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36|回复: 0

[近亲] 我和我的姐姐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0 14:5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相信很多朋友都看过《东北大炕》,那的确是篇好文章。


但是文章嘛,总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都知道那不是真的,只是看着感觉很刺激罢了。

不知道你们会不会相信,我也有过那样的经历,当然,也远没有小说里写的那么销魂刺激。

我老家在山东北部,那里山很多,我们那儿以前也睡炕,只是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没有人再睡炕了而已。

我小的时候,那是在八几年,我家里很穷,家里只有三间破房子,顶上棚茅草的那种,墙是石头加泥坯的,很厚也很结实。直到我十五六岁以前,我家都是住的那种房子。

三间房子里一间放杂物粮食什么的,中间那间是客厅,我们叫堂屋,西头的一间睡人,里面靠南墙盘着一张大炕,很宽很长,并排着能睡五六个人都没问题。

我很小的时候是怎么睡觉的我已经不记得了,反正从我七八岁起,我就有了自己的小被筒,我跟姐姐都是自己睡自己的被筒,只有我爸跟我妈两个人睡在一个被筒里。他们那个被子很大,好像就是专门用来睡两个人的。

到我十来岁时,我就已经懂很多事儿了,比如男人跟女人的事儿,也多多少少地知道一些。农村人说话粗鲁,张嘴就是日爹操娘的,小孩子听的 多了,当然慢慢的也明白了那是怎么一回事儿。

晚上睡觉的时候,爸妈他们就常常在被窝里弄那事儿,用农村的话说,就是日逼。我常常会看到他们两个在被窝里跟打架似的折腾个没够,每次我爸都会骑在娘的身上,两个人光着身子闹,他就用裤裆里的那根大鸡巴往我妈裤裆里戳,一下一下跟打夯似的,戳的很快,每次都把我妈戳的又哭又笑的,整个人都乱哆嗦,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怎么的。

那时我只是模模糊糊地有这么个印象,小孩子嘛,自有小孩子的乐趣,对这些也并不敢兴趣。倒是我姐,每次晚上爸妈弄那事儿的时候,她就会很安静,不声不响地闷在自己被窝里,头都不会露出来。

如果我爸妈他们不弄的话,她才会睡觉之前跟我闹一会,说会话挠个痒痒什么的。

等我长到十二三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小鸡鸡周围也像大人那样开始长毛毛,一开始只是很少很细的毛毛,慢慢的越来越多越来越黑。我很害羞,就不敢当着他们的面儿脱裤子了。

有一次我跟我爸去水坑洗澡,他看到我裤裆里的毛,好像有点惊讶,还顺手在我小鸡鸡上摸了一把,笑着说是老牛家的种哩。

我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当然也不好意思问他。后来我发现跟我差不多大的伙计们下面都开始长了毛,我们的小鸡鸡也开始越来越大,特别是尿急的时候,会胀的很大很长,鸡鸡小头的皮儿也会慢慢地往后退,用手往回撸,就会有点疼,又有点说不上来的舒坦。

我们聚在一起玩时,他们常说谁跟谁好了,谁把谁日了什么的。我知道日了就是日逼的意思。这种话说的多了,自己心里也会痒痒,不知道日逼会是个什么滋味,估计可能很舒坦吧,要不然为什么爸妈他们那么爱日逼呢?特别是我妈,每次弄的时候都很疯,跟她平日里完全不像是一个人。

有一次我们又在一起扯这些好像很高深很刺激的东西时,大头说你们都喜欢谁啊?有人说我喜欢花花,有人说我喜欢数学老师,我们就笑他。
大头坏笑着说你们肯定不知道我喜欢谁,我喜欢大军的姐姐!
说完他就跑,好像知道我会揍他似的。我当然会揍他,谁让他说喜欢我姐的。

那时我的潜意识里就认为谁也不能喜欢我姐,因为我觉得喜欢我姐就是想跟我姐日逼,我才不让他们日我姐 呢。

大头被我摁住了,他没我个子大,也揍不过我,就抱着脑袋求饶。
我问他呢为什么喜欢我姐,他说我不敢说。我说你说就是,我不揍你。
他说你姐奶子大,长的好看。

我姐奶子大倒是真的。她比我大三岁,那时都十五六了,正在上初中。跟她的那些个女同学相比,她的奶子的确是最大的,虽然还比不上我妈的奶子大,但是也要比她那些女同学大好多了。

那时的我对于女人的奶子还没有尺寸型号的概念,现在想想,那时姐姐的奶子应该就有B罩杯了吧,因为我老婆的奶子就是B罩杯的,感觉跟我姐姐那时候差不多大。

自从大头说过我姐姐的事情以后,我也开始偷偷留意我姐姐的奶子,有时候也拿她的奶子跟别的女人比较,感觉她的奶子的确很大,有些女人都生养孩子了,奶子也没我姐姐大。

那时我们常在一起吹牛逼,比谁的力气大,比谁尿的远,也有吹牛逼说自己摸过谁的奶子什么的。大头就问我,说你摸过你姐的奶子没?

不过那回 我没揍他,因为我真没摸过我姐的奶子,我给我姐挠过痒痒,但她只让我摸她的后背,不让我摸前面。有时我们俩闹着玩,我挠她胳肢窝,她就会用手把奶子护的严严实实的,好像生怕我摸她那里似的。

我被大头说的心里很痒痒,就想摸摸姐姐的奶子试试,看到底是什么感觉。听他们说的很玄乎,什么又软又大,香喷喷的,就好像他们真摸过真闻过一样。我猜他们除了摸过他们自己妈的奶子,肯定没有摸过别的女人的奶子。

那时已经是夏天,放暑假了,我们没什么事儿干,天天在外面山上疯玩,晚上回家就睡觉,日子过的倒也快乐。

那天晚上回到家后,我就偷偷琢磨着怎么想法摸摸姐的奶子,我知道她不会同意我摸的,那我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晚上睡觉时,刚躺下没多会儿,我还正想这心思没睡着,那边我爸跟我妈就又开始了。由于是夏天,天气热,睡觉时身上什么都盖不住。借着窗户透进来的光,我看见我爸先是抱着我妈摸了一会,把我妈摸的直哼哼,然后就翻身骑到她身上,把她的两腿分开架到自己脖子上,屁股往前一拱一拱的,我妈就哼哼唧唧地开始叫唤了。

我扭过头来再看我姐姐,发现她正背着身子面朝里睡,身上也没盖东西,只穿了一件大裤衩子和小背心。那边我爸妈他们折腾的高兴时,她的肩膀也跟着一抖一抖的,一只手好像还在自己裤裆那里放着。
我跟她挨的很近,仔细地听,就听见她也喘的很厉害,只是声音很小,也很细。

我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只知道她肯定没睡,因为她睡着时不是这个样子,她的身子不会抖,也不会喘。

两边看来看去都很没趣,也没想到办法摸摸姐姐的奶子,我就自顾自地睡了。

没过几天,那天下午下着大雨,我爸妈他们去公社领东西还没回来,看那个雨下的,一时半会的停不了,他们应该也不会冒着雨回来。

我在大头家玩了一下午纸牌,手气很臭,老是输,就不愿再玩往家里跑。好在我们两家离的近,头上顶着破雨披几步路就到家了。

跑进家里后,我看堂屋的门关着,就直接进了厨屋,就是厨房,是大屋外面单独的一间小屋,跟西屋紧挨着,灶膛就贴着西屋墙,这样冬天的时候拿掉灶膛后的泥板就能烧炕。

我在厨屋里抖掉身上的水,正想着我姐怎么不在家,不知道跑哪玩去了,隐约就听见屋里好像有动静。

于是我就偷偷地踩着一块石头往上爬,把脑袋趴到窗户台上往屋里看,结果就看见姐姐正一个人坐床上,后背靠着炕柜子,身上的衣裳解开了扣子,下身的大裤头也被拉到膝盖那里,光着个大白腚,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奶子,一只手伸到裤裆里,身子一哆嗦一哆嗦的,嗓子眼儿里也哎呦哎呦地小声叫唤着,不知道在干嘛,脸上的表情好像很难受,又好像很舒坦似的。

由于她靠着柜子坐着,头上冲里,自然看不到窗户外面的我,但是我在外面可是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我看见她两只手摸来摸去的,还不时地把裤裆里的那只手拿出来看看,在鼻子下面闻闻,然后又放进去摸。

我觉得很刺激,从来没有见她这样过。虽然我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但是我猜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不然她也不会关了屋门把自己关屋里。

看到姐姐那个样子,又听到她嗓子眼儿里断断续续的哼哼声,我的心里也感觉跟猫抓狗啃似的,感觉肯定有事儿,却又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感觉嗓子眼儿发干,于是就使劲地咽唾沫,一大口一大口。

忽然,我猛地想起来晚上爸妈老是弄的那个事儿,每到那个时候,我看见我妈脸上的表情也是这样,眯着眼睛张着嘴,喉咙里也是这个动静,好像很怕人听见不敢大声地叫,又非叫不行似的。

是了!我知道姐姐在干嘛了。但是想想又不对,我妈只有被我爹压着弄那事儿时才会这样,但是我姐现在身上没有别人啊?只有她在用手摸自己,怎么也会这样?


那天的事儿让我很吃惊,也在我心里种下一个大大的疑问。我不知道该问谁这是怎么一回事,这种事情发生在我姐身上,我总不能跟人家说我姐在干嘛干嘛吧?

后来我就想到了小铃铛,他是我们那一帮孩子里面懂的最多的,尤其是这种大人不让说的事儿,他懂的比谁都多。
现在想想,我们那时的性启蒙,几乎都是从他嘴里得来的。
小铃铛比我大两岁,他下学早,只上了小学三年级就不上了,跟着他爸爸在公社修自行车,接触的社会上的人多,自然也就懂的多。

我就抽空问她,我说我看见一个女的自己摸自己嘞,还咿咿呀呀地叫唤,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不?
小铃铛就看着我嘿嘿地笑,说是你妈还是你姐啊?
我说谁都不是,我在外面看到的。

他就仍是看着我笑,笑的我都觉得瘆的慌。完了他说你小子越来越上道了,我告诉你哈,她那是自摸呢。
我说啥叫自摸啊?
他说日逼呢懂不?
我说我懂啊。
他说自摸跟日逼一样,都舒坦着嘞,你小子,看到谁了你说?
我没搭理他,转身就跑了。

我觉得我发现了一个大秘密,一个关于我姐的大秘密。

晚上睡觉时,熄了灯,我爸妈在炕那头悉悉索索地掰扯地里的事儿,我就把身子凑到我姐身边,跟她斗着头,闻到她身上很香,也不知道她抹了什么东西。

姐说你干啥,一边去。
我说问你个事儿。
她说你问啥?
我说你自摸舒坦不?

我姐听了我的话,当时就愣了,愣了好一会,才一把捂住我的嘴,把嘴唇凑到我耳朵旁,小声地说你瞎咧咧啥?我揍你、、、不许说。

我也知道这种事儿不能让爸妈知道,这是我跟我姐之间的小秘密。
于是我也把声音压的很低,把嘴唇凑到她耳朵旁,说我都看见了,我知道你在干嘛哩。

我姐就扭我的耳朵,很轻,就跟我挠着玩似的。
她把嘴唇凑过来,说你谁也不能告诉哈,要不我就不认你是我弟了。行不?

我说行,还跟她拉了勾。在我们小孩心里,拉勾就是一种契约,是一种保证,就跟今天签合同是一个道理。

那天晚上,我发现姐姐睡的很难受,一直翻来覆去的,还长长叹气,就好像有多大心思似的。
我不知道这跟我说的那个小秘密有没有关系,反正我是睡的很甜,因为我知道我终于掌握了姐姐的一个秘密,一个可以让她听我话的秘密。

又是一场大雨过后,我跟着姐姐去村后的山里采蘑菇采黑饼子。黑饼子也是一阵菌类,只有夏天大雨过后时才有,很嫩很滑,下汤做菜的好东西。

我们两个翻了两个小山头,那边的老林子很少有人去,里面的菌子长的好,一会儿就能采一篮子。

可谁知道等我们刚赶过去时,不知道天上又哪里飘来一块云彩,雨一下子又大了起来。

好在我们俩及时地找了一个小山洞,躲里面才没被淋湿衣裳。
姐姐坐在石板上抱着膝盖看着外面的天发呆。我问她你看啥呢。
她也不说话,过了一会,才好像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拉过我坐在她身边,说你啥时候看见的》?
我说看见啥?

她的脸上就猛地红了,低着头不说话。
我就猜到她说的什么意思了。

我说反正我看见了,我还看见你把裤子都脱了呢。
她就抬手要打我,但是手没有落下来,自己倒是瘪着嘴先哭了,哭哭啼啼的,就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我有点慌,不知道这又是为啥。

姐姐忽然伸手搂住我的肩膀,把我的脑袋搂进她怀里,哭着说你不能告诉别人,羞死人了、、、

她的胳膊把我搂的很紧,她个子比我高一点,坐的石板比我坐的也高,所以我的脸正好被她搂着挤在她的奶子上,感觉她的奶子软软的,贴在脸上热乎乎的很舒服。

我也不愿意挪开身子,就用胳膊揽着她的腰,歪在她身上跟她腻歪,又用手指头挠她痒痒,她就嘿嘿笑着不哭了。

我又在她怀里趴了一会,忽然意识到我的脸正贴着她的奶子呢,这可是个难得的好机会,我不正想摸她的奶子吗?

想到这里,我就悄悄地把另一只手摸上来,从她胸口下面摸上去,第一次结结实实地摸到了姐姐的奶子。

说实话,她的奶子隔着衣服摸也没什么感觉,由于隔着衣服,她衣服里面还用布抱着奶子,那时候农村女人还不兴带胸罩,一般小姑娘都是用一块长条布把奶子缠起来,特别是奶子大的女人,这样走路干活的时候好不晃荡。

姐姐可能是感觉自己奶子大,老是有人不怀好意地看她,所以她用布把奶子裹的很紧,所以摸在手里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姐姐意识到我在摸她奶子后,整个人立马就跟黄鼠狼进了鸡窝似的,一把推开我,蹦着说你干啥呢?

她的脸红扑扑的,眼睛也红红的,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哭的原因,整个人都一惊一乍的,就好像我干了什么不要命的大事儿一样。

我说我就摸一把,你干嘛急眼啊。

她就过来踢我,一边踢一边骂我小流氓,说你也学怀了。

我躲着不让她踢,还嘴说你再踢我我就告诉人家你在家干嘛呢!

经我这么一说,她就不敢再踢我了,只是红着眼睛瞪我,气鼓鼓的,不一会儿竟又哭了起来。

我也不敢再招惹她,她的脾气我最清楚,别看她平日里文文静静不声不响的,其实她脾气倔的很,真把她惹急了她能用手指头扭死我,就用两根手指头尖儿,专门扭我大腿里的肉,那个疼啊,想想我都害怕。

姐姐又坐了回去,说你过来,我不扭你。
我不敢过去,她就瞪我,说你不过来我就扭你。
我只好小心翼翼地蹲到她旁边,小心地看着她的手,准备着时刻开溜。

不过那天她真没扭我,她还是像刚才那样搂着我,好像还搂的更紧了。

姐姐说你可不能乱说啊,不然姐姐就没脸活了。

我不知道这事儿竟然会那么严重,还说没脸活了,很丢人吗?我问她。

她呸了我一口,笑嘻嘻地说你懂个啥!

我说我咋不懂哩,人家说自摸跟日逼一样舒坦。

姐姐听了脸就更红了,一边嘿嘿地笑,一边使劲地勒我脖子,把我整个脑袋都抱进她怀里,两个大奶子一边一个挤压着我的脸,让我感觉马上就要喘不上气儿来了。

等她终于松开了我,我又试探着说,说我就摸摸,你又不会少块肉,能咋的?

我都准备好跑了,但她却没有踢我也没有扭我,呆呆地红着脸看了我一会儿,轻轻咬着嘴唇,好像下了很多决心似的,说,那你答应我,谁都不能说,连咱妈都不行!

我说行呢,我摸摸?

姐姐红着脸点点头,把脸扭到一边不看我,仍旧紧紧地咬着嘴唇,一副想笑却不敢笑的小模样。

我高兴坏了,终于可以摸摸姐姐的奶子了,以后我也可以在他们面前自豪地说我也摸过女人的奶子了!

但是想到我给姐姐的保证,保证谁都不能告诉,心里感觉又有点失败,但是还是先摸摸吧,不说就不说。

我还是隔着她的衣服把手放了上去,手刚碰到她的奶子,她就浑身猛的一哆嗦,还小声地啊了一声,就好像我的手冰冰凉,激着她了一样。

我把手死死地按在她奶子上,摸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又来回地揉了两把,把她揉的娇喘吁吁的,脸都哄成了大苹果,但我却什么感觉也没有,这跟摸自己屁股有什么区别?

姐姐说大军不能摸了、、、难受、、、

我说咋又难受了?不是很舒坦吗?

姐姐便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红着脸说哪有你这样摸的,跟推拿似的。

我很没趣,没想到女人的奶子也不过如此,不知道他们摸了还高兴个什么劲!



自从我摸了姐姐的奶子以后,我发现她平日里对我的态度都变了。以前可能是我太调皮,也可能是我太不招她待见了,反正她总会在唬我,对我也不是踢就是扭,就连我妈都看不过去了,常常帮我收拾她。

但是自打那件事情以后,她就再不吼我了,也再没扭过我,还常常对我嘘寒问暖的,我在学校里犯了什么事儿,她也不再回家告我状。

那年的暑假过后,姐姐开始上初三,我也上了初一。

我们的初中在离公社驻地不远的一个大水库旁边,那里原本是一个军工厂,后来废弃不用后,就被改建成了初中。只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周围什么都没有。

不过学校离我家倒是挺近,只需要翻过一座大山,就能抄下路直接回家。

上了初中后,我就跟姐姐一样,再也不能天天在家睡了。
一开始我还不大习惯在学校住宿的生活,宿舍里条件很差,一间屋子里放十来张上下床,木架子的那种,人上去以后就吱呀吱呀地叫唤,晚上睡觉都睡不踏实。

那时我常往姐姐宿舍里跑,因为我带的干粮和咸菜常常不够吃的,而她的总是吃不完,所以我就常常去吃她的饭。

她们宿舍也不像男生宿舍那样住的挤,收拾的也干净,总有一股说不上来的香味,就跟姐姐身上的一样。

我去的次数多了,跟她那帮同学也就熟络起来,她们都喊我小弟,谁带了好吃的,也会分给我吃。

跟我姐睡一张床的那个女生叫张敏,她爸是公社的干部,家里有钱,所以她穿的也好,跟个城里人似的,她柜子里的好东西也最多。我常缠着她要吃的,她就让我喊她姐,喊亲姐,她就给我。

反正喊声姐姐又不少块肉,我喊的很痛快。
有一次我在她柜子里翻吃的,忽然翻出一包纸来,里面都叠的四四方方的,软绵绵的很好看,也很好闻。
我以为是她藏起来的情书,就一张张扯出来看。

当时张敏正跟姐姐聊天,见我拿出那东西,小脸里面就红了,红着脸跟我抢,说你个小流氓!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后来偷偷问我姐,才知道那是女人用的东西,就是卫生巾。不过那时并不这么叫,她们好像叫它羞羞,反正不是谁都能用的起的东西,姐姐就不用那玩意儿。

那时我已经明白女人跟男人的区别了,也知道女人时常会拉出血来,就跟我妈一样,我姐也是这样,时不时地就会弄的厕所里血呼呼的,看着很脏。

冬天下了第一场雪后,那是一个周末,我们还没放学,就看见我妈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提着大包小包地站在教室门口等我。

我妈说村里在修路嘞,我跟你爹天天在工地上忙,你们也别回了,吃的我都带来啦,你们就在学校住,下星期再回家。

那天我们就没回家,中午同学们都回了家,学校里只留下我们两个。

晚上吃过饭后,我说我跟你睡,不回了,一个人怪害怕的。
姐姐笑笑没说啥。

到了晚上,姐姐把张敏的被子抱到另外一张床上,然后铺开自己的被筒,说你跟我挤挤吧,别弄脏了她的被子,她爱干净。

姐姐睡觉时都穿着小背心小裤头,但是我喜欢什么都不穿光着睡。
姐姐见我又把自己脱光了,脸就红了,说也不知道害羞!

我害什么羞啊,在家也是这样光着睡,她又不是没见过。只是不同的是那时我小鸡鸡旁边的毛毛越来越多了,小鸡鸡也比从前大了很多。

姐姐的被筒不大,本来就是她一个人睡的,里面裹了两个人就显得很小,两个人不紧紧挨着,两边就会裹不严实往里漏风。

姐姐只好侧着身子抱着我,帮我掖严实身后的被脚,然后搂着我睡。

其实那会儿我个头已经赶她高了,身板也越来越壮实。

我被她抱的很紧 ,两只手没地方放,就搂着她的腰逗她玩,两个人逗着扭来扭去,不知怎的我的手就抓住了她的奶子。
她晚上睡觉时不用布条裹奶子,身上只穿了一件小背心,很小,勉强只能裹住两个大奶子,肚皮都在外面露着。

姐姐的奶子被我抓住后,整个人立马就愣住了,过来好一会儿,才低着头小声地说你松开,小坏蛋。

其实那会儿我也愣了。我真没想到姐姐的奶子竟然那么软。上次摸她奶子时,她外面还裹着布条还有衣服,摸在手里紧绷绷的没有感觉,这回儿她奶子上除了那件小背心几乎什么都没有,奶子又大又软,天啊,果然不是一个感觉。

我不听她的,仍旧握在手里轻轻揉着不放。她就喘开了,一边轻轻地喘,一边紧紧地搂着我的脑袋,说弟啊你轻点儿,痒呢、、、痒死个人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揉她的奶子她也会痒,不是只要挠她胳肢窝她才会痒吗?那个痒应该跟这个痒也不一样,我挠她胳肢窝时,她就会大呼小叫地躲,但是我揉她奶子,她不光不躲,小身子还往我怀里凑,身子跟我贴的紧紧的,腿也在我身上缠着,好像生怕我会跑了似的。

我窝在姐姐怀里,一手一个地揉着她的奶子,感觉隔着小杯子揉着不过瘾,就索性把手从背心下面伸进去,直接就抓住了她的奶子。

姐姐喘的就更厉害了,嘴里大口大口地吹着气,身子也抖的厉害,带着整个床都在抖。

我说姐你舒坦啦?

她就扭我的耳朵,说坏死你吧。

其实我那会儿心里完全没有什么想法,就是纯粹是为了好玩,感觉这样真的很好玩。

姐的奶子被我抓在手里揉了好一会儿,她身上越来越热,热的就跟发烧一样。
忽然,她抱着我的脑袋说弟,你上来。

我不知道咋回事,就直起身子跟她并排躺在枕头上。姐的口气很热,热热地吹在我脸上,我感觉她离我越来越近,然后她的嘴唇就紧紧地贴着我的嘴唇,严丝合缝的,不留一点缝隙。

我知道这叫亲嘴儿,我见我爸跟 我妈常常亲嘴,但他们不会像姐姐亲的这么温柔,爸爸亲嘴就是抱着我妈的脑袋一通乱啃,啃几口就完事。

不像姐姐这样,温柔地抱着我的头,香甜细滑的小舌头也伸出来舔我的嘴唇,又慢慢从我嘴唇里伸进去,去找我的舌头。

我不会亲嘴,却也知道亲嘴很舒坦。比摸她的奶子还舒坦。

两个人都侧着身子抱着很不得劲儿,我就爬起来翻身压到姐姐身上,学着我爸骑我妈那样骑在她身上,然后低下头继续跟她亲嘴儿。

姐姐嘿嘿笑着说你坏死了,跟谁学的?
我说跟爸学的。

她就不说话了,颤抖着身子任我抱着她亲,任我玩她的奶子。

姐姐的两手一直在我的后背上摸索,轻轻地搂着我,只有被我亲的急了,摸的急了的时候,才会不轻不重地打我一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感觉肚子里有股火,怎么都出不来,越是在她身上亲啊揉啊的玩,就越是憋的难受。

我直起身来,大口大口地喘气。

姐姐就抱着我的屁股,问我干吗呢。
我说喘口气,憋死了。

姐姐就笑,说你个傻小子。

那天晚上我们两个就这么抱着搂着亲着摸着,一直玩到大半夜,玩的累了,才互相抱着睡着。
但那天我的两手一直都在姐姐的奶子上转悠,从没有离开过那里,姐姐也没摸过我身上其他的地方,只是摸我的后背,摸我的屁股。

后来姐姐曾跟我说,说那天你要是想要我,我肯定就给你了。
那已经是好些年以后的事情,那时我们都已经成家立业,也都有了自己的子女。
姐姐仍旧是我的姐姐,那个疼爱我溺爱我的姐姐。
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也时常会像以前那样偷偷摸她两把,我喜欢摸她的奶子,一直都是。


那年的寒假,大雪一场接着一场,下个没完没了。

山里的路彻底的缝了,人们也没了活干,天天就是吃饭睡觉,聚在一起打牌扯淡。

一天晚上睡觉时,爸妈他们又弄了起来,动静还很大,呼哧呼哧啪啪啪啪的,我妈也一声高过一声地叫唤,吵的我怎么都睡不着。那天我爸好像特别厉害,在我妈身上弄了很久,把我妈弄的最后都哭着喊祖宗了,他还是没完没了地弄她。

我爸弄我妈的时候,我转过身来看我姐,发现她的眼睛骨碌骨碌的,看见我在看她,也看着我笑。

我又想她的奶子了,就偷偷从被窝里伸出胳膊来,钻到她被窝里去摸她的奶子。

姐姐好像也越来越喜欢我摸她了,她把身子往我跟前凑了凑,掀起被子来盖住我的胳膊,又自己轻轻地拉起身上的小背心,我的手就结结实实的抓住了她的奶子。

我发现她的奶子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软了。被我揉了没几下,她就开始轻轻地喘,喘的很厉害,但是却又不敢出声,只好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咬着牙忍着让我摸她。

爸把妈弄的又哭又笑的像疯了一样时,姐姐也好像疯了一样,两手拉着我那只手就往下面拽,把它抓到她裤裆那里,大腿轻轻地岔开,就把我的手塞了进去。

我猛然间感觉到她的下面竟然没有穿裤衩,不知道是一开始就脱了,还是什么时候脱的,反正她的下身光溜溜的,那儿的毛很少,软软的只有一点,那道肉缝却是很湿很热,紧紧地裹着我的手指,一动一动的,不时有水从里面挤出来。

姐姐的身子勾勾着,脑袋几乎都杵到了我的怀里,嗓子里也发出我妈才会发出的那种声音,很低沉, 啊啊的,就像是从身体里面发出来的一样,伴着我身后啪啪不断的动静,让我也慌乱的不知所措。

姐姐说我是个小笨蛋,给我那么多次机会都不敢要她。

但是我想我在她身上已经做的够多了,我们亲过嘴儿,我摸过她的奶子,也抠过她的小逼,只差没有把鸡巴插进她的小逼里,那样我就是真真儿地把她日了。


姐姐上了高中后,我们家也翻盖了新房子。那盘大炕拆了,换成了一人一张的大床。当然,我爸很我妈还是睡在一起。

好些年以后,姐姐带着一个男人回到家里,那个男人就是我的姐夫。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们也会发出那种啪啪的东西,我知道,他们是在日逼哩。

那时我也有了我的女人,她就是张敏,那个曾经跟我姐姐睡过一张床的女人。

我跟张敏说,听他们弄的多带劲!

张敏说你姐就是个浪蹄子,上学那会儿就会抠自己哩。

我很想告诉她,告诉她其实我也抠过我姐的逼,但这话又怎么能说的出口呢?

姐姐说她在上初中时就有了男人,是在上初二的时候,我看见她自己摸自己那回,就是被那个男人给带坏的。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说这个后,我的心里反而觉得释然了。原来我不是第一个用嘴唇和手指占有了姐姐的男人,看来她的种种放浪,也是和我无关了。

姐姐嫁了一个好男人,能挣钱,能养家,也能戴得住一顶顶沉重的绿帽子。有时候我真替他觉得惋惜,这么好一个男人,一辈子只守着我姐这样一个女人,真是可惜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