小了一圈,但也雪白晶莹,像是五粒大小不等的珍珠。
是苏婉学姐。
刘璐的心跳突然又一次变得很快很快,苏婉好像没有醒来,刚才李依依学姐进来是做什么?不管了...不管了...
刘璐膝盖一弯,朝苏婉跪了下来。
她内心激动到无以复加,一遍又一遍地朝着苏婉无声磕头,似乎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对学姐的崇拜。她膝行到床尾,把身子压低,抬头去闻苏婉的玉足。这时候她看见苏婉脚上有一层晶莹的光,一根根很淡很淡的丝线若隐若现。
她皱了皱眉,把苏婉的棉袜拿过来,用力贴在口鼻上。一股奇异美好的气息涌进刘璐的肺里,有袜子本身的气味,有苏婉脚上的气味,还混杂着一股很奇怪又很熟悉的味道。
刘璐努力地回想那股熟悉的味道究竟是什么,她的眉头越拧越紧,终于突然松开。这时候她的神情只剩下错愕与震惊。
她好像明白了苏婉袜子上混杂的味道来自哪里了...她也好像明白刚才李依依为什么会从苏婉的房间里出来了...
苏婉袜子上还混杂有口水的味道。
在她之前,李依依已经先溜进苏婉的卧房里,舔舐过苏婉的脚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