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9|回复: 0

和女友恩熙的乡下行(5)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5 16:13:12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和女友恩熙的乡下行·05·重金求子,中秋洞房(上)(重口慎入)(重口慎入)(重口慎入)本文续篇作者:阮佃夫原文前篇作者:小橙子有大唧唧2020年8月12日这天,我和恩熙就近在在乡卫生院的进行婚检,帮我和恩熙的体检的是乡下的唯壹的医生宋伯伯,他是个满脸肥油又谢顶的中年男人,我虽然表面尊敬他,他从小到大经常看见他色眯眯的看着同村妇女,心里其实鄙夷。

他测完了所有选项后和我说:“恭喜,杰成啊,你们小两口身体健康。跟说说说,妳们小两口还没操过吧,妳老婆还是个处女,下面还算挺粉嫩的。你也老大不小了,鸡巴正常,精子活跃。该给妳妈生个大胖小子了,早点办事早生贵子”。

我听完以后不免皱起眉头瞪了他壹眼,出于礼貌还是连连说是,连忙拿着报告牵着恩熙准备离开了。

当我转头的时候,却没有看见恩熙舔了舔嘴唇,对宋伯伯抛了壹个媚眼,右手做了壹个很可爱的动作。

第二天宋伯伯的家里,恩熙的两个洞正被两个老男人同时使用,粗黑的鸡巴在她屁眼和黑屄的有节奏的进进出出,爽得她连连媚叫。

“这小兔崽子牛逼什么,鸡巴那么小,难怪老婆要出来卖淫。老婆的骚屄被别人玩烂了都不知道,活该以后没本事只能看着自己老婆怀别的贱种”。

宋伯伯愤愤地说道,说着便扭了恩熙的屁股壹下,恩熙连忙撒娇,长嗯了壹下。

压在恩熙上面的张叔听到,说:“我说老宋,你就消停壹下吧,发生那种事情以后,这贱货就非常内疚,主动带我来登门送屄谢罪了。”

“啊...啊...,宋老公,妳就原谅杰成吧,他活该戴绿帽,但是他也挺可怜的。如果妳实在不解气,就让母狗恩熙被最低贱,最丑,最脏的男人轮操,怀上贱种让杰成养好了,反正以前也和乞丐爷爷操过,刺激让恩熙想多被操几遍”。

“真不要脸,骚屄妳是认真的?”

二人停了下来,张叔捏了捏恩熙的奶子,问道。

恩熙呻吟道,说:“嗯,母狗已经想过了。宋老公之前说母狗的骚屄需要十几个月才能治好,还不能让别人操。十个月母狗怎么受得了,不如让母狗这十个月怀上野种好了,刚好这十个月杰成也没理由操我。”

说罢,便转过身来搂着张叔,“不如...”

对着张叔的耳朵低语道,听得张叔连连奸笑,壹个邪恶的计划正在产生。

之前因为婚礼的缘故,好久没和恩熙在壹起独自散心了,恩熙突然说想在回城里好好逛逛村里附近集市,想看看中国乡下的市场是什么样子的,我其实也正有此意,便和她来到往来热闹的集市,附近所有的村子都会在这里做生意,我从小就喜欢和父母到这里四处逛逛,当然也有很多乞丐流浪汉,他们有的不愿种田工作,好意恶劳。

有的岁数大了,或者身体残疾,他们喜欢在热闹的地方讨口饭吃。

恩熙牵着我的手,靠在我的肩膀上,我们的甜蜜的样子引得路人连连羡慕,拥有这么壹个漂亮的女友,不对,应该是老婆了,让我觉得非常自豪。

突然,我看到张叔拿着自己的手机在和壹个蓬头垢脸的乞丐好像在看什么东西,看到我们过来了,突然笑了起来,然后张叔指着恩熙,那个乞丐色眯眯地看着我的女友,然后连连点头。

“他们两个在嘀咕什么呢”,我壹脸不解的问到。

“是这样的欧巴,最近不是发生传染病了嘛,我做了壹个防疫视频,让张叔解释给那些可怜的老爷爷,让它们注意壹些个人卫生。”

我突然之间非常感动,说道,“恩熙,他们能遇见妳这样壹个善良的天使真是他们上辈子的福报。”

恩熙听后羞得满脸,摇着我的手,噘起嘴撒娇到:“欧巴……,人家哪有这么好嘛,只不过像平时关爱着妳关爱着这些人呀!”

我们壹路走着,路上遇到了很多乞丐,他们见到我的女友都眯起眼睛,满脸笑容相迎,有些露出他们脏兮兮的黄牙,但我看着却壹点都不别扭,因为我知道他们都是感激我女友所做的壹切。

突然,恩熙打断了我,说到:“欧巴,妳等我壹下。”

说罢,恩熙便让我停下脚步,自己壹个人走到眼前不久处的乞丐处,拿出随身带着的包包里的壹包东西给了乞丐,还笑着和他交谈起来。

当女友回到我身边时候我问了她,她解释道:“欧巴,我刚才给了他壹些口罩。”

突然间我紧紧抱住了恩熙,她所做的壹切让我更加爱她了,说:“恩熙,妳是个好女孩,无论妳以后做了什么,妳永远都是我的妻子。”

恩熙轻轻捶了锤我的胸口,满眼深情地看着我说道:“妳说什么呢,欧巴,人家都不好意思了。”,说罢,便紧紧依偎在我的胸里。

过了不久,中秋佳节到了,壹大早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恩熙正在整理东西,我问她在干什么,她满脸笑容对我笑道:“是这样的欧巴,我有壹个来自韩国的闺蜜前不久也来了中国,特意到省城来看我,她不久就要回韩国了,我想去见她,我打算在省城过壹夜,差不多明天晚上赶回来。你不会连这个都不会答应我吧。”

我们打算原本今天这个良辰吉日正式开始洞房花烛夜,但我二话没事就同意了,看着她拎着包,我亲自送她赶上了去省城的客车,依依不舍和她告别。

回到家里闲来无事,便把冰箱里的西瓜拿了出来,拿了个板凳在大门口便吃了起来。

突然我看见有个乞丐敲了敲隔壁的菜根叔,菜根叔不久便开了门,数落到:“快点快点,妳怎么才来啊”,好像要赶着聚会壹样。

菜根叔和我家就壹墙之隔,不过和我家三层小洋房相比,他真是家徒四壁,我去过他家,就只有土坯房,院子里也铺不起水泥路,都是坑坑洼洼的泥土地。

他连床都买不起,家里连个像样的电器都没有。

此时,在菜根叔的家里,二十五个乞丐在焦急等待着,“怎么还不来啊,你不会是诓老子的吧!”

壹个乞丐等不急了叫到,“急什么,人家丈夫也舍不得,要让他做好准备嘛”

菜根叔回复道。

“当然是真的了,有天我住在桥底下,那婊子就上来勾引我,虽然是大烂屄,但那身材和脸蛋,啧啧啧,妳待会就知道了!”,“对对对,我也听那帮工人说,她来工厂做鸡,玩得可爽了!”

“没骗妳,那天他还当着他那傻逼老公的面送俺她的小内裤,还笑嘻嘻骗他老公是口罩”,说罢,其中壹个乞丐把当日的蕾丝内裤套在头上,惹得众乞丐哈哈大笑,又有人提议:“老张手机里那玩意可以给咱们再看壹遍不?”,说罢,菜根叔当着大家的面,播放起那天的我在集市上,张叔给那个乞丐看的视频:开头恩熙天使的脸庞,魔鬼的身材,完全是啦啦队的打扮,扎着学生般稚嫩的双辫,白色露脐装下胸口那挺立的乳房不免让有的人咽了咽口水,超低迷妳牛仔裤将恩熙玲珑浮凸的身材曲线表露无遗,修长无瑕的美腿衬上小巧可爱的凉鞋。

所有乞丐看了第壹眼就美貌迷得失魂落魄,她晃动着双掌向大家招手,用着甜腻又火辣的声音说道:“大家好,我是恩熙,是个来自韩国的新婚少妇,因为我老公鸡巴短小,没有生育能力,现急需新老公帮我下种,圆我当妈妈的梦想,事成之后有重金酬谢。”

恩熙在上了乡间客车后,在下壹站就下了,等了不久就等到了张叔开来的车子,不顾壹旁的路人的目光,对张叔投怀送抱,娇滴滴对张叔说:“老公妳怎么才来啊!”。

便和张叔上了车。

“骚货妳现在就等不及了?那我就开快点了,我今天可不当妳的老公,有二十五个乞丐老公在等着妳呢。”

恩熙突然不满意地说道:“才二十五个,您不是答应恩熙多找壹点的嘛,这么点可喂不饱人家!”

张叔听后淫笑道:“这妳可以放心,这二十五个都是我精挑细选过的,下面都粗壮无比,肯定喂得饱妳,而且每个我都让老宋检查过了,除了脏点臭点还算健康。”

说罢恩熙便放心在车里开始化妆,换起准备好的衣服。

原来恩熙壹个月前就开始准备了,每天睡在我旁边的恩熙转辗反侧,我以为她是生病了,其实她是真在禁欲中,她这壹个月没让任何人碰,希望保持阴道的紧致与整洁,其实她的脚气骚屄虽未痊愈但好了许多,更是为了确保怀上低贱无比的乞丐的种。

配种地点提前就设在隔壁菜根叔家,更是在不久前,借来了拍AV的摄影工具来记录这宝贵的经历。

隔壁村里情趣用品店的老板以前就享用过恩熙淫荡的身体,听说后来免费送了护士、空姐、女警等情趣制服和各种情趣用品,前提是必须事后将录像给他看。

尤其是快到今天这几天,恩熙每天都趁我睡着后湿习各种以前看过的AV,脑海里认真地排练了今天渴望实现的做爱场景。

所有壹切就是为了今天,因为今天是她的危险日,是个怀上野种的好日子,这壹切让她春心荡漾,激动无比,高兴得全身发热。

为了掩人耳目,在回村之后张叔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将恩熙装入麻袋,扛着向菜根叔家走去。

不久我看到张叔扛着壹麻袋的东西路过这里,便和他打了招呼,便问他:“张叔,这麻袋里装了什么呀?”,张叔冲我笑道,走到我跟前,放下麻袋,恩熙和我就隔着麻袋,我没有察觉,但恩熙能够透过麻袋看到我,紧张刺激地直流淫水,张叔地在我嘴边悄悄说道:“杰成,我告诉妳妳不要告诉别人,妳菜根叔命苦,壹把年纪了还是光棍,难得今天是中秋节,他和的他的朋友好不容易众筹了壹个妓女,打算破破处,这麻袋里装的是他们的伙食,他让我帮忙从小卖部里带来的。”

我听后大为吃惊,壹脸尴尬地笑道:“张叔,这妳就不知道了,菜根叔的为人我还不知道吗,他壹定是骗妳的。”

张叔听后打趣道:“就是就是,就算有也估计是个被万人操烂的老婊子,怎么和妳家恩熙这种良家少女比!”

他这壹席话让我俩哈哈大笑,“张叔,我能看看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吗?这怎么还湿了呢?”

我问道。

“那不成,这是顾客的隐私,他要使用什么妳是无权知道的。”

张叔连忙摇摇头,心里却想那当然是妳的婊子老婆了,妳还不知道她就是不三不四的贱货,她今天要被又恶心又丑的乞丐使用,没妳的份,妳活该无权知道了。

“那好吧!”

我也不好多问了。

“诶呦,年纪大了,腿脚不便了,妳方便帮张叔把这袋货送到妳菜根叔家吗?”

张叔叉着腰请我帮忙,我乐意之至,说真的还挺沉,感觉有股熟悉的香气,却说不上来是什么。

麻袋湿湿的浸得我满肩都是,感觉是股从没见过骚味,像是鱼腥味那样浓,我估计是鱼之类的菜品吧。

将麻袋扛到了菜根叔家后敲了敲门,大声说道:“菜根叔,货送到了!”,门打开了,只见菜根叔家挤满了人,这些人全都是衣衫褴褛,污头垢脸,眼睛都是望眼欲穿的焦急之情,见到我了后满脸笑容,又有两三个当着我的面窃窃私语,我没听清楚是什么,其实他们暗地里说:“等了这么久亲夫终于送来了”。

我看了很久没看到我希望看到的老婊子,菜根叔见状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杰成,这些都是我以前壹起工作的兄弟们,难得壹见,打算请他们吃顿大餐,大家都混得不好,妳不要见怪了。”

我礼貌地回复了他:“了解了解,希望妳们玩的尽兴,祝各位爷爷们中秋节快乐!”,向各位他的兄弟问好,他们也赞叹我孝顺有礼,我就离开了。

见我打算离开了,菜根叔说:“兄弟们,杰成都这么说大家也就别不好意思了,兄弟快点回屋,准备开荤了”。

说罢那些兄弟争先恐后地回到了屋里,屋里顿时传来了热闹的欢呼,好似在庆祝难得的胜利。

我离开不久无聊了起来,便关上大门回到家里,继续睡起了回笼觉。

张叔见我离开后,也进入了菜根叔家,将恩熙拿了出来,恩熙就这样由我这个名义上的丈夫亲手送给了她接下来两天真正的丈夫们,壹场惊天动地前所未有的肉戏就要再我家对面上演了,我却浑然不知。

还没等我走远,被拿出来的恩熙再也受不了,她终于在中秋节这天尝到了思念的味道,昨天我黏着自己拐弯抹角地暗示想要洞房,其实她壹下就明白了,可她满脑子只想和乞丐老公们洞房,漫不经心敷衍了几句,而且越看我就越觉着有点厌烦。

她心里,心里宛如强憋着壹股尿壹般,瘙痒无比地渴望马上和自己的老公们团聚,她毫不犹豫地大跨步地向屋内走去推开了门,原本嘈杂的屋子突然沉默了下来,看到自己的老婆后所有的乞丐老公瞠目结舌,色心大起,大家都不免流了口水。

与之前乞丐老公们看到视频里清纯可爱的气质不同,恩熙全是散发出邪媚成熟的妓女韵味。

长长翘翘的假睫毛微蹙,上下眼皮的烟熏妆带着闪闪荧光,娇滴滴的红唇微张。

相比之下姣白透红的绝美脸蛋不需要任何修饰,头发精致地绾在脑后,脖子上水晶项链和两个不断摇摆的玫瑰花珍珠耳环也有壹股高贵的气息。

就连光顾恩熙的常客都无福见到如此妖艳浓妆,其实恩熙今天还害怕老公们看了不够满意,用各种眼线笔描了很久,之前还特意在网上请教了在夜店里混的朋友们,真乃女为悦己者容。

女友全身穿着肉色的V字连体开档丝袜,两道丝带分别勒着高耸的酥乳,黑黑的乳头清晰可见,两个透明丝带汇集的骚屄处毫无遮拦,因为长时间没人关顾长满了茂密的黑色杂草,因为恩熙刚才泄了被淫水粘在了壹起呈三角状,还水津津壹滴壹滴诱人地下落。

黑森林倒是可以掩盖了两片黑阴唇,但是恩熙两边分别粘住骚屄里的阴钉,分开双腿将里面的最好的粉红嫩肉翻出毫无保留地给眼前自己最爱的人。

雪白的肌肤搭配着淫贱的纹身,光滑修长的美腿时而诱人地

互相磨蹭,恩熙穿着了壹双的恨天高的水晶鞋,被包裹着的纤细的脚趾紧绷并拢在壹起。

那身薄如蝉翼的丝袜装好像什么没穿,但比全身赤裸还要淫荡下贱百倍。

只见如嫩模走秀壹般,壹直手叉在腰间,同样涂满黑指甲油的狂野的另壹只手湿柔地来回轻轻抚自己曲线,只不过这个嫩模不仅能摸,还能操。

看见老公们两眼发光,好像要吃掉自己壹般,他们如此渴望和自己交媾让恩熙感动地泛起了泪水,满眼深情地开始和老公们调情,不久又将玉指放在红唇边,白洁的牙齿若隐若现,挑逗着吮吸自己的手指,深情地看着二十五个老公。

虽然他们奇丑无比,黝黑脏乱,满嘴黄牙烂牙,散发阵阵恶臭,年龄大多都可以当自己爷爷了,至少可以当自己爸爸,在恩熙只有朴实的男人味,情人眼里出西施,恩熙对他们壹见钟情,越是这样的男人让恩熙越有欲望,越想和他们做爱。

房间里满比以往更为浓烈的臭味,壹边负责拍摄的张叔和菜根叔臭得熏得受不了,而恩熙满意地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壹口,淫荡地呻吟着,说道:“就是这个味儿!”,这句是她前不久看电视里广告里学来的,房间浓郁的臭味刺激到她的神经,让她满脸通红,壹个月的禁欲让她再也受不了了,身体中的暗流全部迸发了出来,突然间恩熙就站着潮吹了,而且她爽快地潮吹了好几次,次次都射到了地板上的配种婚床上,这个婚床是个超大的透明气垫床,恩熙事先就将我和恩熙的婚纱照放大打印到这之上,作为恩熙今天勇于挑战二十五只亲老公鸡巴的主战场的背景。

恩熙高雅端庄气质和我帅气自信的男子气概简直是绝配,这张婚纱照洋溢着新婚夫妻之间无尽的幸福,我常常逢人就炫耀壹番。

然而如今,淫荡背德的骚水玷污了这张圣洁的照片,照片上的我只能接下来两天日看着奸夫骑在我的头上,眼睁睁地看着壹根根粗黑的鸡巴随意进入原本只属于我的领地里拼命灌溉,打在我脸上的淫水真像是我屈乳的眼泪壹般。

“哇,尿了,尿了,她已经等不急了!”

恩熙的老公们看得欲火大涨,纷纷脱下裤子,二十五个黝黑粗壮的鸡巴整齐地围成壹团,举枪敬礼,蓄势待发,这壹个个鸡巴各有特色,但都其大无比,远远出乎了恩熙的的预期,她心里惊喜异常却装的十分从容镇定。

乞丐老公们威武凛然的雄性气息壹开局就让恩熙心悦诚服,恩熙突然双膝跪地,双手扣地,像韩剧里妃子侍寝壹样,毕恭毕敬十分有仪式感地给胜似皇帝般的乞丐老公磕了个头,壹本正经地说:“婊子老婆恩熙前来服侍各位老公!”

在别人包括杰成眼里这些叫花子是社会中最底层的失败者,甚至是毫无轻重的社会渣滓。

但是在恩熙眼里,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强者,就像在大自然中,强大的雄性才能拥有对雌性的交配权,她这么做正是在宣誓他们对恩熙身体毫无争议的主权,因为这些乞丐们远远比杰成更有资格当她的老公。

突然见,卑微地跪在地上的恩熙突然高傲地昂起了头,说:“老公们不要怜惜恩熙,请狠狠用大鸡巴操恩熙老婆的大骚屄,恩熙壹定会伺候好各位老公,能为各位老公繁衍后代是恩熙的荣幸,老婆接下来会把妳们通通榨干,绝不会浪费任何壹滴高贵的精子!”

突然有壹个乞丐走上前去给恩熙打了壹巴掌,恩熙反而满脸销魂,头昂得更高了希望他再打壹次。

那乞丐说:“婊子妳怎么才来啊,妳知道我们等了妳多久吗?”

恩熙突然磕了几个响头,说道:“母狗老婆知道错了,其实恩熙早就准备好了,但是我的老公杰成不同意,不,他现在应该是我的前夫了,因为他不配做我的老公,各位爷爷才是恩熙真正的老公了。这个王八蛋嫉妒我和各位老公恩爱,想要拆散我们不让我们夫妻团聚。恩熙给他们看了老公们大鸡巴的尺寸,他羞愧地亲自把老婆还来了!”

这不知廉耻的壹席话让乞丐老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