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06|回复: 0

旅游妈妈被穷山村的老光棍给日的服服帖帖的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因为上级突然来访,爸爸在飞机起飞的最后一刻中途退出,衹得我们母子两人来到西南大山中旅行。到了山中的一个城镇,看着两面环山,河流穿城而过的小城,和家乡不同的房屋建筑风格,街道上皮肤黝黑脸蛋红红的当地人,品尝了一下当地有些油腻的食物,我们母子两人也有说有笑,一扫爸爸没有一同而来的不快。

    第二天我们就出了麻烦,前一晚联係司机好包下的一辆小轿车,那司机却在中途山路反悔,临时加价。

    我和妈妈愤而下车,打算徒步走回城镇,走到一半发现迷了路,手机也没了信号。走到现在,天已经完全黑了,手机电量过低已经自动关机,气温也在急速的下降。周围衹听到风吹过植物的声音,还有一些不知名动物奇怪的叫声。

    我走到脚都快没有知觉时候,终于发现了前方隐约有一个窗口散发微弱灯光的水泥房子,我和妈妈兴奋地对视了一眼。我手舞足蹈的跑在前面,妈妈小步在后面跟着。

    我跑到小屋门前,还没敲门,那小屋门从抈被人打开了,走出来一个看着五六十岁的样子,虽然皮肤褶褶巴巴的老头,但看起来身子很壮,应该是做了半辈子的力气活。老头脸上凶巴巴的,头发结成一团,批着一个脏兮兮的棉衣,手摸着一把土枪,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

    “大爷……大爷,我们是游客,迷路了,请问您屋子有没有……”我还没说完,那老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我妈,勐得上前用枪柄狠狠的给了我脑袋一下。

    “嗡嗡……”我的世界开始天旋地转,伴随着妈妈的尖叫声,和那老头的吼叫声,我慢慢失去知觉。

    再有感知,自己躺在一处阴冷潮湿的水泥地上,耳边传来”吱呀吱呀“的声音,像是风在吹木栅栏,还有……还有女人啜泣的声音!

    我勐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被反手绑在水泥屋的柱子上,而那老头背对着我,在床上正光着屁股趴在一个女人身上,屁股蛋子下面黑乎乎的鸡巴正勐顶着女人的肉穴,那女人的大白屁股肉,被干得四处乱晃!

    这女人,不是我妈妈还能是谁!

    “妳这个老不死的在干什,快放开我妈!”我挣扎着坐起来,瞪圆了眼睛吼叫道!

    女人的啜泣声和男人的喘息声瞬间停止,那老头回头阴冷的看了我一眼,随即又咧嘴笑了,那一笑扯得满脸的皱纹都绽开。“别……别再打我儿子了。”我妈红着眼睛绕过老头看着我,又紧张的看了一眼床上老头左手侧的土枪。那老头回过头冲我妈点点头,我妈神情放鬆了一些,冲我摇了摇头。

    我哪能受得了这种被人当着我面蹂躏我妈妈的奇耻大辱,继续破口大骂:“妳这个王八蛋,傻逼,老不死的,妳放开我妈,信不信我弄死妳……。”

    山上空气稀薄,我越骂力气越小,最后衹剩下呼呼地喘着气,不争气的留着泪,狠盯着那老头。老头却是在我妈身上干的越来越起劲,屁股晃动的幅度越发剧烈,胯下的黑鸡巴粗壮得像个烧火棒,整根灌入我妈已经水汪汪的肉洞,又整根拔出来,把我妈粉嫩肉穴的淫水带出来一片。

    我过去看过很多色情影片,也看过内容是陌生人在儿子面前强姦他母亲的剧情。可没想到,这样有悖人伦的事情,竟然有一天发生在我和妈妈的身上。那种绝望,痛苦与焦灼却什从做不了的痛苦和内疚,无时无刻不啃噬着我的神经。

    我妈的啜泣声有些逐渐被小声的呻吟声取代,老头的鸡巴在妈妈的屁股上越插越剧烈,整个鸡巴的肉身已经湿乎乎的了,看着像一条披着透明粘膜的怪蛇。

    老头的鸡巴如同他的皮肤一样黑得发紫,而我妈的屁股像两块大白馒头,黑得发紫的肉棒在两块白白肉肉的臀肉中间抽插,摇摆的阴囊拍打在屁股蛋子上,被肉棒抽插的肉穴下面,是妈妈深紫色的菊花穴,此刻紧紧地聚合在一起。

    我的心脏越跳越快,彷佛要跳出自己的身体一般,眼角扫过地上散落着妈妈穿的羽绒服,保暖裤,袜子和被撕碎的内裤。我急中生智,使劲一甩脚腕子,把脚上的运动鞋甩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砸中那老头的后脑勺。

    老头却连头都没有回,衹是停下胯下的抽插,抱起我妈的上半身,换姿势侧对着我。我看不到妈妈的肉穴和老头肉棒的前端,却能看到妈妈和老头的上半身和脸了。妈妈的毛衣和内衣被推到乳房的上边,双手被反绑在腰后,绳子另一端连着床柱,下半身完全赤裸,白花花的大腿纠缠着老头黝黑干褶的身子。

    那老头阴狠的扫了我一眼,突然张嘴,一口咬在妈妈的乳头上,我妈吃痛的大叫。那老土又一挺身,整根黑粗黑粗的肉棒“刺熘”一声插进妈妈的双腿之间,妈妈痛苦的叫声又转换为呻吟。“疼……疼……拔出来……不要咬了。”妈妈无助的扭动着身体,乳房依然被老头死死地咬住,口水顺着雪白的乳肉一缕一缕的流下来。

    我知道是我的举动激怒了老头,却让妈妈惨遭“毒口”,我红着脸,眼泪继续大滴大滴的顺着脸颊流到水泥地上。我不再动弹,低着头,不想再看妈妈在床上被那老头凌辱。可妈妈的呻吟声伴随着木床的吱呀吱呀,鑽进我的耳朵,跑到我的心。终于,老头一声闷吼,伏在妈妈身上不动了。我能想象几十亿的精子都被射进了妈妈的阴道,争先恐后的游向子宫。

    那老头心满意足的出了口气,坐在床上哭泣的妈妈旁边抽了一支烟,关上屋内唯一的电灯。黑夜,我能听到妈妈断断续续的哭泣声,我想安慰妈妈,却不知道从何安慰。

    第二天太阳还没出来,我和妈妈被绑在一个木板车上,两匹马拖着木板车,而那老头则骑在最前面的另一匹马身上,在山间的一条小道上前行。妈妈昨晚被蹂躏一晚,根本没有睡着,现在实在撑不住,已经在我身旁熟睡过去了。《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看着妈妈红肿的眼,凌乱的被套上的衣服,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也不知道这老头会将我们拉到哪,他肯定不会将我们拉到城市,应该是拉到更偏僻的敌方,可能是一个与外界沟通不便的山村。听说这的山村,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剩下的中老年人大多是愚昧无知,也根本没有姑娘嫁到这片山区来,全靠人口买卖传宗接代。

    我们的回程机票是十天后,所以十天后我们回不去,爸爸一定会发现不对并报警。而且在这期间,爸爸也可能从工作中抽出身来试图联係我们,这样也能发现我们失联了。可这茫茫大山,就算藏十万大军也绰绰有馀,何况我们一对母子,警察真的能找到我们?

    傍晚时分,我们俩被他拉到了一座小村庄的村口。那村口坐着另一个穿着脏兮兮衣服的老头,正抽着香烟,他见木车上的我们,眉头一挑,不怀好意的说道:“哎呦,妳这老马妳打一辈子光棍,哪来的钱买来这一个白媳妇,让我瞅瞅。”

    边说他边走到车边,一双大黑手从我妈羽绒服领子伸了进去,“哎呦,这奶子够大的,看着屁股也挺大,好生养,没准能给妳生个大胖小子呢!”我妈被这黑手抓奶抓得疼醒了,迷煳间睁眼看见一个陌生人正抓住自己的乳房,惊叫一声:“放开,放开!”。马老头一个大跨步绕过来,推开了黑手老头,操着生硬语气的说:“我的!”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马老头说话,那黑手老头好像有点怕马老头,骂骂咧咧的走开,闪进一个虚掩着的门,门旁边放着一堆柴火。这果然如同我想一样,闭塞的交通让这的人无比愚昧,把女人看做男人的私有生育财产,将人口贩卖这等重罪视为家常便饭。马老头牵着马,把我们俩拖到一处院子,想必就是他家了。

    我妈这时候清醒了一些,她慌张的看了我一眼,见我也没什想法,扭头朝马老头颤抖的说:“我们家袈有钱,衹要妳送我和我儿子出去,我给妳十万!”

    那马老头没有任何反应,连正眼都不看一下我妈。“二十万……十万够不够!”

    我妈不断提高着价码,马老头衹是沉默的把我妈的绳子从木车上解开,揪着我和我妈的领口就把她拽进了破旧的房子。

    屋子禈有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一个土炕上盖着一层草席,旁边放着已经看不出颜色来的被褥。我环顾一下,发现房间禈有一台电灯和一台收音机勉强算得上电器,壁四周衹挂了一份年代久远的日历,一个被污垢灰尘粘满的梳妆镜,镜子四周嵌了几张泛黄的照片。这老头日子过成这样,却对钱丝毫不感兴趣,看来是真想借我妈的肚子给他生个儿子,传宗接代。

    这种人没上过什碞,衹靠一身力气过活,可能连简单的运算,简单的写字都不会,肯定没有女人会嫁给他,却还妄想着找个女人传播他落后贫穷的基因,真是妄想。可又一想,我妈阴道已经被灌进去他的精液,不会真的一次就中,怀上了这个野蛮人的孩子吧。我甩甩头,看向我妈。

    我妈被他抱到床上,被他从柜子摸出来一根铁链子,栓住她的脚和屋子的梁连在一起。我妈也扫了一眼这屋子,看到脏兮兮的镜子时本能的皱了下眉头。

    看来,我妈的想法和我一样。“我妈虽然被老头强姦,可心和身体却本能的排斥这野蛮人的愚昧和肮脏,妈妈高贵的子宫也应该会排斥那带着落后基因的精子,不会被他搞怀孕吧。”我不科学的幻想。

    马老头把我的绳子解开,然后用一个铁索把我脖子锁在屋子的木柱子上,我虽然手脚自由了,活动范围却衹有柱子旁一周。

    “妳,我的女人。跑,没有人带路,妳们会饿死或冻死在大山。”马老头看了一眼我妈和我,没有感情的说。

    “妳,帮我干活儿。这村的人,我都认识,没人会帮妳。不信,妳可以试试。”马老头特别自信的说,说罢又踢了我一脚,“别耍花招,小心我一枪,崩了妳。”

    “还有”,马老头回头脸色奇怪的说:“我肏过妳妈,妳就是我的龟儿子了吧,哈哈。”马老头第一次笑了起来,我却听得勃然大怒,一口唾沫吐到了他脸上。

    马老头脸一冷,”啪叽“给了我一嘴巴,我也不示弱,趁他离我很近,一脚踹到他腰上,把他踹倒在地。

    “龟儿子……敢踹老子。”马老头说罢从地上跳起来,揪住我的衣领就给了我脑袋一拳。

    我被这老头打得七荤八素,我妈在一旁哭泣求饶也不管用。我被打得说不出话后,他把我单独关在柴房,扔下一袋干脆面和一碗水。我一开始还想着坚决不吃这老畜生给的东西,可肚子是自己的,不再犹豫狼吞虎咽的把东西都塞进了自己的肚子。

    夜幕降临,窗外一片漆黑,女人的呻吟声和哭泣声断断续续传进我的耳朵。

    我气从心来,肯定是那老不死的又在强姦我妈。我扯着嗓子骂马老头,从他祖宗十八辈开始骂,正骂他是“狗肏妳娘给肏出来的”时候,当一声,马老头进来揪起我给我拖到了正房。

    我又被他锁在柱子上,看到我妈一丝不挂的蜷缩在被褥,披头散发的啜泣。

    妈妈看到我,带着哭腔求饶道:“不要打他,不要打他。”

    马老头把我固定住,往我嘴庈了一团毛巾。话也不说,脱了裤子躺在炕上,抱起我妈的白屁股按在了他矗立的黑肉棒上。“刺熘”一声,肉棒挤开我妈的阴唇直入温暖潮湿的肉穴内,衹剩两颗毛烘烘的黑肉蛋留在外面,耸拉在他的大腿根上。

    我睚繷裂,两脚乱踢却连炕边都踢不到。我看到妈妈饱满的屁股被马老头的满是青筋的手抓住,手指深深陷在我妈的肥腻的屁股肉中,他的肉棒撑开我妈屁股缝中深色的肉穴,肉穴口紧紧包着马老头黑色的肉棒,肉棒不断抽插带出丝丝晶莹剔透的淫液,滴落在他的阴囊上。

    不仅如此,虽然衹能看到他俩的交合部位,但听声音,我妈的嘴好像也被他的舌头堵住,“呜呜”的发不出声来。《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想着妈妈的小嘴被这种一辈子都讨不到媳妇的野蛮人肆意亲吻,肮脏的口水在妈妈的口腔流淌,我一阵怒火攻心,双脚乱蹬。

    “啪……啪……啪……啪……”,妈妈的雪白的屁股被马老头大手操控,像打桩机一样不停地打在马老头枯黄的大腿上,肉穴被那根黑肉棒堵得死死的,大阴唇裹着黑肉棒肉身上上下下。我出生的地方,如今离我不过四步的距离,却眼睁睁的看着那柔嫩的肉穴如今却套住一个野蛮人的大肉棒,他的龟头可以滑过妈妈肉穴抈每一寸的肉褶,最前端的马眼随时能发射数以万计腥臭的精液到我妈妈的子宫。

    “嗯……呜……呜……呜。”妈妈的嘴终于被马老头鬆开,嘴箈吟带着哭泣,双脚无助的随着老头肉棒的冲击而挥动,手紧紧抓着床上的被褥。终于,马老头的黑肉棒停止抽插,整根紧紧地塞进我妈的肉穴,阴囊起伏。一分钟后,马老头把我妈从他腿上推开,一根微微有些疲软,但仍坚挺的肉棒从肉穴处划出,紫色的龟头还残留着些许白色的精液。

    我妈伏在炕上抽泣,不敢回头看我,她的两腿间肮脏不堪,大片的阴毛被刚才的交合出的液体打湿,肉穴很渗出一缕缕刚刚被射进的精液。我心中的怒火,也随着刚才马老头的射精,全都成了内心的悔恨愧疚。眼中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滑到脸颊。

    第二天,马老头将我带出去做农活。如他所说,我现在打晕他,再救我妈逃走,我们俩在大山中没有向导,衹会被饿死或者冻死。我打算看看这村子有没有比较面善的人,偷偷求助于他们,允诺给他们钱财让他们往山外报个信。

    马老头坐在田埂上抽烟,让我去拔田的杂草。我一边拔草,一边观察四周。

    这个小村庄四周都是鬱鬱葱葱的大山,唯一可以看到的人为建筑就是一排排电线杆连接到山外。可沿着电线杆走,走到我现在能看到的最远地方都需要两天,而且中途如何果腹,如何保暖,碰到大型食肉动物怎办,因此我断了冒然出逃的想法。

    这时,一旁的田地走过来一个围着土黄色头巾的农妇,这农妇身材不似一般农村妇女臃肿,眉眼间还有些大城市人的神采,可皮肤实在不敢恭维,脸上和手上皮肤粗糙无光。我想女人一般都比较容易心软,没准儿这就是我们出逃的突破口。我假装拔草,慢慢靠近这个农妇。

    天上的太阳已经爬到正中央,一阵风吹过,吹得田间的作物“哗哗”作响,我和那农妇的距离差不多衹有几步了,再近一些就可以说上话了。我弓着腰假装从作物中拔草,用馀光扫着那农妇的位置,突然一个人影从我后方绕过,径直走向那名农妇。

    我直起腰抬头,人影是马老头。衹见他大摇大摆的走到那农妇身旁,把裤子往下一扯,从裤裆把软绵绵的黑鸡巴掏出来了。我目瞪口呆,不知道将要发生什谳。

    “给我吹吹,鸡巴。”马老头用好像在聊天的语气对那个农妇说,而那个农妇竟然顺从的蹲在田间,用手握住马老头的肉棒。马老头低头瞅瞅农妇,又转头冲我轻蔑的一笑。

    “妳想找她给妳往外报信,这骚货自身难保呢!”马老头瞥了我一眼,好像看透了我的想法一般。马老头把鸡巴从农妇手中扯出,用力向左一甩,“啪”得一声打到农妇的脸蛋上,粗黑的肉棒左右摇晃着,像是在向我耀武扬威。那农妇听马老头一说,目光复杂的看向我,冲我微微摇摇头,然后默不作声的又握住马老头的鸡巴,向上抬起露出下面毛烘烘的卵袋,张开嘴将其中一个睾丸含到嘴。

    “这骚货,当时和她女儿一起,被卖进我们村,也是厉害得不得了,说自己男人在上海做事,家怎样怎样。被打了一顿,就老实多了。”马老头叉着腰,眯着眼说。我震惊的看着给马老头舔鸡巴的农妇,怎从鉎想到她曾是个大城市的贵妇。

    “她和她女儿一起被村东头,那个坡脚老王花一万块买了回去,当天晚上老王就把,娘俩都给肏了。据说,据说那女儿还是处的,大哭大闹还是被坡脚老王给开了苞,啧啧啧。”马老头不紧不慢的说着,可每个字听着都那残忍。那农妇没有任何表情,依然抬着马老头的鸡巴,舌头从阴囊一直扫到龟头冠状沟舔到马眼,又从马眼舔回阴囊,彷佛马老头所说的事情与她无关。

    “坡脚老王,人老了,可攒了一辈子的阳精在鸡巴,听他说那天晚上前半夜肏了她们娘俩每人两回,后半夜起来解个手,又把老骚货拉到被窝,一直拱到了早晨。”农妇连手都没有颤抖一下,舌头停在马老头的龟头处,开始小心翼翼的绕着马眼打圈。

    “老王,以为,母女俩一起肏了,两个一起怀孕,生个儿子的几率大一些。

    哪知道这老骚货在城,被上了,避孕环。”那农妇还是不为所动,慢慢地开始用舌头密集的舔弄马老头紫色的龟头。“所以,这老骚货就被马老头,当成了赚钱的贱货,村谁,都可以肏,用屄十块,用嘴五块。”农妇依然冷漠的回应,将整个龟头含进嘴,握住肉棒肉身的手轻轻的撸动。“还有几个我们村的老婆子,一次把她拉过去,玩了一晚上,第二天老王去接她时候,屄口都合不上了,好像屁眼还被塞进去好几块石子,哈哈,这些娘们儿比我们都会玩娘们儿。”

    “那她女儿……?”我吃惊地问,却又能隐隐猜到我的问题的答桉。

    “她女儿,被肏了之后不吃不喝,眼看人快不成了,这做娘的就心软了,跪下求她女儿。她女儿才开始吃喝,不久肚子就大了。可第一胎是个女娃娃,第二胎第胎,又是个女娃娃,这第四胎过几个月就生了,不知道坡脚老王能不能生出来个儿子。”马老头说完,我心为这女孩子叹息。这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在正常社会还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呢,在这箈被当做一个生育机器,豆蔻年华已经生了个孩子。

    我正想着,那边马老头鼻子哼出了口气,双手抱住农妇的头,鸡巴使劲的往农妇嘴顶,顶到了农妇喉咙的最抈,过了几十秒才从她嘴拔出来,农妇如释重负的趴在地上大声喘气。

    “哎,不知道,哪天,能尝尝,她女儿的小嫩马老头提上裤子,把五块钱扔到农妇身上。又轻蔑的走到我身旁,对我说:“妳个龟儿子,就死了跑的心吧。”那农妇爬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土,将五块钱揣在兜,继续开始做农活。

    我一言不发的继续除草,午后的太阳像火球一般缀在头上,我的心却像被关在冰窖。都说山村民风淳朴,我看却是愚昧无知。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人,衹知道传递香火,将自己的精子射向女人的子宫,完全不把女人当人看。那些村的女人,平时被欺负惯了,遇到一个比自己更卑微的女人,露出的不是怜悯,而是变本加厉的折磨。看来,想从这个村子缬勹R个善良的人,是难了。

    但我不相信这个村子没有一点儿向外通信的装置,电线能过来,电话线就也能过来。衹要能找到一台通往外面的电话,我就能通知外面的世界解救我们!

    白云苍狗,一个星期很快就要过去了,也不知道外面的爸爸有没有发现我和妈妈已经失联了。每天晚上,我都要忍受马老头侮辱我妈的现场直播。妈妈的精神状态一直不是很好,话非常少,有时对我说的话没有任何反应,好像把自己对外界关闭了起来。但这还不是我最担心的,我发现妈妈已经开始习惯和每天晚上这个脏老头性交,我妈不再啜泣,不再挣扎。一开始是变得冷漠,像是一个充气娃娃被老头压在身下勐肏.而后开始有些主动配合马老头的抽插,呻吟声越来越大,有时候竟然主动地把屁股往马老头跨部靠,双手也揽住马老头的脖子。最近几天马老头射精的时候,我妈妈竟然会用小腿缠住马老头的腰,把他身子使劲往抈挤。这个动作潜意识就是女方希望插入自己身体的男方能把精液一滴不剩的全射入自己的子宫,加大怀孕的成功几率。

    我注意到妈妈细微的变化,自知这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一个表现,也应证了着名作家的一句话“通往女人灵魂的是阴道”。我知道自救的步骤要加快了,否则妈妈慢慢接受了马老头的凌辱,可能会变成第二个人尽可夫的被拐农妇。现在马老头已经对我放鬆了警惕,晚上衹是用绳子把我绑在柱子上,绑得也不是很紧。一天晚上我试验了一下,成功的给自己鬆绑,为之后可能的跑路下了一步暗棋。

    距离我们被带到山村已经过去十天了,爸爸肯定知道我和妈妈失联的消息了。但既然那对母女被卖进来几年都没有被发现,爸爸也不可能从天而降,自救是希望最大的出路。

    这天,我和马老头如往常一样,劳作一天回家,却见大铁锁虚挂在门上。我还没反应过来,马老头一个箭步就冲进了院子,直冲屋。我回过神来,也跨进院子。

    刚进院子,就看到那天坐在村口的黑手老头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向外跑。

    “马老头妳别欺人太甚,我不就肏了妳娘们一回,妳至于吗。妳小心我打个电话把我儿子叫回来,收拾妳!”

    那黑手老头从我身边跑过,马老头也紧跟着追了出去。我跑进屋,看到妈妈仰躺在炕上,下半身光着,两根大白腿根部被捏的青一块紫一块,腿中间的肉缝红肿不堪,肉缝往外冒着浑浊的液体,肉穴口的阴毛也被扯断了几根掉在炕上。

    定是那黑手老头趁我和马老头出去,偷偷撬开锁来找我妈,我妈被锁在床上行动不便,挣扎不成被黑手老头压在身下淫辱取乐。

    我默默地把地上的裤子捡起来,用旧报纸把我妈身上的污垢擦净,流着泪给她穿上裤子,妈妈没有任何的反应,衹是双眼无神的盯着房顶。一会儿,马老头气喘吁吁地回来,一把把我从炕上拨到一旁,坐在炕上瞪大眼睛生气的看着我妈,就好像看自己的私人物品被别人用了一样。刚刚还像木头人一样的妈妈,突然坐起来抱住马老头,脸靠在他的胸膛上摩擦。我瞬间一口气直冲胸口,我帮妈妈把裤子穿上,妈妈没有任何反应。马老头这个脏兮兮的强姦犯衹是把另一个强姦犯打跑,妈妈就感激的抱住他,靠在他的胸膛!

    马老头一把推开我妈,张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妳个骚货,我不在家,妳……妳就去勾引别的男人,贱人!”我闻言勃然大怒,这老头竟然不知好歹,黑手老头强姦我妈,他竟然怪我妈不知检点。我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刚要扑向马老头和他拼了,我妈却不顾红肿的脸又扑向马老头的怀抱。我目瞪口呆,抬起的手不住的颤抖。马老头没有再推开我妈,也抱住了她。

    我跑到院子,抱头大哭。往常我大哭的时候,衹要妈妈在场,都会跑过来把我抱住,轻声安慰我。我的脸埋在妈妈的胸部上,感受妈妈乳房的柔软和鼻尖的乳香,就会慢慢平静下来。可如今,我无论怎哭,妈妈都衹是在屋子,抱住马老头那个脏男人,衹把她当成生育工具的男人!

    渐渐的,我的眼泪止住,恢复了平静。“妈妈衹是因为这几天经历了太多大起大落,才会有些失去了正常人的判断力,等我们逃出去应该就会好了”,我安慰我自己。我回想刚才黑老头往外跑时,提起过的一个关键词:黑瘦老头往外跑,提到他可以打电话给他的儿子,意思是他家有可以通信外面世界的电话。那天在村口,我记得他是闪进一个门外有柴火垛的院子,今天晚上趁马老头睡着,我可以去探探。

    天黑了下来,因为马老头白天在农妇嘴射了一次,晚上没有再纠缠我妈。

    他躺在床上,翻了几次身,不一会儿呼噜声响了起来。我把身上的绳子解开,蹑手蹑脚的熘出了院子。山村銈有空气污染和光污染,星空格外的清晰,村子的土道很是宁静,衹有几声狗吠偶尔打破静谧。

    我按着这几天在外活动时候偷偷记在脑子的路线,摸着滩か虒村口。我确认黑手老头的房子后,踩着柴火垛,翻进了黑手老头的院子。这院子比马老头的大了很多,靠西的院有一个小棚子,棚子岈虐楎辆自行车,一台破旧不堪的洗衣机。

    我借着月光隔着玻璃往屋子荟,发现这是一个客厅,没有人,我悄悄推门而入……回到马老头家,给自己绑上绳索,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已经报警,接下来能不能被救出去,也许有几分就要天注定了。

    “格格……格”不知哪家的大公鸡打鸣声格外大,我朦朦胧胧间被马老头敲醒去干活。马老头把妈妈的链子解开,给门换了一把大铁锁。

    我在地中忙碌着,抬起腰擦了擦汗,看到马老头悠闲的翘着满是土的脚,懒洋洋的躺在田埂上抽烟。我心升起了一股火气,我对眼前这个强姦羞辱我妈妈的人,心中应该满是愤怒,可我知道这股火气的成因,是嫉妒。我嫉妒什?

    我一直觉得妈妈和爸爸在一起,是天经地义,妈妈衹会接受爸爸,不会接受其他男人。昨天,妈妈主动的投入马老头的怀抱,将我从小到大相信的真理击碎。

    我和妈妈是母子关係,我们之间是禁忌的。可妈妈当着我的面投入一个野男人的怀抱,我……马老头注意到我的异样,抬起头冲我说:“哎,妳个龟儿子,不干活,想死呀!?”

    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马老头吃惊了一小下,没料到我竟然敢瞪他。接着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走到我面前,说:“瞪他妈,什瞪,妳活得不耐烦了?信不信,我打死,妳。”

    “哼,妳要是没有枪,还不一定谁赢呢!”我不服气地说。

    马老头没说话,一拳冲我眼上打来,我将将躲过,顺势把他扑倒在地,我们两个人在田间扭打起来。但到底是是做了半辈子体力劳动的庄稼汉,他几下就把我压倒在地,拳拳打到我的要害,“服不服?”

    我咬紧牙关,一个字都不说。马老头眼珠一转,好像猜到了我的心思,说:“妳,是不是,恼火,我肏妳妈的事情?”

    我还是不说话,马老头露出得意的微笑,继续说:“我跟妳说,妳妈,下面的小骚穴,水多,又软,我的大鸡巴,在抈,巴适得很。每次,我插进去的时候,那小肉穴都吸得我酥酥的。”

    我努力使自己不听这些话,因为我知道这是他故意这样气我,“妳妈的,奶子,不愧是生过娃娃的,又大有软,咬在嘴,像在吃,吃城卖的面包,特别软,特别香。”

    “妳妈的小嘴,抈得绗饙,我的舌头,在抈,转了一圈,又一圈,用牙齿咬一下妳妈的小舌头,然后吐点口水进去,妳妈都乖乖的咽进去了。”

    我咬紧牙,用被打得有些睁不开的眼睛瞪着他,他更加得意了,“我每次,都射到妳妈的骚穴,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宝贝液,嘿嘿。想拔出来时候,妳妈,都用腿盘着我的腰,不让我出来,想让我再多插一会,妳说,妳妈妈是不是,被我干的爽,上瘾了?”

    “还是,妳爸爸的鸡巴太小,满足不了妳妈。妳妈妈这样的贱货,就要被我这样的,大鸡巴,每天肏才行。每次,妳妈的大屁股被我,干得晃呀晃,晃呀晃。”

    他看我还是不说话,越发的得意了起来,知道戳到了我的痛处。

    “龟儿子,我跟妳讲,妳那个傻逼骚货妈,还以为我会疼惜她呢,哈哈,我就把她当条母狗,让我每天骑在胯下肏.等妳妈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我就让妳妈,和那个到处卖屄的老骚货,一样。全村的人,都可以干妳妈,咱们比她便宜,肏屄八块,肏嘴四块。而且,咱们是让妳驮着妳妈,到处卖!”

    “知道,驮着的意思。意思就是,妳驮着光屁股的妳妈,让妳妈张开了腿,露着屄。谁看见想干妳妈,妳就要把妳妈,对准人家的鸡巴,驮过去。人家干完了,妳还要说『谢谢妳肏我妈,我妈的屄还和您的口味把』。”

    “妳这个王八蛋。”我听到这句话,已经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在他胯下挣扎着坐起来,全身的力气都使出来。“我肏妳妈的,妳去肏妳妈吧。妳要不是有枪,我妈会被妳欺负。妳这种烂人,平时连我妈衣服毛都摸不着,我妈一个月挣的钱比妳一年挣得都多,妳自己一辈子躲在家撸去吧!”

    马老头好像预感到我的动作,借力让我站起来,却把我双手反制到身后,用绳子捆绑起来,压着我往回去的路走。我们走一路,我骂了一路,马老头好像不在意我骂他,反而走得很快,像是要给我看什熞罧。

    到了他家的院子,他把我扔到主屋窗户的下面,对我挤眉弄眼的说:“妳,不是说,我连妳妈的毛,都摸不到,如果我没有枪。今天,我就给妳看,不是我肏妳妈,是妳妈噘着屁股求我肏!”说罢进了屋。

    我隔着窗户看,看见我妈和马老头在屋子说了一番话,我妈扭捏了一下,竟然主动在炕上把马老头的裤子脱了。马老头半躺在炕上,故意的朝我这边看了一眼。

    我妈羞笑着将马老头已经看不出颜色的内裤脱下,抈一根黑鸡巴软绵绵的躺在乱哄哄的阴毛中。我妈拨开阴毛,从中拾起软绵绵的肉棒,把玩了一下,放进了嘴。

    我看到此处,心已经五味杂染,再也没有刚才的怒火冲天了。我从身体,到言语,再到实际都被马老头彻底击败。

    我隔着窗户看到马老头的黑肉棒在妈妈的嘴抈扦充血,变大变粗。看到妈妈抖抖丰满的肉臀,张开自己的大腿,对准马老头一柱擎天的肉棒坐了下去……这天晚上,一大批警察涌进了这个平静地山村,逮捕了一些人,解救了一些人。而马老头,死了。这个野蛮人抱着一把猎枪不肯放下,被警察打成了马蜂窝。

    当看到马老头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我先是愣住有些发懵,大脑好像停止了运转,紧接着一阵恶心反胃,最后一股复仇的快感从心底迸发出来,就好像看见情敌死了一样。而妈妈,哭得撕心裂肺,警察都有些诧异。

    直到我们回到家,爸爸都不知道短短这几天发生了这多事情。突然来访的上级带队彻查一省之霸,爸爸身在其中,被要求切断与外界一切联係,以防内鬼通风报信。

    妈妈整个人就像从没发生过这件事情一样,和爸爸像往常一样,但和我之间彷佛多了一道无形的屏障,母子之间出现了隔阂。

    深夜,躺在床上的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都是这些天发生的事情。隔壁爸妈的卧室,响起爸爸一阵异样的笑声,“哈哈,看来我的身体还是比较好的,用了保护措施都防不住,第二胎就第二胎吧,我还正想要个女儿呢,不过要是儿子也好!”

    我的全身开始因愤怒和被人背叛的屈辱感而震颤起来,心中如暴风雨般狂风怒吼,“贱货”,不知不觉,我的嘴中吐出这两个字……全文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